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阅读阅读网 -> 恐怖推理 -> 听!死尸在讲话!《听尸》恐怖的法医案件纪实! -> 正文阅读

[恐怖推理]听!死尸在讲话!《听尸》恐怖的法医案件纪实![第1页]

作者:法医朱明川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9] [放入我的收藏夹]
    身为法医,我常年跟尸体打交道,要说没有遇到过诡异的案子,那是骗人的。    

    写下这些文字,我并非想故弄玄虚,而是想将那些不可思议的案件还原出来,让大家更了解法医这神秘的一行。    由于法律和道德等原因,我不能在书中公开一切真实资料,只能点到为止,大家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名字叫朱明川,生于广西,一介草民。    恢复高考后,我考上了原南宁地区卫生学校,毕业后就分配到马山县贡川卫生院工作。    1986年,我开始在马山县公安局从事法医工作,95年后兼任马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负责法医鉴定及主持刑事技术工作。    前几年,公安局只有我一个法医,在基层做法医,接触高度腐败尸体是家常便饭,凶案现场也极具震撼力,搞得我一度想逃走。    

    世事多变,后来有一个案子让我改变了心态,决定继续干下去。    
    我记得,那是1988年夏天,广西的一座县城发生了碎尸案。    根据群众举报,有人在县城外一个下水道井口闻到恶臭,找人掀开盖子一看,里面泡着一袋尸块,袋子已经破掉了。    这案子震惊全县,公安局经过盘查和搜索,总共找到六个黑塑料袋包装的尸块。    因为那个县城同样只有一个法医,我就被借调过去,帮忙做尸检。    

    那个法医叫谢增龙,曾和我一起在南宁学习,后来我们还有过多次联手办案的经历,但这都是后话了。    先说,我赶去事发县城时,谢增龙已经把能找到的尸块按人体形态标志拼接排列了。    可是,凶手碎尸碎得太彻底了,尸块被砍剁得成肉沫了,骨头没有完整的,别说死者的身份识别检验,甚至不能从骨盆或耻骨来鉴定死者的性别了。    

    在这种情况下,法医可以提取血液或软骨细胞做X、Y染色体检验,以判明死者的性别。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儿,我们居然检验出来,死者有XX和XY两种染色体。    那意味着什么?这是违反科学的!男性的染色体是XY,女性的染色体是XX,按理说,不应该检验出死者有两种染色体才对。    当然,世界无奇不有,也许真的会有一个人有两种染色体,即嵌合体,但那几率太小了。    

    若非死者身体异常,那么为什么会检验出男性与女性的染色体?碎尸案中,是不是有两名死者?尸块被我们搞混了?

    与此同时,公安局经过数天的走访调查,发现一个叫李秀华的女人失踪了,确定她是县城里唯一失踪的人口。    听到这消息,我和谢增龙就纳闷了,假设不是警方疏忽,死者亦非阴阳人,那为什么有两种性别的染色体呢?

    这一点看似对刑侦工作不造成困难,可正是这细微的一点,成了日后我们侦破碎尸案的关键所在。    
    国际著名法医学家托马斯?野口先生有过这样一段精辟的描述:“面向生者转述死者的惨痛经历,使得法律发挥效能,这正是法医的职责。    ”这话不假,要转述死者的话,就必须先从尸体那里认真地听。    我和谢增龙面对碎尸,检测出两种性别的染色体,进了死胡同,只得从另一方面着手。    

    在碎尸案中,罪犯与被害人往往有亲缘关系或社会的交往关系,杀人现场一般即为分尸现场,但也不一定,这要从尸体的分解方式、包装方式、附着物及抛、埋范围来分析。    事发县城的尸块包装得很紧密,每袋都有五层黑色塑料袋,而且抛尸范围非常广,这些都表明分尸极可能是在室内的。    如果是在室外分尸,那么尸块的包装物就不会那么多,而抛尸范围也会很集中,甚至是在凶手居住处附近直接掩埋。    

    可是,李秀华的家中干干净净,找不到一点血迹,邻居也说她很多天没回来过了,但经常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出入她家。    由于邻居多为老年人和小孩,他们讲不清中年男人的长相,只依稀记得那个人比较胖。    

    在刑侦过程中,凶案第一现场要尽快确定,这样才能进行凶案现场重建。    我们手上的证据只有尸块,还有黑色塑料袋,突破口只能从这两样着手,不能指望警察从摄像头找线索,因为那时候县城连电脑都没有,更别提DNA库了。    同样地,警察没有在李秀华家里找到用得上的证据,她上班的单位是一家纺织厂,平时与她生活有交集的员工都是女性,一个嫌疑人都没有,中年胖男人像是蒸发了一样。    

    遗憾的是,我和谢增龙在黑色塑料袋上没有找到一枚指纹,想必凶手怕被查到,戴了手套之类的东西。    我们再度检查尸块,这时注意到尸体很干净,可能曾经过清洗,但有的尸块上沾着黑色砂粒,塑料袋里还有黑色砂粒沉淀和草叶等异物——这一点很古怪!

    室内分尸和室外分尸还有一个区别,那就是尸块的附着物,通常室内分尸,尸块会比较干净,很少有附着物粘附;室外分尸的话,尸块上往往会有泥沙、草、叶等异物,有时尸块的皮肤上还可检见树桩、砖石等造成的拖擦痕。    

    我们一起找到了六个黑色塑料袋,只有下水道的袋子被擦破了,其他袋子被发现时仍包装严实,这就排除了是抛尸现场无关证物污染的可能性。    可罪犯若在室外分尸,那为什么抛尸范围这么大,而且碎尸如此彻底,这又形成一个矛盾。    不过,在80年代末,许多住户的房子并没有瓷砖地板,都是水泥粗地,尸块有附着物很正常,但尸块上还有草、叶等物,这让我和谢增龙再一次陷入僵局。    
    事情出现转机,那是一个月后了,李秀华的邻居赶来公安局报案,说那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摸进了李秀华的家里。    等民警赶去时,胖男人被逮了个正着,可他坚持否认李秀华的死与他有关,还说他并不知道李秀华已经死了。    

    经查证,那个胖男人叫韦安,住在县城外的林场里,是林场承包人。    一年前,韦安认识了李秀华,渐渐地他们就好上了。    据韦安交代,一个多月前他到邻县卖木材,现在才回来。    李秀华是在一个多月前遇害的,时间过去那么久了,他找不到不在场证明,也没人能为他作证。    

    我和谢增龙跟随民警到林场时,一看见韦安的住处就明白了,那里就是凶案第一现场,因为那是一座偏僻的院子,韦安离异后独居在那里,四周没有一处人家,分尸不必怕被别人撞见。    院子明显被人清洗过了,我们也没有在厨房和洗澡房检查,当时一进去,看到院子里的泥砂是黑色的,地上还有落叶,于是就拿起铲子在土色较新的地方挖了挖,结果一挖就挖出带有臭味的土块,血液已经变色了,但仍有些许尸体的肉沫被夹在泥砂中。    

    尽管铁证如山,但韦安仍否认他杀了李秀华,这时他离异的妻子也带着儿子来赶来,一家人都哭哭啼啼地说自己是清白的。    李秀华不是本地人,她的亲人一起赶来时,遇到了韦安的家人,两帮人就在公安局门口打了起来。    谢增龙去劝架时,被韦安的儿子打破了头,说是我们被李秀华的家人买通了,栽赃了韦安。    韦安的前妻和儿子不依不饶,打了人不算,还坚持让别的机构重新验尸。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发布的《尸体解剖规则》第二条明确规定:“法医解剖:限于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公安局以及医学院校附设的法医科(室)进行。    ”鉴于这条规定,公安局肯定不同意韦安前妻和儿子的要求,况且在2005年以前,社会上能做法医鉴定的机构并不多。    (在2005年10月,国家发布了一个规定,全面停止人民法院的法医鉴定,这使得社会的法医鉴定机构如雨后春笋,但也参差不齐。    )

    我看到两家人在外面打起来,拉开了他们,后来谢增龙就跟我说,走,朱明川,今晚再去研究研究,我们不能冤枉好人。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法医很难做,可也必须做下去。    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我们没有能力做超人拯救世界,但至少可以还一个公道给那两家人。    

    当时,我们先搞清楚了室外分尸和室内分尸的矛盾之处,可仍对两种性染色体有疑问。    我帮谢增龙额头的伤做包扎时,嘴里骂了韦安的儿子,想替好兄弟出口气,可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李秀华为什么会有两种染色体。    既然李秀华身体并非异常,那极可能是李秀华已经怀有身孕,且胎儿是男性。    碎尸后,这两种染色体混在一起了,单从尸块来看,也不可能看得出这其实是两个人的尸块。    

    碎尸不是随便碎的,一定有深仇大恨,或者有某种行为激怒了凶手。    我们首先怀疑,韦安的前妻和儿子有嫌疑,可他们都住在桂林市,离县城非常远,一个月前都在桂林老家那边。    这样一来,问题又绕回韦安身上,难道他真的凶手,只是嘴硬而已吗?

    我看着那些黑色塑料袋的照片,脑海却一直是两家人打闹的情景,可袋子上没有指纹,什么线索都没有,这要如何将凶手绳之以法呢?最后,我在看到抛尸地点的那几张照片时,终于意识到凶手虽然狡猾,但留下了一个致命的证据。    
    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法医的工作范围,因为上面这段文字看起来,我好像把所有的刑侦工作都做了。    法医学的研究包括:尸体检查、活体检查、物证检验、文证审查、现场勘察等五大类。    其中,现场勘察是指通过对犯罪现场或事故场所的检查,借以发现与案件相关的人和物及其相关性,为判明案件性质,揭露与真实犯罪进一步提供证据——抛尸现场亦是法医的“地盘”。    

    我看完照片,心里很激动,把想法和谢增龙一说,两人一拍即合。    那是什么证据呢?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了,证据还可能在抛尸地吗?不会被其他人和物污染吗?答案是,不,完全不会!

    凶手很狡猾,戴了手套,在那个年代就知道不要留下指纹,真的很聪明。    可是,凶手记得作案时戴了手套,但抛尸时,很可能是赤手扳开了下水道的井盖,盖子下面留下了指纹。    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盖子下面除了几个无关人员的指纹,还有几枚身份不明者的指纹。    

    也许,大家又会觉得奇怪,凶手抛尸没戴手套,那为什么黑色塑料袋最外层没有指纹?那是因为塑胶手套在80年代末还不广泛,我们猜测凶手使用的是林木砍伐工用的厚手套。    那种手套戴上去后,很难扳起下水道井盖,凶手为了快速抛尸,极可能脱掉了手套。    既然凶手是在室内分尸,拥有充足的时间,那么尸块包装袋肯定不只五层,十有八九是多套了几个,抛尸后再拿走原本套在最外面的塑料袋。    这样不只不会沾上凶手指纹,还能避免袋子不沾上凶案第一现场的任何痕迹。    

    采集到了指纹,我们要比对,那时还没电脑,比对指纹都是人工操作,用的是指纹卡片。    我记得,1956年省厅曾派人到公安部第一民警干校学习全国统一的“中国十指指纹分析法”及指纹档案管理业务,有一个人后来调到该县,整理出了1083份罪犯十指指纹卡片。    于是,我们经过比对,真的抓到了凶手,令我们没想到,这一次碎尸的人竟是一名女性罪犯。    

    罪犯名叫张娟,在纺织厂上班,和李秀华是工友。    张娟曾和韦安谈过关系,后分手,就在此时李秀华认识了韦安,这却点燃了张娟的妒火。    一次,张娟以为韦安在家,便回韦安的住所取回她的一件衣服,哪想却碰上了刚洗澡出来的李秀华。    两个人一见面,她们就争吵起来,还动了手。    张娟怒火中烧,拿起铲子打死了李秀华,恰好韦安外出谈生意,她就在院子里分尸,然后把尸块抛到各处。    抛尸的地点实际上都在张娟从林场回家的路线上。    张娟原以为,她清洗了现场,不会有人查到她头上,没想到在井盖上栽了跟头。    而张娟也忘了,两年前,她曾因盗窃百货商店的东西被拘留过,留下了十指指纹。    

    结案后,韦安和李秀华的两家人不再打闹,双方还向谢增龙道歉。    我看着那一幕,对法医这行的退怯感没有了,亦不再迷茫,正如一句法医名言:To Speak for the Dead,To Protect the Living。    这句话道出了法医事业的真谛:为死者言,为生者权。    

    以后,我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案子,每次我都会想起那句话。    

    (第001号案 阴阳尸 完)
    87年10月的一天,马山县食品加工厂的一位女工人在家离奇死亡,他丈夫到医院办理了脑外伤死亡证明,声称死者下楼时不慎摔倒,造成了颅外伤死亡,要求火葬场立即火化。    为慎重起见,火葬场负责人将这一情况通知了我。    

    死者名叫冯媛,住在家里的人除了丈夫张国军,还有张国军的父母。    我赶到现场时,冯媛的尸体已经经过清洗,并换了一身衣服,楼梯上的血迹也早就搓洗掉了。    我一看这情况,倒没想太多,等我现场做完鉴定时,发现死者确系颅外伤死亡,楼梯虽然经过搓洗,但仍有摔倒碰撞的痕迹,火不火化就听我一句话了。    

    光凭查看现场和尸表,我并不能完全肯定,冯媛是意外摔下楼,正常的工作流程还需要进行尸体解剖。    可张国军和他父母不同意,只允许我们在家里看看,坚决不同意把尸体带走。    我跟民警想劝解,张国军却拿着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力证妻子冯媛是意外事故死亡,不是他杀。    送葬队伍聚集在死者家里,起哄地指责我们不让死者安宁,试图赶走我们。    

    民警不想起冲突,也怕万一查不出来,多添一桩悬案,丢了县公安局的面子。    我那时还年轻气盛,心想万一是命案,死者怎么能瞑目?冯媛的娘家也不答应啊!没办法,我只能在现场继续验尸,可尸体经过清洗,就算有证据,也可能被洗掉了,要找线索大多要靠解剖了。    当时的情况让我没得选,只能凭经验检查尸表,而且时间紧迫,就像拆炸弹一样。    

    实际上,早在1900年前,《礼记·月令》和《吕氏春秋·孟秋记》都有:“命理瞻伤、察创、视折、审断、决狱讼,必端平”等法医肉眼检查操作的记载。    有些尸检,光看尸表亦能找到证据,运气和实力都各占一部分因素。    

    我查看死者的脖子时,发现那里有一个黑点,黑点周边的皮肤有点像金属质,我戴着塑胶手套搓了搓,怎么都搓不掉,原来那是皮肤金属化了。    我觉得这一点有问题,告之随同前来的民警,张国军却指责是我的塑胶手套没洗干净,皮肤金属化是我弄脏了死者,还想和我打架。    

    在这里,我又要解释一点,早在上世纪80年代,法医们的工作条件十分简陋,那时还没有防护服,工作时就穿一件白大褂、戴个口罩。    就连法医们检验时戴的手套都要回收,一副手套洗了戴,戴了洗,直到破了洞才不再用,从1988年起,法医们才陆续开始用一次性手套。    

    我自认每次手套都洗干净了才再度使用,尽力不会污染尸体,破坏尸表的证据。    张国军如此激动,心里肯定有鬼。    首先,我怀疑冯媛是被电死的,通常被电死的人身上会有电流斑,是电流热作用所致。    电流斑不是每次都会出现,电死的人除了电流斑,还有皮肤金属化的特征。    

    当金属电极与皮肤接触时,由于电极金属气化,金属微粒沉着于皮肤上及其深部,称为皮肤金属化。    比如,铜导体与皮肤接触后,铜屑沉积在皮肤上,皮肤就会呈淡绿色或黄褐色;铁导体与皮肤接触后,铁屑沉着在皮肤上,皮肤就会呈灰褐色;铝导体与皮肤接触后,铝屑除可在皮肤上沉着外,还可深入皮下组织与肌肉,而且电流时间越长,金属化就越严重,除非把皮肤割去,否则很难洗干净。    

    死者脖子上的金属化是灰色,我起初以为是死者家属没洗干净,原来他们根本洗不掉,也不知道那是一个破绽。    发现了这一点,民警盘问之后,张国军和他父母才交代,冯媛因无法生育,又不肯离婚,张国军经常与她吵架,这一次张国军气过头了,一不小心就把妻子推下楼了。    冯媛并没有当场死亡,张国军想要孩子,干脆就顺势接通电源,将妻子电击杀害,并和家人伪造了摔倒致死的现场。    由于担心冯媛没被电死,并为了确保犯罪目的得逞,张国军电击了很久,却没料到这样反而让皮肤金属化异常的明显。    

    听到张国军交代一切,送葬队伍一片哗然,我却觉得这很荒唐,因为电死人再伪造现场,其实是办不到的。    外表的证据也许能洗去,但张国军不知道,证据还在尸体的体内。    

    电击死时,死者除电流斑、皮肤金属化外,全身改变还与急死、休克相似。    电击休克立即死亡者,心脏、大血管内血液不凝,内脏充血、水肿;神经细胞浑肿,尼氏小体消失,脑浆内有空泡形成;电击伤(死)还可引起内脏破裂,尤其是肠破裂。    

    由于这件案子的侦破过程都是在凶案现场完成的,一举一动都在群众眼中,真相大白后,他们不再起哄骂人,转而纷纷赞扬,还有人好奇地问法医是不是经常要触摸尸体。    正如达芬奇的一句话:Our life is made by the death of others(中文意思:我们的生活建立在别人的死亡之上),法医这一行正是建立在他人的死亡上。    

    尸体,常伴法医左右,这看似很神秘,但聆听死者最后的遗言才是重中之重。    

    (第002号案件 金属尸 完)

    *********************
    小知识:上文提到的尼氏小体是神经细胞的胞浆内含有带色素的斑块。    
    我常听老法医说,法医有两大难,一是水里的尸体,二是高空坠落的尸体,因为这两种尸体很难判断自杀与他杀。    在这里,我就先说广西的一件溺亡案例,高空坠尸留待后章再讲。    

    广西淡水资源非常丰富,每年都有人淹死,统计的数目绝对能让人好奇,为什么中国人口还在继续增长。    97年后,我短暂地调任到柳州市公安局柳北分局解放刑侦大队,任技术中队中队长,在那里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案子。    我记得,那天是97年7月21日,有人在一条死水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领导安排技术中队赶去时,我还在吃午饭,一到现场,我的妈呀,尽管我闻惯了尸味,但也差点晕倒。    对了,在公安局里的法医和刑事技术人员统称为技术中队。    

    女尸面朝下的漂在水面上,被我们捞上来时,其手足部的皮肤表皮已经脱落了,就像脱手套一样。    在法医学上,这种现象说明尸体在水中浸泡的时间很长,一般夏季需要1到2周,冬季需要2到3周,如果泡得更久,指甲还会脱落。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尸体都那么倒霉,有的溺水尸体因水中腐败菌较少,腐败发展缓慢甚至停止,时间一长,全身或局部会形成尸蜡。    尸蜡形成可使皮肤和皮下组织保留较长时间,甚至数年。    我记得,曾有报道一新生儿死后埋葬在含水的聚苯乙烯棺材内形成尸蜡,18年仍保存完好。    

    这案子讲到这里,并不算太离奇,高度腐烂或者不腐烂,这种桥段已经被小说家用得烂掉了,普通的案子我也不会跟你们讲,浪费你们的时间。    问题是,我们把尸体运回去,在解剖后检查女尸的肺部,我却大吃一惊。    

    一般的溺亡特征我就不多讲了,但可能大家不知道,溺亡的人还有一种鲜为人知的特征。    这特征已经证实过了,那就是在淡水里溺亡的人,其肺部重量基本正常,要么就是有轻度水肿;在海中溺亡的人,其肺部会变得沉重且湿润。    而且在海水里溺亡的人,血管腔内会有大的红细胞凝块,在淡水中溺亡的人,红细胞则会发生分解。    

    如大家猜的一样,女尸最后被我们检验出来,死者是在海水中溺亡的。    从肺部分辨,这是最直接的方法,当然这并不够,之后我们还用了其他检验方法。    要说的是,通过肺液来确定具体水源地,这种技术跟鉴定DNA一样,实际上能做的地方没几个,一般都是拿去省厅的,不要被科幻式的电视剧唬住了。    

    言归正传,柳州并不靠海,而死水河也是淡水河,离海非常远,泡在淡水里的女尸为什么得出在海水溺亡的结果呢?
    古罗马著名医生盖仑有一句名言,解剖对医生的重要性,如同建筑师离不开建筑图纸一样。    因女我们怀疑死者是溺死的,所以进行尸体解剖时,特别注意检查肺部的溺液、泡沫、泥沙、水草、浮游生物等,还要检查肺部有无淤血、水肿、肺门淋巴结有无肿大。    

    现实中的法医和电视剧里的不一样,他们仅对尸体检验,给出尸检报告,并不会主观地告诉你,谁谁谁是凶手。    理论上,尸检报告只是法律证据,确定凶手是谁,并不在法医的职责范围内。    换句话说,法医就是专门聆听死者话语的人,那些话语只有法医才能听得到,然后法医再把那些话转述到尸检报告上。    

    在尸检中,我们检验到女尸肺部的溺液确实是海水,这点毋庸质疑。    可柳州哪有海呢?我们总不能把这个结果填写到尸检报告交上去,这太没说服力了,肯定不能当作法律证据的。    溺尸体表会被水浸泡,大部分细微的证据都丢掉了,而尸体经过多重污染,法医很难鉴定尸表上的证据哪些是与凶案有关,哪些是无关的——那么重要的证据就在尸体内部。    

    溺液在这个案子中是最关键的突破口,我们在检验了溺液后,发现柳州的确有“海”。    

    海水分为两种,一种是天然的,另一种是人工配制的。    如今,内地很多不靠海的地方都养有海水鱼类,可从海边运海水过去,费用太昂贵了。    那该怎么办?人工配制的海水就应运而生了。    

    人工配置海水只要将人工海水盐按照一定比例与水混合,就可配制成与天然海水较接近的人工海水。    其中,国产海水盐含有20种微量元素,进口海水盐含有40种微量元素。    人工海水配制的水源,应选用无毒,无味,洁净的过滤水,地下水和晾晒一周的自来水。    

    1997年以前,在柳州一起有13个地方有人工海水养鱼,但只有3个地方采用了进口海水盐,这数据源自“柳州农业部渔业局”的备案记录,而女尸肺部的溺液就含有进口海水盐。    这一点让我们有了突破,但那3个地方都不承认死过人,也没有员工失踪。    警方考虑,这些地方招工不规范,死者可能是从外地来柳州打工的,没有签用工合同。    那些地方也没有摄像头,什么线索都没有,案子又回到了原点,女尸到底在哪里死亡的呢?

    经过法医的再度检验,发现死部肺部的溺液比较浑浊,还有些许沉淀物堆积。    要知道,人工海水刚配制时,通常会很浑浊,水底有沉积物。    配制好的人工海水要立即启动水族箱中的循环水过滤装置,加温设备和充氧设备,12小时后才会变得澄清。    经一周后,若水质已稳定在合理范围,这时就可饲养海水观赏鱼了。    

    这一点让警方豁然开朗,在那3个有海水鱼的地方中,只有一家在十天前购买了一批进口海水盐,配制了新的人工海水,准备给巨大的水箱换水。    这就表明,死者是在配制海水时溺死的。    确定了这一条线索,警方一路查下去,而这时死者的丈夫也从异地赶来报案,说妻子失踪了。    

    案子经过半个月的侦察,终于真相大白,原来死者是配制海水时自己跌进去淹死的,可用工单位的负责人怕被死者家属索赔,趁夜把尸体丢到了死水沟里,想误导警方,让大家以为死者是在水沟中失足溺亡的。    可用工单位的负责人不知道,淡水和海水溺亡的肺部有区别,他还以为死者没有外伤,这样就不会查到他们身上了。    

    第003号案 淡水海尸 完

    故事都是案子改的,没有鬼鬼怪怪的,各位不要见笑。    
    有兴趣了解法医真实故事的,可以随便看看,都是小故事,没有太长的。    
    有时间我会多写的。    
    作者:@马甲甲密码999338 回复日期:2012-8-26 23:26:00    
    楼主,借用公共马甲问一句,你觉得世上到底有鬼没有?

    有没有,不敢妄断。    
    不过当法医的人应该都遇到过挺奇怪的事。    科学解释不清的。    这是肯定有的。    
    但我这里只讲案子和刑侦技术,那些事不讲噢。    
    要讲的话,那就长了。    
    老了,精力不够,写案子还差不多。    
    之后还会讲一些案子,教大家遇到情况了,如何保留证据,以便报案。    
    否则,公安局很可能不予立案,要么几年都没有结果。    证据就是一切。    
    说难听点,现在有的公安局为了面子,觉得案子没有侦破的希望,他们就不立案,或者丢在一边,等运气来了再办。    
    比如嫌疑人忽然出现,报案人自己找到证据了。    
    要么就是把案子定性为自杀,这样案子就不用查了,破案率高的话,领导面子也好看。    可能大家也看了很多新闻,觉得为什么一些案子明显是他杀,还会定性为自杀,其实原因就是这个。    
    当然,好的警察还是有的。    
    不多说了。    明天见!
    2007年2月,我开始在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公安分局刑侦一大队做法医,上任不到一个月就遇到了一件奇案。    

    那天上午,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有个老人在小区里上吊自杀了,可他们怀疑现场是被伪造的。    死者叫姚大勇,已经70岁了,身体不好,常年背药罐。    群众反映,姚勇喜欢在小区的树下与老年人们打牌,当天还没察觉他有异常情况,谁知道第二天就惊闻他自杀了。    姚勇的妻子前年去世了,他只有一个儿子,儿子经常抱怨没时间照顾老人,因此大家就怀疑是死者的儿子行凶。    

    技术中队一行人赶去现场时,死者姚勇已经被儿子从高高的水管上放了下来,并清理了现场。    由于死者儿子不知道我们会赶来,他对此很惊讶,也很生气,对围观的群众一顿痛骂,指责他们横生事端。    这种情况很常见,但正如英国作家丁尼生所言:It is better to fight for justice than to rail at the ill(中文意思:与其责骂罪恶,不如伸张正义)。    

    我静下心来,只看了一眼尸体,当即就瞧出了问题——死者不是自杀的,现场是被人伪造的。    那我是怎么看出来,死者并非自杀,而是他杀呢?
    这一点,我首先要纠正一下,电视剧给大家长期造成的一种误解。    很多演员在拍戏时,伪造他人的自杀现场,通常都是从死者身后窜出来,并拿着一根绳子将人勒死。    我后来办过许多案子,很多罪犯也是凭这种错误的印象,这才在犯罪过程中被逮住。    在现实中,如果一个人真的下决心上吊自杀,那么尸体上的勒痕应与地面垂直,至少接近80度到90度。    否则,凶手杀完人再把尸体吊上去,傻子都能看出破绽,因为勒痕会不重叠,而大部分演员拿了绳子就是从人家身后使劲往后勒。    

    姚大勇的儿子听完的讲解,当场否认杀过人,还声称他昨晚加班,但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因为公司里只有他一个人,公司也没安装过监视器。    死者的儿子坚称自己是亲白的,可房门没有撬锁的痕迹,一切都像是熟人作案。    经过走访调查,我们得知姚大勇平时只与邻居们在楼下打牌,极少请人进屋里做客,能自由进出姚家的人只有姚家父子。    

    为了侦破此案,我们就找来案子里最重要的证据,即勒死姚大勇的麻绳。    麻绳是姚家绑蛇皮袋用的,一起有两根,其中一根被用来实施犯罪了。    我们无法在麻绳上提取指纹,因为绳子太粗糙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取DNA,作为案子的生物物证。    

    DNA是脱氧核糖核酸的简称,是存在于生物细胞中的遗传物质。    由于个体间的DNA差异及遗传规律,DNA鉴定在侦查破案和司法审判领域中具有极高的识别率。    因此,有人将DNA称为“特别证人”。    

    在这里,我又要向大家作一个介绍,那就是中国法医的DNA发展历史。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公安科技百废待兴,法医物证技术更是设备简陋、技术单一,只能看看细胞,查查血型,根本无法直接认定嫌疑人。    DNA在中国首次用于实际案件检验,那是在1989年9月,之后一个叫叶健的人研究出两步裂解法,在强奸案及强奸杀人案件的侦破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DNA技术和检验标准是在2001年后才渐渐普及的,真正于全国范围内将DNA技术用到刑侦中,也是在那之后。    

    如果我没记错,2006年9月29日,南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基”工程建设的DNA实验室才正式亮相。    事实上,当时这个DNA实验室已有4年的成长过程,南宁市公安局利用DNA检验技术破获的首起案件,是在2002年6月底。    那时候,刑科所只有一套DNA检验设备,两名DNA检验员。    

    话说回来,我们提取麻绳的DNA后,立刻与姚大勇儿子的DNA样本做检验及比对。    一开始,姚大勇的儿子并不同意采集他的DNA样本,以为我们要陷害他,在知道这能排除他的嫌疑后,他才欣然应允。    

    在很多罪案剧中,技术人员总是把沾有样本的棉签头往试管里一丢,摇一摇然后送到机器上去,电脑屏幕上马上就能弹出一个硕大的比对结果“MATCH”(符合),但那些都是戏剧化的描述。    其实,仅仅是检材的提取,就是极其繁琐的环节。    试验时,法医们拿起剪刀,将携带检材的物件剪成小片放入离心管,进行分离纯化,然后对DNA片段进行扩增,最后进入DNA图谱分析。    一套流程走下来,至少要花费12个小时。    如今,为满足侦查办案的实际需求,鉴定时限已由原先的30个工作日转变为3、5天。    若换作以前,等一个鉴定结果能把人等死。    

    几天后,我们从DNA实验室拿到了结果,可却出人意料。    麻绳上的DNA除了死者的,还有另一个人的,可那个人并不是死者的儿子。    如此一来,姚大勇的儿子被证明是清白的,可凶手是谁呢?谁还能自由出入姚家?
    我拿起犯罪现场的照片看了又看,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并再次到现场去确认。    在死者家中,饮水机的水桶是满的,一点空气都没有,这说明水可能是刚换上的,死者一口都没来得及喝就被杀害了。    一查之下,我们找到了一位名叫吴优的送水工,他承认死者遇害前一天曾送水到家中,但否认他是凶手。    

    英国诗人奥顿说过:Evil is unspectacular and always human,and shares our bed and eats at our own table(中文意思:恶魔通常其貌不扬,与常人无异,并和我们同床共餐)。    在姚大勇的案子中,由于门窗未有强行入内的痕迹,我们一直着眼于熟人作案,但却忽略了最经常见面的送水工。    

    没人会痛快地承认自己是凶手,我们经过比对,证实吴优的DNA与麻绳上的DNA相符。    这让案子一锤定音,面对“特别证人”,吴优辩无可辩,只能交代了犯罪事实。    原来,那天傍晚吴优送水到姚大勇家时,看到姚大勇从一个盒子里翻出送水的工钱时时,忽然起了歹念,他便随手抓起麻绳将老人勒死。    事后,吴优将现场打扫了一遍,可却忘记水桶刚装上去,会暴露他曾到过现场。    

    死者的儿子被还以清白,对我们感谢之余,又回忆起父亲放在盒子里的钱是平时攒下来的“私房钱”,也许他怕儿子不养他,一直偷偷存点钱养老,没想到那些钱却变成了催命符。    

    (第004号案 特别证人 完)

    作者:猪肉哥 回复日期:2012-8-27 19:23:00    
    鲁米诺……您应该是柯南迷吧。    

    真实世界都叫发光氨或显影剂,你说的反发光氨的东西,漂白粉算是其中之一。    还有各种,但其实短时间内的血迹,怎么洗,都还是会显现的。    

    37楼的那些条件,应该也是侦探小说影响使然。    
    现在除了生物物证,电子物证等也是证据。    就算你真的清理了所有生物证据,但进出的监视录象?彼此的通话记录?被害人赴约前,有否与朋友提过她要见谁?进电梯时留下的指纹?沿路的录象?这些现实里是无法消除的。    

    还有,把死者手机关机,或拔电池,都是不行的。    因为手机会在那之前,往最近的信号基站发出一个指令,这个只要用公安机关许可,就可以找到手机被关机前的大概位置,基站越多,定位就越精准。    更多的电子证据不胜其数,可以列满满一页,但这要看公安部门有没有心思查。    

    很多侦探小说都有个缺点,那就是过度渲染杀人手法,要么不在场证据完美,或者证据一点都没有。    其实,真实世界的完美谋杀关键是没人认为,那个的死是谋杀,定性为自杀,自然就没人追查下去,即使家属自己查,可他们没有技术资源,很难查出来的。    

    我记得,有个案子就是这样,当时有个女的被杀害了,凶手分尸后,为了转移视线,他就到另一个地方,在那里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被骗入传销组织,向家人求救。    她家人以为是真的,就报警了。    要不是后来那个凶手又杀人,这案子就破不了了。    此案是连环凶案,我在后面会讲的。    
    作者:漓泉7度 回复日期:2012-8-27 20:00:00    
    楼主是哪里的啊?

    我在很多地方待过,你是问我老家吗?
    我老家在桂林恭城县。    
    百色我去过两次,呵呵。    
    1988年10到12月之间,马山县爆发了一场甲型肝炎流行,发病109例,死亡3例。    为了控制疫情,各医院、卫生所到所有村子中走访调查,采集血液样本。    那原本是一场疫情,和身为法医的我没有关系,至少用不着我,没想到在当时竟发生了一件惨案。    

    11月2日的中午,有一个叫王雅莉的女医士着急地跑来马山县公安局,问朱明川在不在,跟民警报告田林村有情况。    我走出来一问,这才知道王雅莉在田林村采集血液时,看见一家人要去山里埋一个死婴。    死婴是女性,刚刚出生,那家人是在家中为产妇接生的,并没有去卫生院。    王雅莉很年轻,见不得半点罪恶,她怀疑那家人重男轻女,活活地闷死了女婴。    

    我问王雅莉,你又没看见人家分娩,你怎么知道女婴生下来不是死的。    王雅莉气喘吁吁,告诉我她在采集血液时,听到产妇痛苦地呻吟,后来还听到婴儿短暂的哭泣声。    当看到那家人要去掩埋死婴,王雅莉就以为婴儿出生后健康有问题,也担心婴儿还没死透,仍有救活的机会,于是她就上前询问了情况。    哪知道,那家人慌张作答,女婴生是死产,坚称女婴不曾发出过哭声。    

    80年代,类似的事并不少,很多人为了生男孩,真的狠得下心肠。    当时,政府已经开始严打杀婴的犯罪行为,我对杀婴儿的事也极度痛恨,随即就跟另一位民警赶去田林村。    有人可能会问,婴儿已经死了,分娩时有意外情况发生,婴儿没有保住,这并不罕见,有什么方法能够断定婴儿出生时有没有死呢?这话没错。    产妇是在自家分娩的,她的家人都矢口否认,光凭王雅莉一面之辞,确实不能妄下结论。    

    在这类案件中,婴儿是死产还是活产,往往就是案件的关键所在。    
    言归正传。    

    起初,那家人死活不同意我们带走女婴的尸体,经过艰难的沟通,傍晚时我们才把尸体带回来。    当然,我们办案不能有主观情绪,否则无法以法服众,证据就是一切。    正如美国废奴运动领袖菲力普斯?W说过的话:Every law has no atom of strength, as far as no public opinion supports it(中文意思:若是没有公众舆论的支持,法律是丝毫没有力量的)。    

    我把死婴的尸体带回来时,天已经黑了,冷风吹得跟鬼哭一样。    为了尽快尽善地处理这桩案子,一回县城,我就马上跑去卫生院的太平间对死婴进行尸体解剖。    为什么法医解剖要来医院,难道没有影视剧里法医专门使用的解剖室吗?在这里,我要跟大家解释,由于条件有限,很多公安局尚未建专门的解剖室,因此法医们的解剖一般都在医院太平间或殡仪馆进行,即使在美国部分地区,甚至当今的中国部分县市的情况仍是如此。    

    跟欧美剧里法医们比起来,我们并没有优雅的工作间,卫生院的太平间只有10多平方米,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夏天闷在里面,我们全身都会变臭,甚至呼出的气都是臭的。    一进来,我就把蓝色塑料袋里的死婴摆在水泥台上,台面铺着白色的瓷砖,从裂纹就看得出它已经走过很多年月了。    

    死婴刚死不足24小时,而且时值冬天,尸臭并不明显,只是夜里尸检,多少让我这个仅上任一年多的法医有点心慌。    那么,究竟怎么做,法医才能确定婴儿是被杀害的,并且是死产儿呢?

    在法医学上,判断产儿是活产还是死产,主要是根据胎儿出生后在母体外是否进行过呼吸,已呼吸的为活产,未呼吸过的为死产。    但活产和生活能力(指出生后能够继续维持生命的能力)是有区别的,有足够生活能力的胎儿可以是死产,比如宫内呼吸窘迫致死,相反无生活能力的胎儿,例如畸形或未成熟儿,可以是活产,而后死亡。    

    确定新生儿是否曾有过呼吸,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肺浮扬试验,因为未呼吸的肺,肺内不含空气,呈实体状,比重是1.045到1.056,将其投入冷水中即下沉;已呼吸的肺含有空气,肺的体积增大,比重小于1,投入冷水中不下沉。    应用这一原理判定有无呼吸,这就是法医学上的肺浮扬试验,此法从17世纪起,由德国法医血学者首先采用。    

    肺浮扬试验是按常规解剖方法打开胸腹腔,分离颈部软组织,然后在吼头下方和膈肌上方分别结扎气管和食管,并在食管结扎上方切断。    最后,将舌、颈部器官连同心肺等一同取出,并投入冷水中,观察是否上浮、上浮的部位及其程度。    

    死婴的家人以为法医不能判定婴儿是否为死产,而且产妇没有在医院留下过任何记录,可他们并不知道,呼吸过的婴儿与死产儿肺部是不一样的。    我做完了肺浮扬试验,结果全部为阳性反应,即全部肺连心脏一起上浮,颈部脏器沉下,说明肺部已充分呼吸,可以确证为活产。    

    我得出了这个结果,心情是沉重的,当晚也确定了死因——机械性窒息死亡,即女婴是被人捂住口鼻后死去的。    之后,那家人交代了犯罪事实,承认他们为了再生儿子,狠心地杀死了刚出生的女儿。    很可惜,他们不了解,重男轻女是错误的观念,女性亦是人类社会的不可或缺的一员。    就如墨西哥的一句谚语:The house does not rest upon the ground, but upon a woman(中文意思:家不是建立在土地之上,而是建立在女性之上)。    

    在此案的末尾,我要多费笔墨,解释肺浮扬试验的一个注意事项,那就是文中描述的试验仅适合于尸体尚未出现腐败的情况下。    因此,我那天才连夜赶去卫生院的太平间,当晚就完成了全套尸检工作。    否则,肺浮扬试验会更为复杂。    

    (第005号案 生死之肺 完)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9] [放入我的收藏夹]
  恐怖推理 最新文章
有人知道那个淘宝上的算命大师准吗??最近
老烟斗鬼故事强势来袭,一号绝密档案现世,
请问你在哪里?收到请回答
推背图第41卦中的秦州是不是天水啊,中国还
3001年共产主义社会漫游记之飞向月球(人类
我是阴阳眼!我求助!
灵异故事
忘神第二部
火星男孩
公安九十九科新人案件总结报告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7-16 23:00:12  更:2021-07-16 23:00:18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