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阅读阅读网 -> 武侠小说 -> 联剑风云录 -> 第一回 壮志未甘消 徒嗟往事 豪情难自遣 又涉江湖 -> 正文阅读

[武侠小说]联剑风云录  第一回 壮志未甘消 徒嗟往事 豪情难自遣 又涉江湖 [第1页]

[章节目录]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0] [放入我的收藏夹]
联剑风云录: 第一回 壮志未甘消 徒嗟往事 豪情难自遣 又涉江湖

  诗酒琴棋消永日,流年似水匆匆。春花争似舞裙红,繁华如梦幻,惆怅怨东风。
  人近中年鬓发白,却嗟壮志成空。倚栏看到剑如虹,豪恬难自谴,高唱大江东。
                              ——调寄临江仙
  绣槛雕栏,绿窗朱户,迢迢良夜,寂寂侯门。月影西斜,已是三更时分,在沐国公的郡马府中,却还有一个人中宵未寝,倚栏看剑,心事如潮。这人正是沐国公的娇婿铁镜心。
  沐家镇守云南,世袭“国公”之位,自明太祖朱元简封沐英为“默宁王”起,第二代就世袭国公,至今已是第七代了。现在袭位的国公名叫沐琼,在位已二十多年了,屡立功勋,当今皇帝为了笼络他,虽然未升他的爵位,但因他先祖曾受封为王,特准他以国公的爵位拟王府的建制。沐琼一子一女,子名沐磷女名沐燕,铁镜心娶沐燕为妻,照玉府的建制,尊称郡马。
  按说做到沐国公的郡马,富贵荣华,自是享之不尽,然而铁镜心却总是如有缺陷,郁郁不欢。是嫌弃他的妻子吗?不是。他的妻子沐燕,不但美若天仙,而与他才貌相当,性情相近,闺中联句,月下弹琴,飞阁奕棋,花间作画,说不尽的夫妻恩爱,韵事频频。然而就正为样样都太如意了,就每每令他临风感叹,叹自己在富贵丛中,繁华梦里,消磨了壮志雄心。
  此际他独倚雕栏,在花月之下,看那满园佳木菇葱,奇花烂漫,不禁叹口气道:“在这郡马府中,又过了第七个春天了。在这七年中我除了添多几篇诗稿之外,还有什么?”忆起少年时候在江湖上奔波的那一段日子,虽然是雨雪风霜,想起来却别饶情味。蓦然间,心底里泛出一个少女的影子,他苦笑一声,心中想道:“于承珠将我比作江南园林里的玫瑰花,如今我虽然不在江南,却何尝不是点缀国公府的一朵玫瑰?”
  忽然一缕柔香,中人如酒,铁镜心蓦地回头,只见他的妻子笑盈盈的已走到身后,铁镜心道:“燕妹,你怎么还未睡?”沐燕笑道:“惦记着你,我又起来了。夜已三更,你为什么还在赏月,嗯,你可是得了什么佳句吧?”铁镜心苦笑道:“我近来渐觉诗才枯涩,写来写去,都不过是秋月春花,连自己看着也觉生厌了,哪里还想得出什么佳句?”沐燕凝眸看他,过了半晌,幽幽叹道:“镜心,你可是有什么心事么?”
  铁镜心道:“有你终生陪伴,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沐燕盯着他的眼睛,微微笑道:“镜心,你在骗我!”铁镜心急道:“燕妹,谁不羡慕咱们是神仙眷属,我,我岂有异心?”沐燕一笑说道:“镜心,你听错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你变心,只是这几年来你也太寂寞了。只有我一个人陪伴着你,只有我一个人还可与你谈谈,你纵不言,我也知道你心中寂寞,过了清明,我和你到大理一趟,去散散心吧,你可以和我的师父谈谈,也可以探问一些朋友的消息。”当代的第一剑客张丹枫曾教过沐燕三个月的武功,沐燕虽未正式样师,面前背后,也总以师父相称。张丹枫因为曾大闹过皇宫,被皇帝缉捕,在江南站不住脚,故此避居大理的苍山。大理那时已由白族的领袖段澄苍为主,名义止仍归明朝管辖,实则与独立无殊。张丹枫与段澄苍是好友,他避居苍山,乃是出于段澄苍的邀请。
  铁镜心怔了一怔,不知妻子是否试探于他,过了半晌,苦笑说道:“张大侠与我也不甚投缘,再说,岳父是镇守云南的国公,咱们去访他也有不便,以后再说吧。”话虽如此,他却禁不住想起当年,在苍山之下,洱海之中,与于承珠、叶成林等一大班人,月夜泛舟的情景。也就是在那个晚上,他察觉到于承珠对出身草野的江湖游侠叶成林脉脉含情,而沐燕则对自己已深深有意!
  沐燕笑道:“我知道你不服气,我师父最看重叶成林,与你确是不大投缘。其实叶成林哪能及你万一?只怕他连诗韵也还未曾弄得清楚呢。于承珠姐姐也奇怪,偏偏会选上他。”铁镜心有点面热心跳,他平日与沐燕谈话,总是故意避开于承珠不提,但今晚谈到大理,沐燕自自然然便想到于承珠,铁镜心看她神态,不像有心挑剔,随口应道:“各人有各人的缘份,男女之间的情爱,本来就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沐燕眼珠一转,微微笑道:“是么?”顿了一顿,忽又说道:“可惜于承珠不在苍山,听说她结婚之后,随着夫婿四方飘泊,一直到现在还是居无定所,也没有音讯捎回来。磷弟上且偷偷上大理去见师父,前几天才回来,我还没有问他,不知他可有承珠姐姐的消息?”
  正在说话,忽见有一个人匆匆走进花园,铁镜心笑道:“说曹操,曹操便到,你看,那不正是磷弟来了?”沐燕奇道:“半夜三更,他跑来何事?”但见沐磷兴冲冲地跑上楼来,大声叫道:“姐姐,姐夫,我告诉你们一件大消息!”沐燕道:“你总是大惊小怪,呀,你这孩子脾气几时才改得了?”沐磷面红红地叫道:“这回绝不骗你,真是一件出入意外的大消息!”
  沐燕道:“是爹爹责罚你么?”沐磷气道:“姐姐,你总是欢喜将我取笑。”沐燕道:“你偷上大理,爹爹不骂你么?”沐道:“爹爹不大高兴,却也没骂我。你当我还是小孩子么?嗯,姐姐,你别打岔好不好,这回当真是一件极大极大的消息。”沐燕笑道:“大理怎么样?”沐磷道,“那是震动天下的大消息!”
  沐燕将信将疑,唤他进房中坐下,道:“好,你说吧。我倒要听听什么事情足以震动天下!”沐磷道:“当今皇帝上月驾崩了!”沐燕噗嗤一笑,说道:“死了一个皇帝,有什么了不得?大惊小怪!”转过头对铁镜心道:“不过这消息若是承珠姐姐知道了,她倒是该高兴的。”于承珠的父亲于谦,是一个大忠臣,曾挽救过明室的危亡,其后却被皇帝在杀,故此沐燕有此一言。
  沐磷气得满面通红,道:“姐姐,你还没有听我说完呢!”沐燕慢条斯理的呷了一口热茶,道:“你说。”沐磷道:“皇帝死后,太子马上即位,改元成化,从今年起,就是成化元年啦”沐燕一口热茶喷了出来,笑道:“老皇帝死了,当然要有一个新皇帝登位,新皇帝登位,当然要改年号,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怎么能说是震动天下的大消息?”沐磷嚷道:“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再打岔,我不说了!”沐燕换过个茶杯,再呷了一口热茶,道:“磷弟,没有喷湿你的衣裳吧?我不打岔了,好,你说,你说!”
  沐磷说道:“新皇帝即位,这消息直到昨天才传到府中。”沐燕道:“咱们云南,僻处边陲,重山相隔,交通不便,从京顺来的驿报,一个多月就到,已算得是很快的了。”沐磷道:“我不是说这个,你听着呀。”沐燕笑道:“我是听着呀!”沐磷道:“你说得不错,咱们云南僻处边陲,所以要一个多月才知道这件大事;但中原各省早就接到驿报了。”沐燕道:“这个当然。各省督抚,都派有人驻在北京。驿报未发,只怕他们已先用快马驰报了。”沐磷道:“是呀,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不想讨好新皇帝。于是,登自位的诏书一发布,各省督抚就纷纷上表道贺,并费尽心血,搜罗珍宝,进贡皇上。”沐燕点点头道:“这是必然之理,不足为怪!”沐磷大声说道:“不足为怪,怪就怪在这儿,所有各省的贡物,未入都门,全都被人劫了!”铁镜心一直微笑着听他们姐弟说话,这时大吃一惊道:“有这等事?”沐磷得意洋洋,说道:“你说,这是不是震惊天下的大消息?据现在所知,已有山西、陕西、甘肃、河南、河北、山东、湖北、安徽、浙江九省的贡物被劫!其他各省正在解运途中,是否被动,尚未知道。”
  铁镜心问道:“劫贡物的是什么人?里的还是女的?”沐磷道:“这我可不清楚了。消息是从京中用八百里快马加紧飞报来的,故此与新皇帝登位的驿报同时到达。朝廷怀疑是咱们的师父张丹枫,密令爹爹侦察他的行踪,看他是不是已离开大理,好在我半个月前还在苍山见着师父,我告诉爹爹,叫他不心费心侦察了。我这次偷上大理,虽然未得爹爹许可,却给他打听到最确实的消息,所以他虽然不满意我偷上苍山,却也役有骂我。”
  停了一停,又道:“河南、河北、山东、浙江几省的督抚都是爹爹的好朋友,他们也都有快马报来,比朝廷的驿报说得更详细。陕西、山西、甘肃的贡物在卢沟桥被劫的;山东、河南、河北的贡物是在保走被劫的;浙江、湖北、安徽的贡物是在石家庄被劫的,三日之间,在三处地方,连劫九省贡物,不但震动京师,而且这消息飞报各省之后,各省的督抚,个个都慌了手脚!”
  沐燕“噗嗤”一笑,说道:“你瞧见他们慌了手脚么?说得这样活龙活现。”沐磷道:“我在爹爹的书房里,亲眼见他走来走去,唉声叹气,说是新君即位,这份贡礼是少不得的,而且咱们世袭国公,还该比别省丰厚才行,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若然咱们的贡物也在途中遇劫,这却如何是好?姐姐,你瞧,我有夸张没有?咱们的爹爹,经过多少大风大浪,也自心惊胆战,其他各省的督执,正在想运贡物进京的,岂不更要手忙脚乱!”沐燕笑道:“瞧你这副得意洋洋的佯子,倒像是幸灾乐祸呢!”
  铁镜心却是若有所思,静静听他姐弟说话,心中想道:“这确是震动天下的大消息。十年前毕擎天劫了两湖漕运的三十万两官银,已闹起了滔天风浪,比起现在九省的贡物被劫,而且还将陆续有劫案发生,毕擎天那件案子简直算不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人吃了狼心虎胆,居然敢干出这样惊天动地之事?”
  忽听得沐磷说道:“姐夫,我求你一件事。”铁镜心怔了一怔,道:“磷弟,你要什么?”沐磷慑慑懦懦他说道:“爹爹的贡物就将押解进京,我想,我想讨这个押运使来当。”沐燕笑道:“你别作梦了。爹爹岂有让你这位娇贵的大少爷冒险进京。”沐磷道:“所以我才要姐夫替我求情,爹爹向来听他的话,而且我的本领怎么说也比府中的那些武师高明吧?只有你说我是大少爷,他们都说我的身手在江湖也是少见的呢!”沐燕掩口而笑,笑得弯下了腰。
  沐磷恼道:“姐姐,你总是看轻我。”沐燕笑道:“岂敢!你要我像那班武师那样的奉承你么?好,那么我说,在国公府里,关起门来,你是天下第一。如今到了我这郡马府来,可就是——”沐磷笑道:“可就是天下第二啦。”忽地笑容一敛,正色说道:“我的武功当然比不上姐夫,可是江湖之上,像姐夫这样的高手,也没有几个吧?何况这趟我偷上苍山,师父又指点了我一路剑法。姐姐,你不是男儿,你不懂的,男儿志在四方,你就让我到外面去经历一些风浪,见识见识吧!”
  沐燕笑道:“哎哟,你是叫他给你作说客么?”口中,虽然讪笑,心中却是暗自感伤。想道:“男儿志在四方?磷弟他也说我不懂男儿心事?镜心的郁郁不欢,难道就是因为我将他困在软红队里,罗绮丛中吗?”
  忽见铁镜心按桌子,站了起来,微微笑道:“燕妹,我也求你件事。”沐燕心头一震,猜到了几分,勉强笑道:“你说吧,只要做得到的我无有不依。”铁镜心道:“你爹爹的贡物非运不可,江湖上出了这等剧盗,又实在可虞,我承蒙你爹爹着重,岂能不为他分忧?”沐燕低头说道:“原来你也是要我给你作说客么?”铁镜心道:“府中既没有适当的人,那就不如由我押解贡物,走一趟吧。”沐磷拍掌笑道:“好,姐夫亲自出马,定能说得爹爹允许。姐夫,你做正押运使,我做副的。”
  沐磷兴高采烈,沐燕却是眉黛含愁,过了半晌,幽幽说道:“镜心,你既然执意要去,我不拦你。”铁镜心道:“燕妹,你放心……”沐燕拦着说道:“只要你心中有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铁镜心本意是说江湖上的风浪,忽听得沐燕如此说法,呆了一呆,随即低声吟道:“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其实这几句话还说得不够透彻,夫妻一体,两心如一,又何须换?”
  沐磷张口要笑,却不敢笑,沐燕盯了他一眼,问道:“你偷上苍山,去见师父,可还听到什么消息?”沐磷道:“师弟小虎子前年出师,已经独自到江湖上闯荡去了。听说这两年来已挣了不少的名头。”沐燕道:“还有呢?”沐磷道:“师伯乌蒙夫从江南回来,曾在海宁见过叶成林和于承珠杂在人堆里观潮。”铁镜心失声道:“他俩夫妇倒忒胆大。”沐燕笑道:“是啊!若是他们被捕,可得劳动咱们的铁公子去救了。”
  沐磷与铁镜心仪定,匆匆回去。铁镜心和沐燕在灯下默默相对,七年来他俩夫妻从无一刻分离,这时却自各怀心事。
  过了半晌,沐燕低声说道:“你出外一趟也好,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最少也可以得到些做诗的材料。预祝你归来之日,行囊中增添出色的诗篇。”铁镜心道:“燕妹,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有妻如此,几生修到!”沐燕“噗嗤”一笑,说道:“你如今嘴里说得甜,只怕出到外面,见到什么女侠……”铁镜心急忙截着说道:“燕妹,你怎么还不信我?若还……”沐燕一手掩着他的嘴巴,道:“我和你说笑,你怎么当起真了?我当然信你,你发咒赌誓作什么?好吧,你先安歇吧,我给你收拾东西。”铁镜心道:“那么,我也到书房里练练功夫,看看几年来的功夫丢了没有。”
  沐燕虽然是强为欢笑,其实心中十分难舍,铁镜心在书房静坐练功,心中却也静不下来。“这次各省贡物被劫,震动天下,于承珠、叶成林他们会不会来凑热闹呢?我的师父下落不知如何?这些劫案不知与他有无关系?”铁镜心的师父石惊涛在三十余年之前,曾盗过一把大内的宝剑,铁镜心听到此次惊人的劫案,自自然然想起他来。又想:“承珠浪荡江湖,在夜深人静之时,不知她也可曾想起过我?”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端的是心事如潮,难以自抑。铁镜心七年来困在郡马府中,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一旦有机会重走江湖,兴奋之情,自是不可言喻、往日江湖上的相识,一个个泛上心来,而想得最多,最渴望相见的,则是他曾经一度倾心过的散花女侠于承珠。
  正自驰思,忽所得屋顶上有”嚓嚓”的声息,竟似是夜行人的脚步声。铁镜心吃了一惊,心中想道:“这夜行人的功夫不弱!”急忙一口气将灯吹灭,正待穿窜飞出,但听得唰的一声,一支微微闪亮的暗器射了进来,“啪啪”一声,插在桌上。铁镜心拔起一看,却原来是柄匕首。匕首尖上钉着一张厚纸,铁镜心想道:“什么人与我弄这手江湖上寄简留刀的玩意儿?”不暇阅读,脚尖一点,立刻从窗口跳出去看。
  但见一条黑影,如箭离弦,正自越过假山,看那背影,竟似是个少女,铁镜心心头一震,“于承珠”三个字几乎要叫出来。但再一看,这黑影身材瘦小,与于承珠绝不相类,铁镜心不禁哑然失笑,暗笑自己老是想着于承珠,以致一见到夜行少女的背影,就以为是她了。
  但认出不是于承珠后,心中惊讶更甚。“这人是谁,为什么要给我寄简留刀?”铁镜心细想自己所认识的女子之中,并无一人的身材像夜行少女!好奇之心大起,施展轻功追过几座假山。距离渐渐近了,铁镜心正想抄过她的前头,忽听得沐燕在楼上惊惶叫道:“镜心,镜心!”
  铁镜心应道:“来啦!”他本来就要追上这个少女,但听得沐燕呼唤只得停步。那少女柳腰一摆,脚尖一点,在太湖石上腾身飞越宛如惊鸿掠水,倏地就掠上墙头,但听得她噗嗤一笑,背影登时消失。铁镜心呆一呆,想道:“这少女最多不过十五六岁样子,竟有如此轻功本事。我这几载幽居,江湖上又不知出了几许新人!”抽出那把匕首一看,但见精光耀目,锋利非常。铁镜心将刀尖钉着的纸张取下,纸上写有六行字,铁镜心默读道:“虎啸龙岭,凤鸣幽谷;虎口国情,神龙怒目;妄走扛湖,回头是福。”后面过两句意思明显,是劝铁镜心不要妄自出头,保护贡物进京。但前面这四句、却是难以索解,铁镜心想道:“虎啸龙吟,凤鸣幽谷,这龙、虎、凤可不知是否代表三个人?何以又说虎口留情!神龙怒目?”
  回头一看,但见沐燕已急步走来,惊惶问道:“镜心,出了什么事情?”铁镜心早已将匕首与诗简藏好,微笑说道:“没什么,我练了内功之后,再起来练练轻功。”他从来没有向沐燕说过假话,但这一次他怕沐燕知有夜行人寄书囹简的事情,难免害怕,一害怕就可能拦阻他物进京,若遇强人,如果对方人多势众,宁可你失掉贡物,切不可冒险逞能。”铁镜心道:“这些江湖上的行径,我理会得,燕妹,你放心。”
  第二日铁镜心去见沐国公,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唇舌,哪知沐国公很爽快的便答应了。原来沐磷一大清早便来过一回,向老父苦求让他与姐夫同去,沐国公起初本来颇为顾虑,但继而一想,新君即位,这份贡物总要送上京都,铁镜心的能力本事,是他深悉的,若然能平安护送到京,岂非大大露面?再者沐磷年纪渐长,即将承袭国公之位,让他趁这机会,进京面圣,不论是否能保全贡物,只要人到京都,就可显示出他的非凡勇气,令皇帝赏识了。而最关键的一点是:从各省督抚的报信,沐国公知这劫贼只是志在贡物,不在伤人,虽然有好几个押运官与强人顽抵,被贼所伤,但却并无丧命之事发生,是以沐国公也和女儿一样的心思,必要之时,就弃掉贡物好了。
  当下沐国公将重要之事,交代一番,答应备好贡物,明日便让他们起程。铁镜心告辞出来,在花园的走廊上遇到沐磷,沐磷将他拉过一边,第一句话便道:“姐夫,我昨晚遇到一件奇事。”不待铁镜心问他,便抽出一把匕首,和昨晚那夜行少女寄简留刀的那把匕首一模一样。
  铁镜心道:“原来你昨晚碰到一个少女,给你寄简留刀?”沐磷诧道:“你怎么知道?咦,那夜行人真的是个少女吗?美不美呀?”原来沐磷昨晚也像铁镜心一样,一见匕首飞人,就立刻追出,可是他的轻功远不及铁镜心,只瞧见夜行人的背影一闪即逝,根本就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铁镜心笑道:“美,美得很呀!”其实他自己也没瞧见那夜行少女的正面。沐磷道:“她还留下了六句诗……”铁镜心道:“你不必拿出来给我看,我背给你听。她写的是不是:虎啸龙吟,凤鸣幽谷;虎口国情,神龙怒目;妄走江湖,回头是福。这样六句。”沐磷呆了一呆,随即便悟,说道:“哈,原来你昨夜也接到了夜行少女的寄简留刀!”铁镜心道:“她劝我们不姿妄走江湖,磷弟,你怕不怕?”沐磷道:“有趣,有趣!”铁镜心见他答非所问,答道:“什么有趣?”沐磷道:“劫各省贡物,今天下震惊,竟然是个少女;纵使不是她一人所为,她亦必是其中之一,红妆少女杀得各省高手望风披靡,这岂不有趣?”铁镜心笑道:“你忘了那各省贡物都是在河北境内被动的吗?若然那少女也参加劫案,她岂能这样快的又来到云南,给咱们寄简留刀?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呀。”沐磷嗒然无语,半晌说道:“那你猜她寄简留刀,阻止咱们,这是什么意思?”铁镜心说道:“我不像你这样会胡思乱想,我猜不到别人的心事。”沐磷面上一红,半晌又笑道:“咱们未曾动身,就碰到如此奇事,将来在江湖道上,还不知有多少奇人异事呢?咱们不论是否能把贡物护送至京,最少也可大开眼界,这岂不有趣。”要知沐磷的性格和他的姐姐大不相同,沐燕娴静自持,满足于目前的生活,而沐磷则富于幻想,不喜拘束好动好奇,要不然他也不会以小公爹的身份,苦求老父许他进京。
  第二日沐国公果然备办好了贡物,那是一支价值连城的玉如意,十二颗夜明珠,和一块上面生有天然花纹,极像一幅名家山水画的大理石,在无数百方大理石中,只挑出了这样一块天然的杰作,那当然更是无价之宝了。沐国公叫他们扮成赶考的士子,挑了两个年老的武师扮成他们的仆人,贡物就放在书箱之内。这两个武师一名张宝,一名杨义,本领虽然不算很高,江湖经验却极丰富。
  于是铁镜心等一行四众,便离开昆明,押解贡物上京,从昆明上京,本来有两条路,一条是经四川入陕西,取道河南而入河北;一条路是经贵州、广西、广东再沿海北上,前一条路山路较多,而且因为沐国公另有安排,他们进京的路线,便取了后一条路。正是:
  少年哪识风波险,喜作江湖万里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0] [放入我的收藏夹]
  武侠小说 最新文章
连城诀
侠客行
飞狐外传
白马啸西风
雪山飞狐
书剑恩仇录
牧野流星
女帝奇英传
武当一剑
书剑恩仇录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7-02 11:04:44  更:2021-07-02 11:53:32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