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旧巷笙歌 -> 【原创】《将错就错》(mm) -> 正文阅读

[旧巷笙歌]【原创】《将错就错》(mm)[第1页]

作者:BIGBANGVlPGD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小白文笔,随便写写。
度娘给我原来那个帖子一锅端了,我真的会谢。

 
第一章
S市的夏季一直以人间火炉著称,烈烈的骄阳无差别地炙烤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连空气都因为炎热变得模糊起来。
在这样的魔鬼天气里,季景深从来都会选择躲在寝室里,开空调盖棉被,再教唆老实去上课的室友帮他带上午饭和冷饮。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顶着烫人的温度,去上一节时间安排完全不合理的早课。
“我不理解为什么大夏天要安排十点多的早课,真的不怕晒死人吗?”季景深甩锅甩的无比娴熟,完全忘记了自己早八起不来、晚课打王者的事实。
骂人有助于身心健康,靠着骂人吊着一口气的他终于撑着已经快要蒸发的灵魂,走到了上课的教室。
“诶,你快过来!早就帮你占好座位了,第三排,哥们对你好吧!”吕一看到站在门口满脸发红,好像整个人都要热到立地西去的季景深后,朝他喊到。
季景深闻言一改菜色,立刻颠着步子朝座位奔去。
“行啊你,真不愧是我寝的学霸男神,早点来教室自习就是能占到一个好位置。”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从来不吝赞美。
季景深坐了下来,朝讲台上看了看,像是在调试着自己的视角,他歪了几下身子,确定好每个视角都能够看到讲台处的细节,这才安静下来。
他把这节课要用的分析材料拿了出来,心里十分美滋滋:“在这里一定能好好欣赏我家穆老师的绝世美貌。”
吕一见状不由啧啧称奇:“穆老师作为我们S大的金牌教授,别人占座是为了听讲学知识,你占座是为了获得最佳观赏位。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你懂什么,穆老师的长相和气质就决定了他是我的天菜!”
“是啊,就是性向和性癖不和。”
季景深闻言蔫了下来。
是的,他季景深不仅是个天生小受,还是一名sp爱好者。
Sp是指spanking,顾名思义,他喜欢打屁股,具体而言,是被人打屁股。季景深向来对自己无比宽容,所以当他在初中无意间闯入黄色网站开蒙后,就欣慰地接受了自己这与旁人的小小不同。
上了大学后,还认识了志同道合的室友吕一,季景深几乎对老天感恩戴德。
直到他遇到了穆修则,传闻中的S大金牌教授。
拜托!世界上怎么能有那么对他胃口的人!
季景深为色所迷,某天不过脑子借着问问题的名义,想着大家都是学心理的,为人包容,直接向穆老师打听他对sp的看法。
然后他得到了来自穆老师的惊讶的眼神,和整整48个学时的“结构化编程”选修课。
穆老师以为sp是“结构化编程”的简称。
往事不堪回首,季景深其实内心里还是比较感激穆老师不知道sp的含义的。
毕竟谁也受不了这么大的社死。
季景深故作宽容地原谅了自己好基友的无理,等待着穆老师的到来。
望夫石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季景深的穆老师便走进了教室,带着清风和热浪。
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为他像是神祗一般的脸上染上了一丝儒雅的气息,原本应该凌厉的鹰眸也因为他周身的气质显得温柔起来,像是隐匿在森林里的湖泊,随时都接纳着每一个弱小生灵的影子。
挺立的衬衫下是结实的臂膀,他的手掌宽厚而有力,在捏起粉笔时,甚至能够隐隐看到皮肤下的青筋。
季景深不由地联想到这双手掌将自己压在膝上,并向自己的臀部挥去的情景。穆老师一定会完美地控制着力量,他会为那两团肉染上最娇嫩新鲜的颜色,即使再可怜的颤抖和呻吟也不会影响他的判断。
穆老师会赐予他该有的疼痛和欢喜。
白日做梦也是梦。班长的点名彻底将季景深从逐渐变态的边缘拉了回来。
三节课毕,和穆老师的周三相遇额度已满。就在进度条快要到头时,季景深立刻蹭了过去,准备和穆老师进行最后的告别:“穆老师,你刚才说自我展露是建立亲密关系的最常用、最有效的方法。那么自我展露够多,亲密关系便能一定建立起来吗?”
穆修则看向站在讲台下,单手勾着桌边、细细看向他的小人,说道:“自我展露虽然是建立亲密关系的有效办法,但是自我展露也遵循相互性规范,如果双方有一人忽略了自我展露的逐渐式过程,没有顾忌对方的边界感,会使他人害怕和退缩,从而对人际关系的建立和发展造阻碍。”
季景深:感觉有被内涵到。
听到季景深讷讷地一声“噢”后,穆修则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他之前在听到自家学生问自己懂不懂sp时,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作为圈中有名的主,他可以准确地感知到季景深的小心思。但他也是一名老师,做人该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对自己学生下手这件事,穆修则扪心自问自己是做不来的。
望向季景深明显落寞了许多的身影,穆修则摇了摇头,只希望他保护好自己才行。
吕一看着自己损友往下撇的嘴唇,肯定得知他碰了爱情的壁。
当然了,这份单相思掺杂了大量的见色起意。
吕一摸了摸季景深毛茸茸的脑袋,像是对待一只小绵羊,说道:“没事儿啊,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咱们群里要主一大堆,你老是强迫人家清风朗月般的人民教师干啥。”
季景深缓缓抬头,眼神里透露着坚定的光芒:“不,吕一,你不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吕一:……得了吧,你就是馋人家身子。
 
第二章
经历了上次一事,又联想到季景深之前口不择言向穆老师打听对sp的看法,吕一实在不愿好友继续荼毒人民好教师,这几天没少劝季景深弃暗投明。
季景深倒好,直接眨着他那双水灵灵的、像是小鹿一般的眼睛,对吕一嗫嚅道:“可是我是颜狗诶。”
吕一无语:没想到你还挺了解自己的。
还能怎样?自己的朋友自己帮衬着呗,吕一这几天一直留意群里的动态,看看有什么帅哥能入季景深的法眼。
可怜一代S大学霸沦落为皮条客,吕一为自己掬了一把辛酸泪。
“诶,你看这个怎么样?”
躺在床上的季景深闻言默默转身,只留给吕一一个紧缩在一起的背影。这几天吕一一直让他看一些莫名其妙的图片,像什么握着皮带的手啊、穿着白衬衫还偏偏要解开两个纽扣的无头男性的上半身啊……
季景深表示帅哥是要看整体的,光凭局部是打动不了他的。
吕一见人迟迟没有动静,直接冲到季景深的床边,拍拍床的围栏说:“你看看嘛,这个真的很帅。”
季景深真诚地翻了一个白眼,一边以龟速翻身,一边碎碎念:“能有多帅啊?有一米八吗?有八块腹肌吗?有我们穆老师那样的长睫毛……我靠,这个真的好帅啊!”
季景深立刻坐了起来,将头凑近,伸手将手机从吕一手中夺了过来。
这张照片其实并不清晰,只能看到轮廓,仔细辨认,图片上大概是一个男人慵懒地倚在一片黑影里。
但就是这个男人隐没在黑暗中的身姿,都透露出这个男人的俊秀。他的侧脸线条流畅又锋利,像是世上最负有盛名的雕刻家精心雕琢起来的作品。他的手轻轻按在那高挺的鼻梁上,眼睛微闭,睫毛为他本就不清晰的面庞投下一缕阴影。男人穿着稀松平常的休闲服,但是他宽阔的肩膀将松垮的衣服完美地撑了起来,勾勒出他迷人的线条。
就像桌子上那个酒杯所反射出的蓝光一样,这个男人的荷尔蒙好似也是这般颜色,沉静、优雅、神秘、危险。
“十秒钟,我要这个男人的全部信息。”季景深当机立断,板着小脸朝吕一说道,一派严肃的模样。
吕一:……
得到了联系方式的季景深立刻发送了好友申请,完全看不出这个人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要将穆老师放在心间上。
能让一个颜狗回心转意的方法,就是找一个更加符合他口味的帅哥。
看着自己始乱终弃的好友,吕一感觉自己深刻地掌握了这个道理。
季景深向来都是贼心贼胆兼备的,执行力高但是不过脑子,但脑子的宕机时间又不会延续很长,所以常常会陷入迟来的尴尬和悔意当中。
比如现在。
季景深看着自己微信上的好友申请,后知后觉到自己实在是没有礼貌。
就在他将要撤回的时候,那边已经通过了好友申请。
看着对方简洁的头像,季景深居然悄悄脸红了起来。
他自此之前从来没有加过圈里的陌生人,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奇妙,好像是某座神秘的古堡,终于向自己打开了那张镌刻着华丽、诡谲的浮雕的大门。
聊天屏幕上的字删了又改,改了又删,季景深终于在自己惊颤不已的心跳声中发出了第一则消息:
【你好,我是从朋友那里得知了你的联系方式,听说你也是圈内人,不知你最近有没有实践的打算?如果打扰到你的话,十分抱歉。】
季景深发完消息后便屏息等着对面的回复,过了好一会儿对面才发来消息:
【这个号码是我的工作号码,你加这个这个号吧:********】
季景深愣了一会儿,心中不禁起疑:工作号码还敢乱加?
但一想到那张照片……
没办法,他实在是太好看了!
季景深稍一思量,还是重新加了好友。
而手机那边的穆修则正单手抵着额头,明显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昨天晚上不过是稍微醒一下酒,结果就被自己那损人不利己的师兄偷拍传到了圈群里,还乌龙地将自己用于工作的微信号一同发了过去。
今早起来看到微信好友界面爆炸的消息,穆修则还以为自己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出现了短暂的幻觉。
本来他一直是看到一个回绝一个,结果突然收到了一个备注为:“歌舞社,借话筒”的申请消息。
这个画风清奇的申请未免让穆修则眉头一皱,但他考虑到偶尔有一些同学能够从别的老师那里得到他的联系方式,其中也不乏有加他的时候忘记改备注的。他看了一下那人的定位在S市大学城,便同意了申请。
屏幕上不停闪烁的“正在输入中”无不彰显着对方的小心翼翼,看着对方在无数次欲言又止下发来的消息,穆修则竟生出一种造化弄人的感受。
算了,实践的话,不是自己的学生就行。
看着对方再一次申请通过后发过来的可爱表情包,穆修则叹了口气。
细细聊下去,穆修则觉得对面的人也确实灵巧可爱,得知到对方在S市大学城的商业街创业,穆修则考量了一下,便约定了周六的实践。
季景深看到消息后,既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自己的个人魅力那么大,喜的是憋了五年的他终于有结果啦!
他立刻向吕一分享他的喜悦:“你看!不愧是我,没有男人会不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
吕一闻言立刻从泱泱题海中脱离出来,扭头看向季景深:“真的假的?”
季景深洋洋得意,向吕一展示了他手机界面最末尾的聊天记录。
吕一眯眼看了一会儿,正打算附和一下季景深的心情,对他进行一点小小的追捧,突然就看到了一段不符合自家损友的励志经历:“你啥时候去商业街创业了?我咋不知道?”
季景深丝毫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这我能实话实说嘛?万一他到时候求我不得,来我学校逮我怎么办?再说了,这人设多好哇,青春又励志,我都要被我感动了。”
吕一满脸黑线:你最好瞒得住!
 
第三章
心理学认为,个体的情绪会影响人对时间长短的判断,个体对某件将要发生的事物投入越高的期待,所知觉的时间就越长。
季景深对此领悟的十分透彻,这几天他完全生活在对实践的期待、想象和一丝丝不安之中,竟恍然生出一种只有在上高数课时才能体验到的度日如年的感觉。
不过时间就是时间,在宇宙中还未出现如此概念的时候,它便迈着精确而又冷漠的步伐朝千千万万个未来走去了。
周六如约而至。
季景深背着书包站在与男人约定好的酒店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忽略他藏匿在灰色运动裤下的那双微微打颤的腿的话,季景深给人的印象不可谓不冷静。
他看着早上男人发过来的房间号码,默默咽了一口唾沫,就像是安慰自己干渴的喉咙一般,季景深也在安慰自己那一颗躁动的心。
502号房……
季景深默念着房号,慢慢穿过空旷的酒店大厅、幽暗的电梯、冷清的走廊,到达了目的地。
他慢慢扣响了房门,或许“力的相互作用”也能运用在心理反应上,季景深心想,清脆的敲击好像是敲在他的胸口上,仿佛下一刻打开的也不是房门,而是某种叫做“心扉”的意象。
而门真正打开的时候,这些旖旎的奇思妙想都逃得无影无踪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出现在季景深的眼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会是穆老师啊????
来不及思考,或许是动物“遇到危险就要逃跑”的本能,季景深立刻转身就跑。
但还没等他迈出去一个完整的步伐。季景深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捏住了脖颈抓了回来。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了,季景深一个踉跄被抵在了玄关处,面对着他的,是还将大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并默默盯着他的穆老师。
尴尬、羞耻和害怕瞬间化作一场打着大旋的龙卷风,将季景深紧紧包裹起来。
无形的风似要他的身上划出一道道透明的伤痕,季景深浑身都泛起了红色。
穆修则看着眼前全身都羞红了的小人儿,叹了一口气,像是杀神发了慈悲,终于与他的战俘保持了安全距离。
“等会儿我带你去吃个饭就送你回去。”穆修则拿手稳了稳眼睛,说道。
季景深慢慢从红色状态恢复过来,轻轻问道:“啊?那我们…就不实践了吗?”
穆修则惊讶这个小家伙的心思居然还系在这个上面,颇为哭笑不得:“我从不跟学生实践。”
“那你把我拽进来干嘛?”季景深委屈,小声吐槽道。
穆修则闻言都想直接放弃自己秉持了多年的原则,试问有哪个主能够容忍自己的贝见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逃跑呢?
穆修则凭着多年的修养将此刻想要打人的冲动按了下来,他并不打算跟季景深在此事上多费口舌。
但季景深是谁呀?全宇宙作死第一人!
季景深像是全然忘记了此前让他窒息的威压,又一次挑战起了一位主的威严:“可是我之前问你的时候,你明明就是不知道呀。穆老师,你怎么还骗人呢?”
“呵。”穆修则轻笑一声,凌厉的目光透过镜片直直射向季景深,向来温柔的眼神像是突然卷起了惊涛骇浪,幽静的目光让季景深生出一股不可言喻的惊惶感受。
“sp本身带有一定的性含义,个体追求欲望的满足自然无错。但作为sm的分支,sp在执行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建立起一种支配与服从的不平等关系,进而可能会引起一些个体产生一种超出健康阈值的、控制与依赖的情感体验,新手尤甚。
所以,将这种性//////////爱方式当做沉浸式的角色扮演游戏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这也就意味着将游戏与现实进行区分,是安全体验游戏的前提。
但师生关系在千百年来的伦理道德等要求的影响下,本身就暗藏了某种强弱不均的不平等权利,这也就意味着,若是师生建立起主贝关系,游戏与现实的区别会被削弱。
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因为边界的模糊变成无视他人安全、傲慢地以为自己可以主宰他人命运的魔鬼;那么你能够保证你不会在此影响下,生出消融自我、过度妥协的偏执依恋吗?
景深,某种角度上说,你甚至还是第一次真正地接触它。”
季景深本以为自己会等来一顿削,结果却是来自穆老师的一大段论证,要不是酒店的环境太过醒目,季景深觉得这个男人下一秒就要点开PPT开始讲课了。
“穆老师瞧不起人。”
理性的思考会减弱情绪的弥漫,穆老师身上的可怖气息在刚刚的长篇大论中消解了一些,季景深也重新启动了声带。
“我坚定着呢。”季景深抬起自己秀气的小脸,回应着穆老师的眼神。
没想到穆老师跟我一样自恋诶,还没开始就在怀疑对方会不会对自己动心。季景深的心思向来跳脱,现在它早已与穆修则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各奔东西。
穆修则闻言失笑,想到之前小孩儿直接问他关于sp的看法,倒是觉得他现下的说法也确实可信。
“既然如此,想必你心中已有决定,你还是要继续今天的实践,对吗?这个问题你务必想清楚回答,因为这将是我今天最后一次给予你选择的权利。”
迟来的骇人气势陡然向还仰着脑袋的小人儿侵来,季景深重新战栗起来,迎着巨大的压力,季景深还是点了点头。
“我需要你确切的回答。”清冷的声音似乎隔绝了世间所有的感情,季景深只能从中听到一种冰冷而危险的东西:高高在上的、凌驾于他的自由意识之上的权力。
“我……我要继续今天的实践。”还未真正开始,季景深就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了。
“好。那么现在,把裤子脱//掉,跪下。”
 
第四章一发就吞

 

 
dd
 
服了度娘这个老六
 
你好像对小白文笔有什么误解??请自信点
 
bdd,写的好棒!
 
dd
 
dd
 
dd好棒
 
怎么看啊
 
我从原来的那篇文过来了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旧巷笙歌 最新文章
【原创】这个校霸不太霸?(M.M)
【原创】实践约到前男友
【原创】雾散尽拥抱你 m |f
【原创】为我的莽撞自罚三十
【原创】《将错就错》(mm)
【原创】哥不喜欢坏孩子 M|M
【原创】成王败寇
【原创】正解 (年下 mm)
【纪实】老公被我掰进圈之后的日子
【原创】桃衣传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2-06-23 14:48:42  更:2022-06-23 15:15:35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