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校园小说 -> 腐草为萤 文 |云婷 -> 正文阅读

[校园小说]腐草为萤 文 |云婷[第1页]

作者:桑心悲惨的云婷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度娘删了我的精品贴(哭)
没事咱们重头再来!!坑品尚可 存粮管够 放心入坑~
一边发一边修以前的bug 希望这个故事还能够打动你们~
这里云婷 欢迎勾搭呀~

 
顶顶
 
一打开就看到了(*^▽^)/★*☆
 
【一】 初见
2003年的8月31日,沈双双背着一个印有周杰伦图片的新书包,欢欢喜喜地踏上了前往北中的道路。
北中是他们这个小区以及邻近小区的学子们通常会选择的公办学校,教学质量好,离家也近。也正因为离家太近,出了小区拐个弯就到了,沈双双便没有让爸妈陪同,一个人哼着“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就悠哉悠哉地出了门。轻轻松松地找到班级,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打量着窗外不知名的绿树,觉得新生活美妙极了。
沈双双到得有些早,陆陆续续的,班里才来了人。彼此不相熟,于是都安分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听歌的听歌,睡觉的睡觉。教室外的过道上偶尔传来脚步声,沈双双总是会朝着窗户看看来人,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然后她就看见了一个特别好看的姑娘。
沈双双语文学得一般般,倒也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心里就一个想法:很好看啊,真的特别好看。
很多年后,在大量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的熏陶之下,沈双双回想起第一次看到夏萤的时候,她这样形容:“相貌明艳动人,气质温婉疏离,眉宇间却又有三分英气。几种大相径庭的风格却毫不违和地出现在了夏萤身上,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吸引力。”
夏萤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大家不约自主地抬起了头,眼底都闪过一丝惊艳。
沈双双特别想上去捏捏她的脸,告诉她,你长得真好看,但也仅限于想想,她可是一个矜持的人。然而,夏萤却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在她前方的位置坐下。
嗷!她就坐在自己前面!沈双双激动不已,按耐不住,立刻动身坐到了夏萤边上的位置,热情地与她打招呼:“嗨!你好啊,新同学!”
于是夏萤礼貌地对着沈双双笑了笑:“你好。”沈双双觉得这姑娘笑起来更漂亮,即使她的笑容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温度。
“我叫沈双双,‘沈’是沈从文的‘沈’,你看起来那么有文化应该知道他吧?我跟他同姓。‘双双’是‘夫妻双双把家还’的那个‘双双’,ABB式的名字,好听又好记,所以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绕口令一般地飞快做完自我介绍,沈双双一脸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姑娘,等她回应。
听着沈双双的自我介绍,夏萤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眼睛里也染上了笑意,渐渐卸下了先前的防备,点点头:“你叫沈双双。”
沈双双像是得了夸奖的孩子:“对对对。那你呢?你叫什么呀。”
“我叫夏萤。”她说话的声音柔柔的,普通话很标准,一字一句吐露地极为清晰,像是电台的女主播,“夏天的‘夏’,萤火虫的‘萤’。”
窗边有个少年正好经过,似是听见了俩人的对话,他顿了顿脚步,将视线投向窗内,看了眼开口的女生。她侧着身,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的背影。他耸耸肩,继续迈开步子进了教室。
然后,他毫不意外地接受了全班的目光洗礼。没有什么不适,早就习惯了。环顾全班,最后他的视线落到了窗边的那个女生身上。
夏天的夏,萤火虫的萤。他想到刚才听见的那句话。夏萤,名字挺好听,人也挺好看的。
由于来得太晚,班里的位置都被坐满了,只剩下沈双双原先坐过的位置还空着,季漠别无选择,便坐到了夏萤身后。季漠保证,他绝对不是故意偷听女生们谈话的,只是她们声音不小,他没办法,才听了进去。
“夏萤,这个男生蛮好看的诶,你觉得呢?”
“嗯。”
“夏萤,你有没有觉得他长得有点像任泉啊?就是《少年包青天》里面演公孙策的那个。”
“嗯。”
“夏萤,这个男生真的很好看诶,和你一样好看!”
“嗯。”
……诸如此类的对话让季漠不得不抬头看了眼前面的两个姑娘,一个满脸八卦,兴致盎然,一个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淡然而温柔。
原来那个夏萤没有不耐烦啊。面对这么聒噪的新同学都能温温柔柔的,脾气倒是蛮好。
季漠再瞅了瞅身边的男生,居然一直盯着夏萤看,眼珠子都不转一下,真是……至于吗?
没过多久,班主任走进班里,她姓周,五十多岁,看起来十分和蔼。周老师老花镜后的眼睛眯缝着,细细看过班里的每个人,笑呵呵道:“我们班里呀,俊男美女可真多。”
大家不约而同地嫌弃出声:“噫……”起起伏伏的调子。满满是对老师这句话的不赞同。
老师也不介意,继续说:“但是呢,不管好看、还是不好看,我都希望我们班的孩子们,男生绅士,女生优雅。周老师喜欢有礼貌的孩子。”
季漠百无聊赖。这样的话,年纪大的人最爱讲了。他撑着下巴,无意间瞥见了前座的夏萤,微侧着脸,表情认真。
季漠想,连这么无聊的话都认真听讲,怕不是个书呆子吧。
重新安排座位后,季漠和夏萤都坐在最后一排,中间隔了两个座位。
季漠曾对夏萤感兴趣——大概初中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对好看的异性感兴趣——他偷偷地注意过她,但她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因为她的确太认真了,做每一件事都全神贯注。
无论是上课、写作业,还是大家一起玩游戏,夏萤永远那么认真:目光凝视于一点,神情专注,时而微微皱眉,时而淡淡微笑。
她很安静。她总是这样安静、认真、淡然。可就是太安静了,安静到容易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于是季漠就真的渐渐忽视了这个姑娘。
还稚嫩的年纪,一个太安静淡然的姑娘,是不会对血气方刚的少年产生多少吸引力的。
 
【二】月考
第一次月考在大家互相熟悉的过程中来临。考场是随机分配的,夏萤与季漠都分在了第一考场。夏萤在最后一排,斜前方坐着季漠。
第一场语文。夏萤的写字速度不算快,作文也花了不少时间,待她写完一整张卷子再细细检查过一遍,距离考试结束只剩下十分钟了。她轻轻呼出一口气,抬起头,发现全班的同学们几乎都趴下了,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还在奋笔疾书或低头检查,可是……
她看到季漠正在转笔。眼神放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既不烦躁也不紧张,完全神游在外,丝毫没有考试中的状态。
夏萤收回了视线。这样的男生,她并不喜欢。
夏萤是一个乖乖女,这是周围人公认的。她乖乖听话,从不忤逆长辈和老师,言行举止都礼貌到无可挑剔,是爸妈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而这样的一个乖乖女,把父母老师的话都当成了圣旨,比如“考完试就应该认真检查”。
而这个男生,他不听话。所以她不喜欢。那么……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
夏萤的思绪忽然飘远了。
他应该有很好的成绩,他应该孝顺父母尊重老师,他应该有很好的人品……
他应该出现在她十八岁以后。因为十八岁以前遇见太早了,她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爱一个人。
那时候的夏萤不知道,在后来,她会那样喜欢甚至是深爱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其实已经出现了。他打破了她所有的标准与想象。不用等到她十八岁、有足够的能力去爱一个人,而是因为爱上他,她才变得更优秀、更有能力。
下课铃响,同学们按序交了试卷,季漠也终于回过神来,交卷时被语文老师顺口问了句:“你刚才一直想什么呢?”
“在想,等考完放假了要去哪儿玩啊。”他回答得理所当然,被语文老师拿试卷佯装敲了脑袋,“我看你考出来多少分儿。”
季漠抖了抖眉毛,刻意作出了几分痞气:“吴老师你就放心吧。要是考不到第一名,你拿我是问!”夏萤恰恰将这句话听了进去,暗道“这人还真是骄傲自满”,默默收拾了一下桌面,出了考场。
第二场是数学。夏萤在小学是数学课代表,可上了初中后,全新的课程和概念让她适应不良,一个月下来,课业也只懂了七七八八,因此考得十分艰难,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笔,手心里全是冷汗。不经意间瞥见了斜上方季漠的试卷,虽然看不清具体写了什么,但是版面很干净,也少有涂改的痕迹,想来都是会做的。
“还是挺厉害的嘛。”夏萤想。自己小学的功底不差,应该同季漠也差不多,可她如今考得这般费劲,而季漠却已经得心应手了,显然天资不错,也足够努力。方才心里的那点小意见顿时又烟消云散了,“如果能考得好,那确实是有骄傲的资本啊。”
但这回季漠倒是不同于上一场那般百无聊赖,虽然早早写完了试卷,却一直在稿纸上演算着些什么,时而皱眉思考,非常认真。夏萤看着看着,竟有些出神了。
其实他认真起来吧,还挺好看的。
交卷时夏萤经过季漠桌边,偷偷瞄了一眼季漠的稿纸,虽然是草稿,但他的笔锋依旧刚劲有力,字很好看。
收拾好桌面,同学们三三两两背上书包离开。沈双双与夏萤一起走,俩人正讨论着考试的题目,忽然感受到了一阵疾风——因为一个人奔跑速度较快而带起的风。
他每经过一个人身边,便会因带来的这阵疾风而受到侧目: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单肩背包,极轻极快地穿梭在人流中,自在轻巧如一条鱼儿,十月的阳光映照在那张清俊明朗的脸庞上,夏萤忽然就想到了那句“你啊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自在如风的少年,大约就是这样的吧。
大家看着他一路奔向篮球场,同那里等待着他的高年级学长们击掌,利索地脱掉外套,帅气地跳起接过篮球,穿越半个球场,三步上篮,进球。
行云流水般顺利。他自信骄傲地像是天上高悬的太阳。
夏萤就是这一刻被他的闪耀所触动的。
她曾经病的很重,也不能晒太阳,因此总是羡慕那些体魄强健,活力无限的同龄人。再加上小学时期因病而被同学们排挤,所以她便谨言慎行,活得拘束而疲惫。不敢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想法、不敢随随便便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渐渐的,夏萤成了如今的乖乖女——乖到,没有了自己。
她活在别人的规则里,别人的要求里,别人的嘴巴里。
可她却遇见了这样的一个少年。他自由、自我,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自信地说出了“要是考不到第一名,你拿我是问”的话;他偏偏又认真到连草稿都写得清清楚楚,刚劲有力;放学后他活得恣意潇洒,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这是夏萤想都没有想过的生活方式:只是单纯地做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充满活力与自信地活着,骄傲而自在地活着。
他依旧活得那么好。那么闪耀。
他是季漠。
季漠。有人说,“漠”意为冷漠,也有人说,“季漠”的谐音是寂寞,可夏萤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总是联想到“季末”,一季之末。
夏萤出生在夏末,属于萤火虫的时节,因此得名。那时候爷爷给她取名字,摇头晃脑地吟着“季夏三月,腐草为萤”,说“夏萤”这名字好,有寓意,我们家夏萤虽然出身平凡,但以后一定会像萤火虫一样发光、讨人喜欢。
可是她不会发光。
她默默无闻,在夜晚也不过是一颗平凡的小草,连萤萤之光也没有。她不是萤火虫啊。
她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发光。
直到遇见季漠。这个如太阳一般耀眼的少年,忽然让夏萤明白了,原来的确有人自带光芒——他活出了自己的模样。
“季漠。”夏萤喃喃,咀嚼这个名字,隐约感受到了某种奇怪的触动,“季漠。”
 
修了一些细节 你们应该看不出来哈哈
我自己重新看一遍还是觉得他们非常非常美好 诶 我已经是读大学的老阿姨了 希望我大学毕业之前能把这篇文完结掉 也算陪伴了我整个高中和大学阶段了呢~今天就发两章 明天继续
我知道这个吧已经没多少人了 完全被广告贴占领了 但是只要还有一个老粉在这里 我也会继续写下去~
 
心疼,为什么我每一个喜欢的文都会这样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云婷!
 
好吧~_~表白姜鹤
 
【三】一个篮球
天气晴好,少年身姿矫健似雄鹰,打篮球时每个动作都干净利落,引得周围一众学长掌声连连。
从教学楼到校门口,要经过篮球场边,大多数人都会侧目望向场中的季漠,有人感慨他球技精湛,有人嫌恶他桀骜张扬。而季漠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又或者注意到了也不在乎,他只是投入地打球,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
夏萤经过球场边的时候,季漠正好投了一个三分球,夏萤忽然停下脚步,直直盯着那个球看——篮球沿着球框转了几个圈后,进了。夏萤跟着舒了一口气。耳边传来男生们的欢呼声,夏萤自然而然地看向了人群的中心,季漠被簇拥着,笑得开怀而天真。
没错,是天真。没有这个年纪的少年对世事的迷茫或故作老成的伪装,他干净、纯粹,有着透明的灵魂。这就是那一瞬间夏萤想到的。
然而沈双双尖锐的嗓音在此刻打断夏萤的思绪:“小心!”与此同时,夏萤身体被人猛地一扯,下一刻身侧飞过一只篮球。
夏萤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刚才的那个篮球,差一点点,砸到她。忽然就有些后怕。
一群男生都拥了上来,两人去追球,其他人都围在了夏萤的身侧,七嘴八舌道:“没事吧?”“受伤了吗?”“不好意思啊学妹,你怎么样了?”
好多人……这么多人……
夏萤脑子晕晕的。她不善言辞,她害怕交际,她从来都没有那么近距离地面对这么多男生。她很慌。她抓紧了沈双双的手。
“没……没事。”夏萤勉强开口,声音有着明显的颤抖。
沈双双却是不高兴了:“什么叫没事啊?这么一大帮子人还管不住一个球?幸好没伤到人,要是直接砸在脸上,夏萤这么好看的脸你们赔得起吗!”
原本夏萤觉得头晕,听到沈双双的最后一句话,她不仅头晕,还头疼了。
男生们又开始纷纷道歉了:“是我们的问题。”“学妹没事就好了,以后我们注意。”“学妹你要不要在这儿坐着休息一下?”
“不不、不……不用了!”夏萤感觉自己的血压升高,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面对人群的紧张情绪远远盖过了先前差点被球砸到的后怕,“我真的没事,先走了!”话音刚落,她也顾不得别人怎么想,匆匆拉着沈双双就要冲出男生们围成的圈。
“欸……?喂!夏萤!”沈双双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就这样走了呀?”夏萤没理她,径自往前走。
“等等!”身后有男生的声音。夏萤依旧没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浆糊,根本分辨不出这是谁的声音。
“等一下!”季漠见她不理,索性一把拉住夏萤的另一只手,力道不小,“夏萤!”
夏萤被他拉住,不得已停下回头面对他,微仰起头。季漠脸上还有打球后未退的热潮,轻轻喘着气,很郑重地对她说:“夏萤同学,对不起。”
严肃地,认真地,没有丝毫逃避地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歉。
“没、没关系的。”面对这样的季漠,夏萤更加不知所措,她只觉得应该多说一点什么,才不会让季漠觉得自己是在敷衍他,“是我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个球,不怪你啊。而且……而且沈双双也很及时地推开我了!我没有受伤所以你……你不需要道歉的啊……”最后几个字音量渐渐弱了下来,倒像她才是做错事儿的那个人。
季漠定定地看着她,似要将她眼里的所有情绪都看尽了。夏萤被瞧地浑身不自在,闷声道:“我想先走了。”
季漠这才松开手:“那好,改天我再赔礼道歉。”夏萤立刻小跑着出了校门,沈双双经过季漠身旁时狠狠瞪了他一眼,也忙不迭跟上夏萤。
“那学妹你认识?”捡球回来的学长拍了拍季漠的肩。
“嗯,一个班的。”
“长得挺好看,脾气也像兔子啊,有意思。介绍一下?”
季漠虽然才上初中不久,但他隐约明白学长的意思,只是不愿意回应。于是他擦了擦脸上的汗,背起书包:“考完试有些累,我走了。”
几位学长有些无奈,也只好同他挥手作别。
另一边,夏萤走得很快,沈双双快到校门口才追上她。好不容易拦下夏萤,沈双双张嘴就是一连串的话:“你急着跑什么呀!没见过你这样的,差点被球砸了不生气也就算了,人家给你道个歉那是应该的,你怎么还心虚呀?还走那么快!诶呦真是累死我了,你腿长了不起?”
夏萤倒是被这最后一句给逗乐了:“对,了不起。”
话一出口,夏萤自己都惊呆了,她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夏萤对每件事都很严肃认真,说话也是极为小心,谨记“祸从口出”,从不曾想过自己也会有一天自然而然地同人调侃起来。这才开学一个月,她就已经有所改变了……这改变让她无措,却又有几分欣喜。
沈双双倒是没想那么多,看夏萤能开玩笑了,她也就像戳了个洞的气球,瞬间没了那些气,哼哼几声,不言语了。
俩人并肩走了一段路,夏萤才开口:“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她斟酌着用词,“但是我没有受到伤害,所以也就压根没有什么事啊。”
“那是你脾气好。”沈双双嘟哝,“不过季漠道歉态度也蛮好的,如果把你换成是我,当时也不会多计较的。”
说完,沈双双还感慨了一句:“季漠这个人,平时看起来怪傲气的,没想到还挺明事理,道歉一点也不含糊。”
“嗯。”夏萤应了声,“感觉家教很好呢。”
说这话的时候,夏萤又想起方才,他道歉时的真诚,他盯着她时的眼神,忽然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呐。
 
【四】年级第一
令沈双双和夏萤吃惊的是,第二天一早,季漠就带来了一盒德芙巧克力给夏萤。
季漠一手挠着头发,目光闪烁,另一只手别别扭扭地把巧克力递给夏萤,低声道:“给你的……昨天,对不起啊。”
夏萤连忙推还回去,一时紧张地结巴:“不不不,没、没、没……”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
“你们什么情况呀?”夏萤的同桌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脸惊奇地凑了上来,“哇塞,该不会是季漠你要表白吧?”夏萤顿时就涨红了脸。
“想什么呢。”季漠和他相熟,毫不留情地一把将他推开。
夏萤觉得尴尬,皱着眉道:“你还是快点拿回去吧。这样影响很不好的。”
季漠索性把巧克力放在了夏萤桌上:“我现在特别、特别认真,这是我道歉的礼物。”
说这话的时候,他将两只手覆在了巧克力盒子上,像前一天那样严肃地直视着夏萤的眼睛:“你接受它,才是对我的尊重。”季漠的瞳仁很黑,像是黑曜石一般干净透亮,当这双眼睛直直看着夏萤的时候,夏萤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自顾自把话说完,季漠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捧起英语书来复习,愣是把夏萤唬地半天缓不过神来。
“这……什么呀……”夏萤嘟哝,看看周围的同学们都在复习,也不好再去找季漠,只能先把巧克力收进书包里。
早自习结束继续考试,夏萤和季漠又到了同一考场,她本想着考完试就把巧克力还给季漠,谁知季漠一交完卷子就拎起书包走人,临走前还特意对着夏萤眨了眨眼,然后一溜烟儿地就不见了。
这个人!
夏萤哭笑不得,该说他幼稚还是认真?
放学后夏萤依旧与沈双双同行。相处一个月下来,在沈双双橡皮胶似的大力发挥粘人功力下,夏萤就算是石头心也被黏软了,与沈双双亲近不少。再加上前一天沈双双表现出对夏萤十二万分的关怀在意,夏萤是打心眼里认了这个朋友。
“沈双双,这盒巧克力怎么办哪?”
“吃了呗。反正也不值多少钱。”沈双双作为一名吃货,想法十分简单,“你就当他赔礼道歉呀,再说了,巧克力多好吃。”
夏萤摇头:“我明明就没有受伤,哪来的赔礼道歉呀?而且不是值多少钱的问题,我从来没有收过男生的东西,感觉很奇怪。”
“你这个人就是太老实。”沈双双往嘴里塞了块薯片,含糊不清道,“就冲你这长相,以后有的是男生送你东西呢,早点习惯下没什么不好。而且呀,季漠这种男生,骄傲地不得了,他送出去的东西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你要是还给他,他肯定不高兴。”
沈双双话糙理不糙,夏萤虽然对她那句“就冲你这长相,以后有的是男生送你东西呢”很是无奈,但也不得不承认,季漠的确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回这盒巧克力的。可就这样收了,她又觉得不舒服,该怎么办呢?
直到夏萤与沈双双分别回到了家里,她也没想出解决的办法。她将那盒巧克力拿出来,可劲儿戳了几下盒子:“麻烦,麻烦啊!”想了想又担心戳坏了盒子还不回去,赶紧塞回了书包里。周围人说得没错,她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呐。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星期天,周老师在班级群里公布了这次月考成绩。全班三十七人,夏萤考了第十五名,沈双双第十名,而第一名是——季漠。
“他居然真的考了第一。”夏萤喃喃。而且,不仅是总分第一,每一门科目都是第一名,数学还是唯一的一个满分,“果然是有骄傲的资本。”
周一返校,夏萤进校门时正巧遇见了语文老师,俩人便并肩同行,语文老师夸赞夏萤此次作文拿了全年级最高分,立意独特题材新颖,很有前途,夏萤腼腆笑笑,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气氛尴尬起来,她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谢意,但脑海一片空白,最后冒出来的一句话竟是:“可成绩最好的还是季漠呀。”话已出口连夏萤自己都吃了一惊,老师这是夸她呢,她扯季漠干嘛?
语文老师倒是自然地接了下去:“对呀,考试那天还以为他漫不经心的态度会影响成绩,谁知道居然考得这么好。不仅语文,据说总分也是全年级第一呢。”
夏萤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全班第一也就算了,居然还是全年级第一?
语文老师还在自顾自说着:“一个男孩子,长得这么清秀,字儿倒是遒劲有力,应该是练过书法的。作文写得也有点意思,虽然比你低了一分,但他基础特别好,前面的分比你高,所以总分高。不过你也别丧气,夏萤,老师觉得你很棒的。”
“谢谢老师。”其实她对老师的鼓励很是感动,但说出口的却也只有这四个字。她无力地想,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也是一种悲哀呀。如果能像沈双双、季漠那样能说会道就好了。
进了班里,夏萤放下书包,取出那盒巧克力走到季漠身边,他应该也是刚到,正在把今天要交的作业本拿出来整理。夏萤将巧克力递给季漠,遇上季漠不解中又有几分不愉快的眼神,连忙扯了个理由:“恭喜呀,年级第一。”
于是季漠的表情一瞬间变成了惊讶。
夏萤心中暗暗为自己此刻的机敏叫好,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刚刚遇见语文老师,她说你这次考了年级第一,我来祝贺你的。”
紧接着,她又学着季漠周五时那样,将巧克力放在季漠桌上,两只手覆在了巧克力盒子上,认真严肃地说:“你接受它,才是对我的尊重。”说完,她立刻跑回自己位置上拿出语文书来看。书还是倒着的。
这下轮到了季漠哭笑不得。
看着以另一种无法拒绝的理由被送回来的巧克力,季漠忽然觉得,心情还不错。
夏萤……还挺有趣的。
 
顶顶
 
【五】寒假快乐
自巧克力事件后,夏萤与季漠算是有了几分交情,只是夏萤终归为人清冷了些,与季漠的关系也只是从“见面不打招呼的同学”变成了“见面能点头打个招呼的同学”。季漠更是不缺朋友,也不会主动与夏萤攀谈,于是二人依旧是最普通的同学,连朋友也算不上。
季漠的成绩一直稳列年级第一,学霸地位不可撼动。沈双双各科成绩稳中有进,已经能考进班级前五,只是英语不好,往往连班级平均分都不到。而夏萤除第一次月考外,接连几次大考都是班级第十名,倒是很稳定。转眼间到了期末,大家都紧锣密鼓地开始复习,季漠这种好学生就忙碌起来了,总有同学捧着作业本找他问题目,他也从不拒绝,每道题都细细讲解,认真极了。
那天夏萤刚刚写完一张科学试卷,抬起头不经意地就看见了季漠正在给班级里一位成绩倒数的男生讲数学题,那位男生平时贪玩,这会儿总算是勤奋起来了。季漠拿了稿纸在上面演算,时不时耐心问他“这一步听懂了吗”,如果对方说不懂他就再讲一遍,直到那位男生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做的。”季漠才会微微一笑,拿出作业本继续做自己的题。
夏萤很难说清楚自己是怎么滋味。她成绩并不拔尖,没有多少人会来问她题目,偶尔有几人来找她,她其实很高兴,但讲题的时候总怕自己出错辜负了对方的信任,就会变得很紧张,语速快、声音轻,一道题讲完对方根本就听不懂,也不好意思再请她讲一遍,只能尴尬笑笑:“哦……这样啊,谢谢你。”其实她知道,对方根本没有明白。每当这时心中就会油然而生浓浓的挫败感。
夏萤想,季漠这样的人,真是叫人羡慕。
“夏萤!夏萤!”沈双双的肉手在夏萤眼前晃了晃,“你想什么呢?”
夏萤回过神来:“没事。怎么了?”
“这道题我没听懂。”沈双双把上节数学课老师讲评的那张卷子拿出来,指着最后一道题,“我过程都没来得及抄完老师就把黑板给擦了。你订正了吗?”
夏萤摇摇头:“我也没有。老师讲得太快了……而且今天下午还要考一场数学,我觉得应该会有这道题里的知识点。”
“对呀对呀,我也这样想的,那怎么办啊。连我们俩都没订正,也不知道还有谁会做了。”沈双双很苦恼,“老师说,只有季漠在考试的时候就做对了这题,我们总不能去问季漠吧?”
这个年纪的人,总是对性别有着朦胧的意识,一方面容易对异性产生好感,一方面又抗拒着与异性接触,害怕被人误解。因而,男女生总是划清界限,交集甚少。可夏萤始终觉得没有这样的必要,她清冷、有些多愁善感,但在这件事情上面,她却很是落落大方——她的社交恐惧是对所有人,倒是没有格外针对性别的概念。
夏萤心里想的是,问季漠也可以呀,可她自己很少有主动与人交谈的经历,是做不到主动问人问题的,她也晓得沈双双介怀季漠是男生,怕被别人说闲话,断不会去问季漠,便没有将话说出口。
谁知季漠忽然转过头来看向她们俩:“你们……刚刚提到了我?有事吗?”
沈双双立刻涨红了脸,跟夏萤耳语:“他耳朵怎么这么好使啊!”
夏萤下意识地要对季漠摆手说出“没事”,心里却又出现了另一个声音:“快问呀!这时候不问就没机会了!”于是那两个字就生生卡在了喉咙口,她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热了起来,奔腾着涌上脑袋。
她艰难出声:“有道题……想问你。”
季漠马上放下作业,走到夏萤身边,极自然地问:“哪里?”完全没有其他男生面对女生时的别扭不安,十分坦荡。
季漠的态度让夏萤放松不少,她指了指沈双双留在她桌上的试卷:“这道。”
“噢,这题啊,我刚刚给人讲过。”他回到自己座位上拿了刚刚那张稿纸给夏萤和沈双双看,“你们先看一下步骤,有什么地方不明白我再跟你们讲。”说完就静静等在一边。
夏萤很聪明,将步骤完完整整看了一遍后思路就非常清楚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沈双双倒是有不懂的,瞅瞅季漠再看看夏萤,心里打起了小鼓,最终还是开了口:“那个……季漠啊,这一步我不太明白。”
“是这样的……”季漠弯腰,将稿纸放在夏萤桌上书写,一边写一边讲给沈双双听,沈双双渐渐没了原先的尴尬,听得认真,时而思考时而提问,也顺利解决了这道题。
上课铃响,沈双双谢过季漠回了自己座位,而季漠转身时衣服扫落了夏萤的书本,急忙蹲下去捡,却触到了同样伸手的夏萤。季漠不自觉地抬头望向夏萤,夏萤正好也看向他,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都像是被电流击中,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夏萤反应奇快,将书本迅速捡起放到桌上,季漠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
“没事。谢谢你给我们讲题。”
说完他们都笑了起来,笑容中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意味。
下午的数学考果然有一道类似的题,最后只有沈双双、夏萤、季漠三人完全正确。夏萤偏过头去看相隔两个座位的季漠,他的侧脸很好看,鼻梁高挺,微抿着唇,清秀俊美。
期末考结束,季漠依旧年级第一,沈双双考了班级第三,夏萤是第七。
休业式那天放学,夏萤路过篮球场,又看见了打球的季漠,更巧的是,又一个篮球飞向夏萤。这回夏萤眼疾手快地接住抛给季漠,季漠对夏萤道了声谢。
想起刚开学时的经历,夏萤不禁感慨,一个学期过得真快。她慢慢地走向校门,身后忽然又传来了季漠的声音:“夏萤,寒假快乐!”
夏萤莞尔,心情就这样明媚了起来。转过身对季漠大幅度摆手,她第一次那样大声地对远处喊:“寒假快乐!”
希望你的寒假过得愉快,季漠。
 
好看
 
来勾搭~
 
放假了,可以多更一点吗
 
有些是不是被删了,一个我特别喜欢的情节居然被删了
 
相识的情节是被吞了么…
 
哇塞!我才发现从7.4号之后文都不见了
 
这里好像就剩五了
 
唔,重新发真好
加油啊(? ??_??)?
 
【六】篮球赛
放完寒假回来,初一初二就接到了比赛通知:一月后,以班级为单位参与三人制男子篮球赛,两个年级混战。
这对于初一初二的同学们来说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要知道,他们学校尚文,体育活动一向很少,今年忽然举办这样的一次比赛,实在叫人惊讶。热爱篮球的小伙子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打算在一月后的篮球赛中大展身手。
夏萤在(2)班,班里喜欢打篮球的男生不多,打得好也就两三人,于是季漠和班中另外两位高个儿的男生组了团,每天有空就去打球,对这次比赛非常看重。班主任周老师一向支持学生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不仅不拦着他们,还挑些自修课放他们三人出去打球,其他班的同学对此十分羡慕。
一个月过得很快。抽签结果出来,初一(2)班对阵初二(3)班。
夏萤并不了解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只是在课间听同学们谈论,初二(3)班有几个男生身材高大,这第一场,对手不容小觑。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室外篮球场周围围满了人,夏萤来得晚了,只能在最外圈看,幸好她个头高,看着也并不费劲。
五分钟后,比赛开始。
初二(3)班的学长们的确很高,肌肉也结实,但三人默契度极低,传接球的时候,即使是夏萤这样的外行也能看出来他们的配合失误。而初一(2)班恰恰相反,季漠与另外两位男生本就是好朋友,这一个月下来三人更是有了很强的团队精神,对彼此的动作、习惯十分熟悉,因而,这一场虽然他们没有身材优势,但却赢在了默契上。
第一场,初一(2)班胜。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初一(2)班势如破竹,场场捷胜,锐不可当,一路闯进了四强。而他们,是四强中唯一一支来自初一的队伍。
决赛定于四月十五日午休时间。篮球场被分为两个半场,每两支队伍抢一个篮筐,四支队伍同时进行比赛,一场结束后,再进行冠亚军、三四名之争。这无疑是一场轰动全校的比赛。
四月十五,夏萤与沈双双吃完午饭,早早赶到了篮球场寻了个最佳的观看座位,没过多久,运动员和裁判入场,看到初二的几位学长时夏萤愣了愣,她觉得这几人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才发现这几人都是季漠常常一起打球的好兄弟,她见过几次。
季漠与他们打招呼,显得很亲近。夏萤听见他们说:“期待这场真正的较量。”
季漠挑了挑眉不说话,眼角眉梢都是少年人的飞扬风采,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夏萤看得出来,他也很期待这场比赛,而且很有把握。她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肯定,明明最难测是人心,可她偏偏就是能读懂季漠。
比赛开始,球场上的运动员们马上活动起来,很快,季漠抢到了球,立刻成为对方的攻击对象,两人上前与季漠周旋,一人在稍远处准备接球,幸好季漠控球能力极强,左避右闪、卡位,像条鱼儿般灵活,因此即使受到重重阻碍,也渐渐地逼近了篮筐。
然而,原本准备接球的对方球员,早已拦在篮筐前防守,也就是说,继续前进,将会面临三人齐攻。季漠看看两位队友的位置,传球实在不便,再抬头看向篮筐,这距离他有几分把握,但容易被盖帽,可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一搏了。
跳跃——投篮——进球。这是全场第一个进球。
三秒后全场爆发出一阵欢呼,更是有男生喊叫出声:“季漠你太棒了!”
有人起了头,就有人跟随。紧接着,“季漠加油”“季漠男神”“季漠最棒”的声音此起彼伏,初一(2)班无论男女生都扯开了嗓子呐喊助威。夏萤胆小,本不敢出声,可看看周围,大家都热血沸腾,她就像受了蛊惑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她尝试着小小地喊了一声:“季漠加油!”并没有人注意到她。她放了心,音量渐大,后来她的声音也彻底地融入了集体的呐喊声中:“初一(2),加油!季漠,加油!”
从最初零碎的、不统一的,到后来整齐的、震耳欲聋的——初一(2)班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而三位男生也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越战越勇,成功赢下本场比赛。
小比分差距,对方男生虽略感遗憾,却也输得心服口服,他们与初一(2)班的男生拥抱,半开玩笑地说:“一定要拿到冠军啊,不然我们更没面子了。”
季漠与两名队友相视而笑,掷地有声道:“一定。”
中场休息,有不少女生指着季漠窃窃私语,夏萤隐约听到一些,大多是“他就是初一(2)班的主力”“刚刚打球的时候好帅啊”“听说学习也很棒诶”这类的话。她忽然感到落寞。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崇拜季漠了——这个认知让夏萤有些难过,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班级进入了总决赛,明明应该替他们高兴的啊。
她甩甩头,努力想把这些思绪甩出去,却又无法控制地将视线转移到季漠身上,他随意地坐在地上,流了很多汗,额前细碎的刘海都黏在了额头上,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大口大口地喝水,显得有几分狼狈,却不知为何,阳刚帅气地不得了。
冠亚军之争终于开赛。这是一场实力相当的竞争,两队皆攻防得当,分数始终你追我赶、不相上下,还剩最后十五秒时,计分牌上的数字持平,夏萤心中暗想,大概会是平局吧。
可是还没有。没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现在由对方控球,季漠在其身侧紧逼防守,控球者开始慌乱,试图突破,却是徒劳。
秒针一格一格转动。
十。季漠忽然出手夺球。
九。夺球成功。
八。季漠传球。
七。队友成功接球。
六。奔跑。
五。队友重新将球传给季漠。
四。季漠接球。
三。季漠被夹击。
二。投篮。
一。球进。
绝杀!
 
我心态崩了
发什么吞什么
而且我这边是能看到自己发出去的东西的
注销以后再看就没有
我无语了……………………
这个问题不解决我还怎么写的下去
 
呀呀呀,我终于找到这个帖子了哈哈哈
 
云婷加油⊙▽⊙
 
云婷,加油(? ??_??)?
笔芯
 
楼楼加油(? ??_??)?
 
云婷加油
 
我觉得还是发到网站???起码不会吞
 
长篇短篇小说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校园小说 最新文章
推文 《他的小茉莉》?《前任请自重》?超级推
豪门世家娱乐圈甜文《今天可以官宣离婚了吗
《头号粉丝》by薇拉 温文和 石斯盈 txt全文
《你别撒娇了》全文免费
超级多的海棠文推荐
众多校园完结小说文,需要的请dd哦
<几个你>文 |旭(微虐)不定期更文
#推文#喜欢你该怎么治?!全文阅读txt
霸道少爷的丫头 文 |柠瞢
为求刺激,在废弃洋房庆生,合影中惊现鬼影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9-10-07 13:33:41  更:2019-10-07 13:35:28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