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耽美 -> 《十世》 -> 正文阅读

[耽美]《十世》[第1页]

作者:眼泪QAQ在笑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楼楼是小白写手 有什么没有逻辑的地方多多包涵 只是想单纯写写小说而已 不要太较真www
痴心忠犬霸道攻x冷心冷情阴险受 无简介凑合凑合看看吧
 
天官镇楼
 
想找个男朋友 大学刚开学~~3
 
第一世:第一章:
丝竹悦耳,轻纱曼妙.
浅粉色的薄纱被风缓缓吹起,隐约可以看到纱后单薄纤瘦的身姿,轻柔的声音从中传出:“奴家鹤一,见过各位官人.”场内顿时鸦雀无声,随后更加沸腾,鹤一,这便是一曲倾城一舞倾国的闻鹤一,传说他一曲可余音绕梁三四日,一舞身段仿若杨柳柔软难以忘怀,曾有一位金主掷下黄金千两只为让其弹奏一曲,买他一个斜睨便感恩戴德.
台下的官家大多是喝大了,嗓子一吼便是:“来一曲!”身旁的官家随着越来越热闹的气氛倒也跟着开始吼道:“来一曲,来一曲!”“鹤一公子,您就来一曲吧!”
轻笑从纱内传出,伴随着几声铃铛清脆的响声,不难想象里面的人为了忍住笑意抬手捂嘴,谁不知闻鹤一手上有一串银色的铃铛,跳起舞来铃铛清脆作响更添妩媚,倒也可以跟那南国花魁一拼.
“各位官家稍安勿躁,鹤一今日才赶到齐国可否让鹤一歇息几天.”略带笑意的声音传出,色令智昏,场下的官家们倒也没有再起哄,只眼巴巴地望着那纤细柔软的身姿缓缓进屋,一时间都城的商人官家大到朝廷奸臣小到路边小铺子的店家竟把这【倚醉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二楼厢房中端坐着两名男子,一名银白色的盔甲在身,墨发高束,一双锐利的鹰眸堪堪从那粉红薄纱上移回,看着对面垂眸喝茶的男子倒是嗤笑一声:“不知这闻鹤一与公子比起来谁更胜一筹.”喝茶的男子全身一僵,白如玉的手指将茶杯放下眼睫略略抬起,那双茶棕色的漂亮凤眸睨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薄唇轻启:“将军带臣来便是来看这等无趣之事?”被唤将军的男人倒也不恼,大手一挥将酒碗满上:“这话是替谁问公子的公子应该知晓.”男子不语,缓缓起身宽大的白色衣袍上绣着金色的长青竹,若是被外头那些以吃喝玩乐为主的官家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被摄政王一直藏着的琴师居然会被带到这烟花之地,齐国何人不知摄政王最宝贝这个从南国带回来的琴师,男子微微回头:“臣乏了,烦请将军送臣回摄政王府罢.”将军眯着眼睛看了男子半晌才开口道:“既然公子乏了,那就带公子回府邸罢.”说罢起身,身边一干小厮围了上来护着两人从后门离开.
偌大的厢房内,一名男子端坐在木椅上,泼墨似的三千青丝散开随意的披在耳后,一双漆黑如墨的漂亮桃花眼,右眼眼角是一颗烟红色的泪痣,纤长的睫毛盖住了眸中闪烁着的明暗不定的亮光,挺翘的琼鼻下是粉嫩的唇,一身艳红色的长袍加身,长袍上金黑相间的丝线汇成一朵又一朵盛开的彼岸花,纤细的手指中间是一个小小的玉色酒杯,淡粉色的指尖随意的把弄着玉杯,身边的青衣小厮似乎忍受不了这长久的寂静,终是开口:“公子,为何南国待得好好的跑来这?”闻鹤一抬眸,如墨的瞳孔中笑意慢慢凝聚,粉嫩的嘴唇轻启:“还不够呢.”青衣小厮不解开口:“什么还不够?”唇角的笑意慢慢扩大,青衣小厮瞳孔中倒映着美人妖艳的脸庞,笑起来的那一霎那,世界都仿佛黯然失色,眼中看不到其他,只有眼前那人光彩夺目,只想让人将他私藏起来,天下再华贵的首饰珠宝都想奉献给他,似乎是笑够了,美人这才开口:“自然是要站在权力之巅了.”
 
ddd
 
dd
 
第一世:第二章:
“鹤一,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鹤一,你放过他吧,也放过你自己.”“闻鹤一,你对得起我吗!”“你没有心的.”…
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蓦地睁开,是第几次做这种梦了,已经数不清了,这么多年已经记不得了,素白的手抬起拧了拧疼痛的眉心,正欲起身,身旁的空气微微吹动,仿佛身边落下了什么东西,闻鹤一起身穿鞋,眸光都未曾落在床边高大黑衣人身上一瞬,走到檀木桌旁,执起白玉杯与水壶,倒了一杯凉水抿了一口才道:“何事.”黑衣人抬眼,看到坐在月光下的美人还是不免露出痴痴的表情,那美人一袭白色的亵衣亵裤,眼角下的朱砂痣嫣红夺目,眉梢眼角中流转着勾人的风情,那粉嫩的双唇沾上了些许水渍更加勾的心里痒痒的,随着眼中的神情越来越痴迷,黑衣人心里突的一跳想到眼前人的手段,眼中顿时一片清明:“主子让您尽快将事办完回到南国.”闻鹤一垂眸,纤长的羽睫轻颤,这样的美人看着很是脆弱,恨不得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都送到他面前只为他一笑,当然这也只是想想,黑衣男人清楚自己的地位,也清楚自己身后主子对眼前美人的占有欲,挣扎片刻,理智终究没压住感情,黑衣人还是再次开口:“闻公子,您没事吧.”闻鹤一嗤笑一声,饮尽杯中的冷水这才开口:“无碍,告诉他我知道了.”黑衣人低头,握紧拳头告诫自己不要再多问多看,谁知道那个恐怖的男人布置的其他眼线在哪呢,冷静的开口:“是,属下告退.”说罢转身从窗口一跃而出,黑色的夜行衣消失在了屋檐楼宇中.
微微叹一口气,闻鹤一将玉杯放好,转身回到床榻之上,看着乌黑的床沿,终是缓缓睡着了.
茶棕色的眼瞳睁开,看向身边的小厮淡淡开口:“扶我起来吧.”小厮连忙过来扶着床榻上的人,未曾开口便听那人潺潺如山泉的声音从妃色的薄唇泻出:“王爷回来了?”小厮是摄政王身边的人,既然在身边想必摄政王应该回府了,小厮低头:“王爷在正堂等您.”穿上宽大的白衫,男子开口:“走吧.”
正堂内正坐在主位的便是当朝摄政王,民坊传闻摄政王长相丑陋无比,又因常年在外奔波更加显得沧桑年迈,那都是没见过本人的虚言,只见主位上的男人身形高大却不猛壮,长眉如鬓,灰色的眼瞳如同蒙上薄雾一般看不透里面所想,鼻梁高挺,整张脸如同神衹俊美异常,注意力从手中茶盏回神,看向缓步走来的素衣琴师,男子眼中带着促狭之意:“锦舟看到那闻公子了吗.”被唤做锦舟的男子分明便是摄政王的入幕之宾,从南国带回的琴师苏锦舟,茶棕色的瞳孔微闪,看向主位上的那人:“臣看过了,不明王爷此意,还望王爷明说.”齐渚越哼笑一声:“锦舟别说忘了,这闻鹤一不是与你一同曾是南国那小皇帝的入幕之宾么.”苏锦舟颔首:“闻公子与臣并不是同一时间入宫的.”“那倒是本王疏忽没仔细查看了.”齐渚越接话接的极快,仿佛知道苏锦舟会这么回答,但苏锦舟并不在意,只是垂眸:“王爷若是喜欢,带入府中又有何不可.”齐渚越倒是没再说话,岔开话题:“昨日玩得可开心.”“将军很尽责.”没有正面回答,齐渚越挑眉:“是恼本王让莫将军跟随?”苏锦舟摇头,齐渚越看着堂下那人低眉垂眼,一副柔弱不济的样子没来由一阵心烦,想当初在南国茶楼只见了苏锦舟一眼便惊为天人,淡泊无欲,清冷自持说的便是这种人,之所以带他回齐国,便是想自己身边永远有着一份清冷淡泊在,他又何尝不知苏锦舟未必肯跟他,强硬手段之下便是苏锦舟越发内敛维诺,沉默片刻,齐渚越开口:“退下吧,本王今日倒是要去看看这传说中的闻鹤一到底有多大本领.”苏锦舟作了作了一辑缓步离开.
 

 
第一世:第三章: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含笑看着对面端坐着的高大男人,淡粉色上翘的眼尾含羞带怯,粉嫩的唇上还留着抿酒后的淡淡酒渍,柔软纤细的身段被大红色的衣袍包裹着,不经意露出来的白皙手腕上套着一个银色的手镯,手镯上的铃铛随着主人的抬手倒酒抿酒发出清亮的脆响,袍子很宽松随着主人侧着的坐姿,白玉一般的双足暴露在齐渚越眼前,脚趾粉嫩圆润,脚背肤若凝脂青紫色的血管布在上面,脚踝再往上的小腿隐藏在红袍中若隐若现,勾人心魂动人心魄,闻鹤一仿若不知此刻的自己有多媚人,略带笑意的柔声响起:“王爷还不说话吗.”齐渚越这才仿若回魂,都说鹤一公子的长相恍若那桃花仙境的仙子,勾人心魂只要一霎那,齐渚越倒是觉得他像地狱中的妖精,只那么一瞬竟觉得为了他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欲盖弥彰一般地清了清嗓:“本王是来看看传闻中的鹤一公子是否真有那么漂亮.”话音刚落,对面的美人如同黑珍珠的眼瞳中笑意更加明显,眼角那颗泪痣似乎更加绯红了一些,显示出了主人愉悦的心情,略带笑意的声音中的媚态更加明显,甚至带了些柔软的令人施旎的湿气:“那王爷觉得奴家美吗.”齐渚越灰色瞳孔中薄雾更加浓厚:“鹤一公子是本王见过最美的男子.”铃铛脆生生的响起,那双纤细漂亮的玉手捂住了下半张脸,随着主人笑的胸口起伏,铃铛的脆响一声接一声:“人人都说摄政王不近美色冷酷非常,奴家倒觉得王爷很对奴家喜好,王爷可愿做奴家入幕之宾?”入幕之宾对于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来说,自是谋士、知己等意思,而对于妓子来说,乃保护者的意思,当了某些类似于花魁的入幕之宾,其中之意便是买断身价,买下这个人,从此只为卖家服侍,在不为他人做阶下囚.
齐渚越眉峰一挑,手指摩挲着檀木桌上的白玉酒杯没有出声,似是在思考又似是在拒绝,闻鹤一也不恼,那双艳如桃花的眼眸还是带着笑意,只默默地看着齐渚越,半晌,喑哑的声音在厢房中响起:“好.”闻鹤一眉眼弯弯,竟没有了那些媚态,倒是带了点孩童般地天真可爱:“那奴家等着王爷明日来接奴家.”声音中也没了之前的施旎,添了些许雀跃,齐渚越深深看了眼身旁的美人,起身道:“鹤一公子好好休息,明日本王来接你.”闻鹤一抬眸看着立在面前的齐渚越微微点头,齐渚越看着面前的美人媚色流转,特别是仰头看他的那一霎那,竟有一种扣着他的头,将他好好亲吻疼爱一遍让美人眼里全是自己,被自己弄的眼角湿润泛红的冲动,压下心中突如其来的想法,齐渚越颔首然后转身离开.
“真要离开?”身边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人盯着正在收拾行李显然心情很好的美人开口问道,美人闻言挑眉看着黑衣人:“这样奴家不是可以更好的帮你主子搜集情报?”眼前的男人是那人手下的贴身暗卫,名唤十,十居然第三天就出现了,看来那人并不希望自己离开,真是恐怖的占有欲,闻鹤一忖道,复而又继续笑眯眯地收拾行囊,十皱眉开口:“如此一来我们不便进入摄政王府也不便保护您的安危.”闻鹤一笑开了眼,那颗泪痣又绯红了一些:“我需要你的保护么?”十垂眸:“十知道您不需要保护,但是主子吩咐下来,十不敢不从.”“那便在王府外即可,我每日会稍稍练琴,这样你便可知我安好.”闻鹤一轻柔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十无可奈何:“主子会罚我们看管不力的.”闻鹤一收拾行李的手放了下来,回头看着十,一字一句说道:“那就告诉他,不必看管奴家,奴家也不喜欢被人管束着.”十的眸光带着不赞同,终是在闻鹤一沉默地凝视下收回了想出口的话:“十明白了.”闻鹤一微微阴沉的妩媚脸庞一瞬间笑开,仿佛刚才的阴沉肃杀之气不是他身上传来的,眼角眉梢流转的情意,仿若他还是那个只会弹琴跳舞的柔弱妓子,只有十知道,刚刚那一霎那背上一凉,从脚尖发麻到头皮,面前这人伪装的太刻入骨髓了,仿佛他真的只是那些下作的妓子,令他也忘了这人的手段,背上的冷汗打湿了夜行衣,十脱力一般大口大口喘着气,眼前的美人见他这样朱唇轻启:“退下吧.”得了赦免一般,十轻喘着退后,转眼便消失在夜幕中,看着十逃也似的背影闻鹤一勾唇轻笑,倒是自己像洪水猛兽了吗逃得这么迅速,眉眼一弯继续哼着小曲收拾行李了.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轻柔婉转的声音渐渐变小…
 
www有人看嘛
 
加油
 
dd
 
第一世:第四章:
“没想到啊,摄政王也躲不过鹤一公子的美貌.”“是啊,堂堂摄政王居然成了妓子的入幕之宾.”“也难怪,鹤一公子貌美如妖,谁不想来上一晚.”“那也要有本钱,没看到摄政王拿出的黄金千万两吗”“鹤一公子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咯”
伴随着楼下各个官家叽叽喳喳的声音,美人终于从楼上下来了,依旧是一袭宽大的红色衣袍,艳丽如水的桃花眼略带羞意的看着前方,半张脸被暗红色的薄纱蒙起,只一阵风吹过隐约可见精巧的下巴与朱红的唇,长袍在身也挡不住美人窈窕的身姿,风吹的大了点那双玉腿便暴露在众人眼前,小腿细白却不孱弱,若隐若现的小腿线条堪称完美,右脚纤细的脚踝上缠了一圈红绳,此乃南国传统,妓子被卖出去脱离奴籍便需缠一圈红绳意为日后红红火火在不踏入青楼小馆,墨黑的长发随风微微飘起,更似人间桃花妖,齐渚越看着美人缓缓向自己走近,眸色深沉,扫了一眼旁边倒吸气的官家,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将身上的大氅解下向着美人走去,齐渚越比闻鹤一高了不少一件大氅在他身上竟然垂到脚踝掩住了那勾人的身姿,大手一搂将美人抱了个满怀,淡淡的蜜桃味扑到身上,齐渚越好心情的勾了勾唇看向那些官家,众人纷纷低头竟是无人敢再看那大氅下的美人,闻鹤一眉眼弯弯抬头望向拥着自己的男人开口:“王爷可是嫉妒了?”大不敬之言从面纱下朱红的双唇中吐出,齐渚越只觉得蜜桃香味越发浓郁,垂眸看着怀中的美人,半搂着走到马车前,双手撑着美人不盈一握的腰身向上一抱,轻而易举地便被他举上了马车,闻鹤一难得呆愣片刻而后微微一笑:“多谢王爷.”齐渚越抬头看着美人:“进去吧,外面风大.”闻鹤一略微点头回身钻进马车,齐渚越这才转身,利落地跨上了自己的黑马,回头看了眼马车眼神示意跟上,这才带着泱泱众人离开【倚醉楼】
“见过王爷.”苏锦舟略微俯身,齐渚越瞥了他一眼开口:“锦舟身子不好怎么还在风口站着.”苏锦舟垂眸不语,齐渚越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下了马向后面缓慢驶来的马车走去:“鹤一公子,到了.”只见黑色的帘布微微掀开,素白纤长的手指放在纯黑的帘布上更是惹人心动,紧接着出来的便是蒙着红纱的美人,墨黑的头发披散在双肩,火红的衣袍上依旧绣着金黑交织的彼岸花,齐渚越右手向闻鹤一微微一伸,闻鹤一白皙的手搭在了齐渚越手上,双手交叠,火热的大手抓住了闻鹤一冰凉的玉手一用力,美人便从马车上带落地,垂眸开口:“多谢王爷.”齐渚越看着美人身上自己的黑色大氅,心情越发好,笑眯眯的开口:“鹤一客气了,请吧.”闻鹤一抬步往摄政王府走去,一抬眸便看到了站在王府大门口的男子,男子一身白衫,长发束起皮肤苍白,特别是那薄唇只透出一丝丝的血色,身旁的小厮还不住地给人拍背,眼神在空中略一交汇,一人红袍在身眼波流转尽是风情妩媚,一人白衫直立苍白的脸上透出些许血色,终是美人微微俯身对白衣男子一欠身:“奴家闻鹤一,见过苏公子.”苏锦舟侧身面不改色道:“闻公子请进.”美人黑珍珠似得眼眸笑成了月牙,上前几步也开了口:“苏公子请.”两人便一齐往府中进去,齐渚越倒是被遗忘在了后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也抬步跟了上去.
齐渚越前一天便给闻鹤一安排好了住处,还是由苏锦舟帮忙着打理,苏锦舟便也不带着闻鹤一去正堂了,直接带着人进了他的院子里,闻鹤一停在院外看着院内的几颗孤零零只剩下几片枯叶的桃树更是笑的开心,苏锦舟回头便是看到美人那张带着薄纱的俏脸上,那双勾人心弦的眼眸弯成了月,怕是为了博这一笑连天边的星星都有人愿意为他摘,苏锦舟也跟着勾了勾唇角开口:“闻公子进来吧.”闻鹤一看着苏锦舟听话的走了进来跟在后头,苏锦舟带人进了卧室,上好的檀木造的桌椅,旁边还有个琴架,帘子后面便是内室,苏锦舟倒也没有往里走了,转身开口:“到了.”闻鹤一点了点头:“多谢苏公子了.”苏锦舟颔首,算是接了这感谢:“天色也不早了,闻公子早些歇息.”闻鹤一欠身:“有劳苏公子了,苏公子慢走.”刚出卧室便撞到了走来的齐渚越,苏锦舟面色平淡:“王爷,闻公子打算歇下了.”齐渚越挑眉,偏了偏头冲内室喊道:“那本王明日再来看鹤一.”说罢便同苏锦舟一齐往外走.
察觉两人都离开了,片刻后闻鹤一放下通往内室的帘帐,将被手心捂热的纸条看开在檀木做的梳妆桌上,这是方才从【倚醉楼】下来有人塞入掌心的,闻鹤一细细看着上面的字,明夜月升十分西郊见,显然是那个人的字迹,抬手拧了拧眉心将纸条放到身旁的烛火上,纸条在火焰的吞噬下缓缓卷曲、焦黑,变成烟烬,愣神看着地上的烟灰闻鹤一嗤笑一声,倒也是怕自己跑了,这才第几天便憋不住要见自己,想罢脱了衣裳泡尽小厮准备的浴盆中,熏上来的热气模糊了视线,染红了眼角与脸颊,闻鹤一泡完也只草草的擦了身子上了床,锦衣玉被,睡得香甜.
 
大家多多冒泡啊 提提意见什么的 楼楼真的是小白作家,还不是很懂
 
写得挺好的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耽美 最新文章
和舍友一起穿越到古代的文,各自有cp。副cp
甜饼 |虐文 |古风 |现代 |重生等啥都有~个
记录自己看过的文
he为主,甜甜的恋爱 |熬夜都还要看
百度监督员(BDU)招有志之士,欢迎大家加入
病娇 |偏执 |疯批攻
纯记录分享。没有简介。文不多,都是最近看
晋戈寻欢 飞刀清源——龟速更,慎入!
2020年是入耽美坑的第12年,记录以后的每一
各位,关于abo?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9-21 12:37:37  更:2021-09-21 12:45:19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