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旧巷笙歌 -> 【原创】御宠(mf) -> 正文阅读

[旧巷笙歌]【原创】御宠(mf)[第1页]

作者:瑶心魅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同样也是小故事,两万多字,然后也是好多年前写的,翻电脑翻出来就觉得挺怀念,耗费一个多小时改了改标点跟排版顺便又看了一遍再把一些用词做了改动,希望能有人喜欢,不喜勿喷。
老规矩,一楼镇贴,别吞
 
111
 
第3章 娘家人
晚上,当楚冰躺到床上,有力的胳膊将她一卷搂进怀里:“离爷那么远做什么?又不会吃了你。”带笑的调侃令楚冰又一次红了脸。
她还真怕被对方给吃了,那么高大强壮的身子,修长笔直的腿与自己相贴,一股火热袭击向自己,她会有些害怕,太强势,太霸道,太过于气息浓郁。
楚冰低垂着眼不断缠着睫毛,两手抵在他胸膛,咬着唇瓣呼吸都放轻了。
夜殇绝认为自己真的不能克制了,两年的清心寡欲,他不是圣人,他也有私欲,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已经放下成见与防备,他只想拥有她,爱着她。
“可以吗?”贴着她耳边轻语,鼻尖都是她身体散发而出的清香,令他心神躁动。
楚冰身子有些不受控制的微颤,听到这句话,湿热低磁,睫毛抖动的更厉害:“我…我害怕。”
“不怕,不会疼了,我向你保证。”修长的手指捋了捋她额间的碎发,他知道,那一夜自己让她害怕了,可是面对当初抵触的她,倔强的她,一脸不屑冷傲的她,自己根本无法控制那一刻的愤怒和不安,以至于造成了更糟糕的局面。
楚冰好半天才微微放松身子:“恩。”
这一个回答像是导火索,夜殇绝快速翻身覆在她身上,解了她身上系带,大掌温热厚重,从衣摆探进去,一路摸索摩擦,带着薄茧的手掌在她身上到处点火,引起她一阵战栗。
楚冰一直闭着眼睛,紧绷着身子,可很快,那一股股火热将她融化,不知不觉间人已经瘫软一团,仰着头,露出纤长的脖子,漂亮的锁骨,她此时就像是堕入凡间的天使,妖娆妩媚,一头乌丝铺撒周围。
夜殇绝眸子暗沉如火,发出低沉的喘息,那样的魅惑狂野,性感灼热,三两下将她衣物去除,拉开她双腿盘在腰间,几乎是架着她身子,捧着她雪白臀部,用力挺身进入。
“啊…”即使做好准备,可当那完全超出想象的巨大闯入时,楚冰还是不由绷紧了身子,白着脸尖叫一声。
夜殇绝俯下身,不断地亲着,舔着,两只手更是温柔爱抚,掠过她肌肤每一寸,带给她陌生快感。
她真的太小了,除了两年前新婚夜自己进入过一次,这个身子就还犹如处子般紧致,这种快感几乎要让他疯狂,要让他爆炸。
“乖,马上就好,乖放松,不要怕。”夜殇绝低醇的声音透着沙哑性感,浓烈的情欲烧红了眼,可动作已经小心翼翼下来,他就算想要退出也来不及了,不由一边哄着身下颤抖的人,一边加重了动作。
很快,楚冰从那股撕裂般的疼挣脱,陌生的快感与空虚令她飘香云端,已经不知身在何处,起起伏伏,犹如汪洋中一块浮木不知尽头,下意识的攀上对方肩膀,几乎整个人挂在那精壮的身子上,随着他撞击呜咽出声,猫儿似的嘤咛即绵软又妩媚,是这个夜晚越发火热迷情。
一大早,楚冰醒来身边人已经不在,不由紧张的坐起来,身上又酸又疼差点让她又摔了回去,可一阵干爽证明有人帮自己清理过。
顾不上浑身难受,披上外衣喊人:“青翠…青翠。”
“夫人。”随着她吆喝,门口候着的人立刻出现,几步走过来,“夫人可是要起床?奴婢已经让人备着热水。”
“什么时辰了?”楚冰一脸不悦,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问道。
青翠立刻反应过来她为何这般,笑眯眯的上前,压低声音:“小姐不用怕,姑爷可是走的时候特别交代过,不许打扰小姐休息,任何人都不行,太君那里也是姑爷亲自去交代过的。”青翠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看着小姐彻底接受,两年的疏离解除,再见分局半年的姑爷终于留在了主院,她可是开心的不得了。
听到青翠略显调侃的话,楚冰一张脸红透,咬着唇心里却甜滋滋的,他不管任何时候,哪怕是上辈子自己将他伤害的体无完肤都将自己放在了第一位,小心呵护。更不用说这一辈子,她已经跨出最重要一步。
可还是羞恼他的举动,怎么着也不能不去给太君请安,任由青翠将她扶起来:“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如今是在都统府,不是楚家,八爷怜惜,咱们却不能失了规矩。”楚冰还是淡淡开口。
青翠自然知道主子的顾虑,点了点头:“是,奴婢记住了。”
等楚冰收拾妥当,外面传来通报:“夫人,娘家太太来了,是否可以迎接?”
“快请。”一听娘家太太,那就是娘亲无疑了,楚冰几乎顾不上仪态往外面冲。
带着婆子和一名少年进门的妇人,一席水烟长裙,陪着盘扣短卦,妇人发髻,金玉步摇,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却风韵犹存,身姿妙曼,透着温婉雅致,与出门迎接的楚冰对个正着,此人正是楚家主母苏凉。
“我的儿。”苏凉一见楚冰,红了眼眶,欣喜中加快脚步冲上去,拉住了她的手。
楚冰不由哽咽出声:“娘。”没想到…没想到还有再见的机会,没想到,再见之时,母亲还是如此风貌端庄,艳丽无双,再也不见当初病榻前的颓丧与枯槁,感谢老天,她楚冰这一世定要珍惜一切。
第4章 气走胞弟
“姐姐。”母女二人相拥寒暄,一侧响起稚嫩的声音,楚冰擦了擦眼泪看去,已经拔高的身姿,初现风华的少年,正是她的胞弟楚凌,楚家唯一嫡子,比她小两岁,如今十四。
“是凌哥呀,长高了。”她的弟弟,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看着阳光下冲她笑的天真烂漫,不知世事的弟弟。当初的他在楚家落魄却一事无成,十七本是意气风发,大展拳脚的年纪,只能闲置在家,可他不求上进,依然与那些狐朋狗友花天酒地,她到死都不曾瞑目,她的弟弟为何会成为那样,那是楚家的希望,楚家的未来,可是,彻底毁灭了。
“凌哥最近学问如何?国子监可曾会考了?”楚冰端着茶,带着关心。
楚凌却撇了撇嘴:“就那样呗,会考什么的也是不做准的。”眼睛乱转,压根没讲这种事放在心里。
旁边的苏凉一阵无奈,愁容看向楚冰:“他还能有什么大作为,整日与那些纨绔子弟不是喝酒就是斗鸡,我和你父亲也是真的没辙了。”
楚冰脸色也不太好起来,看着楚凌:“已经十四了,总不能让父亲母亲为你操持一辈子,你将来总要顶起门梁,接手楚家,眼看也该意亲了,至少有个主意。”
“我知道知道,你们不要一见我就拿我说教。”楚凌本来就与楚冰关系不怎么好,总觉得这个姐姐过于清高,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什么都喜欢压他一头,“不要总是说我,你只要少让爹娘担心一分就行了。”最后还是没忍住讽刺道。
楚冰手里的茶杯吧嗒掉在了地上,脸色一片苍白,她承认,两年的时间寒了很多人的心,可自认不曾为难过任何人,最多是自己,还有那个男人。
苏凉一下子怒了,翻身拍了楚凌一巴掌:“放肆,怎么和长姐说话的,还不道歉。”当初,这场婚事是老爷一手促成,他虽然是读书人,可百般欣赏夜殇绝的为人,有胆识,有谋略,在朝堂之上也是稍有的正派作风,战功一身,真正的英雄,所以,当对方提出想要迎娶楚冰这件事,楚燕关几乎没有犹豫答应下来。
即使最后女儿万般不愿,各种闹腾挣扎,作为父亲,一向将女儿捧在手心的楚燕关也是狠了心,打了她板子,那是楚冰从小到大唯一一次挨了父亲的板子,楚燕关心疼的犹如挖肉,可还是认为,夜殇绝是她女儿的良人,待两人相处后自会看到对方的好。
可是,两年的婚姻,两人越走越远,夜殇绝虽然每一次见到楚家夫妇都是尽可能为楚冰说好话,可自己的女儿,做父母的又如何不理解,光从两人从未一起回府,一起出席各种宴会便能看出来,感情并不好,甚至半年前,又传出两人分居的消息,夜家太君甚至有挑选别家贵女的打算,让她惴惴不安,楚燕关甚至悔不当初。
见楚冰脸色极为难看,楚凌心里一阵痛快,心想:让你挑我麻烦,我也不让你好过。
道歉?做梦吧,撇开头如何都不理会自己母亲的说教。
苏凉一阵气恼,可又无可奈何,看向楚冰也不由出言劝解:“夫妻之间多余相互了解迁就,你身为正妻,更要作为表率,男人自尊强,在外面不论如何厉害,到了家也是希望有一个解乏舒坦的时候,你总是这样与姑爷作对,往后吃苦的还是你自己。”她最不放心的还是这个女儿,如今到了这样的局面可如何是好。
楚冰已经整理好心情,不由一笑:“母亲放心,八爷对女儿很好,往日是女儿年纪小不懂事,他也不曾与女儿计较,女儿又如何还能任性骄纵?自然懂得夫为妻纲。”她是真的彻底接受了,她想要好好过日子,生一个孩子,与那个男人携手到老。
苏凉虽然脸上看似欣慰,可心里一点都没有放松:“冰娘,你要听娘的话,不可再任性下去,八爷那样的男子不是好脾气的,一味的迁就你纵容你以实属不易,就算是普通男子早已经失去了耐性,何况是他?见好就收,你至少占着当家主母的位置,以后谁也越不过你去,可若是真的惹恼了他,往后你的日子…”
“哈哈。”谁知道,旁边的楚凌突然一笑,幸灾乐祸的仰着头,“这还用说,姐夫往后一个又一个小妾抬进门,姐姐不受宠,那些小妾还不是翻了天?任何一个都能踩到她头上,这个当家主母也不过是花架子,那就热闹了。”楚凌没少见过这些事,他那些兄弟,哪一个不是左右拥抱,有正妻又如何?自家夫君的宠爱才是正道,那些正妻还不是被小妾整的团团转。
苏凉一张脸彻底黑了,这还是自家的儿子吗?还是她生的吗?而楚冰啪的一声拍着桌子站起来,指着楚凌:“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我还是你长姐吗?有你这样的弟弟吗?哪有亲弟弟等着看自家姐姐的笑话,甚至盼着她落不到好,恨不得她被男人抛弃,孤苦到老?楚凌,我哪里对不起你了,要你如此羞辱?”一张脸憋得通红,眼睛也是一层水雾,她不明白,她自认没有对不起这个弟弟,可是上一辈子如此,这一辈子还是如此,他们是天生的克星吗?
楚凌梗着脖子也站了起来:“是又如何?你又算是个好姐姐吗?我也不是胡说八道,像你这样自恃清高,任何事情看在你眼里都是俗不可耐,迂腐粗鄙,你除了风花雪月,诗词歌赋还知道个屁。你知道男人喜欢什么吗?你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讨厌吗?你除了在我面前趾高气昂,表现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你知道我有多厌恶吗?自以为有了才女之名就有多了不起,到头来还不是连一个男人都守不住。”越说越过分,楚凌激动下说出心底一直不敢说的话,也是豁出去了。
楚冰也失去了理智,虽然他们从小到大不算亲近,可是自己这个做姐姐的没少疼他,可换来了什么。
“楚凌,像你这样不知好歹,纨绔堕落的样子,将来也必定一事无成,受人诟病,一辈子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楚家在你手里也迟早面临毁灭,如果我是你,早就抽了腰带悬梁自尽了,活着都是浪费粮食。”楚冰平日看着再淡定,也不过是十六岁年纪,骨子里还是个孩子。
苏凉听得目瞪口呆,这就是平日温婉乖顺的女儿,怎么说出的话如此毒辣?这就是平日不计事事,对待所有人都是一脸灿笑的儿子?怎么能说出如此戳人心扉的话?
两个人目眦欲裂的对视,楚凌突然出手扫落桌面的茶盏:“我没有你这个姐姐。”
“我还没有你这个弟弟,你***,滚,你这辈子算是完了,楚家有你这样的儿子简直就是灾难,是耻辱,滚出去,***。”楚冰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她到底要怎么做?她到底该怎么做那一场浩劫,那一场毁灭才能避开?然而,眼前的弟弟不过刚出现,就将她打的毫无反手之力。
最后楚凌红着眼,一身颤抖的冲出屋子,拔腿狂奔,嘶吼声到他消失都还能听到,而苏凉扶额,抬头严肃的看着楚冰:“你弟弟即使有再多的不是,他也是楚家嫡子,你言语太过于刻薄。他固然说的不对,可你作为长姐又如何能这般羞辱他。”
等母亲也离开,楚冰瘫在椅子上,捂着脸哭出了声,那样的不知所措,那样的无助彷徨。
“八爷回来了。”
门口一声唱,楚冰已经收拾妥当,可眼睛还是红红的,上前迎接回家的夫君。
“爷。”楚冰恭敬地行了礼。
夜殇绝一挑眉,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恭敬地对待自己了,又看她脸色不太好,眼睛红肿,显然哭过了,眸光一沉,闪过戾气:“怎么了?”上前抓住她的手,与她对视。
“无碍。”楚冰撇开头,一脸倔强。
夜殇绝蹙着眉:“有何是不能告与我的?不是说了吗?以后我们要坦诚相待,任何事都可以商量着来。”不喜欢她的隐瞒,不喜欢她独自委屈。
“可是府中有人给你排编吃了?”说到此,夜殇绝冷硬的五官更加骇人。
楚冰咬着唇低着头:“没有”稍显赌气的再次移开脸,不许他碰。
夜殇绝有些烦躁,强硬的捏着她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楚楚,我的脾气虽然不太好,可是任何事你都要学会尝试与我坦白,我承认是个粗人,可是,只要是你的事,我都会放在心上。”带着茧子的手不断摩擦她脸颊,虽然有些刺疼,可是莫名的舒服。
楚冰抬头,红眼睛瞪着他,心里想着自家弟弟那些话,有些孩子气的哼唧道:“八爷是否要准备抬小妾了?”
夜殇绝本来做好听她诉苦的准备,可突然一句话让他愣了愣神,接着气笑道:“抬小妾?我?你听谁说的?确定是我?”这一连几个质问,都表现了他有多不可思议。
 
不知道会不会被吞,实在是贴吧大佬惹不起,吞了不怪我
 
还是吞了。好无语,水的不能再水还要吞
 
楚冰有些钻牛角尖,挣脱自己的下巴,转身有些气恼道:“八爷不用如此惊讶,妾身身为主母,为夫君抬妾也是理所当然,如果夫君有需要妾身自会秉持大度,要什么样的夫君只管吩咐,妾身定不会有任何怨言。”说着大度,说着不会有怨言,可那一言一字都像是从牙缝挤出来的。
夜殇绝哭笑不得,她不会就是为这个哭的吧?
上前几步,从后面搂住她:“楚楚为何要说出这样让人生气的话,爷从来都不想要什么小妾,只想要你还不懂吗?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楚冰心中不由震撼,心跳加快,男人三妻四妾是常理,夫为妻纲是伦理,她不能拒绝,只能接受,甚至为了表达自己的大度贤惠,还要主动替夫君纳妾,可是,她不愿意,一点都不愿意,上一辈子她可以冷眼看着太君为他抬妾,这一辈子,她只要想一想就会撕心裂肺。
“谁知道你的话可不可信?更何况,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你又是都统大人,将来的女人何其会少,妾身不敢白日做梦。”即使动心,即使震撼,楚冰也强迫自己早日清醒,否则,往后只会万劫不复。
“楚冰。”夜殇绝也不由恼了,他到底要怎么做,这个女人才能彻底打开心扉?两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在迁就,不在纵容,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
一把将她拽过来与自己对视:“不要闹小孩子脾气,你虽然是我的妻,可你若是无理取闹,惹我生气,我会揍你的信不信?”不由板下了脸,既然哄没用,不如用严厉恐吓。
楚冰咬着唇抬头看着他,眼泪凝聚,死死的瞪着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向对眼前人恭敬有加,恪守本分的自己居然抓着他手抬起来,狠狠咬了一口,直到嘴巴里尝到了血腥味才松开,深深的压印冒着血丝。
楚冰愣住了,夜殇绝也愣住了。
楚冰知道闯祸了,立马瓮声瓮气:“不…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夜殇绝也惊讶她的大胆,却不知道是气还是喜。
气的是,身为妻子居然敢跟丈夫动手。喜的事,她已经开始在自己面前展示真实的自己。
楚冰立马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软糯的声音完全不似往日故作老城的清高,十足的孩子气。
夜殇绝心里笑起来,脸上却还严肃着:“知道错了?”负手而立,俯视着她追问。
楚冰看着他这样还有些害怕,低着头搅着袖子:“知…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自己真是疯了,怎么能跟自己夫君动手。
“知道错就好,错了就该罚。”夜殇绝到没发怒,反而淡淡道,牵起她的手往内室走。
楚冰一脸茫然,傻愣愣的跟着,直到进了内室,夜殇绝坐在床沿将她拉着趴在腿上,楚冰还没反应过来这要做什么,可当对方撩起她裙子,扯了她裤子,一阵风吹过,屁股凉飕飕露出来。
“啊…”楚冰一张脸羞臊的通红,手忙脚乱的要去拉裤子,挣扎几下惊呼出声,眼睛变得水汪汪的不知所措。
夜殇绝轻而易举压制住她,扣住她的腰,让她不能有任何动作:“说了你不听话,继续任性我要揍你,趴好了不许动,屁股该不该打?”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景。
上一辈子从未遇到过,即使夜殇绝气狠了也不过是怒斥她几句,甚至会摔东西,却从没有动过手,这…这算什么事?
楚冰有些惴惴不安,趴在夜殇绝腿上,想到自己犹如顽童光着屁股趴在夫君腿上,等着挨打,眼眶一红声音哽咽:“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敢了,八…八爷。”软软的带着哀求
夜殇绝没理会她,只是在她屁股拍了拍:“问你话,该不该打?”态度坚定,显然非打不可。
楚冰无助,抓着他的腿哼哼半天,咬着唇:“该…该打。”
“好,五十下,自己默数着,下次在这般无理取闹,还会打,听到吗?”他发现,楚冰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不能一味的纵容着,特殊的手段也是必要的。
楚冰没想到会有这样遭遇,说不清楚的感觉,有害怕,有羞涩,还有一些安心,半天才点了点头,可很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巴掌毫无征兆落下,声音声音清脆,痛感无法想象。
“啊啊啊…呜呜呜哇。”嚎啕大哭的叫声一触即发,楚冰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一样,挥舞着双手想要挣扎起来,可是被对方大手压了回去,她不曾想到,巴掌打到身上也能如此的疼,比父亲的板子好不到哪里去,只能无助的哭着,喊着,巴掌只打自己左边,先是一麻,接着火辣辣烧灼起来,很快已经感受不到别的,只有火烫麻胀。
夜殇绝也是控制着力度,她还小,屁股虽然又圆又肉却很嫩,一巴掌打下去伴随着噼啪一声,臀肉陷下去弹上来,很快就是一个红肿掌印,之后只能控制着力度,可这样也足够楚冰好受的。
“嗷嗷…嗷嗷哎呦…啊啊啊…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错了…不敢咬…不咬…八爷…八爷求你…啊…啊啊哇呜呜…妾身知错了…啊…呜呜呜。”楚冰没有一次哭的像这次的狼狈,即使面对父亲的板子,也不过是咬牙抽泣。
可此刻,她好疼,也好委屈,毕竟是被自己认为永远会纵容自己,迁就自己的夫君打屁股,火辣辣一片,此时左右屁股蛋都被揍得分不清哪边疼,都是一样的感觉,又麻又辣又涨,像是热油泼上来,她不管怎么哭,对方都沉默的挥动巴掌,噼啪噼啪…满屋子都是巴掌打在屁股上的清脆声,她只能放声大哭,认错求饶。
“啊啊啊…不敢了不敢了…八爷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绕我…呜呜呜妾身知错了…呜呜不是故意…不是故意的,不任性…听话…我听话。”楚冰不知道自己怎么做能让夜殇绝不再打她,只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喊着,身子不住的翻腾扭动,挣扎踢腾,两只脚将床边踏脚踢得碰碰响,屁股高撅着扭来扭去,腰拧成了各种形状都躲不开,白皙的屁股眨眼成了一片鲜红,高高肿起,像是熟透的发糕,皮肉透亮,冒出密密麻麻紫砂。
夜殇绝对着臀腿的位置左右两边换着揍,巴掌声啪啪啪脆响,左边两下,右边两下,打肿了又往下换,一样的手法,速度不慢,力度越来越小。
“呜呜呜,不敢了,我不敢了,呜呜呜…八爷…八爷不要打…妾身不敢了…不是故意疼…嗷嗷哎呦疼疼疼。”楚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想都没想到,两人刚刚和解便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屁股火辣烧麻,一阵阵抽搐肿胀,寸寸皮肤都像是被热烈的火烧烤着,好像有好多的虫子在皮肤底下拱来拱去,像是要钻出来一样,那一巴掌一巴掌像是沁入皮肉,钻进骨头,真的好痛,两条腿失去了力气,只能无力趴伏在他腿上撅着屁股嚎啕大哭,一身狼狈。
五十下,从后腰到大腿根每寸皮肤都招呼到了,收了手,腿上的人还哭的撕心裂肺,听的人心都疼了,夜殇绝不由掏出锦帕帮她擦拭脸颊。
“还敢不敢了?”微微俯身轻声道。
楚冰疼的一脸发白,身子也不住发抖,抓着他衣摆不断摇头,哭声不减,抽搭着抬头看他。
“你比我小,给我尊重是应该的,你又是我的妻,夫为妻纲不用我再教你,你年纪小,我随着你闹,随着你任性也该有个底线,任何事都该适可而止,这次明白了没?若是再无所顾忌的任性撒泼,我会打屁股,重重的打,听到吗?”语气算不上严厉,甚至可以说温柔轻和,但是楚冰却一点都不敢再大意。
不断的点头,脸颊贴着他的腿,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猫儿似得呜咽,听得夜殇绝也彻底心碎了,将人揽起来抱在怀里,像是拖着孩子一般,让她靠在肩膀上。
“好了,乖楚楚不哭了,不打了,不哭了好不好?”一边哄着,一边帮她检查伤处。
听着那犹如哄孩子的口吻,楚冰也确实不好意思了,抿着唇闭上眼睛靠在他肩膀上,整个脸又是一片通红,连耳朵都没躲过。
夜殇绝侧头正好看到,不由哑然失笑,知道害羞就好,不然还真是白打了,亲了亲她耳轮:“一会儿帮你擦药,明天就会消肿,放心,不会有人知道你这小屁股挨了打的。”最后还不忘戏谑的调侃了一句。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请看这里,大号加不然进不去,认真回答问题不然也进不去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加群要用大号,大号,大号,不然进不去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加群要用大号,大号,大号,不然进不去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加群要用大号,大号,大号,不然进不去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加群要用大号,大号,大号,不然进不去
 
关于群,后期会根据群的大小还有活跃度,不定期出小故事,就像雨后星辰或者御宠这样的,同时接受指定题材,有兴趣的伙伴不要错过,前提是,真心喜欢,不接受两面三刀的哈,谢谢
 
再说一次,大号进大号进,小号不要,低于十级都进不去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加群要用大号,大号,大号,不然进不去
 
六三六六七七二零四,加群要用大号,大号,大号,不然进不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旧巷笙歌 最新文章
【原创】这个校霸不太霸?(M.M)
【原创】实践约到前男友
【原创】雾散尽拥抱你 m |f
【原创】为我的莽撞自罚三十
【原创】《将错就错》(mm)
【原创】哥不喜欢坏孩子 M|M
【原创】成王败寇
【原创】正解 (年下 mm)
【纪实】老公被我掰进圈之后的日子
【原创】桃衣传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2-06-23 14:48:42  更:2022-06-23 15:02:56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