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恐怖推理 -> 幸存者——99年大事件(最终版) -> 正文阅读

[恐怖推理]幸存者——99年大事件(最终版)[第1页]

作者:云南盗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半个月前应该是5月12号,我接到一个越洋电话,是周英杰从日本横滨打来,她告诉我一个小时前她得到一条线报,在新加坡一家国立殡仪馆里面发现了那个“人”的名字,也就是说此人已经不在人世,死因及死亡时间不明,她本来准备马上过去,但询问航空公司,正当疫情期,新加坡停飞了大部分疫区国的航班,日本也不例外,周英杰于是计划先想办法回国,在成都跟我汇合,之后一起过去,但根据全球疫情发展,最快也要两个月之后。
    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震惊,这时候周英杰忽然提出一个请求,要我马上找一家网络平台,彻底公布99年那次事件,我很意外,询问原因,周英杰说出两条理由,其中第二条让我毛骨悚然,于是不假思索答应下来,之后足足思考了三天,开始动笔,平台就是“莲蓬鬼话”,前后发了两个还是三个帖子,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继续下去,今天是5月26号,我决定本帖为最终版本。
    写之前再说一句,其实事情都过了足足21年,当年幸存下来的人据我所知为数寥寥,应该不到10个,除了周英杰,基本都保持某种默契,没有再联系,本来我早就心如止水,没想到周英杰这通电话一打,又起波澜,也许就像那个“人”最后那次见面说的最后那句话,整个事件,我们所知道的“仅仅冰山一角”,当年我怀疑过这句话,现在看来,并非危言耸听,这点请你们相信。
    行了,废话不说,下面就是99年我那段经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特此声明——本帖内容俱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999年3月,我从省第二监狱放出来,回到原单位成都国营512厂,这里先说一下我“进去”的原因,96年我因为赌博欠了高利贷,为了还债,伙同几个社会上的人,盗卖我们单位库房一批建材,还没出手就被抓了,判了3年。
    回来后一打听,单位早就把我除名,我父母倒是厂里面的老职工,但人微言轻,回厂是没有任何希望,在家呆了半个月,想托朋友关系找个事情做,但话说出去,全都没有下文,我也知道像我这种“刑满”人员,到哪里都遭人防备,心灰意懒,就天天泡茶馆,打牌赌钱,泡了半个月又欠下几大百赌债,焦头烂额之际突然想起一个人,于是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个人叫黄友林,是之前一个“战友”,比我大20多岁,广元市人,在里面跟我关系很不错,是97年底出去的,比我早一年多,临走时候留了一个成都市区的传呼号,叫我出去一定去找他,现在走投无路,只有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电话很快回过来,听到是我,黄友林很高兴,说他人就在成都,现在在城北一个水闸站上班,叫我马上过去找他。
    我问清地址,原来就在“万福桥”,那地方我之前路过几次,于是当天就过去,在单位找到他,听完我说,黄友林说目前他手头只有一个门路,他们河闸站每年10月份汛期前要招两个临时工,现在时间还没到,但是他可以找领导说一下,把我提前弄进去问题不大。
    我就问了一下工资待遇,黄友林说一个月280,包中午一顿,如何如何。
    我犹豫了一下,说工资太低了,烟钱够了酒钱不够,我身上还有700多块钱外债,咋个还。
    黄友林皱眉说要不这样,我帮你申请个“零工”,不用签合同,做一天10元钱,你先做一个月,挣点烟钱,到时候看看有没有其他门路,随时可以走人,很自由。
    我也懒得多想了,一天有10元算10元,总比回家找父母要钱好,于是点头同意。
    其实当时我还有个想法没给黄友林说,我之前打听到原先车间一个工友,跟我关系很好,前几年停薪留职,跑到佛山那边开瓷砖厂去了,据说一夜暴富,但一直没有此人的联系方式,据说是七八月份他要回来,我就计划先在水闸站打几天零工,等人回来了就去找他,争取进他们厂子。
    当时就是这样计划,但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去了没几天,在我们管段发生了一起看似普通的“浮尸案”,本来跟我毫无关系,但鬼使神差,竟然把我卷了进去,之后一步一步,把我卷入当年一起旷古未有的大事件当中。
    我这么说,也并非危言耸听。



    
    好,继续摆。
    那天是5月13号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水闸站三个人在值班,我,黄友林,还有小组长彭书贵,中午吃了饭,大概一点半的样子,彭书贵安排我跟黄友林去“巡河”,所谓“巡河”就是清扫河道垃圾,我们这个管段是从上游“九里堤桥”到下游“一号桥”,两边基本都是成铁局的单位跟宿舍,还有几个大型国营厂矿,平时河里面垃圾很多,基本上两三天就要“巡”一次,不然下游“河水公园”那里有一个水坝,旁边有个“回水湾”,很容易聚集垃圾,影响市容。
    废话不说,当时我跟黄友林就开了单位那条汽船,往上游开,开到“九里堤桥”,然后慢慢顺流而下,边开边捡垃圾,等回到“万福桥”时候已经快三点,按惯例要清理桥洞底下那个“拦截网”,这种网你们应该都见过,其实就是渔网,很大,张开有二十多平方米,拦在桥洞底下,主要起个提前拦截那些大型垃圾的作用。
    当时我负责开船,开到左边第一个桥洞底下,发现一个异常:平时网都是散开的,但那天上面好好的,水下面却缠成一堆,明显缠了一个大型物体。
    我就停了船,黄友林抓住渔网上端,扯了几下,却扯不起来,他就说:“吔,啥子东西。”
    我赶紧去帮忙,一扯,很沉,底下明显缠住了一个极重的物体。
    这时隐隐一股臭气从水里浸出来,我也没在意,双手抓住,狠狠一提,感觉终于松了,那“重物”被缓缓提上来。
    旁边黄友林却一下停住:“等一下!不对。”
    我这时也看清:水下大概一米左右位置,出现一块四四方方的“白色物体”,大小如菜板,正无声无息冒上来。
    我瞬间也头皮发麻,但手上机械一般没有停住,只听水里发出一个恐怖声音,一坨“灰白色”物体冒出水面,是一个人的背,前端还连着一个黑色头颅,竟然是一具尸体。
    这下猝不及防,我吓得往后就倒,一屁股坐下来。
    汽船剧烈一晃,那具尸体也跟着一晃,一下露出右前肢跟屁股,穿了一条深色内裤,两条腿还泡在下面。
    旁边黄友林也“嚯”的一声,明显也吓了一跳,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打量尸体一眼,说:“男的。”
    恶臭扑面袭来,我这时也看清:尸体背对我们,尖脑袋,头发很少,身体已经泡胀,很恐怖的呈现两种颜色,灰白色跟黑红色,像是被强酸腐蚀过,还东一条西一条有几道很深的划伤。
    “走走走。”黄友林命令我:“回去报警。”
    我赶紧发动,由于慌乱,发动了两次才点燃火,汽船“突——”猛的往前一冲,我赶紧往右打舵,但已经晚了,船头一下撞上尸体,只听一个撞击腐肉的声音,尸体一下翻了过来。
    我头皮一麻,一下看见那张脸:明显是男性,感觉有50岁左右,死灰色,也已经泡胀,两只眼睛睁开,里头竟然全是眼白,左颧骨下方有一块暗红色的不规则疤痕,有邮票大小,像是胎记,而整个表情给人感觉很错愕,像是不相信自己会死一样。
    这时旁边黄友林忽然倒吸一口凉气,我没时间管,一打舵,汽船发出轰鸣就要往右边拐出去,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按住我:“等一下。”
    是黄友林。我诧异回头,发现他正直勾勾盯住尸体那张脸,嘴巴张开,表情很震惊。
    “咋了?”我赶紧问。
    “熄火。”黄友林仍死死盯住尸体,开始喘粗气:“我日他龟!”
    我察言观色,心头“突”的一跳:他好像——认识这具尸体!
    “我日他龟。”黄友林声音有点抖:“国才。”


    “国才。谁?”
    我也很震惊,从桥底下捞起一具尸体已经够吓人了,关键是,黄友林居然认识,这也太恐怖了。
    黄友林没回答,瞪大眼来回打量尸体,突然像发现什么,眼睛一眯,我顺着一看,是尸体右手臂,缠在渔网上,五指张开,像要拼命抓住什么,手腕处有一个深蓝色的塑料手圈。
    黄友林一声不吭,忽然探出身子,右手一把抓住那根“手圈”,一扯,一下扯下来,那条手臂被扯得剧烈一晃,五根指头动了一下,似乎像抓住黄友林的手。
    我猝不及防:“喂喂你干什么!”
    黄友林还是不做声,看了一眼手上那东西,我已经看清,是一把普通钥匙,正要细看,他已经飞快塞进裤兜里头。
    这时外面远远的,有个女人尖叫一声:“看看看,死人子!”
    回头一看,对面河墙上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探出半个身子,望着我们这个方向,明显发现捞起了一具尸体。
    黄友林瞟了那头一眼:“走。先回去。”
    恶臭蔓延,我一肚子疑问,但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细问,赶紧重新发动,汽船“突突突”冲出桥洞,外头太阳正当头,很刺眼,一股河腥臭,但感觉比里面的恶臭好闻多了,我赶紧狠狠吸了几口,远远的,对面河墙上有一栋两层红砖楼,就是我们单位,只见组长彭书贵站在办公室门口,正拿了一个登记本,抬头看一台仪器,像在登记什么数据。
    很快开到一道斜坡下,是一道清淤坡,平时汽船就停这里。
    彭书贵一下看见是我们,奇道:“咋个回来了?”
    “捞起个尸体。”黄友林高声回答:“桥底下。”
    彭书贵一愣:“哪里?”
    黄友林朝身后一指:“就左边桥洞。缠在网子底下,一扯,扯出来了。”
    “男的女的?”
    我赶紧回答:“男的。都臭了。”
    “妈的。”彭书贵骂了一声:“你们就在底下,我去打电话。”
    说完匆匆朝办公室跑,我赶紧熄了火,只听身后远远的又有人在尖叫,回头一看,对面河墙好几个人正朝桥头小跑过去,明显听到了浮起一具尸体,过去看热闹。
    黄友林打我一下,递一根烟过来,点燃,我跟他都深深吸了一口。
    我打量他一眼,压低声音:“咋回事。”
    黄友林脸色卡白,身子似乎在微微发抖,他死死望着桥洞那边,自言自语道:“就是他。我日他龟,他咋个死在这儿......”
    我想起刚才那个人名:“国才。谁啊。”
    黄友林回过神,瞟了我一眼:“以前在广元南河市场。一个熟人。”
    “南河市场。”我有点耳熟。
    “就那个旧货市场。”
    我一下想起,黄友林以前给我说过,他八九十年代在广元一个二手货市场做过“治安员”。
    “你看清楚了?”我赶紧问。
    “就是他。”黄友林喘口粗气:“鼻子眼睛脑壳都对。还有左脸上那个胎记。就是他,不得错。”
    “我槽!”我心道,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也太恐怖了,忽然想到一件事:“对了,你刚才看到尸体眼睛没有,咋个——全是眼白,没看见眼珠珠。”
    “有。”黄友林道:“在最底下。”
    我一愣:“在哪儿?”
    “在眼眶最底下。但只露出一小截。”
    我脑子里飞速回忆了一下:的确,那两只眼睛最底部好像就是有一小截“黑色”,呈半圆形,原来就是眼珠!
    “我槽咋个眼珠珠会掉到底下去!”我不由惊疑:“我只见过翻白眼,眼珠珠翻到上面去,还没见过正常人把眼珠翻到底下去!”
    “哼哼!是不是触电。”
    我一下反应过来:“对对对!说不定就是触电死的!然后掉下来。”
    黄友林叼着烟,神情很呆,摇摇头想说却没说,忽然想起什么,伸手一摸,摸出一样东西,正是那个塑料钥匙圈。
    我一凛,赶紧凑过去看,一股恶臭从钥匙圈上面传过来,只见是一把很普通的门钥匙,钥匙柄上贴了一块白色胶布,湿淋淋的,上面歪歪扭扭写了几个黑色的字,黄友林凑过去看,边念:“三建招待所。405。”
    “三建招待所?”我有点耳熟:“是不是在——”
    黄友林点点头:“成铁局三建公司招待所。西北桥那边。”
    “对对对,就那儿。”我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兴奋:“他肯定住那里!405房间!”
    黄友林死盯着钥匙,正要说话,上面彭书贵高声道:“打了。马上来。”
    我跟黄友林赶紧分开,黄友林手一缩,慢悠悠钥匙揣进兜里,抬头问:“人北派出所?”
    “是。”彭书贵匆匆跑下来。
    黄友林忽然一把抓住我:“王洪兵你听我说!”
    我一愣:“怎么?”
    “你听好。”黄友林从牙缝里挤话:“等会儿派出所肯定要问话,我先说,我咋个说你咋个说!切记!”
    我看他表情突然变成这样,一时没回过神,赶紧点头。
    彭书贵已经跑下来,手搭凉棚朝那头望了一眼:“咋发现的?”
    “网子最底下。扯出来的。”黄友林道。
    “腐烂没有。”
    “看不出来。”黄友林发了一杆烟给彭书贵:“但已经泡胀了,估计至少三五天以上。”
    “妈的,咋会死在那底下?”彭书贵抽了一口:“穿衣服裤子没有。”
    “光的。”我道。
    “那害怕(成都话:估计)是溺死的。”彭书贵道:“在上游,然后冲下来。”
    “有可能。”黄友林直勾勾望着那头,对岸河墙跟桥头上已经密密麻麻围了人,都探出身子去看。
    一时都没说话,都望着那边默默抽烟,一分钟后只听上头警笛响了一声,抬头一看,三个人出现在斜坡顶上,两个便衣一个制服,派出所的到了。











    
    我在网上搜了一张电影截屏,当时那具尸体的眼睛跟图片上的眼睛基本类似。
    两个便衣跑下来,其中一个提了一个箱子,“制服”则在上面拉警戒线,彭书贵赶紧上前接洽,一个光头便衣目光冷峻扫视我们几眼,说要用一下汽船,叫我们先上去,等会儿要在斜坡上验尸。
    我们三个赶紧爬上去,就见两个便衣跳上船,直直就开到桥洞底下,只见他们围住尸体,戴上白手套,指指点点,几分钟后一个便衣开始拍照,十分钟后两个人合力把尸体抬上船,一个人从箱子里面取出一块墨绿色的东西,展开,原来是个裹尸袋,二人弄了半天,尸体装入袋子里面,“突突突”的开回来。
    这时我们身后有人说话,一看,停了一辆面包车,下来两个像是法医的人,其中一个白脸“眼镜儿”提了个银白色皮箱,二人跟那位制服嘀咕几句,匆匆过来,“眼镜儿”看了我一眼,顺着斜坡跑下去,站那儿等。
    很快,汽船开到斜坡下,几个人七手八脚把裹尸袋搬到斜坡上,有人拉开拉链,露出尸体的大半截身体,恶臭一下传上来,我赶紧蒙住口鼻,瞟了一眼旁边的黄友林,他正直勾勾盯着,表情复杂。
    底下,那个白脸“眼镜儿”蹲下来,打开箱子,掏出一些器械开始验尸,验了一会儿,只见他用手指着尸体眼睛位置,低声说了几句,旁边三个便衣都围过去,低声商量,表情都很严峻,我暗暗惊疑:看来他们也发觉尸体两个眼睛有问题,黄友林说有可能是触电造成,看来不是这么简单。
    最关键问题,尸体看来黄友林是辨认清楚了,是一个叫“国才”的人,按理说派出所来了,他应该第一时间说出这个事情,但他没有吭声,而且从刚才他最后那几句吩咐我的话,我感觉他想隐瞒这个情况,还有,他竟然强行拿走了尸体手上那串门钥匙,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国才”跟黄友林关系非同寻常,他不敢说,里头肯定有“鬼”。
    正胡思乱想,底下几个便衣已经抬了裹尸袋走上来,那个光头便衣应该是个头儿,叫他同事给我们做询问笔录,我跟黄友林被叫到一边,那人摸出一个记事簿,首先问黄友林,我暗自松口气,老老实实站在一边,便衣问了几个常规问题,无非是怎么发现,怎么打捞,第一时间捞起来尸体是什么状况,黄友林一副老实巴的样子,逐个回答,旁边我一声不吭,心头却直跳:他狗日的果然,对认识尸体,还有那串门钥匙,一字不提!
    我不由咬咬牙,隐隐感觉这个事情,性质已经变了。
    看看问得差不多,便衣叫我们签了字,跟制服撤掉警戒线,二人跳上面包车,很快离开。
    我松口气。只见周围的人群东一堆西一堆,在窃窃私语,有些人已经开始散去,彭书贵吩咐我跟黄友林下去用水把汽船冲一下,不然太臭。
    我们赶紧提了两个水桶下去,底下依然弥漫那股尸臭,狠狠冲了几下,黄友林说不管他了,风一吹就散,来抽烟。
    我二人就蹲下抽烟,黄友林抽了几口,忽然说:“等会儿我要去打个电话。找个人。”
    我没听懂,没吭声。
    “等会儿下班先不忙走。”他继续道。
    “干什么。”
    “先莫问这么多。”黄友林瞟了一眼上头:“看那个人来不来。”
    继续。
    下午六点半过,彭书贵下班走了,我跟黄友林一直在水闸站等,等到7点半,饿得不行,开了两盒方便面吃,吃了一半,黄友林传呼机响,他赶紧回过去,对方好像是从城北“荷花池客运站”打来的,黄友林赶紧说了我们这儿的方位,坐几路车,我心道:肯定是那个人到了。
    八点过一点,外头有人敲铁门,黄友林赶紧出去开门,跟一个人走进来,我瞟了一眼,此人40多岁,瘦小,光头,穿一件黑皮夹克,目光阴狠。
    黄友林指了我一下:“他就是李洪兵。”
    来人看我一眼,问黄友林:“现在啥情况?”
    这时我忽然闻到此人身上有一股狐臭,不由抽了下鼻子,那人恨我一眼,很阴森。
    “人被派出所拉走了。”黄友林关上房门,摸出三杆烟:“就等你来,看一下咋办。”
    来人接过烟,夹耳朵上:“确定是国才?”
    “确定确定。”黄友林道:“岁数,头型,鼻子眼睛耳朵都是,还有脸上那块胎记,莫得问题,就是他。”
    “估计死了几天?”
    黄友林犹豫了一下:“身上才开始腐烂,照现在这个天气,最多5天。”
    “没穿衣服?”
    “没穿。”黄友林道:“就穿一条火炮儿(注:内裤),所以我估计他是不是之前下河,或者游泳,或者干其他事,结果触电,电死后身体泡了几天,泡胀的冲下来,挂在网子上。”
    来人双眼一眯:“为啥是触电。”
    黄友林抽口烟:“他身上皮肤有点吓人,白一块黑一块,还有,他两个眼睛全是眼白,眼珠掉到眼眶底下去了,我感觉有点像触电。”
    来人把烟取下来,放在嘴巴点燃:“估计他从哪里下的河。”
    黄友林皱眉了一下:“这个不好说。”
    来人抽了一口:“会不会是凶杀。”
    黄友林一愣:“这个——也不好说。”
    “身上有没有刀伤。还有脑袋,像不像被敲过。”
    “伤口到有几道。”黄友林道:“但都是划伤。脑壳......没细看。”
    “身上有没发现东西。”
    黄友林嚅嗫了一下,我不由瞟了他一眼:那把门钥匙!
    来人凝视黄友林,眼神阴森:“交出来。”
    黄友林看我一眼,干笑一声:“是这样聋子哥,东西呢我确实从他身上发现一个,不是我藏着捏着,那笔好处费......”
    “我会给陈朋说。”来人手一摊:“拿来。”
    黄友林迟疑一下,摸出那把钥匙,那叫聋子的一把扯过来,细细打量,又放在鼻子底下“忽忽”嗅了几下:“哪里发现的?”
    黄友林赶紧道:“挂在他手上扯下来的。”
    聋子盯着钥匙:“三建招待所。哪里。”
    黄友林朝一个方向一指:“就上游西北桥那边,不远。成铁分局三建公司旁边,原来是个宿舍,后来承包出去变成招待所。”
    “405。”聋子双眼眯了一下,抬手看了看手表:“8点23。你跟我过去一趟。”


    黄友林愣住:“现在?”
    聋子抽口烟:“派出所来是几点。”
    这点我知道,赶紧插嘴道:“好像三点左右。”
    “5个小时。”聋子阴沉道:“说不定已经查到招待所去了。现在去说不定已经晚了。”
    黄友林面有难色:“啧啧,主要是我去有点麻烦。那个招待所老板娘跟我认识,我一去,肯定要暴露,到时候不好办事。”
    聋子下巴朝我甩了一下:“他跟我去。”
    我一愣:“我——”
    黄友林瞟我一眼,犹豫道:“李洪兵去......也行,但你准备咋个去查,你想一下,假如国才死之前就住那里头,他死了四五天,招待所看他一直不回去,会不会报警。”
    “这个不会。”聋子道:“看来你对宾馆外行。”
    黄友林干笑一下:“是是。那一般这种情况宾馆咋个处理?”
    “一般先吃押金。”聋子道:“然后把房间头的东西搬到保管室,按天数收取保管费,你说的报警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发现房间里头有血迹。”
    “那你准备咋个查。”
    聋子叼着烟想了一下:“就说我们是省医院的串串(注:黑中介),抢救室有个病人出车祸病危,身上有这把钥匙,叫我们回来拿东西,我口音重,到时候要他去说。”
    “串串。”黄友林点点头:“那要得。”
    说完抓住我肩膀:“那李洪兵你就带聋子哥过去。”
    我有些鬼火冒,心头骂:管我屁事,为啥要我过去,现在可是一个人命案!
    咬咬牙,板着脸道:“还是你去。我那边不熟。”
    聋子似乎对我这个态度有点意外,斜睨我,眼里慢慢冒出凶光。
    黄友林察言观色,拍拍我:“走走走,出去我给你说一下。”
    说完又对聋子干笑道:“你坐你坐,几分钟几分钟。”
    聋子叼着烟,斜睨我。
    我心头不高兴,被黄友林又拉又拽扯到门外头,黑暗中黄友林抓住我肩膀:“兵兵,这个事你一定要帮兄弟我办。”
    我咬牙低声骂:“办个锤子!现在是人命案,你狗日的偷了那串钥匙老子就已经帮你隐瞒了,你还想把老子拖进去!”
    “你听我说。”黄友林压低声音:“不得让你白干。等完了分你——分你三千块钱。”
    我一愣:“什么!”
    “三千。”黄友林比出三根手指头:“等那边一打款,立马就分你。”
    我有些懵:“那边,哪边?”
    “广元那边一个大老板。陈朋。”
    “陈朋。”我一下想起刚才提到过这个名字:“谁啊。”
    “算那边社会上一个老大。”黄友林抽口烟:“就是他悬赏八千块钱,要国才的下落。”
    “到底怎么回事。”
    黄友林朝窗户里瞄了一眼,有些急:“现在时间搞不赢,我就给你说一句,那个国才是陕西人,好像是个盗墓的。”
    “盗墓!”
    “对。陈朋是93年时候突然到处找他,还出了悬赏,原因据说是91年时候国才在陕西还是山西,反正那一带什么地方挖了一座古墓,从里头挖了一个东西出来,但92年底,国才就一直见不到人了,当时我不是在那个旧货市场当治安员吗,跟他打过几次照面。”
    我基本听明白了:“懂了。等于是你想领这笔悬赏。”
    “八大八千啊。”黄友林狠狠抽一口:“相当于老子干一年半了。”
    “只有五千。”我叼着烟道:“那三千是我的。”
    黄友林一愣,反应过来,骂道:“老子遇得到你!”
    说完捏住我肩膀:“那就说定了,你——”
    话说一半,他停住,原来窗户背后出现一个人,正是聋子,正阴森注视我们。
    我咬咬牙,点头:“我只带他过去。说好了,三千。”
    “放心嘛。”黄友林拍拍我:“人又不是我们弄死的,你怕个屁。”









    继续。
    当时拿定主意,我带着聋子离开水闸站,摸黑沿着河滨小路朝上游“西北桥”走,黄友林则留下办公室,说等我们回来他再走。
    可能步行了10分钟,在“西北桥”北岸一条巷子里头找到那家招待所,是一栋六层高的楼房,客堂大门开着,里头传来电视机声音,我停住,小声说:“就这儿。”
    聋子左右观察了一下,眼神很警觉,我也有些紧张,要派出所真的找到这里,我们这一去不是“自投罗网”。
    聋子看了一圈,说声“走”,我迟疑一下,这时候也不可能打退堂鼓,硬着头皮走进去,聋子跟在后面,里头很亮,左边是吧台右边是一张长竹椅,吧台后面有个人在看电视,一边嗑瓜子,听见脚步声,探出脸,是个20岁女孩,一张胖脸,懒洋洋问:“住宿哇。”
    我回头看了聋子一眼,他正很警觉的四处观察。
    我咬咬牙:“找人。”
    “找哪个。”
    我朝楼道上一指:“四楼。”
    “四楼好多号。”
    “4......405。”我含糊道。
    “405?”胖妹想了一下,道:“哦,那两个人,不在。”

    两个!我一凛。
    “那里头住了两个人?”聋子忽然问。
    “嗯。”胖妹懒洋洋,重新坐回去,又开始嗑瓜子。
    聋子直接走到吧台边:“是不是从陕西来的那两个。”
    胖妹正要回答,鼻子“忽忽”几声,瞟了一眼聋子,露出一个厌恶神情。
    “我问你话。”聋子逼视她。
    “不晓得。”胖妹蒙住鼻子。
    “两个都不在?”
    “不逑晓得。”胖妹不耐烦:“反正几天没看见人了。”
    我想起之前说好的,赶紧摸出钥匙,聋子却一把按住我手:“走。上去看一下。”
    说完直接朝楼梯口走,我犹豫一下,只好跟上,身后胖妹一脸厌恶,放开手,露出捏红的鼻头。
    前头,聋子一声不吭走,我紧紧跟上,很快上了四楼,楼道很阴暗,隐隐听到电视机响,还有一对男女在高声嬉笑。
    沿着楼道找,很快,聋子在一扇门前停住,我一看,“405”!
    聋子手一摊,我赶紧摸出钥匙给他,他把耳朵贴在门板上,我也很紧张,屏住呼吸听,屋里头毫无声息。
    聋子朝左右看了一下,打开门。




    
    在405房间发现的神秘女人画像。
    原画像已经遗失,这个是复制品。
    继续。

    
    那张草图,显示了从污水管进入酒店地下室
    里头一片漆黑,一股怪臭,从窗户一眼看见河对岸是一栋10多层的高楼,富丽堂皇,像是个大型酒店。
    “关门。”聋子头也不回。
    我赶紧朝外面走廊瞄了一眼,没人,赶紧关了门,这时眼前一亮,聋子开了灯,房内景象一下呈现出来:
    是一个普通双人间,中间两张床,上面铺盖枕头一片凌乱,还胡乱堆了几件裤子衣服袜子,一看就是男式,床头柜更乱,有一瓶“江津白酒”,喝了一大半,底下压了几张像是撕下来的烟壳,还有一盒吃了一半的方便面,一袋卤鸡脚,地上还丢了一只用过的避孕套。
    聋子一声不吭走过去,左右看,像注意到什么,从“江津白酒”底下抽出烟壳,是两张,他看了面上那张一眼,眉头一皱。
    我站在门口,也不想过去,耳朵支起听着外面走廊动静,就见他盯着那张烟壳看,看了半晌,点点头,翻出下面那张,我注意到他只看了一下,双眼怪光一闪。
    我一凛:他看到什么东西,怎么这个表情!
    这时门外面响起脚步声,“咚咚咚”,有人从楼下跑上来。
    我有些急,赶紧问:“喂!走不走!”
    聋子死死盯住那张烟壳,不动。
    我忍不住,几步走到他身后,探头一看,一下看见烟壳上用黑笔画了一个古怪的“人”。

    第一感是个“女人”,只画了上半截身子,头上戴了一顶像是帽子,梳了两根黑粗粗的“长辫子”,身上穿了一件类似西服,又像军装的衣服,整体感觉像是六七十年代的人。
    而有点诡异的是女人的表情,方脸,嘴巴抿着,很薄,“盯着”我们,像是有点“厌烦”又像有点“恐惧”。
    “2号人。”聋子忽然念出声。
    我同时也看见,女人画像底下歪歪扭扭写了几排字,左边赫然写了个“2号人”,右边写的是“1,军帽。2,戴像章。3,绿军装。”最后一个字最奇怪,写的是“4,跳。”
    我看得一头雾水:“跳。啥意思。”
    这时门外面,那个“咚咚”的脚步声直接走到门口,似乎停了一下,聋子猛的回过头,死死盯住门。
    我也一下紧张起来,忙回头,就听脚步声响,走开了,然后走廊里响起敲门声,有一男一女对话几句,门“蓬”一声关了。
    我松口气,聋子三两下把两张烟壳揣进皮夹克,提起衣服裤子翻了几下,从那条长裤里头翻出一包烟,打火机,几十元零钱,还有一个单据,他看了一眼,通通揣到身上,又扯开铺盖枕头,翻了几下,弯腰看了看床底,站起来,又环顾四周一遍:“走。”
    我早就在等这句话,几步到了门口,小心拉开门,聋子已经跟过来,一下关了灯。
    眼前一黑,这时“哔哔哔”,忽然有传呼机响。
    这下猝不及防,我一下僵住,很快听出来:来自床头柜。





    继续。
    接着说。
    当时听到声音,聋子也愣了一下,很快他拉开灯,几步跳过去,一把扯开装卤鸡脚的袋子,后面果然有个BB机,是数字机,他拿起看了一眼:“6477XXX,哪儿的号?”
    我想了一下:“就在附近。我们单位号码就是64开头。”
    聋子思索几秒:“走。”
    二人迅速离开,下了楼,那个胖妹还在吧台里头看电视,看见我们,露出狐疑神色,没说话。
    出了招待所,在附近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烟摊,有个公话,聋子迅速回过去,很快有个男的声音“喂”了一声。
    我赶紧凑过去听,聋子问:“刚才哪个打传呼。”
    “走了。”那头道。
    “男的女的?”
    “女的。”
    聋子想了一下:“请问你们电话哪个位置。”
    “府河桥西路。”
    “什么单位?”
    那头停了一下:“我们这儿干杂店。”
    “啥名字。”
    那头明显不耐烦:“名港底下。”
    说完一下挂断电话。聋子转头问我:“名港是什么。”
    我有点耳熟,但一下想不起,旁边烟摊老板道:“名港?是不是名港大酒店。”
    “在哪儿?”聋子问。
    老板往河对岸一指:“就那栋楼。中铁名港大酒店,铁路系统开的。”
    我跟聋子同时回头望去,一下看见一栋10多层的高楼,灯火辉煌,正是之前看到的那栋。
    聋子双眼一眯:“走。过去看一下。”
    我有些犹豫:“那你去。我先回去了。”
    聋子斜睨我一眼,走到马路边,回头做个手势,又回过身,右手在腰间摸什么东西。
    我慢吞吞过去:“啥事。”
    聋子背对我:“想撤退。”
    我咬咬牙:“说好的就带你到招待所。”
    聋子忽然回身,“啪”一下重重给我了一耳光。
    我猝不及防,被打得眼冒金星,顿时恼怒:“你X妈——”
    聋子一把揪住我领口,几乎同时,我肚皮一个钻心的刺疼,低头一看,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弹簧刀,刀尖已经刺穿衣服。
    我吓得一把揪住他右手,一扯,却扯不动,聋子死死揪住我,目露凶光:“动一下,老子马上捅进去。”
    刺痛猛的加剧,我还头一次碰见如此凶狠的人,看他眼神知道他干得出来,赶紧道:“好好好,不动不动!”
    聋子阴森凝视我:“去不去。”
    “去去去。”我痛得龇牙咧嘴。
    “要懂规矩。”聋子道:“你一只脚已经踏进来,想抽出去,不可能。”
    我只感觉刀尖位置一股热流,应该流血了,也不知道刺进去多深,冷汗一下出来,咬咬牙:“好。陪你去。”
    “不要说陪。”聋子道:“办事。办好了有你好处。”
    剧疼袭来,我知道现在不能硬来,龇牙咧嘴不吭声。
    肚皮上一凉,聋子已经扯出刀子,低头一看,我当时穿的是一件短袖衬衣,腹部已经浸出一团猩红,我赶紧捂住。
    “这次是警告。”聋子收了刀子:“事不过三。下次敢跑,我直接捅内脏。”
    我赶紧扯开衣服,肚脐儿右边一道口子,血兀自在流,但感觉没多深,肠子应该没事,我一下放下心,赶紧朝手心吐了一大口唾沫,死死捂住。
    聋子不理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9点03。带路。”



    我没办法,只好在前面带路,中途好几次偷眼看路边有没有砖块,想捡起来一砖头把后头这个小矮子打晕,却一直没发现,过了“西北桥”,中间有一次机会想跑,不知为何,却提不起腿,就这样浑浑噩噩到了那座酒店大门口。
    一前一后在附近找了一下,果然发现路边一家干杂店,里头有个男的正看电视。
    聋子直接问:“老板,刚才是不是有个女人打传呼。”
    那男的诧异抬头,一下听出声音:“哦,刚才就是你们。”
    聋子嗯一声:“那女的你认不认识。”
    男的似乎想说什么,却摇摇头:“认不到。她给你们打传呼,你们不认识她?”
    聋子从身上摸出一个黑皮证件,表面印了一个国徽,他晃了晃:“我们是广元XX区分局刑警队的。那个女的涉及到一个案子,你配合一下。”
    男的有些吃惊,一下站起来:“哦哦哦,你们是公安嗦,她——她好像叫王艳。”
    “住附近?”
    “不是。”男的赶紧朝门外一指:“她在外头那个酒店上班,就外头那个名港大酒店。”
    聋子双眼一眯:“服务员?”
    “算是吧。”男子干笑一声:“是14楼保健部的。做那个的。”
    说完一脸坏笑,双手做了个“按摩”的动作。
    聋子点点头:“说一下她的样子。岁数。”
    “可能不到30吧。”男的回答:“很墩独(注:胖)。脸圆圆的,有几个雀斑。”
    “她刚才打传呼时候有没有说找谁。”
    “没有。没说。”
    聋子嗯一声:“谢谢配合。”
    说完朝我使个眼色,我赶紧跟出去,聋子朝酒店那头望了一眼:“走。去找她。”
    我肚皮上兀自一扯一扯的疼,咬牙道:“现在?”
    “开个房,把她喊出来。”
    我摊开手,上面全是血,我咬牙道:“我这个样子,咋进去。”
    聋子瞄了一眼我腹部,回身走进干杂店,出来时候手里拿了瓶矿泉水,一张新毛巾,他三两下把毛巾撕成一个长条,丢给我。
    “暂时绑一下。把血冲了。”他停了一下道:“刚才走路你一直在看地下,是不是想找石头打我。”
    我一愣,咬咬牙:“是。”
    “咋个没打过来。”
    “没找到。”
    聋子喉咙里“嘿嘿”一声:“办完事,我让你捅一刀。等会儿老实点,听我安排。”

    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我们直接就去“名港”,大门富丽堂皇,我还是头一次进如此豪华的地方,有点手足无措,只有一只手死死按住腹部,遮住血迹。
    进了大堂,里头有几个衣着光鲜的人在前台办手续,聋子要了一个标准间,180元,他掏出身份证登记,我注意看了一下,名字好像是“齐军”,我暗想,估计是假名。
    办完手续,坐电梯上了2楼,找到房间进去,里面跟刚才那家招待所就完全高一个档次,关上门,聋子说我衣服上有血迹,不好办事,叫我脱了,穿他的汗衫,我脱了衬衣,扯开毛巾看了一下,伤口还在,但血已经止住了,干脆丢垃圾桶。
    旁边聋子已经脱光衣服,赤条条的,瘦骨嶙峋,我穿上他的汗衫,有点小,还隐隐一股狐臭,也没办法。
    聋子说了他计划,叫我用房间座机给14楼打电话,叫那个“王艳”,他先躲到厕所去,等人来了先认一下,如果是,他再出来。
    看看差不多了,我赶紧拿起座机,找到“保健部”号码,打了一个过去,很快有个男的接听,按照说好的,我直接点“王艳”,说“给她说老买主”,报了房号,那头说马上过来,挂了电话。
    等了两分钟左右,有人敲门,聋子赶紧闪身进了厕所,我突然有些紧张,深深呼吸几口,打开门。
    外头站了个女人,20多岁,很丰满,穿蓝色体恤,牛仔裤,背了个小包,借着廊灯发现她胖脸上果然有几颗雀斑。
    就是这个人!我心头“突”一下:“王艳?”
    女人打量我一眼,嗯一声。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掉头往回走,王艳跟进来,关上门,取下背包丢在床上:“哎呀好热。”
    我一屁股坐床上,回头看她一眼:“为啥这么热?”
    王艳用手扇风:“哎呀我们这种身材最怕热了。”边说边上下打量我:“帅哥有点面生呢,以前照顾过我?”
    说完鼻子“忽忽”嗅了一下,明显闻到了那个狐臭味。
    这时她身后厕所门动了一下,我一看,打开一条缝,伸出一根手指。
    我赶紧移开视线:“哦哦,几个月前来过。”
    “来过吗。”王艳鼻子嗅了一下,来回打量我一眼,似乎有点厌恶:“嗯,有点印象。今天做哪种。”
    “有啥项目。”我随口问。
    “飞机。点炮。”王艳又开始扇风:“但这几天不能包夜,查得严。”
    我点点头,不想再啰嗦了:“刚才你打过传呼?”
    王艳一下愣住:“说什么?”
    我慢慢从裤兜里摸出那个传呼机,丢在她面前的床头:“6477XXX。半小时前,楼下干杂店。是不是你。”
    王艳一下瞪大眼,看了一眼传呼机,一把抓起:“咋个——咋个他的BB机在你手上?”
    我正要问,厕所门忽然开了,聋子走出来:“他。是哪个。”




    王艳吓得身子一抖,猛回头,一下看见聋子,尖叫一声:“妈呀还有个人!”
    “不要吼。”聋子指着她:“他。是哪个。”
    王艳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床上,赶紧站起来:“你们——你们要干啥!你们什么人!”
    聋子一把摁住她:“坐下。”
    王艳忽然跳起来,抓起小包包就往门口冲,聋子一把扯住她头发,狠狠一扯,王艳尖叫一声,一下被扯到床上,聋子膝盖一顶,已经死死盯住她腹部,把她死死摁住。
    “杀人啦——”王艳刚叫出一声,聋子另一只手已经蒙住她嘴巴,她“呜呜呜”身子乱扭,聋子忽然放开她头发,一把摸出弹簧刀,“啪”一声打开,刀尖直直对准女人喉咙。
    “再叫一声,我捅开你气管。”
    王艳双眼瞪圆,露出恐惧神色,“呜呜呜”扭了几下。
    “不叫。我不得弄你。”聋子道:“同意了就点个头。”
    王艳“呜呜呜”点下头,一脸惊恐。
    聋子放开手:“问你几个问题。老实回答就没事。”
    王艳大口大口呼吸,瞄了我一眼:“好。好。哎呀我肚子......”
    聋子抬起膝盖,王艳挣扎几下坐起来,聋子捡起BB机,放在女人眼前:“他。是哪个。”
    王艳喘口粗气:“老康。”
    “老康。”聋子重复一遍:“是不是三建招待所那两个人。”
    “是。哎哟。”
    “有一个是陕西人,叫国才,是不是。”
    “对,贾国才。”王艳摸着腹部:“陕西人。老康是成都人。”
    旁边我一凛:国才原来叫贾国才。
    “说一下两个人的样子。”聋子道。
    “样子啊。”王艳喘息一下:“贾国才四五十岁,样子嘛就那个样子,对了他脸上有个胎记。”
    “老康呢。”
    “差不多大。戴个眼镜,穿一身蓝西服,眼睛很鼓说是有甲亢。”
    聋子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票据,正是之前在房间搜出来的那张,打开道:“他们租那个405租了一个月。想干什么。”
    王艳嚅嗫一下。
    聋子凝视她:“说。想干什么。”
    王艳吞了吞口水:“想偷个东西。”
    我一愣,聋子也一皱眉:“偷什么。”
    “不能说啊二位哥老倌。”王艳求情:“说了他们要弄死我。”
    “他们两个我去搞定。”聋子逼视她:“偷什么。”
    王艳喘口粗气,朝地面指了一下:“我们酒店地下室,里头有个东西,他们准备去偷。”









    继续。
    “地下室。什么。”聋子问。
    我也赶紧凑过去,王艳摇摇头:“不知道。我也是听他们说的。”
    “说什么。”
    “他们就说地下室有个房间里头放了个东西,叫我想办法打听那道铁门的钥匙在哪个人手上。”
    “什么铁门。”
    “就进地下室那个铁门。”王艳道:“在负一楼。电梯先下去,然后好像有个位置有一道铁门,下去就是地下室,我也是听说的,我从来没下去过,负一楼都没下去过。”
    聋子像想起什么,摸出一坨东西,正是那两张烟壳,他打开一张:“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
    我凑过去,只见上面画了一个草图,左边像是一个很高的“建筑”,中间是一个“台子”,右边是一道“曲线”,曲线跟台子之间标示了一个高度“5.3米”,台子右下有个小“黑三角”,有一条‘箭头’从这里出发,横穿过台子,通到“建筑”的最底下部分,然后标了一个长度“26.2米”。
    “是。”王艳指了指“建筑”:“这个就是我们酒店,底下就是地下室。”
    我忍不住问:“26.2米什么意思。”
    “好像是——”王艳犹豫了一下:“那条污水管的长度。”

    “污水管。哪里?”聋子问。
    “好像在对面那条河里头。”王艳按了一下肚子:“我也不太清楚。”
    “就外头那条府河?”我问。
    “嗯。”王艳有气无力:“我是那天听他们说的,好像——好像他们在河里头找到了一个污水管,可以通到地下室那个房间。”
    我一下听明白了,指着草图,很兴奋:“懂了!这根曲线代表河面,这个小三角就是污水管入口。”
    聋子凝视草图:“他们进去没有。”
    “这个我就不晓得。”王艳道:“我还是4天前听他们说的,后来我就走了,后来就一直没见到他们人。”
    “4天前。”聋子点点头:“你们最开始咋认识的。”
    “还是上个月认识的。”王艳捂住肚皮,露出个痛苦表情:“当时那个叫老康的一个人跑到这里头来,也是开了房,叫小妹,我们经理就叫我去,第一次他没说什么,后来又连续来了好几次,第二次就开始打听地下室的事情。”
    “贾国华呢。”
    “贾国华......贾国华是那次老康叫我到招待所找他,他们想包夜,认识的。”
    我坏笑了一下:“双飞。”
    聋子翻出第二张烟壳,正是那个“怪女人”画像:“这个画的谁。”
    王艳看了一眼,露出狐疑神色:“不知道。这......这谁啊。”
    “你没见过。”
    王艳狐疑打量:“没见过。2号人......什么东西。”
    聋子把烟壳卷起来,放进皮夹克里头,像想起什么,问:“你刚才为什么打传呼。”
    王艳脸上闪过一道恐惧表情:“哦哦,我问他们晚上耍不耍,他们两个一般隔个三五天都要找我耍一次。”
    聋子凝视她,阴森道:“不是这个原因。”
    王艳嚅嗫一下。
    “什么原因。”
    王艳吞了一下口水:“我是——我是想问一下他们情况。因为,因为我吃晚饭时候听到一个事情,说那边万福桥底下捞起一具男尸,我,我就感觉......”
    聋子点点头:“尸体就是贾国华。”
    王艳嘴巴猛的张开:“啊!”
    聋子思索几秒,对我道:“我去负一楼看一下。”
    说完摸出弹簧刀,递给我:“看住她。敢跑,直接一刀。”



    晚上再说。
    纠正一下:中间写错了,是“贾国才”。
    好,继续。
    聋子说完,直接开门出去。
    房间里头就剩下我跟王艳,她坐在床尾,眼睛直勾勾盯着地面,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手上耍着弹簧刀,靠在电视柜上,监视她。
    都没说话,过了半天,王艳才算回过神,抬起头:“帅哥,能不能问个事。”
    我点下头。
    “今天捞起来的那个——真的是那个陕西人,姓贾的那个?”
    我“嗯”一声。
    “哎呀好吓人啊。”王艳一脸恐惧:“他咋个突然就死了。难怪几天不回电话,好吓人。”
    “网子底下拉起来的。”我道。
    王艳一愣:“什么?”
    “就万福桥底下那个渔网。”我看她吓成这样,突然有种莫名的快感:“他当时缠在水底下,可能有两米深,拉起来身上只穿一条内裤,恶臭。”
    “哎呀莫说了!”王艳脸都吓白了,蒙住耳朵:“今天晚上我憋憋(注:肯定)做噩梦。”
    我咬牙笑了一下,停住。
    王艳兀自蒙住耳朵,朝门口瞄了一眼:“你们咋个有老康传呼机?你们是——”
    “专门来查这个事。”我道。
    “那你们是——派出所的?”王艳说完这句,摇摇头:“不是派出所。派出所不会拿刀。”
    我耍着刀,没吭声。
    “帅哥干脆你放我走嘛。”王艳央求道:“我出去不得乱说的。我发毒誓。”
    我哼一声:“等他回来再说。”
    “你就放我走嘛。”王艳一下拉住我手:“帅哥,求你了。”
    我甩了几下,却被她死死抓住,往她胸脯上凑:“要不我让你摸。”
    我心头动了一下,咬咬牙,甩开她手:“给老子坐好!”
    “帅哥。”她还想抓我手。
    “坐好。”我眼睛一瞪,弹簧刀“啪”甩了一下。
    王艳往后一缩,重新坐回去,恨我一眼,嘴里低声骂一句“公公!”
    我懒得理她,接着耍刀子。
    这下都不说话了,大概三分钟后有人敲门,打开,是聋子。
    我赶紧关上门:“咋样。”
    聋子面无表情,问王艳:“这个酒店哪年修的。”
    “不晓得。”王艳像想起什么:“但那个师傅说他是80年代末期来酒店的。”
    “谁?”聋子问。
    “是我们维修部一个师傅。”王艳道:“他是这儿的老员工了,我上次专门问过他地下室的事情。”
    “怎么说。”
    “他说那个地下室其实是人防工程,后来里头出了个事故,就锁起了,不让人进去,他在酒店10多年他都没进去过。”
    “什么事故。”聋子追问。
    “不晓得。”王艳道:“是不是死了人。不晓得。”
    聋子没吭声。王艳左右看看,央求道:“那,还有没有事,没事我就走了。”
    “还有个事。”聋子道:“你听没听贾国才他们提到一座古墓。”
    他顿了一下:“91年。一座古墓。”
    “古墓。”王艳嘴巴里“咝”一声:“对了,好像那天听他们说过一次。”
    聋子双眼怪光一闪:“怎么说!”
    王艳皱眉想了一下:“是那个贾国才在说,就说了一句,好像说......那个墓不是埋人,是埋那只‘眼睛’。”








    
    那个排污口。今天拍的,水位下降露出来了。
    好,继续摆。
    我跟聋子都没听懂,“埋什么眼睛?”我问。
    “我也不晓得。”王艳回答:“当时我们三个在外头吃宵夜,贾国才突然就说了这句话,我也不晓得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后来说了什么。”聋子问。
    “没说什么。”王艳道:“反正提到古墓就只有这句话,我其实已经搞忘了,你们说到古墓我才想起来。”
    聋子没吭声,抓起王艳的小皮包,一下倒出来,全是女人家的东西,他翻了一下,从里头翻出一张身份证,看了一眼,揣到身上。
    王艳急了:“喂,你拿我身份证干什么!”
    “你先回去。到时候叫你来拿。”聋子又威胁道:“警告你一句,目前你跟这件事没任何关系,但你只要报警,就有关系了,到时候不要怪我下毒手。”
    说完瞟我一眼,我心头暗道:他这句话其实也在警告我。
    王艳没办法,三两下收拾完,飞快离开。
    我有点担心:“她不会报警?”
    “她不敢。”聋子道。
    “底下咋样?”
    “有点问题。”聋子道:“回去再说。”
    下到一楼大厅,我本来以为聋子要退房,他却直接朝外面走,我只好跟上。
    出了大门,聋子直接横穿过马路,进了河滨花园,靠在河墙上附身观察两侧,我知道他试图在找那个“排污口”,赶紧说现在水位高,看不到,这些排污口都开得很低,只有枯水期才露出来。
    回到水闸站已经10点过,黄友林还在办公室,进了屋,他赶紧关上门,很紧张问:“咋样。”
    聋子没吭声,我赶紧道:“就是贾国才。”
    “敢肯定?”黄友林一脸兴奋:“他住招待所干啥?”
    我瞟了聋子一眼,聋子又摸出那两张烟壳,打开“草图”那张,平铺在办公桌上看。
    黄友林凑过来:“什么东西。”
    “名港酒店你知不知道。”聋子问。
    黄友林一愣:“知道。咋了。”
    “那儿河道里头是不是有个排污口。”
    “排污口?”黄友林想了一下:“对,是有一个。”
    “什么形状。”
    “圆的。很小,直径半米不到。”
    “位置你清楚。”
    “大概知道。”黄友林一头雾水:“怎么了。”
    聋子折起烟壳:“是不是有个汽船。走,过去看一下。”





    
    万福桥水闸站

    
    其中有一个是当年的同事
    接着说。
    那天我记得是11点左右我们三个从水闸站出发,开了那条汽船,三个人都穿上“河管处”背心,之前聋子叫我们准备几样东西,防水电筒,一根钢钎,一把老虎钳,黄友林一脸疑惑,但当时也没问,这些东西站上都有,很快搞定。
    穿过“西北桥”,聋子叫我熄火,跟我一起用桨划,慢慢靠近河墙,时间已经很晚了,桥上时不时有车子呼啸而过,两边河墙上都没人,只听见河水“忽忽”流过。
    沿着河墙慢慢找,到了一处地方,船头处黄友林突然喊“停”,然后说:“应该是这个位置。”
    聋子往水底下观察几眼:“我下去看。”
    说完三两下脱了衣裤,只剩一条内裤,身上瘦骨嶙峋,背上还明显有一道很长的刀疤,他也不做准备,拿了电筒翻下水,深呼吸几口,入了水。
    就看见水底下忽然亮起一团黄色光团,慢慢往下沉,过了一阵,“光团”缓缓朝右边移动,然后停在五米开外的水下。
    也就一分钟不到,光团突然熄灭,一个人一下冒出来,正是聋子,他攀住河墙,“呼哧呼哧”喘气,做个手势,我跟黄友林赶紧划过去。
    “找到了?”黄友林问。
    聋子喘息几口:“这种污水管头头上(注:最前端)一般是什么。”
    黄友林一愣:“你要进去?”
    “是什么!”
    “要是工厂一般是个污水处理池。”
    “酒店呢?”
    “酒店?”黄友林反应过来,朝头顶一指:“你是说这根管道通那个名港大酒店?这个一般不可能。”
    聋子一眯眼:“为什么。”
    “酒店一般不会专门挖个管子。”黄友林回答:“他们的废水分两种,厨房废水跟客房废水,厨房是建个隔油池,客房是化粪池,处理后全部排到下水道,这个是大型酒店情况,一般小酒店就直接排下水道,反正不可能专门挖个管子,市政局也不会批。”
    聋子没吭声,半晌道:“你们就在这儿,我去看看。”
    说完深呼吸几口,脑袋又沉下去。
    黄友林直勾勾注视河面,半晌回头问:“咋回事?”
    我迟疑一下:“我们不是进了那个405房吗,发现那个烟壳,还有个传呼机,有个女的刚好打了个传呼过来,我们就去找,结果是那个酒店一个按摩女。”
    “就那个中铁名港酒店?”
    “是。就找到她,她说是两个人还有个叫老康的跟国才租了那个405,他们准备到酒店地下室偷一个东西,他们是上个月租的房子,估计一直在想办法进去。”
    “搞懂了。”黄友林道:“这根污水管通那个地下室!”
    “估计是。”
    “里头有啥东西。”
    我摇头:“不晓得。但肯定很值钱,不然国才跟那个老康不可能专门租一个房间去查,还租了一个月。”
    黄友林朝水底看了一眼,黑暗中眼睛一亮:“难怪国才尸体在万福桥,会不会就是从这儿冲过去的?”
    我一凛。
    黄友林朝水面指了指:“他憋憋(注:肯定)从这儿下水,进管道,然后出意外死了,尸体在这儿泡了几天泡胀,最后冲到万福桥被网子挂住,憋憋是这样!”
    我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事:“会不会是触电!”
    “很有可能。”黄友林盯着水面:“管道周围或者里头说不定有裸露的电线。”
    “我日,那他不是——”
    我没说完,意思很明显:要是底下漏电,聋子要碰上那不就惨了。
    黄友林哼一声:“现在关键,那个东西是个什么东西,咋个会放在地下室......对了,刚才你说什么,还有个人叫老康?”
    “是。是个成都人。”
    “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我摇头:“据那个女的说4天前就联系不上,房间也没退,传呼机还丢在床头柜上,我估计是不是也出事了。”
    黄友林呆呆想了一下:“很有可能。这个老康跟国才一起来的,现在国才死了,他居然不退房逃跑,嗯,害怕(注:多半)也出了什么事。”
    我想起一个问题:“你说那东西还在不在地下室。”
    “不好说。”黄友林盯着水面。
    一时都没说话,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黄友林抬手看了下手表:“不对。咋个还不出来。”
    我也开始紧张:“会不会也触电了!”
    “我看那个图上标了个长度,是不是管道长度?”
    “是。26.2米。”
    黄友林计算了一下:“来回两分钟完全够了。”
    “那咋办。半天不出来。”
    “这样子。”黄友林道:“你下去看一下。”
    我一愣。黄友林赶紧道:“不用怕,你就在管道口看一下,我估计那儿没漏电,不然刚才他都糟了,我估计他是不是已经进去了。”
    “那就再等一下。”我还是不想下去。
    黄友林“啧啧”两声,看了看手表:“再等五分钟。”
    黑暗中都不再说话,都盯着河面,夜色愈发深沉,隐隐听到对面居民区里面有狗叫。
    几分钟后黄友林看了下表:“不对。王洪兵你准备一下。”
    我这时也不好说不,咬咬牙:“要是看见尸体咋办。”
    黄友林额头跳了一下:“马上上来。不要去碰。”
    计划拿定,我赶紧脱了衣裤,身上还是穿的聋子那件汗衫,兀自一股狐臭。
    也不管,三两下脱光,不敢马上下去,舀了几瓢河水先冷一下身子,看看也差不多,慢慢爬下去,身子一入水,冷的打个寒颤,肚皮上那个刀伤也疼得扯了一下。
    胡乱扑腾了几下,深吸一口,脑袋入了水,身子倒过来,双手攀住河墙的墙壁,慢慢往下钻。
    钻了大概一米深,忽然感觉墙壁上一股吸力,一摸,摸了个空,触手很阴冷,睁眼一看,墙壁上一个黑黝黝的圆洞,不用说,就是那个排污口了。
    我赶紧靠过去,双手抓住圆洞两边,滑溜溜的全是苔藓,抓了几下才抓稳,探头进去,一股吸力把我身子往里面“吸”,睁大眼睛一看,只感觉眼前是一个黑洞洞的管道,很深,看不见里面任何东西。
    我双手用力往后一扯,身子已经进了管道,不敢深入,瞪大眼再看,还是一片漆黑。
    我飞速盘算了一下,现在这个情况,要么,聋子已经进入地下室,里头情况很复杂,他正在查看,要么,他在管道中间某处地方出了意外,不管哪种情况,我进去都没用,管他妈的,还是出去再说。
    拿定主意,就想往后退,这时前方忽然亮了一下。
    我赶紧定睛去看,前方果然出现一团“黄光”,很幽深,大概10米深的位置,但也就这一下,“光团”晃了晃,忽然又灭了。
    好,接着说。
    黑暗中我静静等了几秒,前方,那个“光团”又晃了一下,又灭了。
    我顿时犯难:一定是聋子,电筒在晃动,至少没死,关键他在那个位置干什么,怎么半天不游过来。
    看来多半出了问题,去不去看看,万一那头有漏电咋办。
    犹豫了一下,咬咬牙:人命关天。没看见就算了,看见了,就不能不管。
    于是不假思索,手脚用力,匍匐着朝前爬过去,很快“光团”又出现,但这次一动不动,三两下我爬了过去,一下看见一把电筒放在拐角位置,兀自随着水流一晃一晃,旁边却没人,我观察了一下,管道在此处出现一个角度,继续往前面延伸,这种情况我知道,是那种地下管线最常见的“公母管”,“公管”跟“母管”的接头。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电筒不大对,仔细一看,竟然不是之前聋子那把。
    顿时狐疑,这是谁的电筒。怎么打开了,放在这个位置?
    莫非,这底下还有另外一个人!
    赶紧拿起电筒朝前方照去,水很浑浊,漂浮着一些细小的颗粒,管道跟之前一模一样,往前延伸看不见尽头,试了试肺里面的空气,一分钟问题不大,拿定主意,干脆往前再看看,再进去10米,要是再看不见人,直接出去!
    于是手脚并用继续往前爬,爬了大概三米左右,脑袋前方,一个黑色东西幽灵一般游过来,速度奇快,大致七八厘米长度,形状像一根线条。
    我猝不及防,就想躲但已经来不及,“黑线”无声无息,一下钻进我右鼻孔。
    只感觉“黑线”凉幽幽,瞬间就到达鼻窦处,顿时猛烈刺痛!
    我忍不住“哇”了一下,吐出几大口气泡,丢掉电筒,右手一伸,已经逮住了“黑线”的后半截,滑溜溜的兀自往里面“钻”,我吓得魂飞魄散,猛的往外一扯,只感觉那东西挣扎了一下,力道竟然很大,然后无声无息,一下扯断了。
    下意识,我鼻子狠狠吸了一下,瞬间心头就“突”一下:不好!
    已经晚了,水一下吸进鼻腔,一股比刚才更猛烈的剧疼袭来,我心头暗叫:糟了,要溺水!
    来不及细想,也无法掉头出去了,鼻子里那根“黑线”怎么回事也管不了了,死死憋住气,手脚疯狂乱动,往前猛钻。
    疯狂钻了几米,感觉肺里面氧气到了极限,心头一个声音在狂喊:李洪兵,不要用鼻子!不要用鼻子!
    这时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只有死死咬住牙,疯狂往前钻,感觉自己像一只疯狗,而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蓝色“光亮”,呈圆形,大致在四五米的地方。
    我不由狂喜,憋住最后一口气,身子猛的往前一窜,只感觉头顶一松,已经钻出管道,但还在水中。
    我再也忍不住,猛的一吸气,鼻筋剧烈一疼,几乎同时,我往上一纵,“哗”一声响,脑袋出了水。
    我立马大口呼吸,同时剧烈咳嗽,睁眼一看,周围黑咕隆咚,是个很阴森的水泥房间,在右侧一道水泥梯子上,一个“白色”的人正站在最高处,很诧异的回头看我,光圈同时射到我脸上,很刺眼。
    此人瘦骨嶙峋只穿一条内裤,正是聋子,不用说,这应该是地下室其中一个房间,我竟然进来了。
    这时我右鼻孔猛的刺痛,一下想起那个“黑线”,赶紧伸手一抓,拇指跟食指一下捏到露在外面短短的一截,滑溜溜的那东西猛的一缩,从我手指间滑脱,一下缩进鼻孔。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恐怖推理 最新文章
追寻黄帝的足迹
万灵归一,地球扬升,中国崛起,雄狮觉醒!
简译.西方赫尔密斯之学基础理论(转载)
打油文
发一些奇门六壬太乙和西方黑魔法等知识
我和守护灵的爱情故事
老警官揭秘1994年发生的一个尘封已久的恐怖
驱魔人归来
妖兽人生
《山羊狼鸣》——恐怖、悬疑。探寻村民离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9-21 09:59:10  更:2021-09-21 10:04:19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