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意外 (保证速度,一定不坑) -> 正文阅读

[鼠猫]意外 (保证速度,一定不坑)[第1页]

作者:曋渊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0]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上贡
 
“砰”的一声,z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的门被人狠狠踢开,白面书生样的男子满面阴沉的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东西摔在办公桌上大声喊:“包黑炭你什么意思?”
  办公桌后的局长包拯向后缩了缩,小心赔笑:“公孙,又怎么了?”
  副局长公孙策双手撑桌,向前凑了凑,声音阴沉:“又怎么了?你的通知什么意思?”
包拯更加小心翼翼:“那个通知?”
公孙策阴阴一笑:“跟我装糊涂是吧?”
包拯不禁又向后缩了缩,小声说:“你是说小展的事?”
公孙策冷笑:,站直了身子说:“不装傻了?”
包拯低着头,声音更轻:“这个案子,我们再怀疑也还没拿到证据。西夏公司的总才李元昊狐狸似的,想找他的漏洞也只能用这个方法。重案组的小展年轻身手好,脑子灵活,最合适……不过。”讨厌,我说的是实话,心虚个什么劲?
公孙策眯了眯眼睛,声音突然温柔:“所以,你就让他去……卧……底……”
包拯听着他温柔的语调却如坠冰窖,上下牙差点打颤,急忙解释:“我这不是没让他去李元昊身边吗?”
公孙策声音更加温柔:“于是你就让他去白玉堂那?”
包拯身子差点颤抖:“白玉堂现在是白氏的二当家,陷空的五当家,不论哪都跟李元昊有生意。而且我仔细调查过了,白氏和陷空做的都是合法生意,颜查散跟他还有来往。所以小展去他那既可以想办法接触李元昊,又能保证安全。”
公孙策脸已经凑到包拯面前,脸上笑得越发温柔:“这就是你的理由?”
包拯知道他笑得越温柔,爆发就越危险。又向后躲了躲,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果然公孙策脸瞬间就变了,大声吼着:“那你知不知道白玉堂是什么样的人?”
包拯捂着几乎被震聋的耳朵,声音更小:“我听说……他除了有一点少爷脾气,别的都还好……而且小展脾气那么好,应该,应该没什么事吧。”
公孙策继续吼道:“有一点少爷脾气?包拯你还真是会美化人。谁不知道白玉堂是出了名的‘玉面阎王’,脾气难缠到了怪癖的地步?小展脾气好就去他那里受气吗?你自己干吗不去?”
包拯一边在心中哀叹着自己的耳朵,一边说:“公孙你消消气。我知道你替小展抱不平。可咱们怀疑李元昊做军火生意,几次都没找到证据,派去他身边卧底的同志又……牺牲了。在李元昊身边实在是太危险,咱们只能想办法把人安排在他相熟的人左右。那个狐狸跟白氏和陷空的生意做得最大,一定经常和白玉堂接触。白玉堂和严查散私交不错,严查散又说李元昊不知道这回事,所以咱们如果有白玉堂配合,不愁找不到证据。而且……而且小展也已经同意了嘛……”
公孙策脸色依然难看,但说话声音却小了:“我知道目前为止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你这样对小展,太不公平了。”
包拯听他声音转小,松了口气,稍稍坐直了身子说:“我知道在白玉堂身边小展也许会受委屈。可是,可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小展如果立了这个大功,严查散手下副队长这个位置……”
公孙策一皱眉说:“行了行了,愿打愿挨的事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说着转身要走。
包拯急忙喊:“公孙你干吗去?”
公孙策猛地一回头,一字一顿地说:“去让严查散给白玉堂打电话,叫那个阎王别为难小展。”
包拯听他语气又不善,急忙说:“好,小展也不容易,咱们能帮他什么就帮点什么吧。”
公孙策重重哼了一声,出了门径直往重案组组长严查散办公室走去。
从早晨接到命令严查散就知道公孙策会找到他头上,看到门“嗵”的一声被踢开,哀叹了一声反而放了心。主动向公孙策坦白:“不用问了公孙,我的确跟白玉堂有私交。他曾经上过军校,我是他的教官。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李元昊他肯定不知道。”
公孙策点点头说:“你还比较识趣。那就不用废话了,打电话吧。”
严查散“啊”了一声,小心翼翼地问:“打什么电话?”就知道问了一定会遭鄙视,可不明白还是要问。
果然公孙策冷笑:“严大队长,你不要总是这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好不好?你不觉得队长这个位置你当之有愧吗?”
严查散叹了口气,但没得到答案只好继续不耻发问:“我知道我没你聪明。公孙局长可否指点一二?”
公孙策摇摇头也只好直说:“给白玉堂打电话,警告他不要为难小展。”
严查散恍然大悟状:“啊,我都忘了这回事了。是得警告他,否则以他那个性子小展肯定得受委屈。”
公孙策简直无语,揉了揉太阳穴,想着该跟展昭再交代几句,不放心的看了一眼严查散,便从他办公室里退了出来。一转身看见展昭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皱着眉看着手中的资料。公孙策走过去叫道:“小展。”
展昭抬起头,看见公孙策,急忙站起身来叫道:“公孙局长。”
公孙策摆摆手,看了一眼展昭手中的资料,正是白玉堂的档案。想了想才说:“小展,你确定要去?”
展昭疑惑的眨了眨眼说:“今天早晨包局不是下命令了吗?”
公孙策一边暗骂包拯欺负老实人一边说:“你知道白玉堂是什么人吗?”
展昭点了点头说:“白氏的二当家,陷空的五当家,身兼两职,年轻有为的企业家。”
公孙策说:“我不是问你这个,你知道这个人的性格吗?”
展昭微微皱了皱眉说:“我听说是个脾气不太好的人。”
公孙策长叹了一声:“小展,你又何必留什么情面?他哪是脾气不太好,简直就是脾气非常坏!黑白两道没人敢得罪,有个外号叫‘玉面阎王’。”
展昭知道他是为自己鸣不平,笑笑说:“公孙局长你不用担心,如果能找到李元昊走私军火的证据,白玉堂性格怎么样我都会尽力让着他的。”
公孙策感动的只好再叹:“小展,真是委屈你了。对了,严查散跟白玉堂有私交,你要是受了委屈不好跟白玉堂说,就告诉严查散,让严查散教训那个阎王。”
展昭微微一笑说:“不必了公孙局长,不用给严队长找麻烦了。我没问题的。”
公孙策拍拍展昭的肩膀说:“就知道你会这样。小展,你不必太难为自己。”
展昭笑着说:“公孙局长,我去白玉堂那里也是为公。身为警察,不是应该有点忍辱负重的精神吗?”
公孙策无话可说,只能摇摇头。半天才说:“我去跟包拯说,让他晚上请客赎罪。小展你一定要来。”
展昭点点头说:“我明天去白玉堂那肯定有好长一段时间回不来,晚上大家一起聚聚也好。我一定会去。”
公孙策回头看见严查散挂了电话,冲他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出了重案组,找包拯商量,呃,通知请客的事??
 
晚上展昭来到M酒店的时候就后悔自己上午的决定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除了包拯公孙策严查散重案组的同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竟然还有……法医丁月华。丁月华是丁家老三,大哥丁兆兰,二哥丁兆慧接管了丁家的生意,唯独老三丁月华从小喜欢医学,最后当了法医。在警局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丁家二子对展昭的“司马昭之心”,频频向展昭示好,无非就是想让他做自家妹妹的乘龙快婿。无奈两人就是不来电,是好朋友,但离恋人就是差了一步。于是不论同事还是二丁都努力给二人创造独处的机会。包拯知道展昭要来,便“好心”的请上丁月华一起赴宴,怕她不来,所以连原因都不说。于是当丁月华看见展昭的时候,也对包拯的好心很是无语。
尽管说着不谈公事,但席上丁月华还是知道了展昭要去当卧底。不过,不过刚才说他要去谁那里来着?好像是……白玉堂……白玉堂?丁月华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句:“小五哥?”
这下轮到其余的人迷茫。“小五哥”?这算什么称呼?好像,她跟白玉堂……认识?
反应最快的公孙策首先发问:“月华,你叫白玉堂什么?”
丁月华才发现自己一不留神说漏了嘴,但被公孙策盯上想隐瞒也是不可能的事,只好坦白:“我家跟白家是世交,我和小五哥从小一起长大,以前叫他小白哥,后来他自己在陷空创业,就让我叫他小五哥了。”
公孙策猛地一回头盯着严查散。严查散急忙解释:“唉公孙,我可没瞒你。这件事我也不知道啊。”
丁月华点点头说:“小五哥的事从来不让外人乱传,他自己口风又紧,所以那些杂志上有白大哥的事也不会有小五哥的事。我就曾经亲眼见过有一家杂志社因为拍了几张小五哥和他朋友在一起的照片,小五哥很不高兴,然后就把那家杂志社整的停了产。”
严查散点了点头:“辣手,不愧是白玉堂干出来的事情。”
果然是心狠手辣,公孙策看了看展昭,担忧的摇了摇头??
 
丁月华继续说:“所以这么多年来外界只知道小五哥做生意很厉害,根本就不清楚他生活是什么样子。那应该……昭哥你去小五哥身边很安全,李元昊一定不知道小五哥根本不认识你。”
严查散点了点头附和:“月华说的没错,你看我跟月华相互认识,又分别和白玉堂认识,但我们互相不知道对方认识白玉堂。所以小展你去白玉堂那应该不会有人疑心。”
展昭“嗯”了一声算是答应,又转头问丁月华:“月华,那白玉堂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丁月华“哼”了一声表示不屑说:“什么样的人?普通人。有点洁癖,除了白衣服不会穿别的颜色,连他家都是白的,典型的恋色癖。这世界上没人比他更难说话。嘴刁,挑食,所以他自己会做饭,但是他懒得很,很少自己动手。他以前跟白大哥住在一起,但是现在他自己独住一栋别墅。还有,小五哥他上过军校,所以身手很好。总之就是个讨厌鬼,这辈子有机会我都不想再见他。”
听众听了他这番评价都是满头黑线,传闻白玉堂是个完美无瑕的人,相貌好,家世好,应该是少女的梦中情人,可是丁月华这个评价……
丁月华想了想又说:“不过昭哥,现在你既然有任务,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帮帮你。跟小五哥打交道,我还是有一点经验的。”
严查散说:“白玉堂有那么不好吗?我觉得还可以吧。”
丁月华白了他一眼:“严队,假象!白玉堂偶尔对长辈还是有一点尊重的。”
展昭听着丁月华的描述,皱了皱眉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了月华。”
包拯清了清嗓子说:“既然月华认识白玉堂,那就再好不过了。以后小展在白玉堂那里也可以……”说到这里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急忙转头看公孙策??
 
公孙策似笑非笑的说:“黑炭,你还知道小展会受委屈啊。”
展昭向公孙策道:“公孙副局……”
公孙策一瞪眼说:“小展,你越来越不乖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你叫我什么?”
展昭缩了缩脖子又叫:“小叔。”
公孙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丁月华却是一脸迷茫,盯着公孙策说:“小叔?”
公孙策看了她一眼,解释说:“我把小展从七岁养到现在,他叫我一声小叔亏了吗?”
丁月华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们的关系,惊讶的张大了嘴。包拯在一旁解说:“是真的月华。小展童年可怜,在孤儿院长到七岁,后来公孙把他带回家抚养大的。”
丁月华虽听说过展昭是孤儿,却不知道是公孙策把他养大,又把头转向展昭。展昭向她笑笑说:“包局和小叔说的都是真的。是小叔不让我乱说,所以知道的人都是小叔乐于让他知道的。??
 
其实不但丁月华,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也是第一次听说,赵虎拍着展昭肩膀说:“好啊你展昭,竟然不让我们知道?枉费我们逢年过节还总想着你自己孤独,想法设法让你开心,没想到你还有‘小叔’啊。??
 
笑着闹着眼看就已午夜,包拯见大家也都开心够了,就叫众人各自回家。展昭也只好应众人之意把丁月华送回丁家。丁兆兰丁兆慧兄弟看见展昭和妹妹走在一起自然又会开心不已,拉着展昭问东问西半天才恋恋不舍的放人。所以展昭回到家是已经是十二点多。展昭自工作后就不跟公孙策住在一起,自己在离警局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小公寓。躺在自己的床上望着白天已经收拾好的东西,想到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不禁有些恋恋不舍起来。只是这次任务危险得很,真的危险得很,尽管有白玉堂,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从李元昊那里全身而退,那也许,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住自己的屋子了吧……胡乱想着,眼皮已经沉沉落下。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现在想也没有用,便放任自己进入梦乡??
 
晚睡的必然结果就是晚起。展昭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七点五十分,嗯……嗯?七点五十分?展昭不信的睁大双眼盯着闹钟。的确是……七点五十。一跃而起,几乎是飞奔着去洗漱然后拎着小小的行李厢出门。严查散让展昭八点半到陷空找白玉堂,为了保密只有他自己去,严查散不会露面,所以现在……他快要迟到了。偏偏展昭太相信严查散,一切让他去联系,一直想不起来问白玉堂的电话,现在想打电话道歉还要先问过严查散,让他迟到的事人尽皆知?想了想还是算了上了出租车让司机尽快赶到陷空。下了车一看表,八点三十四,唉,还是迟到了。其实展昭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还是很懒散的,很少有约会不迟到。只是这次,应该算是工作吧?乘专用电梯上了三十层,是白玉堂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由秘书带到白玉堂办公室门口,展昭再看一眼表,八点三十六。深吸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个懒散的声音:“进来。”展昭推开门就明白丁月华所说的“恋色癖”是什么意思了。白玉堂的办公室里完全没有普通办公室棕黑色的凝重气氛,一片白,白桌白椅白沙发,还有坐在椅子上双脚搭在桌子上一身白的一个人。抬头看了看这个人,然后展昭就完全了解他外号中“玉面”两个字是怎么来的。白玉堂长得确实漂亮,尤其是一双桃花眼配上眼中那种目中无人的神情,怪不得有资本在万花丛中游走,“玉面”两个字也当之无愧。
自展昭推门进来白玉堂就在不住打量他。精致的五官,也许做出别样的表情可以称为“惊艳”,可是配上他脸上的表情应该叫“温润”。很少见有人,尤其是男人能把这两种感觉融为一体。不过……白玉堂看看表,声音发冷:“展警官?”
声音冷的像要结冰,展昭知道自己迟到让他不快,犹豫了一下才说:“对不起白先生,我迟到了。”
白玉堂冷笑一声说:“六分钟。展警官不知道惜秒如金的道理吗?还是平常警局不够忙,让展警官可以随意拖延?”
于是展昭暗暗赞叹给他取外号的人,“玉面阎王”,还真是合适,不过因为迟到六分钟就被这样恶语相向,暗叹一声,展昭也只能继续道歉:“真的对不起白先生。不过我保证和白先生合作这段时间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白玉堂冷哼了一声说:“展警官面子不小嘛,昨天严查散和丁月华都给我打电话让我不要为难你。”白玉堂眯了眯眼睛,把腿从桌子上放下来说:“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其次讨厌我不愿意相互认识的朋友因为别人相互认识。展警官,你本事可不小,连触我两条忌讳。”
展昭愣了一下,想着如果严查散和丁月华知道他们好心的电话给自己带来麻烦事的表情,认命的叹了口气说:“白先生,严队和月华打电话的事我不知道,不过事情因我而起,你怪我也很有道理。还有件事我想白先生要明白我到这里是想白先生协助调查李元昊,不是来和白先生套交情的。如果合作愉快能够和白先生成为朋友我当然很高兴,但如果白先生不愿意,那工作完后再不相见,白先生没有必要和一个陌生人生气吧?”
除了几个哥哥,从来没有人敢跟白玉堂这样说话。白玉堂饶有兴味的看了展昭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衣架上的外套说:“走。”
展昭有点反应不过来:“走?”
白玉堂已经打开办公室的门:“我的办公室其实在家里,那样不用白氏陷空两头奔波。怎么,难道展警官以为我要赶人?”
展昭对这个阎王简直无语,只好客气地说:“白先生以后叫我展昭就可以,叫展警官会被李元昊抓住把柄。”
白玉堂转过头盯住展昭说:“叫你展猫?”
展昭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从进门开始白玉堂就冷言冷语,现在已经升级为侮辱自己的名字,那下一步是不是人身攻击?心情不爽声音自然也高了一点:“白先生,请你学会尊重别人。再说一遍,我的名字叫展昭,白先生再无故侮辱别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其实白玉堂刚才是真的没有听清,不过现在看展昭瞪着圆圆的眼睛亮了爪,真像一只乍了毛的猫。白玉堂不禁开始为自己的听力得意。不过他白玉堂怎么可能随意道歉,于是挑唇一笑:“猫儿,你先别急。严查散让我给你安排个差事,你既想参与白氏和李元昊的生意,又想知道陷空和李元昊的生意,还想私下接近李元昊,那就只能给我当一段时间的秘书。五爷我怎么可能让不熟的人当我的随身秘书?叫你展昭太生了,还真是不合适。不然我以后就叫你猫儿得了。”
展昭火大的想骂人,大声说:“白玉堂你……”
白玉堂一摆手沉声说:“李元昊不了解我不代表他没有研究过我。有一些五爷我不想掩饰的习惯他肯定一清二楚。展昭如果你栽在这个上面,别怪五爷我不帮衬你。”
一句话浇灭了展昭的怒火。自己本来就是来工作的,白玉堂的古怪性格自己也早有耳闻,已经跟公孙策保证过会容让他的,怎么刚刚见面就这么大火?皱了皱眉,展昭决定妥协:“算了白先生,工作为重,我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只要你不是存心戏弄,随便你叫我什么。??
 
沙发啊 ,呵??
 
板凳,呵呵,就现在看来,很期待下面的发展,不过偶又看到了偶最最最最最讨厌的李元昊了,尽量忽视他??
 
昭哥...多么熟悉的称呼啊
似乎现代里两只的身份很容易设计成警察和学生呢
 
小白出台前好多铺垫啊
玉面阎罗
呵呵~~~~~~~~~~`
 
^_^ 小白真是人未出场,先造老大的势
 
白玉堂突然凑近,向展昭邪邪一笑:“小猫儿。”
展昭一忍再忍,向后退了一步冷冷开口:“白先生,我看咱们可以走了吧?”
白玉堂直起身子,也冷冷地说:“猫儿,你觉悟还真是低,在李元昊面前也要叫我‘白先生’吗?”
展昭咬牙切齿的说:“你放心,在李元昊面前我会叫你老鼠的。”
白玉堂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哈哈大笑,拍着展昭的肩膀说:“走吧猫儿。”
展昭迷茫的眨眨眼,这个人,喜欢别人损他?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不过既然你这么喜欢别人损你,那我还客气什么?
白玉堂往外走的时候依然忍俊不禁,又没有人告诉过这只猫,他亮起猫爪的时候真的很……可爱,连反击都这么孩子气。商场如战场,每天戴着一张假面而活,白玉堂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走出陷空的大门,白玉堂还在笑。展昭忍无可忍大声说:“白玉堂你笑够了没有?”
白玉堂转身,脸上依旧有笑容:“五爷我想笑多久就笑多久。展小猫,你会开车吗?”
展昭没好气的说:“会。白五爷你现在是主子,我当然要服侍你。请问哪辆是你五爷的车?”
白玉堂脸上笑意更深:“猫儿,如果你能保持这样,我想我们会合作愉快的。”说着一指右边一辆白的炫眼的跑车:“猫儿,给你钥匙。”
展昭接住他扔过来的钥匙,遥控解开车锁,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向白玉堂白了一眼说:“白五爷请上车。”
白玉堂无视展昭要吃人的眼光,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坐进车里,懒洋洋的说:“关门。”
展昭的脸几乎被他气绿,“砰”的一声摔上车门,自己走到驾驶的位子上坐下,冷着脸问:“白五爷家住哪?”
白玉堂懒懒的拖长声音:“海边有一片别墅小区——”
展昭懒得理他,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白玉堂从来没有坐过自己车副驾驶的位子,好奇的看了一会窗外的景色,等车子上了高速开口问展昭:“你这次来我这里有多少人知道?”
展昭警觉的说:“你问这个干吗?”
白玉堂全身放松躺在椅背上说:“我总要知道这件事的危险系数有多大。知道的人越多事情越危险。我不是警察,没有必要为了一时热心跟你们涉嫌。我要知道一些事让自己有底,保证我自己的安全。”
展昭想了想说:“对不起白先生,颜队没有说过让我跟你交底,你有什么问题还是直接问颜队吧。”
白玉堂无奈,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听到电话接通,伸指按下免提键。
展昭听到严查散的声音传来:“小白,展昭过去了吗?”
白玉堂冷冷的回答:“过来了,不过迟到了。老颜,你的人都这么没有时间观念吗?”
严查散的声音有点惊讶:“小展会迟到?白玉堂你的表快了吧?”
白玉堂也奇怪的回头看了看展昭,又转向手机:“算了老颜,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的。你说实话,究竟有多少人参与这件事?我要保证我的安全。”
严查散犹豫了一下才说:“出面的只有小展一个,但执行任务的还有四个。虽然在你身边安全得多,我们也要保证小展的安全。不过你放心,这四个人都很可靠而且经验丰富,不会冒然出现在李元昊面前。你只要照顾好小展就行。小白,我知道你性格不好,你不许欺负小展好脾气。”
白玉堂瞟了一眼展昭,似笑非笑的说:“他好脾气?老颜,你确信你了解展小猫?”肯定没见过他亮爪子时的样子。
严查散声音透出了无奈:“展小猫?刚见面你就乱给人家起外号。小白,我可是三番五次叮嘱你不许欺负小展的。”
白玉堂不耐烦的打断说:“行了我知道,我没欺负他。五爷今天心情好得很,懒得跟你废话你让那四个人机警点,别连累我。拜拜。”然后也不等严查散答话就挂了机。自言自语的不满:“这种事还让这么多人知道。严查散真是老糊涂了。”
展昭“哼”了一声,也不看白玉堂,冷声说:“王哥他们都是跟了颜队几十年的老人了,颜队信任他们也是正常的。而且这次情况特殊,有你白五爷罩着,颜队胆子也放大了点。”
白玉堂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声音中带出几分得意:“严查散还真是信任我,让我受宠若惊啊。”
展昭懒得理他,专心开车。
白玉堂东张西望了一会就开始皱眉:“我说猫儿,高速路上一百二十脉,你是交警出身的?”
展昭白了他一眼:“那白五爷一般开什么速度?”
白玉堂不屑地说:“心情很好想慢慢欣赏路上美景的时候就一百八十脉吧。”
展昭倒吸了一口气:“那心情不好想发泄呢?”
白玉堂无所谓地说:“不一定,二百五六吧。”
展昭彻底怒了:“白玉堂你要飞啊?罚单没让你破产我真惊讶!”
白玉堂耸耸肩,靠在车里任由展昭稳稳把车开进海边别墅的小区里。
展昭减慢了车速问:“哪儿?”
白玉堂低低一笑:“话都懒得跟我说了?”在展昭暴怒之前加了一句:“左数第十栋。”
展昭把车停进白玉堂的车库,阴沉着脸跟他走出来。白玉堂站在自家花园里向展昭说:“左边的是四哥四嫂家,然后是三哥三嫂家,再左是二哥二嫂家,接着是大哥大嫂家。右边是哥哥的房子,他现在人在国外,所以房子空着。”展昭默默记在心里,点头说:“谢谢。”
白玉堂继续说:“大哥在陷空主事,管理能力很强。二哥对武器很有研究,自己有的时候还会改造一些枪。三哥和三嫂都很能打,身手很好。四哥是智囊,陷空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四哥功不可没,而且四哥精通电子机械,有什么电子问题可以请他帮忙。二嫂和四嫂都在跟大嫂搞医学,大嫂对医学很有研究。”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微微笑着说:“多谢你。”这是白玉堂第一次看见展昭笑,明媚的阳光洒在他清俊的脸上,白玉堂被晃得有一点失神,愣了一下才说:“你来这里知道这些是必要的,谢我干什么?”
要是你每次都这么配合该多好?展昭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才说:“虽然是必要的,我还是很承情。白先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白玉堂忽然严肃起来:“展昭,你如果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就赶快换个称呼。”
展昭愣了愣才说:“对不起。那不叫你白先生我该叫你什么?要不然和颜队一样叫你小白?”
白玉堂脸沉了沉:“展昭你今年几岁了?”
展昭老实回答:“二十四。”
白玉堂轻蔑的笑:“比我还小一岁就敢叫我小白?你突然做了我的秘书,应该跟我关系很好,以后就叫玉堂吧。”
展昭身上一阵发冷,玉……堂……这是不是太……急忙说:“这样叫太难受了,我叫你堂吧。”
白玉堂冷冷地说:“李元昊现在就叫我堂,你也这么叫就是承认我跟你的交情也不过跟他一样,这样的人我就放心他做秘书?李元昊那么精明,你最好不用期望他听不出来。??
 
小白呀小白你还真是专找我们猫猫的麻烦,不过看我们猫猫气鼓鼓样子零真可爱呀~~~~大人写的真好!* - *
 
果然只有小白才能挑起猫猫的另一面啊!那么有生气的猫猫,多么的可爱啊!
 
展昭身上一阵发冷,玉……堂……这是不是太……急忙说:“这样叫太难受了,我叫你堂吧。”
为什么我觉得叫堂比叫玉堂更亲密?
 
从自己的名字到他的名字因为这个问题跟他纠结了半天,展昭再好的耐性也有点郁闷,再说不就是个名字吗?他被人这么叫都不难受我难受个什么劲?想通这个问题,展昭也就不再别扭,大大方方地叫:“玉堂。”
不是没人这么叫过,父母在的时候就这么叫自己,哥哥也这样叫,可是这“玉堂”两个字这么温和的从展昭嘴里说出来,白玉堂还是微微恍惚了一下,挑唇笑了一下向展昭说:“走吧猫儿,进去吧。”
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展昭环顾了一下四周,偌大的房子里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
看出展昭眼底的疑惑,白玉堂把外套甩在地毯上说:“我有一点洁癖,不想让别人住在我的房子里,所以仆人都在哥哥那边住。他们会定时过来打扫做饭。办公室在三层,平时这个时候秘书在,不过现在你来了,我就让他回去了。”说着走进厨房从咖啡壶里倒出两杯咖啡递给展昭说:“刘妈煮的,味道虽然一般,但还能喝。”
那你干嘛不自己煮?展昭心里想着,手里接过咖啡说:“谢谢。”
白玉堂坐在沙发上懒懒地说:“陷空现在正跟李元昊有一笔生意,但是现在李元昊不在西夏,他说他自己在国外,所以签合同要后延,大概在半个月以后,这半个月里你要尽快熟悉陷空和白氏的生意,签合同的时候不能露了马脚。”
展昭喝了一口咖啡,点点头说:“我会的。”
白玉堂皱了皱眉说:“严查散那边能把你的档案做成什么样子?”
展昭回答说:“从小是孤儿,七岁时被你哥哥白锦堂收养,跟你一起上军校,毕业后跟你一起去了A国给白氏帮忙,你回国以后就给白锦堂做了贴身保镖。”
白玉堂又问:“那从A国那边查呢?”
展昭回答:“无业游民,跟白氏关系密切。后来做了白氏总裁白锦堂的保镖。”
白玉堂想了想又说:“能做到什么程度?”
展昭说:“档案是公孙副局做的。公孙副局心思很细,不会有破绽的。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白玉堂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来说:“跟我到办公室去。”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说:“李元昊精明得很,你在他面前不用装的彬彬有礼,跟我太过客气。像今天这样能亮亮猫爪最好。”
展昭暴走:“白老鼠,你的才是老鼠爪!”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说不了几句正经的就本性毕露?而且,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容易生气?
白玉堂笑得更开心:“不错不错,就是这样。能在我身边一步登天,总要跟我非常熟稔。”
算了算了,展昭安慰自己,不是都说自己脾气温和吗?今天一早上生了多少气?自从见了这个可恶的白玉堂真是出格了。平了平气才说:“随你想说什么,走吧。”
进了白玉堂的办公室,展昭仔细打量了一下,办公桌在射程死角,如果有危险可以跑两步跳窗。又走到窗边往下看,底下是白玉堂家的泳池,跳下去应该不会受伤,从泳池向左一千米左右是沙滩有危险可以设法逃到海里,不错的条件。
白玉堂等他看完,笑着说:“怎么样,还入得猫儿你的法眼吗?”
展昭点点头说:“谢谢你。嗯,我想见见你的几位哥哥,可以吗?”
白玉堂抬腕看了一眼表说:“现在去大哥家正合适,大嫂应该刚做好饭,猫儿你有口福了。”
展昭迟疑了一下说:“初来乍到就去叨扰卢先生的饭,是不是不太合适?”
白玉堂似笑非笑的说:“猫儿,你不会觉得我身边来了新人哥哥嫂子们不会过问吧?”
展昭吃了一惊:“那就是说卢先生他们也会知道这件事?”
白玉堂脸色一沉:“猫儿,难道你觉得就只有你们警局的人可靠,我哥哥嫂子们都不可靠吗?”
展昭急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知道的人不可避免都会被牵连进来,我只是不想这么都无辜的人每天担惊受怕而已。”
原来是为了这个。白玉堂心中微微一动,难道他就觉得自己每天担惊受怕?还是这猫心里只有别人没有他自己?白玉堂一笑说:“放心吧,我哥哥嫂子们都是什么人?他们如果参与这件事,只有别人担心的份了。走吧,我肚子都饿了。”
展昭还是有点迟疑,想了想又说:“这样……”
 
白玉堂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不耐烦地说:“臭猫你走不走?我告诉你,你这么贸贸然地出现不给我哥哥嫂子们一个交代,他们肯定会找出破绽来的。一个不小心让李元昊知道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展昭权衡利弊,决定妥协:“那就走吧,听说你大嫂闵秀秀人很温柔,我也想认识认识。”
白玉堂被他这话吓了一跳:“我大嫂人温柔?你听谁说的?”
展昭奇怪的说:“你怎么这么惊讶?外界都这么评价你大嫂啊。”
白玉堂翻了翻白眼:“看来我大嫂伪装的技术又胜一筹了。”
展昭不明白:“什么?”
白玉堂一笑:“猫儿,我劝你最好别惹我大嫂,否则后果怎么样我也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一点,我就不了你,到时候你自求多福。”
展昭一头雾水:“什么?”
白玉堂笑的奸诈:“快走吧。”
进了卢方家大门,就听见里面一个女声叫道:“白老五,每天定点来,你当这里是你家餐厅吗?你自己不会在你那里吃吗?”
白玉堂也高声喊:“大嫂,你看我那里孤家寡人,刘妈做的菜又难吃,你也不可怜我?”
闵秀秀从们里探出头来说:“老五,说话要讲良心,刘妈做的菜哪点难吃?是你嘴太刁了。不过你最近肯定得在你那里吃了,我从明天开始被你大哥禁厨了。”
白玉堂惨叫一声:“不会吧大嫂,为什么啊?”
闵秀秀抿嘴不答,只看着白玉堂身边一脸错愕的展昭说:“老五,你的朋友吗?”
白玉堂也回头看了一眼展昭,见了他脸上的表情笑着说:“怎么样?纯属谣传吧?”
展昭确实没想到被人说是“温柔贤淑”的闵秀秀是这种样子,于是开始怀疑公孙策的情报有几分可信度。
白玉堂向他一扬下巴说:“进去啦。”
展昭跟着白玉堂进了卢方家,闵秀秀坐在餐桌前说:“过来吧。”
白玉堂顺手关上房门,带着展昭走到餐桌前问:“大哥呢?”
闵秀秀说:“早晨就坐飞机去B市了,后天回来。老五,这是你朋友吗?”说着上上下下打量展昭。
展昭被他看得不自在,微笑着说:“卢夫人。”
白玉堂坐下来拿起筷子低声将严查散的计划告诉闵秀秀,过后又说:“大嫂,这件事我已经管了,除了哥哥和嫂子们,下人面前也慎言。”
闵秀秀白了他一眼说:“老五,你大嫂我什么没见过,这件事也用你提点?晚上我叫老二老三老四他们都来,你们也过来,咱们把这件是商量商量。老五,你可真是长大了,越来越不省事了。”
白玉堂嘿嘿一笑,低头吃饭。倒是展昭过意不去,歉疚地说:“对不起卢夫人,李元昊那里实在是插不进人去,否则我们不会这样麻烦你们的。”
闵秀秀一摆手说:“这有什么,我早就看那个李元昊不顺眼了,怎么看都不像做正经生意的,人还傲得很,不知道在得意什么。而且小展你这么可爱,我也很高兴帮你的忙。”
白玉堂一口没咽好猛咳起来,抓起放在一边的餐巾擦了擦嘴说:“可……爱……大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展昭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过了一会才说:“卢夫人,我……”
闵秀秀抿嘴一笑说:“什么卢夫人,叫大嫂就行了,别这么见外。小展,老五可是个阎王脾气,这段时间恐怕要委屈你了。”
展昭一边尴尬一边赞叹闵秀秀的先见之明,点了点头说:“卢……大嫂放心,我会让着白……玉堂的。”
白玉堂好容易顺过一口气来,一听这话又差点背过气去:“大嫂,你怎么胳膊肘净往外拐啊?我怎么就阎王脾气了?”
闵秀秀哼了一声说:“你不是吗?现在家里除了我谁还能制得住你?”
白玉堂认输:“算了算了。对了大嫂,你刚才说被大哥禁厨是怎么回事?”
闵秀秀低下头说:“不但禁厨,而且禁药。”
白玉堂更惊讶:“为什么?”
闵秀秀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才说:“因为……你要有小侄子了。”
白玉堂有点反应不过来,展昭在旁边说:“恭喜大嫂了。”眉头却微微皱起,这样,又连累了一个更脆弱的生命。李元昊,不找到你的狐狸尾巴,我也对不起这么多无辜的人。
白玉堂也反应过来,赶紧道喜:“恭喜大嫂。有这种喜事大哥还出差?”
闵秀秀瞪了白玉堂一眼说:“你大哥去做生意,难道因为这个就把陷空的生意扔在一边?老五,你以为谁都像你没轻没重???
 
不是冤家不聚头,好可爱的昭昭!!!
心~~~~~~~~~~~~
 
呵呵
猫儿,小白有洁癖,
都让你进屋
你就没点别的什么感觉吗
 
现在才是相遇阶段,什么时候相知相爱啊!
看来又得等!
 
嘿嘿 
偶很心水现代文的??
 
猫猫入鼠窝啊!果然还是猫猫可爱啊,连大嫂都向着他哦!小白可吃醋啊!
 
好可爱的猫啊,等下文~~~~
 
好看啊。继续加油吧·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吃完饭,闵秀秀向白玉堂一笑说:“你是准备在我这里待一下午等你哥哥他们呢,还是回你那晚上再过来?”
白玉堂站起身来说:“我先和猫儿回去了,让他熟悉熟悉陷空和白氏的业务。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再过来。”
闵秀秀点点头说:“这才是正经事。我去找你哥哥嫂子们说这件事。晚上吗,老五你就呆在你那吧,你那没下人,我和你哥哥嫂子们都过去……吃饭!”
白玉堂脸色一下就变了:“大嫂?”
闵秀秀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说:“怎么,我现在可是有资本的,反正你大哥已经把我禁厨了,你不会让我没晚饭吃吧?”
白玉堂咬牙切齿的看着展昭说:“是谁说我大嫂温柔的?”
展昭从见闵秀秀以来就一直在错愕,愣了一会才说:“公孙副局的情报真的很有问题。原来大嫂是这样的‘女中豪杰’。”
闵秀秀笑眯眯地说:“我就当你是夸我了。老五,小展,你们先回去吧,晚上洗手作羹汤犒劳我的传信之功吧。”
白玉堂简直一刻都不想多呆,拉了展昭就走。展昭忙回头向闵秀秀说:“大嫂再见。”
闵秀秀点点头又向白玉堂说:“老五,不跟我道别吗?”
白玉堂头也不回:“反正晚上又会见,如果大嫂你现在说晚上不去我那里吃饭,我会跟你依依惜别的。”话说完人已经出了门。
展昭一边走一边笑,白玉堂一开始不理他,最后终于忍不住的说:“展昭你笑什么笑?”
展昭睁大眼睛说:“我听月华说你的厨艺很好,今天晚上就有幸能尝到,所以我高兴啊。”
一看就知道说的不是真话,眼睛里全是掩不住的笑意。白玉堂想了想,突然笑眯眯的凑近展昭说:“猫儿,你听清楚我大嫂的话了吗?她说的可是你们两个人洗手作羹汤,所以你……”见展昭作势要说话,急忙又说:“我听严查散说你自己住,别告诉我你不会做饭每天吃食堂。既然你会,就要帮我,否则让大嫂抓住把柄,你就不是偷懒的问题了。”
展昭想了想闵秀秀的“温柔”,无奈放弃挣扎:“算了,我晚上会帮你的。”
白玉堂笑得仿佛偷到了油的老鼠,暗暗庆幸这个临时抓来的壮丁老实好骗。
一下午的时间展昭和白玉堂都花在看资料上,确切的说是展昭在看白玉堂给他的资料,白玉堂躺在沙发上一边看展昭一边打盹,还时不时的解答展昭的疑问。展昭是个很踏实的人,学起东西来也很踏实,同时展昭是个很聪明的人,这点让白玉堂很满意,他喜欢聪明的人,而且也不讨厌踏实的人。总之这个下午过的还是很愉快,也很快,呃,很快?白玉堂望了一眼天色,再看一眼表,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沉着脸拽走展昭面前的资料。
展昭诧异的抬头问:“怎么了?”
白玉堂指指表说:“你看几点了?”
展昭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表,已经快六点了,他以前在警局的时候经常研究案件到八九点,现在才六点而已。不过,好像,有什么事来着?反应了一瞬,看着白玉堂越来越黑的脸色,猛然醒悟:“啊,大嫂的晚饭!”
白玉堂瞪了他一眼说:“错了,是全家的晚饭!”
展昭急忙从椅子上坐起来问:“你这里有菜吗?”
白玉堂不答话,径直走到厨房,展昭急忙跟了出来,然后两个人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相对苦笑。现在再让仆人去买菜已经来不及了,白玉堂拿起车钥匙向展昭说:“走吧。”
展昭想起上午来时看见离这片小区不远的一个超市,点点头跟着白玉堂出门。
时间很紧,展昭也不和白玉堂抢,由着白玉堂把车飞了出去。两个人速战速决在超市买好菜回家。白玉堂大致把锅碗瓢盆的位置告诉展昭,两个人开始忙乱。等到七点半白玉堂家的门铃响起,展昭狼狈的跑出去开门的时候,白玉堂手里最后一道汤也收了尾。
白玉堂的手艺真的很好,一家人聚在一起感觉也很好,展昭很享受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展昭的身份闵秀秀已经说明白了,看着这一家人欢迎的目光,展昭真的很感动,一家人,热闹亲密的坐在一起吃饭,他喜欢这种感觉,尽管明知道自己是客人,还是将自己融入到这种亲密的气氛中去了。
 
吃过饭,几个人坐在客厅商量正事。展昭将颜查散的想法告诉几人,歉意的又说:“其实这是警局的事,但是颜队真的没办法把人安插到李元昊身边去,所以只能连累诸位了。不过诸位放心,警局会尽全力保证你们的安全的。”
徐庆不满道:“展小猫,你是看不起我们兄弟吗?我们兄弟什么时候怕过事?”
展小猫?展昭满头黑线。一定是听见白玉堂叫自己猫儿才衍生出来的外号。不过这个三哥性子直爽,展昭也很喜欢,不去计较自己的新外号,展昭笑笑说:“我怎么可能看不起大家,只是提醒大家注意而已。”
蒋平刚才一直没说话,现在才说:“展小猫,现在陷空跟李元昊确实有生意,可是是正经生意,跟军火挂不上钩。你想查军火的事光有这条线不行。”
又是展小猫?展昭有点后悔刚才没纠正徐庆,但还是认认真真的回答:“我知道,所以到时候玉堂会跟李元昊提出合作军火生意的事。”
蒋平有点奇怪:“跟李元昊合作军火生意?李元昊不可能不疑心!”
白玉堂在一旁懒懒地说:“我会跟他说我现在想摆脱陷空跟白氏单飞,不能让你们知道,我自己资金又不够,所以急需要钱。”
蒋平不说话,皱着眉沉思,半天才说:“也是个办法。”
韩彰在一旁说:“老五,跟李元昊做这种生意很危险,你有没有新式枪?”
白玉堂瞪了他一眼说:“二哥,我跟你干的又不是一行,怎么可能会每天有心情去琢磨枪?照顾生意都来不及!”
韩彰想了想说:“那好,正好我正在改进一种枪,等成了我给你拿几把过来。警局的枪根本没用!”
展昭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怎么这老鼠的家人都跟他一样,说话永远不懂给别人留几分情面?有钱人的通病,展昭给自己总结了一句。
又商量了一会,白玉堂看看表开始撵人:“我说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你们都要在我这住吗?”
闵秀秀第一个站起来说:“我才不住你这。我走了。”
展昭急忙站起来说:“大嫂,外面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闵秀秀看了展昭一眼笑着说:“不用,展小猫,这离我那里近的很,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不用对所有人都这么好,尤其不用对白老五好,省的他尾巴翘上天去。行了,我回去了。”
蒋平第二个站起来,拉着妻子黎清走到门边忽然回头说:“老五,你准备让展昭住哪?”
白玉堂随口说:“当然是住我这里。”
一屋子人都有点发愣,展昭很意外,他是来白玉堂这里卧底的,不住这里还能住在哪?回自己家等着李元昊查出破绽来吗?但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蒋平也很意外,白玉堂的洁癖大家都心知肚明,从来没见过他留哪个陌生人在家住,怎么展昭就特殊?
白玉堂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展昭温和的笑着送走闵秀秀,那个笑容干净明澈,温文有礼,灯光洒在他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看的白玉堂有点恍惚,隐隐约约听见蒋平问他,便将心里最想说的一句话说了出来,然后看着大家奇怪的表情忽然回神,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急急补充说:“我看这只猫也挺干净的,勉为其难让他住在我这里。”看着几个人没有走的意思又说:“怎么,你们都想住?”
蒋平回头看了展昭一眼,不说话带着黎清走了出去。剩下的四个人也都回过神回家,房子里只剩下展昭白玉堂两人。展昭看了看几个人的背影奇怪的说:“有什么不对吗?我住在这里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白玉堂摆了摆手说:“添什么麻烦?我只是不常留朋友在家过夜,他们觉得你留下来奇怪而已。”
展昭总觉得他这个解释给的奇怪,可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只好说:“没有麻烦你就好。”
白玉堂带着展昭上了二楼,指着自己房间旁边的一间向展昭说:“你就住这间吧。屋子里有浴室,洗了澡早点睡吧。”
展昭微笑点点头说:“你也早点去睡吧。说着进了自己的房间,看见小小的行李箱已经在屋子里,又探出头来向白玉堂说:“谢谢你。”
白玉堂向他一笑,转过身来回自己的房间,心里却很意外:今天这是怎么了,见了这个展昭就标准全失,容忍他迟到,容忍他跟自己吵闹,容忍他开自己的车,容忍他动自己家的东西,甚至容忍他住在自己家!最奇怪的是自己好像……很高兴?真是中邪了,白玉堂自嘲的笑笑,恐怕是因为自己很久没有交到这么纯粹的朋友了吧,没有利益竞争,没有勾心斗角,真的很纯粹。白玉堂笑了笑,还真是没法拒绝这样的友情呢??
 
小白有些心动哦!要不然他会让猫猫住他家么?
 
呵呵呵,两只同居鸟~~
 
后面勒~~~某人坚信火花会越擦越大滴
 
呵呵,小白的心事
偶上次就看出来了~~~~~~
 
感谢大人的速度啊,希望表虎头蛇尾的越写越慢就好~~~~偶的一点点私心,大人可以完全无视??
 
白玉堂向他一笑,转过身来回自己的房间,心里却很意外:今天这是怎么了,见了这个展昭就标准全失,容忍他迟到,容忍他跟自己吵闹,容忍他开自己的车,容忍他动自己家的东西,甚至容忍他住在自己家!最奇怪的是自己好像……很高兴?真是中邪了,白玉堂自嘲的笑笑,恐怕是因为自己很久没有交到这么纯粹的朋友了吧,没有利益竞争,没有勾心斗角,真的很纯粹。白玉堂笑了笑,还真是没法拒绝这样的友情呢。 
 作者: 曋渊 2008-4-27 16:46   回复此发言 
白少是爱情啦爱情,已经动心了??
 
第七章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展昭也已经将白氏和陷空的生意熟悉的差不多了。这天下午,白玉堂喊着热便要跑到自家泳池游泳,留展昭一人在楼上办公室看资料。顺手把手机扔给展昭笑着说:“猫儿,给我接着电话。”
展昭和白玉堂已经相处半个月,每天吃住都在一起,已经熟稔了很多,听他说完头都不抬:“去吧,我知道。”
白玉堂凑近展昭笑:“猫儿,你越来越像我的秘书了。要不然你把警察辞了给我当秘书吧。”
展昭依然没抬头:“好啊,那你养我一辈子,好吃好喝,给我娶妻,给我房子、车子,怎么样?”
白玉堂竟然笑得更加开怀:“好啊,你可别反悔!你放心,我肯定遵守诺言养你一辈子。”
展昭终于抬头:“白总,你说够了吗?如果你不是很热不妨留下来继续给我指点迷津。”
白玉堂走到门边说:“我倒是更希望你能陪我来游泳。”
看着他走出去,展昭笑了笑,这个人,其实是很孩子气的一个人,为什么别人都把他说得那么可怕?这半个月,虽然每天要不停地看白氏和陷空的资料,背许多根本不熟悉的东西,简直比在警局还累,但有这么一个朋友在一边笑笑闹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白玉堂回到房间拿了泳裤,嘴角还带着掩不住的笑意。这段时间每天不但要处理公司的事,还要给展昭这个外行解答疑问,比以前累了许多,但是每天看到展昭的笑脸甚至是收到他的白眼都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开心。换好泳裤,一头扎进水里,还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只可惜展昭太认真,不肯放弃一下午的时间陪他来玩,有一点点遗憾,但是,但是他不是就在楼上吗,想他的时候就叫他好了。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为什么,我为什么会想他?没来得及想清楚,就听见展昭在楼上叫他:“玉堂,电话。”
目送他离开,展昭收回心绪,继续看自己的资料,白玉堂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展昭急忙接起,听见一个略显冷漠的声音响起:“白总吗?我是李元昊。”
一句话仿佛炸雷一般,展昭吃了一惊,终于来了,平静了一下有些激动的心情,尽量平和地说:“你好李总,白总现在在下面,请您稍等,我叫他上来。”
李元昊迟疑了一下说:“你是……你不是陈?”
陈是白玉堂以前秘书的姓,展昭笑了笑说:“李总,我是白总的新秘书,姓展。请您稍等,我叫白总上来。”说着走到窗边故意大声向白玉堂喊:“玉堂,电话。”这一声玉堂李元昊一定听得到,那他一定会注意到自己。展昭想着,看见白玉堂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上来,把电话递过去说:“是李总。”
白玉堂脸色也是一变,接过电话来说:“李总?”
李元昊说:“白总,我已经从Y国回来了,咱们的合同可以接着签了。前一段时间Y国这边我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所以一定要赶快来处理,怠慢了白总,我在这里赔罪了。”
白玉堂冷冷的笑着,声音却很热情:“李总哪里话,都是兄弟何来怠慢之说?李总那边的事处理的如何了?”
李元昊笑着说:“多谢白总惦记,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想着和白总的生意就赶回来,把剩下的事交给手下去做了。”
白玉堂笑得更冷:“李总这样让我怎么好意思?”
李元昊接着说:“这样吧白总,晚上我请客赔罪。听说白总换了新秘书,晚上白总和展秘书一定要赏脸啊。”
白玉堂想了想说:“既然李总盛情相邀,我却之不恭了。”
李元昊笑道:“那好,晚上八点A酒店我等着白总和展秘书。”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说:“嗯,晚上见。”
听着李元昊说完“再见”挂了电话,白玉堂面色更冷,向展昭说:“他约我们晚上去赴宴。”
展昭问:“我们?”
白玉堂说:“你和我。李元昊第一声就听出你不是陈了吧?”
展昭点点头说:“好厉害。看来他真的把身边的每个人都调查的很彻底。晚上让我也去无非就是想查我的底而已。”
白玉堂说:“没错。所以今天晚上的主角是你,你要小心应对。”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0]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不得天明(继续渊的黑暗主题)
意外 (保证速度,一定不坑)
【原创】迷 · 香
【古代】【战场】我保证两辈子鼠猫都在一起
【原创短篇】你走后的二十一天
【聊天楼】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鼠猫
【原创】猫猫成仙记 ——恶搞,架空,不定期
【9457】9457里映像深刻
【贺文】晨雾
【水】我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5-22 23:57:32  更:2020-05-23 00:02:07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