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潇湘溪苑 -> 【原创】我亦飘零久 (师徒父子) -> 正文阅读

[潇湘溪苑]【原创】我亦飘零久 (师徒父子)[第1页]

作者:qingguzhai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1]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一楼度娘。
一个类似《赵氏孤儿》的故事。
还是民国滴。
@小蝴蝶飞过
可能个人想法比较自私,用高大上的说法来说就是追求公平自由平等巴拉巴的……
孩子和父母能够平等吗?不是说法律上的,而是指道德。
咱们国家的孝道由来已久,历史深远几乎是深入到每一个人的心里。当然我并不是说不好,孩子对父母自然是要孝顺啦。但也不能如古代父父子子那样,老子可以掌握儿子的生死。
当时看到赵氏孤儿的故事,自然也有钦佩,能够舍弃自己的孩子。可是他的孩子呢,难道就用说一句你的命是我给的,我要你还给我。就被自己的儿子送入死地。好残忍。
可惜古来文章多褒奖,认为这就是大义。
如一个官员,在救灾抢险的时候,放着离自己近的亲人没救,反而去将远处的老百姓就起来。
我也只能说一句:难道你亲人的命就不是命?这就不算是渎职吗?送亲人去死,别人也只会说一句,大义灭亲,好!反正不是他自己的命。
扯远了。这不是道德批判。
也并不是说我觉得赵氏孤儿不忠义。是一个好人,但总觉得对他那个孩子,不公平。
这篇文就是那个本该死掉的孩子又重新出现的故事。大概情节想好,肯定是能完结,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请忽略)
你是想写一个大义的父亲为了救某人舍弃了自己的儿子,这个儿子为主角这一个故事?
看过九岁县太爷,一个类似赵氏孤儿的故事,其实这对那个被换的孩子挺不公平的,叫心远,因为他所谓的大义,逼疯妻子,难得心远能毫无芥蒂的跟他在一起认爹,废话这多我想说的重点是这儿子应该恨他爹吧,不会轻易认亲吧,爹渣吗
第一章 初相见 
 “你说你是谁的儿子?”
  杜怀章看着面前的少年,整个人都呆愣住。紧紧地握着茶杯。铁铸一般的手竟然轻微颤抖,滚烫的茶水倾洒。他也无所察觉。
  少年很瘦,两颊都凹陷下去。身上衣服破旧,风尘仆仆,手里还提着一个布包裹。不知道是不是常年日晒的缘故,他的皮肤很黑,肤色暗淡,身量也未长开。一点儿也不想是十六岁的样子。唯一双黑亮的眸子闪着光芒,让那乡下少年身上,有了不一样的气质。
  “您当真是杜怀章杜伯父?”
  杜怀章僵硬点头。
  “家父赵玉珏!”
  少年忙跪在地上。“小侄赵横川,见过杜伯父。家母临终前告诉小侄,若要见到杜伯父,一定要我给您磕头。以答谢杜伯父当年相救之恩。”说完,恭恭敬敬地给杜怀章磕了三个头。
  赵横川身手到敏捷,转眼间三个头已经磕完。杜怀章绕过办公桌时,赵横川已经利落的站了起来。
  杜怀章在他身前停下脚步,两人之间很近,又很遥远。他的目光落在赵横川手臂上的黑布,想到他说的话,神色黯然。“嫂夫人,已经过世了吗?我竟也不知道。”
  “家母半年前就故去了。”赵横川微微低了头,乱蓬蓬地发窝中间可以看见两个旋。“家母临终时,说,叫我来投奔伯父……”赵横川红了脸,他也实在是走投无路。家中本就清贫,两间房舍早就被变卖换做药钱。最后一点积蓄也用来办理丧事。如今已是身无分文。
  赵横川只到杜怀章的胸口,低下头就跟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毛茸茸的脑袋和削瘦的肩膀,那样的瘦。
  胸口堵着的那口气,越发地沉闷。杜怀章用尽了力气,才克制住想要抱住赵横川的念头,只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一把的骨头。
  “说什么呢,你父与我是生死之交。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儿子。”再说到儿子的时候,杜怀章止不住颤抖。
  “多谢伯父!”
  两人坐到沙发上,杜怀章叫副官给他倒了杯水。
  赵横川一口气喝了。
  “嗯,今年有十六了吧。十六年了。读书了吗?”
  “读了,读到中学。不过读的不好,后来也没钱了。”赵横川语气里难掩失望和无奈。他小心翼翼地看了杜怀章一眼,又垂下了头。
  “我记得赵家乃禹城大户,家资殷厚,怎么……”
  赵横川微微低了头,“家父出事时,族长为了保存赵家,将他逐出宗族。后来祖父祖母接连去世,又因这一茬,家中叔伯便不肯……好在有口饭吃。”
  杜怀章愣住。他以为赵横川就算不过富贵日子,也不至于如此艰难。当初救下他们之后,杜怀章也因被通缉,去了国外。一直等到民国时才回来。派人去打探过,都说赵家他们这一房,举家迁徙,不知去了何方。而那个孩子,都以为活不了……
“我记得,那时候有消息说你已经……”
赵横川微笑:“听母亲说,当时是挺险的。他们抓了父亲不算,还要抓我。好在我那时染了病,他们以为我活不了,就将我丢给同在牢里的父亲同学,叫她照顾我。后来革命成功,牢里面也是乱哄哄,我们就趁机逃出来。后来托老乡送我回了母亲那里。”
杜怀章愣了愣,不自然地低头。
“你母亲……你生活地好吗?”
“很好啊。”话音未落,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好在赵横川脸皮厚,只是赧然地看着杜怀章。
  “看我,光顾着说话,怎么把这事忘了。走,先去吃饭。等一会儿跟我回家……”杜怀章的话戛然而止,家,家中还有杜恩之。说不清的情绪,就是不想赵横川见到杜恩之。
  赵横川眉目间闪过一丝失望和难堪。“伯父,我已经有落脚的地方,不用麻烦。我来桐城,就想找份工作。什么都好,我能吃苦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杜怀章没想到自己只是些微的迟疑,就被赵横川看了出来。他怎么没有发觉赵横川的落魄?什么落脚之地,也是他随口说出的,不想自己为难吧。也是有骨气的小子。可杜怀章宁愿他和软一些。“我家中侄儿最近重病,乱糟糟的一团。这样吧,我最近就住在学校里,你跟我住。这么大的学校,还容不下你吗?工作的话就不要说了,先住下,至于是读书还是工作,咱们再商量。”
  到底人穷志短,赵横川犹豫再三,也没有拒绝。
  
赵横川是杜的儿子?
才看到师徒,师父是没出来吗?还是师傅就是父亲?
突然没理解了赵氏孤儿是什么梗。。。楼楼多更些让我明白吧然后。。。你又开坑了好激动

前排!!
   -- 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这个设定很好诶,我喜欢这种说对也不对,说错也不完全错的梗。剪不断理还乱,人生不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像人生么?
喜欢看楼主的文,也喜欢这个设定
婆婆,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儿媳妇吗
咦~发现一篇有意思的文文,驻扎了!
第二章
正是上课时间,有几个班在操场上训练。还有一个班在上搏击课。赵横川被吸引,不住地朝操场张望。
  “……这以前是座教会中学,后来倒闭了,被我买下来。其实也不算是军校,就是培养些人来用。”杜怀章边走边说。猛地看到赵横川眼中一闪而逝的亮光,“你……喜欢参军?”
  “嗯。我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以前书读得一般,倒是跟村里的谢叔学了些拳脚。他以前是大户人家的护院。不过母亲不喜欢,我也就很少练了。”赵横川的目光一次也没有离开过操场。
  杜怀章就忽然想到了恩之。他记得有一次同僚开玩笑,说恩之细皮嫩肉的,又喜欢读书,怎么看都不像是杜家武夫养出来的孩子。他将那个同僚打落了三颗牙。
  其实他是害怕。
  他又看赵横川,不知道是不是营养不良,十六岁的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比杜恩之低了一头。他不经意地将手放在赵横川肩膀上,将他的衣领朝下拉了拉。肩膀和脖颈相交处有粒黑痣,杜怀章的心都揪了起来。
  “喜欢这里?”杜怀章再一次问。
  “嗯。”赵横川答得爽利。
  默默地走了一段,学校后面就有一家很好的川菜馆子。叫了一桌菜,杜怀章只是吃了两口。赵横川看样子是饿坏了,狼吞虎咽的扒着菜,将一碟子的红烧肉吃掉了大半盆子。天知道他,已经两月没见荤腥了。
  杜怀章心头乱突突的,闷地难受。叫了瓶高粱酒,自己一个人自斟自饮。
  “来军校吧。”他忽然说。
  正在闷头吃肉的赵横川愣了愣,满嘴油光地看着杜怀章。
  “我准备办个初级班,还没招人。有兴趣吗?”
  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赵横川眼睛亮了一下,似烛火跳动。但是很快,那点光芒散尽,只余了点灰淡的光泽。
  “还是,算了吧。我,我想上大学。我可以工作,赞学费。”
  “能告诉伯父为什么吗?你明明很喜欢的。”
  “母亲不喜欢。”赵横川怅然地放下筷子,“家父的学识,伯父清楚。母亲对我自然有所期望。虽然她从不曾怪罪于我,可我还是不想让她失望。我也不奢求成为父亲那样的学文大家,读完大学,我也能够对他老人家有所交代了。”
  是呀,那是他的父亲,他应当孺慕敬仰。
  训练的口号隔着一道墙,清晰地传了过来。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挥洒热血。恍惚也是这般年纪,他做出了那个决定。他仍记得秀婷产后虚弱,脸白如纸。没有他想象中的歇斯底里,但她的目光那样灼人,他在她的目光里看到了狼狈的自己。没有哭没有闹,秀婷木然地叹口气,“为什么要告诉我?”一缕哀凉而绝望的笑意,爬上她的脸。
  当时他不懂,只本能地逃避着。她只说:“你不要后悔。永远都不要后悔。”也没有闹,只是那样木然地躺着,再也不看他一眼。半日之后,秀婷便去了。
  他是知道的,大夫也说她没多少时光了。可是他为什么要将那件事情告诉秀婷?他于很多年之后才明白,秀婷当时该有多么的绝望。可他不说,又能瞒过多久呢?刚刚生下来的婴儿,变成了半岁大孩子,怎么会看不出来?
  秀婷的目光,如同深埋在心底里的一根针,隐隐的刺着他。在见到赵横川之后,他便知道,这根针再也拔不出来了。
  再后来,消息传来,说孩子死了。
  他将秀婷生产时的庄子封起来,不许人去,也不许人卖。就好像如此,他就能将这件事也封起来,当做从未发生一样。
  杜怀章叹了口气,用连他自己都惊讶的温和口吻说道:“那你自己呢?喜欢吗?”
  赵横川面上闪过一丝愧疚。正是因不喜,所以才愧疚。他对读书没有多大的兴趣。虽然喜欢看野史笔记、新进文章,但仅仅是看。若要让他日日坐在屋里做学问,他就受不了。他一面仰慕着自己慷慨就义的父亲,希望成为父亲那样的人,一面又无法做到心无旁骛地读书。还有母亲,她该多么失望啊。
  杜怀章眼光毒辣,怎看不出赵横川所想。斟酌了下,他才道:“上大学还是上军校,都要你自己考虑。但我觉得,做父亲的,不在乎自己的孩子能否成为和自己一样的人。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孩子是否快乐,是否正直。至于做什么职业,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父亲还常跟我说,想要投笔从戎,可惜他身体不好才作罢。你若违背本心,上大学仅是为了父亲,学不能致用。也不是赵兄乐意见到的。”
  可到底是希望他得偿所愿,还是希望他……杜怀章也辨不出滋味,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尽。
  赵横川若有所思,浓眉时而皱起,时而舒展。湛湛的目光之中,渐渐凝起一丝火光,随着他的眉头,摇曳不定。最终,那丝火光明亮耀眼,赵横川的一张面孔也生动起来。
  知他做了决断,杜怀章也不自觉带了笑意。但那笑意里,更多的是酸涩。
 

孩子什么时候会知道呢。。。我觉得这是个好虐的设定
我觉得设定本身就是虐的,心疼横川
酱紫不是成虐爹不是虐儿砸了嘛
第三章
吃过饭,便回了学校。学校建校不到一年,一切都方兴未艾。杜怀章是校长,对军校也是真上心,便倦了铺盖卷搬到了学校里住。
  给赵横川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又带他去学校的公用澡堂洗澡。学生还在上课,澡堂里没人。在帮赵横川搓背的时候,杜怀章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的瘦。真可以用皮包骨头来形容。瘦骨嶙峋的胸膛后背,根根肋骨清晰可见。以至于在很多年之后,杜怀章最热衷的事,仍然是给赵横川进补。
  学校宿舍很多,但杜怀章叫人搬了张床到自己的房间,同赵横川在一起住了近一周,直到新生们陆续到位,他才让赵横川搬回学生宿舍。
学校本就是初建,学员也不过招了两批,算上新生,也不过百来人。
  清晨五点钟,哨声响彻校园。
  赵横川同宿舍的其他三个同学迅速起身,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整理内务、刷牙洗漱。赵横川的下铺是个面向粗犷的叫彭绪东,农家出身,一听到哨声立刻翻身坐起。
  “我怎么刚刚躺下,就吹哨了?”贺临武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他的名字里带了个武字,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少爷。生的细胳膊细腿,面向也颇为清秀俊俏,唇红齿白的。他是城东绸缎庄二房的独子,在家里也是颇受宠爱。不知道脑筋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学不上,瞒着家里报了军校。
  “别抱怨了,快起来吧。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迟到了不好。”贺临武上面住着的是林久,眉目端正,一笑起来就有两个酒窝。
  贺临武不过抱怨两句,既然来了军校,总归是下了一番心思的。但心底里的热乎劲能支撑到几时就不知道了。挣扎着起了床,跟着众人后头,一块下了宿舍楼。
  新学员共二十人,都在五点五十之前站在了操场。
  教官没到,大家都无所事事地站在原地,根据大小个排了队列。
  “哎,听说咱们的教官是校长哎!从德国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又是省城的高官。听说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才被下放到军校做校长的……”
  “是吗?那咱们不都是校长的亲传弟子了?”
  “可不是嘛!听说可严厉啦……”
  赵横川听他们说的大多都是杜怀章如何如何。他并不清楚杜怀章的底细。当初只听母亲提过这位世伯,知道是虞县大户,说是父亲好友,有过命的交情,或可投奔。自母亲去世,他现实辗转寄居在几个亲戚处,又被间接赶了出来。想着去省城考大学,一路兜转,路过虞县,身无分文,才常识找到杜怀章。没成想杜怀章不仅收留了他,还为他安排入学,一应事宜,都面面俱到。
  再想起那些亲人的嘴脸,赵横川只是感慨。
  “大家聊得很高兴啊?虽然你们是没有经过训练的新兵,但我没有想过我,素质这么差。”冰冷冷地声音从身后传来,杜怀章走到大家面前。
  刚刚还叽叽喳喳的新学员全都安静下里,看着前面的教官。说是敬畏还谈不上,毕竟都是朝气蓬勃的年纪,能来上军校的,能来上军校的也绝不是文文静静的奶油小生。不过在遇到杜怀章的目光时,全都心底里冒寒气,各种心思都息了起来。
  杜怀章并不是五大三粗的人,因常年战火淬炼出的锋锐英气,也遮掩不了他偏于俊逸的相貌。
  如果不是和杜怀章住了近一个礼拜,赵横川都怀疑那个待他温和的世伯,跟眼前的教官是否为同一个人。杜怀章扫过来的眼神冰冷,对赵横川也是一样,不带丝毫情感。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军校校规都发到各位的手里了。我只说一点,无论任何人,有错必罚。刚刚是谁在队伍里说话,站出来!”
  无人回答。
  杜怀章背着手,也不再说什么,对排头第一个学员说道:“报数!”
  难道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大家正疑惑,就看到杜怀章手里拎着办掌宽的武装带,绕到众人身后,抡起胳膊就是一记皮带。“既然没人承认,那就一起受罚。”
  赵横川个子矮,就排在第三位。听到旁边声音,就禁不住一抖。也不知杜伯父会不会放水。杜怀章已经走到他的身后,破空声响起,结结实实的皮带从左肩落下,几乎要将他劈开。赵横川脑子炸开,沉重的皮带让他前倾一步。还未上一皮带里缓过来,第二记狠狠落下,打得他眼前发黑。
  他生得瘦,宽宽大大的衣服仍掩不住慢慢鼓起的伤痕。杜怀章看着被打得摇摇晃晃的赵横川,抿了抿嘴角。
  “站好!”杜怀章冷冷说道,又走到第四人身后。
抢沙发
本来就没多少肉,全是骨头,皮带打到骨头上得多疼啊
这么快就挨揍了可怜孩儿
昨天晚上第一次看到楼主的文,当时看的是只应离合是悲欢,然后又陆续看了何日归家洗客袍,却道天凉好个秋,也无风雨也无晴,再接着就是这本我亦飘零久,喜欢楼主的文风,也感动于每一个故事里的他们,往之,客舟,默石,步天,步海……每一个角色在楼主的笔下都是那么的鲜活,饱满,他们的命运各不相同,却各有各的执着和坚韧,而民国的时代大背景,更是赋予了他们更深沉的内涵。结局又总是恰到好处,让人看完心中惆怅,回味良久,不似其他的文拖泥带水,番外一个接一个让人觉得早已失去原有的味道。潜水看完了楼主的那么多美文,不冒一下泡都觉得不好意思,谢谢楼主带给我那么多的感动!
而且不得不说楼主很会给文起名字,哀而不伤,人物的名字起的也很有味道
杜在学校会透露和川的关系么?
婆婆的每个儿子都是瘦子然而儿媳妇想瘦点却好难
已收
第四章
刚刚前面两人都是一人一记皮带,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反要多挨一下。赵横川画笔苗就的浓眉一拧,大声喊了句:“报告!”
  安静的操场上,这声报告及其突兀。
  “什么事?”杜怀章刚刚抡圆的胳膊放下,看着这个瘦如柴骨的出头鸟,又气又笑。果然不是柔顺性子啊。
  “报告,为什么他们都是一下,而我要挨两下?”
  “这有区别吗?”
  “这不公平!”
  赵横川疼地一身冷汗,整个后背都火辣辣的。两条痕迹相交的地方更是疼痛难忍。声音便惨了些气恼。他向来不是好脾气,既然杜怀章摆出了老师身份,他也不必再如世侄那样恭谨了。
  “哦,公平啊……”杜怀章回到赵横川身后,手中的皮带便狠狠甩了下去。
  一连两下,痛得赵横川弯下了腰,却没在动一下。
  “第一下,是你们在队列里讲话;第二下,是你在受罚是乱动;剩下两下是质疑你的教官!”杜怀章有些杀鸡儆猴的意味,后面两下,打得更是狠厉。
  赵横川的冷汗顺着脸颊下趟,一口气在胸膛里乱撞。
  “怎么样,这个解释满不满意?”杜怀章将皮带轻抵赵横川的肩头,语气清冷。
  背后的伤叠在一起,突突地疼。赵横川喘了一口气,皮带压在肩上,颇有不满意就继续的意思。赵横川咬了咬牙,才大声地道:“学生服气!”
  “记住!不要质疑你们的长官!”
  等到二十人打完,赵横川也找出了规律:但凡移动的、喊出声的,便要挨上第二下。
  他微微侧目,只看到了杜怀章冷硬的侧脸。赵横川龇牙咧嘴地揉着后背,有些明白昨天杜怀章跟他说那些话的意思了:即入了军校,做了杜怀章的学生,便要守杜怀章的规矩。世侄可以享受特权,学生不行。
  等到全部教训完,杜怀章才背着手站在众人面前,神情肃穆:“既然有人跟我说公平。那我就来告诉你们什么是公平。在这里没有公平!你们是军人!从报名入校的第一天起,你们就是军人!什么是军人?绝对的服从和纪律。没有公平,没有尊严,没有自由!”
  杜怀章铮然有声地话语在操场上回荡,不知道学员们有没有听进去,但威慑是有了。
  杜怀章用了十二分力气的下马威,让新来的学员全都服服帖帖。晨练时也都十分卖力,怕站在一旁监督的杜怀章再次出手。因而晨练结束,大家都快累散架了。
  尤其是贺临武,就站在赵横川旁边。眼圈都红了。也不知是否后悔来了军校。
  从来没有这么累过的学员们早就饿得饥肠辘辘,排队到了食堂前,要不是后背还隐隐作痛,早就全扑进去了。
  学校只有一处食堂,老师学生全在一处吃饭。
  陈仲康抱着手臂,看着远处二十个新生,笑道:“难得进了一批新人,林珺,有没有瞧上眼的?”
  林珺一副万事莫理的冰冷的样子,眼皮都不抬一下。“有什么好看的,你瞧校长对谁下手最狠,就是谁了。不过看了也没用,校长亲自带班,好苗子也轮不到你。”
  “说的有理。”陈仲康看着站在食堂门口的杜怀章,叹道:“这群倒霉孩子,不知道谁又要挨揍了。你说校长怎么老是这些招数?也都不知道换换!”满满的幸灾乐祸。
  “这明明是你设得套!”林珺鄙夷。
  陈仲康夸张地摊开手,“怎么是我,明明是校长说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的嘛!要不然这帮没纪律的小子还不都反了天?就是要震慑!”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1] [放入我的收藏夹]
  潇湘溪苑 最新文章
【原创】无悔无愧(古风父子)
【原创】坦途
【原创】渡囚(现代,师生,兄弟,父子)
【原创】许你一世安宁(古风 父子 甜宠)
【原创】短歌行(军师联盟同人,父子)
【原创】明天 (现代父子,温馨,慢热)
【纪实】老公太污怎么办?在线等!急!
【潇湘溪苑】【原创】疼你不代表可以放纵你
【同人】王室教师海涅
【原创】归宿(兄弟训诫,甜虐随心)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3-24 16:29:30  更:2017-05-30 20:23:29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