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明朝做宫女》顾楚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女青年,却 -> 正文阅读

[穿越小说]《穿越明朝做宫女》顾楚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女青年,却[第1页]

作者:魏屏住呼吸想晨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原创】《穿越明朝做宫女》
顾楚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女青年,却不知为何穿越到了明朝变成了一个宫女,认识了被贵妃迫害的小皇子朱祐樘,心地善良的她与小皇子一路相互扶持,彼此暗生情愫。
 
第一章 穿越
“姑娘,您终于醒了。”
顾楚睁开眼,环顾四周是无边的黑暗,阴暗潮湿的环境让顾楚浑身的疼痛加重了几分,她感觉自己躺在一堆茅草中,旁边那个叫着自己的小女孩约十来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她记得自己加班到夜里一点钟,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躺在了床上进入梦香,这里是哪里,这女孩的穿搭也不想是二十一世纪的搭配啊,还有这阴暗的环境和浑身的疼痛,若不是真的疼痛不堪,顾楚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这具身体的主人也仍是个小孩子,是谁对一个小孩子下这么中的手啊。
“姑娘,这里是牢房,我是春雨。老爷被人陷害,已经处死了,府里所有的人都被收监入狱。”小女孩越说越激动。“我还不想死。”
“春雨,你放心…”顾楚想要说些安慰她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今这个状况,不过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罢了。为什么以前看小说,人家女主角都穿越到了小姐,公主的身上,自己好容易赶回时髦,居然悲剧的穿越到了和囚犯身上。
“现下是什么时间?我又是谁?”想不了那么多了,如今的首要问题是搞清楚自己到底穿越到了哪里。
“姑娘,您怎么了?”春雨一脸惊诧的看着顾楚。
“我现在浑身刺痛,思绪很混乱,完全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姑娘,您是户部尚书顾清大人的女儿顾楚,现下是成化十一年五月。”
成化十一年,顾楚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朝代,不过好在名字还是她原本的名字。
“如今的皇帝是哪个?”顾楚毫不避讳的问道。
“姑娘,这春雨可不敢说。”
“你悄悄说,没人听得见。”顾楚示意她到自己耳边说。
春雨左顾右盼,她可不敢直呼皇帝陛下的名号。
“如今皇帝陛下姓什么总可以说吧。”顾楚无奈的问道,这古代的人是打心里害怕那决策人生死的皇帝陛下啊。
“朱。”
朱,明朝,顾楚对于明朝的了解仅限于明太祖朱元璋。
“我怎么会受伤?”
“被抓进牢房那天来了好多人,行径十分野蛮,您年纪又小,自然是受不住他们那般折腾。”说着春雨又红了眼眶,那天,自己的父母都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虽说他们一家都是顾府的下人,但是顾老爷对下人是出了名的宽厚仁慈,所以那天有不少人因为护着顾老爷被残忍杀害,春雨的父母便是其中之一。
“春雨,你放心,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有事情。”这可能是她想到的唯一可以安慰她的话。
“姑娘,有您这句话,春雨便是刀山火海也会护您周全。”
这傻姑娘,她一句轻飘飘的安慰换来的竟是她如此掏心掏肺的承诺。顾楚不知道的是那个年代,作为下人,从来都不会得到主人此般庇佑,即便宽仁如顾老爷也从未如此过。
顾楚忍着浑身的疼痛擦了擦春雨脸上的泪水,春雨受宠若惊的避开了。
“姑娘,我身份低微,别让眼泪弄脏了您的手。”
“如今还有什么身份高低,我们都是别人的阶下囚,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了,你应该大我几岁,我以后叫你姐姐吧。”春雨是她来到这里以后唯一认识的人,“以后我们就是亲人了。”
“春雨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就把我当妹妹。”
春雨诺诺低着头。
“算了以后再慢慢和你说吧。”顾楚无奈摇摇头。
牢房外嘈杂不堪,春雨立刻警惕起来。
为首的是宫里万贵妃的内侍总管来福。
旁边的狱卒点头哈腰的走在边上。
“来总管,这就是顾家的那些亲眷们。”
“嗯。”来福轻瞥一眼,“宫里的万贵妃娘娘向陛下求情,这才饶了你们的死罪,不过死罪难免活罪难逃,你们这些人都要入宫为奴为婢。”
这耀武扬威的表情,真想赐他一丈红,顾楚心想。
来福指了指自己这边,“这两个小姑娘看起来机灵的紧,我便带回去伺候贵妃娘娘,其他的按照宫里的规矩来吧。”
“好的,好的。公公,这是小的一点心意,您笑纳,还望您在贵妃娘娘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第二章 初遇
来福带着两个小姑娘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回御前复旨。虽说有的时候皇帝说过不用带选的宫人来见他,但来福向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皇帝陛下面前表现的机会,虽然他现在的地位已经不算低,但还是希望能够更上一层楼。
“陛下万安,臣来复旨了。”
“人可是选好了?”朱见深头也不抬的问道。
“是,就是这两个小姑娘。”来福谄媚的看着朱见深,遂又回头对顾楚和春雨说道,“快抬起头来让陛下看看。”
春雨心里畏惧不敢抬头,顾楚却与她不同,从来只在电视剧中见过皇帝,如今见到真的皇帝,当然要抬起头好好观赏观赏。
看到朱见深后,顾雨不免有些失望,电视剧中的皇帝总是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与贵气,可是眼前这个皇帝除了长相好看点,其他的完全不一样,果然电视剧骗人啊。
朱见深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姑娘,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赤裸裸的看着他,而且眼中竟然还有一丝很难觉察到的鄙夷。
“大胆,你怎敢如此盯着陛下看?”来福三魂丢了两魂半,对着顾楚喊到,接着便是跪在地上请罪。
“无妨,你一个大老爷们胆子居然比这个小姑娘还不如。”朱见深摆摆手说道。
来福心里不近郁闷道,我算哪门子大老爷们。嘴里却连连说“是臣胆小,让陛下笑话了。”
朱见深不理他,问眼前的小姑娘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的话,小女名叫顾楚。”
“顾楚,便是那个老顽固顾清的女儿?”
“回陛下的话,是的。”
“你可知你为何会入宫?”
“听说家父犯了国法已被处决,但是陛下宽厚,免了我们一家其他老小的罪责,但碍于国法不可直接免除刑罚,故而便没入宫中为奴为婢以此抵罪。”顾楚虽然并没有见过父亲,但想到为官清廉的他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心里委实难过。不自觉的眼角渗出几滴泪水来。
“是个通透孝顺的好孩子,小小年纪却能明白其中缘由,来,过来。”朱见深招手让顾楚走到自己身边。
顾楚倒也不扭捏,朝着朱见深走去。
“你的父亲被朕处以绞刑,你可恨朕。”
恨,或许真正的顾楚会恨你,而我,一个局外人,没有恨,只有无奈罢了,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个昏庸的皇帝罢了。但她却不能这么说,甚至不能在表情中有一丝丝的鄙夷。
她摇摇头。
“好孩子,好好伺候万贵妃,以后你必定会衣食无忧的。”
顾楚点点头,也不知这万贵妃如何倾国倾城,竟让眼前这皇帝爱到可以因为她的一句话赦免所有人的死罪。
“去吧。”朱见深挥挥手,来福便带着顾楚和春雨向外走去。
“见到娘娘千万不要在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听到了吗?”这可能是来福仅存的善良。但他也有私心,这小姑娘日后必不是池中之物,若有朝一日她能飞上枝头,希望她不会忘记今日他善意的提醒。
顾楚点点头。
“娘娘万安,臣回来了,您看这两个小姑娘如何?”
“抬起头来,本宫看看。”
顾楚想到了来福的提醒,只略略抬起一点,春雨依然如前面一般。
“眉清目秀的,看着倒是很聪明,就他们两个吧,你带回去调教调教,过几天再送过来。”万贵妃懒懒的说道。
“是。”
来福带着两人退出。
这些天没再见过万贵妃和皇帝,除了学习宫中的礼仪、规矩,其他时间她都和春雨待在房间里。真不知道这古代的人每天都是怎么过的,没有手机,没有wifi,不能上网,真真是要把人闷死。
趁着刚结束一天的课程,顾楚实在待不住了,一个人跑了出来,原本她打算和春雨一起出来转转的,可是春雨死活不肯出来。于是她便一个人溜了出来,到了御花园。
池塘边坐着一个小男孩,嘴里似是在默默唠叨着什么。
“喂,小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楚走近他,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泪水,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男孩慌忙的擦去脸上的泪,抬起头看她。
“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男孩摇摇头。
“你不用怕,我不是坏人,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虽然我也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是自己憋在心里会生病的。”
男孩刚刚绷住的泪水又决堤而出。
“娘说她会来看我,可是我已经到父皇这里很久了,她却一次都没来过。”
男孩满脸委屈,似是在诉苦。
“父皇,你的父亲是陛下?”顾楚惊呼道。那他就是那个在冷宫里待了五年的小皇子朱祐樘,他的母亲就是那个帮皇帝管理私库的宫女。初来乍到,她的首要任务自然是要搞清楚这后宫中盘根错节的关系链。万贵妃,一个宠冠六宫内心却极其阴暗的女人,而这位小主子的娘亲,也算是个人物,竟能在这后宫将一个孩子藏了五年都不曾被发现。
男孩也一脸不可置信的点点头。
“几天前,娘对我说,一会有人会来接我去见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
“殿下,别难过,兴许娘娘她被什么事情耽搁了,过几天就来会看你的。”
听到这句话,男孩眼中多了一丝光芒万丈。
“真的吗?姐姐。”
“殿下可万万不可如此称呼奴婢,被别人听到奴婢会被杀头的。”
男孩不理解的看着她。
“没关系,殿下不明白也无碍,以后直接叫奴婢名字就好,奴婢姓顾,单名一个楚字。不过皇宫如此大,或许以后我们也不会见到了。”
“嗯。”男孩点点头。“谢谢你。”
 
第二章 初遇
来福带着两个小姑娘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回御前复旨。虽说有的时候皇帝说过不用带选的宫人来见他,但来福向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皇帝陛下面前表现的机会,虽然他现在的地位已经不算低,但还是希望能够更上一层楼。
“陛下万安,臣来复旨了。”
“人可是选好了?”朱见深头也不抬的问道。
“是,就是这两个小姑娘。”来福谄媚的看着朱见深,遂又回头对顾楚和春雨说道,“快抬起头来让陛下看看。”
春雨心里畏惧不敢抬头,顾楚却与她不同,从来只在电视剧中见过皇帝,如今见到真的皇帝,当然要抬起头好好观赏观赏。
看到朱见深后,顾雨不免有些失望,电视剧中的皇帝总是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与贵气,可是眼前这个皇帝除了长相好看点,其他的完全不一样,果然电视剧骗人啊。
朱见深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姑娘,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赤裸裸的看着他,而且眼中竟然还有一丝很难觉察到的鄙夷。
“大胆,你怎敢如此盯着陛下看?”来福三魂丢了两魂半,对着顾楚喊到,接着便是跪在地上请罪。
“无妨,你一个大老爷们胆子居然比这个小姑娘还不如。”朱见深摆摆手说道。
来福心里不近郁闷道,我算哪门子大老爷们。嘴里却连连说“是臣胆小,让陛下笑话了。”
朱见深不理他,问眼前的小姑娘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的话,小女名叫顾楚。”
“顾楚,便是那个老顽固顾清的女儿?”
“回陛下的话,是的。”
“你可知你为何会入宫?”
“听说家父犯了国法已被处决,但是陛下宽厚,免了我们一家其他老小的罪责,但碍于国法不可直接免除刑罚,故而便没入宫中为奴为婢以此抵罪。”顾楚虽然并没有见过父亲,但想到为官清廉的他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心里委实难过。不自觉的眼角渗出几滴泪水来。
“是个通透孝顺的好孩子,小小年纪却能明白其中缘由,来,过来。”朱见深招手让顾楚走到自己身边。
顾楚倒也不扭捏,朝着朱见深走去。
“你的父亲被朕处以绞刑,你可恨朕。”
恨,或许真正的顾楚会恨你,而我,一个局外人,没有恨,只有无奈罢了,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个昏庸的皇帝罢了。但她却不能这么说,甚至不能在表情中有一丝丝的鄙夷。
她摇摇头。
“好孩子,好好伺候万贵妃,以后你必定会衣食无忧的。”
顾楚点点头,也不知这万贵妃如何倾国倾城,竟让眼前这皇帝爱到可以因为她的一句话赦免所有人的死罪。
“去吧。”朱见深挥挥手,来福便带着顾楚和春雨向外走去。
“见到娘娘千万不要在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听到了吗?”这可能是来福仅存的善良。但他也有私心,这小姑娘日后必不是池中之物,若有朝一日她能飞上枝头,希望她不会忘记今日他善意的提醒。
顾楚点点头。
“娘娘万安,臣回来了,您看这两个小姑娘如何?”
“抬起头来,本宫看看。”
顾楚想到了来福的提醒,只略略抬起一点,春雨依然如前面一般。
“眉清目秀的,看着倒是很聪明,就他们两个吧,你带回去调教调教,过几天再送过来。”万贵妃懒懒的说道。
“是。”
来福带着两人退出。
这些天没再见过万贵妃和皇帝,除了学习宫中的礼仪、规矩,其他时间她都和春雨待在房间里。真不知道这古代的人每天都是怎么过的,没有手机,没有wifi,不能上网,真真是要把人闷死。
趁着刚结束一天的课程,顾楚实在待不住了,一个人跑了出来,原本她打算和春雨一起出来转转的,可是春雨死活不肯出来。于是她便一个人溜了出来,到了御花园。
池塘边坐着一个小男孩,嘴里似是在默默唠叨着什么。
“喂,小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楚走近他,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泪水,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男孩慌忙的擦去脸上的泪,抬起头看她。
“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男孩摇摇头。
“你不用怕,我不是坏人,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虽然我也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是自己憋在心里会生病的。”
男孩刚刚绷住的泪水又决堤而出。
“娘说她会来看我,可是我已经到父皇这里很久了,她却一次都没来过。”
男孩满脸委屈,似是在诉苦。
“父皇,你的父亲是陛下?”顾楚惊呼道。那他就是那个在冷宫里待了五年的小皇子朱祐樘,他的母亲就是那个帮皇帝管理私库的宫女。初来乍到,她的首要任务自然是要搞清楚这后宫中盘根错节的关系链。万贵妃,一个宠冠六宫内心却极其阴暗的女人,而这位小主子的娘亲,也算是个人物,竟能在这后宫将一个孩子藏了五年都不曾被发现。
男孩也一脸不可置信的点点头。
“几天前,娘对我说,一会有人会来接我去见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
“殿下,别难过,兴许娘娘她被什么事情耽搁了,过几天就来会看你的。”
听到这句话,男孩眼中多了一丝光芒万丈。
“真的吗?姐姐。”
“殿下可万万不可如此称呼奴婢,被别人听到奴婢会被杀头的。”
男孩不理解的看着她。
“没关系,殿下不明白也无碍,以后直接叫奴婢名字就好,奴婢姓顾,单名一个楚字。不过皇宫如此大,或许以后我们也不会见到了。”
“嗯。”男孩点点头。“谢谢你。”
 
第三章 我怕有毒
经过几天的调教,顾楚总算是出师了。春雨本就是顾府的下人,故而老早就被安排去做洒扫的活了。而顾楚从前就没有做过这些伺候人的事情,学起来自然慢了些,不过来福也不急,对她的期待也不像春雨一般。
“今后,你就到娘娘身边贴身伺候着。”
顾楚没想到第一次伺候人就是这么个难伺候的主,这位贵妃娘娘,年纪比朱见深大十多岁,却深得朱见深的宠爱,听说前些年有过一个小皇子却不幸夭折了,虽然再也不能孕育皇子,却盛宠不衰。顾楚很是怀疑,皇帝正是血气方刚之时,为何偏宠一个大他十多岁的老女人,莫非他有恋母情结。不过万贵妃这样一个人,若说只靠皇帝的宠爱才有如今的局面,那就太天真了,皇帝的宠爱是一方面,狠辣的手段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所以她以后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否则随时可能身首异处。
“顾楚,你也照顾本宫有几天了,对我应该是了解的,有功之人我定不会亏待,但叛我之人,我则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娘娘有什么吩咐只管交代,顾楚能办到的一定尽力为娘娘办。”
“本宫就喜欢你这种聪明人,不过我也不为难你,你午膳时趁人不注意将这包药放进汤里就好,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出了事情我定一力承担。”
顾楚点点头。心中暗自腹诽,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小可怜要遭殃了。她没有太强的是非观,也不想管后宫之中的勾心斗角,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便万事大吉,说不定哪天老天开眼又让她穿回去了呢。
然而真到了下药之时,她却完全做不到,她没有办法伤害一条无辜的生命,不管这个人是谁。她将药物藏了起来,拿着包过药的纸去复差。
顾楚朝着万贵妃点点头,并露出了包药的纸的一角,万贵妃也满意的点点头。顾楚退到一边的角落里若有所思。
“娘娘,殿下到了。”秋羽在门外禀报。
“快让樘儿进来。”万贵妃笑容可掬的说道。
“祐樘给万娘娘请安。”
朱祐樘走进殿内请安,眼神却落在殿内的某处角落,随后云淡风轻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顾楚看到来人心下有些慌张,她原以为万贵妃要对付的是某个嫔妃,却没想到竟是皇子。不过今日的朱祐樘看起来和那日不太一样,那日的他软软萌萌,带着点小委屈,像极了迷路的小狗,今日的他却似一只猎豹,时刻警惕,生怕周围有更凶猛的野兽出没。一月不见,他竟成长的如此迅速,果然皇宫是最能调教人的地方。
“本宫今日请你过来也是陛下亲自吩咐的,你是陛下唯一的皇子,本宫自然要好好照顾你。”万贵妃面带温柔,若不是顾楚知道她要做什么,定会觉得她此番言论是发自内心的。
“来,快尝尝,本宫这里的菜陛下都赞赏有加。”
“万娘娘,孩儿是吃过才来的。”朱祐樘应对自如。
万贵妃脸有些僵,随即又说道,“吃过了,那就喝点鱼汤,为了坐这道鱼汤,厨房可是一大早就开始忙活起来,首先细心的清洗,挑出鱼刺,腌制,接着小火慢熬两个时辰才出锅,味道非常美味。”
只见他的脸突然通红,过了半晌才说,“我…我怕有毒。”
顾楚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声,她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在吃饭或喝水,否则可能会喷出去。刚刚还说他成长迅速,没想到下一秒便破功了,这前面的话怕是有人教他说的吧。
万贵妃的脸变得铁青,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好,手里拿着汤勺去也不是回也不是。朱祐樘这么一说,她也不好再让他喝汤,午膳吃的心不在焉。
待朱祐樘离开,万贵妃才发脾气起来,凡是手能触及到的东西全部都被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边上,谁都不敢上去多说一句,生怕累及自己。
顾楚看了很是心疼,这么多宝贝,要是拿回现代,能卖不少钱呢。
“顾楚。”万贵妃突然厉声喝道。
“奴婢在。”顾楚不敢多想立刻跪下请罪。
“你是怎么办的事,为什么小皇子怕有毒,莫不是你放药的时候被什么人看到了?”
“娘娘,不会的,奴婢再三确认过周围没有人才放进去的,不可能被人看到。”
“那你说如今这个状况是为何?”
“娘娘,奴婢听说小皇子是从太后处过来的,想必是太后说了什么。”春雨毕恭毕敬的回道。
“本宫没有问你,谁让你开口讲话的,来人,掌嘴。”
“娘娘,请您开恩,这次是顾楚办事不利,春雨也是怕您责罚奴婢这才开口解释的。”
万贵妃并没有要饶恕的意思,眼见巴掌就要打在春雨的脸上,顾楚却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这是做什么?”
“今日一切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愿别人代我受过,娘娘要罚就罚奴婢吧。”说着又是狠狠地扇了几巴掌。
“好了,本宫累了,都滚出去吧。”
于是所有人如蒙大赦都退了出去。
“姑娘,您刚刚太冲动了,巴掌打在奴婢脸上总比打在您的脸上要好,奴婢本就是下人。”
“春雨,你不要说了,什么奴婢姑娘的,现在我们都是下人,你是我的姐姐,我自然是不会看着你为我受罚的,你以后要时刻谨记,现在没有奴婢和姑娘,你我是平等的。”
春雨点点头。
 
第四章 册封太子
“你怎的在万贵妃那里当值?”
顾楚刚下值,在回房间的路上,冷不丁冒出一句话,着实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又突然笑出了声音。
“你笑什么?”朱祐樘像是从鼻子里喊出来的话。
顾楚一副“你难道不清楚吗?”的表情,让朱祐樘有点恼怒。
顾楚见他不说话,遂学着他中午的口气开口说道,“我…我怕有毒。”学完还笑出了声。
“你…”朱祐樘气结。
“好了,我见你刚刚进来时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还以为你成长了不少,结果…”
“好了,不要再说了。”朱祐樘转过头假装生气以掩饰尴尬,“奴婢有罪,请殿下责罚。”顾楚摸不准朱祐樘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只好先认罚。
 
“好端端的领什么罚?我问你为什么在万贵妃那里当值?”
“在哪里当值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可以自己挑选吗?”顾楚无奈。
“你这脸是怎么了?怎么肿得像猪头似的?”朱祐樘刚刚就觉得她的脸不对劲,借着手里的灯火看的越发清晰了。
“殿下,有您这样损人的吗?”顾楚无奈的撇了朱祐樘一眼。
见朱祐樘探究的眼神,也不说话,她只好解释说,“还不是因为殿下您,贵妃娘娘发了好大一通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原是我对不住你们了。”
“殿下别这样说,您是主子,我们是奴婢,尊卑有别。”顾楚最讨厌春雨和她这么说,可是如今,她也不得不违心的说出自己最讨厌的话来。
 
“那要不要我与皇祖母说,把你调到她那里去?”朱祐樘问道。
“谢殿下抬爱,若是在这皇宫里自己活不下去,调去哪里都于事无补。殿下,此时您应该韬光养晦,不要轻易与任何人为敌。”顾楚多说了几句,也是为了朱祐樘好,此时树敌太多,一定会腹背受敌。
“你这姑娘还挺有意思的,看起来不比我大多少,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比我大至少二十岁。”朱祐樘取笑道。
可不是大你二十多岁吗?我在现代的年纪都26了,你一小屁孩还要在我面前装老成。
“殿下说的是,或许是我突逢家变,所以才比别人老成一些吧。”顾楚说到。
“你家里的事我听父皇说过,想必你父亲的事情也是因我而起,对不住。”朱祐樘抱歉的说道。
 
“殿下不必自责,各人自有各人的命,而且我父亲的事情最直接的原因不是您,陛下早就看我父亲不顺眼了,您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你放心,将来我强大了,必会为你家里人平反的。他自己都觉得这番话有些大言不惭,可是为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他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毕竟如果不是因为他,她此时依然是父亲的心头肉,母亲的掌中宝。
“殿下快回吧,奴婢这也要回去歇着了。明日还要当值。”
“你回吧。”朱祐樘挥挥手,示意她离开。
自冷宫出来后,他切实感受到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第一感觉,这里竟比冷宫更加寒冷,父皇的冷漠,万贵妃的迫害,宫女太监的指指点点。在他绝望之际,她向一束光照亮了他黑暗的人生,温暖了他冻的早已麻木的心,她对他说“虽然我不能为你做什么,但你不说出来是会生病的。”这是一种久违的温暖,从冷宫出来后便失去的温暖。所有人都只期望他能够做好一个皇子该做的事情,却从来没有人问过他是不是受了委屈,是不是难过,只有她,所以他想用他的方式守护她,守护这份温暖。
 
顾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今日得罪了万贵妃,日后该如何伺候她呢。她刚刚应该答应朱祐樘调去太后那里的,太要强也害死人啊。她终归不能这样选择,春雨,她走了,春雨又该如何啊。
自那日后,顾楚再也没有见过朱祐樘,不过她却时时听到宫女们私下里议论,殿下最近又被陛下夸奖了,殿下最近长高了不少,殿下长的越发英俊了,虽然稍显稚嫩,却俨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呢。顾楚听着,心里甚是欢喜。
“听说陛下昨日与大臣们商量要封殿下为太子。”两个宫女一边走一边谈论道。
“听说一月后就是太子册封大典了。”
“想不到一个从小养在冷宫里的小皇子如今却如此风光无限。”
“你们两个真是包天的胆子,竟然敢私下议论殿下。”顾楚听到心里窝火斥责道。
 
“你不要以为你是万贵妃身边的红人就能如此放肆,你一个女史,也敢教训我们。”其中一宫女斥责。
“她不能教训你们,那我呢?”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殿下,奴婢知罪。”两个宫女立刻跪下请罪。
“知罪,你何罪之有?”
“奴婢不该私下里嚼舌根。”
“趁我没改变主意前滚得远远的。”
“殿下万安。”
等那两个宫女消失的无影无踪时顾楚拱手行礼。
“免礼。”
“恭喜殿下,一月后便可册封太子。”
“你是来取笑我的?”
“我这是诚心为您开心,不过您日后的日子怕是要更难过了。”
 
“刚刚那两个宫女还在议论我的出身,在别人看来我的太子名不正言不顺吧。”朱祐樘自嘲道,语气低落。
“殿下何必听他们嚼舌根,您是陛下唯一的皇子,是太子的唯一人选。”
“若不是唯一,也许我会在冷宫里待一辈子。”
“殿下刚刚的威仪去哪里了,怎的总说这些丧气话。”
“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觉得我是我,不用假装坚强,不必考虑会不会失仪。”
顾楚心疼的抚了抚他的脑袋,不论伪装的如何坚强,可他始终还是个小孩子。
忽而她收回抚在他脑袋上的手,“奴婢僭越了,请殿下责罚。”
“姐姐,你真的很像娘。”朱祐樘眼眶中满含泪水。
 
“距太子册封已经六年了,你们一个个**到现在都想不出任何办法对付太子,本宫要你们何用。”
“娘娘,来日方长,何必急于这一时,想想上一任太子。”来福说道,“娘娘保重玉体,我们从长计议。”
“还从长计议,朱佑极被封太子的第二年就…朱佑樘,这都六年了。”万贵妃怒吼道。
顾楚尽量站在边上当背景板,这些年,她活的小心翼翼,当年本想着去看看太子册封大典,但以这位娘娘的心胸,若是去了,怕是早就在乱葬岗里待着了。
“本宫倒是要看看他能得意几时。”万贵妃目光狠戾,仿佛她所说之人与她有杀父之仇一般。
“还有那个废后,若不是她一直收养这个**,本宫何至于如此耗费心力。来福,谋杀纪淑妃时的东西可还有存余。”
 
“娘娘。”来福说道,“那废后本已是冷宫之人,死了便一了百了,岂不是太便宜她。”
“既是这样,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可怜红颜总薄命,最是无情帝王家。
皇家多无情,进了冷宫的女人,这辈子只能待在这逼仄狭小的宫殿里,永远不会被人记起,生老病死且看天命。冷宫里最不缺的便是冤魂,无论之前如何风光无限,进了冷宫那便是无尽的黑暗与苦楚,没有自由,一日三餐皆由太监送来,由于冷宫里都是犯了错的妃子,得不到半点赏赐,送餐的太监也不甚上心,送来的都是些冷茶馊饭,不过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则是被那些得势的太监无尽的屈辱。
“娘娘。”顾楚夜半三更独自一人跑去了冷宫。
“你是谁,你是如何进来的?这冷宫里还哪有娘娘。”废后吴氏惊讶问道。
 
“我偷了钥匙,我是万贵妃殿里的小宫女顾楚。”
“哦,那**还觉得害我不够吗?我如今已在冷宫多年,怎么她今日派你来灭口吗?”吴氏依然高贵清冷的样子让顾楚钦佩不已。
“我是来提醒您,她日后可能会派人来无穷无尽的折磨您。”
“我对她早已没了威胁,她何故还来侮辱我。”吴氏冷笑道。
“她得知当今太子是您一直在照料,故而心生恨意。”
“哈哈…我就是要她不痛快。”吴氏爽朗的笑声让顾楚心惊。“你且回去,不要再来管我的事情,那万贵妃是心胸狭隘之人,若让她知道你今日前来,少不了一顿责罚。”
“你大半夜怎的从冷宫方向过来?”
 
“要不你回去求求太后娘娘。我可以去作证。”顾楚坚定的说道。
“你若肯作证那再好不过了。”
“那明日我们在仁寿宫门口碰面。”顾楚说道。
“不,此事不可操之过急,一来我们就两个人两张嘴,若是万贵妃不承认,且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太后娘娘必会认为我们在挑拨后宫安宁。到时她再上陛下那里告状,陛下也定会觉得是我们有意陷害她,那不是正好如了她的意。”
“那该如何?”
“你回去守着万贵妃,她若有动向你来通知我,我直接带着皇祖母去冷宫,捉贼拿脏,她到时必然无法狡辩,皇祖母也好做处理,也能保全我们自己。”
 
第六章
“皇后娘娘,别来无恙啊。”
来福阴阳怪气的嘲笑道。
“呦,这不是来总管吗?想当年也不过是我宫里一个小小的内侍而已,如今攀了高枝,倒是人模狗样的。”
“还是如此高傲,您如今在这冷宫待着还当自己是皇后娘娘呢。”
吴氏没有说话,只是斜眼睨着他。
“叫你一声皇后娘娘都算对你的抬举,我现在踩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很快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吴氏做皇后时没少给给人气受,但也只是跋扈而已,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害人之事。像她这种出身名门,父亲是羽林前卫指挥使,舅舅曾在叛军中救过先皇的命,哥哥又是官羽林卫指挥使,身上总会带着点平常女子没有的豪气和傲气,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当初若不是气不过打了万贵妃,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如今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朱见深为了废掉她派遣锦衣卫将太监屈打成招,冤枉吴氏父亲吴俊行贿才使其正位中宫。
“来人,让我们得皇后娘娘也体会体会被打板子的滋味。”
吴氏被几个太监团团围住,压倒在地,粗重的刑杖一下一下的打在吴氏的脊柱上,这吴氏是个人物,愣是一声没吭。
“你们挠痒痒呢。”
来福亲自拿起刑杖,又狠狠地落下,立时,鲜红的血液渗出了雪白的衣服。吴氏狠狠的瞪着来福怒吼道,“你不得好死。”
来福轻蔑的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您肯定死在我前面。”
“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在这后宫之中杀人灭口。”朱祐樘扶着太后缓缓迈入。
 
“太后娘娘万安,太子殿下万安。”听到太后的声音,行刑的太监跪了一地,谁也没有想到太后娘娘会出现在这里,吓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平时他们也会欺负这些住在冷宫里的废妃,可是从来没惹过这位废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她已经被废,家族也受到了牵连,但该有的根基还在,这次若不是万贵妃下的命令,打死他们也不敢来惹吴氏。可是没想到,这第一次就被太后娘娘发现了,真是得不偿失。
“你们当这后宫是什么地方,当哀家死了么?”太后威严的声音已让很多人惊恐不安,跪在地上忙不喋咻的赔罪。
“太后娘娘,杂家有罪,都是我一时忍不住这心中的怒火,才来找废后的麻烦的。”来福立即开口领罪。
 
“哦,哀家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样的,吴氏已经被废多年,缘何你今日才来撒气。”
“太后娘娘,定是有人在您那里嚼舌头,您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来福连连说道。
“春雨,你去太医院找个太医给废后吴氏看看。”太后回头吩咐道。
“是。”春雨欠身离开。
“其他人,都带去乾清宫。”
说完,便转身离开。
乾清宫内,朱见深正在和大臣们聊政事,却被突如其来的阵势打断。
“母后,如此这般是为何?”
“你倒要问问你的好贵妃了。”太后面无表情,冷冷的道。
 
“爱妃,你这是做了什么?”朱见深有些无奈,每天都要周旋在前朝和后宫之间,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陛下,臣妾也不知为何,母后唤臣妾前来,并未告知所谓何事啊。”
“那就说说废后吴氏吧。”
“臣妾从未招惹过她,要说些什么?”万贵妃一脸无辜。“她不是一直关在青凉殿中吗?”
“你殿里的总管都出现在了青凉殿中,你还敢说你不知情。”太后冷冷的道。
“来总管,臣妾今天并未见到他。”
“那就叫进来对峙吧。”
来福被押进来。
“陛下,太后,娘娘,真的是咱家一心想要报复,与别人无关。”
 
“母后,来福既然已经承认是他一人所为…”朱见深一贯就会和稀泥。
“你先别急着下结论,还有个证人的证词你也顺便听一听。顾楚,你进来吧。”
听到顾楚,万贵妃的脸色变了变,本以为她聪明,出了事可以找她,所以什么事情都没有避着她,没想到她竟然背叛了自己。
来福心下大感不妙。
顾楚慢慢走进,缓缓行礼。
“把你和哀家说的话再说一遍。”
“是,那天我听到娘娘和来总管说要对付吴废后。”
“小丫头,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朱见深声音沉沉的说道,脸瞬间垮下来。“万贵妃为何要对付废后吴氏?”
 
“顾楚,你别怕,一点点说,哀家要看看谁敢动你。”
“回陛下,万贵妃本是想要吴废后的姓名,然而来总管却说死了便一了百了,不如慢慢折磨她。”
“顾楚,你再敢诬陷本宫试试。”万贵妃歇斯底里的呵斥道。
顾楚略略有些害怕,毕竟这位贵妃的手段她是见识过的。
“怎么,万贵妃是不是也要连哀家都一起责罚?”太后厉声喝道。
“臣妾不敢。”万贵妃又恢复到柔弱的样子说道,“我与吴氏无冤无仇为何要那样对她,要说有矛盾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臣妾早就不记得了,况且陛下和太后都责罚了她,我为何这么多年后要对她发难。”
 
“要说因为多年前的那桩事,确实不至于。但贵妃娘娘前些天从几个宫女口中得知太子殿下长这么大全因废后吴氏前些年的抚养,于是心怀怨恨,这才…奴婢还得知一件事,纪淑妃也是万贵妃毒害的。”
“陛下,臣妾是冤枉的。”万贵妃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若是这么恶毒之事,我为何要在你面前议论。”
“启禀陛下,奴婢虽然没有万贵妃毒害纪淑妃的证据,却有几年前毒害太子殿下的证据。”
既然要鱼死网破那就不必再留情面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顾楚缓缓的从衣袖中拿出那包六年前要毒杀太子的药。
“哀家倒是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桩事情。”
 
“顾楚,你可知罪?”朱见深冷淡至极。
“皇帝此番为何?”
“六年前,贵妃和朕说过此事,她宫里的宫女意图谋害祐樘,被她发现,朕本想处罚她,贵妃心软便留她一命,如今她竟用这件事来诬陷贵妃,其心可诛。”
“皇帝这个颠倒是非的能力倒也高超。”太后冷冷的道。
“李廷,给朕把人押下去严审。”
“陛下。”
“母后,您若是不想太子被废,那这件事情便交给朕来处理。”
太后果然不再说什么。
李廷,锦衣卫佥事,为人正直,是朱见深十分信任之人,人交给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父皇…”朱祐樘要开口,却被太后拦住。
 
第七章
北镇抚司的牢房十分黑暗,几缕残阳从窗外飘洒进来却被那无尽的黑暗所吞噬,满耳的哀嚎声却在心中平添了无限的恐惧,周遭充斥的血腥味让人胃里一阵翻涌。进了北镇抚司,即便不受刑,也绝对是一种煎熬,难怪锦衣卫在影视剧中是那般情景。锦衣卫的电影、电视剧顾楚看过不少,皆是心狠手辣,可是这个李廷的长相却不像是心狠手辣之人,文质彬彬的倒像是文弱书生一般。
“李大人,我此去定是凶多吉少,不知陛下会如何惩罚我。我父亲已经走了,如果我也遭遇不幸希望你能将我的尸体埋葬在父亲旁边,这样我也不会孤单了。”虽然顾楚并没有见过顾清,但在这里上顾清是和他最亲近之人,死后葬在一起,倒是有个伴了。
 
“顾楚姑娘,一切尚未成定论,你何必如此悲观。”李廷安慰道,“陛下也绝非是心肠歹毒之人,他绝不会滥杀一个好人。”
“你为何如此确信?”顾楚眼中闪出一丝希望。
“我跟着陛下有十年之久了,他从未滥杀过人。”李廷解释道。说完,李廷便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借你吉言,若是此番可以有惊无险的出去,我请你吃饭。”顾楚大声喊到,虽然此番安慰令她安心不少,但心中依然有些忐忑,毕竟,帝王心从来都不是那么好猜测的。
“皇祖母,您当知道这一切都与顾楚无关。”回道仁寿宫后朱祐樘便一直踱来踱去,既焦急又害怕,进了北镇抚司,不死也得掉层皮。
“我知道,你父皇也很清楚,但是他为了保住万贵妃,只能选择舍掉顾楚。”知子莫若母,太后很清楚朱见深心中的想法。
 
“那我们该如何?”朱祐樘眉头紧皱,本以为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足够保护身边的人,如今看来,简直痴人说梦。
“哀家也不知如何是好了,若是钱太后还在,也许顾楚还能有一线希望,如今只得看皇帝的意思了。”
“皇祖母,难道就只能这样等着吗?”
“对,等着,你千万不要试图做些什么,这样反而会惹怒皇帝,将顾楚陷入更深的危机之中。”
“皇祖母,孙儿告退了。”
“去吧,切记,什么都不要做。”
太后这么说,朱祐樘却不能什么都不做,自从他得知顾家被抄家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得罪了万贵妃,他便发誓,日后不论发生什么,都要护她周全,况且这次的事情本就是因为自己,她原本不需要趟这趟浑水的,若不是自己要救吴姨,她根本不必挺身而出,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坐视不管。
朱祐樘出了仁寿宫便直奔北镇抚司。
 
“太子殿下,陛下有旨,谁都不能见顾楚姑娘。”
“若本王执意要进去呢。”朱祐樘面色清冷,淡淡的道。
“那就休要怪臣不客气了。”李廷俯身说道。
“本王不会做什么,只是去问问情况,毕竟这件事情和我有关系,我不能让她一个小姑娘受苦。”
“殿下请放心,陛下不会对她如何的。”
“你如何得知?”
“臣不知,但陛下宅心仁厚,必不会滥杀无辜的。殿下且回去等消息,若是顾楚姑娘有一点闪失,唯臣是问。”
“本王暂且信你。”
“恭送太子殿下。”李廷拱手行礼。
“我不走,就站在这里静待结果。”朱祐樘执拗的说道。
 
“殿下要等便等着吧。”
北镇抚司里,朱见深坐在顾楚对面。
“小姑娘,你可知罪?”
“回陛下,奴婢不知。”
“诬陷贵妃,谋害太子,以奴告主扰乱后宫秩序,以上任何一条皆是死罪。”朱见深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总觉得她的眼睛中有着同龄小姑娘没有的洞察力和睿智。
“陛下,您心里应该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我一个小丫头如何会有那包毒药,还有我与殿下无冤无仇为何要谋害太子殿下。”顾楚说道。“说句不当讲的,陛下只是为了贵妃娘娘找一个替罪羊罢了,很不幸我是那只羊罢了。”
“接下来你把刚刚没有说完的话说完。”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穿越小说 最新文章
其实是来找同好!!!
120本女扮男装文和80本男主视角言情1v1文,
一千多本穿越小说,需要留言
《穿越明朝做宫女》顾楚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
穿越、言情、玄幻、都市等小说,没想到这里
玉缘劫(穿越 |言情)
所谓的排名前一百的小说 你看过几个?
那些曾让我们不惜熬夜看完的小说
十几年书龄刁钻老阿姨
那一年,他对她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5-23 00:44:22  更:2020-05-25 20:33:08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