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北宋卷一】 载云旗 -> 正文阅读

[鼠猫]【北宋卷一】 载云旗[第1页]

作者:几多次枉痴心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2] [放入我的收藏夹]

载系列之北宋卷
北宋风华,甚神往之。枉羡若许年,不敢成文。《载》民国系列结局之后,终放不下。
斗胆追溯华年,文拙唐突英雄知己;倾情披沥笔墨,心痴在念江湖春秋。
第一卷 载云旗
驾龙辀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徊兮顾怀。——九歌 东君
汴京九月,菊色铺金,花重锦簇,明眼怡情。
重阳节前,卢方照例要在岛上摆几天酒宴,请请亲朋,今年也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只有四鼠招前待后,迎亲送友,往年最亮眼的白五爷竟然不在。有人问起,卢方只是笑说五弟洒脱情性,浪迹萍踪,不回也就不回了,横竖正日子去开封府拜谒时,总能聚齐。
话虽然这样说,席间缺了纵性豪饮谈笑风生的白玉堂,连最好的女儿红,入口似乎也少了几分醇味,
蒋平敬了一巡酒,心里没来由地焦燥上来。正想找个借口出去散散,一个家丁从旁边悄悄过来,附耳说了句话。蒋平看满堂客人畅饮正酣,悄悄找个机会出了后门。
走出庄外,依稀见得陷空岛周围水面雾气柔和升腾,拥岸的树影愈发朦胧。沿着青石板路向前,是白玉堂的忘醉轩。
忘醉轩洁净齐整,一如白玉堂在时。此刻却是空的。蒋平在正厅伫足片刻,拧开屏风上的机关,下到四通八达的暗道里,毫不迟疑地直奔通天窟。
通天窟的暗门未关,里面果然有人。地下不比地上,终年石气森凉,蒋平肚里有酒垫底,也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通天窟在外面看不出洞口,身在里面,却能看到头顶上高高漏进的淡淡天光。洞内没有点灯,模糊辨得一个颀健白影坐在石床上,一手拄着石桌,另一手执着小酒坛,对着“气死猫”的石刻,慢慢自饮。
蒋平心里有什么东西向下一沉。此时此地的白玉堂,还是一贯的写意自在,但也许由于光线微弱,眼前潇洒从容的剪影仿佛隔世般恍惚。他唇齿发涩,想叫上一声五弟,却开不得口。
白玉堂见蒋平来了,将桌上另一坛酒向外一推,笑道:“四哥果然知道我在这里。”
蒋平一个激灵醒过神来,顾不上多说,快步过来抓住白玉堂的手:“五弟怎么回来了?”
白玉堂收回手,从怀里拿出一个紧封的卷轴,递到蒋平手里:“这是襄阳王府内外驻防安排,我不放心别人,亲自送回。四哥明日启程,我回襄阳之前,那边就一切拜托四哥了。”
蒋平打亮火折,展开卷轴匆匆扫过,皱眉:“冲霄楼的机关总弦如何没有?”
白玉堂漫不经心地仰下一口酒,醇厚酒香冲着鼻官咽喉,分外享受:“有啊。”
“在哪?”
“在这。”白玉堂指指心口,声音带出脸上笑影,“四哥,你带人解决外围。盟书的事应在我身上,谁也抢不去。”
蒋平面有难色:“官家的意思,盟书由展护卫去取。”
白玉堂淡淡睨一眼蒋平:“此行凶险,官家不懂,四哥你也不懂?”
蒋平摇头:“五弟你到底还是年轻。这不是凶险不凶险的事。牵涉宗室贵胄,展护卫官居四品,是朝廷中人,不比你在野江湖。这里头的玄机,五弟还有什么不晓得。”
“展昭那边我自有办法。”白玉堂放下酒坛,“四哥按商量妥当的做去就是。”
“五弟,你这是抗旨。”蒋平切切低声,“四哥劝你一句,展护卫武功不逊于你,你去得,他未必去不得。你去了诸多不便,还要四哥一一给你说透么?”
“四哥几时变得这般啰嗦。”白玉堂嘴角含笑,声音却透了几分慵懒的不耐,“白某从无成佛作祖的心,不指望人人信我。可四哥你不该不信我。”暗室中他的双眼突然薄光一寒,“我说那地方猫儿去不得,就是去不得。不仅他去不得,小弟说句托大的话,陷空岛诸人,除了我白玉堂,进去都是送死!”
蒋平耳中一响:猫儿去不得。
白玉堂这话里不经意间露出的亲密意思令蒋平眼神发黯,这近于戚然的无奈神色,让白玉堂觉得四哥根本没在听自己说话。不过白玉堂并不在意。点香歃血一个头磕到地上时,自己这性子四位哥哥就都清楚,并不会因为想法不同生拧着他。
蒋平定定望着白玉堂,摇了摇头,良久,深深一声叹息道:“五弟,没想到你情深到这地步。”
洞内的气氛被蒋平这一句话凝住。从来没人如此直白地在白玉堂面前把这份心思挑破。蒋平做好了迎接白玉堂暴怒的准备,长久静默之后,白玉堂却将绷在胸中的一口气悠悠地舒了出来。
“既然四哥把话说开了,我也跟四哥说几句掏心的话。”他抱拳当胸,“做弟弟的欠哥哥一句谢,今日索性同作别一并道了罢。”
蒋平不解:“自家兄弟,谢从何来?”
“若非四哥擒我归案,我怎能折了傲气,走到他身边去看个清楚。”白玉堂将桌上酒坛封口拍开,递到蒋平面前,把手中酒向蒋平一敬,“我慕他重他,已非一日,倒是四哥,你捅破了这张纸,教导小弟明白了不少。”
蒋平惊得顾不得喝酒,一把抓住白玉堂的手腕:“他可知道?。”
白玉堂摇头:“白某问心做事,何用他知道。”
蒋平一掌拍到白玉堂肩头,“五弟,五弟,他对你未必有意,你如此执着是何苦!”
白玉堂唇角扬起一抹笑:“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若不活得酣畅随心,与草木何异?缘有浅深,情自无涯,动了就是动了,断无回头的理。”
不等蒋平多说,白玉堂已经将坛中残酒一饮而尽,人穿空而上,脚尖在洞壁新近凿出的石磴上几个起落,消失在茫茫暮色中。
蒋平呆呆地站在原地,仰望着白玉堂消失的方向,握紧卷轴,一声长叹。
御书房里灯火通明。赵祯的目光罩在御印上,沉沉如横过朔漠的万里彤云。
包拯拱手:“臣启万岁,襄阳王谋逆证据已搜集大半,拿到盟书,就可令他无可辩驳,连同党羽一并剪除,固我大宋江山。”
“朕知包卿开封府内藏龙卧虎。但此举事关宗族社稷,万不可有失。后日赏菊盛会,皇族齐聚,襄阳王也在其列。时机稍纵即逝,展护卫可有把握在短短十二时辰内拿到盟书?”赵祯语声如常,但包拯听得出年轻官家胸中悬心。
包拯声音沉厚:“展护卫武功高强,做事稳妥。一旦盟书到手,颜查散立刻调集兵马清剿逆党。其余江湖爪牙,自有陷空五义在外扫平,万岁可无后顾之忧。”
话虽然说完,但他的眼睛仍然看着赵祯面前的龙书案,似乎言而未尽。
赵祯看懂了包拯的神情,虽是深秋天气,龙冠下的太阳穴却微微渗出汗水:
“朕本有心重用白玉堂。但白玉堂其人狷狂乖张,屡次召他入朝赐封均拒而不受。纵然才高艺绝,终归江湖心性。此事成败都在盟书一环,其中利害无须朕多加言语。包卿国之栋梁,必不负朕之所托。”
包拯肃然行礼,沉默退下。
御书房外,夜风送爽,却吹不开满城隐隐萧杀之气。
开封府内,公孙策的书僮端着托盘往展昭住的西跨院去。园役刚浇过花,石板路滑沁沁,脚下一个没踩实,人向前踉跄,托盘里的东西眼看就要滚的滚打的打。
一只手凭空接住瓷盘,书僮眼前一转,莫名其妙站稳了。知道是有人扶了他一把,感激地抬起头,眼前站着一身灿白的人,单手托着盘底,揭开药碗的盖子,面露疑色。
“给展昭喝的?”
书僮连忙见礼:“回白少侠话,是给展大人喝的。”
“治什么的?”
“眼见秋凉,先生说展大人须趁秋令进补,免得冬天咳嗽。”书僮脸上的表情像极了高深莫测的公孙策。
白玉堂拿起盖子,扣住升腾的药气,缓缓道:“君药丹参,治健忘怔忡,惊悸不寐。”
小公孙策吓了一跳:“是,是。白少侠见多识广,这药里为君的果然是丹参。”
“展昭他,健忘怔忡,惊悸不寐?”白玉堂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小公孙策敏感地发觉,白少侠的眉锋上明晃晃挑着“竟敢拿这种混帐毛病来侮辱展大人”。全然不提这八个字可是从白少侠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书僮实在不敢招惹白玉堂,只得狠狠心,低下头小声答道:“展大人本来不肯说的。是先生从展大人脉象上得知他近来思虑颇重,夜多不安,赶着配了药,嘱咐展大人临睡前喝一碗。展大人怕包大人担心,谁都不让告诉。展大人最近没白没黑的当值,这又连值了十个时辰回来,怕是刚要睡下。白少侠您高抬贵手,只当可怜小的罢。”
白玉堂脸上气色渐平,摆了摆手:
“你回去,请公孙先生放心。”
书僮松了口气,恭敬施礼:“有劳白少侠。那小的就回去复命了。”
白玉堂略略点头,转身向展昭住的跨院走去。
书僮看着白玉堂去了,也就转身回来。事实上不止是他,开封府诸人都已把白玉堂的来去无踪看作理所当然。这人来得勤时一天几趟,疏时几月不见也不是没有。不过算算日子,这回总有二十来天不曾造访开封府。倒是展大人,那般温朗的好性情,白少侠访多了也不见他烦,访少了也不见他念。这两人性子截然不同,站在一起却相得益彰地让人看了舒服安适,也算奇事。
秋风阵阵,寒蛩唧唧。
一阵急促尖锐的铜铃声撕破夜幕。
铜网阵里有了人了!
火光漫天,箭雨蝗集。一团鲜红淋漓的白衣,面目俱不分明。
展昭双目血炽,紧握巨阙,意欲纵身上前,一口真气却窒得肝胆欲碎,人坠在原地动弹不得。
从那团模糊的殷色里,绽出一线熟悉的笑:
“猫儿!同你斗了这如许年,终有了个结果。你记着!天下,不是你展昭一己之力护得!能挡下你一条命,我胜了!”
“白玉堂——!!!!”
展昭猛醒。手心全是冷汗。眼前的火光血影渐渐消失在床帐顶上的昏暗里,对面墙上的微弱月光泛着淡白。
原来刚刚定更时分。
再也没了睡意,展昭在床上坐了片刻,到柜里拿出上次路过金华时特意给白玉堂带回的女儿红,自拾掇了酒具,披衣拿剑,坐到院里桂花树下的石桌边。
夜风收去冷汗,头目清明。展昭伸手拍开酒封,斟上一杯,浅抿一口。在醇厚芳香的透胸热意里,他轻轻地苦笑了一下。
清剿襄阳王逆党渐近收局,与此事相关的人,无论是官是侠,心神都万分紧绷。但竟到了惊梦的地步,自己还是欠些江湖历练,不够稳重罢。
或者,是关心则乱。
胸中连自己也不甚分明的某处隐隐起伏一下,又趋于平缓。
明明自己七天前就已请旨受命。去冲霄楼取盟书,白玉堂没有机会了。
他又倒了杯女儿红,满盈酒香的钧瓷在手心握出温润的暖。把杯向空中半举,对着钩月淡淡一笑,一饮而尽。
刚放下酒盏,斜刺里风声翱然欺至。
展昭长身而起,点手弹剑。金声厉响,双剑撞出耀目火花,展昭肩上披的氅衣扫落在地。对方来势凶猛,丝毫没有留手的余地。剑风劈面,激得彼此发舞衣飞。
鸿掠龙游间,剑招相错,来人倏地逼到身前,低声笑问:“展昭,你右手好了?”
展昭含笑点头:“已经痊愈,多谢白兄挂心。”
近在咫尺的白玉堂,呼吸中带着酒香,眸中有微眩的亮意:
“若是好了,为何还使左手剑?”
展昭不语,也不换手,闪开身形回剑进招。白玉堂见势喝一声好,手中画影铺天卷地啸来。展昭虽是左手用剑,燕子飞的轻功转得飘忽潇洒,白玉堂也没占到分毫上风。二人身影交织,从院中直打到房脊,顺着瓦棱一路而去,到了钟楼,方才收招驻步。
白玉堂还剑入鞘,深吸一口漾着秋夜寒香的空气,望向远处的连天灯火。
“展昭,这里景致可好?”口中说着,双眼早把展昭看得透彻:那袭整洁的布质蓝衫下,英挺匀格的身形又清减了。
“白兄有兴,自然是好。”展昭抱剑向风,眼中跃动着夜景的微光,神色温和安宁。
“你还不曾说,为何不用右手。”白玉堂在汉白玉栏杆上坐下,看着展昭。
展昭微笑,“白兄一路风尘辛苦,不似展某在京闲散。若失手伤了白兄,于心何忍。”
白玉堂难得地没有还口,伸出手来,像是要看展昭右臂是不是全好了。手腕半路一沉,换了方向,搭上展昭腕脉,暗吃一惊:公孙先生是对的,果然是心悸的脉象。
指腹传来的搏动如弦,不重不轻地弹着白玉堂的心。原本是怕展昭已经睡下,不想扰他安眠。刚无声无息潜进展昭院内,就听见他梦中叫自己的名字。那一声“白玉堂”,听得他五味杂陈。接着看到惯喝竹叶青的展昭拿了一坛女儿红出来慢酌,白玉堂心里是说不出的酸甜杂糅。
他收回手来,脸上笑道:“果然没事。白爷也好放心。不过请你上这来,不是为吹夜风的。”边说边撬开一块石板,从下面取出两个青瓷坛。开了一个,顿时香气四溢。
“猫儿,你爱喝的竹叶青。”白玉堂眼中神彩明亮。
展昭笑意蕴藉:“白兄果然名不虚传。挖洞藏物本事第一。”
白玉堂哈哈一笑,把酒坛向展昭递来,半路却突然转了方向,展昭接了个空。
“白爷忽然想起,路上得了瓶上品,比竹叶青还好。”他从怀里取出个瓷瓶,一手给了展昭,另一手拎起自己刚刚打开的酒坛:“今夜九月初八,为明日襄阳之行一祝!”
展昭打开瓷瓶,还未及喝,就蹙了蹙眉:“这是……”
“这是你的药。”白玉堂眉间漾笑,“公孙先生派人送的。我截下了。”
展昭不语,拿起就要仰下,白玉堂把住展昭手腕:“你要喝?”
展昭手停在半空,清瞳一转:“难道喝不得?”
白玉堂不置可否,握着展昭的手掌渐热上来,温度醇暖地透过蓝衫,竟像焐在心头一般。
“我在你窗外停了些时候——我以为,此时你不必喝这个,也可得安睡。”
展昭隔空看着白玉堂,而白玉堂竟看不出展昭深黑双眼中是何神情。
白玉堂索性松了手,拎起旁边的酒坛,放开量来,一饮而尽。
夜风拂起白玉堂纷披的长发,空气中有竹叶青羼着丹桂秋菊的冷香,似凉又热间,散开一抹寂寥的温存:
“猫儿,放宽心,我没事。”
展昭缓缓低眉。
原来睡梦中那一声,白玉堂已听去了。
白玉堂一言出口,整个人倒安静下来。他江湖豪纵,原不把儿女情愫放在心上。对展昭是动了十足真心,却也未必一定勉强对方要个结果。心道展昭若不承认,自己也就言止于此。但终究还是隐隐期待着展昭的回应。酒落英雄肠,发散出浑身热力,感觉最明显的,反倒是掌心里留存的蓝衫臂上的温凉。
满药的瓷瓶从展昭手中飞出,划出一道弧线,落进钟楼后的河水。
白玉堂一阵狂喜,双手把住展昭肩头,正要说话,展昭微微一笑,打开另一坛竹叶青,单手向白玉堂举了一举,竟同他一样喝得一滴不剩。
“果然酒胜药百倍。”展昭笑意暖眼,“白兄可说正事了。”
白玉堂心神畅快,点头说道:“明日赏菊盛会,襄阳王此时已在路上。这边要让他见京中一切如常,毫无异象。颜查散调兵埋伏襄阳城外。只要取到盟书,立刻清剿。”
“你可知……”
“我知取盟书之人是你。”白玉堂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连展昭的手一同握住,两眼望定展昭的脸,“我两探冲霄,内部机关都画在这里。事关机密,除你之外,再不可给第二人。”
展昭点头:“展某必不负白兄一片苦心。”就要收起锦囊,却不料白玉堂并不松手,满眼郑重神色:
“展昭,我把图给你,是想换你一个放心。明日菊花会后,你我一起前去襄阳。我未曾给你们官府添乱,你也须好好地取了盟书回来。”
展昭握紧白玉堂的手:“待此役了结,与白兄不醉不归。”
白玉堂放声大笑:“好个不醉不归!醉归后又当如何?”
展昭舒眉:“醉归江湖,醒立庙堂,卓尔仗剑,翼守青天。”
白玉堂眼里满溢笑光:“白某以为,醉归之后,猫鼠同眠也未可知。”
展昭怔了一怔,竹叶青发散开来,耳际微微一红。
白玉堂笑得开心,脚下发力,蹿上钟楼飞檐,向更高处掠去。
身后风响,展昭果然跟来:“白玉堂!有种的你别跑!”
疾行中的白玉堂竟然立刻刹住脚,稳稳回过身来,恰与追上来的展昭对个满怀:
“没种的才说话。”
话音未落,他已经吻了上来。
无垠天幕下,汴京最高处,沁凉秋风中,白玉堂宽阔衣袖如同飞扬的羽翼,紧拥着展昭透出体温的蓝衫,交缠呼吸中燃烧着三分酒意万分深情。
入夜的汴京灯火通明。时近重阳,州桥夜市更是热闹。从钟楼顶上望去,鳞次栉比的青堂瓦楼,一重一重延展到远不可见。半空里浮着满街火树银花的辉光,因为离得远,无歌管笙弦之扰,眼前只有一派宁静的繁华盛景。
白玉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展昭,这不是你一己之力护得的天下。”他臂膀用力,“猫儿,还有我在。”
展昭手在袖中陡然握住冲霄楼图,眼中墨色一旋,扩成温朗微笑。
这是天下人的天下,有我住的常州,有你住的金华。偌大中土,惟愿千秋平安。
算不算插楼?
多多开始写新文我好高兴!
前排留名哈哈!
好激动,槿大又出现了!!
欢迎回来!
粗线了…(=′?‘)人(′?‘=)
抱住多多蹭蹭先……
一开头就是襄阳∑( ° △ °|||)︴有点怕怕的,不过写的真赞!
前排留个爪印~抱槿姐,欢迎回来,祝不被度娘欺负,顺求……算了不求了,反正也求不来……
很喜欢楼楼的文笔,载系列是大爱啊 ???
痴心又现,好文来了又可以追了,亲的载系列真的太棒了!!
大爱载系列,好久没来鼠猫吧潜水了,今天上来看到宋代载系列,我又可以来此潜水了。
楼主回来了,表个白先
相对近现代文,还是更爱古代。楼主的载系列极赞,期待楼主的这篇新文
我很喜欢这种风格的,但不是悲的吧?即使过程艰难,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
回家看!占座先!
这是新坑?我要跟帖
好久没看到槿了,刷银幕瞄到—个”载”字立马点进来,真是槿的新作!开心!
我—向比较喜欢古代鼠猫,却被载系列深深吸引,深爱著在动荡年代之中的他们。能看到槿写了不同时空的他们,内心期待雀跃无法言说。
只有这一个字能表达我此时的心情——嗷!
OMG,GN开始发《载》系列的时候我还没怎么进鼠猫圈,前段时间才看到GN的文,登时热血沸腾激情澎如见又一大神啊(GN原谅我情绪激动一时肉麻……)这回可算能赶上直播了,还没好好看文先来表白一个……好,现在看文去
从微博跟过来,大爱!
又见载系列,实在太开心!
不过开始就是冲霄,还是卷一,那之后还有很长的故事咯?
这边也来支持一下~感觉五爷不会有事哒
这是谁!!!!!!!!!!!!!
大大开始更古代了!!好激动!!
有预感又会是一个长长长长的故事
小槿!!!!!!!
多多又开文了,潜水看完三部载,一句没说,真对不起人啊!
现在从第一次发贴就更贴,态度好吧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话说展小猫披着革命友谊外衣的暧昧情结!
看了传说中的9475,吐槽
谁有鼠猫桌宠?
为什么总是老鼠失忆?
猫儿 可是吃不得?(新人拜坛~~~)
重逢
【鼠猫 |杨戬】梦若隔世
【分享文包 |ray下载】自己整理的 下载前请
【MV】南山忆(被《寂寞沙洲冷》虐到的产物
三生三世终不悔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6 12:49:47  更:2017-06-06 12:53:11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