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后宫 -> 因为记忆留存过,所以我想把它记录下来。 -> 正文阅读

[后宫]因为记忆留存过,所以我想把它记录下来。[第1页]

作者:陆岚衾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很多人活在我心中,所以我不再寂寞
——《霹雳布袋戏》

 
前言
准确来说这并不完全是小说,只是我在一个群里的经历,写成小说也有些艰难,毕竟漏洞太多,故事很多前后不连贯,并不能成为传统意义上精彩连贯的小说故事。很多需要弥补修饰,操不完的心,可这算我第一个用了心的吧,怕以后会忘记其中细节,戳动泪点的地方永远不会想起来,总归记录下来成为往后的回忆,怀念在这其中的点滴也很幸福。
文笔不好,画风突变也是常事,只不过是自己记录回忆的,慢慢更吧。
不过可能是我自己挖的永远也填不满的坑。
 
先开第一章吧
 
背景清朝,所以常识性的错误还是会改正的
 
1.0 贵女
天色是乌沉沉的还滚着细碎的雪珠子打落在天喜发梢,两把头上的绒花沾满了雪粒,天喜坐在廊下一角围着火盆子与小德子守着炉膛边打磕绊。
“老娘娘觉得宫里头太空了,要选几位出身贵重的姑娘”天喜不满的怼怼小德子,撅噘嘴“你可别不信,我今儿浇花时听见老娘娘说的!”小德子窝在一角,两手揽兜笑笑不说话。
入冬的天黑的早,若不是几对羊角宫灯擎在站廊外头,天喜连天上飞的这些碎花都看不见。听着宫外头响动的声音,天喜耐不住好奇起身往外探头去瞧,也不知是不是眼花,远远瞧着万岁的御驾朝慈宁这边来,待至近了,才颤巍巍跪着磕头,期间吓得是腿肚子都在抖,却也不曾也不敢抬头偷瞄今上一眼。
太后歪斜靠着弹墨式的大迎枕边,门帘掀动吹进的凉风使珠幔叮铃脆响。太后本闭着养神的眼皮掀开,因上了年纪的眼睛有些浑浊,却丝毫遮不住年轻时候的精明,面上微笑:“皇帝来了。”
太后身边的余文上前替皇帝拍落帽檐雪粒,又解下狐裘拿下去由火暖暖。皇帝几步到炕边坐下,因殿内烧了地龙,又有火盆子取暖,固皇帝从进屋到现如今被风吹的发凉的身子已渐渐暖和起来,喝了口热茶“来看看皇额娘,瞧着是精神好多了。”
太后慈爱的眼光看过皇帝,眼角笑纹扩散,好一会儿才拉着皇帝唠会家常,话题很快拐到子嗣妃御上面。
“皇帝刚登基,心里头是有些想法要一番实践。哀家不反对。”
皇帝面上此时是微笑的,接下来太后什么话却清楚的很,也不打断只静听着。
果然太后又道“可总归皇家后继有人是大事,虽说你还年轻,可先帝爷在你这个年龄时早已有了一位皇子两位公主了,你膝下还无一嗣,哀家想来,还是对不住列祖列宗。”
话锋一转,让少荃呈来两幅画像由小宫人展开,皇帝略扫去一眼,其中一个姑娘着件沉香色潞雁衔芦花样的旗装,盈盈站廊下赏着支山茶花,半抬头的模样被绘在画轴;另一个是位着件鹅黄绣葱绿柿蒂纹的袄裙样式的姑娘,手中握把蝶戏花式的腰圆团扇笑容明媚朝这面看。
 
皇帝点头,是瞧出太后的意思来,因道“既皇额娘觉得顺眼,这事给皇后说过就择日接进宫,您看可满意。”
太后面上方点点头,余文上前给盖着着的薄毯往上掂掂,太后道“等开春就让皇后组织选秀的事吧,趁着这档,宫里头该迎进些新人了。”余下诸事不提,皇帝陪着说了会话才回乾清,晚间也未曾招人侍寝,愁的敬事房总管太监郭立安逢人苦诉,说这顶帽子要保不住了。
雪后初霁,因皇后心慈免了足月的晨昏定省也重回到正轨上,通向坤宁宫的长道上安排了不少宫人扫理。恐又出现上月的境况,如嫔赛罕因雪天路滑没瞧清路摔了一跤,足是养了半月才好。原是妃御里没人笑话议论,不过几个小宫人扫洒时说嘴几句给红绡听去,如嫔越发觉得脸面过不去,杖打了几个宫人,雪月里越发弄的人心惶惶,因此勤勉起来也没偷奸耍滑之徒。
坤宁内殿,坐着的几位也都是潜邸的旧人。
皇后端坐在凤椅,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位也没动嘴,这算是皇帝登基来嫔妃首次聚齐,就连病恹恹的懋嫔李氏都到了场。场面一时僵着,谁也没动嘴打破。
嘉贵人戚氏先是朝皇后笑笑,偏头朝右边坐着的如嫔道“如嫔姐姐,你身子可好些了,听说腰椎不好贴些西洋那些膏药就会好很多,您要不试试呀?”脆生生的音打破殿内的沉默,几道目光同时看向戚莺莺,其中一道由为愤恨,来自旁边的如嫔。
赛罕几乎是咬着银牙从口中蹦出的几字,手里绞着帕子,冷哼一声“不必你操心!”
戚莺莺有些无辜的瞪着双水灵的眼珠,瓮声瓮气的低声一句“哦。”面色是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不明白她的如嫔姐姐在接受来自她的关心后为何如此生气。
懋嫔笑哼一声“莺莺,人家这冷屁股,咱就别上赶着用热脸去贴了,看她那副样。”递一记眼神去瞧如嫔,讽笑“不长眼的多了,今年开年就不长眼,更多了。”
皇后适时出声打断“好了,往后都小心些,自家姐妹,有什么好斗嘴的。”文妃阿鲁特氏从头至尾只面上含了微笑,不曾开口,皇后话后才应承一句“是如此。”便不再显目。
如嫔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
莺莺抿着嘴悄悄看了眼如嫔,泄了口气,咬咬嘴皮不再说话。
 
“要说自家姐妹,本宫这是有件喜事。昨儿老娘娘派人通传,并递了两幅画轴,我们很快就有两位妹妹入宫了,你们多少照顾些。”皇后适时的又打破沉静,不过这次,这些人的表情可谓有些丰富多彩了。
“娘娘,您知道是怎样的人物吗?得太后如此赏识呐。”莺莺最终还是憋不住气,睁着杏眼懵懂的问着。
皇后让江怡把画轴展开,才道“这两位你们也认认脸,往后就是姐妹,皇上与本宫的意思是,出身皆是贵重,入宫即给一宫主位,只不过那位出身满人的再赐号即是。”
懋嫔低头看十指葱尖似的指甲,画像也不看,心思却百转千肠,一会儿一张脸变作阴郁色,沉浸到自个的世界去了。
文妃的笑容逐渐变淡,却依旧恭贺似的说了几句。这场上认认真真看了画像的也就如嫔与嘉贵人了,不过如嫔是寻着机会挑刺“这也没三头六臂嘛,哪里值得某人当假想敌了,果然自个儿还是没资本。”眼光是朝懋嫔看去,是睚眦必报的性情。
嘉贵人面上却是欢愉,一派轻松“那莺莺又多了姐妹,真好。”这话没人去应,也就她一人欢乐,这场下雪来的第一次会晤随着时间的流淌结束在这早晨。
莺莺跨出坤宁的第一步便是紧跟上如嫔的步伐,边走边唤“赛罕,赛罕姐姐,刚刚是莺莺不对,给您道歉啦。仔细想想,是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提那件事。”
如嫔停下脚步,眼神盯着嘉贵人,莺莺有些不好意思的揪着袖角,鸦睫扑闪扑闪的,腼腆笑笑“那您还愿意教我骑马吗?”
如嫔傲娇转过身,丢下一句“看本宫心情!”莺莺抬头时就看见如嫔的背影,一只手还轻轻的扶在腰间,虽然早好了,可能是上次摔倒扭了腰的后遗症。
莺莺在原地站了会才回的咸福宫。
没过几日,太后所选的画轴中两位姑娘便入了宫,皇后是分配出东六宫之一的永和宫与西六宫之一启祥宫给人住,一早安排好宫人再次清理打扫,赶太阳落山之际两辆马车缓缓停在宫道。
 
第一章结束
 
目前小说里出现的人物
情节里剧情占大量的
如嫔宝勒格沁·赛罕;生于嘉禾四年,靖元元年十七岁,皇帝还在潜邸时先帝赐的蒙古格格,明艳刚烈,张扬,娇矜是任何人见她第一面就能感受到的,有些小傲娇,不太会使阴招的那种性子,凡事在明面上来,可能最后吃亏在这一点。
 
嘉贵人戚莺莺;生于嘉禾五年,靖元元年十六岁,潜邸时跟着皇帝做了大概二三个月的格格,就跟着升级成了后宫嫔妃的一员。小时候很惨,可以联想红楼梦里的香菱,不过小戚幸运被家里人找回来了而已。乐天派的那种爱嚷嚷,神经大条,性格很软的,内心其实很脆弱,强装坚强的姑娘,惹人心疼。现在比较缠着如嫔,不止小说里面说的要学骑马,心里很羡慕如嫔的性格,但她知道自己做不到。
 

 
赛罕的皮箱,就比较眼缘黎姿的玉莹了

 
莺莺嘛,寻思想去纠结了好久
 


 
张檬的这张清宫照,颜值爆表,觉得适合莺莺的水灵
 
dd.
 
2.0 虞嫔
案前的烛灯透过灯罩散发出暖黄色的光,郭立安跟着六平从廊下经过时,看到窗牖处透过薄透的窗纸映出只是黑影的皇帝坐在案前看着奏折,他暗自捏了把汗快步跟上。
见到皇帝,郭立安打千过后,偷偷窥视一眼皇帝后迅速低下头,捧着一盘做工精细的绿头牌,前些日子数来看去不过来回那五个牌子,也不怪皇帝看得腻烦。这回虽说添了块牌子,难免怕皇帝问起怎么就多了一块,这时郭立安头脑有些发虚起来,左右都是难做人。
想起今儿白天正吩咐着底下人紧赶慢赶做着绿头牌时,太后身边余文倒是肯赏脸来这地方,自是当姑奶奶似的迎上去。
满脸腮帮子都努力做成个笑脸,谄媚的语气套近乎“敢劳姑姑大驾了,是您有需要我的事,我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给您办妥了嘞。”
余文得体的笑一直挂在脸上“郭公公,我可不敢当。”声音低了几分“是老娘娘让我来带一句话给您。绿头牌可做好了?咱满人选秀都是那个规矩,满蒙汉是按照顺序来的,可不敢谁越了先后。”余文笑意盈盈,二十多岁的年龄,却让郭立安从心底发凉。余文指尖轻敲他肩椎,淡笑“您可想好了。”
 
dd
爱文笔
 
转身离开良久郭立安才反应过来,小立子捧着两块新制的牌子来时,疑惑一声“师父,您怎么了,牌子已经做好了。”郭立安眼风扫过一眼,拿起其中一块指腹摩擦一会儿,故作讶异“这牌子怎么掉漆了,怎么做的,快拿去重新做一块,越仔细越好。”一连串反应使小立子蒙圈状态,满脸不可置信“师父,这明明…”是好的。话还没完,就被郭立安一个凶狠的眼神吓得咽进肚子,脚步踉跄的离开,又听见师父后头悠悠传来一句“慢工出细活呦。”
郭立安立马回过神,牌子又近了今上一分“万岁爷,这是今个的牌子,您瞧瞧?”
皇帝手里的朱砂又圈了一笔,偏过头匆匆扫了一眼,倒撇见个眼生的,朝着徐福“虞嫔?”
徐福赶忙笑回“是呀,是前几日刚进宫的,白佳大人家的姑娘。”皇帝思绪一想那日的画轴,手下将牌子一翻“今就她吧。”郭立安哎呦一声,乐呵呵的退下去准备着。
皇帝瞅了眼徐福“朕挑人侍寝,他倒比朕都乐。”徐福憋着笑不敢回话,其实也不知道回什么,随后伺候着皇帝漱浴。
虞嫔白佳氏正坐在永和宫暖阁内间,前面摆了个绣棚,画棠做对面与人分线团,笑眯眯抬头一句“主子入宫便得了号,这点便高那启祥一头,说不定侍寝呐。”虞嫔面色稍微透些红润,却还是立即制止了画棠话头,咬咬嘴唇,态度显的端雅“话还是不能乱说,隔墙有耳。”
这头郭立安亲自来给虞嫔道贺,心里想的却是能让太后出头的人定是不简单,得好好套近乎。见面先露笑“虞主子大喜呦,皇上点您呢,嬷嬷都给带来了,快拾掇拾掇随奴才走吧。”
虞嫔刚被画棠调拨本就心乱如麻,猛然听见这消息虽说高兴,却也强行镇定下来,只手心发汗揭示内心的紧张。由着嬷嬷伺候沐浴更衣,嬷嬷在耳边说的话已让她把天边的霞彩抹在面颊红透,嬷嬷笑道“主子们都过这关,您别羞了,照着奴婢说的做。”
时辰一到,虞嫔裹紧被褥被小太监抬上龙榻,被褥一角遮住视线也不敢乱动。皇帝脚步慢慢靠近,掀开被子露出虞嫔面庞,笑了下“真人是比画像来得好看。”虞嫔羞涩叫了声“皇上。”
红帐生暖,暗香沉浮。
翊坤宫的烛火照亮了整个宫殿,懋嫔只着了件单薄的寝衣坐在窗口,尽管前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了皇帝翻了虞嫔的牌子,她早该死心的就寝,可心里总有那么一处的不甘。
 
兰心拿着件披风上前替人披上,担忧的口吻“主子,奴婢知晓您心里难受,不是滋味,可您和亲来的时候,早该想到会面对这些。”蹲在人面前双手捂住懋嫔冰凉的指头“就像入府时面对福晋与两位侧福晋,后来的戚格格,您还是得学着面对接受,不是吗。”
懋嫔一声呜咽,低头伏在兰心肩头,只能通过眼泪宣泄情感。兰心轻拍着懋嫔“好主子,哭出来也行,别压在心底憋出了病”哄人笑“大不了明儿奴婢与新月多晒几块帕子就是。”
刚揩去泪珠子,落在绣兰花的丝帛处晕湿一片,胭脂落痕染红了帕子。
指尖透过皮肤传来的热量使心底发涩,抿嘴不发一言,懋嫔眼神落寞的看了眼窗外,夜色渐深,很快就是春寒料峭的时节。如果还在母国,尽管花开四季暖色常随,可精巧细致的南国宫廷并没有带给她心上的暖度,又不忍寒噤的颤怵,四肢如掉冰窖。
宿宿未眠,虽被兰心半劝半哄回到床榻,边歪在榻边一遍遍泪洗罗帕,至明。懋嫔一夜发哑的沙嗓,夹着琼鼻的两片面颊,一应从颧骨至脖颈的红透,兰心睡的半迷状态猛然惊醒,手一摸发烫,不免发急,请太医写药方熬药一通事。是让新月给皇后请示过后,皇后免了晨昏定省只让人好好休养,潜邸好歹相处过段时间,只差人传话说是别思虑太多,身子紧要,又送来一堆补品。皇帝是来看过几次,送来翊坤宫的好东西就跟流水不断,懋嫔瞧着皇帝的态度,心里多少好受点,病也就差不多好了。可巧在皇帝这段时间传虞嫔紧的很,因陪懋嫔分担了些时日过去。虞嫔虽嘴上不说,心里难免生了嫌隙,对着懋嫔也没刚来时那样脸色。
 
储秀宫此刻的氛围倒显得是欢乐许多,一抹俏丽的身影刚离开储秀,如嫔手里拿着内务府刚送来的软鞭,在手中揉捏拉搓,韧性极佳,是皇帝前些日子刚答应下给如嫔配的马鞭,内务府像来是见风使舵的,紧赶慢赶给送来了。
“她这一病,闹得人仰马翻的,再闹几次,看谁还受得住。”如嫔坐在铺着软褥的炕上,性子一急,挥着软鞭便朝着桌脚抽了下。
看得旁边的上瑜一阵心惊胆跳,蹲在一旁边替如嫔捏腿,边说“主儿,这鞭子可只能往马身子挥,那**不怕抽。”笑道“可千万不能挥人身上啊。”
如嫔左臂抬起拿着马鞭与视线同齐,仔细琢磨的样“这本宫还能不知道。”手摸索着马鞭的纹路“皇上是宠一个冷落一个?那启祥宫的那位倒是没反应。”上瑜放轻缓手中劲,笑道“听说刚开始是牌子没制好,耽搁下来皇上也给忘了。”如嫔支颐想了会,嘴里念叨了几句,随后一脸嫌弃“刚嘉贵人才走,又烦了本宫好一阵,看看哪日有没有空,本宫教了她,指望往后别再来烦本宫,吵的脑仁子生疼。”腿上的劲很是舒坦,如嫔闭着眼睛偷寐一会儿。
很快熬过了冬日,御园今春的桃花开的很盛,靖元元年年间的第一次选秀也拉开序幕,新一届秀女于三月尾造册入封。
 
第二章结束
 
傲娇如嫔来捧一下场
 
dd
很棒啊
 
第二章出现的主要人物
懋嫔李甘棠:生于嘉禾二年,靖元元年十九岁,南朝正儿八经送来的和亲公主,先帝就赐给还是荣亲王的皇帝作侧福晋。虽是嫡公主,母亲早逝,南朝皇帝另迎继后,幼时处境可谓艰难。小时候缺爱吧,心灵脆弱,就比较依赖皇帝,嘴比较毒,刺人心尖的那种,很容易捏酸吃醋,自己内心营造的小世界只有她和皇帝,所以一切人都是假想敌,只不过越显眼的人越引起她注意。
 
虞嫔白佳·燕绥:生于嘉禾四年,靖元元年十七岁,镶黄旗人,父亲是理藩院从二品左侍郎,只不过是庶出,却因满人的官宦姑娘是要选秀的,故虽不得主母喜爱,但一应的礼节规矩都会要求学,学的很是通透,性情自幼端雅持重,谨慎小心,内心拔高自傲,一股不愿落后的劲,不服输,打心眼里瞧不起汉人。
 
dd
 

 
虞嫔就用霍思燕的董鄂妃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后宫 最新文章
重帘未卷影沉沉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嘉熙十三年大选◆◇◆
我从小是个闹腾的娃
道歉
别吞
花翩飞,雨迷离,朝别离尘缘。
周而复始,生生不换。
多年以后的你也会想起我有多好可我不会等你
我笑你,轻许了姻缘。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9-10-02 17:59:14  更:2019-10-07 13:04:15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