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授权转载】结婚容易离婚难 -> 正文阅读

[鼠猫]【授权转载】结婚容易离婚难[第1页]

作者:张俊巧w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作者大大:泪眼问花花说管好你自己
 
二楼授权图

 
谢谢,什么时候搬文呢
 
作者语:
饼哥点的梗,架空现代,没有大纲没有逻辑不知道几发完
五爷有句发言借鉴了《生活大爆炸》谢耳朵的婚礼致词,展爷唱得歌是《Marry you》
 
第一章第一节
白玉堂刚杀青了一部新戏,作为年轻主演在庆功宴上少不得打圈也少不得挨灌,因此饶是他向来海量,在裹着加拿大鹅骑着共享单车抵达跟颜查散他们约好的酒吧时,被冷风一吹也不免晕乎得七荤八素。
已是半夜时分,周末的酒吧里仍然熙熙攘攘转都转不开身,灯红酒绿映照下每个人的面目都似是分外光华曼丽又好像模糊成一团难以分辨,当白玉堂这个隔三岔五上热搜的话题性新晋明星摘了围巾口罩迷蒙着一双桃花眼四处张望时,形形色色的都市男女们目光中闪过一瞬的惊艳,却一时认不出来。
没等猎艳者端着酒杯上前搭讪,白玉堂已看到颜查散喊着“五弟”向自己挥手,遂高高兴兴一步三晃地走过去,被柳青等一众狐朋狗友拉扯过去坐下了。
颜查散这个贫寒出身的有志青年,已经依靠知识改变命运,成功跻身公务员行列解决京城户口,这个周末就要迎娶一见钟情的白富美柳金蝉走上人生巅峰了。今夜算是这帮狐朋狗友给他办的单身派对,年长的哥哥都不在,纯粹年轻人的场合,估摸铁定是要通宵了。
这俩人算不上门当户对,恋爱谈得颇有些波折,能够成功走进婚姻的围城还亏得有白玉堂这个把兄弟的从中调和。颜查散有意感谢他的大媒,丁兆惠等人则是惯于把为难白玉堂当乐趣的,于是在众人起哄架秧子之下白玉堂又被逮住了一通好灌。
但白玉堂并不感到为难。一般来说,性子安静的人喝多了爱闹腾,性子闹腾的人喝多了却爱安安静静睡觉,而白玉堂偏偏不遵循这个一般规律,向来是越喝越来劲,在喝到熔断点之前没人能奈何得了他,喝到熔断点之后则是直接断篇连神仙也奈何不了他。
“五弟啊,我知道你事业刚起步,不过都说你们圈里水深,越搅混得久了越不好找到稳妥干净的人,倒不如早点安定下来吧。”都说结婚的人常有个毛病就是爱劝别人结婚,看来颜查散也不例外,不过他劝白玉堂的这番话倒确实是老父亲一般苦口婆心情真意切。
“我一直理解不了,人这一辈子非要劳心费力找另一个作伴究竟有什么意义。”白玉堂自己点着了一杯B52,端着火苗灼灼的小口杯跟颜查散碰个杯,含着笑仰脖一口喝尽了,那蓝幽幽的火焰在熄灭前的瞬间照亮了他焕然华美的容色,“可能是我自己已经过得足够有意思了吧。颜大哥,祝你跟嫂子新婚愉快,但愿你们从对方身上得到的乐趣比我给自己的还要多。”
“五弟还小呢,何况贵圈什么都缺就不缺俊男美女,不多玩几年怎么行呢?”丁兆惠坏笑连连又开了一瓶红方,咕嘟咕嘟愣是给白玉堂倒了个冒尖。
 
第一章第二节
“少废话,想爷给你介绍美女认识就好好求一求爷,甭在这儿拿小人之心度君之腹。”白玉堂嘲笑道,端杯子的手一晃,正巧撒了丁兆惠一裤子。
大家一阵哄笑,这丁家老二也不是好相与,只当白玉堂故意让他出丑,噌地站起身来就是一拳。这几个富二代和文绉绉的颜查散不一样,打小喜欢舞枪弄棒,彼此间也是打闹惯了的。白玉堂自然不以为意,更不可能向他解释告罪,反倒是来了兴致,当即回手格挡,就在这方寸之间过起招来。
柳青等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鼓着掌叫起好来,有的喝道“五弟成天扎在花丛里,二丁子快试试他拳脚退步了没有”,有的嚷着“丁老二明天还得见客户,五弟可别把他打坏了”。丁兆兰想要拉架,被柳青等人按住了伸不出胳膊去,颜查散眼见酒馆保安正往过走,急得直搓手。
白玉堂这些时间没少在剧组吊威亚,却有日子没和这班兄弟交手了,趁醉打得起劲,正掰上丁兆惠膀子要给他一个小擒拿,忽觉眼前蓝影一闪,手腕被一只手大力攥住,一挣之下竟没能挣开。
周围的狐朋狗友似乎都安静了下来,霓光流彩的酒吧里仍然嘈杂嚣闹,他们所在的这一隅却仿佛凝滞了时间。白玉堂错愕地停住了动作,顺着这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看上去,男子的清俊容颜便在明灭灯光下骤然映入他的眼帘,眉目英挺犹如青山远黛。
 
第一章第三节
与他双目相对,那人夜星似的双眸中倏忽间好像闪过一丝惊艳,但瞬即剑眉皱起,浮现出严肃的责备神色。他眼角眉梢泛着微红,显然也带了醉意,但润泽的双唇轻启,声音清朗好听,却带着凛然不容忽视的正气:“你很爱打架吗?公共场所醉酒斗殴可不太好。”
白玉堂暗自惊诧他竟瞬间就蹿到自己近前,走路没声儿还快得吓人,眼睛瞪那么大跟只凶巴巴的大黑猫似的,遂一挑入鬓长眉冷笑道:“哪儿来的小猫儿,叫得还挺凶啊。”
 
第一章第四节
颜查散忙解释一番,说是一帮老爷们开单身派对呢,不过是哥几个喝高了闹着玩,手底下都有数,连杯子都没打碎一个,实在算不得酒后斗殴。那男子看这帮人确是嘻嘻哈哈相熟的样子,丁兆惠也停了手笑嘻嘻向他赔礼,知道自己是多管了一桩闲事,倒也放下心来,客套了两句便要回自己卡座上去。
他转身欲走,一直梗着脖子满脸不耐的白玉堂却反手抓住他的腕子,借着酒意笑道:“你功夫不错,有没有兴趣同白爷爷比试比试?”
掌心的温度从手腕脉搏跳动处温温热热地传来,白玉堂一双醉意朦胧的桃花眼含了三分慵懒三分桀骜三分灼热热的好奇打量,映入那人眼中竟让他一时看痴了似的怔住了。
 
第一章第五节
“展大哥,出啥事了?”和那男子一道的朋友们见他不回来,也都涌过来看是怎么回事。颜查散他们见五弟又耍起性子来,忙哄劝着拉开。两拨人打了几句哈哈,各自回去落座喝酒说笑,白玉堂却失了魂似的,端着酒杯看也不看地接连仰头灌下去,眼睛时不时便往那边瞟。
那人不知是在过生日还是什么,一撮哥们弟兄都在笑笑闹闹给他敬酒,而他似乎心情也很不错的样子,说说笑笑地来者不拒,只是酒量显然不济,虽然在酒馆沙发座上仍然坐得笔直挺拔,但脸颊上浮起的潮红和愈发迷蒙的双眼都显现他已然是醉了。
通宵营业的酒吧里只见灯光不辨昼夜,但时间确实已近凌晨,酒客渐少,驻唱也已下班,老板便照例任由剩下几桌兴致未减的客人轮番上台,反正剩下这些人都醉得颠三倒四,台上的唱得再难听也不至于吓跑了客人。
白玉堂这会儿已然过了熔断点,眉飞色舞高兴地不得了,不住地往颜查散的牛奶百利甜里对伏特加,揽着丁兆惠给他喂橘子,拒绝柳青递来的冰红茶打开杰克丹尼直接对瓶吹。但他竟还留心注意到,那边一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似乎是他们那位展大哥掷骰子输了,被起哄要求上台唱首歌。
那人倒是愿赌服输,站起身来先晃了三晃,步子却仍然稳得很,穿着简简单单的浅蓝体恤和深色牛仔裤,窄腰长腿说不出的好看。他走上台去坐在麦克风后的小凳上,低头垂眼想了一想,面上浮起春风拂柳似的一笑,抬起眼帘向白玉堂他们这一桌致意,说是之前打扰了他们的兴致,便给他们唱首歌赔罪,也正好恭贺那位新婚的朋友。
既是恭贺新婚,他有些腼腆地握着麦克风,唱了一首挺流行的英文歌,倒是应景得很:
It sa beautiful night(良夜如此)
We’relooking for something dumb to do(正宜作死)
Heybaby(嘿,宝贝)
Ithink I wanna marry you(我想这就跟你结婚)
Isit the look in your eyes(为你朦胧醉眼)
Oris it this dancing juice(或为美酒惑人)
Whocares baby(谁在乎呢,宝贝)
Ithink I wanna marry you(不管了我现在就要跟你结婚)
这原本是首欢快淋漓的情歌,他借着朦胧酒劲和灯火交织的梦幻感清清朗朗地唱来,略显生涩稚拙,却有种莫名的动人。
 
第一章第六节
他如在云端轻声唱着,不自觉地越过舞池看向那个肆意欢闹的青年,那个犹如拟把疏狂的侠客一般璀璨夺目的青年,却发现那个人凌厉眉目间含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热切,目光灼灼地直看向自己眼眸里。
他心里一动,偏瞪了一双醉眼生生看回去:瞅啥瞅!
白衣青年在灯光闪映下愈发显得华美焕然,长眉一挑瞪了回来:瞅你咋的!
瞅就瞅,他展昭没在怕的!
一曲终了,展昭放下麦克风站起身来又晃了三晃,还没迈步却被一双手扶住了。抬眼一看,白玉堂笑得风流烂漫,低头俯在他耳边说道:“结婚吗朋友?跟我!”
“跟你干嘛?什么结婚?”展昭一时跟不上这个操作,怔怔问道。
“跟我结婚!”白玉堂在他耳边嚷道,一把握住了他手。
展昭被他吵得耳边一震,一时心头火起,狠狠回握住他的手朗声道:
“结就结!”
 
第一章完,本次更新共六节。
 
等更,希望不用太久。
 
最爱鼠猫现代
 
表白勤勞的搬運工
 
坐等!!!
 
原来是一见钟情啊,期待下文!
 
等文
 
第二次更新第一节
王朝马汉和柳青颜查散等两拨人都已醉得东倒西歪,眼睁睁看着展昭和白玉堂各自回座位披大衣穿羽绒服又风风火火肩并肩跑了出去,面面相觑道:“他俩刚才嚷嚷啥呢?”
“没啥,好像就是结婚吧。”
“嗨,结婚呀,来来继续喝继续喝。”
俩人冲出了门才发现天光微亮,白玉堂拿着手机扫共享单车,扫了五分钟竟然真扫开了,转头一看展昭,一双长腿跨在辆二八大杠上,扭头不赞成地皱眉道:“醉成这样还骑得成吗?来,上我车。”
白玉堂腹诽你能骑得我怎么就骑不得,再一瞧那俩老式二八大杠后头带了个铁架子车座,自己这辆共享单车上可没有,遂啪嗒一声关了锁,利利落落坐上展昭自行车后座,高高兴兴将他的腰一搂,隔着大衣摸一把,觉着有点瘦。
展昭道声“搂紧点,别摔着了”,脚一蹬地稳当当骑了出去,奔民政局!
和白玉堂一样,展昭也并不遵循醉酒的一般规律,他酒量不行,却向来是越喝越稳。在喝到熔断点之前没人能意识到他已经断篇了,喝到熔断点之后更是稳得一匹连自己都意识不到。
冬日里天亮得晚,太阳在山那边探头探脑地犹豫这会儿该不该升起来,又赶上大周末的清晨街上车少人稀,因此两人骑车所过之处蒙蒙亮的透着清静。展昭骑得不快,微冷的晨风轻轻掠过身侧,车轮子一圈圈轧着两人的倒影前行,有那么几分青春荡漾的味道。白玉堂搂着展昭的腰半边身子贴在他热烘烘的后背上,感觉挺舒坦挺自在,一高兴还给他唱了个《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沿着老城墙骑过这条街,拐个弯进去就是内城,再过个红绿灯就是民政局了。白玉堂哼着“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跳下后座就往上跑,展昭拐进旁边便民车棚里锁上车,赶紧追上去一看,巧了,正赶上民政局刚开门,就他们俩人不用排队。
 
第二次更新第二节

 
哈哈哈哈,两位爷这结婚前调实在是太梦幻了,好!
 
第二次更新第三节
再一看展昭掏出的证件,不是居民身份证却是个画着星星的小红本,小姑娘不禁暗自摇头:这年头长这么帅的都上交国家了。又问他满二十五周岁没有,带没带机关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
展昭笑说巧了,我昨天刚满的二十五周岁,又说证明没带,稍等一下微信发你可以吗?他这一笑整得小姑娘大冬天里如沐春风骨头都酥了,说没问题啊,反正现在无纸化办公,能归档就行。展昭当即打了一通电话,笑问:包叔早,我公孙叔起床了没,劳烦他帮我开个《婚姻状况证明》加盖公章传过来成吗,我在线等挺急的。
包拯公孙策那儿正晨练呢,反正住在大院里走到办公楼就五分钟的事儿,十分钟之后就把加盖公章的文件给展昭传过来了。俩人一贯知道展昭是个再稳重不过的孩子,亦是自己有主意的,听他似乎忙着,都没急着问要用来干嘛。
等着的这十分钟,白玉堂有点好奇展昭为什么要比自己多出具一份文件啊,不过也没顾上问。两人齐里咵嚓填了一通表,头挨头冲着照相小哥一乐,拍了张恩爱又标致的红底结婚照。
两张小照片往两个红本本上一贴,两人一人一本往兜里一揣。白玉堂刚想问扯证那九块钱能支付宝不,展昭从口袋里掏出个零钱包,在柜台上排出九个一块钢蹦来,心满意足地笑道,不错,刚好够。
得了,这婚就算结成了,回家睡觉去。
 
第二次更新第三节
再一看展昭掏出的证件,不是居民身份证却是个画着星星的小红本,小姑娘不禁暗自摇头:这年头长这么帅的都上交国家了。又问他满二十五周岁没有,带没带机关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
展昭笑说巧了,我昨天刚满的二十五周岁,又说证明没带,稍等一下微信发你可以吗?他这一笑整得小姑娘大冬天里如沐春风骨头都酥了,说没问题啊,反正现在无纸化办公,能归档就行。展昭当即打了一通电话,笑问:包叔早,我公孙叔起床了没,劳烦他帮我开个《婚姻状况证明》加盖公章传过来成吗,我在线等挺急的。
包拯公孙策那儿正晨练呢,反正住在大院里走到办公楼就五分钟的事儿,十分钟之后就把加盖公章的文件给展昭传过来了。俩人一贯知道展昭是个再稳重不过的孩子,亦是自己有主意的,听他似乎忙着,都没急着问要用来干嘛。
 

 
请问连图片都被吞了应该怎么办?第二章还没有发完。
 
坐等
 
楼主加油
 
第二章第四节
等着的这十分钟,白玉堂有点好奇展昭为什么要比自己多出具一份文件啊,不过也没顾上问。两人齐里咵嚓填了一通表,头挨头冲着照相小哥一乐,拍了张恩爱又标致的红底结婚照。
两张小照片往两个红本本上一贴,两人一人一本往兜里一揣。白玉堂刚想问扯证那九块钱能支付宝不,展昭从口袋里掏出个零钱包,在柜台上排出九个一块钢蹦来,心满意足地笑道,不错,刚好够。
得了,这婚就算结成了,回家睡觉去。
展昭骑着二八大杠,在身后白玉堂的指挥下七拐八拐从小角门进了一片别墅区。到了家门口,白玉堂拿指纹开锁的功夫,展昭终于到了生理性的极限困得睁不开眼了,被白玉堂连拖带抱弄上楼撂在卧室大床上,一沾枕头就睡得不省人事。
 
哈哈哈,啃了口热乎粮,昭昭这一睡下再醒来面对自己成了已婚人士不知是什么表情,看他熔断点后稳的一匹,醒酒后会不会呆愣当场,期待下文。
 
第二章第五节

 
第二章第六节
“诶诶四哥你小点声,别把我猫吵醒了!对啊,是展昭啊,他就跟我身边睡着呢,等我拍一张给你看啊,可好看了……算了我不发给你了,我直接发微博吧……怎么了?我结婚我高兴怎么不能发微博了……诶展昭手机怎么也响了,包拯叔,包拯不是那个常委吗……”
白玉堂接了一溜够的电话,也不知道那厢为什么一个个都情绪激动大呼小叫,不耐烦之下终于困意上涌,索性把两个手机都关了机塞在枕头底下,搂着业已人事不知的展昭蒙头大睡起来。
黑甜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厚厚的遮光窗帘透着朦胧微光,白玉堂伸个懒腰,忍不住哼唧了两声,感觉宿醉的头疼在脑袋里钝钝蔓延。
“白玉堂,喝点水。”
闻声他抬眼看去,只见一个清俊儒雅的男子伸手将一杯清水递到自己跟前。那人脸色略显苍白,浅蓝体恤有点皱,赤着脚站在自己床前,一只手不自觉地揉着太阳穴,显然也在经受宿醉浅浅淡淡的折磨。
他白玉堂年纪虽轻,却也是见识过不少风浪的主儿,当下压抑住内心的汹涌澎湃,颇有大将之风地接过水杯啜饮了两口,镇定地说道:“谢了,您哪位?”
“展昭。”那人从床头拿起一个小红本摊开,指着上面的名字说道,沉稳的语气丝毫不曾暴露心中万马奔腾的盛况,“你的新婚丈夫。”
白玉堂把刚喝进嘴的那口水喷了出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云山乱
【短篇完结】春宵一刻值千金
想问个问题。以前不知道鼠猫。后来看了剧版
【授权转载】结婚容易离婚难
《十年陷》重修版(生死棺续集)
很久没来了。。不知是否有人记得……那件事
昔我往矣
【原创】仙骨生秋(短篇 已完结 BE)
昔时雨(更新速度不定)
【微EG】南柯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11-07 16:55:41  更:2020-11-07 16:59:48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