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生子】静待雪莲花开 -> 正文阅读

[鼠猫]【生子】静待雪莲花开[第1页]

作者:逍芙麻辣烫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一楼百度
展昭与白玉堂已经相识三年,这期间白玉堂软磨硬泡硬是让展昭习惯了他的存在,这不,包大人刚下朝,白玉堂依礼见过大人,便拉着展昭往门外奔。
展昭这几年与他共事早适应了他的风格,但这次却执拗的抽回手,“白兄,今天展某不能和你出去。”
“猫儿,不必担心,白爷今天不是要找你喝酒。”白玉堂手上攥的紧了些,硬拉着展昭往外走。
展昭挣脱不过,只好由他,只是到了门口,又挣了挣,“白兄快放开,我跟你去便是。”
到了目的地,展昭抬头一瞅“醉仙居”,猫脸便有些怒意,他瞪了一眼白玉堂,意思是这不还是酒楼吗?
白玉堂自然知他所想,笑着对展昭道:“猫儿莫脑,进去便知。”
他们往里一走,店小二立刻迎了过来,“五爷,您来了。二位,往二楼请。”
原来店面后面有歇息用的房间,展昭一路被引到后廊,上了二楼白玉堂吩咐小伙计去准备些茶点。
展昭在身后默不作声的跟随着他。行至其中一个房间,白玉堂上前敲门,就听里面一个女声说道:“可是五兄弟?”
白玉堂应了声是,便推门进入。
房间之内的女子正坐在桌边倒茶喝。
“大嫂一路辛苦。”白玉堂含笑伸手接过卢夫人手中的茶壶,替他大嫂斟了一杯。
见是卢大嫂,展昭施了一礼,“展某见过卢夫人。”他不明白这白老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展兄弟不必多礼。”卢夫人瞟了一眼白玉堂,笑意盈盈问道:“五弟这么急着让我过来,所为何事?”
白玉堂摸摸鼻子,看了看展昭,“还不是想借大嫂的妙手帮这只猫儿看看。”
“白兄,”展昭并未料到白玉堂此举竟是为了自己,“展某无事,你何必劳烦卢夫人大老远赶来。”
“既然知道我大嫂特意为你赶过来,你就别推辞了。”白玉堂把展昭按到椅子上坐好,“大嫂,这猫交给你了。”
“卢夫人……”展昭有些无奈,
“展兄弟,可是信不过我的医术?”话说到这份上,展昭焉有不从之理,只好将腕子递了过去。
卢夫人两指悬在他脉上,细细诊了一会儿,神色有些不自然,落在展昭身上的目光也有些困惑。
白玉堂察觉,不禁问道:“大嫂,可有什么问题?”
卢夫人摇摇头,让展昭换了另一只手再探。“展兄弟近日身体哪里不适?”
展昭认真想了想,方答:“是有些气闷,不过……”
不等展昭说完,白玉堂就抢先道:“大嫂,你不知道,这猫儿傻的可以,有了伤有了痛只晓得瞒着。”
卢夫人没接白玉堂的话,她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即刻修书给我师傅,让他过来,或许还有救。”
一句话,让面前两人都吃了一惊。
“大嫂,你是说?……”白玉堂不可置信的望着卢夫人,希望她只是在开玩笑。
“展兄弟是中了一种慢毒,这种毒药很少见,而且他中毒的时间也不短了。”卢夫人叹气,与展昭接触多次,虽然表面上没说过,但曾与干娘私下谈到,都对他的为人品行很是赞赏,这样的青年如果真的不治而亡实在太令人惋惜。
刚到开封,她心里还有些埋怨五弟大惊小怪,凡是涉及展昭白玉堂总是很紧张,久而久之,她这个大嫂和几个哥哥早已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卢夫人,这……这怎么可能?”卢夫人的话对展昭的冲击也不小,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已是这般严重。
“具体的情况只能等我师傅来看个究竟。展兄弟,你的脉象若平常医生诊治,定会觉得是疲劳忧心引起的。实际上那路虚弱的脉理已经被毒素破坏,长久下来,要是哪日你用内力对敌,便会当场力竭,即使因此丧命,原因也难以查出来。”
听完大嫂的话,白玉堂不自觉抓住了展昭的手,近来他留意到这只猫偶尔脸色不佳,问他他只会说不妨事,再问的多了他便固执的不理自己。原以为他染了小毛病不想让大家知道,谁知,结果却是……
“大嫂!你再仔细看看!我们一直在一起他怎么会中毒?”
几乎用吼的,卢夫人说出的事实白玉堂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这只猫行侠仗义,做了无数好事,怎么可能会落到短折而死的地步?他胸中像积压了一团火,烧的心肺欲裂。
展昭却轻轻拍了拍白玉堂的手背,“白兄不必太着急,事已至此,相信卢夫人的师傅可以医治展某。”
居高临下去看展昭清澈的眼睛,长长睫毛弯出美好的弧度,那眼神中透露的关切与安慰之情令白玉堂感到异常心痛。
卢夫人已写好两封信,一封送回陷空岛,一封送往叠云山。
“切记,在我师傅来之前不能使用内力,否则我也未必能起死回生。”
白玉堂本来是想拐展昭出来见过大嫂便去吃吃喝喝的,如今也没了心情。他左思右想没有想明白展昭是何时何地被人下的毒,不过好在还有一线生机,大嫂的师傅来了猫儿一定会得救。
展昭谢过卢夫人和白玉堂一起回府,只是这次,一路上换做白玉堂变得沉默。
看着与自己并肩而行的白玉堂,展昭内心感慨:他们猫鼠相斗多年,每每到关键时刻,白玉堂总会义无反顾站在他这边,不论对方是位高权重的朝廷命官还是陷空岛那几位义兄。
想了想,展昭打破寂静,“展某身体劳白兄费心,感激不尽,只是白兄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白玉堂被他一提醒忙松了手,平时经常打打闹闹,浑然不觉自己的行为已经过于亲昵,此时此刻竟有些留恋猫儿纤长手指和那暖暖的温度。顾不上往深里想,白玉堂停下脚步,“猫儿,你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有没有一点印象?”
虐π_π不开森,要甜,楼楼(扯楼楼裤腿,打滚,撒娇)
冒泡(?>?<?)!!!有生子好开心!!!!!!!!
等文



展昭思索了一会儿,并未觉出有什么特别,自己办案过程中难免有磕磕碰碰,只是最近时常胸口发闷,常常感觉气涩阻滞,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不过没有近期频繁。想不出什么头绪,他只好如实说:“具体时间确实想不起了,不过白兄放心,展某不会有事的。”实际上他心里清楚,自己能否逃过这一关是个未知数,卢夫人医术可称独步天下了,还要请她师傅出山帮忙,若真难以回天,也算是自己命数。
白玉堂当然看出展昭脸上一转而逝的黯然,他了解猫儿自然是不惧生死的,然而他更明白他白玉堂所认识的展昭却是有着护佑一方青天,保护一方百姓的信念。誓愿未酬,身先死,那有点固执的傻猫儿怎么可能甘心?
“猫儿,你千万别灰心,即使我大嫂的师傅不能帮你,五爷我会陪你踏遍三山五岳寻找名医。”白玉堂将手搭在展昭胳膊上,坚定的看着那人有些苍白的脸。
展昭微笑点头:“有白兄在展某身边,上天总算待我不薄。时间不早,我们赶紧回府吧。”
白玉堂转过身刚迈开步,却感到展昭还站在原地未动,回头去看,却听他有点犹豫的说道:“这件事回府以后希望白兄……”
不用猜也知道接下来的话,白玉堂佯装生气的凑到他跟前,“想让我帮你瞒着包大人和公孙先生?那好,五爷就和你讲讲条件,”果然见猫眼立刻瞪的溜圆,“大嫂刚刚说的话你可听清了?不可使用内力,猫儿要是乖乖听话,五爷就答应你。”
展昭看着那耗子近在咫尺的俊脸,心里一暖,方才浅浅的笑意自嘴角漫开,赶紧答应了下来。
在府里草草用过午饭,包大人便将两二人叫到书房商议,进门之前,公孙先生见展昭容色发白,心中不免担心。
“这是福岭县的卷宗,展护卫你且看看。”包大人神情严肃,目光如炬,却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叹息。
公孙策递了另一份给白玉堂。
上面记载着近一年时间,福岭县已有数十男子死于非命,起先只是陆续有几人失踪,官府着人调查未果。后来事情越来越严重,案子尚未查明,已经有35名男子被害。县衙层层向上呈报,惊动了圣上,龙颜震怒,早朝之时,赵祯命包拯尽快破案,以安当地百姓之心。
展昭粗略看了一遍,从这些人的身份年龄看不出什么端倪,死者有三教九流的地痞,也有当地富贵人家的公子,当他目光落到名单中吕家不满五岁的孩童时不禁皱起眉头,
“大人,这几名在府衙当差的捕快也在失踪之列,还有这个做屠户的张生,要想轻易将这些人掳劫杀害并且不留下痕迹,对方的确是武功非常之辈,不仅这样,恐怕还要费些手段。”
包拯点点头,他虽被称“铁面无私”,却并非真的面冷心冷,事实上,这“铁面”下有的是一副心肠悲天悯人的心肠。
沙发占个。。。。不错支持
希望不坑
好看,坐等更新!
可惜庙堂只不过是不见血的江湖。
“展护卫言之有理,本府有意让你二人前去查访。不过此行必定凶险无疑,你们要格外当心。”
包拯对展昭的关心如兄如父,他曾数次亲眼目睹这秀竹一般的青年为救自己险象环生。不是不心疼,而是包拯比任何人都明白肩上所担的责任,明白他们已经站在了那不染血的江湖,为了心中的公里正义必然需要付出代价。
“展护卫可是身体有恙?”这孩子清减了不少,但一想到那些无辜枉死的性命,却是责不容缓。
“大人放心,属下无事。”展昭躬身一礼。“属下与白兄这就赶往福岭县,一定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
一旁的白玉堂皱着眉想说什么,始终没开口,因虑到先前答应那猫儿的话,不能让大人和先生忧心,只有上前同展昭一起领命。
展昭回房间略做整理,便去马厩牵马,正遇白玉堂在那里像是等他,本想打个招呼一起出门,谁知,白玉堂却冷着脸先一步走在前面。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府门。
官道上,两匹骏马飞驰而去。展昭心里记挂着案子,未多言语。白玉堂脸上不高兴, 懒洋洋的也不说话,急行中只听闻那呼呼的风声和奔跑的马蹄声交杂在耳边。
如此马不停蹄已过午后,穿至一片野僻之径,白玉堂渐渐收了缰绳,展昭跟着他停下来。
“白兄,按我们的脚程再过两日便可到福岭县。”展昭翻身下马,四处望望,确定了大概位置,他本是心宽之人,根本没把白玉堂的冷漠放在心上。
“我说展大人,白爷进官府当差,饭不给吃连水也不给喝一口。
先别说那个案子,这样下去,你眼前就要出人命了。”白玉堂气不顺,话也拧着说,那只蠢猫不顾惜身子,没有向大人禀明实情,还像个没事人似的不知疲倦的赶路。
除了刚开始认识的那段日子,白玉堂已经很久没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展昭尴尬的笑了笑,有些泛白的脸上微微发红,“是展某疏忽了,我记得离这里不远有个茶馆,我们去那里休息片刻吧。”
刚要到前边引路却被白玉堂一把抓住手臂,“猫儿,你是忘记我大嫂叮嘱的话了?”愤怒快要破土而出,指力逐渐收拢,对方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跳,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不是这样,”展昭垂下眼睫,白玉堂的手指几乎嵌进肉里,有些疼,可他这次没挣脱,“我只想早日破案,至于其他的事情不想再费神去想……”
再抬眼,四目相对,那乌黑的水眸中神采依旧。
展昭面带微笑坦然说道:“白兄,我不能抛下府里事务一味的等,何况人世无常,若是能多尽一份力也算不虚度此生。而且,有你在,让我很安心。”
白玉堂不得不承认,他被这只猫打败了,恐怕再生出一颗七窍玲珑心也拿这倔猫没辙。
钳制他的力道慢慢放松。白五爷认命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不满的丢过去,“大嫂说了,每日两颗可保三十日无虞。”
展昭含笑接过,当即拿出一粒放在嘴里,心中暖意自不必说。一定是这耗子趁自己回房收拾东西的空挡,急急赶去酒楼和卢夫人讨了丸药。
沙发占个
板凳
期待。
地下室
月黑风高,打更的张二揉揉眼,起夜去上茅房。
接二连三出事,衙门已经贴了告示通知县里百姓夜晚不要单独外出,尤其是男子。像他这样独自夜出的更夫暂时停了手里活计,改由县衙派给些零碎的修补差使,每日补贴柴米度日。
据他所知,衙门里面现有的衙差分成几个组交替巡夜,饶是这样,来自坊间的风言风语还是传的神乎其神,什么女鬼吸阳,冤鬼索命,更有甚者,说附近山上的精精怪怪下山吃人……五花八门,虎的那些个胆儿小的人听到这些故事经过福岭县都得绕路。
张二胆儿不算小,打更的常年与黑夜作伴,他年纪轻轻,体格也不错,对那些谣传挺嗤之以鼻。
“嘿嘿,要真是女鬼吸魂什么的,老子也得看看她长得美不美?”白天跟街坊几个爷们吹嘘的唾沫横飞,大家哄笑一场。
此刻,夜风一吹,张二打个个冷颤,也不知怎地,突然觉得后脊寒津津起来。
掩了裤子刚要回屋,“嘎嘎嘎---”背后院门呼扇着慢慢打开了。张二顿时困意全消,提心吊胆朝门口望去,草影浮动,一瞬间似乎风也静了,黑漆漆的再没声响。
“这阵贼风吹的真是蹊跷。”将门栓撂下,走进屋子,说不上哪里不对,猛然想起傍晚买酒回来的时候明明已经将门栓扣紧。
张二心道不妙,他瞥见桌边矮烛照映出一团模模糊糊的影子印在墙上。战战兢兢转过身……
“啊!”一蓬长发裹住男人的头颅,几滴猩红的液体落了下来……
“展大人,白大人,这边请!”一行官差步履匆忙。走在前面的是福岭县捕头荆胜山,此人身量不出众,但脚步稳健,单手提一把乌金刀便知分量不轻。
现场不见尸首,是邻里听到惨叫报的官。荆捕头昨晚正巧当班,带着人火速到了事发地,天边已有云色泛白。
又是一起捉不到影的离奇失踪。早饭过后一盏茶功夫便听差役告知,开封府官员已来到县衙。
荆捕头命手下看守出事民宅,自己匆匆返回衙门,同县丞一起说明案情。
对南侠、锦毛鼠名号早有耳闻,这厢见了,荆捕头方知道江湖传言非虚。这二位虽是风尘满面,稍有倦色,英华之气却未曾折损半分,不禁心生仰羡。
才说到今晨更夫张二失踪或已被害,展昭便撩袍起身要他头前带路去案发地细查。
那张二一人独居,家什简陋,屋子内陈设一眼可辨全貌。几人进到室内,荆捕头对展白二人一抱拳,随后一声长叹:“两位大人,这已是本地第三十六起失踪案,只怕是凶多吉少。我等无能,案发长久仍未能缉拿凶手归案。”
“荆总捕头不必灰心自责,兄弟们守职未怠,劳心劳力。况此案诡僻迷离,凶手虽尚未擒获,并非你等之过。”展昭见他眼下乌青浓重,想是数日难以成眠,便出言宽慰。
加油
留貓印
按爪^O^

“荆捕头,你们刚到时情况如何?”一直未开口的白玉堂询问道,在展昭和荆胜山交谈时,利目已在房内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打斗挣扎过的迹象。他来到凝固的血迹跟前,半蹲下身仔细查看。
“我们到时,这里门院大开。报案人说只听张二喊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别的动静了,他们也不敢贸然进来。”
荆捕头将当时情景反复想了几遍。
“那时这窗也是开的吗?”展昭走到半开的窗子前---是两合式的普通窗扇,在灶头上方,布满油污,里外窗台还算干净。
“这……应该是开的,我们到这里以后什么东西都没动过。”荆胜山想了想很确定的答道。
靠里面的窗台上,右侧有几块淡淡的痕迹,擦拭过的样子。铁锅旁边满满当当摆放着盛装油盐佐料的陶罐小坛,只是,都堆放在那个角落,似乎太挤了些。
展昭拿起其中一只按那印迹的位置放上去,不吻合,又换了另一个大小比较像的,果然底端边缘完全符合窗台上留下的痕迹形状,如此这般依次将那四、五只小器皿回归了原位。
“白兄。”展昭回头看白玉堂,恰巧他也正看过来,两人对视一眼,白玉堂点点头,指着地上那些已经发暗的深色血痕,
“猫儿,你看这血是一点一点慢慢滴落的,量很少,而且都分别聚在这两处。看来,凶手用的并不是刀剑之类的凶器,这么说……”白玉堂站起来掸了掸白袍的下摆,“张二有可能离开这里之前还没死。”
“这点属下也不明白,”荆胜山同意白玉堂的分析,“以往现场留下的血也只有一点,按说一个人被刺伤流的血也要比这些多。我们找到的几具尸体,伤口都很严重,绝对不会仅造成这么少的出血。”
展昭耳里听着他二人的对话,回到灶边,若有所思的往外推了一下窗户,沿窗棂细细往上看,一叶非常细小的翠绿吸引住他的目光。随着窗子被推动,那丝草叶慢悠悠飘落下来,似有若无的,几乎以为它会化在风里。展昭抬手接在掌中,突然问道:
“这附近可有什么山林野岭?”
荆捕头闻言一愣,说起这个,他有些自豪。
“展大人,不瞒您说。我们这地界虽偏,却是依山环水,紧邻着两座高山,地产也丰富,住这的百姓不说多富裕,也算不愁吃喝,朝廷年年税收,县里可都是足粮上交。早些年有个相士打这经过,说福岭县名好、风水好……”他左右看看,用手挡着嘴低声道:“还说这周围也不知是哪座山中藏着龙脉,以后会有真龙天子诞生,唉,要是真有怎么能摊上这么个事?”
见展昭没有反感的意思,那边白玉堂也摆弄着剑穗似乎饶有兴趣的等他继续讲下去。难得京城的官爷不嫌小地方人话多,荆胜山便来了精神,滔滔不绝说起那东南两座山一座叫梧桐,一座叫凤凰,以及山里都结着什么样的果子,几时有砍柴人听见人参变成的小娃娃站在半山腰哭,据说还有人曾在山里面莫名其妙的捡了一块像水盆那么大块的金疙瘩……
沙发
地板占了!哎!昨天我坏肚子了!晕
等文
??鼠猫+生子一般来说=坑。敢跳么
-_-||

时至晌午,展白二人没有随荆胜山一起回衙门,说去街上走走。展昭想多探些线索,白玉堂除了这个原因以外更愿意吃顿好的给这只猫滋补滋补。
小小的县城街市很热闹,正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吹糖人的,卖丝线的,张罗玉器古玩的……显然,多起离奇凶杀案并没有抹杀掉市井里的生机。
荆捕头说的没错,福岭县物产的确挺多,单看那玲琅满目且带有当地风味的各色吃食便可窥得一斑, 正赶上吃饭的当口儿,几个小吃摊附近都围满了人,糕饼、果子的香味扑鼻。
太阳明晃晃有些刺眼,小街市行人拥挤。展昭走在前面,眼光不时在两边摆着的小摊位上流连,白玉堂紧跟在他身后,不发一言,面色可说是与这大好的晴天形成鲜明对比。
街角一个老者倚着大篾筐稀溜溜吃着面汤,他跟前摆放的绳草编扎的小摆件和孩童玩物手工精细,甚是可爱,有几个头梳短髻的小孩蹲在那里看。
展昭眼前一亮,径直走向老者的摊子。蹲下来拿起一个细看之后赞赏的点点头,老艺人功底扎实,物件虽小,却质而不拙,惟妙惟肖。尤其那编结用的草绳,很特别,纤韧滑软,带着股清淡的草药香气。
白玉堂站在展昭后面,高大的身躯投落出长长的身影,刚好替他遮挡住头顶耀眼的阳光。
“老人家,这个多少钱?”
“客官……我看看,要三文钱。”老者撂下筷子,眯缝着眼睛确认过之后回答道。
展昭摸出银钱递给他,将绿草编的小摆物携到鼻端闻了闻,
“这草味道真好闻,不知在什么地方采的?”
“客官是外地来的吧?”老者听展昭语气和善,也愿意与他多攀谈几句,“这种草叫芦桔子,香味对人没什么害处,药铺的掌柜对我说它还能清心安神。”老人拾掇好吃面的碗筷,“其实南面山上多的是,只是外地人初来乍到瞧着新鲜,在我们这里不值什么。”
再随意聊上几句闲话,展昭微笑着与老者道了别,刚一转身,正对上白玉堂略带薄怒的双眸,一时有些赧然。
“白兄,”展昭轻轻拽过白玉堂衣袖,把刚买的东西放进他手里,“过来的时候看西街坊酒楼牌匾不小,展某做东,请白兄去那里喝酒,可好?”还不待对方答话,就觉脚下一阵虚浮,那熟悉的面容在眼前摇摇晃晃,整个人猛的陷入了黑暗之中。“猫儿!”最后停留在耳边的是白玉堂一声急切的呼唤。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聊天楼】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鼠猫
【微虐】白衣少年_五爷篇第一人称,不喜勿喷
大家是怎么进入鼠猫圈的呢,来晒晒吧!
推文笔记(不定期更新)
论腐女穿到七五
【求文】天子大的羽翼番外《情人效应》,遍
《梦里乾坤》(卷二)之梨花朝雨
【印调】鼠猫同人合集《文不对题》印调
五爷花式养猫的故事
【中秋贺文】秋月无边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1 12:16:07  更:2017-06-01 12:24:47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