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潇湘溪苑 -> 【原创】纵火者(师生) -> 正文阅读

[潇湘溪苑]【原创】纵火者(师生)

作者:苏落落mao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烈火是你点的”
“你说要烧一座山”
明端和再回忆起当年的事情时,他已经不在那个四季常春的小镇了。手边放了壶茶,腾着热气,外面的鹅毛大雪下了三天,他把全部的年少隐忍和疯狂分享给一个曾经的伙伴,现在的陌路人。
{1}
那个镇子一直都没有冬天。如果你生在那儿又死在那儿,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还有透骨寒的秋雨,和能埋了人的大雪。
明端和十七岁之前也不知道。
不知冷,不知热。
他是这个镇子的土里长出来的,是这个镇子的水养出来的,他也就在这里念完了幼儿园、小学、初中和即将要走完的高中。或许还要在这里过一辈子。但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并且义无反顾。
“学委,颜老师找你。”
上午第二节下课,值日的学生扛了把扫帚,从门边探了半个身子进来。明端和正在给人讲题。吓了一跳。他心里嘀咕着,把笔放下走了出去。
颜老师是明端和他们班级的班主任,单名一个栎字。很年轻。他甚至年轻得,和这所学校有些格格不入。校风沉稳,校训严肃的这里一进了梅雨季节,每个人浑身的骨头好像都在咔咔作响。沉闷在悄无声息地蔓延着。所以明端和看见靠着窗台站着的颜栎时,悄悄透了口气。像是看见了久别的晴日。
颜栎瞄了他一眼,指了指自己桌上,“卷子给你批完了。”
明端和过去看卷子,颜栎却开了窗,伸出手掬了一把雨水,喂给窗台上被人遗忘的一小盆绿萝。然后他甩了甩手,也走过去。
“这么低级的错误你也犯。”颜栎用指尖戳明端和的头。他手很凉,还带着几滴雨水。明端和吐了吐舌头,手里的卷子翻得哗哗作响。
“最近这几天干嘛呢都?又在看闲书?”颜栎瞪够了他,继而掸了掸袖子上蹭的灰,闲散地靠坐在桌子上。
“没什么好看的。”他还在看卷子,嘟嘟囔囔地回。
颜栎却知道他这就是阳奉阴违,懒得再管,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起身走了。
明端和却看着窗外站了许久。他不想回去上课,不想再没完没了地做题。他想一直就这么站着,站到放学或者毕业,或者,是颜栎来找他。
-
“这个镇子只有春天,一切都恰到好处,一切都能很柔软地磕在你的心尖上。”明端和那个时候没有领会到宋洛阳这句话的深意。而等到他领会了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
已经太晚了。
“同学你好,请问你知道颜栎老师来了么?”
明端和没能如愿以偿地站到放学,他转过头去看这个“冒失的闯入者”。而这个人,就是宋洛阳。不过那个时候明端和还不认识他。
所以他礼貌地笑了笑。
“颜老师去上课了,你可以下节课过来,颜老师会在办公室。”
“哦。”宋洛阳点点头,又朝他挥了挥手“谢谢你啦同学,再见。”
明端和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宋洛阳的名字,但他大约有个印象——数学奥赛班的尖子生。他皱了皱眉头,这样想:大约学校还指着他一雪前耻呢。
明端和他们的学校确实很多年都没有考出过一个数学奥赛生了。大家都在等。等这个终结神话的人。
明端和离开了学校很久之后才知道,他们这一届,最后成功终结这个神话的人,果然是宋洛阳。
-
讲到这儿,明端和抿了一口茶。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很奇怪地看着他,语气生冷。
“你和说这些干什么?”
明端和轻笑,“只是叙叙同窗之情。”
“我们已经毕业很久了。”
“是。”他打断了青年的话,“但我还是想说说这些。我会把我知道的事情都讲出来。听完后你就会明白,那个时候,你们以为的真相有多么的脆弱。而我们,却远比想象中更疯狂,更扭曲。”
“我明端和不能让人平白记恨这些年,今天我要你们记恨得有道理,有意义。”
⑴原本是想写短篇的,结果码着码着就超了。但其实也没有多长。日更,大概十五次左右就结束了。
⑵全文基调很沉重,通篇回忆杀,和小清新丝毫不不沾边儿。也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师生文。希望入坑慎重。
⑶祝食用愉快。
{2}
“你们这次联考听说物理都考砸了?”
这天还是绵延了一个上午的雨。没开灯的办公室里,颜栎低着头写教案,明端和就在他旁边吃橘子。
他哼哼唧唧地点点头。
颜栎不由嗤笑,“我听说物理组开大会呢,真是…唉,你们呐,这才哪儿到哪儿,还没上高三呢,等到高三才知道箭在弦上。”
明端和撇撇嘴,又剥了一个橘子,拎着橘子皮问他“小桔灯怎么做来着?”
颜栎一下给他打落。
“闲心不少。下节自习你回不回去了?”
“不想回去。”
明端和本以为自己说完会招来一顿打,却不想颜栎点点头,从一摞书中抽了张卷子。
“我要去开会,随你罢。这是学校奥赛班的卷子,你有时间做做看。”
颜栎拿着本去楼上开会,明端和就把他的椅子拽过来,又从他笔筒里抽了支笔。说起来,颜栎的笔大半都是明端和用完的。他抬头看看表,正掐算着时间。门口传来“笃笃”两声。
还是宋洛阳。
他笑眯眯地走过来。
明端和才想告诉他颜栎去开会了,他却已经开口说道。
“我是来还书的,不找颜栎老师。”他把一本牛皮纸包着的书放在书架上,却没立刻走。他回身看了一眼明端和。
“同学你是颜栎老师班的学生吧,我看见你好几次了呢。”
“是。”
“我是奥赛班宋洛阳,你好。”
“你好。”
“我要回去喽,再见。”
宋洛阳笑着摆了摆手。
明端和以后才知道,当时他为什么没有问自己的名字。可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就像你知道这个镇子今天会下雨,明天也会下雨,可你仍旧是不知道后天,会不会是一个好天气。
-
明端和撑了柄伞,站在巷口。他身后是已经燃起炊烟的的小巷,家家户户的门板前都吊着个灯泡,昏暗的灯光连成一片。他常常这样做。在一天之中最空荡的时候在巷口站站,认识一下自己要过一辈子的镇子。它时或巧笑倩兮,时或梨花带雨,他都见过。
附近传来打斗声。
明端和以为自己听错了,怔了一下。那是一条很窄的巷子,四个学生模样的男孩纠缠在一起。他原本想退回去报警,可那一瞬他看见了宋洛阳。
就在前几天,明端和把奥赛班的卷子做完交给了颜栎。
“还行,”颜栎笑着揉了一把明端和的头发,“还算是我教出来的。”
“当然。”
“这张卷最高分是奥赛班的宋洛阳,你俩只差了一道大题。很不错了。”
一道大题十四分。
明端和是正正经经的理科生,偏理,尤其偏数学。颜栎这样说,他不乐意了。
“十四分还少么?”
“我们一般排名次,就算是在奥赛班,也经常把宋洛阳排除在外。他的分数从来都高的离谱。”颜栎笑道,“我也不得不承认,人生来是有天赋这回事的。”
明端和抿嘴。
“天赋还不是要建立在努力之上。”
“我不否定努力啊,你别曲解我。不过他呀,真的是个例外…”
明端和现在看着宋洛阳狼狈地应付着其他三个人,想起颜栎提起他时的感慨。
临近人家的灯泡被风吹得在晃。
没有人看见明端和做了什么。
-
“你最后救了他?”坐在明端和对面的青年把目光从窗外的漫天大雪中收回来,想了想,话还是问了出口。
明端和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才高一,奥赛班还没有开始真正的运作。我当时觉得颜栎对宋洛阳的能力夸大其词,很不甘心。可到了今天我才明白颜栎对他的评价有多准确。他是一个背弃的前行者。他走的路,一直都不是我们能看得见的。”
青年嗤笑。
“你至于这么捧他么?奥赛班的体制很残忍,宋洛阳能走到最后一步我很意外,也很佩服。他很厉害,这我承认。但正是因为他能将这条光荣荆棘路走到底,我才要说,他也不过如此。他们奥赛组都是几年十几年的高强度训练,他也不过是和每个人一样机械而反复地在无止境的比赛中挣扎。他也只是比那些全军覆没的小组成员,多了点儿运气。”
明端和看了他一眼。
“最开始,我也以为宋洛阳,只是比别人幸运而已。”
可是他错了。
他低估了宋洛阳,所以最后付出了代价。
困成狗。
我想把宋洛阳一口气讲完。
今天可能会二更,不过会很晚了。
反正也没有人喽。
我弄点儿别的。
刚才被安利去看《布兰登堡之舞》,才看个小开头就难过的要炸了。
虐点不要太低。
自说自话,有人看见就算我安利。
继续浪。
{3}
“谢谢。”宋洛阳接过明端和递来的杯子,喝了一口。
一个小时前,明端和从后面砸晕了一个人,然后拽着宋洛阳跑了半个镇子。
“你不回家没关系么?”
明端和把纱布和剪刀收拾起来,抬头看了一眼笑到肚子痛的宋洛阳。宋洛阳却丝毫不在意,他歪了歪头,没说话。但他的眼睛却一直停留在明端和的身上。无论他在做什么。
明端和很不自在,所以他决定赶人。
“我和你差不多,家里人不常在。”宋洛阳懒散地揉了揉肩,“你不问问我怎么惹上他们的么?”
明端和很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收拾。宋洛阳却又抿着嘴笑起来,欠了欠身仔仔细细地打量他——就好像他是什么不得了的珍稀。
“救了我你后悔么?”
“没什么好后悔的。”
“可我后悔。”
明端和“啪”地把药瓶扔在桌子上,站起身来,一指门口,“那请你出去。”
宋洛阳不动,只是盯着他看。
“我真后悔。”
明端和遇见他这几次,他都是一副无赖流氓性子,唯独这一次。宋洛阳的表情那么认真,认真到令他感觉错过了这一次,就再也不会见到了。可等到宋洛阳已经走出很远了,明端和仍旧没有反应过来。他心里乱得厉害。而当他时隔多年再回首这一幕时,只可恨自己没有把握住这稍纵即逝的瞬间。
再让明端和回去那个时候,他宁可吞刀片也不会再去救宋洛阳。
死了才干净。
-
“喂喂,”颜栎戳了戳睡在他的桌子上的明端和,小心翼翼地俯下身,“考试结束了。”
他悠悠醒转,听见这句话实在绷不住,乐出了声,“老师你能再幼稚点儿么?拿这句话哄我?”
“你呀,”颜栎怒其不争地拍了他一巴掌,“整日在我这里的时间比在班级都多。你还不如来替我上课呢。”
“抢人饭碗是要被戳脊梁的。”
明端和很少在班级里待着,他下了课就来颜栎的办公室,上课再回去。班级里人尽皆知,同学间说他什么,他也知道。无外乎是说他仗着颜栎就看不起人。可他只是太累了,疲于应付。可其实,在这所学校,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颜栎从前不许他,可渐渐也放任了,甚至还给了明端和一把钥匙。明端和一部分书放在家里,一部分书就放在颜栎办公室的书架上。
他这时候看见了上次宋洛阳拿过来的书——牛皮纸包着的——搁在书架上,怔了一下。颜栎却已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我这几年的讲义。”他走过去把书抽了出来,外面包装显然是新的,里面却很旧了。
明端和点点头,心里却很好奇,宋洛阳借这个做什么。奥赛班和普通班不同,他们的机会很窄,所以都是小班授课。说起来,颜栎也不过是宋洛阳的数学老师之一。普通班的讲义他自然是用不到的。
明端和张了张嘴,一阵短促而尖锐的上课铃声却打断了他的话。
颜栎拍了拍他肩膀,把他推走。
“赶紧回去上课,你要是再敢逃课,看我怎么收拾你。”
-
青年神色不明地笑了一下。
“我们当时只知道你和颜老师关系近,却不知道已经到这个地步。”
“我把颜栎当师长尊敬,却也同朋友般交心。我敬佩他,尊重他,却并不畏惧他。”
青年沉默。
明端和就自己说下去,“所以你一定很奇怪,我后来为什么那么对颜栎?可那孽不是我造的,我不能担这个责任。”
茶叶在滚烫的水中浮沉,他却毫不留情地盖上盖子。
“这才只是个开头而已。故事还很长。你要问的这些,我都会讲明白。”
最开始只是想鼓捣出一个师生文而已。
然后有一天翻《爆裂鼓手》的影评,就看到这句话:但烈火是你点的,你说你要烧一座山。山我没有烧成,故事构架却出来了。
越写会越残酷,趁着还正常的时候,我再唠叨一次。
hhh
晚安。
{4}
“端和,出去一趟。”
自习课,苏米从后排悄悄溜过来,蹲在明端和旁边,拽了拽他的袖子。
连绵多日的雨,终于在临近期末的这几天,停了。停的不是时候,却又勉强算件不多得的好事。高一从这个时候截止,明端和只有苏米一个朋友。的确再没有比之前这一年更压抑的日子了。明端和推开窗户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没意思透了。”
苏米垂头丧气地坐在屋子中央的地上。两个人从教室出来后,就一头钻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空置房间。它可能是预备教室,角落里堆着桌椅。造型扭曲。
“什么是有意思?什么是没意思?”明端和靠着窗台随口问他。
苏米偏过头去,笑。
“你就很没意思。但我不是只要拧上发条就会动一辈子的玩偶,咿咿呀呀。”
“你找我出来不是为了说这个的吧。”
“对。我想出来透透气。”苏米站起来,走到明端和的旁边,“今天天气很好。真的很好。”
他抿了抿嘴,没再说话。
苏米撑着窗台向外看。
整个学校的自习课,整个学校的昏昏欲睡。
苏米从一开始就和明端和不同,但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会被彼此吸引的。苏米是骨子里刻着的反叛,明端和是一眼能看透的潭水。苏米带着刺,也带着与生俱来的天赋——他能敏感地感知周围的人的喜怒哀乐。
而这些,明端和统统没有。
所以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这样划分彼此的。可只有等到明端和离开那个镇子后,他才明白——苏米的激情背后,是靡颓。
“回去吧,下节课是颜老师。”苏米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扯明端和的袖子。
他却已经半偎着窗户睡着了。
苏米惊呆了地眨眨眼,抬手把窗户关上,然后也不再动了。他陪着明端和站到下课铃响起。虚度的时光显得很奢侈,可是他俩都心甘情愿。
-
“我下节课去教研,你把作业写黑板上吧。”颜栎从笔筒里翻出一张纸条,递给明端和。
他接过来,却还没等看一眼,就被人抽走了。
“老师我来还书。”宋洛阳一边把书递给颜栎,一边拿着那张纸条在看。看完了,随手再还回去,“你们作业真多。颜栎老师剥削。”
“你们认识了啊?”颜栎没接茬,只是有些惊奇地看了看他。
“当然,”宋洛阳挑眉,一抬胳膊揽住了明端和,“他是我救命恩人。”
明端和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推开他,退后一步。他刚才留意了一下,宋洛阳来还的书,还是那本包着书皮的讲义。他理了理领口,很冷淡地说“只是遇见过一次。”
颜栎看了看他俩,没点破。倒是宋洛阳竟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仍旧站在一旁笑。他看了看表,走过去拽明端和,“快上课了,颜栎老师。我们先走了。”
宋洛阳的力气大到明端和挣不开。他一路被带到走廊,才收回胳膊来。
“你想干什么?”
“快上课了。提醒你一下而已。”
-
“我们那个时候,哪里能见到这么大的雪。”明端和很感慨。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裹挟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吹到玻璃上,然后不知去向。
青年一直低着头听着,他现在也一动不动,好像一尊沉默着的雕塑。
“你继续讲吧。”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潇湘溪苑 最新文章
【原创】帝师(师生)
【原创】师尊徒弟的那些事(古剑奇谭二同人
【原创】苏宅记事(琅琊榜同人,苏流,蔺流
【原创】一引懂进退,苦乐都跟随(琅琊榜,
【原创】小黑屋(梅长苏飞流)
【原创】娶你为妻(攻挨打,小受温柔腹黑)
【原创】琴殇  新人(处女作)。。。
【原创】古风,严重虐身虐心,微SM,后妈来
【联合】我家的少爷
【原创】父爱不迟 (原贴:不能“惯”着你)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9-08 14:29:19  更:2021-09-08 20:40:57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