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古代】【战场】我保证两辈子鼠猫都在一起了 -> 正文阅读

[鼠猫]【古代】【战场】我保证两辈子鼠猫都在一起了[第1页]

作者:山兮兮99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历史博物馆
【鼠猫】【古代】【战场】
我保证两辈子鼠猫都在一起了
|?ω?`)
黄沙漫天,很快吞噬了漏下的最后一缕日光。
半瞎的麻雀自以为安然无恙地啄食着老兵手上的血痂,不料被饿极了的兵反手握住,三两下扯净了身上的毛,给囫囵吞进了腹中。
饥饿、疲累、绝望。
小雀儿嘶哑凄厉的惨叫穿得老远,听者喉结上下滚动,暗暗吞了口唾沫。
展昭从城门外回来,红色的官服仍是红色。白玉堂在城墙上远远看见了,心里陡然一紧,恨不能立刻甩开一切向他冲去。
展昭向他挥手示意,手和官服的颜色是一样的。是那种干透了的血迹层层叠叠地染上去才可凝成的,庄重嘶哑的红。
而白玉堂终是忍住了——他明白那猫是什么意思。他说,我没事,你放心。
“如今我们看到的是黑风城的城墙。修建者十分了不起啊,历经了数千年仍然不倒。黑风城是北宋抗击外敌的重要防线,战略位置十分微妙。可以说,倘若黑风城破,来自域外的元人就可以长驱直入,直取京都。”导游小姐姐画了十分得体的妆容,精心描画的眉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当然也感谢那些守城的将领,即便青史无有名。”
哪怕埋骨沙场,哪怕尸横异乡,哪怕史书寥寥几画便将你我生平描过。
然我心不在此,仅山河震荡,家国泣血,便使我慷慨。
“白爷自知救不得天下,但白爷愿与你同死。”
元人围城是三天前的事,此间展昭连连带兵突围,然终不得果。
“其余的都不妨,你无事就好。”
白玉堂蘸着水小心地将展昭一身血衣扒下来,露出伤痕累累的胸膛。
展昭的目光越过他望向跃动的烛火,目光沉沉,尽是阴霾。
话虽如此,然“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初识兵法的稚子都熟悉的道理偏生又如此教人绝望。
围城三人,弹尽粮绝。每人每日只得一顿,每顿只得一碗稀粥。
哪怕是主将也没有特殊待遇。
白玉堂小心地将勺子抵在展昭唇边。展昭被疼痛折磨至麻木,无意识地吞咽几口。待意识回笼,又不肯喝了:“玉堂,这是你的。”
“死猫,你喝你的,白爷不饿!”
灯光下白玉堂的脸愈发显得青白消瘦。展昭看着他,不禁苦笑。
已至绝境,如何能升天?
 
dd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导游挥挥旗子,不自觉摸了一下泛起油光的脸。她的妆花了,得赶紧去补一下,“大家注意,不要离开太远,五点在城墙下集合,我们出发去博物馆。”
这次是学校组织旅行,团里都是些年轻人。大家本来就对沉重乏味的历史无甚兴趣,肯老老实实的跟着导游,一是迫于老教授的淫威,二是导游小姐姐确实很有几分看头。如今一听解散,连忙欢呼一声四下散开了。
城墙下长期燃香,据说是此处杀戮过多,血气太重。夜晚恐有战死亡魂作乱,便长期祭拜以安亡魂。
我不知千年后你身在何处,更不知千年后可还有我们护过的家国。可黑风城墙的墙角下有你我同洒过的热血。千万年后,只要城墙不倒,便叫来往行人见证我们恒古的誓言。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猫儿,五日。我们还能支撑五日时间。倘若援军不至……”
展昭知道白玉堂未说完的话是什么。他也同样知道援军的希望渺茫。但展昭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白玉堂也不是。
“TMD,要是叫白爷爷知道朝中是谁在使绊子,待白爷爷回去,定要扒了他的皮!”白玉堂一拳砸在桌上,额角青筋暴起。
如今粮食短缺,药材更是见底,以至每日都有人因伤口感染死去。尽管随行军医已尽心照料,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来二去又是种损耗。
元军的兵力是宋军的十倍,本就是场实力悬殊的对决,更何况如今宋军度日艰难。疲惫之师如何与敌较量?想到这里,展昭的心更往下沉了几分。
半夜里又起了风,风向直转,天气更加恶劣。
几个老兵聚在一起,在背风处抖着鞋里衣里的沙,他们彼此之间没什么交流,脸色难看的都不像活人。忽的天空中有乌鸦飞过,有人与那黑色的鸟儿对视一眼,身体一晃,又倒下几个。
恶臭与恐慌蔓延开来,有几个未成年的,左右看看,只见周围一群行尸走肉。不由得悲从中来,仰面号泣。
“救救我们……”
“活不成了……”
军心更加涣散。
黑风城这里的天气几千年如一日,展昭寻了处勉强背风的角落蹲下,从兜里摸出根烟点上。一点火星在时不时漏下的风里忽明忽灭,展昭眯着眼睛看它,只觉得眼熟。
帐子里的油灯只点燃了小小的一盏,如此一来,帐里的灯光更是昏暗。
早在即之前,白玉堂便节省灯油的名义搬进了展昭的帐子。如今展昭半趴半靠在白玉堂怀里,白玉堂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轻轻环住他。两相无言,竟大概拼凑出了一点岁月静好的安谧。
“我打算明日把剩余的粮食都发下去。”展昭突然说,“再修整一日,黑风城不留一兵一卒,全军突围。”
白玉堂搂着他的手一紧,半晌,才轻声问:“猫儿,你决定了?”
“嗯。”展昭抬起眼睛冲白玉堂笑笑,眼里依稀还存着几分江南水乡氤氲的温润,“展某向来不会坐以待毙,再者元军只知我军元气大伤,黑风城早已是囊中之物,却不敢想展某会在此时出击吧。既援军无望,展某便只好使奇兵了。”
白玉堂于是大笑:“好!真是只贼猫!就依你的,白爷陪你赌上一把又何妨?”
火星虽小,却还是有人想要的。很快就人跑过来蹲在展昭身边,同样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好。然而等他摸遍了全身,却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带打火机。
“Fuck!”对方低声咒骂一句,又戳戳展昭,“兄弟,借个火呗?”
展昭便把打火机递过去。
对方点了烟,竟也不吸。只一手夹着烟,一手将领子里的沙抖出来。从展昭的角度看去,恰恰可以看见对方脖子上挂了个玉坠,坠子上龙飞凤舞的刻了个“白”字。
“对了,我叫白玉堂。”那个人说,“你呢?”
展昭说的是对的,元军根本没有想到宋军还有反扑的能力,但元军的统帅毕竟不是个傻的。因此,几次交手之后,对方立刻就明白宋军不过是秋后的蚂蚱,最后一蹦了。
展昭明白,即便出奇兵己方也远远不是元军的对手,然他无所畏惧。
古来怕哀兵,哀兵必胜。宋军几经生死折磨,早已被逼入绝境,而此时展昭将剩余粮草全部下发,也正是给了士兵希望。
飞蛾扑火,向死而生。
哪怕只是为了仅存的希望,展昭也不怕没人不出全力。
 
白玉堂于展昭身侧而立,威风凛凛,像自九天而下的神明。
“猫儿,一会儿我带兵吸引元军主力,你分一队人马从右翼包抄过去去。”白玉堂低声对展昭说。
展昭心里茫然一片,但他知道自己点头了。
按照他和白玉堂的计划,本应是他负责前方突击,白玉堂绕后方抄底,但白玉堂非把他的活计给抢了过去。理由是自己可在后方布置机关,而展昭不擅此道。
有什么机关早不用,非得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拿出来?展昭心里清楚白玉堂不过是找了理由,但大敌当前,容不得他多想。
白玉堂打个呼哨,翻身上马。士兵在他身后排列,一水儿的视死如归。
白玉堂的战甲是展昭请了名匠用最好的材料打造,每一片鳞甲都由展昭亲手保养。
白玉堂不喜用枪,展昭便寻了最好的精铁。花纹样式都照着白玉堂的喜好打造。
如今,白玉堂逆着人流而上,快的像一束抓不住的光。展昭几乎是屏着呼吸目送他。身体却丝毫不慢,踩着元军几个薄弱点,直切入元军阵列中。
都说哪怕武功再高的人,一旦上了战场,都是难以施展开的。直到现在,白玉堂才惊觉这话竟没在骗他。
他看见一个元兵抡着大刀向他砍来,连忙举枪迎上。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他能挡住一个,拦不了一双,后面还有更多的到向他挥来。不多时就见了血。
这和陷入狼群的感觉不差什么。白玉堂喘着气挑开一个想要偷袭的元兵。血滑进他的眼睛里。他用力眨了一下,发现目之所及都是红色。
包括天空和大地。
他看见天空之中秃鹫不断旋转徘徊,摩拳擦掌想来分一杯羹。他看见被从黄沙深处翻出的白骨,不知道是属于谁的。它被无情地践踏,在宋军和元军脚底翻滚,风从骨缝穿过,像是从远古而来的哀鸣。
残骨仍在,而人已腐朽成泥。
白玉堂再次掀飞一个元兵,而那家伙的刀居然去势不减,仍向他劈来。白玉堂回身让过,他的战马就在他的身后,马蹄高高扬起,猝不及防生挨了这一下,顿时吃痛,昂首嘶鸣。而它毕竟不是凡物,马蹄落下时仍将几个元军头颅碾成血泥。
白玉堂用力一甩长枪。他杀了太多人,血积于柄,滑不溜手。他看见有秃鹫当空落下,不管不顾地撕扯起还未断气的人
白玉堂从未见过这般凶猛大胆的鸟儿,它们甚至都不像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像是从哪儿开了一扇门,放出了其中凶兽。所过之处便生生炼就一副地狱景象。
被撕咬的人凄惨大叫,那叫声又凄厉又遥远,像是远古先民向死神求生时所发出的哭号。然没有人帮他,所有人都成了杀戮的傀儡,全身上下没有一个细胞不在叫嚣你死我亡。
展昭较白玉堂而言不知好了多少。踩着几个薄弱点,虽说不能像砍菜切瓜一样罢,但也着实没费太多气力。
眼看就能绕到后方打元军个措手不及,却不想右侧又冲出一队人马,展昭立刻挥兵迎上。
白玉堂那里撑不了多久,展昭比任何人都清楚。
没有时间了。
展昭的功夫走刚猛路线,大开大合,动起手来的时候自有一种行云流水的美感。砍掉敌人头颅时也是一样,血线一划而过,有一种嗜血而残酷的华丽。
而元军此刻也像是醒过来了似的,竟兵分两路,一半仍围着白玉堂,一半冲着展昭而来。
一群人很快就杀红了眼。
鲜血是最好的兴奋剂,杀戮就成了自己价值的最好证明。
叹息自远古悠悠而来,似是有人后悔了。
女蜗造人究竟意欲何在呢?神农、炎黄,那么多神明前仆后继,就是为了教人学会自相残杀么?
何必呢?
元宋两军很快站在一起,此时也无所谓什么战术不战术的了。展昭与白玉堂相靠而立,两人都知道大势已去,也不再求什么突围不突围的。
不能同生,共死也是好的。
白玉堂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整个人都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似的,冷汗混着血液沾湿衣衫,疼得钻心。
展昭也没好到哪里去——方才他一路从后路拼杀至前锋,横穿了整个战场。也难怪白玉堂看见他的时候简直气炸了。他心里一阵心虚,早已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准备。
前提是能活下来。
奇怪的是,在这样能被称作“绝境”的情况下展昭反而轻松了。抛却国家,抛却大义,他身后只站了一个伤痕累累的白玉堂,他不合时宜的觉得兴奋,甚至有点想笑。
碧落黄泉,死生有你。
反倒没有什么比这更安心的了
 
初次见面就自报家门是什么鬼?展昭逆着光看他。
阳光下少年的轮廓俊美又锋利,像柄出鞘的剑,简直把“不好相处”四个大字写在了脸上。
他仿佛已经在这一块游荡很久了,脸被太阳晒得通红。
展昭莫名觉得他简直熟悉到不行。
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遇,是我真的在哪里见过你。
援军的到来让人有一种被惊喜当头砸中的不真实感,一群杀红了眼的汉子,顿时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好了,一时简直觉得尴尬的不要不要的。
展昭白玉堂对视彼此都是错愕。当看到城墙上一字排开的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时又感觉到了窒息。
炮火在两人身边炸开。火光冲天而起,像是太初创世时那样撕开混沌。
隐约有人在远处大喊“援军到了……”
白玉堂上前一步,展昭贴上他干枯流血的双唇。
他们在硝烟与炮火中接吻。
“你好,我叫展昭。”
 
写的真好,两条线清晰,收藏 送楼主一把真知棒
 
谢谢(*°?°)=3
 
其实我再lofter上也有号,有很多内容都领先贴吧很多,你也可以去那边看来着
 
谢谢山兮楼主
 
不用
 
太棒了!请加油加油加油!~
 
(*/?\*)
 
喜欢
 
好看!我滚来百度看你了!
 
想知道lofter上面大大的ID名字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不得天明(继续渊的黑暗主题)
意外 (保证速度,一定不坑)
【原创】迷 · 香
【古代】【战场】我保证两辈子鼠猫都在一起
【原创短篇】你走后的二十一天
【聊天楼】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鼠猫
【原创】猫猫成仙记 ——恶搞,架空,不定期
【9457】9457里映像深刻
【贺文】晨雾
【水】我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4-09 21:46:56  更:2020-04-18 22:48:44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