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不得天明(继续渊的黑暗主题) -> 正文阅读

[鼠猫]不得天明(继续渊的黑暗主题)[第1页]

作者:曋渊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8] [放入我的收藏夹]
 
江湖规矩
 
关于《意外》,大概过不了几天,渊应该会负责的继续写第二部,交代一些没交代清楚的问题。其实这段时间非常非常喜欢让五爷TX猫猫,所以忍不住就来写了。如果不出意料,《不得天明》应该会比《意外》更现实更黑暗一点。继续渊的黑暗路线…??
 
第一章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展昭头也不抬:“进来。”
门被推开,熟悉的脚步声伴随着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昭,今天可是妈妈的生日,还不快回家?”
展昭放下笔,抬起头来:“好啦好啦,你今天很闲吗?电话催了三次,现在还亲自来,真是受不了。走吧。”说着站起身来拿起外套。
来人笑着站在展昭办公桌前说:“昭,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人,可是那都是爸爸的兄弟,现在也成了我的兄弟,飞青会是咱们家的祖产,就是因为你的一句不喜欢,我可是轻轻易易的让你逃了,惹得那些元老们好大不乐意。今天这样的场合你再不出现,恐怕明天找我告状的人就得挤破门了。”
展昭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这不就去吗?放心吧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生在展家,展昭说不清楚是幸还是不幸,飞青会是Z市的地头蛇,这份“产业”还是展昭的爷爷挣下的,然后传给了展昭的爸爸展青云,一年前展青云遭人暗算去世,家里能接下位置的剩下了展昭和哥哥展鸢。展青云的儿子,这个身份让展昭从小无论做什么都省力许多,于是开了这个公司,以自己的能力成了商界的精英。可是这个身份却在爸爸去世后给自己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在地下社会,不允许有背叛,任何人的职位都是世袭的,谁都逃不掉。曾经一度展昭以为自己就要堕落在这个黑暗的社会里,幸好有哥哥展鸢主动接下了舵主的位置,还顶下了所有的压力让自己得以脱身。只不过生在展家,就算不参与飞青会的事物,这些与会里的兄弟应有的应酬一样不能少,再不喜欢也不能表现出来,就像在漫夜里等待天明,明明知道天会亮,可就是等不到,最终只会在暗夜里沉沦……
展鸢跟在展昭身后,这段时间邻市的宋帮用尽各种手段在跟飞青会抢地盘抢生意,忙于应付各种纷至沓来的大大小小的事务,自己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就连妈妈的生日都是展昭一手办的。妈妈的生日好过,但飞青会太后的生日难过得很,对社会各方面各阶层礼数都要尽到,请哪些人不请哪些人都是学问,一个不留神开罪了什么人就是劫难。明知道展昭不喜欢,可事出无奈,还是要他操心。不过……展鸢目光闪了闪,会里已经死了八个兄弟了,难保宋帮的大哥赵祯不会把主意打到展昭身上,要是那样,展昭就危险了。想了想叫住展昭:“昭,你知不知道最近我在忙什么?”
展昭愣了一下,展鸢从来不和自己谈飞青会的事情,今天这是怎么了?眨了眨眼说:“我听妈妈说是宋帮的事不是吗?”
展鸢点点头:“是,宋帮这段时间不安分得很,哥暂时腾不出手来保护你,所以我想明天给你找个保镖过来。”
展昭摇摇头:“不用了哥,我自己保护得了我自己,你不用担心。”
展鸢皱起眉:“不行,哥什么事都能答应你,但是这件事不行。你不认识赵祯,不知道他有多可怕。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哥必须要找个人保护你。”
展昭知道哥哥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索性就不再多说,展青云的二儿子身手又岂能差得了?到时候自己想办法甩掉麻烦的保镖就是了,实在是没必要和哥哥为这件事争执。
展鸢见展昭不说话,知道他默认,笑了笑说:“脑袋里别想着甩掉保镖,我肯定给你找一个你根本甩不掉的。”
又有什么人是自己甩不掉的?展昭撇撇嘴,无所谓地说:“时候可是不早了,你是准备还在我这呆下去?宴会可是要开始了。”
展鸢看看表:“从小说起你不愿意听的你就转移话题,长这么大了一点新鲜招都没有。”可是时间确实快到了,再不能耗下去。展鸢看了一眼展昭手里的车钥匙:“一起走吧,今天别回你那了,跟妈妈住一天吧,妈妈很想你。”
展昭微微一愣,自从爸爸去世后展昭就没有再在家里住过,只是独自住在展青云为他置的一栋别墅里,有多久没回家住了?现在自己和哥哥都住在外面,竟然没人陪着妈妈。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歉疚,点了点头说:“好。那你呢?”
展鸢笑着说:“我也不走,今天陪妈妈。坐我的车走吧,明天早上我再来送你。”
 
展昭一笑:“有人给我当免费司机,我有什么不乐意的?走吧。”就算再不愿,这种场合也是不能失了礼数,不能怠慢了客人。展昭看了看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嘴角挂着淡淡的苦笑。
“叮”,手机的闹铃在七点钟准时响起。展昭揉了揉发痛的头坐了起来。昨天晚上来了许多客人,自己就陪着喝了不少酒,现在只觉得头疼。可是上班时间到了,公司有太多的事要处理,不去是肯定不行的,只好慢吞吞的下地洗漱。
等到展昭收拾好打开房间门,却看见展鸢端着一杯咖啡坐在楼下沙发上皱眉看报纸。展昭走下楼,坐在展鸢身边伸手按着他的眉:“总是皱眉人会愁死的。”
展鸢松开紧皱的眉头看向展昭:“怎么,昨天没睡好?”
展昭仰在沙发上懒懒地说:“喝了那么多酒,睡得又那么晚,怎么可能睡得好?”
展鸢笑了笑:“去吃饭吧,吃过饭我送你去公司。今天有个惊喜给你。”
展昭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惊喜?什么惊喜?”
展鸢笑着说:“等去了公司你就知道了。快去吃饭。”
吃过早饭来到公司,展昭看着员工脸上惊讶的表情就知道展鸢所谓的“惊喜”肯定又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乘着专用电梯来到顶楼,展昭刚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就嗅到一丝不平常的气息,办公室里有人,而且是陌生人。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打开门的时候展昭还是吃了一惊。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原本整齐的沙发上坐……横着一条白色的身影。白衣人修长的腿随意的搭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腿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在不亦乐乎的打游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展昭只好暂且站在办公室门口。
白衣人头也不抬,自顾自的存了进度,合上电脑,才站起身来走到展昭面前似笑非笑地说:“展昭?我叫白玉堂,是展鸢请来保护你的……男朋友。”
展昭脸色变了变,白玉堂?他可是黑道上排名NO.1的杀手,从十四岁起就出道接生意,身价可是着实不菲,哥哥是怎么请到他的?而且还是请他做自己的保镖?怪不得哥哥昨天说给自己找一个甩不掉的保镖,像白玉堂这样身手的人,自己还真的很难甩掉。不过……他刚才说了什么?展昭脸色一黑,这笔帐先记着,自己心里有太多疑问,问完再算账。转身关上门,展昭走到自己椅子上坐下:“白玉堂是吧,请坐,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白玉堂挑唇一笑反身坐在了展昭的办公桌上:“问吧,五爷对美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展昭压了压火气:“是哥哥叫你来的?”
白玉堂笑着说:“五爷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你哥哥找来保护你的男朋友。”
展昭脸色又阴了几分:“道上有谁不知道你白五爷是做什么生意的,你怎么可能来做保镖?”
白玉堂邪邪一笑:“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五爷这段时间累了,想休息一下,早就听说展家二公子是出了名的美人,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要来见识见识。”
该问的都问了,展昭冷笑一声:“白五爷,请你说话放尊重些,哥哥找你来可不是让你羞辱我的。我不想违逆哥哥的一片好意,所以留着你,但并不代表你再像这样我还会对你客气。以后咱们要相处一段时间,我希望这段时间不要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发生。”
白玉堂满不在乎的笑笑:“不愉快的事?你是指……”说着人已经凑上来,伸出手勾住展昭的下颌。
展昭脸色一变,手腕已打向白玉堂的腋下。白玉堂手臂一曲绕住展昭的胳膊,左手已经伸出隔住了展昭又打过来的左手,随即借力一跃下地,站在展昭对面眯起眼睛:“展家二少爷果然名不虚传,好身手,好力道。”
展昭也站起身来:“白五爷也果真名不虚传,能在我手下全身而退的,最近几年白五爷可是第一个了。”
白玉堂邪魅的一笑:“这算什么?二少爷还真是不禁逗,就这样就亮猫爪了?告诉展鸢,保护你的这笔生意,我成交了。??
 
SF啊!猫猫是黑帮的儿子,而小白是杀手啊!而且小白还是猫猫的保镖,加男朋友啊!虽然猫猫不承认啊??
 
渊大又开坑了
礼炮伺候!!!!
希望渊大的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
小声问一句,虐吗?虐谁的?
 
好棒,渊大又开坑了
 
哇卡卡卡
啥样的都能接受的哈 被人抗打击能了极高
尽管来吧~~·
 

我上面说的是什么啊 啥时候打字出问题了
呃。。。。。
=============================
本人抗打击能力极高的哈 呵呵
 
渊渊,你的古代坑嗫?????
 
开坑了
又有文看了
太好??
 
又开坑了,渊渊啊貌似你还有一篇古代文没完结啊…??
 
第二章
展昭冷哼一声,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白玉堂,你是不是可以做你自己的去了?我这里暂时不需要人手。”
白玉堂重新坐回沙发,把电脑放在腿上笑着说:“展舵主的意思可是让我一步都不能离开你,而且让我提防你甩开我。我现在挣这份钱,怎么能毁约呢?所以我要做的事就是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
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展昭皱起眉头。这个白玉堂,进门就把自己气了个半死,要是时时刻刻跟着自己,估计自己都等不到赵祯来暗杀就要被他气死了。于是没好气地说:“白玉堂,你现在受雇于人,照你们这行的规矩,是不是要听雇主的?”
白玉堂无辜的抬起头:“对啊,我是听雇主的。可是这笔生意的雇主是展鸢,不是展昭。展鸢叫我看好你,我当然要尽责。”
展昭怒极:“白玉堂你……”
白玉堂懒懒一笑:“我什么?”
算了,跟他生什么气?还要相处一段时间,要是现在就翻脸,以后怎么办?何况白玉堂是杀手,随便惹这种人,也不明智,甚至可能给哥哥带来麻烦。不过这个白玉堂真是可气,自己的好脾气见了他立刻消失无踪,一定是他太可恶了!给自己顺了顺气,展昭埋下头看自己的文件:“随你,只不过我忙得很,希望你在上班时间别打扰我。”
白玉堂重新打开游戏笑笑说:“小猫一只,就该温顺点,像这样多好?别总亮猫爪。”
小猫?展昭一凛:“白玉堂,你怎么知道的?”
白玉堂邪邪一笑:“对于我的雇主,我当然要充分了解。何况是二少爷这种江湖上公认的美人,我当然更有兴趣了解你的所有事情。”
展昭脸色沉了沉:“白五爷果然名不虚传,这件事都查得到。”
白玉堂笑笑说:“做慈善又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干嘛遮遮掩掩的?还起个这么怪的名字。”
展昭微微苦笑一下,做慈善当然不是什么坏事,可是以自己这种身份做慈善,飞青会的长老知道了,又会说自己心肠软,给飞青会拖了后腿,给自己增加了一个弱点。甚至那些自己帮过能成为自己弱点的孩子都会消失……于心何忍,所以这么多年来自己做慈善这件事一直瞒的很紧,白玉堂是怎么知道的?
白玉堂仿佛看出了展昭的疑惑,无所谓的笑着说:“你别太惊讶,这件事我也是偶然知道的。因为我大嫂也做慈善,碰巧见过你而已。”
原来是这样,展昭松了口气,仅需埋头做自己的事。
白玉堂望着展昭,眸色瞬间一冷,展昭,不单是你,你展家的事我件件了如指掌,以为我白玉堂真会无聊到给别人做保镖吗?展家欠白家的债,我白玉堂该向你讨回来了。
对展昭来说,这一天真的过得很快,自己根本就没能处理多少事。呆在一边的白玉堂耐性差得很,不时的抬头跟自己说几句话,思维被他打断,刚刚再集中起精力,他的下一句话又冒了出来,简直无穷无尽。天已经黑了,公司的职员也已经陆陆续续离开,可是自己刚刚勉强处理完今天的事,明天的计划安排还无影无踪。展昭忍无可忍的抬起头,没想到正对上白玉堂放大的脸,不禁向后仰了仰,咬牙问:“白玉堂,你到底想不想让我安心工作?”
白玉堂声音干脆:“不想。”
展昭瞪圆眼:“你……”
白玉堂一指表:“猫儿,你瞧瞧几点了,早就下班了。我昨天晚上可是赶了一晚飞机,现在又累又饿,你赶快下班,咱们吃饭回家吧。”
咱们吃饭回家吧?展昭咬了咬牙:“白玉堂,什么叫咱们?什么叫回家?你先说清楚。”
白玉堂挑了挑眉:“咦?我家在陷空岛上,你该不会让我每天回去吧?我听说猫儿你自己住,展鸢让我随时随地保护你,我当然要跟你住一起了。所以当然是‘咱们’,当然是‘回家’了。”
展昭冷冷的哼了一声:“白玉堂,我不需要你随时随地的保护,我家也没有你住的地方,你请自便。还有我现在工作还没做完,饿了你就请先走。”
白玉堂撇撇嘴,从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接通后懒懒得叫:“展舵主吗?我是白玉堂。……嗯,对,我现在和展昭在一起。不过他说他不需要我保护,我白玉堂不是失信之辈,所以想问问展舵主应该怎么办。”随后笑了笑把电话递给展昭:“展舵主要亲自和你说。”
展昭暗骂着白玉堂的无赖,手上却只能接过电话:“哥。”
展鸢声音疲惫的说:“昭,昨天不是答应得好好的?听话,别再让哥担心了好不好?哥知道你有能力,可是有白玉堂在,哥哥才更放心。别任性了啊。”
听着展鸢的声音展昭心里一涩,为了自己展鸢真的是牺牲不小,压力也不小,现在又加上赵祯的事。不忍心再让他伤神,展昭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哥,我会听话的。你也别太累了,小心身体。我挂了。”把电话递还白玉堂,展昭终于妥协:“走吧,咱们去吃饭吧。”
白玉堂扯起沙发上的外套搭在肩上,顺手揽过展昭的肩:“猫儿,你爱吃什么?白爷爷虽然不在这住,可是对这里还是很了解的。你说你爱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展昭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吃什么都好,关键是最好不要和你一起吃。”
白玉堂呵呵大笑:“可是白爷爷却想跟你一起吃,这才叫……秀色可餐。”
展昭脸色一冷,横肘扫向白玉堂的胸肋,白玉堂放开揽着展昭的手,闪身在一边。
展昭冷冷地说:“白玉堂,这段时间我家是特殊情况,所以请了你来。你最好别太过分,不要闹得咱们都不开心,不好收拾。”
白玉堂依旧嬉皮笑脸:“有什么不好收拾的?猫儿,没想到你脸皮这么薄。不过你也别忘了展鸢请我来做你的什么,所以这段时间我做什么都不过分吧?”
展昭怒火上升:“白玉堂你别胡说,哥哥怎么会做这种荒唐事?”
白玉堂手撑在门上笑笑说:“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展昭怒声说:“说。”
白玉堂神秘兮兮的靠近展昭耳边轻声说:“因为赵祯喜欢的是……男人。像你这样的美人,被赵祯看上了就不好办了。”
展昭怒极反笑:“那这么说来,你白五爷比我还危险上几分了?”
白玉堂哑然,看着展昭得意的开门出去,咬着牙说:“牙尖嘴利的臭猫!等着我!??
 
稀饭稀饭~~~~~偶就是稀饭猫猫是美人的文文~~~~~
 
小白是来报仇吗?
 
第三章
白玉堂追着展昭进了电梯,用小臂卡住了展昭的脖子把他压在电梯壁上眯眼笑着说:“猫儿你放心,像你这种美人,白爷爷是舍不得随意放手的,自然也不会轻易变心看上那个什么赵祯。乖乖的不要吃醋……”
展昭在办公室忙了一天头昏脑胀,知道白玉堂只是嘴恶,并没有恶意,也就懒得反抗,随他把小臂松松架在自己脖子上懒洋洋的开口说:“是吗?可惜我对白五爷可没什么好感,至于吃醋就更谈不上。如果哪天看见赵祯,没准我还会觉得他比你好,然后……”
正说着,白玉堂身后的电梯门缓缓关上,电梯里顿时一片静谧,两人本就距离很近,鼻息相闻,展昭愣了一下,瞪大眼看着白玉堂,不禁向一边退了退。
白玉堂在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危险的眯起眼睛,这个时候,杀了展昭,神不知鬼不觉,让展昭的妈妈尝到失去至亲的痛苦,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可是……脑子里飞快闪过展昭低头处理文件认真的表情,闪过展昭“牙尖嘴利”后偷笑的表情,他什么都不知道,错误在上一代,自己就这样杀了他,是不是对他太不公平?微一犹豫,展昭已从自己禁锢下脱身,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是杀气太明显了吗?什么时候竟然学会犹豫了?白玉堂自嘲的笑笑,脸上带出邪笑:“猫儿,你紧张什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放心,就算想吃我也会等到回家,不会就在这里的。”
展昭盯着白玉堂,刚才那一瞬,他的的确确察觉到了白玉堂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所以才会迅速退开。白玉堂怎么会对自己有杀气?还是他来这里目的根本就不单纯?展昭想了想,看着白玉堂严肃道:“白玉堂,我为什么会闪开你我都清楚,所以我希望你说实话,为什么要来杀我?是你接下的任务还是你自己的意思?”事已至此,唯有坦诚相见自己才有可能掌握主动权。
果然白玉堂脸色一变,收起邪笑看着展昭:“有胆量问出这句话,展昭,以后不管是敌是友,我白玉堂都佩服你。”
展昭一笑:“既然有可能做朋友,为什么不说实话?白玉堂,你性格豪爽,我早有耳闻,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坦率回答我。”
白玉堂微一犹豫,展昭这样问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夺回主动权,好在以后不必总是暗暗防备自己,不过他妈妈害自己自己从小失去家庭,失去母亲,真心想交自己这个朋友……为时已晚。微微一笑,白玉堂淡淡地说:“我为什么来你暂且不用管。我也听说过展家的二少爷一向清高,不肯接手飞青会的事,对你也很佩服,所以我可以答应你,暂且不会对你做什么,等我了解了你的为人,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坚持我所认定的事。在那之前,我们安心做朋友怎么样?”
在杀自己之前安心做朋友?展昭奇怪的看着白玉堂,这算什么条件?不过他要杀自己,自己从来没惹过他,哥哥既然会毫无顾忌的请他来,也一定没惹过他,那就是爸爸或者妈妈惹过他。妈妈年纪大了,哥哥整天劳心,倒不如白玉堂这桩棘手的事让自己来了结,也算给哥哥分担一点,再说展昭又岂会是怕事之人?于是点了点头,笑笑说:“好,就这么决定。不过白五爷你决定要杀我之前一定要先通知我一声,好让我也有个防备,省的到地狱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看展昭的样子,温温顺顺的怎么也不像能笑着说出这种话来的人,以为他是只乖顺的猫,没想到竟然是睡着的豹。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敌人了?白玉堂心里竟然暗暗高兴,嘴角又挂上了邪笑:“既然话都说开了,就没什么芥蒂了。从今天开始,五爷我可是你的男朋友。猫儿你可要记清楚,小心别触怒了我,家法伺候你,我可会心疼的。”
“叮”的一声,电梯下到一楼,白玉堂转身走了出去。
诡异的友情,诡异的游戏,不过到最后自己一定会赢。展昭淡淡一笑,跟着白玉堂走出电梯门,嘴上回击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五爷江湖上的外号好像叫做锦毛鼠吧?照咱们两个的称呼,五爷好像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啊。”
白玉堂猛地回头:“那个说展家二少爷温润如玉的?分明就是只牙尖嘴利的恶猫!”相顾嬉笑,仿佛电梯里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杀手不能有弱点,所以杀手没有朋友,虽然是诡异的友情,可是……真的值得珍惜呢。
展昭看着白玉堂的笑颜,微微一愣。这样灿烂的笑颜,自己多久没见过了?就好像是暗夜里的一点光明,让人不由自主的去靠拢。其实像这种看不见天明的宿命,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不是吗?何不珍惜这点光明,哪怕就是飞蛾扑火。
白玉堂诧异的看着展昭脸上温文的笑容:“猫儿,怎么又不说话了?你不用怕,五爷既然答应你先做朋友,那就先做朋友,这段时间你就可以相信我,你放心吧。”
展昭突然站住:“白玉堂,不用说,我信你。”
我信你……朋友之间的信任,自己多久没有得到了?从妈妈死后,自己的心就被自己冰封了,因为自己相信只要把心托付给别人,换来的就一定是伤害,就像爸爸伤害妈妈那样。可是没想到,十多年后,站在自己出生也是自己最恨的城市的街头,一个人挂着笑轻声对自己说“我信你”。冰封的心突然起了阵阵涟漪,心里那片黑沉的天,好像透出了一点光亮。白玉堂报以一笑:“我知道。我也信你。”
信任,原来并不太难。展昭一笑,看着白玉堂说:“白玉堂,天色真的不早了,你不饿了?”
原来信任真的不难。白玉堂夸张的大叫:“饿,当然饿。猫儿,你要是再不和我去吃饭,明天你可要守寡了。”
守寡,展昭咬牙切齿的说:“白玉堂,你要是再敢消遣我,今天晚上你就别想再回家了。”
白玉堂偷笑:“别想再回家?猫儿,这么说来,你是承认了?”
口误!展昭瞪他一眼,向自己的车走去。
白玉堂从后面追上来喊:“猫儿,钥匙呢?”
展昭没好气的问:“什么钥匙?”
白玉堂笑着说:“车钥匙啊。我是你男朋友嘛,哪有让你开车的道理?拿来吧。”
展昭从衣袋里掏出钥匙扔给白玉堂:“有人伺候我当然乐意。白五爷请。??
 
猫猫的妈妈如何的伤害了小白的妈妈呢!?
 
还有板凳……
意外里是李元昊喜欢猫猫,这里又是赵祯,猫猫魅力就是大啊…??
 
8错8错
美人啊 
本人对美人可是来者不拒的哈
呵呵 呃。。。。。。花痴了一下下
 
唔……
很少见猫猫是黑道中人的文呢!
他好像一般都是警察……
所以~~
支持??
 
两只的爱恨情仇很不简单哦!这样的话,两只应该会被虐的T T!……
渊啊,你叫俺咋能够不稀罕你哪,以后只要想看黑道文了,俺就来找你啦!!!
 
稀饭稀饭~~~~~偶就是稀饭猫猫是美人的文文~~~~~
 
囧……ls的水亲,俺是温柔善良cj的,温柔善良cj的,温柔善良cj的……一定要有人相信,一定要有人相信……尽管之前从来没人信过~~~~~
 
哇,蹲定??
 
大人虽说俩人都是黑道的但剧情来点轻松一点的吧!(不过MS有点难!)不过俩人都那么聪明应该没问题的!
别总是让他们伤痕累累的
 
第四章
展昭口味清淡,白玉堂带着展昭到附近的菜馆吃饭,两个人坐下来,白玉堂拿起菜谱向展昭说:“猫儿,你喜欢吃什么菜?”
展昭笑笑说:“什么都好。”
白玉堂指指菜单:“牛肉?”
展昭摇摇头:“不吃。”
白玉堂再指:“羊肉?”
展昭摇头:“不吃。”
“海鲜?”
“腥。”
“鸡肉?”
“虽然有点腥,但是还好吧。”
那不就只吃猪肉吗?白玉堂咬了咬牙:“那你想吃什么菜?”
展昭依旧笑得无辜:“什么都好。”
“扁豆?”
“不吃。”
“芹菜?”
“不吃。”
“青椒?”
“不吃。”
“洋葱?”
“不吃。”
白玉堂急了:“那你到底吃什么?”
展昭认真的想了想:“我其实吃很多菜啊,像笋啊,菠菜啊,白菜啊,豆腐啊什么的。”
白玉堂怒气冲冲的记在心里,这只猫只吃没有味道的东西!
展昭喜笑颜开,白玉堂真是个不错的搭档,凡是自己不吃的配菜,白玉堂都会夹去吃掉,想起以前自己一吃饭就挑的满盘都是配菜的情况,有个垃圾桶跟在身边就是好,不用浪费。
白玉堂吃的没滋没味。好在这只猫吃辣,否则真不知道以后怎么跟他相处。看着展昭一脸满足的放下筷子,白玉堂倚在椅子上说:“猫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展昭累了一天,昨天又没睡好,只想回家睡觉,皱皱眉看着白玉堂:“带我去哪?”
白玉堂笑了笑说:“猫儿,你想不想帮帮你哥?”
展昭点头:“当然想,省的哥哥每天都那么累。”想了想却又摇摇头:“但是如果是飞青会的事……”
白玉堂似笑非笑的说:“别管是什么事,跟我走就是了。”
车停在一家酒吧门口,展昭抬头看了看店名:“fantasy?白玉堂,你就是要带我上酒吧?”
白玉堂停好车又走过去打开展昭的车门:“下来吧猫儿。”
给自己开车门?真把自己当女人?展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白玉堂,谁叫你给我开车门的?”
白玉堂笑着说:“猫儿,你先别生气,一会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展昭哼了一声脸色铁青的下了车甩上车门走进酒吧。
白玉堂跟在他身后窃笑,这只正经猫,一会进了酒吧,倒要看看他会成什么样。
怎么会这样,展昭愣愣的看着酒吧里的景象,一对对男人坐在一起,有的姿势极尽暧昧的喝酒,有的旁若无人的接吻,还有的男孩坐在别人腿上任人埋首在胸前啃噬,脸上带着迷醉的表情……这分明就是GAY吧!Z市的酒吧大多数都是飞青会的产业,不过没听哥哥说过有这样一家GAY吧。展昭脸上顿时变了色,一言不发向外走去。
白玉堂一笑,顺手捞回展昭圈在怀里:“猫儿,你现在想走,可是晚了。要见了人已经看见你了。”
展昭一愣:“要见的人?”刚才自己进来还真没好意思看清酒吧里的人,难道有认识的人?
白玉堂不回答,带着展昭走向吧台,坐下点了两杯酒笑笑说:“过来了。猫儿,想帮你哥哥就应付好这个人。”
展昭斜了斜眼,看见一个黑衣人正像自己两人走过来,不过看身形,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不如静观其变。展昭端起面前的一杯酒轻轻啜饮。
“这杯blue dream还真是适合你。”果然儒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展昭抬起头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装扮虽然儒雅,可眼角带着掩饰不住的戾气,难道又是道上的人?但出于礼貌又不能不应,展昭淡淡的笑了笑:“谢谢。”
白玉堂坐在一旁懒洋洋的开口:“原来是祯哥,祯哥怎么这么有兴致来Z市玩?”
祯哥?难道是赵祯?展昭一惊,回头看了一眼白玉堂,不出意外的迎上了白玉堂赞许的目光。
赵祯也回以一笑:“白五爷不也在Z市玩吗?看来有兴致的不止我一个人啊。”
白玉堂微微一笑:“我不是有兴致,我是来陪他的。”说着用酒杯指了指展昭。
展昭看着赵祯笑着点点头:“原来是祯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祯哥好,我叫展昭。”
展昭?赵祯眯了眯眼:“展家二少爷?怪不得能有白五爷陪着,是我走眼了。”
 
虚情假意的恭维客套,展昭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起身说:“既然是旧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臭猫,你先回去了我去哪?白玉堂心里暗骂,脸上却笑得不动声色:“今天既然认识了就都是朋友,猫儿,何必着急着回去?坐下聊聊吧。”
自己根本就不想参与飞青会的事,白玉堂又不是不知道,非把自己卷进来是什么意思?展昭瞪了他一眼,正想回绝,却听赵祯在一旁说:“是啊,我对二少爷也佩服得很,想交个朋友,不知道二少爷肯不肯赏脸?”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展昭也不好再走,只得重新坐下来笑着说:“祯哥言重了。早听闻祯哥在江湖上的威名,今天能认识,是我的幸事。”
赵祯大笑:“二少爷果然会说话。好,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说着又转向白玉堂说:“白五爷和二少爷是朋友?”
白玉堂邪邪的笑笑:“祯哥真会说笑,只是朋友会来这种地方吗?”说着把手圈在展昭腰间,把人向怀里一拉:“他是我恋人。”
展昭身体一僵,就想回肘撞向白玉堂,白玉堂手忽然又紧了紧,凑在展昭耳边小声说:“想帮你哥哥就别动配合我。”
这是飞青会的事,自己从来就不想管的!可是,可是……想起展鸢疲惫的面容,展昭心一软,心里叹了口气,收回了已欲撞出的手肘。
白玉堂看着展昭脸上的犹豫之色,察觉到怀里的身躯渐渐放软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心下大乐,眼睛瞄了瞄近在咫尺的猫儿的耳垂,轻轻地吻了一记。
帮哥哥,但又不想染指飞青会的事……展昭正在矛盾,对白玉堂的逾距竟然反应迟钝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一肘就撞过去。
就知道这只猫会炸毛,白玉堂一袭成功,立刻一蹬转椅退开,错过了展昭的一击,嘴上还不忘调笑:“猫儿,以前又不是没做过,你怎么还这么害羞?”
看着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样子,赵祯心中不悦,江湖上出名的美人怎么会落在白玉堂手中?白玉堂的风流名可不是白来的,男女通吃,换了无数床伴,展昭不是清高吗?怎么会跟他混在一起?终于忍不住,轻轻咳了咳。
白玉堂仿佛刚想起他一般:“呦,我都忘了祯哥还在呢。咱们说正经的,我听说祯哥想在Z市发展,这间酒吧我以前没听说过,是不是……”
赵祯也不否认,抿了一口手里的酒:“不错,这家酒吧是我开的,不过我可不是要在Z市发展。Z市说什么也是飞青会的产业不是?”
不会在Z市发展?那是谁累的哥哥整天不得休息?展昭心中不快,脸上却笑笑说:“这江湖上的事当然是谁有实力谁能发展,飞青会虽然在Z市,但也不能阻碍江湖上朋友的发展啊。”
赵祯笑着说:“二少爷果然豪爽,合我性子。宋帮和飞青会这段时间可能有点误会,有点不太愉快,但是我相信这点误会很快就会解决。宋帮要是有什么得罪之处,我先在这里赔不是了。”
展昭笑笑说:“祯哥言重了,我现在不是飞青会的人,不管飞青会的事。而且江湖上的朋友哪还没有个磕磕碰碰的,谈不上赔不是。”
看来这二少爷并不像传言那样软弱可欺啊,句句话说得得体不说,还堵的自己严严实实,半点便宜没占到,有意思。赵祯不怒反笑,看着展昭说:“二少爷果然名不虚传,赵祯领教了。”
展昭笑回:“祯哥也不愧是宋帮大哥,展昭也领教了。”
白玉堂搂过展昭向赵祯笑着说:“祯哥,既然猫儿是我的人,那展家的事我也不能不管不是?以后要是有什么是对不住祯哥,还请见谅了。”
这是威胁我飞青会不是好惹的吗?赵祯笑得不动声色:“好说。白五爷和二少爷难得来,咱们不说这些扫兴的了。既然是朋友,大家好好喝几杯,我请客,怎么样?”
白玉堂笑着说:“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
展昭也笑着说:“祯哥好意,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暗夜中三人相对大笑,却怎样也掩饰不掉重重的敌意??
 
沙发
呵呵 看文喽~~
 
又被吃豆腐了
唉~~
 
夜半发帖,留印
 
夜半发贴的人看来很多,而且都是到处见面的同仁.
 
在意外里小白的情敌是李耗子,在这篇文里小白的情敌不会是赵小龙吧?猫猫的FANS真不??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8]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不得天明(继续渊的黑暗主题)
意外 (保证速度,一定不坑)
【原创】迷 · 香
【古代】【战场】我保证两辈子鼠猫都在一起
【原创短篇】你走后的二十一天
【聊天楼】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鼠猫
【原创】猫猫成仙记 ——恶搞,架空,不定期
【9457】9457里映像深刻
【贺文】晨雾
【水】我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5-22 23:57:32  更:2020-05-23 00:04:49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