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瓶邪 -> 勼盘 瓶邪 架空哨向强强 -> 正文阅读

[瓶邪]勼盘 瓶邪 架空哨向强强[第1页]

作者:盗亦谦磁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一楼敬三叔

旧文重修 第三次修文 哈哈
 
非我亲眼所见,皆是虚妄之景。
 
暖铁!文咧
 
章一,风满楼




张起灵啧了声,侧腰避过年轻人直逼要 害的拳掌。拳带起的罡 风将张起灵的外套带了起来,年轻人反手扯住他的衣角,生扯着向后,张起灵无奈之下甩掉外套金蝉脱壳。年轻人丢开风衣,衣服占据了张起灵大半的视线,张起灵凭借经验连退多步,果不其然他从衣服后面横 撞来,攻的招招狠 辣,皆是不要命的杀 招,不但疯而且 贱。张起灵步步退让,每次出手只欲活 擒。一时间超S级别的黑暗哨兵和一个疑似目标任务的S级哨兵打的不分伯仲。
很快,年轻人半蹲半跪着将张起灵摁到墙角,手掌压在张起灵脖子上面,掌心抵着他的喉结,几乎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伤害,而张起灵的手指搭在他脖颈上,只要一用力,就能让他的脉搏消失。
还没有等到张起灵下力,年轻人往后偏了偏,眼神暗了下去,居然干脆利落的卸了力,像是失去了知觉。这种视觉上的失重感一闪而逝,年轻人很快撑住了自己,他站起来,视线落在了靠在墙上的张起灵身上。
张起灵看见他的眼睛里面盛了星星点点的光。
张起灵盯着他的眼睛,魔怔般的,想起来黎簇录音笔里面最后说的那句话:里面掺着希望,才最是绝望。
那人眨巴了下眼睛,迷迷蒙蒙的,而后他像醒悟过来,脸色微变。伸手在张起灵面前,张起灵没有反应,于是年轻人斟酌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对不起,你站的起来吗?”
在他开口的同时,张起灵站了起来,轻轻摇了摇头。
年轻人笑笑,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
张起灵默不作声的打量他,刻意释放了一点信息素。黑暗哨兵的信息素具有强大的攻击性,此举相当于在表面身份。年轻人啧了一声,神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张起灵有些惊讶的发现,对方的企图非常明显,他还想和自己干一架,而且想干掉自己。
“我想问你个问题,这个问题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希望你能够回答。”年轻人的声音有些发干,他不给拒绝的机会,直接问道:“我是你的任务目标吗?”
张起灵迟疑了一下,最后他缓缓的点了点头。年轻人的眼睛一下子红了,他笑起来,“他们终究不肯放过我。”
“我所做的一切在你面前可能都是飞蛾扑火般的不自量力,但是我不能和你走,我宁可死也不要再回去。”
年轻人的声音有细微的颤抖,但是他说的极其坚定。他攻上来的时候张起灵没有躲,他任着那人把自己压回地上,然后捏住他的后颈一提,两人的身 位直接掉反。张起灵按住人,他对现状不能理解。他看着年轻人,问了一个问题。他的语气淡淡的,问题本质和现状却没有联系。
他问:“你是谁。”
话题的转变显然让年轻人有些懵逼。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什么?”
接着他又小心翼翼的抛出另一个话题:“你不是……实验室的人?”
看到张起灵摇头后,年轻人长舒了一口气,喷出来的气息沾到张起灵手上,依旧是闻不出是哨兵还是向导。那人挠了挠头,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哥,我误会了。”张起灵没有回答,从地上爬起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冲摊在地上的年轻人伸出了手。
“唔,谢谢。”年轻人搭住他的手,突然想到什么,道“我叫吴邪,口天吴,邪门的邪。”
“张起灵。”
“嘶…你这名字拗口,我就叫你小哥好了。”吴邪道,眉眼自然而然的柔和下来,眼尾如同一道墨晕开,温润如白玉
张起灵没什么反应,吴邪就当他默认了,只在暗地里面吐槽这黑暗哨兵真他 娘 的是个闷油瓶子。
两个人稍微合计了一下,这间房子原本就没有什么摆设,可谓家徒四壁,偏偏没有屋顶,又将落雨,好歹要找个避雨的地方先凑合一晚上。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前后走着,天上就打起了雷,云层里面电光闪动,风吹起来,空气里面出现了雨星子。
见此,张起灵往吴邪那边退了一下,顺手捞起来他的手腕,道“走快点。”
张起灵带着吴邪跑了几步,吴邪停住不动了,他犹豫了一下:“小哥我们最好是在雨林外围扎根,深处的毒蛇什么也多。”他这话语刚落,雨就下来了,真正的滂沱大雨,砸到身上像鞭子似的,直抽的人站不起来。吴邪猝不及防,显然没有想到这里的雨来势这么猛,几乎被砸趴下。张起灵啧了一声,像提小鸡仔一样把吴邪提到一个树枝虬结起来的避雨处。道:“先待这休息。”
就刚才张起灵的反应吴邪大概就知道对方的丛林生存经验比自己丰富,他乖巧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就睡了。
张起灵盯着他看了一会,也随之阖眼。
雨声不知道响了多久。
惊雷乍起,随之而降的第二道闪电轰明了整个峡谷,张起灵毫无征兆的睁开眼睛,雨已经停了,凭借哨兵被强化过的五感,张起灵清楚的看见地面附近笼着一层紫雾,雾的颜色诡异,在惨白的光线下缓慢蠕动。光线瞬间消失,他不由得啧了一声,当即拽住吴邪的领子,往树上窜。
吴邪在颠簸中醒了,他开始挣扎,用手臂接触树干,示意可以放开他他自己能爬。
很快他如了愿,张起灵一松手,他的脚踝就被挂住了,人被拉的一个踉跄。
“操!”吴邪手往脚上摸了一下,就狠狠的爆了句粗口。单凭触感,是蛇。“张起灵你 他 娘 的爬快点!下面有蛇!”
吴邪伸手去扯掉蛇,然后手脚并用往上面爬,吴邪从来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向导有这等潜力。他居然在爬树上面天赋异禀,追上了张起灵。
张起灵瞥了他一眼,整个头皮一下麻了,他眉毛皱起来,动作也停了。
“吴邪,停着。”
“你看你的手臂。”
吴邪依言照做,他看了一眼,脚一下子就软了。那是一只通体火红的蛇,头顶还顶着一顶鸡冠,成年哨兵的手腕粗细,它此时盘在自己的手臂上面,不多不少五圈,蛇头正冲着自己。“小哥,这是野鸡脖子。”
吴邪默了一默,“树冠上面还挂着这些蛇,你最开始为什么往上面跑?”
“有瘴气。”
雨林里参天大树层层叠叠,前有毒蛇后有瘴气,时间似乎被无限拉长,而空间却似在不断压缩,直压抑的人喘不过气,吴邪尽量在不惊动野鸡脖子的情况下翻身到树枝干上面:“小哥,你看它这么久也没有攻击我,估计对我没什么兴趣,你要不看着先跑,我稍后跟上?”
张起灵没回答,悄无声息凑了上来,出手快如闪电,然而野鸡脖子更快,冲着张起灵的手咬去,它张开的嘴里面露出两根细长的毒牙,毒液滴在树上,腐蚀出了一个坑。吴邪匆忙之下伸手挡住了野鸡脖子,野鸡脖子的牙刚咬进吴邪的皮肤,它的竖瞳变得更加细长,竟然有些犹豫不决的意味。张起灵凌空一捏,捏住蛇头把蛇扯下来,一拧三百六十度。
吴邪眼神有些散,张起灵晃了他一下。
“不对小哥,这件事情不对。”
就在张起灵捏断那只野鸡脖子的头的时候,树上炸开来一般响起来铺天盖地的咯咯声,同时树干上面有窸窸窣窣的异动。
吴邪的眉毛蹙起来:“等等,等等等等,让我捋一下。”
张起灵握住背在背上的古刀刀柄。他的刀已经出鞘,又在挨到一只接近的野鸡脖子的时候堪堪停住。
它怨 毒的黄色眼睛转向自己。
“它不攻击我。”吴邪的声音传过来,张起灵看见吴邪手上又缠上了一条蛇。
张起灵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吴邪靠过来,“大部分的蛇不攻击我。”张起灵不语,在遇到吴邪之后发生的事情都有些匪夷所思,他的经验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
“这种蛇很毒。”张起灵突然开口。他的视线又转到蛇身上:“你刚刚被咬了,为什么没事?”
张起灵看到吴邪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僵硬,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带了点玩味。
 

 
来了
 
章二、命相蘸
然而玩味好像也只是张起灵的错觉,吴邪停下了脚步,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有些无奈的笑出了声:“可能真的如你所见吧,也许这蛇对我没什么伤害,我也不知道。”
张起灵的神色变得凝重,他看着吴邪慢慢退回树干上,向野鸡脖子群靠近,眉头不由得蹙起来。
吴邪靠在树上,捏着缠在手臂上的蛇的头,狠狠的弹了一下。那只野鸡脖子猝不及防,窜飞出去,像个人一样立在吴邪眼前,鸡冠抖动,发出了不详且高昂的咯咯声。张起灵看见吴邪乜了自己一眼,嘴唇开合了几下。显然是没有发出声音。
张起灵读懂了,吴邪问的是“你敢信我吗?”
那只野鸡脖子头扬了起来,冲吴邪吐着信子。吴邪有些抖,他手心流了汗,冰凉黏腻,和蛇一样。吴邪有些自嘲的想,谁会相信深山老林里面一个一上来就和你打架的人呢。张起灵啧了一声。随即吴邪感觉到喉头一紧,本能拿手挡在前面,身体却向后倒去,吴邪余光中是茂密碧绿的树叶,在不断向前移动。视线的中心是那只红色的野鸡脖子,它立着,没有追过来。
吴邪侧了侧头,有些不可置信的:“你……”
一个字节后两人之间再度开启了沉默模式,片刻,吴邪叹了口气,眉眼弯弯的,却是笑了。他道:“对不起小哥,你的猜疑是正确的。”
“我知道。”张起灵头也没回,语气淡淡的。
“那你……”吴邪的眼睛瞪大了,他脚步一岔,被带了个踉跄。
“你在发抖,你想求生。”
张起灵的回答有些牛头不对马嘴,吴邪很神奇的听懂了:因为他想求生,所以他来救了。他并没有相信自己。这场戏剧真的表演得拙劣极了。
唯一能换取信任的不是欺诈蛮骗。
吴邪挣开张起灵的手:“别跑了。这里是我创造的幻境,那些蛇没有实际伤害意义。”
“确切来说,那是我的精神体。”
闻言,张起灵停下来,抱着双肩靠在树干上看着吴邪。这是一个戒备的姿势,坦白多少还是有点好处的,至少现在这个黑暗哨兵也不藏着对自己的戒备了。吴邪想到。
“你可以不相信,这是我能说的实情了。”吴邪道。张起灵没回答,一副放空的样子。但是吴邪知道他多少是能听进去一点,所以他没有停止叙述。
“我患有人 格 分 裂,像我这种精神级别的向导,有这种精神疾病就是一个炸 弹般的存在,危险性,社会破坏性,现在丧尸满城,偏逢乱世,我不知道塔会不会选择将我看做合法公民,因此我通过我的朋友获得了一些药物,来隐瞒自己向导的身份。
“而我的朋友背叛了我,她向他们公司指明了我的存在。
“他们公司、也就是我称为实验室的地方。实验室刻意引诱出了另一个我, 那个我的表现应该很让他们满意,因为他们开始抑制我、试图消灭我。
“后来,我假装配合他们的一次军 事 演 习,啊,插个题外话,也就是这次,我明白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军 事 价值,他们想要发起 战 争,他们想要独立出去。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接着我第一次看见了另一个我,他说他叫关根。
“关根说他不愿意受限于人,他在计划出 逃,问我能不能配合。因为我是主人格,对身体的掌握处于主导地位。经过商议,他教了我一些近身搏击技巧,并且让我适应向导的身份。
“第一次计划很成功,我逃到了长沙塔。然而好景不长…”吴邪顿了顿,“实验室的一位成员找上了我,我没有在有关我的研究项目里面见到过他,于是我信了他,他带我去吃饭,然后敲晕了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回到了我逃出来的起点。
“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才再次找到机会。”
“很抱歉用这种方式试探你的虚实。”吴邪隔着张起灵一段距离坐下,头往后仰,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
张起灵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很慢的开了口:“你的问题在哪里查出来的。”
吴邪一怔,他睁开眼睛视线向着张起灵:“我不知道。”
“我记不起来了。”吴邪手指按在太阳穴上面,用力到几乎在发颤。“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的声音骤然变调,竟然有些要使劲用力才能发出声音来的意味。
吴邪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头,嘶哑声音咆哮着,他慢慢的蜷缩起来,头深埋在双臂中,发出无助的悲鸣。活像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目光澄明,无悲无喜。
一只野鸡脖子探头在张起灵眼前,四目相对,那只蛇冲他龇了龇牙,似乎不满他把自己主人搞崩溃的情况。张起灵不由觉得好笑,伸手把它拽了下来,那蛇一扭,盘在他了手臂上。
张起灵:……
吴邪的失控愈演愈烈,手上的青筋清晰的绷出来,整个人都在颤抖,他的神识逐渐混沌,一种随着呼吸一起起伏的疼痛蔓延在胸口,压抑的他吐不出气。吴邪将额头抵在膝盖上,茫茫然的睁着双眼,而他双目几不能视物,像是蒙了一层浓厚的血雾。
倏然,一爪子按上了他曲起的膝盖,逼迫他伸直腿,吴邪皱着眉看过去,没等他看清什么,那团不明物质就强硬的挤进了他的怀里。脑袋搭他肩膀上,两只爪子扒拉在他锁骨的地方。
这是一个极其蛮横的拥抱。他被堵着的气突然通畅了。
吴邪闻到空气中浓重且富有攻击性的哨兵信息素气息,很显然这是张起灵的精神体。他有些疲惫的阖上眼,抬手揽在那只四不像的腰背上。既然精神体的行为都是其主人内心想法的外化,那他回抱张起灵的精神体张起灵肯定不会介意。吴邪闭着眼睛,如是想到,终于放松下来。那只四不像带着些许安抚的意味,在他脖颈处蹭了蹭
莫约一根烟的时间,吴邪缓了过来,他依旧懒着没有起来,开口就是很重的鼻音,显出一点南方人的温软:“小哥、谢谢……你也睡一觉好了,醒了就出去了。”
张起灵撩起眼皮,不咸不淡的往吴邪这里瞥了一眼。
“啊?”吴邪疑惑,这他\吗是什么意思,片刻又顿悟:“我和你一样,我在我自己的幻境里面。”
张起灵没有问题了,他干脆的坐下,闭上眼睛。
张起灵眠浅,醒的快。他再次睁眼的时候自己还在那个屋子里面,离他两步的距离就是吴邪。原来他在靠近的时候
就已经中招了。张起灵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吴邪、或者说是关根,他的水太深。
张起灵的头开始痛起来。一双手按在他的太阳穴上面,他对上吴邪的眼眸。那片刻似乎翻涌起怒海的潮声,吴邪的眼睛亮了亮,最后复归于沉寂。
他说:好久不见。
很久以后张起灵回忆起这一幕,总会觉得心尖处一疼。
 
好,它又吞我,反正也没什么人,我就开摆了
 
dd
 
为什么不更了啊啊啊啊啊!楼主你知道这文有多好看吗!你写成这样就不怕我三百六十度旋转跪地下求婚?
 



To be confirmed
 
??
 
来了
 
章三 丧尸潮(上)
两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张起灵刚卸了右臂不方便打猎,就拿出两袋压缩饼干和吴邪分了。
吴邪啃着饼干,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小哥我和你说个事情。”
“我是S级别的向导,相比普通向导,我对于外界的感知能力更强。可能和传闻中的异能有关,我能对非哨兵向导的其他生物进行部分的干预。”
“在你来之前我就感觉到了,那些活死人最近很燥动。”
张起灵若有所思的看着吴邪,S级别的向导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吴邪真正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没有人知道。
“你走会出事。”张起灵说话的语调淡淡的,同时这不是一个疑问句,他像陈述一件事实一样。
“…是。我感觉得到他们对能量的渴望。他们渴望分食我,在你来之后,他们也渴望吞噬你。”
“吴邪,你很强。”张起灵低垂了目光道。
闻言,吴邪笑了笑,他抬头看见张起灵靠近他,冲他伸出手,下意识愣了一下:“什么?”最后张起灵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他把吴邪嘴角的饼干屑蹭掉了,再拿了块布擦干净自己的手。吴邪目瞪口呆,手指压在自己唇角,满眼不可置信。
“小哥……你是不是有点洁癖?”
张起灵没说话,示意吴邪继续说。
“我总觉得他们不会放过我们,尤其是我,这是一场硬仗。”
“不会出事。”
“…小哥我感觉你精神波动有点大,你需要梳理吗?”
按理说张起灵是SSS级的黑暗哨兵,不需要向导以及向导提供的帮助。
“不用。”
张起灵想起自己卸下右臂的缘由,那时他好像燃烧的一团火,渴 望宣 泄、占 有,是结 合 热。
他好像对面前的顶级向导有非 分 之想。张起灵食指和拇指并在一起轻轻摩挲着,吴邪的嘴唇摸起来很软,他刚刚居然萌生了亲下去的冲动。
他比他自己想象的更需要这个向导。
这需要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
.
临近天黑,张起灵的手臂痊愈,两人凑一块研究战术。
“吴邪,你用刀。”张起灵把自己随身带的黑金匕首递给吴邪,接着道“尽量割 喉。”
“嗯?”吴邪拿过匕首挽了个漂亮的刀花:“不让我用精神攻击对吗?”
张起灵点了点头,像是用完了今天说话字数,瓶盖扣紧了,吴邪怎么拧都开不了。
末了吴邪叹了声,“希望你明天可以理我一下。”
张起灵把背包里面的东西都腾出来,他偏好是冷兵器,唯一一把枪是崭新的,没有划痕定期上油保养的很好,他失忆的时候就一直带身上。张起灵想了下,把枪、子弹、卫星电话还有部分口粮都留给吴邪。
吴邪啧啧称奇:“不喜欢用热兵器的哨兵原来真的存在啊。”
.
初更,两人向西宁进发。
夜刚擦黑,连日的雨歇下,空气中便开始有了腐臭味道。国道上堆积着风尘,显得颓糜陈旧。
沿着国道行车,莫约开了一天两页,两人已经接近西宁城郊了,这个时候车的汽油用完了。
吴邪跟着张起灵下了车,才走一两步,吴邪皱眉:“来了。”
张起灵迅速反应过来,“往东,找加油站。”
“然后呢?”
没等吴邪继续发问,张起灵已经甩开了吴邪的手,向身后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的丧尸攻去,黑金古刀出鞘,发出破空的声响。
吴邪一边跑一边侧身补枪,一时没留意脚下,被路上的石子绊了一下险些失去平衡,很多时候危机刚好就出现在大意的小段时间内。
吴邪抬手时侧面蹿上来的丧尸已经朝他扑来,他反手换匕首,却是来不及了,吴邪本能的闭上眼睛,而他没等到受伤,只听见刀剑没入血肉之躯的声音。吴邪睁眼就看见张起灵在和二十多个丧尸近身肉搏,他居然在这种关头将手中的武器投掷了过来,生生将这只丧尸钉在地上。
“小哥!”吴邪想也没想把手上的枪 支往张起灵的方向丢过去,向导对力气的掌握没有那么精准,他丢出去的枪离张起灵还有一段距离,突然,被一群丧尸淹没的人腾空飞起,张起灵在空中接住手枪调整好姿势就是几个点射,与此同时吴邪拿着匕首就是几个精准的割喉杀,张起灵一枪射入不远处卡车的油桶,成功引爆卡车,做出一个简易的隔离带。
吴邪回头看张起灵,那边仅张起灵自己站着了。
张起灵的眸子里面映着熊熊燃烧的烈火,他看见向导背着冲天的火光和他对视,嘴角上翘,和他比了个拇指。
然而这一点丧尸就像刚开始游戏时候让玩家打起精神的热身活动,在火光熏天中,张起灵看到黑烟后是成群的丧尸,这点火光在成千上万的丧尸面前那么渺小,却搅起来一场烽火狼烟。
没有时间耽搁,他飞奔过去一手拎起吴邪的后领,一手取回黑金古刀就跑,“小哥他们人太多了,我们这么逃不是办法啊!”
最开始张起灵就没想逃,他想要歼灭它们。
它们觊觎过吴邪。
这让他很不爽。
堂堂黑暗哨兵的占有欲居然浓烈到去和怪物争风吃醋。
“找制高点。”张起灵言简意赅。
吴邪领会他的意思,吴邪也不是省事的主,他对张起灵要搞事情这想法表示绝对赞同,全力支持。
“哎,小哥你等等。”
吴邪的身体素质比一般向导强,但是归根结底他还是个向导,他和哨兵不一样,没有被强化的五感,没办法一个人单挑一群丧尸。
所以他在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 警 察 局 的时候当机立断地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张起灵。
他们两人身上的枪 械不够。
早在吴邪十七八岁玩恐怖游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的一切恐惧都来源于火力不足。
张起灵想玩大的,很巧,吴邪想奉陪到底。
车已经废掉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怎么到达警 察 局内部获取补给并将那些火药带到高楼供他们打消耗战?吴邪想得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靠人力运输。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尽可能吸引多的丧尸为张起灵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运 输 枪 械。
当然这是一场豪赌。
如果警 察 局里没有补给,离张起灵太远将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精神攻击对丧尸并没有作用,除非精神控制。
吴邪也很明白,张起灵事先提醒他不要用精神攻击,这是为了避过一些势力的耳目。S级别的向导是能让高层疯狂的存在。S级别向导的存在如果曝光,在乱世之中更会掀起惊涛骇浪。眼看离 警 察 局越来越近,吴邪挣开张起灵示意他自己能跑,张起灵没有多想便依了他。
“小哥!”吴邪冲张起灵快速地喊道:“楼顶等我!”
张起灵用余光瞄到熟悉的黑金色闪了一下,他几乎瞬间就懂了吴邪想做什么,他又需要自己做什么。
他顿悟的那个瞬间,并没有任何的害怕情绪掺和在里面,他居然一点不担心吴邪的安全会受到威胁,这种信任也是那么自然的,他就像相信太阳第二天还是会从东边升起一样相信吴邪有保全自己的能力。
不管环境有多么的恶劣。
另一边的吴邪干脆利落地在手臂上割了一道口子。血液能吸引丧尸,血液里面的向导素更能吸引丧尸。他听着身后丧尸嘶吼的声音越来越大,它们的脚步声越来越重,只在心里默念着:闷油瓶子你可别让我栽在这条阴沟里啊。
张起灵的效率很高,一方面是吴邪在外面帮他分 散 火 力,一方面他自身顶级哨兵狠厉的杀意驱赶,他畅通无阻地进入了警 察局。他没有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军 火 库,发丘指顶着锁孔,生生是将那个锁眼拆了下来。
完好的 防 盗 保 护一定有价值。张起灵毫不意外能看到满满一房间的枪 械。
这里面居然配有 9 5 - 1 式。
不过想来也不奇怪,毕竟青海塔是丧尸病毒起源的地方,在还有 政 府 管理的时候就往这里 遣 派 了多次军 队。
吴邪之前对他下的一个判断很正确。
张起灵是一个不喜欢用热 武 器的哨兵,而不是不会用热 兵 器的哨兵。
他收拾 军 械的姿态异常熟练。有些重 武 器一整个又占空间又不方便携带,张起灵就直接拆分了带上。
时间紧迫,他只准备来这一次。能带上的要尽可能的带上。
张起灵洗劫完离开的时候身体处于负重一千九百八十斤的状态下。这是他体重的将近二十倍。
另一边的吴邪已经把自己逼到了极限。
向导的优势本来就不在体力,尽管他的身体素质在向导中已经不算弱了,吴邪喘的厉害,脚步却一点也不敢放慢,
灼热干燥的空气灌进他的肺部,只让他觉得口鼻之间充满了沙砾,一呼一吸都是一抽一抽地泛着疼。手臂上面刚割
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吴邪生怕向导素的味道淡了,这些丧尸转移注意力,于是反手又在手臂上面来了一刀。
鲜血疯狂地涌出,一时间缺氧带来的晕厥感和失血过度的眩晕感叠加在一起,吴邪甚至不由自主得开始对自己下暗示。
在暗示之中他恍恍惚惚感觉这一幕似乎发生过。好像关根也带着他这样跑过。
这点时间还不够。吴邪摇了摇头,摆脱那一点往事的纠葛,从迷糊中挣扎出一丝清明。
吴邪已经尽力地在用脑子和这群怪物打游击了。
无奈他对地形是在不够熟悉,游击战的第一步就崩了个七七八八。
骤然,吴邪感到肩部一沉,有什么东西搭了上来。
 
顶??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瓶邪 最新文章
[原创] 僵死之日 (生子,略重口)
如果这都不算爱(小虐、生子)
暮山顶,流湖下。 『武林教主瓶X魔教教主邪
family(生子,无h)
瓶邪(绝对的!)新人= =HE。。(长短未定)
《携手同生》接盗八 瓶邪黑花 半架空 HE
瓶邪吧首期吧刊——《十年》
阑尾和智齿(老张暗恋 |现实励志向泼妇骂街
《此人已占》(瓶邪,校园风,he)
《张爷,请自重》(cp瓶邪 |半空架 |重生 |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2-05-31 21:23:08  更:2022-05-31 21:48:17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