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微 震 -> 正文阅读

[鼠猫]微 震[第1页]

作者:wingswings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8] [放入我的收藏夹]
 
补发个旧文。十七章完。文渣慎入。
 
  一、序幕
  
  “‘锦毛鼠’,你听说过吧?”
  
  展昭听公孙策问自己,答他:
  
  “就是最近正在活跃的,以私人的手段,惩罚商业犯罪的神秘人。”
  
  “没错,你这次的案子,就是要跟他合作。”
  
  展昭惊讶地看他:
  
  “他的身份我们知道了吗?如果知道了,我们该做的,是阻止他继续做这样危险的事吧?而且这个案子,有什么是他能够帮上忙的?”
  
  “你一下子这么多问题,我该从哪里答起好?不如你直接‘读’我脑子里的想法,还快一些吧?”
  
  公孙策用手指点点自己的额侧,对他笑道。
  
  “你知道我的能力不能随便使用,是有严格规定的。”
  
  展昭见他又拿自己开玩笑,笑着重申了自己的原则。
  
  “你可真是包部长的好学生!从来都不通融。”
  
  公孙策叹口气,靠上椅背,还是得从头说明事情的原委:
  
  “‘锦毛鼠’的身份已经知道了,实际上,是他的家人主动到包部长那里‘自首’的,说是‘锦毛鼠’因为行事太张扬,被危险的势力盯上了,他又倔强不肯收敛,最近跟你查上了同样的案子,因此就跟包部长提出‘合作’了,其实就是托你暗中牵制和保护他,助他度过这次危机,而且他明处的身份,对我们的调查很有好处,包部长自然就答应这桩双赢的好事了。这就是‘锦毛鼠’真实身份的资料。”
  
  公孙策将一个文件夹递给展昭,展昭接过翻开,扫了一眼后,不禁喃喃出声:
  
  “是他……”
  
  “没想到吧?陷空集团的五当家,年仅二十岁的商业天才,在背后竟有那样果决狠戾的手段。”
  
  “确实。明明已经有了这么耀眼的身份了,还要冒险做那样的事,倒是个疾恶如仇的刚烈性子。”
  
  公孙策看他似颇欣赏那人地感叹出声,不禁呵呵笑起来:
  
  “你从没跟他打过交道吧?不要太天真了,相信我,他是个‘恶魔’。”
  
  展昭看公孙策的脸凑近来,突然一脸严肃地说了最后几个字,不解地愣住看他,公孙策盯了展昭一会儿,又恢复了轻松,拿了另一份文件给他看:
  
  “这是他家人签署的,同意你对他使用能力的声明,这是为了你能更好地保护他,在合作期间,你可以自行判断,在必要时‘读取’他的思想。”
  
  展昭看协议书上有那人四位兄长的签名,问公孙策:
  
  “他自己不知道这件事吗?”
  
  “如果你了解他,就会明白家人为什么不告诉他了,因为,他知道后合作肯定是不可能了,而且他还会杀了你。我指的是,跟那些事后恨你的人不同,他真的会‘杀’了你,他做得出来。”
 
  展昭定定看公孙策,最后淡然微笑,拿齐了资料,向他道别: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准备的。”
  
  展昭走出公孙策的办公室。事后恨到想杀了自己么?这已经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了,从发觉自己拥有可以“读取”人思想的能力以来,早就被排挤在“正常人”之外,幸运的是,得到了父亲和包部长的理解和教导,使这异常的能力,可以有限地使用在正确的事情上,但尽管如此,对于那些被自己使用能力的当事人来说,这仍是不可原谅的“侵略”吧?每次不管事件多圆满地解决了,自己所得到的,也只是憎恶的表情和仇视的话语……
  
  不过,这些都没什么要紧的,只要能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有所付出,也是应该的吧?
  
  展昭坐在车上,系好安全带,双手放上方向盘时,又转头看了看随手放在副驾驶位上的,“锦毛鼠”的资料,不知为何,这次的委托,会让他有一切都将脱离正轨的微痛感……
  
  当他真正见到了传说中的“锦毛鼠”时,那种微痛的感觉,更加强烈,那人显然是被迫坐在自己面前的,脸色冷得很,一身净白为主的服饰,修长高大的身材,色素偏淡的肤色和发色,精致俊美的五官,潇洒优雅的长发束在脑后,锋芒毕露,彼此是类型截然相反的两种人,这种相互冲撞的微痛感,那人该是也能感觉到吧?
  
  “锦毛鼠”的大哥卢方在把自己简单介绍给他后,就与公孙策聊了起来,反正这是他们为自己和那人安排的一次引荐会面,只要能让那人乖乖地坐在自己对面,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吧?
  
  这时,展昭抬眼看到对面的人正直直地看着自己,毫不避讳什么,凌厉的目光,似能撕毁人世间的一切虚伪,没有表情,也许是浅色瞳孔的关系,总令人觉得他态度冷漠,尤其是当他这样目不转睛地紧盯着一个人的时候……
  
  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还真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击破,展昭想,倒不如直接“读”他的思想,尽快地了解他,自己的工作也方便展开……
  
  于是,也将目光定在对方身上,集中精神,那人的思想就渐渐“飘”进了自己的意识中……
  
  ……大哥真是多事!白爷明明就能自己解决那事,非给爷找了个“拖后腿”的!什么检察官,谁需要他!……
  
  心高气傲!展昭在心里翻白眼,你这种不顾法纪,私自惩治罪犯的做法,我也不欣赏!
  
  ……咦?他看过来了,眼睛倒是出乎意料地漂亮……
  
  展昭移开目光,看着你是为了能集中精神“读取”你的思想,好在自己已经熟练得不一定非得看着目标才能工作了……
  
  ……脸长得不错嘛,身材也很好……
 
  展昭皱眉,不觉抬手放在唇前,掩饰自己听到这想法的不适感,谁知那人又在心里说:手指真漂亮,这姿势还真性感呢……
  
  “你!……”
 
  展昭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感到旁边的人惊讶地一齐看过来,那人也不解地睁大眼睛,才意识到自己因为别人都“听”不到的想法,冲动失态了,
 

 
非常喜欢!
 

 
  二、初识
  
  “大哥,人也见过了,我可以走了吧?”
  
  展昭听那人今晚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完全无视坐在对面的自己,转头对卢方说。
  
  “什么?你还没有跟展先生沟通啊!你们今后要合作,你应该好好地跟人交流……”
  
  卢方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谁说白爷要跟他合作?我只是答应你过来看看,现在的结论是,这家伙根本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让他搅进来,只会把白爷给‘拖’死!”
  
  他还真把对自己的想法毫不掩饰地说出来!展昭握拳,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像这人一样,心里怎么想,嘴巴就怎么说了,这么多年使用能力的经验,让展昭知道,大部分人其实都是“表里不一”的,如今遇到这样“直接”的人,确实令他欣赏,但很遗憾地,这欣赏全被那人激起的愤怒,盖了个严实!
  
  “玉堂!不要这样无礼!昨天我已经跟你理论半天了,你答应我照安排赴约,现在你又闹什么?!”
  
  “‘照安排赴约’,我已经做到了。大哥,你别听这些政府人员唬,现在的执法机构哪有什么公信力!十个有九个是贪污腐败的,办案懒惰又无能,白爷好不容易查出来的线索,才不要给这种人捡现成的!……”
  
  “玉堂!……”
  
  卢方对这个不管有没有当事人在场,都不避讳说出自己观点的弟弟,又气又无奈,也不能告诉他,这次实际上是我们去请这个人帮忙的,别人来助你,还要听这些难入耳的话,卢方暗地里对这弟弟恼得很。
  
  公孙策见卢方脸色铁青,知道他是有话又说不出,替他解围:
  
  “没关系,卢先生,白先生说的,不得不说在一定程度上是事实,我相信昭是不会往心里去的……”
  
  公孙策的好人还没有做完,他嘴里说的“不会往心里去”的人,忽然开口,令他眼镜差点摔下来。
  
  “你怎么知道一定不是你‘拖’死我?”
  
  卢方也吃了一惊,转头看他,这就是那个一直有礼静坐着的谦谦君子,对自己弟弟正式说的第一句话么?
  
  白玉堂显然出乎意料,但很快就被激起的情绪淹没了:
  
  “因为你这吃公家饭养懒了的骨头,论身手还是智谋,你都不可能是白爷的对手,你也只有这张脸还看得过去而已!”
  
  “你还真能轻易下结论,不试试看,谁都不会知道吧?”
  
  “白爷不介意给你一个亲身教训,‘陷空’大楼里有武馆,你敢不敢现在就跟我走?”
  
  “可以。”
  
  他们二人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向外走去,不管卢方在后面呐呐地想叫住白玉堂,这实在太快的转折,真叫卢方难以反应过来,一分钟前,他们还坐在同一张桌上谈话,虽然不能说是“其乐融融”,但好歹“一个巴掌拍不响”吧,现在几句话下来,已经变成那两人忍不住要揍对方一顿了……
  
 
  “不过,他们现在总算开始‘交流’了,也算不错的进展吧?”
  
  只有公孙策还呵呵笑着,拍拍卢方僵硬的肩头,没心没肺地安慰他。
  
  展昭和白玉堂在武馆里就位,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直视对方,展昭不用“读”他的想法,就知道他现在一定在心里将自己翻来覆去地骂,实际上,对于这个人,不必过多关注他的思想,因为要不是现在他在做打斗前的准备,其实他更愿意将那些难听的话,直接说给自己听,就这一点来说,跟这人交往,倒是干脆地,不会令人觉得累……
  
  展昭向他做切磋前的致敬,那人倒省了这些“繁文缛节”,等不及地朝自己攻来,他招式狠辣,咄咄逼人,即便不是什么生死较量,却也施展得淋漓尽致,令展昭也不自觉投入,这放开了手脚的畅快感,使他渐渐忘却了打斗的目的,反而享受起这释放的过程来……
  
  直到耳边听到“砰!”的大声响,才反应到自己没细想,就快手地将那人突然一个过肩摔,砸到了木地板上,再看那人躺在地上的表情,只能用“奇耻大辱”来形容,展昭在心里苦笑,说了两个字“糟糕!”立刻被那人飞来一脚,逼自己放开手,就翻身起来,接二连三不留情地攻自己下盘,这气势是真要杀人么?展昭暗惊,一直退到场边……
  
  在一旁观战的卢方和公孙策看得惊险,卢方实在忍不住对公孙策说:
  
  “五弟是真被气着了,还从未有人敢对他这样硬来,我们还是劝劝吧,再继续下去就收拾不了了……”
  
  公孙策点点头应他,一齐跑过去拉开两人,哭笑不得地心想:我们这检察官也从未对别人这样“硬来”过啊!该不会是你家的“恶魔”在心里胡说八道了什么,把这人气成这样……
  
  “你现在打也打过了,爽快了?!明天你就到展先生那里报到,协助他查案,再胡闹大哥就真动气了!”
  
  卢方揪回那人,对他严厉说,白玉堂瞪了展昭一眼,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转身先走出武馆,卢方追在那人身后,接着“威胁”,展昭擦去下巴的汗水,看着他的背影,集中精神在他的思想,想知道那人是否改变了主意……
  
  ……还以为那家伙是个死板无趣的人,现在看起来,却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真好玩!接下来的日子也可以期待了……
  
  公孙策发觉身旁的人霎时黑了脸,双手握着拳不停颤抖,同情地看他:
  
  “不会他又在心里说了什么吧?”
  
  展昭控制了自己好一会儿,才得以冷静下来答他:
  
  “公孙先生,如果他的表面上是‘恶魔’的话,那他的内心里,就是个‘魔王’!”
  
  
 
要是五爷知道猫猫能读他的想法,会怎么样呢
 

 
  三、颠覆
  
  第二天早上,展昭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突然有人开了门,那白衣人像一阵风刮进来,不等人请就自己拉了对面的椅子坐下,皱眉不耐地直视自己,不必“读”他的思想,就知道他是在为被迫来这里报道赌气。
  
  “不知道进别人办公室要敲门吗?”
  
  展昭放下手中的资料,走过去将被他甩开的门轻轻关上,又走回来拍掉他架上自己办公桌的双腿,才在位子坐下。
  
  “别以为白爷是给你面子!我只是不想让大哥再操心才过来的,不过既然有这个机会,白爷不妨给你们这帮软骨头上上课,告诉你们要怎样的实力,才配得上纳税人养你们的血汗钱!”
  
  说话果然直接,他确实说中了大部分事实,现在的政府机构,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甘心陷在这潭污泥中的,展昭看看那疾恶如仇的人,并不解释什么,而是直奔主题地跟他论叙当下的案子。
  
  “目前有多家软件科技公司不明不白地被吞并或遭遇破产,使社会上的软件开发和生产,逐渐集中在一、两家大型的科技集团,有造成垄断的趋势,你们‘陷空集团’这方面的事业,也遭到重创了,虽然有非法兼并的嫌疑,但始终查不到证据,几天前,这事件升级到有出头抗议的企业家遭遇意外,危害人身安全的程度,因为此事牵涉到一些上层人物,不便大张旗鼓地调查,所以执法机构投入的资源有限,也因此才被声名在外的‘锦毛鼠’特别关注,是这样吧?”
  
  “你知道的就这些?”
  
  那人冷笑,不屑地问了句,展昭又接着说:
  
  “现在有最大嫌疑的,是‘庞氏集团’,他们其实一直在正当经营的表面下,从事非法生意,他们在政府高层扎根极深,短时间内难以撼动,此次若让他们的吞并计划实现,主导社会进程的高科技将完全被他们掌握,后果不堪设想。最近企业家发生的车祸意外,怀疑是有人在他的车上做了手脚,而有可能做手脚的人,已经被‘锦毛鼠’找到了,没错吧?”
  
  这回那人笑不出来了,大概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暗中进行的事情,也会被别人掌握,他沉重起来的表情,诚实地表现出他对自己的始料未及,和不甘的恼怒,真是个易懂的人,展昭对于不多依靠自己的特殊能力,就能真实地了解这个人,倒有从未感到的轻松感觉。
  
  但接下来自己要问的问题,还是得从他的心里拿到答案的好,展昭这样想着,开始专心“听”他心里的话,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问:
  
  “那么,现在我们的合作就正式开始了,你正打算去逮那个人回来问话吧?你了解的,他的行踪是怎样呢?我们得一起行动。”
  
  “那家伙是个居无定所,靠销赃倒卖汽车零件为生的小混混,我确实知道怎样找到他……”
 
  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一样“表里如一”,展昭很欣慰……
  
  “白爷也可以勉为其难地带你去,那就约明晚在城郊的废弃仓库见吧,八点,你可不要迟到了!”
  
  ……谁要跟你这只小猫咪一起行动!那家伙七点去交易,等你到时,白爷早完事走人了,祝你自己在那儿等得愉快!……
  
  展昭抬手抚在额前,掩饰不断蹦跳的青筋,还是得按捺住怒气,勉强对他微笑:
  
  “好的,那到时见。”
  
  “好,先走了。”
  
  ……到时也不见了,笨猫!……
  
  那人拿了随身的包,潇洒走出门,展昭这时才能低声回他一句:
  
  “在心里私自给别人起外号,这么幼稚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当白玉堂提前二十分钟,到那废弃仓库蹲守时,还没看到目标,倒被悄无声息地来到自己身后,轻拍后肩打招呼的人,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他压低声音问对方,心里的小鼓点打得急。
  
  “就是感觉他可能会提前来,你不是也来了么?”
  
  “……你凭什么这么觉得?”
  
  “凭经验吧。”
  
  展昭看他愣了一下,转过头去不再说话,一脸的自我厌恶,心情舒畅了不少。
  
  两人等了一会儿,嫌疑人出现了,那举止吊儿郎当的男生,跟前方走过来的人简单招呼了一句,就走近交谈起来……
  
  展昭刚想跟旁边的人合计一下,那人就已掠了出去,交易的两人见出现外人,立即朝不同方向跑走,白玉堂看准其中一人,紧追上去,展昭也随之跑近那人,看着他的背影,集中精神,便知他要逃跑的路线,抄近道拦住他,几招就将制住对手,却被赶到的白玉堂,架住自己要拿那人的手,阻了攻势,使那人又跑出去……
  
  “这是白爷的‘战利品’,我要带走他!”
  
  “白玉堂!”
  
  展昭气极,竟然在这种时候,他还顾得上跟自己较劲!只得追着他的背影,再夺回那人。
  
  两人追上目标,争争抢抢地不觉将那人逼到了大路上,终于引起了巡警的注意,开了警车来,最后还是第三方将人给逮住了,白玉堂气近段时间的努力,就这样给警察捡了个现成,转而攻起了一直缠着自己不放的人,展昭也正怒他的为所欲为,接了招不客气地还手……
  
  直到警察对天鸣枪,两人才惊醒过来,停了手后,被警方当作可疑人物带回警局问话,至此,展昭真觉得自己度过了一个太莫名其妙的夜晚,这还是他第一次因为“闹事”被带进警局……
  
  到了警局里,局长在知道了展昭的身份后,亲自来了解情况,展昭考虑着那人是否这时心里会多透露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信息,“读”他的内心,却“听”到他根本不管局长在办公桌后训的什么话,只是自顾自地心说:臭猫、烂猫、**猫!下次白爷把你捏得再“喵”不出来!蠢猫、死猫、三脚猫……
  
  “你够了!别人说话时,你就不能专心点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专心?!现在无礼打断别人说话的,是你吧?!”
  
  展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已经冲口而出,连忙起身对那局长道歉……
  
  为什么才与这个人认识三天,这个世界就好像整个颠倒了?
 
  四、剥落
  
  展昭向警方说明情况后,得到许可亲自审问刚抓到的嫌疑人,他跟白玉堂进到讯问室里,见到那人,那小混混吼过来:
  
  “我只不过卖些汽车零件为生,就算是赃物,也顶多短期拘役和罚款,你们犯得着那样追我吗?!”
  
  展昭知道他指的是刚才和白玉堂一起逮他时,两人拼尽全力争抢的情况,那如临大敌的过度反应,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夸张,只得在心里叹气,旁边的人却已几步上前,揪起那人厉声说:
  
  “你少给白爷装傻!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么?!几天前宋董事的车祸,你在其中做了什么?!”
  
  “做什么?!我什么也没做!你是什么人?!又不是警察,凭什么审问我?!”
  
  “警察,白爷的手段可比警察的精彩多了,你要不要试试?”
  
  白玉堂不屑地冷笑,抬起另一边手放在他面前,让他看到手掌里隐藏的又小又薄,像刀片似的匕首,如果真想对他用什么私刑,即使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也能做到,那人刷白了脸,慌张地对展昭求救:
  
  “那边的先生,这个人手里有刀……”
  
  展昭虽然看不见白玉堂的小动作,但按他对白玉堂的了解,这人说的话,是完全可以相信的,无奈地开口:
  
  “白玉堂……”
  
  “你闭嘴!”
  
  白玉堂喝断了他,又眯眼看那人,接着说:
  
  “怎么样?我可没什么耐心。”
  
  展昭见状,也走过来说:
  
  “我看你还是老实说吧,我是检察官,如果你坦白的话,我会请求法官对你轻判的。”
  
  “……有真正的执法人在场就好,其实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只记得那企业家的车子送到一家修理厂维修,我当时恰好在那里,然后就有一段时间的记忆空白,等我清醒时,已经离开那修理厂到了附近的地方。”
 
  
  “你骗小孩儿呢!这么拙劣的谎话都编得出来!”
  
  白玉堂气那人显而易见的愚弄,拳头砸在他面前的桌上,吓得他往后缩了身子,但还是大声坚持:
  
  “我没编谎话!这都是事实,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信的!之前不管我向谁说起这事,也没有人相信!”
  
  “因为这根本说不通!你以为自己在拍科幻电影吗?!”
  
  白玉堂觉得这人真是冥顽不灵,看来不给他一些印象深刻的教训,他是不会松口的,刚要靠近那人,就听展昭在身后平静道:
  
  “他说的是实话。”
  
  白玉堂惊讶地看向他:
  
  “……你怎么知道?”
  
  展昭沉默了一会儿,也不能明说自己刚才一直在“读”那人的思想,所以知道他说的,跟心里想的是一致的,只好答:
  
  “凭经验吧。”
  
  “又是经验!你这人还真傲慢,就这么相信自己的直觉么?!”
  
  “我的直觉很准确的,之前的事情,你不是验证过了?”
  
  展昭走上前,对他认真说,看他被自己的郑重慑住了,拉了他的胳膊就往外走,不管他一路挣扎。
  
  “放开我!那现在,线索就这样断了?!”
  
  到了警局外,白玉堂甩开那人的手,不甘地问。
  
  “虽然暂时断了,我们却知道了很重要的信息,对方的手段很高明,甚至有些离奇,所以警方才一直查不到蛛丝马迹,不过他们的吞并计划还没有完成,一定会继续行动,我们可以主动防范,希望在这期间,能发现什么。过两天‘陷空’不是举办各界企业家的聚会么?你带我出席,认识一下可能成为他们目标的人物。”
  
  “我为什么要带一个男人出席宴会?!这样很奇怪啊!”
  
  “奇怪么?平常也没有见你带过女士,所以你只要带朋友去,大家就够惊讶了,不会在意男、女吧?”
  
  “我又不是你的嫌疑犯,你有什么权利调查我?!”
  
  白玉堂从那人的话里捕捉到了另一个信息,对他怒。
  
  “这也是为了加深了解,方便合作。那么,到时再见了,白先生。”
  
  展昭对他微笑,道了晚安后,就转身走了,听到那人在背后骂:
  
  “展昭!你个**!”
  
  当展昭在‘陷空’,看到那个不得不在宴会厅外的休息区等待自己的白衣人,那人的脸色实在难看,不知怎的,就有些想笑,看得出来,这被颠覆了的,不止是自己……
  
  不过,为了不让这心情糟糕的人再像上次一样试图整治自己,今晚还是一直“听”着他心里的话为好。
  
  展昭跟着那人走进宴会厅,果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那灿如天之骄子的人,本就是众人瞩目的对象,现在,人们更是好奇,是什么人能够受到他的亲睐,与他同行。
  
  “怎么?是那个检察官,虽然他办案能力很强,但是听说他行事很诡异呢,好像能看透人心,真恶心……”
  
  “没错,他经办案子的委托人都不愿再接近他,谈起他像说到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谁知道他是什么异常的人……”
  
  旁边的窃窃私语都传进了展昭耳中,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这一切,早就习惯了,直到身边人的心声传进他心里……
  
  ……这些人真爱嚼舌根!他明明就有尽责办案,说这种话真过分!就算直觉力强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在查案中不是很有用么?什么都不懂的家伙,乱说什么话!本来白爷还想中途甩掉他,你们这样说,爷还就偏跟他在一起了!……
  
  展昭转过头,定定看他。白玉堂察觉了,对他摆出黑脸:
  
  “干嘛?!白爷都已经带你来了,你还有什么不爽,少得寸进尺!”
  
  展昭“听”他依然在心里维护自己,嘴上却凶狠,不由笑出来,那人又说:
  
  “你……干嘛对我这样笑,好恶心!”
  
  心里却是矛盾地说:哎?他笑了,这家伙真的长得不赖,笑起来真好看……
  
  展昭更笑得停不下来,那人终于恼起来,作势要对自己动手,展昭边笑边挡,不知不觉,那长久以来,被人误解的寂寞,一点点地剥落下来……
 
  五、共振
  
  展昭呵呵笑着挡那人虚张声势挥过来的拳,余光看到周围的人都一脸惊讶地望向这边,该是没想到这个备受瞩目的天才,会看起来跟自己这个“怪胎”这么要好的缘故吧,再看那专心“威胁”自己的人,完全不顾及旁人的眼光,一直待在自己身边,心也暖起来……
  
  “好了,还是办正事吧,难不成你想整晚都跟我待在一起?”
  
  展昭敛敛神,提醒他。果然见他又是不情愿的表情,打算着尽快完事,离开这里后跟自己分手。
  
  “其实要见的人也不多,‘庞氏’的实力果然势如破竹,一年来就收购了大部分的中、小企业,现在只剩下基础颇雄厚的两家了。那边的大叔是其中之一的负责人,他姓陈,是个思想保守的‘老古董’;另一个人,是在那里勾搭美女的青年人,姓沈,是拥有家族企业的‘阿斗’,最近刚从前辈手里接下公司的管理权。”
  
  展昭一边认真听他说,边跟他朝那陈姓的中年人走去。“老古董”和“阿斗”,这家伙给别人起外号的本事,还真到了信手拈来的境界,怎么偏把自己这个大男人叫作“猫”,展昭不能不怨念一下。
  
  “陈叔叔,好久不见了,最近身体和生意都好吗?”
  
  展昭看白玉堂走到那人面前,露出灿烂的笑容向他打招呼,真是佩服这人的场景转换能力,在嫌犯面前,是狠辣的“锦毛鼠”,在自己面前,是恶劣的“魔王”,现在必要的时候,他又像个讨长辈欢喜的大男孩。
 
  
  “好,好!我这身板还算硬朗,生意上,你也听说这行内发生的变故了吧?不过你叔叔一手开创的产业,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人击垮!”
  
  他显然对白玉堂的笑容很受用,眉开眼笑地亲切对他说。
  
  “陈叔叔,这位是我朋友……”
  
  白玉堂刚要按商量好的,将展昭介绍给他,就被那人打断了:
  
  “我知道,是‘那个’检察官嘛。贤侄啊,叔叔不是要教训你,只是你交友也该慎重些,免得引人非议!”
  
  ……他可是特意来帮你的!真是个人云亦云的“老糊涂”!这笨猫怎么也不反驳,要不是在你面前,白爷早“教育”他了!……
  
  展昭“听”那人立刻在心里怒,脸上笑容也勉强起来,不在意地微笑:
  
  “陈先生,幸会!虽然贵公司的实力雄厚,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近期还请加强管制,如果发现任何异常的状况,请通知我,谢谢你配合!”
  
  他将名片递给那人。展昭来不及细细体会,否则他会发现,自己心中因陈先生的话引起的,不易察觉的闷痛,在那一刻,被白玉堂无声的支持,驱得烟消云散……
  
  他们跟陈先生暂别,来到另外那青年企业家身边。那人见到白玉堂,先一步跟他打招呼:
  
  “白先生,今晚的聚会真热闹,谢谢你的邀请!才让我有机会认识这么漂亮的女士。”
  
  白玉堂看他搂了刚认识不久的女人,自以为有风度地不放过一切机会向美女献殷勤,在心里翻白眼,还没等自己答话,那人又靠过来,低声说:
  
  “不过,你怎么跟这个不受欢迎的话题人物在一起?你平时眼光高,不带女人就算了,第一次就带他来,会被很多人‘敬而远之’的!”
  
  白玉堂耐着性子推开他:
  
  “不用你替**心!”
  
  展昭“听”到他在心里对这人评恶论毒得很,忍不住“噗哧”笑出来,带着笑意向那青年人伸出手:
  
  “沈先生,这么年轻就接管了这样大的企业,真是年轻有为,最近这业内有不少风波,还请你留意,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请告诉我。”
  
  那人愣了一下,也伸手跟展昭握了握,接了名片,又转向白玉堂小声说:
  
  “如果单看外表,他倒是个出色的男人……”
  
  ……嗯,这倒是的,眼睛很漂亮,身材也性感,笑起来尤其好看……
  
  展昭“听”他在心里诚实地赞同,斜他一眼,走开了,不管他在身后气:
  
  “你又找什么碴?!少摆脸色给白爷看!”
  
  两人边走边杠了几句,白玉堂注意到什么,岔开话题对他说:
  
  “喂,你看那个侍者,跟在陈叔叔旁边的那个,不是有点奇怪么?神情很机械的样子……”
  
  展昭看向他说的人,那人表情木然,是有些异常,他想要做什么,“看看”他的心里,就明白了……
  
  展昭将注意力转向那人,在知道他的想法同时,立即跑上去将他一摔到底地,按在地上!那人哇哇叫着,引起众人的关注。展昭随即从他拿着餐巾的手里,缴出被掩住的一把匕首。白玉堂揪起那人,质问他:
  
  “你带着这种东西,想做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明明在厨房里,什么时候到这里来了?……”
  
  “你还胡说八道!……”
  
  白玉堂又将那人提起来一些要揍,展昭制止他:
  
  “他说的是实话,放开他吧。”
  
  白玉堂惊讶地转头看他。四周的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看吧,这个检察官果然很异常,别人还没有动手,他就能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有没有说谎话,他也能一眼看出来,太诡异了……”
  
  展昭苦笑,只得拉了愣在原地的白玉堂,快步走出人们的视线……
  
  ……他刚刚救了一个人的性命啊!这些人怎么这样!这笨猫为什么总是不说话?!都不会觉得生气吗?!没有人听到那样的话,会不难受吧?真是太过分了!气死爷了!……
  
  展昭“听”到那人一路在心里堵着气,连甩开自己的手都忘记了。知道他碍于面子,不会对自己说什么,仍不禁将手虚握成拳,挡在唇边,悄悄微笑……
  
  我不会觉得生气,是因为有另一个人,正在替我生气吧?
 

 
好可爱的两只!!!!
 

 
  六、“巧合”
  
  白玉堂在第N次被那人不请自来地协助后,终于体会到再本事通天的“鼠”也难逃“猫”魔掌的绝望感。
  
  “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不管爷在哪里,什么时候行动你都会知道?!”
  
  展昭听他在副驾驶位对自己吼,心里还在对“猫捉老鼠”的事百般不甘,实在有些冤,“猫”的外号也是你自己给我取的,现在你被这外号气到,该是谁的责任?又不能告诉你,你的兄长们托我在这段时间协助你,知道你的打算是因为一直在关注你想法的缘故,只得找借口:
  
  “这段时间不太平,知道‘锦毛鼠’闲不下来,就留意了一下,你最近惹火了不少人,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
  
  “你怎么跟大哥他们一样唠叨,用得着你管我!”
  
  “该说是你太不安分,才会令兄长担心吧?说起来我比你大五岁,你该叫我‘前辈’了……哎!不要打,我在开车,危险!”
  
  展昭将滑出去的方向盘费劲地打回来,好在这大晚上,没什么车辆,不叫就不叫吧,连个玩笑都开不起!
  
  这时,展昭的电话响起来,拿起来接听完后,对白玉堂说:
  
  “是陈先生,总算等来消息了,让我现在过去,看来是出大状况了,不然也不会跟我联系。”
  
  白玉堂知道他指的是那人对他的看法,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会跟这个饱受争议的人接触。
  
 
  “你的委托人,都是这么不配合么?”
  
  “嗯,若不是遇到其他检察官无法处理的案子,谁都不会想跟‘怪人’交往吧?”
  
  “你倒应对得游刃有余。”
  
  “因为经验多了嘛。”
  
  展昭对他笑笑,答。
  
  他没有“读”白玉堂的想法,否则会听到那人在心里说:这种“经验”,不会有些悲哀么……
  
  白玉堂转过头去,看前方的道路,没有再说话。
  
  当他们赶到陈先生的公司,看到对方颇惊讶的表情,想也知道是见到两人深夜竟还待在一起,看起来格外要好的原因,不约而同在心里想:你以为我是自愿的?真是有苦难言!
  
  幸好陈先生顾着他刚受到的大损失,没有深究两人在一起的原因,对展昭说:
  
  “刚接到下属的电话,报告说在网上发现了我们新技术软件的开发程式,供人们免费浏览和下载,那可是我们的重大商业机密,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网上!虽然已经通知网管局删除了,但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供几十万人下载了!泄密后,这个计划就毫无意义了,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究竟是什么人在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打击我的企业?!”
  
  “陈先生,你先冷静点,你的计划管理,应该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吧?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可以调查一下。”
  
  “管理人员在电脑上的操作都是有记录的,我刚查过了,没有问题。”
  
  “那就要从纸质文件上找漏洞了,我可以查阅你这半年间关于这个计划的资料吗?”
  
  陈先生点点头,带他们到资料存放室,划出半面墙的抽屉格子给他们看,两人真有些傻眼,这么多!
 
  
  “文件不少吧?谁让这半年正是计划的关键时期,事务尤其多,按理说这些文件都是经过审核的,我们是查不出什么了,只好请你来帮看看。”
  
  陈先生看出他们的心思,解释道。
  
  “好,我会尽力的。”
  
  展昭微笑安抚了他的情绪,让他先回去休息,自己跟白玉堂留在资料室里。
  
  “真壮观,今晚别想睡了!”
  
  他看那人立在柜子前自言自语,偷偷微笑,答他:
  
  “没办法,如果不尽快找出可疑地方,还会有其它机密泄露的。”
  
  白玉堂无可奈何地开始动手,将一个抽屉里大叠的资料搬出来,堆到长桌上开始翻阅,一些时间过去后,他发现有奇怪的地方,抬头刚想叫对面的人,转念一想,白爷为什么要傻傻地配合他?自己打个小抄记下来,核实完后,再使唤他做些什么来交换,才算“公平合理”。
  
  他打定主意后,又伏下头来,拿了铅笔在文件上安静地圈圈画画,这时展昭抬头看他,对这人心里的小算盘,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了,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出现,他才一边“读”他的思想,这“魔王”还真没令自己失望!
  
  “有发现什么吗?”
  
  展昭探头去看他手里的文件。
  
  “没有。”
  
  那人很干脆地答,把自己圈画的地方用手盖得严实,展昭起身从他手中抽出文件:
  
  “让我看看。这铅笔画出来的地方,就不对劲嘛,你真不愧是商界的天才,感觉真敏锐!”
  
  展昭对他笑,不管他在心里懊恼:用得着你这只黑猫来恭维我!你这不劳而获的!瞎猫碰上死……
  
  展昭看那人趴到桌面上,将脸埋进手臂里,陷入深深地自我厌恶,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无声地笑得开怀,跟这个人在一起,果然总不会觉得累呢……
  
  白玉堂这晚过得其实也不算难熬,因为在自己刚觉得口渴时,就会很“巧合”地,有人递过来咖啡;当觉得空调太凉时,会有人在自己站起来前,去调整好;当实在困时,会有人适时地建议自己休息,接过自己的工作。
  
  两人忙到天微亮,资料还没看完,商量着下楼吃点东西再回来继续。白玉堂用餐到半,让对面的人把放在他那边的意面递过来,那人用公筷仔细地挑出里面的碎胡萝卜块后,递给自己,白玉堂愣了一会儿,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胡萝卜?”
  
  展昭呆住,才反应到自己“听”出他讨厌的蔬菜,就自然地拣出来了,这下子要再说是“直觉”、“经验”,也未免太过勉强,以往自己做出类似“过度”照顾别人的举动,都被人害怕厌恶,现在,自己与这人短暂的相处时光,也将结束了么?
  
  ……还真是“贤惠”呢……
  
  却“听”到他在心里乱七八糟地评论一句,一气之下,也顾不得想什么应对的说法了,把那盘胡萝卜又倒回去,就不再理他怎样抗议……
  
  有的人总会把你气得,没有时间去悲伤。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8]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签到】新人报到贴 ^_^
【现代】我是真的懵,我怎么又手贱删了?!
【翻唱】白玉堂·随性~词超级棒的!!!
说起《活着》
雪原创文 短篇 早就写完了 想了想还在贴吧发
万古(虐文,一方死亡,中长篇连载)
[鼠猫现代]人生几度风凉
【原创】【穿越现代】【千年情咒】
原创手绘
度盘鼠猫资源(禁邮箱)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1-19 10:44:27  更:2020-01-19 10:48:51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