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旧巷笙歌 -> 【原创】哥哥 -> 正文阅读

[旧巷笙歌]【原创】哥哥[第1页]

作者:随你K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伪兄弟,重生文。
攻:哥哥,季肖,季式总裁
受:弟弟,季泽,季家养子


 
新人写文,文笔幼稚,欢迎各位看客。
我发现了一个错别字,懒得改了,大家多担待
 
“哥,你回......”
“啪”一个巴掌打到了少年的脸上,“叫我什么,我才离家几年你就变的这么没规矩了?”
“大少爷,我错了。”少年垂下眼眸,双手不安的绞在一起小心翼翼地说道。
“既然我回来了, 以前的规矩就不用多说了吧, 虽然季家收养了你,但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对于这个挡箭牌,季肖向来是没什么耐心的,季氏白手起家发展至今已经庞大到令人不敢轻易冒犯,父亲虽然很早就从黑道中逐渐脱离,但总归有不少仇家,季泽不过是父亲找来的替死鬼而已 ,自己可没什么精力陪他玩兄友弟恭的游戏。
“嘭”子弹透过窗户射中司机的头部,季泽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如纸,慌乱过后保镖有条不紊的解决着外面的杀手,待到一切平静之后,季肖寒着脸下了车,季泽最终也忍不住跑下车蹲在路边干呕了起来,正当他直起身子往回走时,地上一个没死透的杀手悄悄的举起枪向不远处的季肖瞄准。
“小心” “嘭”伴随着一声枪响,季泽把季肖扑在了地上,保镖见状立马向地上没死透的人开了两枪。
鲜血止不住的从季泽口中流出,染脏了季肖的白色西装,“大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着还想要伸手去擦拭上面的血迹 。季肖此时才反应过来,他起身将人半抱在怀中,“小泽,小泽,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他颤抖着握住了少年伸出来的手 ,忽然觉得心里好痛,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了一般 。
“谢谢你把我从孤儿院里带出来给了我一个家,尽管对我很严厉,但还是感谢你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护着你了。”少年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微笑,手缓缓的垂了下去 ,那一刻季肖感觉自己的心脏骤停,为什么少年总是这么善良,即使经历了那么多不公的待遇,尽管那个他称为“家”的地方带给他的只有训斥和鞭打,可他仍依旧心存感激。
距离季泽离开已经过了三个月,季肖深切的体会到了习惯的可怕,他握着男孩的照片难以入眠,从没有想过寡淡至极的酒有一天后劲会发挥的如此强烈。 回想以往,自己带给他的好像从来都只有打骂,少年总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那是他就想撕开少年平静的伪装,看到他痛苦的样子,自己真是个**啊。
 
“呼,呼......”季肖听着耳边传来的粗重的喘息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跪在地上努力调整呼吸的少年瞳孔猛然一缩 ,小泽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还没等自己想清楚,耳边就传来管家的声音“大少爷,小少爷已经知错了,您就饶了他这一回吧。”不难听出其中的关怀之意。若像以往,他一定会变本加厉的责罚跪在地上的人儿,只是现在他心疼还来不及呢。
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出国的前一晚,少年因为高烧还被命令给自己收拾衣物,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水杯而被自己狠狠的用藤条抽打了50下。“起来。”季肖抬起头说到,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重生了,重生在小泽还活着的时候,只是他刚刚升腾起来的喜悦就被眼前的景象压抑了下去,他猛的丢掉了手里的藤条来到男孩的面前,只见男孩浑身颤抖,两只手死死的攥着,压抑着对自己的恐惧说到“大少爷,对不起,我...我会赔的,五十鞭打完了,我...我可以走了吗?”
“走”这个字徒然间刺激到了季肖,他一下子就联想到少年满身是血躺在自己怀里的样子,他死死的抓住少年的肩膀,恶狠狠的说到“不准走,哪里也不许去。”
少年惊恐地看着他,还不待做出下一步反应就晕了过去,季肖瞬间清醒了过来,接住男孩瘦弱的身躯,焦急的对管家说到“快叫顾丞过来。”顾丞是他一个好朋友,尽管人不靠谱,但医术却没的说。
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季泽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连手上的针头都顾不得就要起身离开,他害怕大少爷又要以什么名义来惩罚自己,只是刚一动,后背和臀部的伤就疼的他顷刻间泄了力气跌回床上。
“吱呀”一声,门被从外面打开,看清来人后,季泽慌乱的闭上了眼睛,自欺欺人般的祈祷季肖没有看见自己清醒过来,希望能够逃过一顿责罚。
季肖看着床上少年的动作,把粥碗放到一旁,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男孩的脸,男孩却突然抬起手护住了自己的头部,“少爷,我...我......”只是我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来。看着男孩的动作,季肖突然抬起手来给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房间里,惊的少年放下手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
“哥错了,你别害怕哥,哥以后再也不会打你了。”听着季肖温柔的话语,季泽只是愣了一会就回过神来,以为这又是季肖折磨自己的什么新花式。
“喝粥吧,你发烧了,先吃些清淡的,一会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回来再好好补一补,小泽你太瘦了。”听完这句话后,季泽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拿起季泽的手就要往自己脸上扇去,“少...少爷你打我吧,我错了,不去医院行吗,求您了,不然我去训诫室好不好,求求你,别让我去,不能去,不能去啊。”说完不顾身上的伤口,起身就要往训诫室走去。
季肖猛然想起小泽对医院的恐惧,懊恼的抱住男孩的身体安慰到“不去了,不去了,别害怕,小泽不怕。”过了一会他感觉到肩膀上的凉意,不由自主的僵直了身体,小泽哭了,就连前世自己再狠的鞭打男孩也没掉过一滴眼泪,如今却哭了。
“错了,我错了,我会听话的,不去医院,不去......”男孩好像被吓到了一样,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听的季泽心都要碎了。
 
不要face的求鼓励,让我有写文的动力
 
“不去了,哪也不去了,乖,别怕。”季肖柔声的安慰到,一下下地抚摸着男孩儿的脊背,感受到男孩儿止不住的颤抖 。
过了许久,怀中的人动了动,季肖放开了 男孩,男孩不安的看了他一眼,“对,对不起,大少爷,我逾越了,你罚我吧。”说着便起身拿出橱子里的藤条跪在了地上,之前季肖为了能够随时发泄便在每个屋子里都放了工具,并且位置季泽都是知道的。
季肖看着面前的男孩,手松了又握,终于抑制住心里的火气,当然是对自己的,坚定的扶起了男孩,“从今天开始叫我哥,以后哥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你了,别怕。好了,你先休息会儿,哥出去办点儿事,一会儿再来看你。”
“管家”
“在,大少爷。”
“我明天就要出国了,你们照顾好小少爷 别让他受伤,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联系。”
“知道了大少爷。对了,您让我买的东西到了,放在您的书房了。”管家小声的说到。季肖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向书房走去。
微型摄像头,只要安装的隐秘,很难被发现。做完一切,季肖开车去了公司,明天就要去出国了,手上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他得给男孩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 记得上一世自己一走就是三年,这次可不想和小泽分开那么长时间,自己得抓紧了。
季泽听到汽车启动的声音,连忙起身换了衣服,拿起手机偷偷的溜了出去。佣人们都在忙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管家也没有想到还发着烧的人会偷溜出去。出了季宅,季泽用手机叫了一辆车,期间还买了些水果和花束,到达墓园下车后,季泽深呼了一口气,缓缓走了进去。“院长妈妈我来看您了,抱歉,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来看您,索托孤儿院一切安好,您放心吧。 对了,我带了您最喜欢的花和水果,您开心吗 ......”望着相片中那张慈祥的脸, 季泽模糊了双眼,没能见院长妈妈最后一面是他一辈子的痛,是自己没有挨过少爷的责罚晕在了家里,最终错过了时间,他怨不得别人 。
从墓园出来,他拿起手机刚要叫车,却发现手机没电了, 季泽一下子就慌了,现在已经下午3点了,他看着手表计算着时间,走回去的话至少要两个小时,他不确定少爷什么时候回家。
季泽一边走一边祈祷,希望少爷晚点回去,不然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过今天晚上 。
周哲开着跑车无聊的闲逛,突然看见一个清秀的背影,高兴的吹了声口哨,“帅哥 ,去哪儿,用不用我载你一程?”说完他摘下脸上大大的墨镜 。
季泽迟疑了一下就上车了,这人虽然轻浮, 但是车子和衣着绝对不简单,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后又想到季肖,他便不再犹豫了。
而周哲看清他的面容之后也愣了,心里想到:呦,这不是阿肖那便宜弟弟吗?他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季肖,“你猜猜我遇见了谁 。”后面附带着一张照片。
而季宅内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佣人站成两排 ,季肖面色沉沉的坐在沙发上,管家小心翼翼地站在旁边,小少爷不知所踪,自己的责任最大。
“叮,叮。”手机声响打破了一室的沉寂, 他不耐烦的掏出手机,当看清楚照片中的人后,心木地放了下去,天知道他打开门却没有看到男孩儿的那一刹那有多么恐慌,他害怕这只是一场梦,还好还好。
 
“刺啦”一声,跑车猛然停在了季宅外院, 也惊醒了睡梦中的少年,他受了伤,还发着低烧,上了车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此时看到熟悉的地方,他顿时睡意全无。 季肖一早站在了门口,看到车上的人,他缓步下了台阶,“谢了,下次请你吃饭。”他克制的将人从车上拽了下来。“好啊,阿肖记得怜香惜玉啊,我走了,回见。” 扬了扬手,周哲开着跑车很快没了踪影。
“你们都出去,谁也不准进来。”
“少爷......”
“出去。”管家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无情的打断,他担忧的看了一眼小少爷,默默的把门关上退了出去。
“大少爷,我......”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少年的脸上,“叫我什么?”季肖带着怒意吼道。
“哥”少年瞬间红了眼眶,生病的人总是脆弱的。
看见少年的模样季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但是不行,男孩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生活在季家远没有他想的那样安全,他不想自己有朝一日面对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
“滚到训诫室去。”男孩身子一抖,默默的跟了上去。
“脱了衣服,趴上去。”季肖指着中间的刑床到。
季泽颤抖着脱去了衣物,几次解不开拉链,最后还是乖巧的趴了上去,臀部和背部的伤痕已经淡了许多,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过两天就好了,可惜......
季肖怜惜的抚摸着少年的身体,“为什么出去,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嗯 ?”
少年颤抖的愈发厉害,眼中流露出些许挣扎,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 。
“不说?好,那一会儿别开口求我。”季肖狠心的拿起鞭子,一下接着一下的抽在 少年的臀部,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房间里充斥着“啪,啪,啪......”的声音。
“唔”似乎是疼极了,少年嘴里才泄出 一丝呜咽声,季肖挥动鞭子的手一顿,又问道“为什么不接电话?” “手...手机没电了。” 几乎是问出口的同时,就想起了男孩儿的回答声。季肖盯着男孩红肿的臀部, 想到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别人的车上,但季肖还是有一丝后怕,万幸是没有遇到仇家。
“乖,告诉哥哥今天为什么出门,哥哥就不罚你了。”
“不...不能说。” 少年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季肖挥着鞭子就往男孩的臀部抽取去,季泽实在是受不住了,伸手向身后挡去,正好一鞭子下来,男孩的手掌立刻就肿了起来,季肖 见状立马扔了鞭子,检查起少年的手掌,还好没什么大事。他抱起少年走了出去,季泽知道这件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疼痛感。
“别动,哥哥给你上药,不是不让你出去 ,只是出去之前先和哥哥说一声,要不然哥哥会担心的。” 季肖一边安慰着少年一边动作轻柔的给少年上药。
男孩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小心翼翼的说到“我...我去祭拜了一下院长妈妈,您之前说晦气,不准我去,所以...所以......”
季肖一愣,随即便想了起来,自己以前好像是这样说过,看着男孩身后的伤痕,轻柔的在男孩背部落下一吻。
季泽一下子绷直了身体,“哥哥?”不确定的喊到。
“哥哥错了,错怪小泽了,等小泽好了就让小泽打回来。”一边说一边抚摸着男孩瘦弱的脊背。而季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少爷应该没有别的意思吧。
 
很好哎,加油
 

 
哇看上去好棒呀
 

 
好好看!
 
“少爷,都收拾好了,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管家恭敬道。
“好,我知道了。”
“叩叩”
“进...请进。”少年略带紧张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哥,有什么事吗?”抬头便看见少年一双清澈的眼眸不安的盯着自己。
“嗯,没什么事,明天和我一起去Y国。”季肖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带着男孩一起出国。
少年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哥,我快要开学了,我想上学,可不可以...”话还没有说完,看着男人逐渐阴沉下来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季泽最终没敢把话说完。
“你乖乖的,回来哥给你找个更好的学校。”季肖伸出手摸了摸男孩柔软的短发,他知道男孩想要上大学,可是他一点都不想男孩离开自己。
季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从来就没有选择权。
Y国
“小泽我带你去逛一逛,有喜欢的东西和哥哥说,哥哥买给你。”说着便牵起男孩的手向外走去。
季泽看着两人相握的手,总觉得有些怪异,大少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很喜欢触碰自己。
走在热闹的街道,季泽的一双眼都要看不过来了,他是第一次出国,即便是在国内,也很少能有机会出去逛,每次都是跟着大少爷办事情。
“我接个电话,在这等着哥哥,别乱跑。”说完男人就向前方人少的地方走去。
打完电话以后季肖看着刚刚的地方已然没有了少年的身影,一下子就慌了神,如果男孩现在有心躲着自己,他还真要花费些时间才能找到。
季肖一边打电话给保镖找人,一边搜寻少年的身影,正当他要走出这条街的时候,在一个角落里好像看到了少年的背影。
“真是太谢谢你了孩子,小沫和哥哥说再见。”女孩的妈妈感激的对季泽道谢,如果不是这个少年,小沫可能就被人拐走了。
“没关系的,阿姨。”季泽摸着女孩的头温柔的笑了笑。
等人走了以后他才发现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刚才急着救人也没有多想,现在想起来大少爷的嘱咐,季泽的脸色白了白。
头顶一片阴影笼罩下来,少年抬起头看到男人阴沉的脸色,害怕的捏紧了衣角,“哥......”
“跟我回去。”季肖拽着男孩的手沉默的往回走。
 
大四孩子,正在考公,我如果你们看的话我尽量抽时间更新,文笔不咋样,就是自己写着喜欢,你们不要嫌弃我??
 
“嘭”酒店的门被狠狠的砸上,季肖一下子把男孩甩到床上,自己则坐在旁边平复着心情。
“哥,我...我错了,我没想跑,真的。”季泽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起来,白皙的手腕上留下一圈红紫色的掐痕。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门。”命令的口气,一点商量的意思都没有。
“我知道了。”少年低低地应了一声。
男人突然起身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衣架。季泽瞬间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身子不由一抖。
“哥,回家再打好不好?”少年祈求到,他害怕,在外面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趴好。”男人沉声说到,他现在迫切需要体会到男孩在自己身边,同样也应该让他知道离开自己是不允许的。
少年颤抖着趴在床边,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啪,啪,啪”接连三下,疼痛感瞬间从臀部传来,季泽一下子挺直了身子,随后又放松下来准备迎接责罚。身后的人却迟迟没有动作,他想要回头看看但又不敢。
季肖看着男孩白皙圆润的臀部红肿一片,喉咙不可抑制的动了动,他快要坚持不住了,还好,还有23天男孩就满十八周岁了。
“哥哥......”少年无助的声音传入耳中,把神游在外的季肖拉了回来。
“三十下,自己报数。”
“1,2,3......”
“24,我错了,不应该不听哥哥的话。”
“25,我错了,不应该乱跑,害哥哥担心。”少年说话间已经带上了颤音。
“好了好了,不打了。”季肖还是心软了,把男孩从床上抱起来轻声哄到,男孩只是低着头不语。
“抬起头来看着我。”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禁闭着眼眸的苍白的小脸,汗水浸透了额前的几缕秀发。
“小泽,怎么了,很难受吗,告诉哥哥,哪里不舒服,嗯?”看到少年这个模样,季肖一下子慌了神。
“我害怕,哥我害怕。”少年好似被男人温柔的声音蛊惑了,哽咽着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季肖安抚着男孩的手一顿,他好像确实没有在外面罚过男孩,他不知道男孩会这样的不安,但同时又为男孩的控诉感到高兴,小泽在自己没有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一面。
好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少年低下头无声的流着眼泪,心里不安极了,他今天太放肆了。
“乖,没事了,以后有什么想法就和哥说。”季肖轻柔的擦着男孩的眼泪,他知道自己什么脾气,已经试着在慢慢考虑男孩的感受了,但好像结果不太理想。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旧巷笙歌 最新文章
【纪实】
【原创】良夜(现代兄弟)
【原创】教育世家
【原创】其实他从未承认他爱我(M |F)
【原创】师生(m |m)
【原创】实践遇到亲哥哥
【杂记】楼主的各种琐事
【纪实】你是不是傻(M |F)
【原创】这么巧的吗
【原创】心向往之(M |F)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9-20 17:24:56  更:2021-09-20 17:38:05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