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阅读阅读网 -> 小说文学 -> 电影小说《茅草湾》 -> 正文阅读

[小说文学]电影小说《茅草湾》

作者:九星上将2019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特别声明:本小说是一篇独特的湘语小说,会让读者好好儿领略一番湖湘方言的魅力。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本故事纯属虚构。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6:06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本故事纯属虚构。    
    -----------------------------
    情节全然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关于原创作者的特别声明

    本小说改编自电影剧本《群众》。    无论是电影剧本《茅草湾》还是电影小说《茅草湾》,其实都是“九星上将”的原创作品。    只不过,“九星上将”的腾讯账号是“石榴木”,故而以前打了一个“九星上将转发”的旗号。    这仅仅是一种策略而已,并不代表是真正的转载。    “九星上将”保证今后在舞文弄墨版块发表文学作品的话,直接署名“九星上将”,再不用“转发”、“转载”之类的名义。    


    公告

    九星上将2012=九星上将123=我就是九星上将=九星上将就是我=蒙冤的九星上将=九星上将2016=我就是九星上将16=九星上将2017=我是九星上将2017=九星上将2019。    

    之所以账号更换较频繁,只因网管胡乱封禁。    特此声明。    


    “九星上将”的腾讯账号——“石榴木”QQ号:1833889548    
    @九星上将2019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补充修正版)

    关于原创作者的特别声明

    本小说改编自电影剧本《茅草湾》。    无论是电影剧本《茅草湾》还是电影小说《茅草湾》,其实都是“九星上将”的原创作品。    只不过,“九星上将”的腾讯账号是“石榴木”,故而以前打了一个“九星上将转发”的旗号。    这仅仅是一种策略而已,并不代表是真正的转载。    “九星上将”保证今后在舞文弄墨版块发表文学作品的话,直接署名“九星上将”,再不用“转发”、“转载”之类的名义。    

    附:


    公告

    九星上将2012=九星上将123=我就是九星上将=九星上将就是我=蒙冤的九星上将=九星上将2016=我就是九星上将16=九星上将2017=我是九星上将2017=九星上将2019。    

    之所以账号更换较频繁,只因网管胡乱封禁。    特此声明。    


    “九星上将”的腾讯账号——“石榴木”QQ号:1833889548  

    电影剧本《茅草湾》阅读地址:

    (一)http://bbs.tianya.cn/post-384-21203-1.shtml?event=share|share-q-zone

    (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640740100zil9.html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公告

    由于楼主今、明两天有家事要处理,若无其它意外的话,小说的正文部分以及情节大纲只能留待后天开始陆续发出了。    敬请期待。    再会!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特别声明:本小说是一篇独特的湘语小说,会让读者好好儿领略一番湖湘方言的魅力。    
    -----------------------------
    公告

    小说中出现的湘方言动词——“呷”,本字当为“吃”。    此处故意使用俗字而非本字,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凸显与普通话的差异。    特此声明。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2012年1月3日早晨七点五十分。    

    湘北橘城市国土资源局门口不远处的公路旁。    

    一老一少正在候车。    

    老者六十开外,五短身材。    他蓄着偏分头,长方脸庞,面色黄中带黑。    他上身穿着一件深青色棉袄,右肩上背着一个灰白、赭红双色相间的挎包。    

    年轻人肤色白皙,眉目清秀。    他身穿一件墨绿色皮夹克,右手提一个红褐色手提包。    

    老者乃是湖南天祥生物技术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副主任、退休公务员——郭曙光。    

    年轻人乃是湖南天祥生物技术集团有限公司档案员——廖楚材。    

    廖楚材打了个哈欠,皱着眉头说道:<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燥人(烦人),元月三号就上班。    

    郭曙光微笑道:<沅江话>哈哈哈,私营企业就是个家的(私营企业就是这样儿的),国家法定假期一般总各会打点折扣(国家法定假期一般反正会打点儿折扣)。    

    郭曙光接着说:<沅江话>旧年子国庆节应该放七天假(去年国庆节应该放七天假),我侬公司只放得三天(咱们公司只放了三天)。    元旦三天假扣得求哒两天(元旦三天假扣得剩了两天),折扣打得还不算多。    

    廖楚材【微笑着点了点头】:<沅江话>也是的咯(也是吧)!

    一辆陈旧的大型公交车自东向西开了过来。    车前玻璃下方的位置的路线牌上印着殷红色字样:南大——茅草街。    

    郭曙光对廖楚材说:<沅江话>你晕车,坐大巴不呷亏些(坐大巴不受罪一些)。    

    言毕,郭曙光向着大公车使劲招手,大巴在郭曙光的左前方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了。    

    郭曙光同廖楚材走到车门边。    

    郭曙光向坐在司机右侧的中年女售票员发问:<沅江话>个趟车跌草尾胜天啵(这趟车停草尾胜天吗)?

    女售票员连忙回答:<新湘语长沙方言湘阴农村土话>跌(停)!将劲上车(赶紧上车)!

    2012年1月3日早晨七点五十分。    
    湘北橘城市国土资源局门口不远处的公路旁。    
    一老一少正在候车。    
    老者六十开外,五短身材。    他蓄着偏分头,长方脸庞,面色黄中带黑。    他上身穿着一件深青色棉袄,右肩上背着一个......
    -----------------------------
    郭曙光向左转过脸对廖楚材说:<沅江话>你先上去咯(你先上去吧)!快点桠唧(快点儿)!

    廖楚材和郭曙光一先一后登上了大巴车。    

    车内,前排乘客座已经坐满。    

    郭曙光伸出左手拍拍廖楚材的肩膀,低声道:<沅江话>将令坐得后背去(赶紧坐到后面去),我来买票!


    @九星上将2019
    郭曙光向左转过脸对廖楚材说:<沅江话>你先上去咯(你先上去吧)!快点桠唧(快点儿)!
    廖楚材和郭曙光一先一后登上了大巴车。    
    车内,前排乘客座已经坐满。    
    郭曙光伸出左手拍拍廖楚材的肩膀,低声道:<沅江话>将令坐得后背去(赶紧坐到后面去),我来买票!
    -----------------------------

    廖楚材行至乘客座倒数第二排左二座旁,一屁股坐下,随即将手中的红褐手提包置于自己并拢的大腿上。    

    郭曙光把一张二十元人民币钞票递给女售票员,随后径直走到乘客座最后一排的沙发前,转身坐下,将右肩上的双色挎包放至分开的两腿之间。    

    @九星上将2019
    廖楚材行至乘客座倒数第二排左二座旁,一屁股坐下,随即将手中的红褐手提包置于自己并拢的大腿上。    
    郭曙光把一张二十元人民币钞票递给女售票员,随后径直走到乘客座最后一排的沙发前,转身坐下,将右肩上的双色挎包放至分开的两腿之间。    
    -----------------------------
    廖楚材的左前方的座位上坐着一位扎着马尾辫的长脸中年妇女,她左边的座位上端坐一名戴着金丝玳瑁眼镜的平头中年男子。    二人看上去身形都显得比较高大。    

    廖楚材正前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把头发染成金黄色的中年女子。    她看起来身躯短小,脸上长有些许雀斑。    

    @九星上将2019
    廖楚材的左前方的座位上坐着一位扎着马尾辫的长脸中年妇女,她左边的座位上端坐一名戴着金丝玳瑁眼镜的平头中年男子。    二人看上去身形都显得比较高大。    
    廖楚材正前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把头发染成金黄色的中年女子。    她看起来身躯短小,脸上长有些许雀斑。    
    -----------------------------

    马尾辫中年妇女向左转过头对身旁的金丝边眼镜中年男子说:(泛南方口音的普通话)今天上午抓紧时间在南洲办完了事,下午就返回长沙。    明天一大早还得坐飞机赶到广州的公司总部作汇报。    完了以后,可能又会交付新的出差任务。    【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唉,好紧张啊!

    金丝边眼镜男苦笑道:(泛南方腔普通话)搞工作嘛!不干活,哪里来的收入?我们男人都是拖家带口的命,压力只会比你们职业女性更大!

    @九星上将2019
    马尾辫中年妇女向左转过头对身旁的金丝边眼镜中年男子说:(泛南方口音的普通话)今天上午抓紧时间在南洲办完了事,下午就返回长沙。    明天一大早还得坐飞机赶到广州的公司总部作汇报。    完了以后,可能又会交付新的出差任务。    【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唉,好紧张啊!
    金丝边眼镜男苦笑道:(泛南方腔普通话)搞工作嘛!不干活,哪里来的收入?我们男人都是拖家带口的命,压力只会比你们职业女性更大!
    -----------------------------
    金发雀斑女从放在自己右腿边的一个粉红色女式单肩挎包内掏出一个淡紫色小化妆盒跟一面小镜子,打扮起来。    

    廖楚材向右后方转过头,与沙发上的郭曙光闲聊。    

    廖楚材【面露倦容】:<沅江话>我侬公司就是企业组织行政化的一只典型(咱们公司就是企业组织行政化的一个典型),我侬办公室制作出的文件比橘城市委机关的还规范些(咱们办公室制作出的文件比橘城市委机关的还规范一些)。    

    郭曙光【无可奈何地】:<沅江话>有个恁高的要求唦(有这么高的要求嘛)!办公室的工作,做好哒(做好了),别个不得刻意表扬你(别人不会刻意表扬你);冇做好(没做好),别个盯哒你讲斤(别人盯着你斤斤计较)!


    @九星上将2019
    金发雀斑女从放在自己右腿边的一个粉红色女式单肩挎包内掏出一个淡紫色小化妆盒跟一面小镜子,打扮起来。    
    廖楚材向右后方转过头,与沙发上的郭曙光闲聊。    
    廖楚材【面露倦容】:<沅江话>我侬公司就是企业组织行政化的一只典型(咱们公司就是企业组织行政化的一个典型),我侬办公室制作出的文件比橘城市委机关的还规范些(咱们办公室制作出的文件比橘城市委机关的还规范一些)。    
    郭曙光【无可奈何地】:<......
    -----------------------------
    公共汽车安装的面向乘客的彩色电视机正在放映国产电影大片——《夜宴》。    当荧屏上出现由影视明星章子怡的裸体替身——邵小珊演出的剧中人——婉后的裸背镜头时,一些男性乘客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同时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九星上将2019
    公共汽车安装的面向乘客的彩色电视机正在放映国产电影大片——《夜宴》。    当荧屏上出现由影视明星章子怡的裸体替身——邵小珊演出的剧中人——婉后的裸背镜头时,一些男性乘客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同时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

    招手即停的公交车上来了三名成年男子。    一人在司机右后方的发动机罩壳上坐下,一人于副驾驶座左后方的发动机罩壳上坐下,最后一人则坐到了放在女售票员座位左前方地板上的一个黄灰色布面的折叠撑板凳上。    

    廖楚材目睹三人的动作,心里犯起了嘀咕。    

    廖楚材想:奇怪!后排的乘客座不是还有空位吗?这三个家伙难道看不见?怎么不是坐发动机罩子儿就是坐马扎子儿呢?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4 17:42:12
    招手即停的公交车上来了三名成年男子。    一人在司机右后方的发动机罩壳上坐下,一人于副驾驶座左后方的发动机罩壳上坐下,最后一人则坐到了放在女售票员座位左前方地板上的一个黄灰色布面的折叠撑板凳上。    
    廖楚材目睹三人的动作,心里犯起了嘀咕。    
    廖楚材想:奇怪!后排的乘客座不是还有空位吗?这三个家伙难道看不见?怎么不是坐发动机罩子儿就是坐马扎子儿呢?
    -----------------------------

    车门又一次打开了,这回进来的是一位个子偏矮、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    他留着平头,鼻梁上架着一副正黑色边框眼镜,上身挂着一个左肩右挎的深黑色帆布小挎包。    

    黑皮眼镜男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随后便在司机右后方的发动机罩壳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正好坐在先前上来坐于此处的那名男子旁边。    

    廖楚材见状,心想:这位莫非真是眼神儿不好?后排的空座儿一个都瞧不见?

    @九星上将2019
    车门又一次打开了,这回进来的是一位个子偏矮、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    他留着平头,鼻梁上架着一副正黑色边框眼镜,上身挂着一个左肩右挎的深黑色帆布小挎包。    
    黑皮眼镜男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随后便在司机右后方的发动机罩壳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正好坐在先前上来坐于此处的那名男子旁边。    
    廖楚材见状,心想:这位莫非真是眼神儿不好?后排的空座儿一个都瞧不见?
    -----------------------------
    两条均为四十多岁光景的中年汉子一前一后上了大巴。    前面一人,上身穿着一件解开了拉链的深褐色皮夹克,过早谢顶的头部下方是一张惨白、无血色的四方大脸;后边一人,身穿青灰色毛线外套,一张长圆脸面色通红,犹如喝醉了酒一般。    

    皮夹克白脸汉向毛线外套红脸汉使了个眼色,二人在乘客座后排选了两个同列异行的右一空位坐下,红脸汉在前,白脸汉居后。    

    @九星上将2019
    两条均为四十多岁光景的中年汉子一前一后上了大巴。    前面一人,上身穿着一件解开了拉链的深褐色皮夹克,过早谢顶的头部下方是一张惨白、无血色的四方大脸;后边一人,身穿青灰色毛线外套,一张长圆脸面色通红,犹如喝醉了酒一般。    
    皮夹克白脸汉向毛线外套红脸汉使了个眼色,二人在乘客座后排选了两个同列异行的右一空位坐下,红脸汉在前,白脸汉居后。    
    -----------------------------

    黑皮眼镜男的黑挎包里传出移动电话铃声。    

    黑皮眼镜男赶忙自黑挎包内掏出一个手机,开始通话。    他的音量很大,以至于旁人根本无法听清电话那头的人的话语。    

    黑皮眼镜男:(粤语口音的普通话)是阿花吧?我已经在橘城市区上了去茅草湾的公交车了。    哎呀,你们湖南人特别是长沙人,素质真是不怎么样。    我在长沙租辆出租车到橘城市区,那个黑心的司机收我八百块钱!为了防止再上当,我去茅草湾干脆改坐公交车了。    

    皮夹克白脸汉笑着对毛线外套红脸汉说:<沅江话>外地佬,茅草街都不晓得(茅草街都不知道),讲成只“茅草湾”(说成个“茅草湾”)。    

    @九星上将2019
    黑皮眼镜男的黑挎包里传出移动电话铃声。    
    黑皮眼镜男赶忙自黑挎包内掏出一个手机,开始通话。    他的音量很大,以至于旁人根本无法听清电话那头的人的话语。    
    黑皮眼镜男:(粤语口音的普通话)是阿花吧?我已经在橘城市区上了去茅草湾的公交车了。    哎呀,你们湖南人特别是长沙人,素质真是不怎么样。    我在长沙租辆出租车到橘城市区,那个黑心的司机收我八百块钱!为了防止再上当,我去茅草湾干脆改坐公交车了。    
    ......
    -----------------------------

    黑皮眼镜男【满脸喜悦】:(粤语腔普通话)车上各位朋友都是去茅草湾的吧?到站了,我请大家吃饭、抽烟!

    皮夹克白脸汉好奇地问道:(新湘语口音的普通话)没事干吗请客呀?出手还这么大方,是说说而已吧?

    黑皮眼镜男【满面春风】:(粤语腔普通话)心里高兴啊!阿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哪!

    皮夹克白脸汉接着问:(新湘语腔普通话)阿花是你什么人?你老婆?

    黑皮眼镜男【一脸坏笑】:(粤语腔普通话)不是老婆,胜似老婆呀!

    皮夹克白脸汉【恍然大悟】:(新湘语腔普通话)我明白了。    阿花是你的“亲家母”!

    黑皮眼镜男疑惑不解地问:(粤语腔普通话)什么什么?亲家母?说错了吧?

    皮夹克白脸汉笑道:(新湘语腔普通话)这是我们当地的土话。    意思就是已经结了婚的男人在外面找的相好。    

    黑皮眼镜男大笑起来:(粤语腔普通话)哦,就是我们广东人说的“二奶”呀!

    二人的对话逗乐了周遭的众多乘客,坐在廖楚材正前方的金发雀斑女甚至笑出声来。    

    @九星上将2019
    两人继续旁若无人地大声闲聊,车上大多数乘客的注意力都被他们吸引了过去。    
    皮夹克白脸汉:(新湘语腔普通话)我在广东打工期间发现你们广东人有时特别小气。    几个朋友在茶馆里饮茶、在饭店里吃饭,到了埋单的时候,竟然通过打赌的方式来决定谁付账。    在我们湖南,哪里会这样子?都是争着、抢着结账。    这才够哥们嘛!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看得那么重干什么?尤其是男人,就该义字当头,别把小利当回事!
    ......
    -----------------------------

    毛线外套红脸汉双手举着一张崭新的一百元人民币钞票看水印。    

    红脸汉满意地笑道:(新湘语腔普通话)货真价实的现钞哇!老板果然言而有信。    

    黑皮眼镜男满不在乎地说:(粤语腔普通话)区区一百块,何足挂齿?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皮夹克白脸汉【笑容可掬】:(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真是痛快人!敢不敢接着玩?

    黑皮眼镜男不服气地说:(粤语腔普通话)这有什么不敢的?难道我还怕了你们不成?玩这个不就是为了开心吗?再来,再来!

    皮夹克白脸汉一边朝毛线外套红脸汉挤眉弄眼一边对黑皮眼镜男说:(新湘语腔普通话)再来的话,我们就玩大一点,两百块怎么样?

    黑皮眼镜男轻蔑地说:(粤语腔普通话)小意思!

    @九星上将2019
    毛线外套红脸汉双手举着一张崭新的一百元人民币钞票看水印。    
    红脸汉满意地笑道:(新湘语腔普通话)货真价实的现钞哇!老板果然言而有信。    
    黑皮眼镜男满不在乎地说:(粤语腔普通话)区区一百块,何足挂齿?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皮夹克白脸汉【笑容可掬】:(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真是痛快人!敢不敢接着玩?
    黑皮眼镜男不服气地说:(粤语腔普通话)这有什么不敢的?难道我还怕了你们不成?玩这个不......
    -----------------------------
    皮夹克白脸汉慢条斯理地说:(新湘语腔普通话)我们改一改玩法。    从这一局开始,不光这位穿毛线衣的朋友,车上的人包括我在内,都可以来猜,猜对了就赢钱。    如果你输了,所有猜对了的人赢的钱,全归你出!怎么样?还敢不敢应战?

    黑皮眼镜男冷笑一声:(粤语腔普通话)我尻!这有什么不敢的?!怕我输不起呀?

    黑皮眼镜男拍一拍自己随身携带的帆布挎包,趾高气扬地说道:(粤语腔普通话)我看你们湖南人是没见过钱!我这个包里钞票多的是!

    坐在郭曙光右边的是一对貌似夫妻的老年男女。    

    老妇盯着黑皮眼镜男的挎包,眼眸中放射出贪婪的目光。    

    @九星上将2019
    皮夹克白脸汉慢条斯理地说:(新湘语腔普通话)我们改一改玩法。    从这一局开始,不光这位穿毛线衣的朋友,车上的人包括我在内,都可以来猜,猜对了就赢钱。    如果你输了,所有猜对了的人赢的钱,全归你出!怎么样?还敢不敢应战?
    黑皮眼镜男冷笑一声:(粤语腔普通话)我尻!这有什么不敢的?!怕我输不起呀?
    黑皮眼镜男拍一拍自己随身携带的帆布挎包,趾高气扬地说道:(粤语腔普通话)我看你们湖南人是没见过钱......
    -----------------------------
    毛线外套红脸汉高声道:<沅江话>干脆个家(干脆这样儿),愿意参加的到我个里报只名、挂只号(愿意参加的到我这儿报个名、挂个号)!

    郭曙光右侧的老妇半信半疑地问毛线外套红脸汉:<湘阴农村话>赢哒钱真的兑得现啵(赢了钱真的能兑现吗)?

    毛线外套红脸汉举起右手,甩了甩手里的百元大钞,满脸堆笑地说:<沅江话>肯定兑得现唦(肯定能兑现哪)!个号大老板有钱(这种大老板有钱),输得起!

    老妇连声说:<湘阴农村话>要得(行),要得(行),我参加一个!

    坐在廖楚材正前方的金发雀斑女赶忙对毛线外套红脸汉说:<新湘语长沙方言南县土话>我也参加一个!

    @九星上将2019
    毛线外套红脸汉高声道:<沅江话>干脆个家(干脆这样儿),愿意参加的到我个里报只名、挂只号(愿意参加的到我这儿报个名、挂个号)!
    郭曙光右侧的老妇半信半疑地问毛线外套红脸汉:<湘阴农村话>赢哒钱真的兑得现啵(赢了钱真的能兑现吗)?
    毛线外套红脸汉举起右手,甩了甩手里的百元大钞,满脸堆笑地说:<沅江话>肯定兑得现唦(肯定能兑现哪)!个号大老板有钱(这种大老板有钱),输得起!
    老妇连......
    -----------------------------
    皮夹克白脸汉左手握住开着盒盖的烟盒,右手指着盒内的两根香烟对黑皮眼镜男说:(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看清楚了,是单还是双,心里得有数。    

    黑皮眼镜男皱着眉头,往烟盒里仔细地瞅了瞅,抠了抠自己的头皮。    

    皮夹克白脸汉合上烟盒盖,问黑皮眼镜男:(新湘语腔普通话)猜单还是猜双?

    黑皮眼镜男一咬牙:(粤语腔普通话)双!

    皮夹克白脸汉转过头低声对毛线外套红脸汉、老妇和金发雀斑女说:<沅江话>我猜么家伙(我猜什么东西),你侬就猜么家伙(你们就猜什么东西),跟我就是的(跟我就是了)。    放心,我不得让广东佬占我侬湖南人的便宜(我不会让广东佬占咱们湖南人的便宜),不得让大家呷亏(不会让大家吃亏)。    

    @九星上将2019
    皮夹克白脸汉左手握住开着盒盖的烟盒,右手指着盒内的两根香烟对黑皮眼镜男说:(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看清楚了,是单还是双,心里得有数。    
    黑皮眼镜男皱着眉头,往烟盒里仔细地瞅了瞅,抠了抠自己的头皮。    
    皮夹克白脸汉合上烟盒盖,问黑皮眼镜男:(新湘语腔普通话)猜单还是猜双?
    黑皮眼镜男一咬牙:(粤语腔普通话)双!
    皮夹克白脸汉转过头低声对毛线外套红脸汉、老妇和金发雀斑女说:<沅江话......
    -----------------------------
    黑皮眼镜男发问道:(粤语腔普通话)你们猜什么?

    皮夹克白脸汉斩钉截铁地回答:(新湘语腔普通话)我猜单!

    毛线外套红脸汉、老妇、金发雀斑女异口同声地答道:(新湘语腔普通话)单!单!单!

    黑皮眼镜男疑惑的问:(粤语腔普通话)你们的意见怎么这样一致?没有一个猜双的?

    皮夹克白脸汉笑答:(新湘语腔普通话)哈哈哈哈哈!我们湖南人一条心!这算得上湖南跟广东之间的一场友谊比赛。    

    黑皮眼镜男急切地催促道:(粤语腔普通话)那就快揭晓结果吧!

    皮夹克白脸汉左手大拇指向下一按,打开烟盒,只见盒内原有的两根香烟增加到了三根。    

    皮夹克白脸汉冷笑着对黑皮眼镜男说:(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我们这些赢了钱的,你一人给两百块,不许耍赖皮!

    @九星上将2019
    黑皮眼镜男发问道:(粤语腔普通话)你们猜什么?
    皮夹克白脸汉斩钉截铁地回答:(新湘语腔普通话)我猜单!
    毛线外套红脸汉、老妇、金发雀斑女异口同声地答道:(新湘语腔普通话)单!单!单!
    黑皮眼镜男疑惑的问:(粤语腔普通话)你们的意见怎么这样一致?没有一个猜双的?
    皮夹克白脸汉笑答:(新湘语腔普通话)哈哈哈哈哈!我们湖南人一条心!这算得上湖南跟广东之间的一场友谊比赛。    
    黑皮......
    -----------------------------
    赢得了两百元人民币的四人一个个喜笑颜开。    

    皮夹克白脸汉神情亢奋地对毛线外套红脸汉说:<沅江话>个只广东二醒盘的钱易得弄(这个广东二傻子的钱容易骗)。    

    皮夹克白脸汉从自己所得的两百块钱中抽出一张一百元钞票,随手向坐在末排沙发上的郭曙光递去。    

    郭曙光略一迟疑便收下了钱。    

    皮夹克白脸汉忿忿地对郭曙光说:<沅江话>现话得(没事儿),个号钱来得易得(这种钱来得容易)。    他侬兀号大老板的钱横直也是剥削得别个的(他们那种大老板的钱横竖也是剥削别人的)。    

    @九星上将2019
    赢得了两百元人民币的四人一个个喜笑颜开。    
    皮夹克白脸汉神情亢奋地对毛线外套红脸汉说:<沅江话>个只广东二醒盘的钱易得弄(这个广东二傻子的钱容易骗)。    
    皮夹克白脸汉从自己所得的两百块钱中抽出一张一百元钞票,随手向坐在末排沙发上的郭曙光递去。    
    郭曙光略一迟疑便收下了钱。    
    皮夹克白脸汉忿忿地对郭曙光说:<沅江话>现话得(没事儿),个号钱来得易得(这种钱来得容易)。    他侬兀号大老板的......
    -----------------------------
    皮夹克白脸汉笑眯眯地问黑皮眼镜男:(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还要不要继续呀?

    黑皮眼镜男【神气活现】:(粤语腔普通话)嗤,当然要啦!这个游戏好好玩,够刺激,真过瘾!

    皮夹克白脸汉【故作关切状】:(新湘语腔普通话)接着玩下去,小心你把身上的钱全部输光了,阿花不跟你啦!

    黑皮眼镜男笑道:(粤语腔普通话)我和阿花之间是玩真感情的。    我像那种只会拿钱买的没情调的人吗?!

    @九星上将2019
    皮夹克白脸汉心悦诚服地对黑皮眼镜男说:(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你赢啦!钱归你了。    
    鸭舌工人帽老汉急得大叫:<湘阴农村话>个要不得(这不行)!接哒玩(接着玩儿),接哒玩(接着玩儿)!
    皮夹克白脸汉朝鸭舌工人帽老汉讪笑道:<沅江话>宝啊(傻瓜呀),个是带笼子的(这是设的圈套)。    讲哒愿赌服输(说了愿赌服输),不准反悔!
    鸭舌工人帽老汉拽住皮夹克白脸汉的衣角,情绪激动地怒吼道:<湘阴农......
    -----------------------------
    橘城市草尾镇胜天村的一条乡村公路边。    

    郭曙光和廖楚材这一老一少又在等车。    

    郭曙光笑着对廖楚材说:<沅江话>才刚待车上真的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啊(刚才在车上真的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哇)!

    廖楚材【皱着眉头】:<沅江话>郭主任,你说兀些策骗子弄嘎钱哒的人一路去报案的话(你说那些被骗子诓了钱的人一块儿去报案的话),有可能把钱追起回来吧(有可能把钱追回来吗)?

    郭曙光笑答:<沅江话>兀只怕是空的(那恐怕是一场空)。    一只(第一),赌博活动是违法的。    个点上当受骗的人都参哒赌(这些上当受骗的人都参了赌)。    他侬去报案(他们去报案),本身就底气不足。    二只(第二),个只诈骗团伙的成员不醒(这个诈骗团伙的成员不傻)。    个一回子得手哒(这一回得手了),不见得会接哒又搞一回(不见得会接着又干一次)。    他侬个几个人分嘎个九千多块钱的赃款(他们这几个人分掉这九千多块钱的赃款),节约一点的话,也花得一段时间哒(也能花一段时间了)。    

    廖楚材嘲笑道:<沅江话>个点财迷心窍导致上当的家伙是呷哒暗亏做不得声(这些财迷心窍导致上当的家伙是吃了暗亏不能作声),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郭曙光接着说:<沅江话>三只(第三),个只团伙至少有六个成员(这个团伙至少有六个成员),想一网打尽的话,最起码都要六个警察。    基层公安组织普遍警力不足,为得一只个号打一枪调一只地方、游击队一样的团伙(为了一个这样儿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游击队似的团伙),一回动用六个以上的干警(一次动用六个以上的干警),可能性不大。    除非,个只团伙作哒金额更大、影响更恶劣的案子(除非这个团伙作了金额更大、影响更恶劣的案子),得相关单位造成哒明显的压力(给相关单位造成了明显的压力)。    兀家的话(那样儿的话),倒歪易得解决哒(反倒容易解决了)。    

    廖楚材【摇了摇头】:<沅江话>不止六个,应该至少有七个人。    还有一个是待外边得车上的兀只假广东人打电话的(还有一个是在外边给车上的那个假广东人打电话的)。    

    郭曙光笑道:<沅江话>损失最大的还是兀只老倌唧(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个老头儿)。    兀只婆婆唧自家出嘎一千块还嫌少哒(那个老婆婆自己出了一千块还嫌少了),又从兀只老倌唧身上剜嘎四千块钱出来(又从那个老头儿身上掏了四千块钱出来)!

    廖楚材感叹道:<沅江话>讨只兀号醒包堂客们做婆婆(娶个那样儿的傻老娘儿们儿做老婆),算他自家倒霉(算他自己倒霉)!

    郭曙光【笑着摇了摇头】:<沅江话>你莫家觉得兀只婆婆唧是兀只老倌唧的婆婆啊(你难道觉得那个老婆婆是那个老头儿的老婆呀)?他侬两个的年龄差距还有相处时节的神态(他们两个的年龄差距还有相处时候的神态),我看像他的“亲家母”(我看像他的情妇)。    

    廖楚材一怔:<沅江话>啊?“亲家母”(情妇)?!

    郭曙光笑着说:<沅江话>个号婆婆唧五、六十岁哒(这种老太婆五、六十岁了),搭哒一只看得上她的有贵贵的老倌唧(勾搭了一个看得上她的有钞票的老头儿),裤子唧一脱(裤子儿一脱),就挣得钱到哒(就能挣到钱了)。    讲句实在话,如果说个只婆婆唧真的是个只老倌唧的婆婆而不是“亲家母”的话(如果这个老婆婆真的是这个老头儿的老婆而不是情妇的话),只怕得出钱就冇得个恁大方哒(恐怕出钱就没有这么大方啦)!

    廖楚材【若有所思】:<沅江话>听你个家一讲(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坐得我头前的兀只染哒金黄色头发的堂客们可能也是只“下海”的或者是做别个“亲家母”的(我倒觉得坐在我前头的那个染了金黄色头发的老娘儿们儿也是个“下海”的或者是做别人情妇的)。    

    郭曙光【摇头晃脑】:<沅江话>所以说,弄钱的不是好家伙(骗钱的不是好东西),策别个弄的也不见得是么子好货(被别人骗的也不见得是什么好货)。    可能他侬的钱都来得易得(可能他们的钱都来得容易)!

    郭曙光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沉沉阴霾,自言自语道:<沅江话>今朝子太阳只怕是出不来哒(今天太阳恐怕是出不来啦)!

    廖楚材烦躁的问:<沅江话>今朝是何的呀(今天是怎么了呀)?到万山红镇去的车子还冇来(到万山红镇去的车子还没来)!

    郭曙光叹道:<沅江话>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冇得直达车(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没有直达车),条条路都要转车!

    开往万山红镇的一辆中型公交车上。    

    郭曙光亲切地对廖楚材说:<沅江话>其实,本来待橘城市区搭车的时节(本来在橘城市区搭车的时候),我就想坐个号中巴车(我就想坐这种中巴车)。    我是看哒你晕车(我是看你晕车),所以说才带哒你上大巴(所以才带着你上大巴)。    待中巴车高柎(在中巴车上),人少些(人少一些),发生今朝兀号案件的几率也低些(发生今天那种案件的几率也低一些)。    兀只穿皮夹克的一讲起么子打赌付账的风俗我就怀疑有问题(那个穿皮夹克的一说起什么打赌付账的风俗我就怀疑有问题)。    

    廖楚材心有余悸地说:<沅江话>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    得惜上当的不是女人家就是老倌唧(幸亏上当的不是女人就是老头儿),才冇打起来(才没打起来)。    如果说有兀号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子或者中年男人家受哒骗又不甘心(如果有那种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或者中年男人受了骗又不甘心),跟骗子干架,酿成血案都讲不死火(酿成血案都说不定)。    栽得车上的人都有危险(待在车上的人都有危险)!

    郭曙光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沅江话>兀也不要怕咯(那也不要怕嘛)!喷起来(说起来),我侬公司老板是文天祥的后裔(我们公司老板是文天祥的后裔),可以用老板的祖宗声威得自家壮胆唦(可以用老板的祖宗声威给自己壮胆哪)!

    廖楚材笑道:<沅江话>兀讲得(那怎么说),胡林翼是我侬办公室胡主任爹爹的爹爹、玄祖父(胡林翼是咱们办公室胡主任爷爷的爷爷、玄祖父)!

    二人相视一笑。    

    中巴车驶向远方......。    

    (全文完)



    @九星上将2019
    橘城市草尾镇胜天村的一条乡村公路边。    

    郭曙光和廖楚材这一老一少又在等车。    

    郭曙光笑着对廖楚材说:<沅江话>才刚待车上真的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啊(刚才在车上真的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哇)!

    廖楚材【皱着眉头】:<沅江话>郭主任,你说兀些策骗子弄嘎钱哒的人一路去报案的话(你说那些被骗子诓了钱的人一块儿去报案的话),有可能把钱追起回来吧(有可能把钱追回来吗)?

    郭曙光笑答:<沅江话>兀只怕是空的(那恐怕是一场空)。    一只(第一),赌博活动是违法的。    个点上当受骗的人都参哒赌(这些上当受骗的人都参了赌)。    他侬去报案(他们去报案),本身就底气不足。    二只(第二),个只诈骗团伙的成员不醒(这个诈骗团伙的成员不傻)。    个一回子得手哒(这一回得手了),不见得会接哒又搞一回(不见得会接着又干一次)。    他侬个几个人分嘎个九千多块钱的赃款(他们这几个人分掉这九千多块钱的赃款),节约一点的话,也花得一段时间哒(也能花一段时间了)。    

    廖楚材嘲笑道:<沅江话>个点财迷心窍导致上当的家伙是呷哒暗亏做不得声(这些财迷心窍导致上当的家伙是吃了暗亏不能作声),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郭曙光接着说:<沅江话>三只(第三),个只团伙至少有六个成员(这个团伙至少有六个成员),想一网打尽的话,最起码都要六个警察。    基层公安组织普遍警力不足,为得一只个号打一枪调一只地方、游击队一样的团伙(为了一个这样儿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游击队似的团伙),一回动用六个以上的干警(一次动用六个以上的干警),可能性不大。    除非,个只团伙作哒金额更大、影响更恶劣的案子(除非这个团伙作了金额更大、影响更恶劣的案子),得相关单位造成哒明显的压力(给相关单位造成了明显的压力)。    兀家的话(那样儿的话),倒歪易得解决哒(反倒容易解决了)。    

    廖楚材【摇了摇头】:<沅江话>不止六个,应该至少有七个人。    还有一个是待外边得车上的兀只假广东人打电话的(还有一个是在外边给车上的那个假广东人打电话的)。    

    郭曙光笑道:<沅江话>损失最大的还是兀只老倌唧(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个老头儿)。    兀只婆婆唧自家出嘎一千块还嫌少哒(那个老婆婆自己出了一千块还嫌少了),又从兀只老倌唧身上剜嘎四千块钱出来(又从那个老头儿身上掏了四千块钱出来)!

    廖楚材感叹道:<沅江话>讨只兀号醒包堂客们做婆婆(娶个那样儿的傻老娘儿们儿做老婆),算他自家倒霉(算他自己倒霉)!

    郭曙光【笑着摇了摇头】:<沅江话>你莫家觉得兀只婆婆唧是兀只老倌唧的婆婆啊(你难道觉得那个老婆婆是那个老头儿的老婆呀)?他侬两个的年龄差距还有相处时节的神态(他们两个的年龄差距还有相处时候的神态),我看像他的“亲家母”(我看像他的情妇)。    

    廖楚材一怔:<沅江话>啊?“亲家母”(情妇)?!

    郭曙光笑着说:<沅江话>个号婆婆唧五、六十岁哒(这种老太婆五、六十岁了),搭哒一只看得上她的有贵贵的老倌唧(勾搭了一个看得上她的有钞票的老头儿),裤子唧一脱(裤子儿一脱),就挣得钱到哒(就能挣到钱了)。    讲句实在话,如果说个只婆婆唧真的是个只老倌唧的婆婆而不是“亲家母”的话(如果这个老婆婆真的是这个老头儿的老婆而不是情妇的话),只怕得出钱就冇得个恁大方哒(恐怕出钱就没有这么大方啦)!

    廖楚材【若有所思】:<沅江话>听你个家一讲(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坐得我头前的兀只染哒金黄色头发的堂客们可能也是只“下海”的或者是做别个“亲家母”的(我倒觉得坐在我前头的那个染了金黄色头发的老娘儿们儿也是个“下海”的或者是做别人情妇的)。    

    郭曙光【摇头晃脑】:<沅江话>所以说,弄钱的不是好家伙(骗钱的不是好东西),策别个弄的也不见得是么子好货(被别人骗的也不见得是什么好货)。    可能他侬的钱都来得易得(可能他们的钱都来得容易)!

    郭曙光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沉沉阴霾,自言自语道:<沅江话>今朝子太阳只怕是出不来哒(今天太阳恐怕是出不来啦)!

    廖楚材烦躁的问:<沅江话>今朝是何的呀(今天是怎么了呀)?到万山红镇去的车子还冇来(到万山红镇去的车子还没来)!

    郭曙光叹道:<沅江话>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冇得直达车(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没有直达车),条条路都要转车!

    开往万山红镇的一辆中型公交车上。    

    郭曙光亲切地对廖楚材说:<沅江话>其实,本来待橘城市区搭车的时节(本来在橘城市区搭车的时候),我就想坐个号中巴车(我就想坐这种中巴车)。    我是看哒你晕车(我是看你晕车),所以说才带哒你上大巴(所以才带着你上大巴)。    待中巴车高柎(在中巴车上),人少些(人少一些),发生今朝兀号案件的几率也低些(发生今天那种案件的几率也低一些)。    兀只穿皮夹克的一讲起么子打赌付账的风俗我就怀疑有问题(那个穿皮夹克的一说起什么打赌付账的风俗我就怀疑有问题)。    

    廖楚材心有余悸地说:<沅江话>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    得惜上当的不是女人家就是老倌唧(幸亏上当的不是女人就是老头儿),才冇打起来(才没打起来)。    如果说有兀号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子或者中年男人家受哒骗又不甘心(如果有那种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或者中年男人受了骗又不甘心),跟骗子干架,酿成血案都讲不死火(酿成血案都说不定)。    栽得车上的人都有危险(待在车上的人都有危险)!

    郭曙光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沅江话>兀也不要怕咯(那也不要怕嘛)!喷起来(说起来),我侬公司老板是文天祥的后裔(我们公司老板是文天祥的后裔),可以用老板的祖宗声威得自家壮胆唦(可以用老板的祖宗声威给自己壮胆哪)!

    廖楚材笑道:<沅江话>兀讲得(那怎么说),胡林翼是我侬办公室胡主任爹爹的爹爹、玄祖父(胡林翼是咱们办公室胡主任爷爷的爷爷、玄祖父)!

    二人相视一笑。    

    中巴车驶向远方......。    

    (全文完)

    -----------------------------

    公告

    引用的小说内容回复帖中,两处使用的新湘语益阳方言人称代词——“我侬”翻译成普通话含义当为“咱们”而非“我们”才比较准确。    特此声明。    



    @九星上将2019
    皮夹克白脸汉心悦诚服地对黑皮眼镜男说:(新湘语腔普通话)老板,你赢啦!钱归你了。    
    鸭舌工人帽老汉急得大叫:<湘阴农村话>个要不得(这不行)!接哒玩(接着玩儿),接哒玩(接着玩儿)!
    皮夹克白脸汉朝鸭舌工人帽老汉讪笑道:<沅江话>宝啊(傻瓜呀),个是带笼子的(这是设的圈套)。    讲哒愿赌服输(说了愿赌服输),不准反悔!
    鸭舌工人帽老汉拽住皮夹克白脸汉的衣角,情绪激动地怒吼道:<湘阴农......
    -----------------------------
    (修正版)
    橘城市草尾镇胜天村的一条乡村公路边。    

    郭曙光和廖楚材这一老一少又在等车。    

    郭曙光笑着对廖楚材说:<沅江话>才刚待车上真的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啊(刚才在车上真的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哇)!

    廖楚材【皱着眉头】:<沅江话>郭主任,你说兀些策骗子弄嘎钱哒的人一路去报案的话(你说那些被骗子诓了钱的人一块儿去报案的话),有可能把钱追起回来吧(有可能把钱追回来吗)?

    郭曙光笑答:<沅江话>兀只怕是空的(那恐怕是一场空)。    一只(第一),赌博活动是违法的。    个点上当受骗的人都参哒赌(这些上当受骗的人都参了赌)。    他侬去报案(他们去报案),本身就底气不足。    二只(第二),个只诈骗团伙的成员不醒(这个诈骗团伙的成员不傻)。    个一回子得手哒(这一回得手了),不见得会接哒又搞一回(不见得会接着又干一次)。    他侬个几个人分嘎个九千多块钱的赃款(他们这几个人分掉这九千多块钱的赃款),节约一点的话,也花得一段时间哒(也能花一段时间了)。    

    廖楚材嘲笑道:<沅江话>个点财迷心窍导致上当的家伙是呷哒暗亏做不得声(这些财迷心窍导致上当的家伙是吃了暗亏不能作声),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郭曙光接着说:<沅江话>三只(第三),个只团伙至少有六个成员(这个团伙至少有六个成员),想一网打尽的话,最起码都要六个警察。    基层公安组织普遍警力不足,为得一只个号打一枪调一只地方、游击队一样的团伙(为了一个这样儿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游击队似的团伙),一回动用六个以上的干警(一次动用六个以上的干警),可能性不大。    除非,个只团伙作哒金额更大、影响更恶劣的案子(除非这个团伙作了金额更大、影响更恶劣的案子),得相关单位造成哒明显的压力(给相关单位造成了明显的压力)。    兀家的话(那样儿的话),倒歪易得解决哒(反倒容易解决了)。    

    廖楚材【摇了摇头】:<沅江话>不止六个,应该至少有七个人。    还有一个是待外边得车上的兀只假广东人打电话的(还有一个是在外边给车上的那个假广东人打电话的)。    

    郭曙光笑道:<沅江话>损失最大的还是兀只老倌唧(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个老头儿)。    兀只婆婆唧自家出嘎一千块还嫌少哒(那个老婆婆自己出了一千块还嫌少了),又从兀只老倌唧身上剜嘎四千块钱出来(又从那个老头儿身上掏了四千块钱出来)!

    廖楚材感叹道:<沅江话>讨只兀号醒包堂客们做婆婆(娶个那样儿的傻老娘儿们儿做老婆),算他自家倒霉(算他自己倒霉)!

    郭曙光【笑着摇了摇头】:<沅江话>你莫家觉得兀只婆婆唧是兀只老倌唧的婆婆啊(你难道觉得那个老婆婆是那个老头儿的老婆呀)?他侬两个的年龄差距还有相处时节的神态(他们两个的年龄差距还有相处时候的神态),我看像他的“亲家母”(我看像他的情妇)。    

    廖楚材一怔:<沅江话>啊?“亲家母”(情妇)?!

    郭曙光笑着说:<沅江话>个号婆婆唧五、六十岁哒(这种老太婆五、六十岁了),搭哒一只看得上她的有贵贵的老倌唧(勾搭了一个看得上她的有钞票的老头儿),裤子唧一脱(裤子儿一脱),就挣得钱到哒(就能挣到钱了)。    讲句实在话,如果说个只婆婆唧真的是个只老倌唧的婆婆而不是“亲家母”的话(如果这个老婆婆真的是这个老头儿的老婆而不是情妇的话),只怕得出钱就冇得个恁大方哒(恐怕出钱就没有这么大方啦)!

    廖楚材【若有所思】:<沅江话>听你个家一讲(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坐得我头前的兀只染哒金黄色头发的堂客们可能也是只“下海”的或者是做别个“亲家母”的(我倒觉得坐在我前头的那个染了金黄色头发的老娘儿们儿也是个“下海”的或者是做别人情妇的)。    

    郭曙光【摇头晃脑】:<沅江话>所以说,弄钱的不是好家伙(骗钱的不是好东西),策别个弄的也不见得是么子好货(被别人骗的也不见得是什么好货)。    可能他侬的钱都来得易得(可能他们的钱都来得容易)!

    郭曙光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沉沉阴霾,自言自语道:<沅江话>今朝子太阳只怕是出不来哒(今天太阳恐怕是出不来啦)!

    廖楚材烦躁的问:<沅江话>今朝是何的呀(今天是怎么了呀)?到万山红镇去的车子还冇来(到万山红镇去的车子还没来)!

    郭曙光叹道:<沅江话>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冇得直达车(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没有直达车),条条路都要转车!

    开往万山红镇的一辆中型公交车上。    

    郭曙光亲切地对廖楚材说:<沅江话>其实,本来待橘城市区搭车的时节(本来在橘城市区搭车的时候),我就想坐个号中巴车(我就想坐这种中巴车)。    我是看哒你晕车(我是看你晕车),所以说才带哒你上大巴(所以才带着你上大巴)。    待中巴车高柎(在中巴车上),人少些(人少一些),发生今朝兀号案件的几率也低些(发生今天那种案件的几率也低一些)。    兀只穿皮夹克的一讲起么子打赌付账的风俗我就怀疑有问题(那个穿皮夹克的一说起什么打赌付账的风俗我就怀疑有问题)。    

    廖楚材心有余悸地说:<沅江话>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    得惜上当的不是女人家就是老倌唧(幸亏上当的不是女人就是老头儿),才冇打起来(才没打起来)。    如果说有兀号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子或者中年男人家受哒骗又不甘心(如果有那种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或者中年男人受了骗又不甘心),跟骗子干架,酿成血案都讲不死火(酿成血案都说不定)。    栽得车上的人都有危险(待在车上的人都有危险)!

    郭曙光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沅江话>兀也不要怕咯(那也不要怕嘛)!喷起来(说起来),我侬公司老板是文天祥的后裔(咱们公司老板是文天祥的后裔),可以用老板的祖宗声威得自家壮胆唦(可以用老板的祖宗声威给自己壮胆哪)!

    廖楚材笑道:<沅江话>兀讲得(那怎么说),胡林翼是我侬办公室胡主任爹爹的爹爹、玄祖父(胡林翼是咱们办公室胡主任爷爷的爷爷、玄祖父)!

    二人相视一笑。    

    中巴车驶向远方......。    

    (全文完)
    @九星上将2019 2019-03-11 01:45:02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电影小说《茅草湾》内容大纲



    主要人物:

    廖楚材:三十一岁,操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    湖南某民营企业办公室档案员。    所在企业老板据说是南宋末年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文天祥的后裔。    大巴车乘客之一。    主要思维工具为普通话,故而内心独白尽皆普语。    

    郭曙光:六十二岁,操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    湖南某民营企业办公室副主任,原为湘北橘城市广播电视局退休公务员。    现所在企业老板据说是南宋末年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文天祥的后裔。    大巴车乘客之一。    

    皮夹克白脸汉:四十多岁光景,操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和新湘语口音的普通话。    诈骗团伙成员之一,可能是团伙头目。    据自称是吸毒者。    大巴车乘客。    

    黑皮眼镜男:中年,身高偏矮。    以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为第一语言,能惟妙惟肖地模仿粤方言母语人说普通话的典型口音。    大巴车乘客。    

    毛线外套红脸汉:四十多岁光景,操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和新湘语口音的普通话。    诈骗团伙成员之一。    大巴车乘客。    

    女售票员:中年,操新湘语长沙方言湘阴农村土话,在大型公交车上卖票。    

    老妇:年近花甲,操新湘语长沙方言湘阴农村土话。    鸭舌工人帽老汉的老婆或者“二奶”。    乘客中的上当受骗者之一。    

    鸭舌工人帽老汉:七十开外,操新湘语长沙方言湘阴农村土话。    老妇的老公或包养者。    乘客中的上当受骗者之一,且经济损失最为严重。    

    金发雀斑女:中年,矮个子,操新湘语长沙方言南县土话。    乘客中的上当受骗者之一。    

    马尾辫中年妇女:身材高挑,操泛南方口音的普通话。    某总部设在广州的民营企业的工作人员。    乘客中的上当受骗者之一。    

    金丝边眼镜男:中年,身材高大。    操泛南方口音的普通话。    马尾辫中年妇女的同事。    大巴车乘客之一。    

    司机:四十岁上下,瘦长。    操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    大巴车驾驶员。    

    免冠白发老叟:年过古稀,老当益壮。    操新湘语长沙方言南县土话。    大巴车乘客之一。    

    @九星上将2019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电影小说《茅草湾》内容大纲
    主要人物:
    廖楚材:三十一岁,操新湘语益阳方言沅江土话。    湖南某民营企业办公室档案员。    所在企业老板据说是南宋末年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文天祥的后裔。    大巴车乘客之一。    主要思维......
    -----------------------------
    情节:

    湘籍男子廖楚材与湘北橘城市广播电视局退休公务员——郭曙光同在湖南的一家民营企业的办公室工作。    该企业老板据说是宋忠臣——文天祥的后裔。    廖为办公室档案员,郭是办公室副主任,而办公室的正职主任——胡某据称是晚清中兴名臣——胡林翼的玄孙。    

    按照中国大陆官方的相关规定,2012年元旦本该放假三天。    而廖楚材、郭曙光两人所在民企则依据假期天数“打折扣”的不成文的惯例,要求公司机关员工元月三日就必须赶回县级橘城市所在的地级银城市河坝区万山红镇的公司总部上班。    于是,元月三号一大早,廖、郭二人便在湘北橘城市国土资源局门口不远处的公路旁等车。    

    从橘城市区到万山红镇并无直达的公共汽车,得在橘城市草尾镇胜天村转车。    郭曙光考虑到廖楚材有晕车的毛病,就选择了去搭乘一辆由橘城市南大镇开往银城市南洲县茅草街镇而中途会在草尾镇胜天村停的大型公交车。    

    车上,金丝边眼镜男和马尾辫中年妇女这一对公司总部设于广州的民企业务员在闲聊。    一个貌不出众的金发雀斑女在化妆。    一对看似老年夫妻的男女与郭曙光同坐在最后一排沙发上,男的七十开外,头戴鸭舌工人帽;女的年近花甲。    车内安装的面向乘客的彩色电视机正在放映国产电影大片——《夜宴》。    

    有三名成年男子上车。    令廖楚材感到不解的是,后排的乘客座明明还有空位,三人却视而不见,不是坐汽车发动机罩壳就是坐车上的马扎子。    

    一个黑皮眼镜男上了车,也坐在马扎子上。    两条四十多岁光景的中年汉子一前一后进得车内,一个是皮夹克白脸汉,另一个是毛线外套红脸汉。    这俩家伙则坐到了乘客座后排的空位上。    

    黑皮眼镜男接到一个手机电话。    他操着粤语口音的普通话,把在地级银城市几乎尽人皆知的一个地名——“茅草街”说成“茅草湾”,遭到皮夹克白脸汉的嘲笑。    黑皮眼镜男宣布汽车抵达“茅草湾(茅草街)”之后请客,皮夹克白脸汉表示不解其中缘故。    黑皮眼镜男便告知白脸汉:他在广东找的老家在南洲县“茅草湾(茅草街)”的“二奶”——“阿花”给自己生了个儿子,令他喜出望外。    

    二人继续扯淡。    皮夹克白脸汉将话题引向广东打赌付账的地方民俗,并提出想跟黑皮眼镜男打赌,以猜烟盒内香烟单、双数的方式决胜负。    毛线外套红脸汉也主动参加了进来。    白脸汉、红脸汉似乎会变戏法,众人看在眼里的盒内的一根烟变成了两根烟,红脸汉赢了黑皮眼镜男一百元人民币。    

    打赌的游戏继续进行,金额从一百提高到两百。    不光是皮夹克白脸汉、毛线外套红脸汉皆参加,在贪念的驱使下,老妇、金发雀斑女亦加入进来。    皮夹克白脸汉告诉毛线外套红脸汉及两个女赌徒:同自己保持一致即可。    这一局,四个参赌的湖南人各赢两百块钱,黑皮眼镜男此时的公开身份仍然是广东籍大款。    为了吸引郭曙光参与这一打赌游戏,皮夹克白脸汉故意把自己赢得的两百块钱中的一张百元大钞送给郭曙光。    

    皮夹克白脸汉貌似使用激将法激黑皮眼镜男赌第三局。    黑皮眼镜男提出双方都应该下注,表示如果对方赢了,可获取两倍于赌注的现金。    这一次,更多的乘客被吸引参加,这里头包括了上一局赢钱的四人以及马尾辫中年妇女等等。    其中,金发雀斑女押了两千块,马尾辫中年妇女押了一千块。    老妇将身上带的一千元全数押上,还让自己的老公或包养者——鸭舌工人帽老汉再拿出四千元。    郭曙光则借机把先前皮夹克白脸汉相赠的一百块钱还给白脸汉。    

    皮夹克白脸汉在众目睽睽之下出老千,使大家确信烟盒里的香烟数目应该是四根,属双数。    当众人皆以为跟着皮夹克白脸汉猜双必胜无疑后,答案揭晓了,是三根,单数,黑皮眼镜男赢了。    

    鸭舌工人帽老汉不服气、不甘心,要求接着玩,皮夹克白脸汉告知他:这从头至尾就是一个骗局,为的只是诓乘客中的上钩者的钱。    鸭舌工人帽老汉要找皮夹克白脸汉算账,却反被白脸汉威胁。    

    黑皮眼镜男撕开了自己的伪装。    他不是什么广东阔佬,只是一个本地的骗子。    

    黑皮眼镜男、皮夹克白脸汉、毛线外套红脸汉和更早上来的那三个坐发动机罩壳、撑板凳的男子一起下车了。    他们六人是一伙的,同属一个诈骗团伙。    先前上来的三人之所以有意坐前排,就是为了盯住公交车的司机、副驾驶以及售票员这些工作人员,以便于另外三个同伙行骗。    

    橘城市草尾镇胜天村的乡村公路旁,廖楚材与郭曙光针对刚刚在大型公交车上发生的故事各自发表了一番感慨。    

    开往目的地——万山红镇的中巴车上,廖、郭二人一路说笑......。    

    (全文完)
    @九星上将2019
    原创:九星上将
    限制级:本小说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
    关于原创作者的特别声明

    本小说改编自电影剧本《茅草湾》。    无论是电影剧本《茅草湾》还是电影小说《茅草湾》,其实都是“九星上将”的原创作品。    只不过,“九星上将”的腾讯账号是“石榴木”,故而以前往往打了一个“九星上将转发”的旗号。    这仅仅是一种策略而已,并不代表是真正的转载。    “九星上将”保证今后在天涯剧社之外的版块发表文学作品的话,直接署名“九星上将”,再不用“转发”、“转载”之类的名义。    


    公告

    @九星上将2012=@九星上将123=@我就是九星上将=@九星上将就是我=@蒙冤的九星上将=@九星上将2016=@我就是九星上将16=@九星上将2017=@我是九星上将2017=@九星上将2019。    

    之所以账号更换较频繁,只因网管胡乱封禁。    特此声明。    

    “九星上将”的腾讯账号——“石榴木”QQ号:1833889548
    -----------------------------
    公告

    今年阳历一月十日是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却是楼主的“受难日”。    这天前半夜,楼主由于胆囊结石导致的急性胰腺炎住进了当地人民医院。    去医院前已经连续剧痛了十多个钟头的时间。    楼主于人民医院住院十天,其中八天九夜滴水、滴米未进。    胆源性胰腺炎实际上困扰楼主业已长达二十七年多的岁月,然而恰恰是这次发病才确诊了包括腹痛在内的多种症状的病原,也算是没白吃这一回大亏。    当然,楼主亦会因此次经历终身牢记“中国人民警察节”的日期。    
  小说文学 最新文章
[长篇]兄弟之----命运
写篇荆轲刺秦王的小说,自认为比张艺谋和陈
<情殇三生石>上山下乡知青的艰苦拼搏
《焦大不懂黛玉的爱》
爱在灰飞烟灭时
女孩半夜登泰山,身上衣服被扒光,林生等人
【原创小说】长篇悬疑推理孤竹巽系列第三部
森工题材长篇小说《漂木》出版
庄雪禅携史诗魔幻实验作品《我的玛雅新娘》
长篇小说《崛起乱世》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1-07-13 19:09:02  更:2021-07-16 17:04:35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