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旧巷笙歌 -> 【原创】雾散尽拥抱你 m |f -> 正文阅读

[旧巷笙歌]【原创】雾散尽拥抱你 m |f[第1页]

作者:heihenana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标题与正文无关,脑洞大,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

 
引子
异空间第一千六百年,祸乱爆发,傀怪肆虐,为了拯救整个E星,人类发明了一种药剂,以激发人体机能,获取足以对抗傀怪的自然力,只是注射了此类药剂的人只有极少数能够存活过二十岁,而成功的人却可世世代代拥有特殊的能力……
  异次元第二千六百年,人类与傀怪的斗争早在七百年前就以人类的胜利告终,幸存者们在苏、江、蒋三大家族的带领下,逐步恢复元气,安逸的生活却使部分人类逐渐忘记了千年前血与泪的抗争,迷失在权利的争斗中。
 
第一章 苏醒
这里是……
好黑,
我要向哪里走?
嘀嗒——
突如其来的水滴声拉回了我的思绪
嘀嗒——
又是一阵水滴声,脚下的平地瞬间崩塌,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下坠,最终跌落至水中。水漫过我的身体,窒息感、恐惧潮水般侵袭了我的意识。
这次,真的要死了吗?
“!”
躺在床上的女孩忽的睁开了双眼,急促地呼吸着,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这是在哪儿,女孩转动精致的双眸细细打量着整个房间,旋转木马样式的水晶灯,淡粉色的帷幔,洁白的墙壁,温馨可爱又尽显奢华。
女孩慢慢起身,敲了敲昏沉的脑袋,她好像睡了很久,久到她似乎失去了所有记忆。
她尝试着站起身,却不曾想刚刚触及到光滑洁白的大理石瓷砖,便脚下一软摔倒在地,膝盖磕到地面传来钝钝的痛感。
女孩不禁皱眉,为什么她的腿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咔嗒!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男人,约莫二十出头,留着一头简洁的短发,一双眼睛如同浩瀚星海,右耳戴着一只精致的十字形耳坠,温润如玉。
他就是A城三大家族之首,苏家的长子,苏忆焕。
应当是被刚刚的动静惊到,苏忆焕看到眼前的场景难掩眼中的欣喜,他快速走上前将女孩抱到床边坐好,目光触及到女孩膝盖上淡淡的淤青,轻轻摸着女孩的头,心疼道:“小丫头,摔疼了吧。”
女孩看着苏忆焕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是谁?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女孩刚想开口询问,却发现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她试着皱着眉咳嗽了两声,还是没办法说一句话。
苏忆焕拿出药膏轻轻擦在女孩的膝盖上,似是知道女孩的疑惑,柔声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女孩点点头。
“我叫苏忆焕,是你的哥哥,你的名字是苏忆安,是我们苏家最小的女儿,你还有一个二哥叫苏忆璨,一个姐姐叫苏忆眠。我们的父亲是苏家的家主苏铭。”
苏忆安?苏家?女孩依旧有些迷惑,脑海里搜寻不到一点关于这个的记忆。
“你生了一场病,已经昏睡了三个月了。”
原来是这样,昏睡了这么久,难怪腿上使不上一点力气。
“我们先叫医生过来检查检查,好不好?”
苏忆安乖巧地点点头,回想着刚刚苏忆焕的话,总感觉还是少了一些什么。
苏忆焕叫了医生过来,顺带通知了家里的其他人。
不过两分钟,沈承泽匆匆赶来。
“小安安醒啦,”沈承泽笑着摸摸苏忆安的头,“让表哥看看我们的小安安恢复的怎么样了。”
沈承泽仔细检查了苏忆安的身体,对苏忆焕说到:“目前看来恢复的还不错,只是昏睡了那么长时间,一时半会四肢可能适应不了,所以才使不上力气,再过一个星期应该就可以彻底恢复了。”
这时,苏忆安突然扯住沈承泽的衣角,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小安安别担心,表哥知道你说不了话,没关系,小安安乖乖听话吃药,好好补充营养,一个星期之后就可以说话啦。”
苏忆安乖巧地点了点头。
沈承泽又叮嘱了一些调养的细节便离开了。
苏忆焕单手将苏忆安抱起来,带着她在苏家庄园上下转了一圈,介绍着苏家上下,很快便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此时,苏铭一行人也赶了回来。
苏铭一进门便看到了苏忆焕怀里如同瓷娃娃一般乖巧可爱的小女孩,苏铭从苏忆焕怀里接过小丫头。
“哎哟,我的小宝贝,快来给奶奶看看。”还没等苏铭自我介绍,苏老夫人便抢先过来。
“好孩子,真是受苦了。”老夫人一边摸着苏忆安的头,一边热泪盈眶。
苏忆安看着眼前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一家人很快吃完饭,许是沉睡了太久,才苏醒半日就十分疲惫,苏忆安再次睡了过去。
 

 
欢迎大家提建议哦
 
ddd
 
第三章 恢复记忆
又是几天过去,苏忆安的嗓子也可以正常说话了。这天,沈承泽再次来检查苏忆安的恢复情况。
  “小丫头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我可提醒你,恢复记忆只是时间问题,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沈承泽避开苏忆安,单独和苏忆焕说道。
  苏忆焕皱紧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我会保护好她,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了。”
  他未尝不想现在就将蒋家苍河的那群爪牙碾成粉末,只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他看着苏忆安瘦弱的身形,八九岁的年纪个头却比同龄的孩子要矮上一截。
  他的小妹妹本该是在苏家娇生惯养长大的明珠,本该像同龄的孩子一样活泼开朗。却被家族权利的斗争毁去了一切。
  “哥哥。”苏忆安清脆稚嫩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苏忆焕的思绪。
  苏忆焕上前抱起小姑娘,“怎么了,小家伙?”
  苏忆安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趴在了苏忆焕的怀里。
  小丫头真是越发粘着自己了。苏忆焕想着。
  “安安这几天乖乖治病这么棒,哥哥给安安一个奖励,宝贝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呢?”苏忆焕捏捏小姑娘的脸说道。
  苏忆安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
  “那哥哥带你出去逛逛好不好?”
  小姑娘听到出去两个字眼睛突然亮了,醒来这么些天,都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呢。
  苏忆焕看着小姑娘可爱的样子轻声笑了笑,随后吩咐管家备车,抱着小姑凉去主城区游玩。
  外貌气质出众的兄妹俩总是惹眼的,路人关注的目光使小姑娘有些不安起来。
  苏忆焕拍着小姑娘的背轻声哄着,示意保镖散开越聚越多的人群。
  “小家伙,这个喜欢吗?”苏忆焕晃了晃手中的小兔子毛绒玩具,玩偶上两颗红宝石镶嵌的眼睛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苏忆安盯了好一会儿,郑重地点头说道:“要。”
  “拿着吧。”苏忆焕轻笑了一声,摸摸小姑娘的头。
  这时,不远处的人群中似是有些蹊跷。
  苏忆安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忽的看见了一个侧目笑着的女人,明明没有看清她的脸,一股寒意却从内而外侵袭了苏忆安的身体。
  苏忆安顿时浑身僵硬,手中的玩偶也不经意掉落下来。
  苏忆焕也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目光一凛,那个女人却消失不见了。
  “安安别怕,哥哥在呢,我们回家。”苏忆焕抱紧了怀里的小人,用斗篷盖在小姑娘身上,遮住了小姑娘的视线。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我会这么害怕她?苏忆安反反复复在脑海里回想着那一张侧脸。
  晚上,苏忆焕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是一只银手镯,他将手镯戴在苏忆安的手腕上,并叮嘱道:“这个手镯是哥哥送你的礼物,安安可要好好保管,不可以摘下来哦。”
  这个镯子好像有一些不一样。
  苏忆安摸摸自己手腕的镯子,点了点头。
  深夜,苏忆安突然从梦中惊醒,竟然有一只紫色的蝴蝶从窗外飞了进来,飞到了苏忆安眼前。
  苏忆安看着蝴蝶,仿佛魔怔了一般,指甲触及蝴蝶,那一瞬间,蝴蝶化作黑色的气息钻进了她的脑子里。
  过去的记忆翻江倒海般一一涌现出来,伴随着剧烈的头痛,苏忆安全部都记起来了。
  原来她是被蒋家掳走的,蒋荀在她刚出生时,便将她扔进了苍河。
  那些人在她身上实验了成百上千的药剂,在她身上下了每月都会发作的剧毒,刺激她的大脑,将她训练成苍河人人可欺的奴隶,更让她去盗取苏家识域的机密。
  痛苦几乎占据了她的大脑,如今的她虽然没有了苍河毒药的桎梏,可仅凭她一人无法整个苍河。
  况且那里面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第四章 营救
  糟了!十三!
  想他活命,今夜北荒,不见不散。
  苏忆安的脑海里骤然浮现出这一段话。
  十三是和她同生共死的战友,如果没有他,她可能早就死在暗无天日的苍河了。
  要马上去救他!苏忆安立刻起身,又忽地犹豫了一下,摘下手腕上的镯子后,只身前往北荒。
  以自然力凝聚出的冰鸟载着苏忆安到达北荒。
  北荒,就像名字中所说的那样,满目荒芜。
  这里曾是千年前人类与傀怪战斗的古战场,这里充满了傀怪的亡灵,是A城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还没等苏忆安落地,无数的亡灵如同被指挥了一般,一齐攻了过来。
  苏忆安一边应付着源源不断的亡灵,一边快速前进,寻找十三的下落。
  终于在北荒的最中央,她看到了被绑在刑架上血肉模糊的十三,而在上方,正是白日里的那个女人,蒋子琦,蒋荀的养女。
  “不愧曾是苍河最得力的狗,来得可真快啊。”女人浓妆艳抹,声音好似可以魅惑一切。
  “放了他。”苏忆安冷冷地说道。
  “哈哈…”女人讥笑道,“好啊,那你可接好了!”
  说罢,便讲刑架上的十三丢了过来,“十三!”苏忆安稳稳地接住了他,唤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不对!
  “十三”忽然间向苏忆安发起了进攻,透过他凌乱的头发,苏忆安看见了一双空洞涣散的眼睛。
  他被控制了!
  “十三”的进攻越发狠戾,二人的实力本不相上下,可是苏忆安怎么可能会对他动手。
  渐渐地,苏忆安有些支撑不住了,她一遍又一遍唤着眼前人的名字,可是依旧毫无用处。
  “十三!”苏忆安被逼到死角,无路可退,“十三”掐住了她的脖子,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苏忆安被拎到了半空中,一滴眼泪落在了“十三”的手上。
  他猛地松开手,跪倒在地,面色痛苦。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救援的声音,苏忆焕及时赶了过来,苏忆安看见了哥哥的身影,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来得倒是及时。”蒋子琦轻蔑地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了半空中。
  “安安!”苏忆焕派人控制住了“十三”,焦急地查看苏忆安的情况,好在除了脖子上的青紫,没有受其他伤。
  过去的事全部都记起来了吗。苏忆焕这样想着,看来得加快剿灭苍河的进度了。
  
 
第五 以身犯险
  第二天,苏忆安再次从梦魇中醒来,看见了守在一旁的苏忆焕。
  “醒了?”依旧是温柔的语调,眼底的乌青难掩他的疲惫。
  苏忆安昏睡时一直紧皱着眉头,说着胡话,睡的很不安稳。
  “哥哥!”苏忆安忽地坐起来,小手抓着苏忆焕的胳膊。
  苏忆焕将小姑娘抱坐在自己腿上,安抚道:“别担心,小丫头,他现在正在治伤,哥哥知道他是安安很重要的人,他会没事的。”
  苏忆安听闻,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来。
  “安安已经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了?”苏忆焕柔声询问着。
  “嗯。”怀里的小姑娘点点头。
  “那安安可不可以告诉哥哥,他是谁?”
  苏忆安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苏忆焕,语气平淡,说出的经历却狠狠揪住了苏忆焕的心。
  如果不是有心发现女孩血液里独有的剧毒是苍河其他杀手没有的,他如果没有深究,有可能在那一天,自己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哥哥,他现在在哪里,我可以去看看他吗?”苏忆安问道。
  “他伤的很重,等他稍微恢复些,哥哥再带安安去看他好吗?哥哥答应你,一定会治好他。”
  “好。”小姑娘轻轻应了一声。
  “所以安安昨夜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去北荒,就是去救他的?”
  “嗯嗯,苍河的人告诉我,如果我不去,他们就会杀了他。”此时的小姑娘即便是在哥哥怀里,也难掩语气中的慌张与害怕。
  “那安安为什么不告诉哥哥呢?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有没有想过哥哥会有多担心?”苏忆焕的语气依旧温柔,却不难听出其中夹杂的丝丝怒意。
  “我。。。”小姑娘没有再说话,她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如果哥哥没有及时找到你,后果会是如何?”
  苏忆焕不敢想,如果他昨晚晚到一步,可能现在在他面前的,就是小姑娘冰冷的尸体。
  “还有,哥哥晚上是不是才叮嘱的安安,手镯不许摘下来?”苏忆焕拿起床头的手镯示意道。
  “是。”小姑娘点点头。
  “安安知道了手镯里有定位装置,所以偷偷跑出去的时候选择把它摘下来了,对吗?”
  小姑娘再次点点头。
  “安安,我是你的什么?”苏忆焕转过小孩的脸,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说道。
  “哥哥。”苏忆安有些迷茫。
  “小丫头,你是我的妹妹,是苏家的女儿,哥哥知道你过去过的很苦,所以安安总是习惯了一个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安安不是一个人,你有哥哥姐姐,有爸爸,你是我们重要的家人,我们是你可以依靠的人,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听了哥哥的话,苏忆安心里忽然有些酸酸的感觉,又好像是什么被融化了。
  “现在告诉哥哥,自己错哪儿了?”空气仿佛突然凝固了,苏忆焕带着不可置否的语气,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说道。
  “我不应该自己深夜一个人偷偷跑去北荒。”
  “嗯,这是其一;”
  “我不应该把手镯摘下来。”
  “这是其二;”
  “我不应该……”小姑娘犹犹豫豫,不知道要如何说出这一条。
  “不应该不告诉家人,自己独自面对危险,将自己置身险境。这是其三。”
  
  
  
  
 

 
友友们,我先停更两天,准备期末考试啦
 
今天考完最后一门,凉的透透的
 
第6章 江家
  苏忆焕好不容易将小姑娘哄睡着,起身去了识域。
  他看着浸泡在药液中的“十三”,皱眉思索着什么。
  此时,沈承泽走了过来,说道:“他的身体,与当时的安安一般无二,从年龄各方面看,很有可能就是江家十几年前意外失踪的孩子。”
  江家的孩子,他是之词的弟弟吗。这孩子代号十三,安安是十四,还真是凑巧。
  “算算时间,小丫头已经醒了吧。”沈承泽问道。
  “嗯,收拾了一顿,哄了一会又睡下了。”苏忆焕轻描淡写地说着。
  沈承泽:。。。
  “你还真下得去手。”沈承泽白了他一眼,随后去了苏家,趁小姑娘睡得正沉,悄悄看了看她身后的伤。
  只见那两团肉肉红肿一片,隐隐约约可见红色的指印。
  看着小孩眼角还有未消去的泪痕,沈承泽叹了一口气,轻轻地又为小姑娘上了一层药。虽说还是很心疼,可也看得出来苏忆焕还是没舍得下重手。
  想到之前苏忆璨曾被苏忆焕用藤条抽到三天下不了地,再看看这个小丫头,苏忆焕果然更疼妹妹一些。
  而苏忆焕就倚靠在一旁,暖色调的灯光照在他身上,衬得整个人温润如玉,真是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会揍人的哥哥。
  “哥哥。”苏忆安迷迷糊糊地唤了一声。
  苏忆焕忙走上去,将沈承泽赶到一边,摸着女孩的头,柔声道:“醒了吗?小家伙。”
  “嗯嗯。”小姑娘揉揉眼睛道。
  “小屁股还疼不疼了?”
  苏忆安摇摇头,爬了起来。
  苏忆焕抱起小姑娘,刻意避开伤处,“哥哥一会儿带宝贝去一个姐姐家玩好不好?”
  “姐姐?”
  “是十三的姐姐哦。”
  原来十三和自己一样,也是有家人的。
  苏忆焕看着小姑娘惊讶的眼神,解释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十三的名字叫江之霁。”
 
江宅
  “是什么风竟然把苏大少吹过来了?”江之词款款走下楼梯,水波纹样式蓬松浓密的头发垂到腰身,精致的妆容加上干练的黑白色女式西服,彰显得气场越发强大。
  谁能想到三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如今掌权的竟是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女人。
  江家八年前突发变故,老家主江谨华与家主夫人温苑在一场意外中双双离世,年仅四岁的二儿子江之霁也在这场意外中失踪。
  其他家族无不觊觎着三大家族的地位,企图趁机取而代之,江家的几个旁系也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
  却不曾想,当时年仅十六岁的江家长女江之词,以雷霆手段将那些家族旁系镇压下来,这才稳住了原本将倾的江家。
  “这个小丫头?”江之词诧异地看着苏忆焕怀里的小人儿。
  “安安,这是之词姐姐。”
  “之词姐姐好。”苏忆安乖巧地问了一声好。
  “哟,原来是你家的小丫头找回来了。”江之词抬手揉了揉苏忆安的头发,示意来人坐下,“璃儿那丫头在自己房间呢。”
  “安安先去找璃儿玩可以吗?哥哥要和姐姐商量一些事情。”
  苏忆安也知道这种场合自己不适合留下,便去楼上找江之璃。
  “嗯,不仅我家的找到了,你家的我也找到了。”苏忆焕说道。
  “我家的?你说你找到了霁儿?”江之词半信半疑。
  “现在正在识域疗伤,可以确定,当年的事,都是苍河蒋家的手笔。”苏忆焕一贯温润的语气透着森森寒意。
  “呵呵,”江之词怒极反笑,“他蒋荀真是嫌命长。”
  “江大小姐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此次前来是为什么事。”
  “呵,怎么,你告诉我当年的真相,我就要顺着你的意?”
  苏忆焕笑而不语。
  “还是说,苏少这是要拿我江家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作筹码,”江之词眸色一凛,“以此来要挟我?”
  “自然不是,”面对质问,苏忆焕面不改色道,“江之霁与安安在苍河是生死之交,我怎么会为难你们江家。只是他蒋家确实不能再留了。”
  江之词靠坐在椅子上,一手托腮,一手有节奏地轻敲扶手,微眯着眼静静听苏忆焕说着。
  “蒋家居三大家族之二,我苏家虽能与之抗衡,可真要斗起来,难免损伤自身,我们两家对蒋家同样深恶痛绝,为何不联手呢?”
  “那我为什么不能在一旁看着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是吗?”
  “呵,”苏忆焕笑了笑,“蒋家既掳走江家独子近十年,江大小姐又为何觉得,江家可以不被卷入这场斗争呢?”
  “对了,江之霁的状况你还没有看过吧。”苏忆焕抬手点开腕上的手环,一道光屏显现出来,画面中正是识域的中心实验室,只见江之霁悬浮在药液中央,全身上下插满了针管,全身上下布满了触目惊心的疤痕。
  见此画面,江之词的手竟微微颤抖起来。
  “我想当年江叔与江姨的意外,与蒋荀也脱不了干系。”
  一番话说完,江之词忽的沉默了,唇色似是有些发白。
  “此事江大小姐可再思虑思虑。”
  说完,苏忆焕起身准备带上苏忆安离开。
  “江家同意,与你苏家联盟。”江之词开口说道,“在不损害江家的前提下,只要需要,江家的势力任你差遣。”
  “我要他蒋荀死无葬身之地。”
  “好。不会让江家失望的。”
 
第七章 宴会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苏忆安回到苏家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江之霁也已经痊愈回到了江家。
  这天,苏忆安被早早叫醒,正睡眼迷离着,苏忆焕抱着她洗漱好后,便唤来了一大批人为苏忆安梳妆打扮。
  是A城也算强盛的程家为自家的女儿举办庆生宴,向苏家递来了帖子。
  这种场合本不用苏忆焕亲自前去,但考虑到应该带小丫头多出去看看,便亲身应下了。
  即便是这样中等家族的宴会,既然参加了,该有的规格一样也不能少,总不能让外人看轻了他家的小姑凉,更何况这是小丫头第一次在这种场合露面。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盛装打扮的苏忆安出现在苏忆焕眼前。
  只见眼前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红色的小礼服裙,微卷的头发刚刚超过肩膀,左侧编着一个细小的鱼骨辫,用红色的珍珠玫瑰发卡别在耳后。
  作为第一家族苏家的幼女,苏忆安是真正的小公主。
  “打扮好了我们就出发吧,我的小公主。”苏忆焕温柔地揉了揉苏忆安的头发,俯身抱起了小姑凉。
  程家自是没想到苏家大少爷竟然会亲自到场,程家主看到苏忆焕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对着苏忆焕好一番阿谀奉承。
  苏家家大业大,哪怕是掉下来一块残渣,对他们程家而言,也是极大的恩惠。
  苏忆焕不想让小姑凉看到太多这样的面孔。
  “小丫头,自己在这乖乖待着,不要乱跑,不要随便和别人走,哥哥一会就来接你,听话。”苏忆焕叮嘱了两句,随后便单独与程家商讨别的事了。
  漂亮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在哪都是很惹眼的,很快,苏忆安身边就围满了人。
  宾客们纷纷议论着这个眼前的女孩,一身装扮一看就价值不菲,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千金。
  原本该是宴会焦点的程家大小姐程雨薇此刻看着被簇拥着的苏忆安,不由得握紧了双手。
  “这是哪家的丫头,这么不懂规矩。”程雨薇身旁的女孩说道。
  “可不是吗,看那样子,八成是哪个不入流的小家族的,也敢在薇薇的生日会上出风头,我看啊,给我们薇薇提鞋都不配。”又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说道。
  听着众人的话,程雨薇脸色愈发难看。
  “薇薇,咱们得给她点教训。”众人提议到。
  “是得给她点颜色瞧瞧。”她唤来一旁的佣人,在其耳边说了些什么。
  “这位小姐,我家大小姐请您过去参加茶会。”那佣人走到苏忆安旁边说道。
  程家的人没事邀请我干什么?苏忆安正疑惑,想了想还是过去了。
  “你是哪个家族的丫头,真是没家教,见了我们也不知道行礼问好?”
  苏忆安刚一进门就听到了几人尖酸刻薄的话。
  原来是找自己麻烦的。
  见状,苏忆安也不恼,当做没听见,径直走到一旁坐下。
  “我说让你行礼问好,你是聋了吗?果真是不入流的小家族,这么不懂规矩,那就由我们亲自教教你好了。”
  说罢,那人便走上前来拽住苏忆安。
  要是轻易就被这种柔弱的千金小姐抓住,那当时在苍河的那些虐打也是白挨了。
  苏忆安一个侧身轻轻松松躲了过去。
  “要是不欢迎我,我不来就是,这么大费周章的把我叫过来,你们真是闲得慌。”苏忆安冷冷说道。
  “还挺会躲,给我抓住她!”几个身强体壮的女佣听到命令便要上前抓人。
  苏忆安刚想出去,却才发觉门早就锁了起来。
  看来程雨薇是要死缠着不放了。
  苏忆安刚准备动手反击,却忽的犹豫了。
  如果和她们动手,会给哥哥带来麻烦的吧。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旧巷笙歌 最新文章
【原创】这个校霸不太霸?(M.M)
【原创】实践约到前男友
【原创】雾散尽拥抱你 m |f
【原创】为我的莽撞自罚三十
【原创】《将错就错》(mm)
【原创】哥不喜欢坏孩子 M|M
【原创】成王败寇
【原创】正解 (年下 mm)
【纪实】老公被我掰进圈之后的日子
【原创】桃衣传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2-06-23 14:48:42  更:2022-06-23 15:17:12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