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红楼梦 -> 真正的曹雪芹是袁枚 -> 正文阅读

[红楼梦]真正的曹雪芹是袁枚[第1页]

作者:sherwoolzg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转帖一篇辽宁师范大学梁归智教授的文章

 
这也是本人的观点,但是,梁归智教授不是本人,该文章仅仅是本人索隐得出结论之后,在网上检索得到。@zouthwell @石呆子看石头记 @嘉陵看客
 
袁枚23岁中进士,被选为庶吉士,进翰林院,所以有足够的史学修养,也有足够的才华。33岁就致仕赋闲,也有了足够的时间进行创作,他的大诗人的名气,也保证了他有足够的实力写出红楼梦中的诗词。
 
还有脂砚斋,疑似为袁机,在书中演变成了二木头迎春,嫁给了渣男高绎祖(在书中演绎成了孙绍祖),影射弘光帝
 
探春远嫁,也契合袁杼。
 
通行本中隐伏了足够多的线索,这些线索归根结底,就是证明了包衣家的曹雪芹是个假曹雪芹,是作者挖好的坑,袁枚才是真的曹雪芹。
 

 
红楼梦应该几个人完成的,曹雪芹可能是个笔名。
 
袁枚,雅称【随园主人】,他坚持认为《红楼梦》中的大观园的原型是他的随园
如此,一些脑 残的后来人误解成袁枚是红楼梦的作者。
无知无耻到这种地步也是没有谁了
 
吴梅村直到死了,红楼梦的一些戏曲名还未出现。难道他未卜先知未来会有人写那些戏曲?所以事先在红楼梦里写上诸多未来才出现的戏曲?
 
再说袁枚
在他还没有出生以前就已经有诸多的文献介绍了红楼梦,点评了红楼梦。比如富察的《题红楼梦20首》
 
袭人的扮演者就叫袁玫
 
袁枚,字子才,子契合鼠,他本人的生肖为猴。归隐后住在金陵小仓山,契合耗子精故事里的“米豆成仓”。




 
转帖一篇网文,解说袁枚在《子不语》中讲的段子,《秀民册》:
-
丹阳人荆某,参加秀才考试,晚上梦见自己走进一座寺庙,上面坐着一个王爷模样的人,台阶下众官吏捧着簿子,分立两旁,情形十分庄严。
荆某指着簿子问官吏这是什么,一个官吏回答说:“是考中者的花名册。”
-
荆某高兴地说:“替我查一直吧。”荆某一直自负,认为准能考中前三名,就要求先看状元、榜眼、探花的花名册,可查遍了,也不见他的名字,再查进士举人的花名册,还是没有他。
-
荆某的脸色不知不觉地变了。另一官吏对他说:“或许在贡生、秀才的花名册里吧。”查遍了也还是没有。
荆某大笑道:“这都是假的!凭我的文才,可以名冠天下,还怕考不上一个秀才吗?”说着,就要撕这些花名册。
-
官吏劝道:“不要发怒,还有秀民册可以查看。秀民,是指有文才却无官运的人。人间把状元作为第一,天上把秀民作为第一。秀民册由宣明王掌管,你可以去请求宣明王。”
荆某按他所说的去找宣明王,宣明王从桌上拿起一本用白玉做书页,用黄金做丝带的册子。打开第一页,第一名就是丹阳县荆某。荆某不禁放声大哭。
-
宣明王却笑着说:“你怎么如此痴心呢?你不妨数数看,从古到今,有几个出名的状元?又有几个出名的主考官?韩愈的孙子韩衮考中了状元,但后人只知道有韩愈,不知道有韩衮。罗隐一生没考取功名,可今人都知道有个罗隐。你还是回去做踏踏实实的学问吧。”
-
荆某问:“难道中举及第的人,都没有真才实学吗?”宣明王说:“既有文才,又有文福的,一代也不过几个人,像韩愈、白居易、欧阳修、苏轼就是。这些人的姓名,另外登记在紫琼宫,你就没有这份福气啰!”荆某无言以对。
-
宣明王一甩袖子站起来,高声念道:“一第区区何足羡,贵人传者古无多。”
-
荆某这才惊醒过来,闷闷不乐。果然,荆某到死也没考上。
-
王英志先生评:
《子不语》讽刺科举制度,《秀民册》堪称代表作。袁枚《示儿》诗云:“九州人尽知罗隐,不在《科名记》上寻。”他认为如今靠八股文而中状元者丝毫不说明他有真才实学,历史上的科举状元亦不例外。唐代著名文学家罗隐虽未入仕途,而其名垂千古,为后人钦慕。韩愈之孙韩衮曾中状元,而毫无文学建树,其名远不能与韩愈相比。所以科举中第并不值得炫耀,与真才实学相去甚远。故又借王者言曰:“一第区区何足羡,贵人传者古无多。”
 
乾隆年间的洪亮吉说袁枚,“通天老狐,醉辄露尾。”其实,解读红楼梦,分歧意见那么多,鲁迅先生说的,红楼梦中“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可见这部书内涵有多丰富,写这样一部伟大著作,必然是一个超高智商的人。
-
那些主张曹頫,曹天佑是曹雪芹的论点,首先要证明他们具有这么高的天才,智慧。曹頫被噶尔泰打小报告,向雍正报告,说他是个庸才,雍正后来经过其他渠道复查,也证实了曹頫是个庸才,所以,曹頫根本不具备写作红楼梦的能力。
 
所以,曹天佑只可能是个伪曹雪芹,用北京文字俚语加密者而已。
 
解开了袁枚是真正的曹雪芹,曹天佑是伪曹雪芹,那么,畸笏叟大概也就俘出了水面。
-
袁枚在朝廷交友广阔,和琳和福康安都和他有交清,网上有故宫博物院的文章,《福康安、和琳与袁枚的诗文交往》。托孤重臣鄂尔泰在袁枚散馆之后外放当县令时,也特意交代袁枚可以以自己的门生自称。
-
但是,和袁枚交清最深厚,堪称真正后台的是大臣尹继善。尹继善在雍正年间是火箭蹿升式干部,为官比较清廉,在乾隆年间做官小心谨慎,也多次被乾隆敲打,说他“好名市恩”,也就是当滑头。当然,尹继善晚年比较风光,当上了大学士。袁枚退隐的一段时间,尹继善刚好担任两江总督,所以,尹继善是畸笏叟的第一嫌疑人。
 
关于尹继善做官为人滑头的评价,百度百科的原文是,“在传统社会,大凡久历宦途者,必染官场习气;声势显赫者,多谙入情世故,巧于趋利避害,尹继善可谓数者兼具。故袁枚和诗有“身如雨点村村到,心似玲球面面通”之句,大学士史贻直闻之,笑道:“画出一个尹元长。””
 
附网上流传的尹继善救了曹雪芹的故事:
-
乾隆二十五年春,乾隆在察看八皇子永璇府时发现了《石头记》。当乾隆查出身有“内病”的永璇竟然偷看这种“邪书”,自然十分震惊恼怒,决心要弄清这部“淫词小说”的原委。
此事很快传到了尹继善那里,尹继善震惊了,因为著书人就在他的幕席之间。尹继善不肯出卖曹寅的后人,就透消息给了曹雪芹,让他赶紧借故离职,远走他乡。无可回避的曹雪芹,收拾行装,决定北返,最后在永璇等人多方掩护协助下,此事才被搪塞过去,避免了一场大祸。
 
道光年间楹联大师梁章钜题一副对联,《题江苏省南京随园》:
-
不做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 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
这幅对联里的懒字,对应的是袁枚“不耐”的名声,属猴的袁大才子写字不好好练。至于对联中的“为爱文章”,恐怕是梁章钜看懂了袁枚是《红楼梦》真正作者的奥秘的锅。
 
袁枚的《子不语》,到处都是段子,隐含机锋哲理,有《战国策》的风格,与《红楼梦》里面步步禅机,步步机锋颇有吻合之处,似乎可以视为《红楼梦》的下脚料整理而成。
 
袭人的扮演者也叫袁枚
 
袁枚(1716年3月25日-1798年1月3日),不行!政治不正确!袁枚是生在清朝的汉人,而且日子过得比较舒服,这样就不符合现在的民族主义思想!
生在清朝的汉人,必须只能吃番薯,当奴隶,当乞丐,生不如死,这样才对。
如果都像袁枚这样吃香喝辣、偎红倚翠,那只能说明他是汉奸,而汉奸,不可以写出红楼梦,这么好的作品。
所以袁枚不能写红楼梦,没资格。
现在,在红楼梦吧里,红楼梦必须是前明遗**如吴梅村,或,反清复明的革命党,比如天地会总舵主之类的人,写的。
这样才能保证政治正确。
 
不知道
 
关于《红楼梦》是不是反清复明,转帖一段香港电视剧里,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对韦小宝说的话,算是娱乐一下吧。
-
“陈近南教导韦小宝,要反清就要用蠢人,反清复明只是口号,钱和女人才是目标 。”
-
“小宝,你知道,现在聪明的人大多数已经在清廷里当官了,所以,如果我天地会要同清廷对抗,就只能用一些蠢人了。对于那些蠢人,绝对不可以对他们说真话,只能用宗教的形式来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一句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
 
关于尹继善题诗曹雪芹小像,摘录转帖一篇作者为尹李杰的文章,《曹雪芹小像辨析》(2012年)如下:
-
红学界争论了近二十年的“曹雪芹小像”真伪问题(尹继善《尹文端公诗集》卷五,有《初冬游摄山和曹西有韵》,诗中的曹西有即曹雪芹。但《尹文端公诗集》卷九,却另有一首《题俞楚江照》的小诗),目前有人认为画像并不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而是同时代另一个号“雪芹”的人,即两江总督尹继善的幕客俞楚江。本人尹李杰认为这个结论下得过早。是否是曹雪芹,还待更进一步研讨。本人拙作《尹氏宗族历史故事(清朝部分)》曾附记一则望山公与曹雪芹的故事,且这个故事为很多红学研究者认可。具体为如下内容:
尹继善初到南京,曹家正好刚已北返;不过他的总督衙院,就与曹家'老宅'相邻,自己又兼着两淮盐政,也是做着和楝亭一样的官。在南京一住,才日益体会到曹家祖孙数辈、历时六七十年之久、在江南一带的深得人心,远非一般俗常仕宦可比,而他家在文学事业方面的成就与影响深远,尤为大出原来的想象之外。尹继善对曹寅,本已久所心慕,至此,宦地相同,官职联属,自己也十分喜爱诗文书史,于是有意无意之间,都在学步楝亭,也作东南半壁的风雅主持。在这种心情之下,尹继善自然留意于访询曹家的现况,子孙的下落。
-
中进士以前,尹继善曾在怡亲王府做过记室;后来曹頫是雍正(胤禛)交与怡亲王(允祥)“照看”的。尹继善早年就已可能与曹家相识。大约到乾隆十九年再署两江总督时,他乘着搜罗人才的机会,决意务要跟寻楝亭的后人。而雪芹此时,编述《石头》一记,已经有了脂砚抄阅再评本。意在问世传奇的雪芹,正也想为书稿谋一个乐为出资刊板的东道主。两相凑泊,事不难成,尹继善爱才好士,礼聘情重,雪芹又可藉此重游童年故地,一举数得,就答应了前来请聘之人。
-
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乾隆有意改变对待汉族旗人的政策,准许包衣人开户出旗。二十四年秋天,曹雪芹由于生计的艰难,为了著作的传布,一到江南,雪芹的才华立即受到了尹继善的赏重,并以楝亭有此嗣孙引为欣慰。初时,宾主相得,情好甚笃。常在扬州的肖像画家云间陆厚信(字艮生)者,来游南京,曾入尹府,见到雪芹,十分倾慕,为他绘了一幅小照,并写下了五行题记,其辞云:“雪芹先生洪才河泻,逸藻云翔,尹公望山时督两江,以通家之谊,罗致幕府,案牍之暇,诗酒赓和,铿锵隽永,余私忱钦慕,爰作小照,绘其风流儒雅之致,以志雪鸿之迹云尔。”
 
继续转载:
-
“乾隆二十四年三月,命大学士蒋溥去向张照的儿子张应田家里查取张照的文字笔札,斥之为诗意怨望,文字狂诞,为一“丧心之人”。这时期乾隆皇帝不但“外头”事多,“家里”也觉烦心,皇八子永璇年少,不守礼法,最伤脑筋,他的师傅孙灏在二十三年已然得咎;二十四年秋天,永璇的岳翁尹继善也因为册送子弟乡试而不遵旨先自奏明,也受了指摘。到二十五年春天,为了加强管教,乾隆不得不亲“幸”永璇府第,意在察看。正因如此,从早流传的一个说法就极堪注目,那就是:乾隆有一次亲至某满人家,发现了《石头记》,并挟其一册而去,以致某人大惧,急谋删改进呈云。显然,这是《石头记》未有刊本、流传未广时候的事情。从年代上推考,只有幸永璇府这一事件正相合符。当乾隆查出身有'内病'的永璇竟尔偷看这种'邪书',自然十分震惊恼怒,决心要弄清这部“淫词小说”的一切原委。当这事的风波很快传到了永璇岳家尹继善那里,不觉目瞪口呆,--因为著书人就在他的幕席之间!由是,风声汹汹,人言啧啧,顿时大为紧张。尹继善不肯出卖楝亭的后人,就透消息给雪芹,让他赶紧托故离职,潜身他往,庶几可望避免多所株连,将关系的复杂程度尽量缩小。”
-
“于是,无可回避的雪芹,收拾行装,决意北返。幸而永璇有力,多方弥缝遮掩,设法将事搪塞过去,一时未至酿成大案。”
-
“周传授先生撰写文章《曹雪芹南下尹府的幕宾、绘像、署名之谜》之中认为曹雪芹是受怡亲王(弘晓)之属意,来到望山公府上的。。。。认为陆艮生题记辞说曹雪芹“洪才河泻,逸藻云翔……绘其风流儒雅之致,以志雪鸿之迹云尔。”这样赞美曹雪芹,是做给尹继善看的。”
-
“所以本人认为陆绘的“雪芹先生”是曹雪芹, 至于永璇题词的《幽篁图》是否是曹雪芹,我就不再这里专门去说了。略微提下就是署为“壬午三月既望”的永璇题词。我们根据皇八子永璇的一生经历,可知“壬午”,一个可能是乾隆二十七年,一个可能是道光二年。故《幽篁图》的壬午大有可能为乾隆二十七(壬午),“三月既望”即夏历三月十六。”
-
“壬午春,乾隆帝第三次南巡,适逢其母七十大寿(乾隆二十六年冬),据《南巡盛典》所载乾隆“正月丙午发京师,花朝日在扬州,三月朔日抵杭州,三月十五日至江宁,三月晦日到瓜步,五月初回北京”。而永璇前一年(辛巳)娶了两江总督望山公之女为福晋。尹继善刚升为御前大臣,实际调度南巡。据袁枚壬午三月诗《拣花中席上赠树斋、雨村两公子》,“外戚恩荣同扈驾,建安兄弟各能诗”,尹继善二子就以外戚之亲随行。”
 
另外,有永璇题诗的《幽篁图》疑似与曹雪芹有关,转录摘抄的一篇作者为梅节的网文如下:
-
“《幽篁图》像主是浙江人
这次发现的题咏诗一共七首,计永璇两首(五律)、观保两首(七绝)、谢墉两首(七律)、陈兆仑一首(七律)。永璇是乾隆的第八子,观保、谢墉、陈兆仑都是上书房师傅。永璇、观保是满人,谢墉、陈兆仑是浙江籍汉人。过去,胡适在《所谓“曹雪芹小像”之谜》一文中,曾根据题咏者中“多数是浙江江苏名人”这一点,指出像主“雪芹先生”是浙江人。新发现的题咏诗证实他的判断。”
 
继续转摘梅节文章:
-
“《幽篁图》像主是浙江人”
-
“这次发现的题咏诗一共七首,计永璇两首(五律)、观保两首(七绝)、谢墉两首(七律)、陈兆仑一首(七律)。永璇是乾隆的第八子,观保、谢墉、陈兆仑都是上书房师傅。永璇、观保是满人,谢墉、陈兆仑是浙江籍汉人。过去,胡适在《所谓“曹雪芹小像”之谜》一文中,曾根据题咏者中“多数是浙江江苏名人”这一点,指出像主“雪芹先生”是浙江人。新发现的题咏诗证实他的判断。”
-
“从四人的题咏诗看,永璇、观保同像主并不熟识,由于不了解,所以他们两人的题咏诗只就画面所见,用几个有关竹子的典故敷衍成章(其中观保诗又多因袭永璇句),完全是应酬之作。相反,两位浙江人谢墉和陈兆仑同像主却颇有关系。首先他们是同乡,谢墉诗“平安谁似家山好,慈孝相看茑萝亲”,陈兆仑诗“吾家紫竹山边住,对尔空惭自在身”,都从图中像主“坐吟淇澳”,联想到家乡的风物,赞美家乡的竹林,欣羡“雪芹先生”怡情竹石的“自在”生活,这表明,图中之景就是他们故乡三景,他们所题咏的画中人就是他们故乡之人。因为如果“雪芹先生”是个异乡人——譬如说北京人,就从礼貌上来考虑,两位翰林公是不会兴发平安谁似家山好之类的“地方主义”的咏叹的。”
-
“陈兆仑的七律落款为“题为进老学长兄”,证明他同像主不仅是同乡,而且还有“同窗之谊”。过去,李祖韩氏曾传出:题咏者八人中有一人称雪芹为“学长兄”,似为观保或蔡以台。已故朱南铣先生在《曹雪芹小像考释》(见《红楼梦学刊》一九八○年第一期)中,曾断言“蔡以台殆无可能,此人当是观保”。朱先生是假定像主“雪芹先生”为曹雪芹才作上述论断的。因为蔡以台是浙江嘉善人,乾隆二十二年状元,当然不可同在北京长大的曹雪芹有“同窗”之谊。观保是内务府满洲正白旗人,与曹家同属一旗,又曾入读专门培养内务府少年子弟的咸安宫官学。《幽篁图》的像主如果是曹雪芹,则称之为“学长”的,当以观保的可能性最大。然而,新发现的题咏诗把这些假设推翻了,称像主为“学长兄”的并不是内务府正白旗满洲人观保,而是浙江钱塘人陈兆仑。”
-
“陈兆仑,字星斋,号句山,生于康熙三十九年(一七○○),雍正八年(一七三○)进士,乾隆元年授翰林院检讨。二十三年入直上书房。陈兆仑能称之为“学长兄”的或同一书院,同一国子监,同一业师,当然只能是乡里,而且年龄不相上下。按年龄来说,陈兆仑是曹雪芹的父辈,他举进士之年,曹雪芹只有十岁左右,无论怎么样自谦,都挂不上“学长兄”三字。乾隆壬午(一七六二年)间,曹雪芹也只不过四十出头,六十多岁的陈兆仑尊之为“老”,亦属奇闻。且据现在我们所知的曹雪芹四、五个字号,也没有一个同“进”字沾边。
同陈兆仑之称“学长兄”一样,谢墉同像主的关系也很值得注意,他们极可能是世交或亲戚。谢诗“园林曾记刻琅,雏凤清音惬古欢”,回忆小时曾和像主一起在竹园里玩耍,表明他们从小就有交情,这种关系很可能来自上一代,“图成寄我已三春,把袂依然青士身”,反映他们近年也一直保持着联系。“书中手泽留花县”,用潘岳为河阳令??县中遍植桃李花的故事,颂及像主的父辈,也似非一般的朋友关系。谢墉是浙江嘉善人,生于康熙五十八年(一七一九),乾隆十七年(一七五二)进士,二十四年开始在上书房行走。“尘海十年青霭隔”,大概他中了进士以后才离开家乡“十年”可能是实数也可能是约数)。因此,能与谢墉扯上这些关系的,也只能是他的浙江同乡。”
 
转摘自天涯论坛,东郭先生的网文:
-
千古奇人----袁枚,他在清廷屡兴文字狱时代创作了《红楼梦》,但他还是不肯埋没功名的,他在假语之下暗藏了海量真情实言。1798年,袁枚在临终前立下一篇《随园老人遗嘱》,他在遗嘱中还为自己撰了两句碣文(刻在墓碑上的文字),当东郭先生第一次读这两句碣文潸然泪下。袁枚题碣文,究竟题了什么呢?他题碣文曰:“但题一碣云:清故袁随园先生之墓,千秋万世必有知我者”。 (袁枚《小仓山房文集》)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红楼梦 最新文章
穿凿附会一下王善保和隆儿的名字
新人入吧,分享成果,共读红楼(三)两个阅
我发表了一篇视频贴,大伙来看看吧~
宝姐姐小时候就是没请家教,专看杂书!
林如海死后,作者提过林家的遗产吗?提过!
五品官秦业的全部家产是三四千两银子,林家
大家猜猜这是谁
转黛玉的母亲为什么没有和其他的三大家族联
心善却被算计而亡的美人儿
王熙凤究竟有没有出轨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9-10-08 12:45:11  更:2019-10-08 12:47:49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