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从前有家店》文 |温暖 -> 正文阅读

[穿越小说]《从前有家店》文 |温暖[第1页]

作者:时越和江至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南浔很紧张,因为明天就是新店开张的日子了,她还是第一次开店,而且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
 
正值晌午,烈日当空。
  因着南方的湿润温暖,本该是寒冬腊月的季节却充斥着秋天的暖意。
  繁华的四大街一如以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行人的说笑声,街边摊贩的叫卖声甚至于青楼女子的银笑不绝于耳。
  这时,四大街交汇处,一道震天响的声音突然响起,一时竟压盖了整条街的声音。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城中街登灜楼旁开了一家新饭馆儿,叫做:锦绣坊!产品新颖,菜色美味,开张时间为明日辰时,大家走过路过的千万不要错过啊!”
  一个穿着黄色衣衫略有些肥胖的女子一手捧着一叠厚厚的宣传单,一只手高高的挥着一张宣传单,大声叫道。
  周边的人听罢她的宣传,皆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谁不知道登灜楼旁边的那家餐馆啊?店主迂腐,菜色老套,还敢开在江南第一饭店登灜楼旁边,不是纯粹找风凉吗?
  这改了个名字就以为可以翻身吗?唉,老板头脑太简单了。
  见大家没人理会,女子又挥了挥手中的宣传单,再次大声道:“老板说了,开业大酬宾,明日凡是手中持有宣传单者,皆赠送免费午餐一份!!!”
  什么?免费午餐?
  天下竟有这等好事?
  虽然那家餐馆的味道并不十分美味,可毕竟免费赠送的,不吃白不吃!
  果然,女子话音一落地,周围的人立马蜂拥而上,一眨眼的功夫,女子手中的宣传单便被一抢而空。
  还有许多没抢到宣传单的人,欲哭无泪的看着黄衫女子。
  “姑娘,你这宣传单还有吗?”
  黄衫女子嫣然一笑,“店里还有一些,我没拿出来,大家介意跟我去一趟吗?”
  大家一想,他们这么一大群人,她一个小姑娘也吃不了他们,再说,这里距城中街也没多远,于是便跟她一起去拿宣传单去了。
  黄衫女子走在最前面,面上一片春光灿烂。没想到,阿浔这招还真管用!
  一行人没走多久,就到了城中街。
  一座气派的酒楼立于正中央,门口两根通天顶梁柱,红砖琉璃瓦,金丝木的牌匾上几个烫金大字标注着酒楼的名字。大家想多了,这不是锦绣坊,而是江南最有名气的大酒楼---登灜楼!
  而它的旁边至少矮了两层的小饭馆儿,虽然翻新了一遍,可还是盖不住穷酸样儿的才是宣传单的主角---锦绣坊!
 
 虽然大伙儿都瞧不上这个锦绣坊,可人家有免费的午餐,不要白不要。于是大伙儿一窝蜂全挤进了这个小饭馆儿。这还是头一回在登灜楼还开张的情况下这么多人去锦绣坊。
  锦绣坊内,似乎已料到这种情况,早备了厚厚一叠的宣传单和登记簿在一张桌子上,上面还立着一个牌子:免费午餐登记处。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病弱书生正坐在书桌前。
  “来,大家都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是啊,排好队方便一点嘛!”
  黄衣女子大声吆喝着,监督众人排队,一个粉衣女子也跟着黄衣女子道,粉衣女子眉若远黛,朱唇如砂,顾盼之间一股柔媚之意。大家只好乖乖排起了一条长龙,一直延伸到门外的大街上。
  大厅内一时间人头济济,一派喧哗,没人注意到角落的门口处站着一个蓝衣女子,此女怀中抱着一只大黄猫,正慵懒的打着瞌睡。许是这瞌睡会传染,连女子的脸上都沾上了倦怠之意。她看着厅内门庭若市的场景,小声嘟囔着:“这么忙,我要不要去帮下忙呢?”
 
“喵~~”女子言罢,大黄猫应声叫了一声。
  “我也觉着他们不怎么需要我。”女子似是在跟大黄猫对话,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阿浔,你起床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女子转过身,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正笑得慈祥的看着女子。
  “嗯,顾伯伯,我在想着去前面帮下忙呢。”女子一改刚才的怠意,大言不惭的笑道。好像刚才在这儿打退堂鼓的人不是她一样。
  “哎--你就别去了,有红绯跟卿怜他们几个就够了。”被称为顾伯伯的人说完就略过女子去了大厅。
  既然顾伯伯都这么说了,女子就更加心安理得的回了房间,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锻炼锻炼他们几个!
  女子进屋后,把大黄猫放在书桌上有阳光的一角,从抽屉里翻出一个黑色的东西,仔细看,原来是一部手机。女子把手机打开,翻了一会后,摊开纸笔,照着手机不知在抄什么东西。
 
 其实,女子名叫南浔,是个刚出炉的菜鸟摄影师,刚在学校毕业后,为了丰富一下视野,顺便提升一下自己,没有接受学校给安排的实习工作,而是背着相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穷游,为了拍一张美照,而不慎摔下山崖。由于摔下来时被几棵长在山间的树给挂带着缓冲了一下,这才没至于摔死。可没摔死也差不多了,她就这样一步错来到了这里。
  桌子上这个大懒猫呢,叫芬达。它也是南浔刚到这里时遇到的第一个活物。当时它还又小又萌,因为时值冬天,天气太寒冷,它许是冻蒙圈了,于是便钻入了南浔的怀中。南浔在那样天寒地冻的山脚下躺了两天还能醒得过来,一要感谢山间的树,再来可能就是芬达在她怀中起到了一定的保暖作用,她才不至于被冻死。于是,她便跟这小奶猫相依为命直到现在。
  话说她刚来这里时,虽生命力顽强没被摔死冻死,可也快被饿死了,幸好遇见了她的贵人--顾伯伯,也是春来饭馆的老板。顾伯伯心地善良,听到她的遭遇后(当然是瞎编的,总不能实话实说吧),便收留了她。她跟顾伯伯说的是外出游玩不幸摔下悬崖,迷了路。其实说的也没什么不对。
  春来饭馆内加上她一共是六个人,一个是身为老板兼掌柜的顾伯伯,一个是顾伯伯的女儿顾卿怜。顾卿怜可谓是貌美如花,我见犹怜,只是人有点自恋,实则刀子嘴豆腐心,在顾伯伯的保护下,很单纯。
  另一个是顾卿怜的死对头--红绯。红绯跟南浔差不多,也是无家可归被顾伯伯收留进来跑堂的。红绯跟卿怜不一样,她性格大大咧咧,也许是因为身材偏胖的原因,红绯力气非常的大,还会那么一丢丢的三脚猫功夫。卿怜经常嘲笑红绯男人婆,但红绯却一直有着迷之自信。不过南浔挺喜欢她的,她虽然头脑简单,可十分勤快,很好相处。
  然后是每个店都必不可少的会计,至少南浔是这么叫的。他叫洛言,是个穷酸秀才,据说是个落魄的贵公子,十分迂腐和啰嗦,很爱说教,南浔经常得避着他走。不过他的心灵十分的脆弱,就是俗称的玻璃心。
  因为饭馆并不大,所以厨子只有一个,姓严,大家都叫他严老三。他长得五大三粗的,脾气也十分火爆,三句话不合意必跳脚,据顾伯伯说之前找了很多厨师,但都跟他相处不下去,被他给赶了去。
  这么一合计,饭馆的人已经够了,她似乎有点多余了。不过她怎么能吃白饭呢,思来想去,她给自己找了个十分合适的职位---设计师!
  她来时,饭馆也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顾伯伯正商量着把饭馆给盘卖出去,为了报答顾伯伯的救命之恩,南浔拦下了他,并做了一系列的改革。改的不是饭馆的布局,这些让她改她也不会,她的改革主要是饭菜。
  好在她出来穷游带了太阳能充电器,又好险背包跟她一起来了,所以她的手机还在,虽然没信号。又恰巧为了穷游做准备,她提前在手机里存了很多饭菜的做法,就是担心哪一天没钱吃饭,或者在荒郊野外的时候派上用场,没想到居然用到了这里。她承认这一系列的巧合有点狗血。
  南浔抄完配方后,攥着纸去厨房去找严老三商量饭菜的事情。
 
晚上,锦绣坊内。
  红绯帮着严老三把饭菜都端上桌。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没人动这第一筷。
  “放心,虽说是试验菜,但我保证没毒!”看了半晌,南浔终于无奈的说道。“再说了,这些天来,我也没少让大家试验新菜啊!”
  “我们没说你下毒,只是今晚是你亲自下厨!之前都是老三做的。”藏不住话的红绯满脸怀疑地看着桌上还算品相优良的菜式,心里却有些犯嘀咕。
这要是放在以前, 忙活了一整天,看到这么多吃的,她肯定忍不住大快朵颐。可这些天阿浔教会了她一个道理,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
比如眼前这桌看似丰盛的佳肴。
想起前些天的上吐下泻,红绯直到现在腿肚子都还在打哆嗦。
其实不止她,其余五个人头皮也有点发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人敢先动这第一筷。
  红绯这话着实让南浔有点挂不住脸,南浔忍不住给自己正名,说得振振有词。
“你想想老三做的新菜配方是谁给的,不还是我吗!既然他做的大家吃了没事儿,那我做的就更没事儿啦!”
  “虽然是这个理儿没错……”红绯嘟囔着无法反驳,好像她说的没毛病,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再说了,这些天我在老三那里帮忙,厨艺已经精进不少了。”南浔见红绯犹豫,趁胜追击。“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都得有学习的过程嘛!我就不信我这智商,连饭都学不会!”
南浔信誓旦旦的就差拍胸脯保证了。
桌上一时无话。
  一旁的顾老掌柜终于看不下去了,第一个拿起了筷子,“哎呀,一顿饭而已,不至于。我相信阿浔。”
  “爹~~”听到顾老掌柜维护南浔,坐在他身边的顾卿怜不禁衍生出一股醋意。
  “谢谢顾伯伯!”南浔说完冲一脸不开心的顾卿怜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顾卿怜看到后更是气的小脸煞白。
  “我相信掌柜的。”洛言第二个拿起了筷子,许是太饿了,今天忙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他可没有什么力气吵架了。再者说,食不言寝不语,这是最基本的。
  “噗---”
刚吃了一口菜的洛言顿时就后悔了,一口喷了出来,好在他反应快,没直接喷到饭桌上。
圣人啊,他真不是故意做这种有伤大雅的事情的,实在是这菜太——难吃了。
  “洛言你干嘛?”离他最近的红绯立马闪到了一边,嫌弃的看着低头捶胸的洛言。同时也在心有余悸的庆幸着,还好刚才没有被阿浔的话给忽悠过去,要不口吐芬芳的就是自己了。
好险,捡回了一条命……
  “啊,洛言不会中毒了吧!”
  顾卿怜夸张的捂着嘴,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她就知道,南浔那智商,怎么可能学会做菜。
  看到这一幕,原本打算吃饭的顾老掌柜夹菜的手一顿,生生地停下了。
  “有那么夸张吗?”南浔觉得自己的自尊心严重受到侮辱,登时拿起筷子,加了一大口菜,“我吃给你们看!
——
微风骤停,声音退散,空气也在瞬间凝滞,五人的目光同时定在南浔身上。
就见南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成了猪肝色,脸上的愤慨逐渐褪去,并且默默放下了筷子。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片刻后
   略带自责的南浔跟红绯把原先的一桌菜给撤了下去,五人继续坐在饭桌前,等着严老三做新的饭菜。
  “咱们明天可是无偿赠送,要亏一整天,这粮食得万分珍惜,岂能这样白白浪费?”洛言拿手帕擦擦嘴角,继续道:“圣人云,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而且咱们还不知明日效果如何呢!”
  红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看着洛言凉凉道:“要不我把刚才的饭菜拿回来,你吃?”
  “哼!”洛言顿时噤了声,傲娇的别过头不再说话。
  “洛言的意思是,要不是阿浔非要做饭,也不会浪费那么多饭菜!”卿怜撅着嘴,心想终于可以扳回一局了。
  “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啊,我看大家都忙一天了,我也没帮什么忙,就给大伙做顿饭,好好慰劳一下大家!那我哪知道会弄成这样啊?”
  南浔自知理亏,辩驳的话越说越小声。
  “啥也不做,净帮倒忙!”卿怜翻了个白眼,心里感觉舒畅无比,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南浔露出这种苦瓜脸,看她还怎么继续神气!
  “好了,别吵了,阿浔也是为我们着想。”顾老掌柜慌忙打圆场。
  南浔忍不住为自己正名:“其实我也不是啥都没做,我这毕竟是技术活儿,叫设计师你懂吗?!”
  “哼,最好祈祷明天的效果可以达到预期的那样!”
此话一出,整个厅堂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是啊,饭馆早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如果明天不成功……怕是大家以后就只能各走各的了。
 
时间最经不住念叨,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免费午餐”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间。众人早早的把东西都备齐了,一张宣传单一个人,是三个菜一个汤,米饭一碗可添加。三个菜一个汤是固定的菜式,无法换别的,所以这也大大节省了很多时间和不必要的麻烦。
  很快,就到了十二点,门一开人群就蜂拥而入,这些人其实十二点还没到就已经守在门口了,毕竟小饭馆座位有限,肯定是吃完一批再去一批,所以大伙儿老早就在锦绣坊门口排起了一条长龙。几人睡在饭馆后院,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果知道肯定早炸了。
  因为人太多,饭馆六人全员都上了,就这还忙不过来。
  顾客凭一张宣传单可以获得一个数字,叫号上餐。
  红绯和南浔上菜,洛言收宣传单发号,卿怜叫号,顾老掌柜会点厨艺在厨房给严老三打下手。
  排队等吃的客人从饭馆一溜水儿的排到街对面,严重的影响了整条街的交通。不过大伙儿从昨天就听说了锦绣坊免费午餐的活动,多多少少也明白点儿,正值饭点儿,街上各个铺子的人并不是很多,许多人都跑来瞧热闹。
   一时间,看热闹的和排队的人挤满了大街,竟像过节一般热闹。
 
扎堆的人太多,都挤到了登灜楼门口,登灜楼的客人也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也纷纷跑来看热闹。
  登灜楼二楼一雅间内的客人,也注意到了那边热闹异常。
  其中一个着湖蓝衣衫的俊逸少年两眼放光的在人群中来回搜寻,想找到热闹的根源。
  “客官,您的菜!”
  就在这时,小二推门来上菜。
  “哎,小二,先别走!”蓝衣男子叫住小二。
  “云四爷,您有什么吩咐?”
  “那边那么热闹,你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被唤作云四爷的男子一脸兴奋,另一名白衣男子也忍不住回眸,等着小二答话。
两人一如清泉灵动,一如皓月明朗,气质卓然,皆是少见的美男子。
  只是此刻的小二却笑不出来,甚至脸都有些僵。
  “回爷,那是隔壁锦绣坊搞的活动,说是今日午时开放免费午餐,过去吃饭一律不收钱。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去。这锦绣坊吧,常年生意不景气,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怕是最后一日,明日要关门了吧!”
  那小二恭敬回话,只是语气里透出对这次活动的不屑。
也或许,只是对锦绣坊不屑。
  “哦?免费午餐?”
  云四爷脸上兴奋之意更盛。
  “苏兄,我们去看看?”
  “我们已经点了这么多菜,而且那边那么多人,你我二人何必去凑这份热闹?”被唤苏兄的男子温和的笑道,他一袭白衣,眉眼温润,声音更是清泉一般舒服。
  “免费午餐,听起来挺有意思的,以前从没见过,去瞧瞧吧!”
  云四爷脸上挡不住的好奇和兴奋,说完便起身要出去。
  “唉。”白衣男子叹了口气,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小二,饭钱。”说罢便追了出去。
“爷慢走……”
 
爱拼才会赢
 
目送两人出去,小二悻悻的收起桌子上的银子。
  这已经是第六桌了,从锦绣坊开张没多大会儿功夫,客人纷纷被吸引过去看热闹去了,虽说也没赖他们饭钱,可毕竟算是被“抢”走的客人吧,小二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暗自腹诽要不要告诉掌柜。
“云四爷,苏少爷!”
  小二正想着,突然一道声音在背后响起,吓得他急忙转过身子,原来是掌柜的。
  “掌柜的。”
  来人穿着一身深蓝色长袍,头上戴着同色帽子,正是登灜楼的掌柜:唐掌柜。
唐掌柜见包厢空无一人,脸上笑意顿无,“两位少爷人呢?”
  小二无奈的回道:“掌柜的,隔壁锦绣坊做活动,两位少爷瞧热闹去了。”
  “什么?”
  锦绣坊?唐掌柜皱着眉头,什么锦绣坊?他从没听过这个地方。
  “就是之前咱隔壁将关门的春来饭馆,换了个名字重新开张了。”小二解释道,“说是开业大酬宾,今日去的人可以免费吃喝,这不,不少人在他们门口排队,咱们好多客人都被他们吸引了去。”
  “竟有这等事儿?”唐掌柜顺了顺八字胡,这春来饭馆净干这些缺德事儿!“走,咱们也去看看!”
  唐掌柜带着三四个小厮风风火火的出了门,结果一出门就被冲散在了等饭吃排的一条龙中。唐掌柜回头找了好半天,都没找到自家小厮,无奈只好自己单枪匹马去了锦绣坊。
 
要说食场等同战场这话一点儿不假,唐掌柜挤在人群中,双脚几乎都是悬空的,可苦了他这把老骨头,差点没折在里面。
好家伙,便是这一年一度的元辰恐怕都没这么多人吧,这锦绣坊真是运气好,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唐掌柜忍受着外在和内在的双重压力,心里忿忿不平。
  老命差不多丢了一半儿后,唐掌柜终于还是挤进了热闹非凡的锦绣坊,准确的来说,是被人群“送”进来的。一进门就被一个胖胖的黄衫女子拦下带到了一个叫做登记处的地方。
  登记处坐着一个斯斯文文的书生,笑眯眯的看着他伸出一只手道:“宣传单。”
  唐掌柜顿时一愣,“什么宣传单?”
  那书生闻言眉头拧起,脸上笑容不复存在,冲人头攒动的大厅大喊了一声:“红绯,没宣传单的!”
  “好嘞!我来了!”正在上菜的黄衫女子大声回应。
  蒙蔽的唐掌柜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回事时,就感觉身体瞬时腾空,穿过大厅层层叠叠的人群,一转眼就到了门外。
坐在地上的时候,唐掌柜还有种恍不真实的感觉,眨了眨眼,又回头看看正忙的热火朝天的黄衫女子,才慢慢蹬蹬反应了过来,自己刚是被人给扔了出来!!
 
Ik hou van jeAmo il vostroT?i yêu b?nIs breá liom túJeg elsker dig,
 
换文【aaff8af】
 
唐掌柜心里的苦锦绣坊众人自然是不了解的,毕竟此刻他们正忙得热火朝天,哪有闲心关心一个没宣传单还想来蹭饭的人呢。
同样跟唐掌柜一样没有宣传单还想进来看热闹的云四爷也是一样,凭借着自身的灵活,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挤进了饭馆,却卡在了洛言的登记处。
面对着上来就打算将他丢出去的红绯, 云四爷急忙尔康手:“等等,我有话说!”
红绯皱皱眉头,有些不耐烦,这么多人,她可没空听他在这瞎扯淡。
云四爷趁着红绯停顿的空档,迅速从袖袋中抽出一张银票,就打算豪气一掷:“虽然没有宣传单,但本少爷有钱!”
而且,有的是钱!
红绯没看清,但一旁的洛言却瞅得清清楚楚,那白花花的银票上印着的五百两。
五百两啊,那可是五百两!把他们整个锦绣坊买下来都绰绰有余了。
“这……”不得不说,洛言动心了,声音都有些发颤。他们搞这么多幺蛾子,还不是为了赚钱,现下钱就在眼前,不能不赚啊!
阿浔不是说,有钱不赚***吗?
【南浔:……】
【红绯:别净跟阿浔不学好啊喂!你可是读书人!】
 
电光火石间,洛言在脑海中已经权衡好了利弊,提笔就打算给这位款爷写个号。
“这位爷——”
“我们的宣传单是非卖品,而且早没了,没有就赶紧出去!”洛言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红绯推搡着款爷打算送客,并高声朝门口的方向喊道:“下一位!”
“红绯先等等!”赶过来的顾卿怜见了这一幕,急忙喊住红绯。
开玩笑,这可是财神爷,往里请还来不及,她竟然还给往外推,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相较于红绯的粗嗓门,顾卿怜的声音听起来清脆悦耳,百灵鸟一般,还带着几分说不清的娇媚气息。已经被推搡到门口的云四爷被这道声音勾得忍不住转过头来, 看到顾卿怜,顿时一愣。
眼前女子一身桃粉,三千青丝挽出一个松松的髻,粉钗斜插,步摇摇动,垂在耳边的发丝将小巧的脸修饰得恰到好处,皮肤莹白如玉,黛眉含烟,顾盼间眼波流转,摄魄钩魂,举手投足间轻纱摆动,宛如一只掉落凡间的桃花仙子,叫人移不开眼。
顾卿怜一时没留意他瞧自己的眼神, 只顾着不能让款爷溜了,上前拦住红绯,声音急切,带着几分埋怨,小声道:“你是不是傻,有宣传单的都是赔钱货,这个可是送钱的。”
声音虽小,但因为距离近,云四爷将这句话一字不落的听了个清清楚楚,顿时脸上笑意更盛,点头如捣蒜,附和道:“没错没错,我是来送钱的,这些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这句话,听得顾卿怜笑靥如花,正想将这位款爷请进去的时候,却见早等的不耐烦的红绯一把提住款爷的后脖领,拎小鸡仔一样将人给“请”了出去。
“要送下次送。”
洛言:……
顾卿怜:……
云四爷:……
“红,绯!”
顾卿怜气得手直哆嗦。红绯却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招呼人兼上菜。
再说云四爷,他长这么大,还是头回被人扔出店,尤其是对方竟然一分钱都没拿!
不是说这个饭馆都快关张了吗?
真是邪了门儿了。
不过,刚才那个美人儿可真好看啊,声音也好听。云四爷美滋滋的回想着方才的惊鸿一瞥,突然脸色一变,完了!忘问那个美人儿的名字了!
可现在再回去……
云四爷望着快被挤破了的门口,顿时偃旗息鼓了,算了,还是下回再说吧。
“阿初,你怎么……这是……”一直等在外面的白衣男子自然没落下方才云四爷被“请”出来的一幕,眼眸微讶。
“额,那个……”云初理了理被挤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太好吃了,有些着急,下回请你吃。”
“……好吧。”白衣男子:看破不说破。
 
辛苦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虽然期间闹了不少幺蛾子,但总算没有太大的变故。大伙儿早早关了门收拾残局,这一天虽然累,大家却都十分开心,客人比预想的多了好几倍。看大家都吃得十分开心,效果应该还不错。
  难得的,六人都十分默契的打扫卫生,没有拌嘴,可能也是懒得吵了吧。
  晚上,严老三做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用以慰劳辛苦了一整天的众人。
  照例是顾老掌柜先动筷,众人于他之后才能开动。
  顾掌柜端起一杯酒,激动的说道:“这杯酒敬大家,多谢大家的努力!尤其是阿浔,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南浔见状急忙双手端起面前的酒回敬:“顾伯伯您别这么说,没有您就没有今天的我!”
  一旁的顾卿怜看着两人父女情深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到底谁是亲生的?“今天所有支出可都是无偿的,如果明天效果不好,我们就完了!”
  果然,顾卿怜的话一落地,饭桌顿时一片寂静。
  顾掌柜放下酒杯笑道,“即便真如此,也没关系。我开了几十年饭馆,还是头一次有这种座无虚席,门庭若市的情况,就算关张也没有遗憾了!”
  “据说今天等吃饭的客人都排到街尾了!”红绯兴奋的接道,别说锦绣坊了,这种盛况即便在整个江南也是头一回呀!可以列入江南史册了,那他们几个人是不是都可以上榜了?!
  “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洛言文绉绉道。
  “你们是开了眼,劳资快累死在厨房了!”严老三不禁黑着脸吐槽道。这么多人,就他一个厨师,纵然是大锅菜,也禁不住一锅一锅的翻炒,他今天腰都没有挺直过,简直比种地还辛苦。
  大家顿时笑作一团,一派其乐融融。
 
“对了。”最先止住笑容的是顾卿怜,她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看向红绯的眼神带着幽怨,向众人告状:“今天来了个大款,一出手就是五百两,五百两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结果就因为没有宣传单,被红绯给扔出去了!”
否则,今天怎么也能赚五百两呢,就算免费午餐的效果不如意,核算下来,他们也不会亏本。
一听到五百两,几个人目光顿时都亮了,同时看向红绯。
五百两?!
什么情况?
顾掌柜跟严老三一直在厨房忙碌,没去过前厅,所以并不知此事,而南浔当时正好进厨房端菜了,故而也不知道这件事。
“这不能怪我,是那个人没有宣传单!”被三人盯着,红绯差点跳脚,其实她也是才知道那人出的是五百两,尽管也肉疼得紧,但她并不认为自己哪里有做错,说得理直气壮。“我们之前发宣传单的时候不也说了吗?凭宣传单领号吃饭,同理,没有宣传单自然就没号没饭啊!”
听红绯非但不知错,而且都这时候了还在狡辩,又想起那飞走了的五百两,顾卿怜就气不打一处来,铁了心跟红绯杠上了,“ 确实是凭宣传单免费吃饭,可又没有说没有宣传单的不能买单吃饭,要是客人给钱还不能吃饭,那还是饭馆吗?将生意拒之门外,哪有饭馆这么做生意的?! ”
要这么做生意,迟早都要关张大吉的好嘛!
 
“可我们当时就是领号吃饭的,而且那么多客人,只有我们几个在忙活,突然来一个没号的,你说怎么算?!让其他领号吃饭的客人怎么想?!”红绯也不甘示弱,原本只有一条直线脑回路的大脑,吵起架来竟然也能弯弯绕了。
“凡事都要懂得变通的,反正我觉得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把客人拒之门外!”顾卿怜吵到气头上,忍不住站了起来,双手叉腰,脸颊也因为愠怒染上了一丝绯色,“要是多几回这样的事,谁还敢来我们这里吃饭?!”
“你分明就是看他给的钱多才这么说,要是他给的钱少,你才不会这么说!”红绯也不甘示弱,撸起袖子也站了起来。
“好了好了。”眼看两人都快动上手了,顾掌柜急忙叫停了两人。
通过两人吵架,几人也算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心里自然也肉疼得紧。
“爹,你说说,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咱们做生意的就要讲究规则,不是有一条规定是,客人比天高吗?哪有做生意的赶客人走的道理,您说是吧!”还没吵出个胜负,顾卿怜忍不住找个裁判判定输赢。
 
一旁的红绯见状不干了,也冲顾掌柜道:“顾掌柜,您可不能因为顾卿怜是您闺女就偏心她啊,我明明就是按照宣传单上说的做的,怎么就是错的呢!”
“废话,当然是你做错了,害我们白白流失五百两!”顾卿怜肉疼,那可是五百两啊!
“什么我错了,分明是你见钱眼开,明明是你做错了!”红绯不遑多让。
“是你错了!”
“你错了!”
“你错了!”
眼看两人越吵越不可开交,其余几人皆是一脸生无可恋。再这么吵下去,满桌佳肴都变成她们的口水宴了。
南浔无奈捏眉心,深吸口气,声音里充满了深深地无奈:“都别吵了,你们都没有错,是我错了行了吧。”
谁知话音刚落,两人果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南浔,异口同声道:“当然是你错了!”
南浔:“……”
两人不谋而合,一致将枪口转向了南浔。
“你要早在宣传单上表明规则,不就没这回事儿了?”
“是啊是啊,你要早写清楚,那五百两就不会跑了!”
“……”
南浔凸:合着全成了她的错……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穿越小说 最新文章
求大神们介绍NP 穿越 女强 最好是玄幻修真之
--那些甜美酸涩的回忆。亲们进来说说自己暗
女主穿越生娃但是被男主带走啦!!
如果拿着你左手边的东西穿越了,你会肿么办
求女主穿越的,男主是王爷女主是男主的妾并
找一本重生小说,我记得开头是女主醒来时手
长期更新 压箱底文
说说那些你觉得最经典的穿越小说
我喜欢的一些小说(不喜勿喷)
求男主妖孽的古风小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9-18 13:37:14  更:2020-09-18 13:39:29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