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恐怖推理 -> 中原异闻录 -> 正文阅读

[恐怖推理]中原异闻录[第1页]

作者:老杨Yss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7]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看了各位涯友的建议,我左想右想,前想后想,720度旋转无死角想,牙一咬,心一横,就开这个帖了,以后的故事都在这里写了,就像串糖葫芦一样一个一个串下去,方便大家跟帖,也方便我写。
    好了,场子搭好了,欢迎大家,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走过路过,都来了,香茶伺候啦。
    后天八卦图镇楼,护佑我帖一飞冲天。

    
    各位,是接着讲王华的故事,还是来一个劲爆的新故事呢?给个建议。
    憨胆大的故事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神呢?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一种人虔诚信仰,经常进庙烧香,信佛信道,有的人一到周末就去教堂礼拜,信天主。有的人是铁杆无神论,谁说鬼神我给谁急,脸红脖子粗,大部分人吧,半信半疑,说不清,我们该信哪个呢?实际上几千年前的老祖宗早给了答案,就是敬鬼神而远之,这有两个意思,一是我不说有也不说没有,我敬之远之不谈之,免得纷争麻烦,第二一旦有事,邪祟来了,我敬着神呢,可从容应对。
    又转了一圈,咱书归正传,讲憨胆大的故事,我们那有个人,名叫王老大,外号憨胆大,是个木匠,此人人高马大,五大三粗,文化不高,性格粗野,整天牛比哄哄说自己胆大,啥都不怕,一听人家讲鬼神,一蹦老高,脖子青筋直跳,说胡扯八道,哪有鬼神,你拿个小鬼我看看,我弄死他,弄的人家很无语,有一次他喝醉了酒,拿着家伙,去了村头,把几个老年人集资盖的小土地庙,三下两下砸个稀巴烂,声称要破除迷信,害的他老婆又赔钱又道歉。
    就这样一个牛人,偏偏就出事了,有一年冬天,王老大外出干木工活,干完活主家很满意,就好酒好肉的招待,这一吃二喝的天就晚了,主家说,王哥天晚了你住这吧,明天再走,王老大大手一挥说,没事,我王老大怕过啥,走了。说完,收拾了家伙装好钱,骑自行车扬长而去。
    这天晚上,一轮明月高照,四野寂静无人,,王老大一边哼着歌一边骑自行车,走到他村南边的一条小干河边,河里有点水,都结着冰,忽然,传来一阵,瓜瓜瓜的声音,王老大扭头一看,只见顺着河过来一个东西,上面两个绿荧荧的大眼睛,下面短短粗粗,也没脚,就像一个半截缸,一蹦一跳的就过来了,王老大一看不好,撒腿就跑,刚跑两步,蹬到冰面上,扑通摔倒,自行车扔老远。
    眨眼工夫,那怪物蹦到跟前,一边瓜瓜瓜的怪叫,一边围着王老大蹦跳,王老大吓的屁滚尿流,妈呀一声,在冰面上往前爬,越着急越起不来,就在冰面上扑通,忽然一个冰凉的大手按到王老大背上,王老大喊着,啊救命啊,拼命往前爬,一使劲,爬出冰面,爬出小河,腿也软了站不起来,就这样往前猛爬,那怪物还紧跟着,蹦跳着,怪叫着,王老大一口气爬了一里路,来到自家门前,高喊,开门开门,家里人听到喊声,赶快开门,王老大一头扎进去说,半截缸,半截缸……,家里人往外一看,啥都没有,赶快把他搀扶到屋里,一看,两个膝盖处裤子磨烂完了,血肉模糊,白生生的膝盖骨都露了出来,浑身哆嗦成了一团,赶紧上村头叫来村医,清理伤口包扎住了。
    这一次,王老大整整在床上躺了两个月,好了后人也稳重了,不说大话了,一讲起半截缸的事,还神色惊慌,手止不住的发抖。
    老黄狗夜哭
    这个是真事,就发生在我邻居家,这个邻居我叫叔,是一个家族的,他的父亲母亲和他一起住,也就是我叫爷爷奶奶的,都年纪大了,家里呢,养了一只老黄狗,这只狗也不知道养了多少年了,很老,不怎么跑了,总是卧在院子里睡觉,我们去他家玩,这只狗只是抬头看一眼,然后接着睡,就这样,我叔一家过着平常的日子。
    忽然有一天,这个平静被打破了,到了后半夜,院里忽然传来一阵哭声,啊-呜-啊……,像一个中年男人压抑不住的悲伤,失声痛哭起来,在寂静的小村里显的格外凄凉,恐怖,诡异,我婶一下吓醒了,推醒了我叔,说你听这是啥,我叔一听,赶快拉开灯,趴窗户上往外看,只见在明亮的月光下,那只老黄狗坐在院子中间,高仰着头,对着月亮,张着大嘴,正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呢,我叔顿时恼了,拉开门,高声骂道,妈比的死狗,黑更半夜你叫唤啥,进窝睡觉去,老黄狗看了一眼我叔,哼叽一声,慢慢走进窝里。
    第二天晚上,到了后半夜,这只狗又开始叫了,这次哭的更悲伤,更响亮,更吓人,把我叔吓的一哆嗦醒了,周围的邻居纷纷拉开灯,有的出来看,我叔气的火冒三丈,伸手操起一把铁锹,开门出去了,老黄狗正仰着头闭着眼大哭特哭呢,我叔过去抡圆了铁锹,嘭的一声打在狗身上,黄狗哇呜一声,撒腿就跑,我叔追出去好远。
    这只狗被打跑后,再也没有回家,到了后半夜,蹲在村后庄稼地里,又扯着嗓子哭起来,好像有天大的伤心,哭了半夜,嚎的一村人睡不好觉,第二天,人们纷纷拿着家伙到地里找狗,也奇了怪了,找遍了地里连狗毛也没见一根,就这样,连着哭了几天,这只老黄狗就失踪了。
    老黄狗失踪没多久,我叔家就出事了,一个月之内,他的父亲母亲接连去世,连着死了两个老人。
    要问这是什么原因呢,我也不知道,反正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正如《聊斋志异》中说的,姑妄言之姑听之,瓜棚豆架雨如丝。
    李华干阴差
    话说我们村有个人叫李华,在镇上信用社上班,打的一手好算盘,算账啥的一口清,是个高手。
    忽然有一天,李华出事了,那天傍晚,李华在家看电视,他老婆在厨房忙活做晚饭,做好饭,叫李华吃饭,没人答应,他老婆到堂屋一看,没人了,以为去邻居家玩了,就去左邻右舍找,转了一圈都说没见李华,他老婆急了,赶快到后院喊李华爹娘,说李华不见了,爹娘一听,赶紧叫李华的几个哥哥,还有堂兄弟,叔伯大爷啥的,大家一齐找,结果找完整个村子,硬没找到李华,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那时还没有手机,这下整个村子都炸了,全村的人都下去找,手电筒乱照,人们到处乱跑,纷纷喊李华。
    其中一拨人往南找,村南头有一口机井,很大很深,人们远远看见机井那有个火星一明一灭,就找过去了,一看有个人正蹲在井沿上吸烟,一个人轻轻走过去,一把抱住,一看,正是李华。
    大家把李华簇拥着送到家,他老婆正在家里大哭呢,一看男人回来了,破涕为笑,大家纷纷问他咋回事,李华点了一支烟,讲了起来。
    原来,李华正在家看电视,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就走出大门,一看,有两个人站在大门口,不认识,李华说,你是谁啊,啥事啊?其中一个人说,你叫华吧,我们是阎王爷派来的,我们那有个会计也叫华,打的一手好算盘,算账好,他死了,阎王爷叫你顶他的工作,那我们走吧,也不知道咋回事,就跟着他们走了,走了一会,看到一口井,那两个人扑通扑通都跳了进去,在里面招手说,快下来快下来,李华这时忽然觉的有点晕乎,觉得好像还有啥事没办,就说,我吸个烟,吸完烟下去,这个烟一会就吸完了,我正准备跳呢,你们就来抱住我了,我一激灵就醒了,睁眼一看,我怎么在这里。
    第二天,李华班也不上了,请开堂子的来看,开堂子的一看,说是招了邪祟,又唱又跳又做法事,屋里门上挂满了桃木剑八卦镜,还别说,从此以后就没事了,李华一家人平平安安的生活着,直到现在。

    河堤遇怪
    话说中原某村,有个人叫王大毛,此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整天东游西逛,不干正事,一到农忙时节,他腰酸腿疼,浑身不得劲,阴天下雨没事了,喝个酒打个牌,他龙精虎猛,牌场坐上一天一夜,不带蔫的。
    近一阵子,他不知从哪学了一手夹黄鼠狼的技术,整天背着装满夹子的化肥袋子,东跑西跑,早出晚归,还别说,收获不小,每天夹住三两只,肉吃了,光皮子卖几百块钱,够打牌了。
    这天傍晚,王大毛吃过晚饭,装满夹子的化肥袋子一背,拿上钢筋棍,兴冲冲地出发了,他村西头有一条大河,沿河一溜大杨树,这杨树年头长了,个个都很粗,河堤上一条小路,这里很偏僻,白天都少人走,晚上更没人,王大毛背着夹子,大步流星走在这条小路上,白天他在前面找到一片好利地,他要去哪里下夹子。
    王大毛正走着,忽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他一回头,看到远远一个人走过来,好像还穿着皮草,戴着围脖,挺怪,王大毛心里纳闷,这个时候咋有人在这走,走了一会,王大毛觉的不对了,他走快这个人走快,他走慢这个人走慢,紧紧跟着他,王大毛回头看看,天色晚了也看不清楚。
    王大毛心生一计,背着袋子往前一阵猛跑,后面这个也跟着猛跑,王大毛猛然站住一扭身,往后一看,后面这个一下没刹住脚步,差点撞上,只见这个东西,一人多高,连头带身一身长长的黑毛披散着,一双绿荧荧的大眼睛,血盆大口,白牙尖利,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掉到屁股后,只见它左手一抄尾巴,一抬手,把尾巴放到肩头上,两只大绿眼一眨巴,血盆大口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王大毛一看,吓的魂飞魄散,嘴里惨叫一声,手一松,扔了袋子,拔腿就跑,一路跌跌撞撞跑回家,一头钻进被窝里,浑身抖的像筛糠。
    从此以后,王大毛再也不干夹黄鼠狼的营生了。
    狼啃的故事
    我们那老人常说,一九三八年,鬼子进中原,老蒋扒黄水,老白姓泪涟涟……1938年,蒋介石为了打鬼子,也不知道听了哪个狗头军师的建议,扒开黄河,水淹鬼子,听老人讲,那天下午,黄河水来了,一丈多高水头,黄黄的,哞哞叫着,一下扑过来,除了一些有钱人,身强力壮的逃荒走了,大部分老百姓都在家里,大水一冲,几十万中原人,包括牲畜,庄稼啥的,一下都没有了,黄水整整淌了八年,那都是流的中原老百姓的血泪啊。
    老人们说,小鬼子都是从东洋大海坐船来的,他们会没有准备,汽划子小炮艇一开,人都运到湖北,接着打,毛也没掉几根,中原的老百姓可就惨了。
    1945年,鬼子投降了,黄河决口堵上了,中原的大水也下去了,在外逃荒要饭的人也都回来了,一看,平地搭了一丈深的黄沙,肥沃的黄土地都被盖住了,到处都是一人多高的芦苇和蒲子。
    人们买来镰刀和农具,割了芦苇打成捆,搭成草棚子住进去,把空地里的芦苇根挖出来,撒上麦种豆种菜籽啥的,种起了庄稼。
    这里就有我姨家那个村里的人,他们回来后,也搭起棚子,种起庄稼,但是最大的危险来了,就是狼,说是黄水一退,山上的狼也下来了,顺着芦苇棵,摸到老百姓家门前,专门吃人。
    狼这东西特别狡猾,半夜躲在门前叫唤,学婴儿哭,人们开门一看,它从暗处一扑,咬断人的脖子,把人拉走了,还有,要是一个人在路上走,它悄悄跟着,然后一下把俩爪子搭你肩膀上,你一回头,它一口咬住脖子,把人咬死吃了,当时被狼害死了很多人。
    老人讲,人们在地里干活,狼群就在周围芦苇棵里打转,偷看着人,一不小心,就被拉跑了。
    我姨家村里有家人,两口子一个小孩几个月大,两个人在地里干活,小孩用小被子包着,在地头睡觉,正干活,男人一回头,小孩没了,大喊着就去追,只见一只大灰狼正衔着小孩跑呢,就喊,打狼啊打狼啊,狼偷小孩啦,周围的人们一听,都拿着家伙,从四面八方赶来,老狼衔着小孩,跑不快,一看,人都来了,要坏事,就把孩子放下,跑了又不甘心,就啊噢一声,在小孩脸上咬了一大口,衔着肉撒腿跑了。
    人们找到小孩,可怜的孩子整个脸上血肉模糊,都哭的没气了,人们赶快找来懂医术的人,给孩子包扎,救活了小孩。
    小孩长大后,整个脸太恐怖了,一边耳朵没了,鼻子没了剩俩窟窿,半拉脸没了,整天戴着口罩,不出门,也找不到老婆,人们都在背后叫他狼啃。
    至于狼呢,听老人说,后来回来的人多了,大平原上的芦苇都割完了,狼群无处藏身,就回山上去了。
    狼啃这个人我见过,那是小时候走亲戚,远远看了一眼,吓的要死,只见他戴着口罩,低着头,慢慢在村子里走,他很可怜,孤苦伶仃一辈子,去年走亲戚,听说狼啃已经死了。



    狼啃的故事
    我们那老人常说,一九三八年,鬼子进中原,老蒋扒黄水,老白姓泪涟涟……1938年,蒋介石为了打鬼子,也不知道听了哪个狗头军师的建议,扒开黄河,水淹鬼子,听老人讲,那天下午,黄河水来了,一丈多高水头,黄黄的,哞哞叫着,一下扑过来,除了一些有钱人,身强力壮的逃荒走了,大部分老百姓都在家里,大水一冲,几十万中原人,包括牲畜,庄稼啥的,一下都没有了,黄水整整淌了八年,那都是流的中原老百姓的血泪啊。
    老人们说,小鬼子都是从东洋大海坐船来的,他们会没有准备,汽划子小炮艇一开,人都运到湖北,接着打,毛也没掉几根,中原的老百姓可就惨了。
    1945年,鬼子投降了,黄河决口堵上了,中原的大水也下去了,在外逃荒要饭的人也都回来了,一看,平地搭了一丈深的黄沙,肥沃的黄土地都被盖住了,到处都是一人多高的芦苇和蒲子。
    人们买来镰刀和农具,割了芦苇打成捆,搭成草棚子住进去,把空地里的芦苇根挖出来,撒上麦种豆种菜籽啥的,种起了庄稼。
    这里就有我姨家那个村里的人,他们回来后,也搭起棚子,种起庄稼,但是最大的危险来了,就是狼,说是黄水一退,山上的狼也下来了,顺着芦苇棵,摸到老百姓家门前,专门吃人。
    狼这东西特别狡猾,半夜躲在门前叫唤,学婴儿哭,人们开门一看,它从暗处一扑,咬断人的脖子,把人拉走了,还有,要是一个人在路上走,它悄悄跟着,然后一下把俩爪子搭你肩膀上,你一回头,它一口咬住脖子,把人咬死吃了,当时被狼害死了很多人。
    老人讲,人们在地里干活,狼群就在周围芦苇棵里打转,偷看着人,一不小心,就被拉跑了。
    我姨家村里有家人,两口子一个小孩几个月大,两个人在地里干活,小孩用小被子包着,在地头睡觉,正干活,男人一回头,小孩没了,大喊着就去追,只见一只大灰狼正衔着小孩跑呢,就喊,打狼啊打狼啊,狼偷小孩啦,周围的人们一听,都拿着家伙,从四面八方赶来,老狼衔着小孩,跑不快,一看,人都来了,要坏事,就把孩子放下,跑了又不甘心,就啊噢一声,在小孩脸上咬了一大口,衔着肉撒腿跑了。
    人们找到小孩,可怜的孩子整个脸上血肉模糊,都哭的没气了,人们赶快找来懂医术的人,给孩子包扎,救活了小孩。
    小孩长大后,整个脸太恐怖了,一边耳朵没了,鼻子没了剩俩窟窿,半拉脸没了,整天戴着口罩,不出门,也找不到老婆,人们都在背后叫他狼啃。
    至于狼呢,听老人说,后来回来的人多了,大平原上的芦苇都割完了,狼群无处藏身,就回山上去了。
    狼啃这个人我见过,那是小时候走亲戚,远远看了一眼,吓的要死,只见他戴着口罩,低着头,慢慢在村子里走,他很可怜,孤苦伶仃一辈子,去年走亲戚,听说狼啃已经死了。



    

    

    

    
    

    

    

    
    

    

    

    
    抱歉啊,各位,由于网络问题,我第一次图片没发出来,就又发了两次,就这样了,哈哈,恐怖的图片,吓到你的小心脏了吧。
    槐树林鬼事
    这个故事呢,和上个故事有关系,可以看着是上个故事的续集。话说我们村南地,有个大槐树林,有多大呢,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宽一里地,长二十里,横跨两个县,那中原大地咋有这么大的树林呢,这个还得拜蒋介石所赐,1938年,老蒋扒黄河,黄水淹没中原,在我们那冲积出来一大片黄沙地,大风一吹,黄沙飞扬,对面不见人,说白了就是一片沙漠,在肥沃的中原大地竟然出现了沙漠,说起来也够奇葩的,建国后,国家在那栽树种草,建了一个防风固沙林,树换了几茬,现在是槐树。
    这个槐树林周围有很多村子,很多死了不能入老坟的人都埋在那了,都是什么人呢,横死的,自杀的,小孩夭折的等等,年长日久埋了很多,弄的里面鬼气森森,阴森恐怖,好像欧洲童话故事里的黑森林,大白天进去都脊梁沟直窜凉气,夜里更没人去,这个槐树林出了很多怪事,今天就讲两个。
    却说槐树林旁边有个村,村里有个老共产党员老石,为人憨厚正直,县里就招聘他为护林员,看管这一片树林,防止有人偷树搞破坏,活也很轻松,白天谁也不去,就是晚上拿着手电筒到林子里转转,防止有人偷树,老石工作很负责,每天晚上都去转一圈,这一天,他就出事了。
    像往常一样,那天老石拿着手电筒,在林子里转,走着走着,感觉不对了,他从小在这长大,对林子里一草一木都很熟悉,这一片地方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就在一棵树上做了个记号,然后大步流星走了一阵,一抬头,又看到那棵做记号的树,老石顿时慌了,忽然四周起了一片雾气,雾气里传来一阵笑声,男的女的都有,很是恐怖诡异,老石一看,吓的浑身汗毛都炸了,撒腿就跑,高一脚低一脚,跑了一阵,四周还是白雾蒙蒙,也不知道走到哪了,就这样走啊走啊,也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了,忽然听到一阵鸡叫声,老石忽然觉的心里一清,好像睡醒了,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自己就站在林子边缘,一照地上一片脚印,围着几棵树转圈,原来老石围着这几棵树整整转了一夜。
    老石回到家里,往床上一躺,浑身酸疼,像大病了一场,第二天,老石就递交了辞职报告,不干护林员了。
    还有一个家人,他的地挨着槐树林,有一天全家到地里干活,带着一个小男孩,小孩四五岁大,大人在地里干活,小孩在地头玩,正干着活,他妈看一眼小孩,忽然发现小孩捧起一捧沙子往嘴里塞,正拼命的吃沙子,他妈赶紧跑过去,打掉小孩手里沙子,大声问他,你干啥呢,吃沙子干啥?小孩迷糊一阵说,有个老爷爷过来,说这是糖,让我吃糖呢,两个大人一听,汗都下来了,也不干活了,抱起孩子回家了。
    阴阳眼的故事
    朋友,你是不是觉的日子过的如白开水一般,寡淡无味,生活天天重复同样的事,特别枯燥无味啊,要不要来点刺激的,给你弄个特异功能啥的,开个天眼,弄个阴阳眼,哈哈,是不是特别刺激,特别牛逼特别拽,那我就告诉你有阴阳眼的真实情况吧。
    我村中有个嫂子,天生阴阳眼,一到晚上不敢出门,她说路上人太多,无头的,缺胳膊少腿的,没有脚的,成群结队在路上走,打死都不出去,一不小心又看到墙上有个人对她笑,吓的死去活来,日子过的提心吊胆,特别害怕。
    前村大军也是天生阴阳眼,啥都能看见,晚上出去,大马路宽阔无人,他总是在路边慢慢走,别人问他怎么不走路中间,他说路上人太多,碰住人了不好。
    有一次大军干活受了伤,到医院拍个片子,医生一看惊呆了,说你这一身的骨头怎么都是斜的,大军就是天生一身斜骨,这是不是阴阳眼的标配,我不知道,反正大军是。
    阴阳眼的生活也不全是烦恼,大军因为这个功能还发了一笔小财,牛逼吹了很长时间。
    话说邻村老王,是个树贩子,整天起早贪黑,到四里八乡买树,用架子车拉回家,那时候农村还没有拖拉机,更没有汽车,啥都是用人拉,一大早再拉到县里木材市场里卖,挣个辛苦钱,老王村后有两个大水坑,很大,年长日久的,两个水坑挨着,中间一条小路,有一年下大雨,连下两天两夜,大水把中间的小路冲断了,后来村里人为了出行方便,就用土又垫好了,因为村前有大路,村后这个小路走的人就少,而老王家就住在村里最后一排,挨着小路,老王就经常走这个小路,走着走着,老王发现村后这条小路有点怪。
    有一回老王外出买树,走的有点远,等到把树伐倒,装好车拉回家,已是半夜,这对树贩子来说是常事,他拉着架子车走在村后的小路上,这时,天上一轮明月高照,四野寂静,鸦雀无声,偶尔几声虫声蛙鸣,两个大水坑笼罩着淡淡的水雾,水波不兴,忽然,脚下发出一个怪声,咕哇……,声音很响很凄厉,像是痛苦的呻吟,老王吓的一哆嗦,四面一看,空无一人,他牙一咬,一使劲,低着头,拉着车,快步回家了。
    这种事,老王一连碰上好几次,总是半夜拉着重车在村后小路上听到怪叫,空车倒没有声音,也不知道是啥叫唤要干啥,吓的老王心惊胆战,不走这条路吧,绕路太远太累,舍下收树的买卖不干吧,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人要吃饭生活,说实话最难的就是中年人,老王万般无奈,听说大军有阴阳眼,就备了点礼物来找大军,说了情况,最后说,你看看那是啥,咋回事,咱能不能烧点香烧点纸把他送走,老哥一家人还指这吃饭呢,大军一听,满口答应。

    第二天夜里,大军来到老王家,二人七手八脚往架子车上装了一车树,拉着来到村后的小路上,果然,又听到一声恐怖的声音,大军沉住气定住神,睁开眼,用心察看,一看之后,哈哈大笑,说老王,你发财了,不过你得分我一半钱,不然我不告诉你,老王说,好好好,你说吧,大军说,我告诉你,这个小路下面有一个大鲶鱼,钻进泥里出不来了,它白天不敢叫唤,到夜里你重车一压,它受不了了,就叫唤了,你需要这样这样,大军如此这般安排一遍。
    老王把树拉回家,卸了,又叫来兄弟堂兄弟七八个,找来鱼网,大绳,铁锹等工具,一群人浩浩荡荡,拉着架子车,来到小路上,大军一指地方,大家七手八脚干开了,一会就看到了这条大鲶鱼,足有两米多长,几百斤重,在泥里直蹦哒,大家赶紧鱼网罩住鱼,按住,用绳子捆上,幸亏这条鱼也不知道在这困了多长时间了,又渴又饿,也没劲了,否则你别想逮住它,就这样几个棒小伙费了老大劲,才按住鱼,大家把鱼抬上架子车,又把小路垫好,也没耽搁,直接就去了县城鱼市了。
    第二天一大早,鱼市里炸了锅,大家纷纷来看大鲶鱼,都说太大了没见过,后来有个做乐器的花了两千多块钱买了这条鱼,说是用鲶鱼皮蒙二胡的,大军如愿分了一千元,揣着钱,高高兴兴回家了。
    各位朋友,如果觉的兄弟的小故事还不错的话,请动动发财的小手,发个评论顶顶帖点个赞啥的,如果没人吭声,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我写帖也没动力。
    相比于那些动则几万的粉丝的帖子,我这简直不值一谈,虽然只有几个人关注顶帖,但你们都是我的贵人,是我最宝贵的财富,愿你们一切安好!
    你们的支持,是一个业余的初学写作的人的最大动力。感谢你们!
    水鬼的故事
    话说早年间,我们那有一个人叫老杨,是个菜贩子,每天起五更爬半夜去卖菜,很是辛苦,在去集市的半路上,有一条小河,河上有个小桥,他天天都拉着架子车,车上装满水果青菜,打桥上过,俗话说夜路走多了,一定会遇上鬼,这不,他就遇上了,而且被鬼缠上了。
    这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老杨拉着一车青菜走到小河边,这时四野一片寂静,万物都在沉睡,只听见小河里的水哗哗的淌着,东方天际,透出一点稀微的亮光。
    正走着,忽然听到河里有小孩的笑声,老杨仔细一看,河里竟然有几个小孩在洗澡,一边洗一边嬉笑打闹,老杨心里一沉,知道咋回事,就低着头,拉着车,也不看小孩,快步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那天见了小孩后,每天早上,走到河边都能看见几个小孩洗澡,老杨见的多了,也见怪不怪了,你洗你的,我走我的,两不相干,这天,老杨拉着货正走在小桥上,忽然拉不动了,回头一看,几个光屁股小男孩正笑嘻嘻地拉着他的车子,老杨就放下车子,从菜筐里拿了几个桃子,每人给了一个,几个小孩拿着桃子,跑着跳着一个接一个跳进河里不见了,老杨擦了一把满头的大汗,快步走了。
    这一天,老杨又走在小桥上,忽然听到扑通一声,回头一看,车子上插着的卖菜的秤的秤砣不见了,扭头一看,小河里水面上竟然漂着一个秤砣,老杨下到河边,看着秤砣在河边漂着,伸手去够,正好够不到,再一够,还是够不到,老杨心里火了,大声骂道,你妈比的,还没完没了了,回头上岸,从车上抽出扁担,来到河边,对着秤砣,一阵猛轮,一边打一边大骂,打的水花四溅,忽然,水下传来吱哇一声惨叫,一股黑水冒上来,顺着河飞快流走了,秤砣扑通一声掉到水里,老杨挽起裤腿,走到河里,三两下把秤砣摸上来,上了岸拉着车子,骂骂咧咧走了。
    也是怪了,从此以后,小河里再也没有怪事了,老杨每天平平安安的去卖菜,直到老了歇手不干。

    吹牛吹到命归西
    天下牛皮一大吹,你吹我吹大家吹,怎样吹的摇曳生姿,吹的登峰造极,那要看技术了。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吹牛大师赵括,一通大牛皮吹下来,自己命也丢了,连带八十万精锐赵军,被大秦武安君白起一夜坑杀,赵国从此一蹶不振,直到亡国。
    这个话题太沉重了,而且天下大事自有高手操弄,我辈草民无需操心,还是过个小日子,讲个小故事,自娱自乐吧。
    却说中原某村,有个牛人,号称大牛皮,一张神嘴,吧吧吧吧,死蛤蟆能说出尿来。光说大的,从不说小的,整天牛皮震天响。
    这一天,大牛皮又在村头开吹,吹的五马长江,唾沫星子乱飞,正在高潮呢,一个闲人忽然说,你这么牛,半夜你敢去老坟园吗?老坟园是村头的一片空地,村里人死了都埋那,大坟小坟,老坟新坟,连成一片,足有上百,鬼气森森,阴森恐怖,平常谁也不敢去那,大牛皮正在兴头上,随口接话道,不就是几个坟吗,有啥,晚上我去转转,闲人说,你真敢去,明天一顿酒饭我候了,大家一听,来了精神,纷纷起哄,闲人说,那咋证明你去了,我们又不能跟着,大牛皮想了一下说,半夜我去拿个橛子,在老坟上打个橛子,你们一大早一看有橛子,你就请吃饭吧,大家哄然答应说,好好,有的举起大拇指说,你真牛,大牛皮哈哈一笑,飘然而去。
    到了晚上,大牛皮拿着橛子锤子,战战兢兢来到村头,心里后悔的要死,凡是爱吹牛的,基本上都是怂人,没自信,怕人看不起,光说大话,大牛皮实际上也害怕,但是被众人架秧子到这个地步,回去吧明天会被人笑死,进去吧真心害怕,大牛皮就在坟地边转。
    这时,夜已深,月黑风高,星辰稀疏,大风刮过树梢发出啾啾的怪叫,老坟园里大坟小坟如大大小小的怪兽,黑乎乎的蹲着,随时准备扑过来吃人,远处不时传来猫头鹰诡异的笑声,极其恐怖阴森。
    大牛皮吓破了胆,两手止不住的哆嗦,脊梁沟冷气嗖嗖,仿佛有个人一直在背后吹气,他一回头,后面啥都没有,又往四周看看,一片漆黑空无一人,大牛皮叹口气,一咬牙,一步一步往老坟园里挪,挪了半天,来到一个大坟前,俩腿一软扑通跪下,口里说,老爷爷老奶奶,原谅我,打扰您了,我打个橛子就走,千万别留下我啊,然后拿出橛子锤子,哆嗦着手开始打橛子,也不知道打到哪了,打了半天,终于打好了,他一起身,感觉坟里伸出一双大手,一把拉住他,大牛皮惨叫一声,磕头如捣蒜,口中大叫,饶命啊饶命啊!一起身,还被死死拉住,大牛皮拼命挣扎,反而拉的越来越紧,这时一个猫头鹰忽然从他头上飞过,发出一阵刺耳的嘎嘎的怪笑声,大牛皮一声惨叫,一头栽倒坟头上。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到老坟园去看,远远看见一个人趴在坟前,近前一看,正是大牛皮,大家一拉他拉不动,一看,原来以前的人都穿长衫大褂,原来他手忙脚乱的把橛子穿过大褂,钉到了坟前地上,再一看人,两眼圆瞪,大嘴张着,脸色铁青,早已死去多时,原来大牛皮活活吓死在坟前了,大家一看,吓的妈呀一声,四散奔逃。
    后来,大家凑了钱,埋葬了大牛皮,从此,再也没人打赌半夜去老坟园了。
    中原的朋友,都来看看老家的故事,外地的朋友来看看中原的故事,外国的朋友,能看懂中文的,看看原汁原味的中国故事,外星球的朋友,看看地球的故事。
    赖毛偷瓜遇猛鬼
    话说我们那有个小年青,一肚子坏 水,整天东游西逛,打架斗殴,偷鸡摸狗,打瞎子骂哑巴,没事敲敲寡妇门,挖挖绝户坟,坏事干尽,弄的人见人烦狗叫狗咬,不是这道街最靓的仔,而是这村里最烂的崽,人送外号赖毛。
    这年夏天,赖毛闲坐家中,忽然想吃西瓜,想起邻村王寡妇种的西瓜不赖,也没人看,不如去弄点吃吃,但是她地旁边有个大坟,比较吓人,又一想我毛哥是谁,只有人家怕我,我会怕别人,走着。
    说干就干,到了晚上,赖毛胳膊窝夹个化肥袋子,就出发了,他轻车熟路,邻村也不远,很快来到瓜地,就着月光一看西瓜长势不错,遍地大大小小的西瓜,也没人看,他


    大模大样走进瓜地,旁边两个西瓜有点小,赖毛嘭嘭两脚踢的粉碎,噢,旁边这个挺大,赖毛一拳打开,掰成两半,捧起来就吃,好甜好甜。
    赖毛正吃的有劲,忽然身后有个女人说,西瓜甜不甜,我吃点呗。赖毛头都没回说,你吃个屁,不让你吃,忽然感觉有人拍他的肩膀,赖毛有点烦,一回头,只见在明亮的月光下,一个女人站在身后,一头长发披散着,掩住半边脸,两眼圆瞪,几乎要瞪出眼眶,舌头搭拉老长,嘴角滴答着血,脸色惨白,带着诡异的笑,死死盯着赖毛,赖毛妈呀一声,西瓜一扔,拔腿就跑,刚跑两步,被东西拌住,扑通摔倒,一看,原来有两个小孩,一人一个,死死抱住腿,赖毛急的直弹蹬,也蹬不开,这时,长发女鬼慢慢走过来,一伸手,冰凉的爪子卡住赖毛的头,赖毛痛的直哆嗦,女鬼阴森森地说,去年你是不是打了李瞎子?还打了一个要饭的老头……,赖毛一听,拼命点头,浑身抖成一团,嘴里说,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女鬼说,你这人好事不干,坏事干绝,留你何用,一张嘴,血盆大口,僚牙尖利,往头上一口咬下来,赖毛一声惨叫,屁滚尿流,晕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赖毛躺在王寡妇瓜地旁边的大坟上,满嘴满脸都是土,还有一口气,就把他救醒,送回家里,赖毛在家整整躺了三天,好了后,整个人都变了,人也有礼貌了,天天勤劳的干活,也不东游西逛了,也不干坏事了。
    拿个千斤顶,再拿个撬棍,顶我自己一下。
    败家子的故事
    天 天讲鬼讲怪,估计大家也腻了,今天换换口味,讲个人的故事,一个败家子的故事,故事里的人事都是真的,后人都在,为了避免麻烦,我们一律用化名。
    给他起个啥名呢?叫个王发财吧,这个王发财是个苦出身,清末民初时,
    中原大地灾害频频,淹三年,旱三年,不淹不旱又三年,不淹不旱吧,土匪又来了,老白姓活不下去,纷纷外出逃荒要饭,在逃荒路上,王发财父母双双饿死,把最后一个窝头留给了儿子,王发财没饿死,随着要饭的人到处流浪,最后流落到上海。
    在上海,王发财在一家店铺门前饿晕,老板好心,把他救醒了,问了情况,一看这个小孩聪明伶俐,诚实可靠,就收留了他,做个小伙计。
    这个店就是上海有名的同昌自行车商行,专卖进口自行车,当然那时中国还不会做自行车,老板诚信经营,口碑很好,生意很火爆,一晃十年过去了,王发财从一个啥也不懂的小屁孩变成一个精明干练的销售经理,成了店里的台柱子,也娶了媳妇成了家,老板也极为看重,王发财心思活,看看也攒了一笔钱,想回老家单干,给老板一说,没想到老板拍手赞成,并说保证货源充足,要多少发多少,王发财就回老家开了个自行车店。
    那时是民国初期,大概一九二几年吧,原来上层人物坐的轿子已淘汰,出现了人力黄包车,人力包车与自行车相比,没有自行车快捷,而且自行车是个新事物,新颖时髦,能骑个自行车了不得,比现在大奔卡宴啥的 牛比多了,倍有面子,一时间,达官贵人,富人商家,时髦帅哥纷纷骑自行车,王发财一开店,生意就火爆到爆棚,那时进口自行车有三枪,老鹰,老人头三个品牌,批发80多银元,零售卖90多银元,依然卖的很火,供不应求。
    讲个那时的笑话,说是一个时髦帅哥骑自行车经过农村,引来一村人围观,一小孩问,他骑的是啥?一个见过世面的能人说,骑的纺花车子,就是农村纺棉花的工具,小孩说他的腿怎么蹬恁快,能人说,没看见一个棍插屁眼里,疼的嗷嗷叫,俩腿还不乱弹蹬。
    王发财人如其名,卖自行车发财了,买房买地,良田千顷,楼瓦雪片,成了当地有名的大财主,唯一遗憾的是,娶了三房老婆,也没生个儿子,王发财到处烧香拜佛,到了四十多岁,小老婆才生个儿子,取名大宝。
    转了这么大一圈,我们的主人公出场了,大宝投胎技术高,含着金钥匙出生,王发财视若珍宝,心尖宝贝小皇帝,这个一通惯,大宝一出生,天天哭闹不止,谁也哄不住,医生看了也没病,王发财急的团团转,一天,一个丫环不小心碰到一个客厅摆着的瓷花瓶,嘭的一声摔的粉碎,王发财刚要骂人,忽然听到一阵小孩的笑声,一看,王大宝正笑的前仰后合,王发财喜上眉梢,噢原来这样,去买一车花瓶,小孩一闹摔一个,别说真管用,一摔花瓶,大宝笑的格格响,也不闹了,看着满地的花瓶碎片,王发财一声长叹,败家的来了。
    大宝再长大一点,又添了两个爱好,一个撕绸缎,一个看红风,买来成匹的绸缎,一撕,开心,看红风就是买来珍珠玛瑙,磨成面,对着风一扬,那更开心,笑的前仰后合,不干,对不起,拼命的哭闹,不吃饭,没办法,就这样造吧。
    就这样,在花钱如流水中,王大宝长大了,一群闲人整天围着他,宝爷宝爷叫的比蜜甜,领着他到处吃喝嫖赌,打茶围,学业早荒废了,王发财一则心疼家业,二则生气,三则长年辛苦干生意,体虚生病,蹬达两年,一命呜呼。
    老头一死,王大宝没了管教,还不撒开了缰绳猛造,家里也不见人了,整天在外狂嫖烂赌,赌场一坐三天三夜,以赌场为家,仓库里的自行车,往外一推十辆二十辆,没几天,自行车推的干干净净,看仓库的还说,还是少爷有能耐,这货卖的真快,最后一打听,原来都是赌输了赔人家的,一气之下,辞职走人,自行车都输光了,还干个屁买卖,关门大吉,只可惜王发财一生辛苦打拼,打下来的一片江山,这真是:前人辛苦费思量,为谁辛苦为谁忙,后人视金如粪土,造他屌蛋又净光。
    生意造完了,接着造家产,一帮闲人,连哄带骗,王大宝败家之势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卖房子,卖地,一家人一看这样,不得了,赶紧各人卷一笔钱,四散而去,房子卖完了,把建房子下面的地基砖头也刨出来卖了,最后地也卖完了,一无所有,好了,成群的好哥们也不来了,到了解放时期,大名鼎鼎的王大宝王大少爷,竟然成了一个拉棍要饭的乞丐。
    建国后,镇压反革命,把地主老财都枪毙了,轮到王大宝,叫来一看,衣衫破烂,面黄肌瘦,捧着要饭碗瑟瑟发抖,工作队长笑的前仰后合,说哪有这样的地主老财,就划了个中农,为了表示政府宽大,防止他饿死,给他分了五亩地,两间破房,还别说,这有了房有了地,王大宝也不造了,每天早出晚归干庄稼活,也学老实勤快了,后来,他家一个老店员,念以前老掌柜的好,把女儿嫁给他,两口子红红火火过起了日子。
    这真是天道隐微,祸福相倚,不可猜度,如果他不败家,也是个地主老财,解放后会怎么样呢。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7]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恐怖推理 最新文章
追寻黄帝的足迹
万灵归一,地球扬升,中国崛起,雄狮觉醒!
简译.西方赫尔密斯之学基础理论(转载)
打油文
发一些奇门六壬太乙和西方黑魔法等知识
我和守护灵的爱情故事
老警官揭秘1994年发生的一个尘封已久的恐怖
驱魔人归来
妖兽人生
《山羊狼鸣》——恐怖、悬疑。探寻村民离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6-27 00:36:29  更:2021-06-27 01:17:50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