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恐怖推理 -> 谈谈从各种亲戚朋友那听说的奇闻异事。 -> 正文阅读

[恐怖推理]谈谈从各种亲戚朋友那听说的奇闻异事。

作者:秋丶云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此贴非小说,只是记录回忆下自己遇到过的,听说过的奇闻异事。请各位友善评论,谢谢大家。
    开贴那天要审核,我就退了等审核去了,搞忘了,今天才想起来
    一件一件更,前几天关注的兄弟萌不好意思。
    第一件事,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事,我姨父。我姨父是干修理的,为人老实憨厚,沉默寡言,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之前一直在食品冻干厂上班,修理部平常是很闲的部门,只要机器运转正常,他们每天的事情就是去打卡玩手机睡觉,他是修理部头子,部门里的基本都是他的徒弟,所以就算机器有点小毛病都是他徒弟去处理,他就在旁边看看,他徒弟处理不了的他才上。我记得那次是周六,他正常打卡下班回家,正在吃饭,厂里就来电话了,说是机器坏了,有点麻烦,要我姨父去处理一下,他吃完饭跟我小姨说一声就骑上小电驴回厂里了,一直到晚上11点都没回来,我小姨就打了个电话过去问,结果没人接,我小姨又给厂里的门卫室打了个电话,门卫说故障早就处理好了,李师傅(我姨父)大概10点就出去了。我小姨就着急了,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爸嘴上说没事,他这么大个人不能出什么事,然后挂了电话给我姨父打电话,打了三个都没人接,我爸就穿上外套准备开车去找。
    大概到1点左右,我爸才回来,说我小姨夫出车祸了,送医院了,我问严不严重,我爸说没啥外伤,就是可能伤到脑子了,有点神志不清,让我明天去医院看看他。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我小姨在医院看了他一夜,我去换我小姨,到了医院换我小姨回去休息,我姨父也睡醒了。平常我姨父不太喜欢说话,但那天他好像特别亢奋,跟平时不太一样,感觉他有很多话想说。我问我姨父昨晚有没有看清是谁撞了他,他叹了口气,很认真的说:不是车祸,所有人都说我喝酒了神志不清才胡说的,他们都不信我。我试探性的问:那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姨父立马就接下了话“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后来,在我姨父一通胡乱的讲述下,我大致理清了姨父昨晚所发生的的一切
    事情应该是这样:他接到电话以后就回厂里了,机器确实出了问题,但也在他能力范围内,需要更换的零部件厂里也有,他没一会就处理好了,由于故障的时候在饭点,修理部的几位师傅都是正在吃饭或者还没来得及吃饭就回来了,姨父也没怎么吃饱,于是几位商量着就在厂里食堂炒了几个菜,顺便美滋滋的喝点小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也都够量了,都准备回家,其中一个年轻点的师傅就提议大家一起去按按脚,找点乐子,大家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答应了。姨父并不喜欢也不想去,于是找个借口说要辅导儿子做作业,就提前走了。
    从他们厂回家有两条路,一条是灯火通明的大马路,虽然不在市区,车流很少,但路面宽阔,另一条是原先的小路,从厂背后走,这条路黑压压的,自从修了大路以后就鲜有人至,连路灯坏了都没人管了,但这条路回姨父家会近很多,避免绕一大段路。姨父白天都是走这条小路,我也去过那条路,一边是农田,白天干农活的人会走这里过,另一边是桉树林。姨父那天晚上急着回家也借着酒劲壮胆,就骑着小电驴径直往小路走,刚走一截也没什么,就觉得风凉飕飕的,吹得他直打哆嗦,吹着冷风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因为中午都一直走这条路,他对这条路也比较熟悉,平常骑车大概四五分钟就能上大路,再走3分钟就能到家,但他大概骑了十分钟都还是没看到大路上的路灯,他觉着不对劲,往后一看,厂里的灯光也看不见了,按理来说不太可能,厂院里的灯是通宵亮的,不可能全关了,就算关完了,也应该看得见厂房的轮廓,但那天晚上出奇的黑,前后左右除了路都是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见。姨父是个无神论者,他从来不信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此时心里还是觉得瘆得慌,不知道是寒风还是心慌,他打了个寒颤,又骑上车往前走了一段,还是看不到路灯,姨父这下心里没底了,开始慌了,酒劲也过了,只觉得浑身冒冷汗,无神论也被击垮了。边骑边嘴里学着我爷爷过年过中元节给老祖宗献祭时的词汇念叨:各位太祖太宗保佑,保佑我不要被小鬼侵犯。不念叨还好,一念叨那个字,他心里更凉了,加大电门就冲啊,一个不注意就栽了跟头。
    但事情还没完,他一个跟头就栽翻,四仰八叉的睡在路上,但这一跤也把他摔醒了,他在地上躺了一会就翻身坐起来,准备拿起电话向他徒弟求救,可好死不死他用了三四年的那部早就不太存电的手机没电关机了,他起身把车子扶起来,点上一根烟,抽两口烟狠劲也上来了,心想今天是倒了血霉了,老子认栽老子被鬼害了,老子哪也不去了,我就在这坐到天亮我不相信你还能跳出来把我吃了。抽完烟,姨父拍拍裤子起身,把车推到路边,车灯也摔坏了,光亮十分微弱,他干脆关了车灯,车灯一关,四周的事物就渐渐明朗起来,他看见了路边的农田,桉树,但一切都很陌生。这条路他白天上下班经常过,在厂里上了快十年班这条路他在熟悉不过了,虽然田还是田,树还是树,但布局和感觉,都让他觉得十分陌生。他断定自己被鬼迷了,迷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但现在他不怕了,用他的话来说,事已至此,怕有什么用。他歇了一会,还是想挣扎一下,车也懒得骑了,他开始顺着路往前走,走了没一会,前面就出现了光亮。
    他仔细一看,是车灯,在这条路上行驶的车,正朝他的方向开过来。他想,这下可算是有救了,不说捎他一程,哪怕借个电话打一下也好啊,于是他站在路中间,准备拦下这辆车。车灯越来越近,已经照在了他的身上,但车速并没有丝毫减慢的迹象,反倒让他觉得这辆车好像就是冲他来的,他赶忙闪到一边,车很快的从他身边掠过,他回过神来朝司机破口大骂:“你他X的瞎了?看不见有人啊?”车里人好像没听见他说话,飞快的开走了,他看了一眼,那是辆已经很少见的四四方方的老式桑塔纳2000,姨父又想起来,他的小电驴还在路上,虽然靠边了,但也不是太挨边,路又这么窄,那辆车的速度肯定会撞上他的小电驴。他赶紧往回跑,这下可好玩了,他撞了我的车,不仅可以让他赔点钱,还可以让他捎我回家,看他这么拽,肯定要狠狠讹他一笔。他跑回停车的地方一看,他的小电驴安然无恙,就停在路边,他疑惑的比划了一下距离,按他的车宽和路的宽度,他要是不下来挪车百分百得撞上他的小电驴,他挠了挠脑袋,百思不得其解。正疑惑呢,那辆桑塔纳开走的方向,又亮起了车灯。
    是从他厂里那个方向开过来的。会不会是厂里的人?这下肯定没问题了,他又故技重施,站在路上准备拦车,车灯越来越近,车速也很快,但这次他看清了,还是那辆桑塔纳2000,以同样的速度开过来,姨父心想,这人有病吧,来这样的路上飙车?姨父这次铁了心要把他拦下来了,他把小电驴挪到路中间,自己站在小电驴后边,等那辆车过来,那辆车很近了,他眯起眼睛仔细看,他这次终于看清了,那辆桑塔纳,驾驶室空无一人。
    后来我爹就找到他了,躺在那条小路的路边昏迷不醒,小电驴也在路边躺着,怎么看都是他自己骑翻车的,我爹一边骂他一边把他拖到后座上,送他去医院,还没到医院就醒过来了,坐起来就胡言乱语,嚷嚷着问我爹你是不是要把我拉下去垫背啊,我告诉你我命硬得很,你啃不动老子,老子有祖先保佑云云,我爹一嗓子就吼起来说你喝酒要喝死了你还命硬,一瓶酒就把你命买走了你个烂命。他听出是我爹的声音了,又抱着我爹的座椅背大嚎:哎呀,二哥呀, 你怎么也下来了,我该,我烂命我还把你拖下来了,对不起啊二哥对不起。然后我爹把他提溜着进了门诊,给他打了针安定。后来就都清楚了。
    继续更,没人看就当记录了,时间长了有些听过的故事也会模糊,记录下来也好
    姨父那件事后续,姨父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前两三天都很亢奋,逢人就讲他遇到鬼了。小姨怕他撞傻了,很着急,但医生检查说只有轻微脑震荡和一点皮外伤,影响不大,休息几天就好了。第四天姨父就恢复正常了,只是说还有点迷糊,问起那件事他也在怀疑可能是自己喝多了产生的幻觉,但打那以后他白天晚上都没有从那条路走过。
    果然没人了,当记录贴吧,趁还想的起来,把能记下来的记下来。
    忙几天忙忘了,没想到真的有人看啊,我这几天有空就在word上边回忆边写,今晚下班我就发出来,谢谢大家。
    第二件事,是前年过年发生的事,在老家发生的,村子里都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楼主老家是农村里的,一到过年都会老家过,老家过年热闹,外出挣钱的,在外居住的,过年都会回老家过。人一多,又悠闲,那形形色色的故事自然就来了,家长里短的我不爱听,就喜欢听神神鬼鬼的,农村里老人封建迷信,神鬼故事本来就多,各种传说也层出不穷。哪个村子有鬼,哪家祖上显灵,哪个山头有山神,哪个洞子有大仙,我都记得烂熟。
    我记得那天大概是腊月二十七八左右,我们这边过年有个习俗,那就是在客厅地上铺松叶,年夜饭在松叶上吃,全家老小席地而坐,围成一圈,闻着松叶香吃着年夜饭,回想起来年味十足。所以大早上奶奶就嘱咐我们几个孩子,让我们中午去草梁子摘点松叶回来铺客厅。说起草梁子,故事多得说不完,我从小就对那地方有点心理阴影,那是个离村子不太远的小山包,长满了松树,以前没修路之前有一条小路穿林而过,是通往其他村子的路,修了大路以后就少有人过了,听老人说以前小孩子夭折了,就用席子包起来放在树上,而草梁子就是放夭折小孩子最多的地方,后来就招狼了,经常有村民路过被狼咬死,几个村子风言风语就传成了是死去的孩子回来害人。再后来教育普及了,说这些怪话的人少了,不过也依然有村民说那里是不祥之地,一个人走林子里过,哪怕是大白天也是阴森森的。
    有点事,写了一半没发,存稿了,晚上回来更。
    回来了,跟朋友去吃东西,单身狗太无聊,大家都在说说笑笑,我一边陪笑一边在手机上偷偷码字。??
    题外话有些多了,接着更。早上奶奶叫我们记得去摘松叶,我们商量了下准备吃了中午饭就出发,还没吃饭,就听见外边一阵喧闹,一向爱看热闹的我赶紧跑出去看,一个老头背着一个光屁股的人从大街那头急匆匆的跑过来,往卫生院跑过去了,街上的人叽叽喳喳的,有笑的,有谈论的,奶奶也去凑凑热闹打听打听,一打听才知道,是村尾老文头家的儿子,他儿子差不多三十来岁了,小时候发高烧,他爹没钱,就去找那种冒牌的赤脚医生,开了两副中药,药没吃完,人就烧昏了,等最后没办法抱到医院,回来的时候人已经傻了,一只眼睛是斜的,见谁都笑,给他买瓶饮料,让他干啥他都干,我们小时候没少戏弄他,听说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会听懂话,他爹指挥他干点农活啥的还是可以的。
    一群人跟着老文头往医院跑,大多都是为了看热闹来的,我也抱着好奇的心态跟着去看看,老文头儿子已经送进去急诊室了,老文头和他老婆在门口坐着,一群人问东问西的,人有点多,实在嘈杂,听了半天也没个头绪,就回家了,心想反正也有人会听到全貌,我们村的事,一个人听到基本就等于全村人听到了,虽然会多多少少有些添油加醋,但却听来更有色彩。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回家吃饭了。
    中午饭吃完,我们一行人正准备出发,奶奶叫我们还是别去了,奶奶听说老文头儿子是在草梁子出事的,具体她再去打听打听,我故事瘾上来了,叫奶奶快去打听,我来收桌洗碗,奶奶乐呵呵的背着手出去了。大约半小时奶奶就回来了,我也听奶奶转述知道了老文头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天一早,老文头也喜气洋洋的,家里虽然冷清,但老文头也开心,想去摘点松树叶给家里铺上,过年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顿年夜饭,就带着儿子去草梁子摘松叶。那时候大概早上七点,老文头和儿子到了草梁子,放下篮子,开始摘松叶,昨天晚上刚下了雨,还蒙着雾,地上又湿又滑,他叮嘱儿子要踩实了脚,不要摔倒,儿子憨憨的哎了一声。摘了没一会,儿子跟老文头说,那边松叶更好,要去那边摘,老文头看了一眼,也不太远,就答应了他,叫他不要跑远,他儿子就过去了。老文头每过一段时间就叫他一声,他回答一声,老文头一听声音就知道儿子离的不远,也就放下心来。老文头边摘松叶边盘算着,过年这几天把家里的大肥猪拿去给杀猪匠杀了,要几斤肉,剩下的就卖给杀猪匠,攒点钱,儿子的病也渐渐在好转,等他好了就给他娶个媳妇。想到这里,老文头嘿嘿一笑,又叫了一声儿子,但这次,没有听到儿子的回答,老文头又叫了一声,提高了嗓门,依然没有回答。老文头有些着急起来,放下手中刚摘的松叶,往儿子刚刚离开的地方走去,边走边呼喊着儿子的名字,一声又一声,可四周除了越发浓郁的茫茫白雾,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正在老文头慌乱之际,他瞟见了一座坟,其实在野外,坟并不罕见,但他的注意力并不是那座坟,而是坟边上的一个背篓,那是他儿子背的背篓,他一眼就认得出来。他赶紧跑过去看,背篓里还放着新鲜的松叶,看来儿子就在附近,他大声呼喊儿子的名字,焦急的四处寻找,这时,林子里传来了儿子的回应:爹,我在这呢。老文头听到儿子的回应,喜出望外,想赶紧循着儿子的声音传来的方向去找,但这时他发现了问题,这声音,好像不止从一个方向传来的,他又试着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这次的回答很迅速,他听清了,回应的声音,四面八方都有,而且还不止一声!
    老文头这下慌了神,早听说这里时有怪事发生,谁知道偏偏让他碰上了,他倒是不害怕什么神神鬼鬼的,一把年纪了,没了就没了,可怜他的儿子,命不好没过过好日子,要是就这么被害了,冤哪。他不由得又喊了一声,声音依旧是从四面传来,有前有后,但他可以确定,都是儿子的声音,他边走边喊,那声音也一直在应答,渐渐的,声音开始归拢于一个方向,老文头赶紧朝那边跑,到地方一看,傻眼了。那是一座巨大的坟,大概有普通坟三个那么大,黑色的石板堆砌显得这座坟更为阴森,这座坟老文头并不陌生,由于之前各个村里把早年夭折的孩子挂在树上的奇怪习俗,以前这个地方老是招狼,还有怪事发生,虽然近几年都没有人这样做了,虽然大多都只剩一块破布,或者剩一下残骨,但之前的老村长还是集资发动村民将树上那些孩子弄了下来,建了一座大坟,集中将这些孩子埋在一起,也就是现在老文头看见这座大坟。
    楼主家开的店让人起诉了,下个月开庭,这段时间可能没空更了,明天还忙着找律师,自己捋了捋,胜诉的几率不大,只求少赔点钱吧,不行楼主就要上工地搬砖了,各位再会。
    我回来了,官司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剩下就看律师了,协商得成就赔钱了事,协商不成就吃官司赔钱,本来想就此弃贴的,但今晚亲身经历的事情让我无法入眠。
    先把之前挖的坑填上吧,再讲今晚的事,反正也睡不了了。
    老文头心里有些发毛,他明明听到儿子的声音是从这里传来的,找过来却是这样一座大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尝试着呼喊儿子的名字,这时却再没有看回应,老文头想起来刚刚叫儿子的时候,回应声此起彼伏,却偏偏将他引到了这里,这样一想,老文头彻底崩溃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坟前,边哭边磕头说各位小鬼爷爷饶了我家的儿子吧,念在我曾经帮过你们修坟的份上,饶了我可怜的儿子吧。可怜老文头,一把年纪的农民汉子,日子再苦再累没有流过一滴泪,这时为了儿子,哭得声泪俱下。这时,从左边的林子里又传来了声音,但却不是他儿子的,“老文,老文。”老文头吓得一激灵,停住了嚎哭,“老文,老文。”又是一声呼叫传来,老文头仔细一听,这不是村里做贩羊生意的周羊皮的声音吗?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果真是周羊皮,穿着他年头穿到年尾的羊皮褂,背着背篓,扶着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老文头赶忙跑过去问他有没有见到他儿子,周羊皮缓了一下,连忙说:“你儿子又犯病了,赶紧过去看看吧。”老文头听到儿子的下落,喜出望外,连忙问:“在哪呢?”“就在那边不远,唉,你自己过去看吧。”老文头赶紧往周羊皮指的方向跑过去,渐渐也听到了儿子的傻笑声,声音越来越近,当老文头看到他儿子的时候,当场就惊呆了:他儿子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衣服裤子被脱的干干净净的扔在一边,正抱着一颗笔直的桉树,耸动着下身,还时不时发出傻笑。老文头又急又气,连忙大呼儿子的名字,可他的憨憨儿子却好像聋了一般,充耳不闻,继续对那棵桉树行龌龊之事,老文头又羞又气,冲过去对着儿子屁股就是一脚,但他气归气,又怕一脚伤到了儿子的命根,所以也没太用力,但他儿子挨了那一脚,立马整个人就僵住了,楞了几秒,直挺挺的就倒在了地上,开始口吐白沫,老文头慌了,赶紧甩下背篓招呼周羊皮将他儿子背上背来,急匆匆的往医院跑,就有了我们之前看到那一幕。
    老文头的儿子送到医院后不久就醒过来了,经过检查,除了小弟弟有点挫伤之外身体并无大碍,但老文头就大病一场,住了一周才出院,也难怪一个年近60的老头背一个成年人跑了这么远还一口气都没歇,不知道是何种力量在支撑着他的身体。
    后来这件事就成了那几天村里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说老文头儿子是让树妖给勾了,还说那树上原来吊死过一个还没破身的小姑娘,也有人说那些孩子叫老文头是为了指引他去救他的儿子,报答他帮忙修坟的恩情。但更多的是说老文头儿子人傻心不傻,想女人想魔怔了,才会抱着树泄欲,总之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但自那次以后村里就很少会有人去那里摘松叶了,过年铺松叶的习俗也被大家心照不宣的废除了,老文头的儿子究竟是犯病还是真的被妖勾了魂魄,无人知晓。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恐怖推理 最新文章
追寻黄帝的足迹
万灵归一,地球扬升,中国崛起,雄狮觉醒!
简译.西方赫尔密斯之学基础理论(转载)
打油文
发一些奇门六壬太乙和西方黑魔法等知识
我和守护灵的爱情故事
老警官揭秘1994年发生的一个尘封已久的恐怖
驱魔人归来
妖兽人生
《山羊狼鸣》——恐怖、悬疑。探寻村民离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9-22 12:35:16  更:2021-09-22 12:52:27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