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开封旧话拾遗续写 -> 正文阅读

[鼠猫]开封旧话拾遗续写[第1页]

作者:吾有师尊叫MJ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经原作者同意,续写这篇文。我比较抽风,写得不好请大家包含,轻拍。
 
第一章
展昭梦里轻呓,一声玉堂罢再无声音。白芸瑞耳聪目明,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不仅是听在了耳里,还落下了心事。问是问不得的,且不说眼前这个人已经睡得茫然不知东西。便是他清醒过来,白芸瑞又怎么能将这话问得出口。再一者说,问又要问什么呢,他又来得什么资格去问呢。
垂头丧气的离了房门,外头梅枝斑驳,琉璃般白晰的月光洋洋洒洒的,颇有些普照大地的意味。只是看在有心人的眼里,却凭白的添出几分腻味来。大抵这世上事便是如此吧,相同的景色因为观景的人心境有差,所得感悟是决然不同的。这般姣好的月夜,只因他的忧愁无端得也变得凄凉起来。银白色贵重的环围照旧安安稳稳的卧在怀里,终究也没有放在床头。千百种的念头在脑海中迂回来往,到底也是没有头绪的。
师门中白芸瑞的天份是极高的,连师祖也曾称赞他心思灵透。 所谓触类旁通,精明的人是凡事都要精细的,若说在某一方面不开窍,那也不能说他是傻子,只能说不用心罢了。或者人常说的,未往那方面去想。一个精明的人若要成心往他所不擅长的地方去想去做,距离掌握也不过是多费一段时日和工夫。白芸瑞只是未能亲历一些事情,并不是所谓的不通。他对展昭既存了这样的心思,如何能一丝一毫皆不放在心上呢。情人眼中出西施,尤其是另一方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一方的倾心恋慕总要比一般的恋慕更多出数分的美好,简直就是完美了。试问,这样的一个完美的人,怎么可能刘郎独处若许年,不结相思缘呢。白芸瑞曾于私下里玩笑着问过他的兄弟叔伯们,所得的答复虽不尽相同,却都有共通之处,或知不言,或言不详,或详不实。
小达摩不是傻子,既然这人好好的在他的眼前,他何必去纠结一些过往之事呢,知若是不如不知,那便索性不知。
人若要自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一个名姓算得了什么呢,难道你喜欢吃一样东西还要问过这东西在你得到之前有多少人碰过不成。就算碰过了,现在在你手中,你要吃了它,它也只能任你施为。
人不是东西啊!
那又如何呢,他只是恋着他,只不过是恋着他而已吧。他接受或不接受他都从来没有试图去考虑过。又岂会因为一些无端过往而改变心意呢。最纯粹的恋慕由心而发,决不会因外界的因素改变而改变。这外界的因素自然便是除了自己的心以外的所有的事情,你所恋慕的人的反应自然也是包含在内了。
这般想着,那样腻味的月亮也变得明亮起来了。
明亮的月华遍满天下,是无有偏向的。可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看得到的才是全貌,最圆满最光亮。
海浪一波接一波的冲刷岸边,细腻的白沙中掺合着发亮的颗粒,远远望过去,像流动的银。呼和了月色,竟连幽怖的海夜也显得柔润起来。海岛上四季如春,桃花不分昼夜肆意开放,无比烂漫。粉粉的花枝中偶或夹杂几点白嫩的幼苞,让靠在大石上饮酒的人看了,竟也觉得可爱起来。
精纺长袍顺伏熨贴,领口半敞,环围摘了置在一旁,身子底下铺了大氅,流纹繁饰白丝暗镂辗碎一地残红。男人半闭双眼,曲了一腿斜倚着,修长的指很是随意的搭在腿上,一下一下随着浪涌凭空敲击。头发并不好好梳理,只把顶心的一把松松挽了用白绸束着,空留了好长一段混着散发迎风飘摆,很是不拘。他眉目是极漂亮的,又不是那种妩媚的漂亮,或说俊美方恰当些。只那眸子偶尔睁开,眼神里竟是极空洞的,让人无端得想到冰雪,很是与这美好如梦的景物不搭调。只盼他再把眼闭上,才颇不辜负零落如雨的花片。
酒坛放在一伸手就能取到的地方,流岚几笔略略勾描,使素白色的坛子越发玲珑珍秀。这样美丽的酒坛,表面上却配了不怎么美丽的字迹:花殇。
为何不是花雕呢?他这样问着。
取名的人看着他:你记得花雕?
他摇头,随口说出的话自己也茫然。
物生于春,长于夏,实于秋,殇于冬,桃花作酿,故名花殇。
他点点头。
小蓬莱常年如春,并无季节更迭。但是其他地方是有的。
主人家这样教导他的时候,是颇为严肃的。但久而久之他便觉得那只是一些无趣的把戏罢了。譬如说每个酒坛上都有相应的名讳,然而并不都是以花为名,每每问起来,主人家总会有这般那般的说辞,而说辞多了,偶尔重复或错乱了也是常有的。再譬如说这样环境优美的海岛,竟是机关重重险境丛生之地,若不是相熟的人指引带领,简直就是一个要命的所在。譬如种种,举不胜举.好在初到此间的时候,他只需躺在床铺上吃药调理就好,浑浑沉沉的毫不晓事。后来便能依赖主人家的协助打坐运功,调理真元。
武功,不可不练。主人家这样说。
于是将他带至一间功房,用目环视,除却中间一块空地可习练外,四周堪称书山刃海。
他几乎怀疑,要用有限之生命与这能为无限之主人家对耗了。
看看主人家的银白华发,他默默了。你修长生我不修啊!
主人家盘膝坐在他面前,目光很深远,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武就是武,放下世俗之欲强加于它的各种含义,文,道,方,授,皆是狗屁。
武,只是武!
主人家说着站起身来,拈一兵刃信步至场中,不作开势不提气,就这般舞。
是舞亦是武,其式开合有度,其招光彩流动,分外的夺人眼目。
你看,在我手中,它是活物。在你手中,它是死物。主人家将刀兵递给他。
极普通的兵刃,之所以能绽彩流霞,只不过是随人气势,借人神韵罢了。
极浅显的道理,若要做到却不可谓不难。
你怕了?
古语说,遣将不如激将。
古语又说,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章
第二天白芸瑞起迟了,好在早间并没有安排当值。来到大厅的时候才看到大家,只是这时候没人有心思理会他为何姗姗来迟。只是白芸生把他拉到一旁坐下静静听着。
展昭和蒋平在上首坐着,屋子正中站着一个和尚,杏黄色僧袍未披袈裟,双掌合十礼在当胸,态度十分恭顺。
蒋平很是细致的上下打量着手中的请贴,确保每个字都看明白了才放回桌上,笑嘻嘻的开口:“您的来意我们清楚了,请问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有,请下去用饭吧。远道而来,辛苦。”
和尚点点头:“多谢,只是您还没有给我将带回的答复。”
蒋平很是随意的拈起贴子,漫不经心的问:“敢问这英雄会贵堂将要准备多少时日?”
那和尚很认真的计算了一下:“大约要有数月吧。”
蒋平看着他:“贵堂要准备数月的事情,要求我们马上就答复,颇有些不合情理吧。”
“这......小僧明白了。”和尚微微躬身,跟着下人退出屋子。
“倒是个明白事理的。”蒋平点点头。他把白芸瑞和徐良唤到身边,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深红色的请贴封面上滚着烫金色的字迹,右下角拜款处烙着一株白桦叶片,很是郑重。内容很简略,一个名唤三教堂的地方要召开英雄会,特来邀请展昭,徐良,白芸瑞参加,并且对开封府其他的英雄也是十分欢迎的。
“这英雄会小侄倒是知道,只是没有参加过。”徐良等白芸瑞看完了,把贴子合起来,恭恭敬敬递还给蒋平。
“想不想去开开眼界?”蒋平徐徐的吹着茶。
“我自然是听您的吩咐。”徐良是个极有分寸和孝心的人,在长辈面前很是收敛,丝毫没有平日兄弟们在一起玩笑的样子。
“这请贴是人家予你们的,我这回并不想做这个主。三教堂是武林中的一大圣地,这般手笔想来这英雄会也必是十分盛大。三山五岳的豪杰英雄恐都是要到的,这自然是扬名立腕的好时机。”蒋平对徐良说着话,眼睛却看着白芸瑞。只停了停,又说:“当初南侠的大名也是自这英雄会上得来的。”
若般话语,白芸瑞只听进这一句了。禁不住遥想展昭少年时于万人瞩目的时候,献艺博名,那样的风采仅仅想来便十分的令人心折。
“四哥,这件事还是过些日子再议吧。不是还有很多时日吗。你先收着吧。”展昭说完了,起身出门,后面跟着白芸瑞。
“你去吗?”白芸瑞这样问。
“英雄会?如果需要的话就去吧。现在还不能肯定。”展昭回答他。
“那贴子不是请您了吗?虽然说我们在官府,却还是武林人士不是吗?”白芸瑞对展昭的答案并不明白。
“对我来说,只有需要去和不需要去。仅仅是因为他请了我就要去吗?难道任何一个人请我都要去吗?”展昭这样说,笑着看他。
“可是,他们是礼请在先,若是不去,岂不是要被耻笑,况且莲花观被灭之后,那些没有拿住的人犯说不定会逃到那里,而且那里的大堂主是郭长达的师傅,他们很有可能去投奔他......”白芸瑞没有说完,因为展昭已经停下脚步,很认真的看着他。
“芸瑞,你到底想说什么?”展昭很不解。
“我就是觉得我们应该赴会。”白芸瑞紧紧的攥着腰畔的刀柄。
“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我觉得现在没有到做决定的时候。”拍拍侄子的肩,他继续往前走。
“如果,是我爹的话,您会答应去吗?”身后的声音传来,问话的人自己也不知道希望得到什么答案。
展昭顿在原地,回转身子看着他,白芸瑞的脸映在阳光下,没有丝毫的阴影。那样近的距离,白玉堂的儿子。
“如果是你爹的话,他根本不会这样问我。”展昭说。
“是吗?”少年的声音听来很是飘渺。
展昭静静的看着他,过了一些时候才问:“芸瑞,这贴子是你下的吗?”
“啊!”白芸瑞愣住了。
“不是你下的对吗?既然不是你下的,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吧。这件事我和你四叔会商议的。”话语很清淡,声音倒是温和。
白芸瑞只是看着对面的人,颇有些怔怔的。神情间显得稚嫩又茫然。这样的少年,似曾相识。大约在这种年纪,便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类似的心境吧。展昭并不能准备的揣度白芸瑞内心的想法,却只是感觉到他的拗扭跟白玉堂脱不了干系。细想想也并不能全然责怪他,自他来到此处,有几个不会拿他与那锦毛鼠相比较呢!动辙便是你爹如何如何。自己也曾经历过这般少年的时候,自然能明白他内心的不平。
 
他原本知道白芸瑞并不是那类招摇莽撞的心性,故只按着寻常的套路来思索,虽是猜得中由却猜不中源。
他这样想着,白芸瑞丝毫不能得知,只是展昭的回答和话语却让他自动的引深了含义,内心既纠结又惶恐着,唯恐他察觉到了什么,脸面上也是阴晴不定的。
这样面对面的两个人谈起话来且能引发重重的误会,更不要说那样传来传去满天飞的话语了。可见,流言轻信不得。
他端坐在功房内,颇抑郁。
主人家的脚步近在咫尺。
“今日要几招?”主人家倒负双手,这样问他。
“五十招。”他咬着牙。
“可以。”主人家来在屋子正中央,平静的看着他。
不多不少,他败在了第四十九招。
也就是说,今日他还是出不去这间屋子。
他来要求招式,主人家陪他对招,只要他在规限内打败主人家或者能坚持过规限招式哪怕多一招,也算他赢。
第一日,他回答三招。他一招战败。
第二日,还是三招,仍是一招战败。
第三日,他学了乖,要求对战十招。他败于第五招。
主人家从西面的书柜中取出一卷书册扔在他的面前,转身走了。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他均要求三十招,次次败于二十七招。
第八日,他要求四十招,败于三十八招。
今天是第九日。
“知道你为什么败于这一招吗?”主人家问。
“因为我想让你败于这一招。”主人家不用他答,自己告诉他。
“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败于这一招吗?”主人家再问。
“因为我高兴。”主人家仍然不用他答。
说完,主人家转身往外走。
“是因为你想让我看清楚你的招式。”他说话了。
主人家转身看着他。
“你想传我功夫,所以你把我困在这里让我练武。为什么不直说呢,想教我直说嘛。”他笑了,俊逸的嘴角轻轻上扬,很是散漫。
“如果我直说,你会同意拜我为师吗?”主人家并不恼,只是很悠闲的问他。
“不会。”他摇头。
“那我的做法是对的。”主人家点点头,丝毫不以为意。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如你所愿来练武?”他问。
“你可以不练,这屋子摆设齐全,我也并不在意每日让人来给你送饭。”主家人想了想,认为这不是一个值得他烦恼的问题。
“那如果我寻短见呢!”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觉得非常丢脸。
“年轻人,我可以救你一次,当然可以救你第二次。实话告诉你,你从死狗恢复到现在的模样我的丹药水平有了很大的进益。”主人家微笑着点头,“何况,你真得挂了,对我而言不会有任何损失。而你,输得起吗?”
他又默默了,虽然他不知道以前他是什么样子,但凭直觉,他应该挺不是非凡人的。但是无比失望的,眼前的人比他更非凡人。非凡到这般境地,简直就是妖孽了。
他说得对,他输不起,因为他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如果他现在死了,墓碑上连个名字都没有,想想都觉得太过于不幸了。
“还是不要死吧。好好的练武有什么不好的。”主人家这样规功他,简直都算是循循善诱了。观他一辈子也不曾这般对别人说过话,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了,若要他那两个师兄见到了,真是要吃惊的。
“好吧,看你这样诚恳,我就勉为其难的练一下吧。这个面子是要记下的。”他这样说。
主人家笑了笑,他这样的年纪,自以为已是历尽沧桑的人了,总不好跟一个年轻人去真得计较些言语。否则要被师兄们笑话的。
“你历劫重伤,虽说是祸灾,却亦倚存福祉。肌体骨骼受大创后也得已大养,何况有我丹药相辅相成,使你神气充沛清澈,宛若涅磐。加上你的记忆尽失,前尘往事于你俱作一枕黄梁,再没有丝毫痕迹。更使你之心神犹若初生,洁净非常。这诸般种种自乃天意,你本就根骨非凡,望好生自持,莫失良缘。”临出门的时候,主人家很正经的对他讲了一段话。末了又加了一句:“如果不加珍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应当明白,到此时为止,除了专心于武,你还能做什么呢?”
 
更了!呵呵!大大的沙发!
 
那个是小白吧!虽然知道是he但是好想他们快见面啊!大人要加油奥!顶上去!
 
顶啊!
 
强势排个队。LZ我仰慕乃很久了,终于见到乃和乃的续文了,鸡冻得我~~~~~一定不要学那只,坚持完结是王道!偶棉永远举小旗支持乃
 
按爪印
 
续写大力支持 给楼主亲爱的鼠猫加持~~
 
第三章
展昭的这一夜睡得并不实,有个人总在他梦里进出,一会站床边,一会上房顶,稍一分神人就蹿进了高高的楼台里。他想追却追不上,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火焰高起,吞噬一切。
他是被渴醒的,又眯了眯才摸索着寻杯凉茶喝了。天还早,倚在床头想着梦里的事情,细节是记不清了,无边无尽的全是火红,什么都烧了,偏那楼上的匾额还好端端的健在,三个大字看得人说不出有多闹心。
衣裳穿了一半,砰砰砰的便有人叫门:“展大人”
“什么事?”展昭问。
“南安公馆来人,说有要事。包大人请您过去。”话音方落,门便开了。
南安公馆距开封府并不远,相隔只有两条街面,原是前朝衡王府地。房前屋后一挂绿藤,衡王没落后,空置了些许年,后来便改了专作他国使臣暂居所在。如今这公馆里住着的,正乃西夏国公主并使者。
朝臣出使他国,原来极平常的。多了一位身份贵重的女子相随,便意义深远起来。公主也罢,佛女也好,称号一个叠一个的加诸于身。只为了为这好端端娇花移居他地多添些光彩罢了。从古至今,要邦交永好,若无女子周旋其中怎能称之为好。
珠帘垂幕,幽香暗焚。环佩声叮咚不绝,异国奇服的女子们簇拥着公主坐于帘后,三言两语问罢经过。包公等告辞而出。
一国公馆,夜入不明之人,惊动公主。皇驾大怒,严令彻查。
蒋平调派人手,于各处盘查,嘱咐完了与展昭径向后院走。
“四哥,你怎么看?”南侠道。
“咳”蒋平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这公主只说见一人影于窗外闪过,除此之外,再无半分可寻之迹。焉知不是她睡迷了花眼。再者就算当真有人经过,又不曾生出事来,或是夜行人借路亦未可知。只不过事关…..不可轻慢便是了。”见蒋平说到事关后手指向天,展昭自知他意指皇家脸面,微笑点头。
   内园数房走遍未见线索,后来至书房,展昭信手启窗,忽道:“四哥。”蒋平闻声忙至近前,入目即见窗格之上一小小标记,简单数笔白粉勾勒,赫然是一莲花形状。
   展昭看蔣平,蔣平看展昭,目光相對,皆凝重起來。這樣的標志不可謂不好認,此乃江湖中有名的采花大盜,晏楓的獨門印記。
   展昭再看一眼那標記,遂伸手抹了去,又仔細檢查過房中各處,見再無痕跡,才回前廳見包公。
   包大人見無所獲,安撫公主數句,帶人離去。
   直到歸至府中,展昭方摒退他人,與蔣平將所見細細回明。包大人眉頭一鄒:“如此說來,那夜探者便是晏楓?”、
   蔣平回話:“應是他無疑,畢竟在江湖中,他之名聲并不甚好,又留在那個所在,想來應非是他人冒充。”
   包拯點點頭,轉眼看展昭。
   展昭開口:“大人放心,除我二人之外,再無他人得知。另公館中值夜并公主侍女仆從皆已查問,并無人得見夜探之人真實面目。另就由時辰推算,公主所言應屬實情。”
   包拯并不忙說話,只拿眼打量著他。此刻展昭右手執劍,拇指輕擦劍身,似乎顯得有些心不在焉。通常他在思考一些關竅的時候,就會如此。話講得雖然慢,心里想得卻很快,也很細。包拯了解這一點,所以靜靜的等。
只一會兒,展昭迎上包公的視線:“晏楓是采花大盜眾所周知,他若下手,憑公館中的人是攔擋不住的。但是這一次據公主及眾人的反應來看,他似乎除了留個印記,什麽都沒有做。難道他夜入公館只為了留個印記?再者,公主說是自臥房中看到晏楓身影,我二人卻是自書房中發現印記,這說明晏楓去了兩處地點,那么他目的何在呢?三者,晏楓留印處是在窗欞雙格之間,甚為隱蔽,若非知曉江湖規矩之人決然不會注意。說是挑釁顯然不通,說是留痕,可他卻未取走何物。這般行事,可謂蹊蹺。”
包拯聽后,略略思量,道:“今日暫且如此,所幸公主并未受何等損傷,此事還需查訪。你二人先行退下吧。”
這二人皆是心思通透之輩,知包拯這般說話,便是已將事情全盤攬過,自行去回圣上,他們只需聽命便是。
 
尋常人物夜入公館,未查明之前或說驚擾。晏楓卻是別樣的麻煩。他的身份實在是極品之極,這樣一個人月黑風高潛入一國公主居處,傳揚了出去,好說不好聽。女子清白何等緊要,何況這女子實是要命的非同一般。事情進行到這步田地,已非是展昭蔣平能夠說得上話的,甚至有些話已非是他們能說得出的,皇駕跟前,包大人,不可謂不頭痛。
   辭了包公出來,天正陰得很,卻不是那般暴雨將頃的悶悶,間或還有絲風,只是全無涼爽。蔣平抬頭看了看:“飯時已過,想來他們都已用過,我去取了來,我二人就在房中將就些便是了。”展昭點點頭,看著蔣平出院去,轉身進了屋,開了窗戶也不甚亮,再想想白日的事,三分疑或上添上二分悶,索性至柜里暗格處取個壇子放于桌上。
四爺提著食盒進門, 看見壇子稍愣了一下,便伸手拍了泥封,釀香中略帶花香撲鼻,熏得滿室陶然。
展昭遞過手巾讓蔣平擦臉,外頭雨已落了,不是很大卻也濕人。
胡亂試了水痕,蔣平拈起酒盞拿在手里,潔白的玉斗,玲瓏可愛。
展昭為他滿了一杯,竟是晶瑩剔透的,略帶著涼意,似乎雪中寒梅近在咫尺,單是看著便清清亮亮的。
“這樣的酒原也只有這樣的杯才稱得起,倒叫人不舍得喝了。”蔣平一面說著,一面早已飲了。待酒入喉卻是咦了一聲。
展昭笑笑,也自飲了一杯:“他說梅花酒原極好,只是過于清淡,瞧是滿夠了,若要喝嘛,還少了幾分味道。故此,便特制了這數壇,看著嗅著都無異,卻烈得緊。”
蔣平鄒鄒眉頭:“喝這酒原就喝個清爽,弄成這個樣子,不如直接去灌些烈的來飲。好在我不挑。”
擎杯想了想,展昭緩緩道:“我也曾問過他的,他說那梅花開在雪里,世人唯見其清冷傲潔,卻少知嚴霜下梅心火熱。我問他如何有此一說,他答若梅心冰冷早就凍住了,如何能開得出花來,可見梅,外冷內熱,故這酒,定要稱出這般滋味!”
一口酒嗆在嘴里,蔣平趕緊吃菜壓住,緩過這口氣來,才說:“明明是天下第一任性的,卻作什麽都要講個理字出來。一掛的歪理<热蛔鰝酒都講得出這樣的道理,為什麽闖那破樓卻不回來與我們掰上一掰!可見這回是真個沒理可歪了。”
蔣平說完了看見展昭打量著他,又道:“你看我作什麽?我說得不對嗎?我這個兄弟是事事都要與我論個高低的,當初為了三寶,我淹了他,我是曉得他記恨的。那樣一點點事情他便記恨著我,這樣的大事,憑什麽不許我記恨著他,他白玉堂不是很能耐的嘛,干麻不回來同我掰清楚了。”
展昭沒說話,給他滿了酒,看著他喝完了,才說:“他不回來,我替他同你掰也是一樣的。”又說:“他的出口的歪理,我許是不懂。那沒出口的道理,我倒是全懂。四哥,你信不信?”他這樣問蔣平。
喝酒嘛,便要有喝酒的樣子。
那樣清冽的酒,在這淫雨霏霏的天氣里喝下去,喝得人臉越來越白,心卻越來越熱。
蔣平素來少正經,唯有喝酒的時候極正經,似乎酒氣把精靈氣都遮了去,只心里還是極明白的。他與旁人想得不同,他人前少提某人,人后單與展昭在一起的時候,卻常常提起。蔣平的想頭很是簡單,這世上不管精明人或蠢人,最怕得便是執念,日子久了若可自解,那原是無妨。可經年累月,解又解不得,若再不讓說了,那真是生生要把人憋壞的。
既然見又見不得,忘又忘不得,那便說吧,狠狠的說,切切的念,把那有得沒得全說出來,總要好過憋死的強吧。
活人,總不能被憋死的。
 
沙发
 
乃……乃乃乃越来越BT了…………
 
也?不是CJ滴MJ阿?
远目,我看错了ORZ= =LZ……我错鸟~XDDD
羞涩,不过还是求GD也 - v-
 
竟然有续了~~~
飙泪读文...............
 
第四章
白芸生喜爱雨,尤其喜欢这样连绵不停的雨滴,沙拉拉的,绵密安心。盖飞侠也喜爱雨,她是水里长大的,一个龙女的绰号送得再恰当不过,嫁来开封后最郁闷莫过于干燥的天气。若不是顾及着白芸生在旁边,肯定要到雨里玩耍。
两个人站在廊下,同是出于喜爱,虽各自心境不同,却也可以称作同乐了。
看着盖飞侠站立的样子,白芸生颇觉得些许歉疚。虽然他不知道盖天筹曾对女儿说过什么,但是他对比武招亲时那个爽直得近乎有些泼辣的盖飞侠印象深刻。那样一个鲜灵活泼的女儿家,现在的表现简直近乎于温婉了。她美丽聪慧,同时用一颗纯粹的心爱慕自己,这让白芸生每每想来颇觉狼狈。他怨念着自己,但又毫无办法,若干年的心意怎么可能一朝一夕的斩断呢。他客守着礼仪对待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冒犯和唐突,同时又尽其所能的关怀和照顾着她,抛开那些凄凉永夜,几乎可以算得一个良人。
则至于一些或有或无的埋怨和疑问,则全部推给礼法吧,他熟练的运用着礼法,几乎有些自鄙的味道。同时又庆幸着盖飞侠单纯懵懂。
只是礼法礼法,礼若成了法,哪有还容得下半丝情欲呢。
白芸瑞敲响院门的瞬间,哪里知道自己破坏了哥嫂为数不多的惬意时光,他的心思也全然不在此处,颇有深意的看着他的大哥。
紧抿嘴唇的少年,带着满满的坚持,那般神情,像极了记忆深处的人。
把人带进房里,白芸生专注的看着他的兄弟,门外那样坚定的神情,此刻竟变得纠结起来。再抬头看向他的兄长,目光中竟带出一丝彷徨和祈求。
微微的,一闪即逝。
有些话,注定不能说,便如有些事,注定不能做。
   做了不能做的事,便须听些不想听的话,而这一句,无疑是白芸瑞最不想听的。
“展昭和白玉堂是生死相许之人。”
白芸生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很平静的看着白芸瑞,灯火反射在他的眼睛里,照出的并不仅仅是疲惫。
生死相许之人。
白芸瑞重复着,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心里碾过去,再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吐出来。
佛曰:苦海无边。
佛又曰:回头是岸。
   佛没曰,开弓没有回头箭。
可见,佛不知。
白芸瑞,不信佛!
展昭站在廊下,看着房顶上那个浑身已经半湿的人。那人站在那里好一会了,摆着一个还算潇洒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不动,展昭也不动,屋里醉得不醒人事的蒋平自然更不会动。
又等了一会,房上的人先开了口:“展大人,要抓要拿你出个声行不?”
展昭居然还是不开口。
“展昭,你该不是怕了我吧!”那人话音未落,展昭动了。
翻身,上墙,擒人,点穴,下房,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把人带到蒋平屋里,展昭抬手把穴道给他解了。
那人倒也不客气,转了身子坐下,先倒杯茶给自己:“展大人,这就解穴,你不怕我跑了。”
展昭半点表情也没有:“来意。”
“行刺。”大刺刺的吐出两个字,说话的人照旧喝茶。
展昭看了看他:“来意!不要让我问你第三次。”
“怎么,你想抓我。”来人放下茶杯,很是漫不经心的看着屋里的摆设。
“是定罪。就凭阁下所作所为,死不足惜。”展昭纠正着,口气很淡。
来人愣了一会,竟叹了口气:“我并不是怕,只是觉得很惊讶。”
   南侠一袭蓝衫,端正的坐在自己对面,脸上的神情很是平和,与传闻中的温温尔雅倒是不谋而合
面对如此无害的人,来人竟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凉凉的,好像坐在冰洞里一样。
  
  
   他是真得在冰洞里。
至极的寒冰,所散发的冻气便是离着数里似乎也能感觉到凉意,而他就这么单衣一袭的被那主人家塞到这里。
   他在功房里呆了整整九十五天,九十五次试招,终于让主人家在预定招式之外,多用了半招。
   半招,主人家轻描淡写。
   他研究了六十天。
六十天,七百二十个时辰,他像诱敌深入的猎人,一步一步的铺排,极力的找寻主人家招式中的破绽。再翻阅无数的典载想办法化解。克制是不可能的,以他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挑战这难如登天的题目。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好在,他还解得一字真经,拖!
只要引诱主人家按他所步好的招式去进行,想出每一招的化解之法,想办法拖到所限招数之外,就可以了。
不难,是不?
谁说的!!!
他是猎人,可为什么却觉得自己反倒像只狐狸。
那妖孽无比的主人家根本早就看透了他的意途吧,咬牙抵御着刺骨寒流,他想。
   “既然不想呆在那里,那就呆在这里练也是一样的,千年寒洞,于功体颇有助益。我,待你不薄。”妖孽主人家来看他,扔下一坛酒,几本书,很是认真的说。
 
这是传说中的SF
 
坐板凳苦等更文中…
 
腐摸LS的亲,等文是辛苦滴.
 
求续!
 
惊喜莫名,终于有出坑的希望了
 
楼主开始填坑了吗
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希望填平
别坑了
 
诶诶诶!!竟然看到续篇!!各种求LZ更文!!千万不要弃啊啊啊啊……
 
嗳?神马情况????打个记号……
这是拙痴亲写的吗?
 
啥世道,续写都是坑
 
D
 
怨念
 

 
这篇文莫不是有什么魔咒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聊天楼】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鼠猫
【微虐】白衣少年_五爷篇第一人称,不喜勿喷
大家是怎么进入鼠猫圈的呢,来晒晒吧!
推文笔记(不定期更新)
论腐女穿到七五
【求文】天子大的羽翼番外《情人效应》,遍
《梦里乾坤》(卷二)之梨花朝雨
【印调】鼠猫同人合集《文不对题》印调
五爷花式养猫的故事
【中秋贺文】秋月无边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1-19 10:44:27  更:2020-02-10 22:24:28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