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十 殿 -> 正文阅读

[鼠猫]十 殿[第2页]

作者:wingswings
首页 上一页[1] 本页[2] 下一页[3]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黑?白》的衍生脑洞,不写不快啊~
 
  一、复仇
  
  “如果今晚,我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出现,那就是说,我已经在地狱里了。”
  
  白玉堂脸上的笑意渐灭,拿着电话的手僵紧。
  
  从那一向严酷,从不言败的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白玉堂很清楚,这次他决定独自奔赴的,是绝境。
  
  “师父,让我跟你一块去。你的事,就是我白玉堂的事。和你一同战斗,白玉堂虽死无憾。”
  
  “……你小子,突然正经起来,真够恶心的。我还是那句话——你太天真了,不管是我,还是这世界,都不是你以为的样子。
  
  总之,你给我听好了,混账小子,如果我来不了,你别妄想追查我的死因,干‘报仇’这种毫无意义的无聊事。不过,我也料到你不会听我的,***就是我在这世上种下的最大恶果!所以,我拜托了一个人,如果你敢跟我的事扯上关系,他就会替我杀了你!
  
  白玉堂,我是认真的。别以为这世上没人能制住你,总有一个人,有一天,会夺走你的一切!”
  
  “你这更年期的蠢男人!白爷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今晚你最好准时赴约,要敢迟一秒,爷就要你一次性尝遍爷的所有手段!”
  
  “你果然还是撑不过两句话,就原形毕露……”
  
  白玉堂听着那家伙的语气,就可以想象到,他平时与自己对骂后,总不经意展露的无奈又带笑的神情。那是他唯一具有的,类似笑容的表情。
  
 
  现在,他应该就是以这样的表情,轻描淡写地跟自己说出最后一句话:
  
  “白五爷,真当你说的话,比阎王爷还管用吗?今晚的约,我们还是各自心怀感激地,听从他老人家的安排吧。”
  
  他擅自挂断了电话。还是这么任性啊,你这孤僻的蠢男人。不问任何关于他的问题,是他当初不堪其扰,答应收自己为徒时的唯一条件。
  
  白玉堂拿起铅笔,在安静的办公室,继续在图纸上完成大哥交代的任务。他把自己能找到他的一切可能,早早就清除了。除了时而看到他带伤出现,能大约想象到,他所活的那个世界外,自己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
  
  突然,手中的笔被折断了,在图纸上划出脏黑的污渍。白玉堂“啧!”一声,皱眉可惜自己已经用心画了两天的图纸。这时,才发现自己握笔的手,正紧得发抖。
  
  你这**!打算“心怀感激”的,可只有你一个人!要是你敢不赴白爷的约,爷可是连阎王,也不会放过的!
  
  白玉堂在空荡的武馆中央地板上坐着。没有开灯,只有左右两边的窗户,像什么怪物大张着口,从那里斜射入冰冷的光线。
  
  白玉堂无声地等着。等着那家伙再次推门进来,如他们的第一次训练时那样,对自己毫无感情地说出第一句话:
  
  “给我站起来。你这娇生惯养,空有一张漂亮脸蛋的草包。既然你要跟我学武,就该做好接下来生不如死的准备。”
  
  但是,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已过了一小时。白玉堂仿佛没察觉到这点,仍安静地,一动不动地等。
  
  不知又过了多久,冷透的脑子和心,一直不懈叫嚣着的声音,终于被白玉堂听到。
  
  你这笨蛋!那男人已经死了啊!不管再怎么等,他都不会出现了!他说你是个天真的家伙,真是一点儿都没说错!
  
  “嘭!”的巨响突然爆发在静谧的空间,余声仍在轰鸣。有什么,彻底地炸裂开来。
  
  白玉堂双拳用尽力气砸在地板上。他在阴暗中俯下身来掩住的面部,不知是何表情。待室内又恢复了寂静,水滴落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才清晰起来……
  
  再抬头时,白玉堂的眼中,已干了泪,只剩怒火。
  
  谁要听你这种连死在哪儿都不知道的愚蠢男人的话!对你来说无聊至极的“复仇”,对白爷可是相当必要的。爷要让那些人,统统给你陪葬!你所托的那什么人,能挡得住白爷的话,就让他尽管来试试!
  
  
 
楼楼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d~
 
加油
 

 
  二、十殿
  
  “十殿”。
  
  白玉堂看着店门上方,每一笔都贯着劲力的黑色书法体大字,腹诽这都什么鬼?!查了半天,跟那离群索居的孤僻家伙唯一称得上有“关系”的地方,就是这家名为“十殿”的餐厅。
  
  这是他唯一长期不时出入的地方。就这?!这里隐于闹市,不大不小,厚重仿棕木的双扇复古钢门紧闭,加之上头极不吉利的,与地府十殿同名的黑色大字,简直让人倒尽胃口!谁要到这种店里吃饭?!
  
  “如果我没有按时赴约,那我就是已经在地狱里了。”
  
  那家伙的话,又从脑里冒出来。
  
  “还真是符合你的品味啊,蠢男人,那么想下地狱吗?”
  
  白玉堂喃喃。然后,又甩开近日总一不小心就缠上来的悲情,振作了精神,上前细看门旁刻着的小字。你这种男人,可不值得白爷伤心。你以为死了就可以摆脱爷吗?爷看天真的是你!
  
  明明是个毫无名气的店,却大言不惭地写着什么“只招待会员,生人勿入”的废话!白玉堂忍不住哼笑出声。手一推,两扇重门随之对自己开启。那家伙所在的地狱般的世界,会就此展现在自己面前吗……
  
  进去一看,倒是意外地普通。明亮的大厅,整洁的中式桌椅,少数用作隔断的雅致屏风,整体风格朴素而有古韵。
  
  不出自己所料的是,在它清高的规矩之下,这里的生意冷清。现在也仅有一桌客四、五人。奇怪的是,这里客少便罢了,连店员也不见一个。自己在这站了有一会儿,也没人招呼。
 
  
  最先朝自己走来的,却是一只金瞳的黑猫。这是这家店除了那名字外,另一个晦气的东西。白玉堂垂目盯着那黑猫张着原始兽性的冷血的大眼,姿态似这世界的君主般,缓缓走向自己。
  
  真是只嚣张的猫啊,可惜,不管你自视多高,也不过是个**而已。它像是感到了自己的鄙夷,突然俯身竖尾,冲自己露出尖牙,嘶叫起来。呵,不错,挺有血性。比起猫来,你倒更像只要将人拆分吞入腹的虎。
  
  “黑子,他是客人,不是你的食物……”
  
  有人将手放在它的头上,它便立刻没了声。刚走到它身边的男人将它抱起,那猫在他臂弯中俯身松弛下来,由“虎”又变回了“猫”,只是那双泛着冷光的兽眼,仍一动不动地对着自己。那很可能是它主人的男人,这时补充完他的话:
  
  “虽然他是个看不懂字的,无礼的‘客人’。”
  
  真是有其猫,必有其主啊。白玉堂以同样鄙夷的眼神,对上说话的人。他西装革履,端雅的身姿,极俊的面容。
  
  真是个出色的男人,白玉堂想,只是,非常不对白爷的胃口,是那种发自本能的,如遇天敌的那种“不对胃口”。
  
  “每个地方的‘会员’,不都是钱这东西吗?放心,短不了你的。你是店员吧,给爷倒酒来。”
  
  白玉堂懒得看他的反应,说完就径直从他旁边走过,到吧台前坐下。
  
  等他缓步走到自己对面时,他手里并没有酒,仍是那只猫。他手一松,猫便顺势跳到台面,仍是那一副欠扁的清高样子走了。而他,站定垂目看着自己。就算再怎么刻意无视,也难忽略他慑人的气势。
  
  这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白玉堂虽一脸不屑,却心知肚明。
  
  “店长,多谢款待。作为回礼,需要我帮你消除这个人吗?”
  
  这时,那独一桌客人中的一个,走过来说。白玉堂因他用的“消除”一词,转头看那人。他倒是若无其事,丝毫不觉他的话有什么奇怪之处。
  
  “不必了。难道你觉得,这种事,我自己做不到吗?”
  
  这下子,情况已不仅仅是“奇怪”可以形容的了。不过,白玉堂对此倒不陌生,就像在多次训练中,自己从那家伙身上感到的,他真的想杀掉自己的欲望。
  
  不管怎么说,这似乎是件好事。白爷终于找到你的世界了,更年期的蠢东西!
  
  
 

 
祝翅膀春节快乐,顺利如意!
 
  三、抉择
  
  “呵,说的也是。那么,我们就先走了,猫大人。”
  
  那人显然把自己视为反正很快就要从这世上“消除”的人,在旁边只顾聒噪地跟对面的男人说话。说着转身朝门口走。最后那声“猫大人”,也不知说的是这个男人,还是刚才那只讨人厌的猫。
  
  同行的几人,也跟上他。快出门时,他又回过头来,在两边护拥的人中间看过来:
  
  “另外,别把人弄得太碎,据我的经验,那可真是不好清理。我可是很喜欢这家店的素净的。这里是我们这种人唯一的绿洲,你可别搞砸了,店长。”
  
  “放心。”
  
  听到那男人的答话,他才总算走了。两扇深棕的重门重又紧闭上,把自己跟这地府十殿的当家人关在一起。
  
  “怎么着?你想怎么样?爷只不过想进来喝杯酒,值得你们弄这些玄虚么?”
  
  “你就算再蠢,现在也该意识到这家店不招待生人的规矩,不是说笑了吧。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劝你,赶快离开,别跟这里扯上关系。”
  
  啧,说话的口气跟那家伙一模一样。
  
  “这么对待客人,可真是过分。我可是你这儿的会员——炎龙推荐来的。”
  
  他听了,眼神微变。
  
  “锦毛鼠,白玉堂。虽然是个天才工程师,却常常不务正业,疾恶如仇,爱管闲事。是‘五鼠’之一。”
  
  提到炎龙,他立即能将自己的底细道来。那个从不谈私事的,独来独往的男人,竟跟这个人谈过自己!他们的关系,一定匪浅!
  
  白玉堂突然出手,攫住他领口,现刀贴在他的颈动脉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既然对这两个问题一无所知,就应该老实听从别人的告诫并学会看店的告示,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看炎龙对你的评价再准确不过——天真且自以为是。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修正你的愚蠢行为!”
  
  他说罢,以自己防不胜防的速度,抓住自己拿刀的手,同时一击在肘部穴位,致使手臂短暂**。他摆脱了自己的挟制。
 
  
  “炎龙说收你为徒,是他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当初他就不该救一个学武不精,却自大地对别人‘拔刀相助’,结果快被人揍死的小孩。
  
  最后发现这小孩也不是什么端正的东西,用尽了各种恶劣的手段,逼他收自己为徒。在杀了这小孩,和顺他意之间,炎龙一时之失,选择了后者,才导致现在的后患无穷。
  
  因为,作为一个杀手,是不该与其他人建立杀人者,与被杀者之外的关系的。十殿,是只有杀手才能进来,并活着出去的店。”
  
  白玉堂表面平静无波,但心头的巨震和剧痛,只有自己知道。不禁低头垂目,默默忍受……
  
  你这家伙,还真是,比白爷所想的,还要无可救药啊……
  
  “你现在明白了,他不是个值得你为他舍命复仇的人。杀手本就是在通往灭亡的路上,飞速前进的人,最后的归宿是地狱。无论他有怎样的下场,都是他该得的,也是他欣然接受的。明白了,你就走吧。就当从没遇过他这人,从没来过十殿……”
  
  “废话……”
  
  “什么?”
  
  再抬头对上他眼时,白玉堂已如蓄势待发的兽:
  
  “你跟那更年期的男人一样,废话多到够呛!不管是值不值得为一个杀手复仇,还是这十殿的破规矩,都是你们的自说自话。白爷绝不允许他以我不知道的方式,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他的下场,可不是他自己,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能说了算的。他既然选了跟我师徒一场,就没得后悔了,白爷要用自己的方法,来清算他之死!”
  
  自己的反应,显然出乎他意料。他瞠目定视自己一会儿后,又恢复了猫般地冷静莫测。淡淡说: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遵守我的承诺,替他杀了你了。”
  
  
 
新年快樂
 
  四、猫
  
  “那我只能遵守我的承诺,替他杀了你了。”
  
  噢,原来那家伙拜托的,就是这个守住“地狱之门”的人。白玉堂无声地跟他冷眼相对。能为杀手服务,而且还留得命在的人,除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外形,又会有什么水平的身手,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不得不承认,你所托的人,还是大大地引起了白爷的兴趣的。这可算是除你的身份外,给爷的另一个“惊喜”了!
  
  白玉堂这么想着,忍不住轻蔑地哼笑出声。他倒未在意自己的轻视,却是那只猫护主心切,先怒了。它忽然窜上来,圆瞠的金色竖瞳掠出刀锋般的光线,凶猛地欲用獠牙撕咬自己。
  
 
  在起手把那不自量力的小**打到一边后,那个人才恼了。他越台而出,旋腿朝自己攻来。尽管叠交双臂护住了头部,但还是被他的猛力击退好几步。待稳住了身,即抓起手边的高凳朝他掷去。他反应敏捷,倾身避开。
  
  好吧,反正爷也不是非得仍中你才作数。只管起手把他吧台前的一排高凳全扔过去!果然,他左避右挡,一个也没中他身。不过,他看看这店里的狼藉样,也总算意识到自己想干什么了。
  
  客人们喜欢的“素净”,是全没有了;跟他们承诺的“不会搞砸”,也砸得差不多了。白玉堂笑容满面地看着他原本一副冷静高深的样子,变为了现在表情管理失败的怒容。
  
  接下来,爷可要跟你玩儿真的了!白玉堂迎击他全力攻上来的拳脚。虽然暂时还算防得住,没有让他攻击自己的主要部位得手,但他的势猛,是自己在继炎龙之后,从没有感到过的!他的防御,也是滴水不漏。
  
  他适应对手极快。突然,他变了路数,抓住自己应对不及的空隙,一拳到脸!被打脸这种事,真是自从跟了炎龙后,除了老爸和师父,就再没有过的体验!
  
  白玉堂接住他连续而来的几招后,以快得他无法做出反应的速度,还他腹部一击!被人狠揍的经历,他显然也不太多。他看自己的眼神更利,出手更劲。
  
  很快,两人就互相扭制住,倒在地上互殴,谁也挣脱不了谁,谁也放不过谁!
 
  
  当终于相互摆脱,白玉堂正要起身再战时,忽被黑洞洞的枪口指住了脑袋!不得不跟他一样,保持单膝着地的姿势,相对喘息着一动不动。
  
  “看来我早就该听炎龙的,对你这小子,不用枪不行。”
  
  白玉堂一把抓住枪身,让它抵住自己前额,一双鹰目盯住他:
  
  “开枪啊。如果你不能杀了我,我就要你和那蠢男人知道,就算他已经是个死人了,白爷也决不会放过他!”
  
  他眼光仍锁住自己这个目标,却没有马上扣下扳机。在一阵寂静后,他从自己手里抽回枪,起身。
  
  “就算我不杀你,你也再查不到任何东西,炎龙的事,连我也不知道端倪。我会遵守与炎龙的约定,不会让你在此事上再深入下去。只要有我在十殿,你做什么都没用的。”
  
  “……的确。不过,一旦我手里,有了能制约你的筹码,情况就不一样了。”
  
  白玉堂仍未起身,听了他的话,似自语般出声。
  
  “笑话,你能有什么足以制约我的东西?”
  
  他一副游刃有余,浅笑着的可恶样子。但是,在自己回他灿然一笑,并出手逮住旁边那只跟它的主人一般高傲,以为掌握了大局而放松警惕的黑猫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你是三岁小孩吗?!你以为,作为十殿的主人,会因为一只猫被威胁吗?!”
  
  “噢,那我们就来看看,是谁连三岁都不如。”
  
  那猫在自己手里疯狂挣扎,一边龇牙咧嘴地尖叫着,挥舞着它尖利的爪子,企图把自己撕成碎片。确实颇有血性。不过,猫儿遇上“鼠”,还是只有认栽的份!
  
  白玉堂把它提高,让它看清自己的眼。
  
  “黑子,对吧?白爷从一进这店,就看你不顺眼了。现在,爷要当着你主人的面,从你的喉咙开始,向下剖开,直到能把你的五脏六腑挖出来,给他好好观赏。”
  
  它就算听不懂自己的话,也从自己眼中,看到了杀意。倒也没有害怕,反而更凶地吼叫起来。连自己手现刀,慢慢靠近它,也没有消停……
  
  “住手!你给我,住手!”
  
  这是自己从跟他打交道开始,所感到的,最大怒火了。他现在,一定无比后悔刚才没有一枪打爆自己的头。这时,一定要“趁热打铁”。
  
  “你让我在这店自由出入,并配合我查清炎龙之死,在事情没结束前,黑子就留在我这里。怎么样?”
  
  虽然明知道他根本没有选择,但爷还是礼貌地问了一下他的意见。谁知他不识好歹,反而一脸凶相:
  
  “白玉堂,我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你!”
  
  所以说,白爷是就此与他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吗?
  
  
 

 

 
  五、无常
  
  “御猫展昭。这么说,你到底是因为有这个号才养的猫,还是因为养猫才有这个号的?……”
  
  在第二次来十殿,问清楚他的名号后,便自然地有了这个疑问。马上“回答”自己的,是他朝自己的脸面射过来的一把刀。
  
  白玉堂用二指接住刀后,扔到桌面。明明初次见面时,看起来挺优雅沉稳一人,怎么没了黑子,是这么暴躁的吗?
  
  “是巧合。再问这种幼稚小孩才会问的话,我就按炎龙说的处置你。”
  
  他停下烹饪的工作,走过来,低身逼视自己。
  
  嗯,的确是张耐看的脸。面对他压迫过来的强大气场,白玉堂只有这一个感觉。
  
 
  “杀了我,黑子就再也回不了家了。现在哥哥们在看着它,除了白爷,谁也别想带走它。”
  
  虽然那小**把二哥、三哥给咬了,把四哥给挠伤了,整日烦死人地咬笼子嘶叫个不停,但是,目前它对爷来说,可是个必不可少的“宝贝”。
  
  他听了自己的话,拼命忍住他的脾气,右手一动,以为他要挥拳揍来,却是将一盘冒着热气的佳肴放在了自己面前。
  
  “干什么?白爷可不是来吃饭的……”
  
  虽然想很酷地拒绝他疑似示好的举动,怎奈忙碌之余实在饥肠辘辘,经不起美食的诱惑,肚子不管自己有多尴尬,大声叫起来。
  
 
  “吃吧,如果不成为这家店的‘客人’,可是会被杀掉的。”
  
  原来如此。***是家黑店!白玉堂白他一眼后,拿起勺,吃了一口,立即又抬头看他工作的身影。竟然出乎意料地好吃!这里是那些人“唯一的绿洲”,现在,自己开始对此有所了解了……
  
  这时,随着开门声,一阵冷风吹进来。白玉堂转头看去,见一人提着个扎紧的,鼓囊着重量不轻的厚黑塑料袋进来。
  
  他看起来二十八、九,身着黑白两色互为衬饰的偏正式休闲套服。极苍白瘦削的脸庞,无神的双目和他披散到胸前的黑色长发,不管怎么看,都犹如鬼魅般地令人毛骨悚然。
  
  “店长,我的饭,做好了吗?”
  
  他边问,边慢得似有气无力地走到自己旁边位子坐下。
  
  “什么啊,我预约的时间这么早,结果还是有人在我前面,吃到你做的东西吗?”
  
  他语带不满地说完,用他空洞的双眼看来。白玉堂如同对着一具行尸走肉。
  
  “生面孔。”
  
  只有三个字,白玉堂就知自己接下来可能面对的是什么。十殿,可是“只有杀手能进来,并活着出去”的地方……
  
  “他是无常,善用毒。‘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被这家伙盯上的人,都摆脱不了死亡。是个如勾魂使者——黑白无常一般的存在。”
  
  那猫用一碗喷香华丽的焖饭,令他的视线从自己身上离开。
  
  “你急着告诉他这些,是要提醒他加强防备吗?真过分啊,明明我们之间,才是认识多年,类似‘友情’的关系,不是吗?”
  
  “你不是说过,‘友情’对一个杀手来说,是奢侈又多余的东西吗?现在,这个人是我店里的客人。你要么接受这个事实,好好吃你预定的饭,要么,就***出去。”
  
  真是给颗糖,再给一鞭啊。白玉堂看那瘟鬼在短时间的杀意后,选择了“糖”。拿起勺子,边吃边说:
  
  “好吧,我会听话的。只有你才能在这个店里工作,并活下来,果然是有原因的啊,猫大人。
  
  不过,说到杀手不该有的关系,最近不就有个现成的教训?炎龙,作为一个顶级杀手,竟然瞒着所有人收了个徒弟。据说他带了他十几年之久,炎龙的改变,应该也和他有关。现在,不是喜闻乐见地被杀了吗?大家的生意,可都因此好了不少……”
  
  无常的话,被台面一震,发出的巨响打断。一些食物洒在了桌上。啧,真是可惜了自己最爱的焖饭。无常慢慢地转眼看向旁边人。那人却似对死亡将至的感知特别迟钝,自顾自地抱怨:
  
  “从一进来,就吵死人地说个不停。”
  
  接着,他看进自己眼里,慢慢,清楚地说:
  
  “爷可不管你是阎王的手下,还是阎王他本人,能这么说那家伙的,只白爷一人就够了。”
  
  言罢,白玉堂感到那猫伸过手来,抓紧自己的臂:
  
  “别招惹他。”
  
  白玉堂回他一笑:
  
  “这不是明摆着吗?是他惹的爷。”
  
  
 

 
  六、守护者
  
  旁边的人慢悠悠抬手,将他的黑长发左右拢起来,抓到后脑高处,拉了腕上的皮筋扎好。这家伙从进门开始,除了吃饭的时候,做什么都是慢吞吞。
  
  “原来,就是你害死炎龙的。要不是他破了忌,收你这小子为徒,渐渐受这段关系影响,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他也不会有此下场。所以,***少装出一副维护他的样子,在我面前说这种恶心得叫人饭都吃不下的话。”
  
  他没了披散的长发,俨然换了一个精炼的样子。双目不再空无一物,而有将杀戮之欲贯彻到底的决绝。这才是杀手该有的模样。再怎么说,也不是每个杀手,都可以被称为“无常”吧。
  
 
  “那蠢男人的死,你知道什么?有什么话,就给爷直说。白爷可不是那种敏感到会因别人的‘言下之意’,就自责内疚的人。”
  
  “还真是个厚脸皮的东西!那家伙一向神秘,他的死,我是无从得知究竟。但他的变化,倒是有目共睹。这对一个杀手来说,绝不是什么好的改变。说你是杀死他的帮凶,绝不会冤了你!
  
  你这么想知道真相,不如我成全你,送你到下面问他!”
  
  “小心!”
  
  那猫的声音,跟他的一齐收落。不必那猫多嘴,尽管他一反常态,手法极快,但爷还是看清了他的动作。他抽手在腰侧小袋里疾取一根稍长于指掌的黑管,朝自己刺来!刚避过,他又转手,东西在他手中运得迅捷自如,紧紧缠住自己身,不断袭来!
  
  刚险险脱得身,退离他的攻击范围,他并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又纵身贴上来。他如鬼魅,招数、移动都虚实不定,快如风掠,叫人防不胜防!
  
  “别让他的东西碰到你!”
  
  那猫给自己警告后,又对那家伙喝:
  
  “无常,住手!”
  
  然而,对于“勾魂使者”来说,是不会放过他想要的人命的。他置若罔闻,攻势未减。不过,要论凶险,他跟炎龙还是有差的。从十岁开始,每一次训练,白爷可都是从那**手下死里逃生,才活到今天的!
  
  白玉堂从他玩弄的那些迷招里,辨出他真正的意图,在他打算对自己的后背下手时,猛踢到他腹,人飞摔出去。他倒是真的难缠,起身后另一只手,也抽出相同东西,又疾攻来!
  
  但这一次,他没能跟自己对上招。只因有人出乎意料地挡在了自己身前。他的黑管,在仅离对方太阳穴几毫米的地方急停住。
  
  他与那猫一动不动对视着,他眼里嗜血的执念渐渐褪去,收了手,又恢复成精神萎靡,慢吞吞的样子。
  
  “什么啊,炎龙死到临头,还委托你保护这小子吗?‘友情’可是个奢侈又多余的东西。猫大人,你总做这种承诺,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可活不长。”
  
  那猫不置可否。白玉堂却心中有数,
  
  原来那委托的真正内容,并不是杀掉自己。还真是两个笨蛋啊……
 
  
  “让你看看,我为你准备的东西吧……”
  
  那家伙说着,慢慢走去从地上提起他带来的黑塑料袋,放到台面,开始解袋口……
  
  就在白玉堂做足了准备,将看到残肢断臂,或者其它什么类似的东西时,袋口敞开,露出皮球、绒鼠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里面有最好的猫粮,玩具黑子也一定会喜欢的。这些就作为我的赔礼吧。我不会再动你罩的人,你还是会做饭给我吃的,对吧?”
  
  他露出阴森又谄媚的笑。原来传说中的恶鬼,也不过是会为一碗米饭折腰的人。
  
  “说到这,黑子呢?因为经常给它送礼,平常它不是挺亲近我么,怎么没见到它?”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猫也丧气起来:
  
  “它暂时不在店里……”
  
  “‘不在店里’,什么意思?它被人带走了?上次玩弄黑子的客人,被你揍了个半死,现在,那个带走黑子的人,他还活着吗?”
  
  啊?原来那小**,在这家店,是这种地位吗?
  
  还真是无比尴尬的气氛啊……白玉堂扭头不看那猫,却听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是死寂。
  
  那瘟鬼也算是有眼色的人,他努力挽回场面:
  
  “好吧,让我们来聊点别的。喂,臭小子,你想听听我这个‘地狱使者’的故事吗?”
  
  
 
加油加油(弱弱问一下《黑·白》还更吗)
 

 

 

首页 上一页[1] 本页[2] 下一页[3]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聊天楼】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鼠猫
【微虐】白衣少年_五爷篇第一人称,不喜勿喷
大家是怎么进入鼠猫圈的呢,来晒晒吧!
推文笔记(不定期更新)
论腐女穿到七五
【求文】天子大的羽翼番外《情人效应》,遍
《梦里乾坤》(卷二)之梨花朝雨
【印调】鼠猫同人合集《文不对题》印调
五爷花式养猫的故事
【中秋贺文】秋月无边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1-26 20:27:31  更:2020-03-08 23:31:45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