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双鲤鱼 -> 正文阅读

[鼠猫]双鲤鱼[第1页]

作者:为你爱一场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天色渐沉,尚余的几缕天光照在秋色弥漫的荒山古道上,云山深处隐隐可见一骑红衣穿过云雾而来,策马飞驰于蜿蜒山路间,转眼又已没入古道尽头。
 
<红衣白马>
临近汴梁,天空渐渐飘下雨来,红衣骑士却浑不在意,马速依旧。
待到远远可见城门人头涌动,红衣人才逐渐慢下马来,望着汴梁城上方的乌云,眼中似有沉色。
他低头叹息一声,再抬头时又已换了一副轻松笑颜,悠悠驭马回城。
及至临近城门两三里时,索性开始下马步行。
守城官兵中有一将领模样的人甫一望见来人,侧头嘱咐两句便举伞急奔至近前
“展大人从哪里来?怎也未带雨具?”说着便欲把伞移过来。
展昭抬手止住,未答此言却转而问道:“陈副将怎会在此?”
原来此乃禁卫军统领账下副将陈焕,平时并不负责外城守备,因而展昭才有此问。
“下官在此实为专侯展大人来的”,陈焕恭谨答道。
“哦?可是官家处有事?”,展昭不动声色地问。
“展大人睿智”,陈焕一笑,“官家口谕令展护卫回城后即刻见驾”
“陈副将可知是何要事?”
“这。。下官不知”
展昭见陈焕神色间似有躲闪,沉吟片刻,“能否容展某回府换身官服?如此见驾恐有不妥”
陈焕正色言道,“展大人莫要为难下官,官家之命如何拖延?”
展昭一直在暗中观察陈焕,此时见其态度转硬心中已有计较,遂温笑抬手,“如此,有劳陈副将前方带路”
 
<风流白衣>
白玉堂此刻正坐在凤轩阁二楼的窗前看雨,檐外雨丝接在手里带有一缕凉意,他倒也不在乎,只是呆呆地看着雨幕下的街道出神。
此处并非白玉堂常去的酒楼,往日里五爷最爱到会仙楼饮酒。因那里是汴京最繁华的地段,平日里展昭不论是巡街、办案还是护送包大人一般都会经过此地。五爷最爱的便是坐在会仙楼二楼的窗子旁一边饮着女儿红一边等展昭,待展昭经过时就扔粒花生米下去,那时节展昭一听到破风声便知道是他,接过花生米时常会附带丢个白眼或是无奈叹口气,偶然闲时也会笑着踏上二楼以茶代酒陪五爷喝上一杯。
可今天,白玉堂不想去任何展昭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却也舍不得离他太远,所以在附近巷子闲逛时无意间走进了这座凤轩阁。凤轩阁和五爷以往逛过的花楼楚馆相比毫无名气,只因婠婠姑娘的琴声并不讨厌,所以此刻他便斜靠在窗前,右手接着雨,左手手指打着拍子,和着婠婠姑娘的琴音哼一曲南方的小调。
哼着哼着五爷又突然一笑,“白玉堂啊白玉堂,你何时也变得这般不济”,想着便突然跳起来就要走。
“五爷,且慢”,婠婠姑娘忙起身去里屋拿出一把纸伞递过去,“喏,带着把伞吧”
白玉堂点头谢过,撑开伞从窗子就飞了出去。婠婠姑娘惊站在窗边,后又笑着摇了摇头。
 
加油,等更
 
楼主加油加油!等你更文。
 
<脱身无计>
展昭先前说想回府换官服原是试探陈焕,他料到若陈焕心有图谋必不会放他先回府,只是想到陈焕既然借口官家传唤则进宫必会经过城中心,或许可遇到巡街的同事,到时再寻机脱身也未为不可,因此并不着急。另外,其实他心里还隐着个念头,白玉堂常在会仙楼饮酒,上次两人虽有龃龉但料想白玉堂为人坦荡危急关头是必会相助的。
谁知时运不济,此时会仙楼已过,不仅一个熟人没遇上,连白玉堂也不知在哪里。展昭这才有了些着急,面上又不敢显出来被陈焕察觉,只是暗暗转着念头,想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脱身还需费些思量。
 
<无意相逢>
白玉堂撑伞从小巷里出来时正看到展昭骑马跟着一名武将经过,看神情竟不大自由。展昭此时浑身已是湿透,脸上虽维持着闲适的笑可神色里却掩着疲惫。
白玉堂看着心里突起一丝痛意,远远叫了声“展昭”。
展昭一惊,转头看着白玉堂时面上已转为淡淡,只点头回了句,“白兄,好久不见”。
白玉堂本没料到会突遇展昭,呆了呆才暗想道“前几天才跟爷吵完架,屁的好久不见!这贼猫,怕不是又想诓人吧?”,心里转念正不知如何搭话,前方陈焕已回头提醒,
“展大人,咱们快走吧。莫误了见驾才好。”
白玉堂听那武将对展昭说话看着恭敬却似有威迫之意,心里便是一怒,遂未等展昭回话人已飞身落在了展昭身后。
“看展大人这一身狼狈怕是受了重伤驾不得马,不若由五爷送你一程如何?”,说着也不管别人答不答应,左手从展昭手中牵过马绳右手举着伞催马就冲了出去。
陈焕一愣,没想到两人这就飞出了视野,心里忍不住忿忿,“展昭骑马跟我走了大半个开封,什么受了重伤,骑不得马,傻子才信你的鬼话!”,眼见两人已跑远,口中急唤着“展大人!”,心里却暗想“倒要看看你们还能耍出什么花样”,这才慢腾腾策马追了过去。
 
<风雨力战>
“猫儿,你果真受伤了?”白玉堂原是随口一说没想策马走的远了才感觉展昭气息有些不对,此时二人一路左拐右拐,甩开陈焕正进入了一条巷口。
白玉堂缓下马来就急着探看展昭情形,展昭却截口道“无妨。白兄,先听我说”,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事态紧急,烦劳白兄代我去见禁卫军统领曹瑞,就说永州的一位故人托展某带回一物想当面交给曹大人,奈何一路遇杀手伏击,此时受伤不得分身,望曹大人速来驰援。”
白玉堂一听心里老大不乐意,“白爷爷难道护不得你?你这。。臭猫,竟支使我去求援!”。想归想,五爷转看展昭严肃样子实也不敢轻忽,遂压下心忧,“好,臭猫,五爷就替你跑这趟!不过。。”说着拉过展昭的手认真道“你可一定要等五爷回来!”。展昭一笑应了声“好”,撑身就从马上跃了下去。
甫一落地四周立刻出来十几个戴着面具的人,迅速将展昭半围了起来。
原来两人纵马出来见陈焕半天不曾追上便觉出不对劲,待进入窄巷时又察觉周围风声有异,似乎隠藏杀机。展昭暗叹情形不好原想让白玉堂先走,但想来白玉堂必是不肯,转念又想不如将计就计,遂松了精神透出内伤引得白玉堂停了一停。白玉堂此人虽然平日里总是吊儿郎当最爱给展昭捣乱但大事上却从没含糊过,不仅是可交托生死的好友亦是值得信赖的知己,想来此事白玉堂必能不负所托。
看着前方围住展昭的杀手,白玉堂眯起眼睛,又最后扫了展昭一眼,随后未说一言扔了纸伞、拨马就向着皇城疾驰而去。
雨幕中,展昭拦住几个欲追白玉堂的人,随后与十几个杀手战在了一处。
这一场风雨,看来还远不会止息。
 
加油
 

 
<所谓龃龉>
展昭在风雨中力战强敌是否险象环生?白玉堂能否请来援兵?曹瑞在此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均不在此文范围,因此便不赘言了。
只说结案之后,展昭和白玉堂两人坐在开封府的屋顶饮酒。
“臭猫,我且问你,上次你在陈焕面前为何对我说好久不见?”
展昭一愣,当时他没多想只是想稳住陈焕罢了,但白玉堂想问的想必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件事的答案。想到此倒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那日闲暇,屋外也是下着雨,展昭难得想坐下来看会书,打开书却看到了一个竹制书签,书签上头有两只镂刻的鲤鱼,下方刻着一句诗“鸿雁在云鱼在水”,这个书签想是前些日子白玉堂放进去的吧,展昭想起白玉堂来便忍不住笑意。
哪知这温柔样子全落在了窗外的白玉堂眼里。
彼时看到展昭拿着个书签晏晏浅笑禁不住脸上也笑了开来,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展昭。
展昭感到这目光时抬眼就看见了白玉堂,于是匆忙掩上书卷。
“白兄,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这猫窝五爷何时不是想来就来?!”,白玉堂收了伞人已跃进屋里,看着展昭饶有兴味道,“你书里藏了什么?”
走近展昭抬手便欲夺他手中之物,展昭抬手挡了,两人转眼又斗了数十回合,可惜展昭单手到底难敌他双手,书签终是到了白玉堂手里。
白玉堂笑意未收正自得意,眼神转到书签时却突然一暗,“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好诗好诗!”,五爷此时再想起展昭的笑心里竟有些恨恨了。不知哪个竟敢捷了五爷先登,猫儿看样子竟也是有意,实在可恶!
“谁说欲寄相思无鲤鱼?”,把玩着书签再看签头鲤鱼已有些刺眼,“猫儿的桃花倒是不浅,却不知是哪位天女来相试,猫心起不起呢?”
展昭本以为书签是白玉堂送的,此时听其言语早不知是气是恼了,再听白玉堂酸溜溜话语,联系其往日言行顿时有些厌厌,遂淡淡言道“白五爷不必妄自菲薄,只怕你收到的鲤鱼已可开个池塘了,何必羡慕展某”,说着从白玉堂手里夺过书签转过身竟当真看起书来。
白玉堂见展昭不理心里更是忿忿,气愤中还夹着委屈,“臭猫!五爷何时收过别人的鲤鱼?!倒是你不知收了哪位美人的鲤鱼便不将五爷放在眼里了!哼,当五爷稀罕你不成!鲤鱼,五爷从此再不吃了!”,白玉堂心里越想越气,转过身伞也未拿就跳窗走了。
回归当下。想起白玉堂的问话,展昭正不知如何答,谁知白玉堂又突然道,“算了,明日五爷再来找你”,说着转身又飞走了。
看着白玉堂背影,展昭不知怎的想起有一晚做梦梦见白玉堂竟化成蝴蝶飞走了,一时不知该哭该笑,遂忙甩了甩头。
 
————————————————————————这是案情说明的分界线————
<尘埃落定之案情交代>
曹瑞之案案情错综复杂,此处只作简述望能交代一二。
话说襄阳王意图谋反日久,暗中早已买通陈焕,本想通过陈焕搭上曹瑞,进而换取禁卫军布防,以图对起事有所助力。但曹瑞已是禁军统领又对赵祯忠心耿耿,想要拉拢实非易事。
后经一番调查发现,曹瑞生父名吴守业,原是前朝大臣,后获罪免官,回乡途中又赶上逃荒,曹瑞不幸被难民冲散,后遇到养父曹健才有了后来人生。
前不久曹瑞才找到了弟弟吴进,彼时竟已是在世唯一血亲。吴进对朝廷始终多有怨言。襄阳王得知后用计抓住吴进,本欲威逼利诱于曹瑞,谁知吴进却被人不知不觉间救走。恰巧展昭当时在附近办案,襄阳王自然怀疑但苦于没有证据又恐泄露机密,这才一路派人追杀展昭。
展昭此次出去本是协助地方抓捕两名越狱逃犯,谁知逃犯刚抓住竟突遇此事,只是既无凭据告襄阳王又要保护吴进,恐事态有变遂说服吴进混入押解逃犯的捕快一行另托好友马至勇暗中守护,这才一路快马回京,途中遭遇了三拨杀手伏击,几经突围才到了开封城有了开始的一幕。
尘埃落定后,此事最终以曹瑞主动辞官草草结束。一场风雨被暂化无形,但暴雨之势恐将愈演愈烈,所幸无论何种风雨两人都可携手面对。
【END】
 
注1:双鲤鱼书签其实是蒋平放的。蒋平向来心思灵透早看出五弟对展昭心意,本想暗推一把,不想竟弄巧成拙。哈哈
 
居然是短篇????
 

 
怎么没表明心意吗?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白狐不媚虽然继续开新坑不太好,但是谁让我
轮回咒(古穿今魂穿 |微虐)
归尘
双鲤鱼
〔鼠猫〕短篇,be
【长篇】长相守
恰似此间月
【丧尸末日】全球丧尸(鼠猫)
踏烟馛
【鼠猫王道】闲来无事,扒一扒鼠猫的衣柜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9-10-04 19:46:53  更:2019-10-04 19:51:40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