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睡前故事系列 -> 正文阅读

[鼠猫]睡前故事系列[第1页]

作者:墨幽沐雪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搬过来吧233
此文温馨甜蜜,适合睡前关灯阅读~
 
【影子】
叮铃……叮铃……叮铃……
“猫?”
“嗯?”
“还是把小铃铛收起来吧。”
“……”
“听着有点瘆人。”
这铃铛不还是你送的吗?展昭扭头看看白玉堂,他的侧脸被夜色模糊了,看不清神情。
展昭还是把小铃铛攥进了手心。
十点半的校园,因为路灯坏了好几盏的缘故,夜色分外沉郁。
三月末的风有点干燥,无声地吹拂。
好像有些过于安静了。展昭想。
于是他开口道:“我觉得我们的那套攻防……”
“嘘……”白玉堂食指抵唇打断他,握住了展昭的手。
怎么是潮的?展昭疑惑的目光从他们紧紧交握的手挪到白玉堂的脸上。
他们刚好走过一盏完好的路灯,这让展昭看清了,白玉堂的目光一直落在地上。
展昭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细长细长的,黑黝黝的影子,三条。
“别回头。”
“知道。”
“你今晚还睡得着么?”
“没关系,你可以到下铺来跟我睡。”
“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
“嗯,一条影子而已。”
一条影子而已。
只不过那条影子的脑袋,左边像人,右边像猫。
 
【脸】
白玉堂和展昭无论如何都要搬离这间寝室,并要求另外两位室友一起搬走——毫无预兆的决定。
寝室在五楼,虽然有点高,但是光照充足,冬暖夏凉,很适宜居住。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柳清风问这话时展昭正把白玉堂从娃娃机里吊出来的两只泰迪熊放进收纳箱。泰迪熊是一黑一白的一对,嗲里嗲气。
“有些事情不一定要弄得那么清楚。”
柳清风捞起脚边的篮球砸过去。
篮球擦过展昭的头发,与床板激烈碰撞。
“你跟白玉堂谈那恶心的恋爱,行。但是这种涉及四个人的事情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清楚?”
展昭欲言又止的犹豫中,浴室门被打开了。
“你有气别冲他撒。”斜倚在门框的白玉堂架着胳膊,语气冷淡。
他左边的眉毛吊起了肉眼可见的一点儿,这是要动手的前兆。
颜查散有点为难,已经站到了最适合劝架的位置。但是在白玉堂几大步跨到柳清风面前时,还是识相地没有阻拦。
白玉堂没有举起拳头,仅仅只是在柳清风眼睛上抹了一把。
“如果好奇,晚上你自己去浴室里看。”
晚自习结束,两个人抱着行李正往新寝室走。
“我觉得这样有点不妥。”
“看不看是他自己的选择。”
“你就不怕他吓坏了再来找我们住?”
“没关系,我们的是两人寝,没床给他睡。”
展昭抿了抿嘴巴。
他会走进浴室吗?
他会注意水槽上面的窗户吗?
他会看到窗口那张,对着他笑的脸吗?
 
有点惊悚啊,真的适合睡前看吗?
 
你确定是适合晚上睡前看
 
楼主,这真适合晚上看吗?还好我是中午看的!
 
不是说睡前故事吗?我都躺床上了,现在不敢睡了
 
楼主骗人!
 
我胆子小,还好没在晚上看
 
【415】
“不太对。”
展昭忽然拉住白玉堂的手。
“怎么?”
“我们的寝室是?”
“416。”
“我们走了多久?”
白玉堂和展昭一起停下了脚步。
右边正是一扇宿舍门。
他们抬头看去——415。
白玉堂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下一间就是了。”
五步后,再抬头。
——415。
两个人对视一眼,看向前头。
这条走廊原来那么长,长到尽头那扇被夜色涂得黑暗的窗户都模糊扭曲了。
而且,空无一人,寂然无声。
小心翼翼地又走了五步,他们再次来到415门口。
“跑么?”白玉堂扭头问展昭。
展昭轻轻摇头:“恐怕跑不了了,闭上眼睛走试试吧。”
于是他们十指紧扣,闭上了眼睛。
黑暗降临的一瞬间,头顶轻飘飘落下一声又细又奶的“喵”。
白玉堂倏地睁开眼睛,拉着展昭往前跨几步,再仰头看。
——416。
尽头的窗户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窗外景物在黑夜里的轮廓也看得分明;人声物语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他们包裹。
前头一只肥硕的橘猫高傲地瞥了他们一眼,晃着尾巴从展昭脚边走过。
“是我们之前的寝室楼下那只小猫。”展昭笑起来。
“好的,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儿子了。”
“白玉堂,据我所知,每天给他送羊奶和鱼肠的是我。”
“有什么关系?我儿子就是你儿子啊。”
 
有几个和我那么实诚晚上看?
 
【敲门】
白玉堂迷迷糊糊感觉到被挤在他胸膛和床角间的展昭似乎挣动了一下,睁眼,正对上黑暗中的另一双眼睛。
“怎……”
展昭捂住他的嘴:“别出声,你听。”
夜深人静里,有人敲响了他们的寝室门。
笃。笃。
白玉堂摸索到开关亮了灯,才下床去慢慢地拉开门。
走廊里一片黑暗,空无一人。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凌晨一点半。”展昭放下手机,与白玉堂面面相觑,两个人的脸色都有点不自然。
“大概是恶作剧……接着睡吧。”
“嗯。”
第二天晚。
笃。笃。笃。
展昭和白玉堂一齐睁开眼睛,灯也不开地下床开门。
依旧是空无一人。
依旧是凌晨一点半。
学校的各个群贴吧和论坛都不约而同地热闹了起来。
——你们昨晚听到敲门声了吗?
——听到了,没敢开门。
——我开门了,还跑出去看了看,根本没有人啊……
——我不仅昨晚听到了,前天晚上也听到了!
——我怎么一次都没听到过啊?
第三天晚。
屏幕上的时间变成凌晨一点半的时候,第一声敲门声准时响起。
展昭眼疾手快地拉开门巡视一圈——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来过。
就仿佛这敲门声是门自己发出来的一样。
第四天晚。
两个人披了条大毯子,在寝室外,靠着门依偎着取暖。
远远地,一声很轻很轻的“笃”传来。
两个人当机立断地丢下毯子循着声音跑去。
没几步,展昭就停住了脚黏在原地。
“猫儿?”
“你抬头往上看。”
展昭打开了头顶的那盏灯。
白玉堂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看不到敲门的人了。
前头,黑暗因为这盏灯变得稀薄,这就可以看到爬行在天花板上的那个人影,正垂下手去敲一间寝室的门。
 
我不该点进来的
 
我进来了
 
手咋这么快就点进来了呢
 
【楼梯】
“吃什么?”
“脆鸡堡和鸳鸯咖啡。”
“好。”
晚上19:30,晚自习还没结束,这座寝室楼只剩下416中因为比赛活动而有不上晚自习特权的展昭和白玉堂。
这时楼道中都是不亮灯的,严严实实地填着夜色。
白玉堂的大脑还在数据海里沉浮,一双眼睛盯着手机上的论文,懒得开灯,于黑暗中凭着感觉一级一级地走楼梯。
四楼到三楼。
三楼到二楼。
二楼到一楼。
……
白玉堂倏地抬起头来。
从四楼到一楼要走三次楼梯,毫无疑问,但是……
他走了几次?
是四次。
寝室楼没有地下室,哪来的第四次。
白玉堂打开手机上的手电,借着那小小的光点环视四周,他看到楼梯还在一层一层地往下去,他看到前头的窗户外夜色如焦墨。
而窗户上每一处被光照亮的地方,都能看到一双窥伺的眼睛。
众所周知,这座学校建在曾经的坟地上。
“玉堂!”
展昭的声音落在头顶,很重很急。
“白玉堂,快上来!”
“白玉堂!!”
白玉堂想也不多想,将手机手电一关,扭头飞快地寻着展昭的声音奔去。
 
又是晚上先占位子,明天看
 
我看了
 
【上铺】
丁月华和上铺在食堂里吵起来了。
白玉堂叼着小笼包,展昭端着粥,围观不敢说话。
丁月华的上铺叫安仪,一个面相古典,谈吐举止文雅的姑娘——现在正在拍桌子。
“我都说过几次了我昨晚真的在睡觉!”
吵起架来一向比须眉更厉害几分的丁月华长舒一口气,猝不及防地捂住脸哭了。
这下子白玉堂和展昭都愣了。
有八卦好事的在窃窃私语,说是窃窃私语,其实声音毫不收敛,白、展二人也听了个大概。
月华向来浅眠,夜里容易转醒。这些日子,每个午夜时分的睁眼,都能看到从上铺垂下来一个模糊黑影。
她一开枕边台灯,就见上铺安仪那张倒垂下来的脸。头发蓬乱,眼睛圆睁眨也不眨,嘴巴能咧到耳根子,无声无息地笑着……
“我真的没印象,我在睡觉……我不梦游!”安仪抹把眼睛,泪珠子也开始往外沁。
白玉堂架着胳膊啧啧声,略有些踌躇地开口:“这样好不好……”
午夜十二点,两个人被闹铃叫醒,钻在一个被窝里打开了电脑。
月华将电脑放在了书桌上,摄像头正对上铺安仪的床,床上人的一举一动,都直播到了白玉堂的电脑上。
安仪出人意料地配合,为了让人看个明白,还打开了床上的台灯。
台灯光是暖橘色,偏红,无边夜色里显出一点昏沉黯淡。
但足以让人看到,那鼓起的被窝如虫一般蠕动,拱起,然后一个脑袋从侧边钻出来,慢慢地垂了下去。
展昭捂住了嘴。
白玉堂一怔,当即要去摸手机给月华打电话。
却见屏幕中,安仪又慢慢抬起了头。
她的身体岿然不动,只有一颗脑袋,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抬起三十度,六十度,九十度……然后是右转三十度,六十度,九十度……
直到一整张笑脸都出现在屏幕里。
眼睛睁得近乎要裂开,嘴巴咧得又弯又长。
展昭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
白玉堂环住他——尽管他也手脚冰凉。
“没什么的。”
“不……我是想到……白玉堂,我问你,安仪是谁?”
白玉堂滞住了。
这个名字在他脑海里迅速模糊,而另一份记忆却愈发清晰起来。
——小五哥我跟你说我们这个班人好少,才三十一个!
——我们也住四人寝啊!这一层八个寝室,都是我们班的人。
展昭手忙脚乱地拨通月华的号码。
对方几乎立刻就接起来了。
“你好,我是安仪。”
 
吓人
 

 

 
【对床】
接前文【上铺】
—————————————————————————
“你好,我是安仪。”
展昭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两个人都能感觉到有某种记忆正在模糊褪色,不由分说关了直播打开wps,手指飞快跃动敲下脑子里残余的与安仪有关的一切。
翌日晨,食堂。
月华带着阿敏和苏虹两个室友,很自然地与白展二人同桌。
“昨晚睡得好吗?”
“好呀,半夜都没醒来过。”她笑微微地回答,无忧无虑的模样与平时没什么不同。
白玉堂与展昭交换了个眼色,复又小心翼翼地问:“月华,你还记得安仪吗?”
“安仪?”月华嚼着包子眨巴眨巴眼睛,“我没听说过,哪个班的?”
“月华。”展昭温和地插话,语气被调整成漫不经心地样子,“你们班几个人来着?”
“三十一个呀!刚好我们寝是三个人。”
一只蘸了醋的小笼包落在展昭面前的小碟子里,他扭过头,就见对面的白玉堂冲他眨眨眼睛,带着宽慰的笑意。
——你看,没事啦。
展昭却破天荒地没有回应他,兀自紧紧地锁起眉头。
第三天的早晨,月华和对床阿敏在食堂里吵起来了。
白、展二人到场时,她正在抹眼泪。
展昭心一沉:“月华,怎么了?”
月华捂着眼睛轻轻啜泣:“昨天半夜我醒来,台灯一开,就看到阿敏坐在她床上盯着我看,眼睛睁那么圆,眨都不眨,嘴巴咧那么长……”
“我没有!”阿敏也红了眼圈,“我明明在睡觉!”
下一个是谁?
 

 
吓到我了!
 

 
【旧话】
清明节,白玉堂随着展昭回了趟江南的故乡,上坟祭祖。
四月刚刚来,山间的风比坊间的放肆,卷落枝头新碧,卷起泥上草木,卷走几张薄软的纸钱。
展昭把被风吹得张牙舞爪的头发摁回去,另一只手要护着纸钱祭品,有点头疼。
“我去捡吧。”白玉堂说着,踏上石阶。
明黄的纸钱成了只明黄的蝶,每每要被手指触即,就狡猾地一拍翅膀,打着旋儿走了。
白玉堂叹口气,耐心地追上去。
纸钱落在一片草叶上,不再动了,像是蝶终于找到了栖息之处。
白玉堂俯下身子去捡,指尖触上纸钱的时候,蓦地与另一根手指相碰。
——不见有来人啊。
他有些奇怪,继而见眼前垂下来一缕长长的头发。
末梢打卷儿,乌木的黑,掺着雪样的白。
日光明晃晃落下来,给那点白洒上了点光,星星点点恍若朝露。
白玉堂缓缓抬起头来——被长发簇拥着的是张很熟悉的脸……不,又不一样……不那么圆润,两颊的线条带了几分嶙峋,瞳仁也更黑更深一些。
不过眼睑下那粒小痣,仍在那个亘古不变的位置。因为一对眼睛圆圆瞪起来,几乎要看不见。
“……猫?”
白玉堂恍惚意识到什么东西变了,山似乎还是这座山,草木也还是这些草木,但远远眺望,迷蒙晨雾里若隐若现的是飞檐翘角,下头悠悠传来一曲听不懂的田间歌谣。
“猫……展昭。”
眼前人眉眼一舒,陡然浮起的笑意一下子掩去了所有的惊惶,鼻子却成了桃红色——白玉堂太熟悉了,床笫之间,每每对方的鼻子变成这样的颜色,那就是要落眼泪了。
还是晨间,但阳光太尖锐,刺穿了那张熟悉的脸,让那件宋制红衣成了灼灼燃起的霞。
白玉堂发觉他几乎被阳光侵蚀成了半透明,忙伸手想碰碰他的脸。
而阳光在那一刻愈发的滚烫,薄薄的身影一晃,倏忽不见。
“白玉堂?”
白玉堂将手指从眼前收回,扬起声音应了声“来了”。
展昭在石阶上头冲他勾勾嘴角,转身又朝那坟走去了。短短的头发在他转身时轻拂了一下,刹那间在白玉堂眼中长成了一块黑布,掺着丝缕雪白。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什么时候更啊?
 
展昭从寝室出来时,楼道里已经听不到白玉堂的脚步声了——大概在楼下等着了吧。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他摸出来,甫一按下接听键,就被月华劈劈啪啪小暴雷一样的声音砸了个满头满脸。
“昭哥我这个换寝室申请根本批不下来啊,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呀……算了这个辅导员也不会信……好气啊!”
“编个理由试试?”展昭关好门,打开走廊的灯,“想换舍友什么的……”
依旧是大家去上晚自习的时候,展昭走路跟猫一样听不到脚步声,整座寝室楼里回荡的,只有展昭讲电话的声音。
“我再试试……还有啊,为什么不能跟阿敏说,我和苏虹都好尴尬……”
“阿敏她……”展昭踏上了楼梯。
一级,两级,三级……
展昭踌躇片刻,后话正要出口,被一阵脚步声打断。
咚,咚,咚……
他一怔,停在原地上下看看——楼道里还有别人吗?也许。他定定神,复又顺着楼梯往下走:“月华,你看到的阿敏她可能……”
脚步声在这时候再次响起。
咚,咚,咚,咚。
展昭又一次停下了脚步。真巧啊,他想,刚才自己刚好走了四步,简直像回声一样。
“月华,我等会儿再跟你说。”
他挂断电话,在原地站了足有一分钟,一片寂静,并没有脚步声。
然后他飞快地走过最后两级楼梯,走过楼梯拐角,在下一层楼梯前停止——一共九步,是落地无声的九步。
三秒后。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展昭深深吸一口气,忽地拔腿向下飞奔。
头顶的灯像是被什么惊扰,忽明忽暗,忽明忽暗……继而,心照不宣地罢了工。
整座寝室楼漆黑一片。
似乎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踝,展昭后背一凉,来不及惊呼,就顺着楼梯滑了下去……
不,不对,展昭在天旋地转中努力抓住最后一丝清明,是有什么东西,把他拖了下去。
“猫,猫儿!”
展昭在一个温暖的臂弯中平静地睁开眼睛。
白玉堂出了半脑门的冷汗,满脸手足无措。
“你一直等在楼下?”
“是啊,好好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
“你有没有听到脚步声?”
“你走路跟猫一样,哪有什么脚步声?”
“刚才,那灯……”
“灯好好的啊,一直亮着呢。”
展昭紧紧锁起了眉头,片刻沉吟之后,猛然坐起身来摸自己的手机:“要快点跟月华打电话,告诉她阿敏是怎么回事……”
“你别乱动!我来吧。”白玉堂手忙脚乱摁住他,自己拿起手机来飞快地划,“月华,我跟你说实话,阿敏她……”
话说了一半,白玉堂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展昭看他这副模样,觉得自己似乎被浸入了冰冷刺骨的水。
“你,你不认识阿敏了?……月华,你们班……几个人?”
白玉堂开了免提,屏幕中传来女孩儿莫名其妙的声音。
“三十个啊,怎么了?”
“立刻从寝室搬走,换寝,或者搬出去住都可以,总之再也不要靠近你们寝室了!”
白玉堂说得有点急,半个小笼包生生卡在了嗓子眼儿。
月华与苏虹大眼瞪小眼一阵,不明觉厉。
展昭叹口气,接话道:“不仅你们,也别让别人再靠近你们寝室了……你们寝室的寝室号是什么来着?”
“415。”
“好,跟你们7幢的人都说一声,别靠近415。”
月华傻傻愣了好一会儿,见眼前二人具是一脸正色,沉沉的气场甚至有些吓人,才略显犹豫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这方面的事情我很相信他们。”月华拍着苏虹的肩头苦笑,站起身,“你们先聊,我去买面。”
苏虹缓缓地将目光转到白、展二人身上。
“可是为什么呀?我很喜欢415啊!”她这样说着,咧嘴笑起来,“我舍不得搬走。”
苏虹平时不会这样笑,睁圆了眼睛,嘴长长地咧开,那笑容很像……
“我不想搬走啊。”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短篇完结】春宵一刻值千金
想问个问题。以前不知道鼠猫。后来看了剧版
【授权转载】结婚容易离婚难
《十年陷》重修版(生死棺续集)
很久没来了。。不知是否有人记得……那件事
黑?白(重修)
清风明月
【血族】鬼婴(现代吸血鬼文,慎啊慎)
玉露笑金风(重修版,日更中)
说说触动我心的那些鼠猫歌曲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9-01 22:52:38  更:2020-10-07 21:38:14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